孫德雲找茬時,除了方園就沒人幫過她,所以有吃的……當然還是要吃獨食。

分給他們簡直是浪費!

不過溫慶元那裡還是要分一點才行,這樣下次再遇到什麼,對方還能繼續站她這邊。

葉回美滋滋的將飯盒全都收回箱子里,然後對方園咧嘴一笑。

「晚上咱們吃頓大餐慶祝一下。」

慶祝什麼葉回沒說,方園很迷茫的完全摸不著頭腦。

不過隨便慶祝什麼,有的吃她就很滿意,她家人在知道她抱上葉回的大腿后,已經先後來了幾封信表揚她!

果然是傻人有傻福。

孫德雲將後勤組準備的材料送來,剛一進辦公室就聞到了肉香味。

視線一掃就看到葉回腳邊的箱子,之前大首長身邊的警衛員給葉回送東西過來,他們雖然沒出去圍觀可也是都聽說了。

當時還有人裝作不經意的從門口路過,就發現葉回跟大首長身邊的警衛員似乎很熟稔。

居然還有說有笑的,警衛員從兜里取了封信出來遞到葉回手上的時候,還調侃了幾句!

這消息傳進辦公區就所有人都萎了,人都是很奇怪的生物,看到有人能力比自己強,關係比自己硬,靠山又跟珠峰一樣高不可攀就會忍不住酸一下。

哪怕心裡已經相信葉回的來頭不簡單,可還是想看她倒霉,彷彿她倒霉了,他們瞬間就舒坦安慰了一般。

但現在……不想了,不想了,先自己慢慢酸,然後,咳,等換屆了高萬國下台之後再說!

葉回倒是半點沒去想這些同事的心路歷程,她將一個裝滿的飯盒送到溫慶元那裡,看他笑眯眯的道謝這才突然意識到,到了溫慶元這種職位,他出來似乎已經可以帶著家人一起。

她是不是也該努力一下,讓職務升的快一點,這樣以後再外派,就可以帶著希希一起。

這一瞬葉回想的就多了,京都的教育條件再好也還是比不上布列國這樣的地方。

她小時候只能呆在徐家堡餓肚子,五歲後跟著陸建軍去了榕城,但那時的榕城各方面條件也都很差。

她的女兒不能這樣,必須不能這樣,不能一代比一代好,那就跟放羊賣羊娶媳婦生娃再放羊賣羊沒什麼區別。

原本還想著得過且過,一心盼著早點回京都的她心中湧現出無窮的動力。

先定個小目標,讓希希來這邊上幼兒園!

有了目標有了動力,葉回一折騰起來組裡瞬間抱怨聲一片。

倪少霸寵乖乖愛 當然這些抱怨都在她聽不到的時候那幾個人才會說。

「小圓子,葉子這段時間是怎麼了?怎麼突然這麼有上進心了?」

原本大家齊心協力的下午三四點就能完成一天的工作,然後看個報紙聊個天就可以等著下班。

現在……不加班都是極好的,他們真的受不了了! 方園也不知道葉回為什麼會突然跟換了個人一樣。

以前她們晚上回到宿舍,葉回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將相冊翻出來,一張一張的看照片。

哪怕已經看過無數遍,也不會覺得膩。

可最近一段時間,她回去后最常做的事就是看書和發獃。

還拉著她去辦了一張借書證,每周至少跑一趟圖書館,其實她也有點受不了了,但她是包子啊,忍耐能力極強,所以不管葉回做什麼,只要拉上她,她就默默忍受……

「我也不知道,她晚上回去就會繼續看書,嗯,都是跟外事有關的書,還有一些心理學社會關係學什麼的。」

眾人:「……」

這目的其實已經很明確了,葉回這是嫌棄小組長的身份太低。

可他們都是鹹魚啊,半點不想翻身,就想苟著,苟到撈完資歷回國再混個好職位。

「小圓子啊,你能不能幫我們跟葉子說一下,我們……沒有那麼強烈的上進心,這麼折騰這一身的老骨頭都要散架了。」

方園:「……我……我不敢。」

眾人:「……」

慫成這樣也是本事!

葉回站在門口將辦公室里的對話聽了個一清二楚,她眼中帶著一點迷茫。

按說要發奮要上進這確實是她自己的事,人家的人生目標是做一條鹹魚這也跟她沒什麼關係。

但她是他們的領導啊,領導看不慣他們這樣……應該也可以吧!

她管理學還沒來得及看,所謂的御下手段更是一知半解。

這種事也沒辦法跟紀凡去交流,那傢伙就只會說一句話,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

葉回在門口等了一會,在房間里沒了聲音后她這才慢悠悠的進去,然後該交代下去的活還是半點沒少。

組員們敢怒不敢言,趕在下班前一刻終於將手中的事情處理完,葉回看著他們急匆匆離去的背影總覺得自己交代給他們的任務有些少了!

「葉子啊,你最近為什麼這麼努力啊?」

方園沒憋住,眼看著葉回從抽屜里取出希希的照片,知道她此時心情好,就趕緊問了一句。

沒辦法,慫人對情緒的把握一向極其敏感!

「當然是為了讓我家希希以後可以做個二代啊。」

方園:「……」

她女兒姓紀啊,還二代什麼啊,只要紀老爺子不倒,紀紅軍不倒,紀長征還是軍團長,她女兒就能妥妥做一個紈絝。

這還不算有一個前途無盡頭的親爹。

這一刻,方園覺得自己幼小的心靈受到了一萬點傷害。

「你喜歡混日子還是想鍛鍊出能力學點真本事?」

在葉回看來,會溝通在談判桌上會忽悠,能一點一點的從對方手裡扣好處這都是本事。

方園有點迷茫,這問題好深奧,她從來沒難為過自己。

「沒事,你慢慢想,他們覺得累我也沒辦法,要是能自己想辦法找關係調到別的組,我也不攔著,要是出不去,那就得陪我一起上進,我的組裡不養閑人,你明天可以這麼告訴他們,當然這話對你也適用。」

這算是半逼迫,畢竟她交代下去的都是日常任務。

只是她最近要求更高而已,也沒有給他們留下太多的閑散時間。

他們如果接受不了這樣的工作強度,那就換組,她一定不攔著。

想她們在國內的時候,有谷雪梅這個工作狂在,能按時下班都覺得幸福無比,哪有時間嘰嘰歪歪。

方園訕訕的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她是一個沒什麼主意的人。

葉回倒是沒覺得如何,這話說完就提著包先一步出了辦公室,可惜這邊的圖書館關門太早,不然還可以去換書。

她現在看書特別快,能力再一次升級之後,她現在不用將書放到眉心處就可以靠著透視的能力飛速掃到腦子裡。

不止如此,掃進去后消化理解的速度也大幅度提升。

一晚上消化個三四本不成問題,只是理解方面沒人給她講解,全靠她自己去揣摩就還需要一定的時間。

這對葉回來說也不是什麼大事,反正看書速度快,一本不懂就換下一本,看得多了總能觸類旁通弄清楚。

她急匆匆的離開,方園在辦公室里就有些魂不守舍,想不到自己該怎麼辦,就咬著牙又給家裡打了電話。

抱大腿這種事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她拿不定主意,她家人就幫她做了決定。

情不厭詐 反正在外面閑著也是閑著,還不如陪著葉回一起拚命,到時候人家要能力有能力要關係有關係,晉陞速度肯定跟搭火箭一樣。

她在後面跟著蹭都能撈不少好處,京都那邊韓小雅為什麼能一畢業就進外事部,只要跟她家人相熟的都聽到了一點消息。

紀凡給要來的名額,葉回自己用不著,隨手就給韓小雅了。

隨手啊,就這麼大方!

這種好事去哪兒找,這個時候必須堅定的抱緊大腿。

於是,方園回到宿舍見葉回斜靠在床板上閉著眼,以為她在發獃,就直接湊了過去。

「葉子,你也帶帶我唄,我……也想讓我的孩子做個二代。」

葉回:「……」

你這姑娘……你先把自己的終身大事解決啊,你這連個對象都沒有,還孩子……

葉回無語的看著她:「我就是不想這三年的光陰虛度,畢竟都已經出來了,我其實也還沒找到努力的方向,不過我準備找處長好好的談一下。」

如果溫慶元那裡談不出什麼,葉回也不介意咬牙破費一下將電話直接打給葉浩洋。

反正她跟葉家的牽絆應該斷不了,那該利用的她就不客氣了。

「我都聽你的,你……你別不管我就行了。」

方園點頭點的麻利,直接擺出賴著她的態度,葉回倒也不介意,這幾個月里她已經發現這姑娘雖然經常沒主意,做不了決策者,但卻是一個很好的執行人。

不論什麼任務安排,交給她都能很好的完成。

這樣就夠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做領導,嚴格意義來說她其實也不適合。

「葉子,紀大哥為什麼沒來這裡看你?我聽說他給大首長做過警衛員,這麼好的機會他怎麼沒來啊?」

很是隨意的一句話卻是讓葉回心頭一跳,紀凡做警衛員這種事雖然不算隱秘,可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知道的吧……

她眯著眼:「你怎麼知道的?」 紀凡的職務其實很單一,應該說他們這種人身份都不會太複雜。

他會跟高萬國的出行扯上關係的時候,都是出行隊伍里有葉回的時候。

之前去米帝那次是因為那邊的情況複雜,紀凡和葉回身上都帶著任務,他們那會相互間對彼此都沒什麼想法。

至少葉回對紀凡是半點想法都沒有,當然了雖然覺得這人不咋地,但蹭吃蹭喝的時候她還是很開心的。

而那一次高萬國是最後趕過去,紀凡那次其實也沒有給他做警衛員。

是後來出了意外,高萬國才把他帶在身邊,又順便讓他去處理一些事情。

只是這其中的原因很少有外人知曉。

倒是這一次,紀凡雖然名義上是高萬國的警衛員,但實際上他為什麼會過去,就只有幾個人知道。

葉回看著方園眼中打著驚疑,紀凡之前失蹤在圈子裡都相對機密,方園怎麼會知道的?

葉回的模樣讓方園下意識的就打了個哆嗦,「葉子,你幹嘛這麼看我?」

「你是怎麼知道紀凡會給大首長做警衛員的?」

方園:「……很多人都在說啊,說他上次從廣城回來就是為了調回來接班,還說他為了能跟大首長多接觸用盡了手段。」

一品農門女 葉回:「……」

居然還有這種流言,有點意思了。

她揉著下巴,上次的出行各種意外頻發,整個訪問團漏的跟篩子一樣,抓到了好幾個國家的間諜。

難不成那些人的目標其實是放在紀凡身上的?

可這樣針對他有什麼好處,他一個軍人能做文章的地方又不多。

葉回狐疑的皺眉,她這副神色就讓方園小心肝顫了顫,總覺得是自己說錯話了。

「沒事,我就隨便問問,你不用說什麼都覺得害怕。」

葉回安撫了幾句,心裡算了下時間國內這個時候正好是清晨,她打電話回去沒準紀凡還沒出門。

這個時候她已經不會再捨不得那點電話費,雖然每一分鐘的費用還是會讓她肉疼。

紀凡沒想到會這樣突兀的接到葉回的電話,聽著電話里熟悉的聲音,他竟然微微有些晃神。

回到京都后,他再是一次都沒有夢到葉回,也沒有在蘭西國時葉回就在身邊的感覺。

他信里跟葉回提過一次,葉回也弄不懂到底是怎麼回事,只胡亂的解釋了幾句。

「怎麼突然想到打電話過來了?」

他的聲音因為激動而帶著一點些微的沙啞,葉回心弦顫了下。

「有事,電話說的更清楚。」

她輕咳一聲,將方園之前的話撿了幾句重點跟紀凡提了提。

紀凡微微蹙眉,像是沒想到她會捨得錢打電話過來就是為了提這件小事。

「你能知道這消息是誰散布不出去的嗎?為什麼會突然這麼針對你?」

「也不算突然,首長的想法其實一直沒有遮掩過,你應該知道他想讓我做他的接班人。」

葉回:「……」

麻蛋,她不知道好不好,要是知道紀凡以後會那麼有前途,她當初非要換一棵大樹吊著。

她這麼怕麻煩的人怎麼找了這麼有前途有志向的丈夫啊!

「為什麼?你……不也就那麼回事嗎?是夏國沒人了嗎?」

紀凡:「……」

自家媳婦打電話過來就是為了戳他心窩子的嗎?

他哪裡不好需要她這麼嫌棄?

「我的能力,家世還有從軍這些年的履歷都可以支撐我去爭奪那個位置。」

這三點其實缺一不可,說的現實一點,陸明磊其實也不差,能力履歷都跟他接近,但他差就差在陸建軍是農民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