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道是這樣一個結果。

陳姍姍有陳姍姍自己的固執和驕傲。

韓湊有韓湊的執著。

他們很難心靈相通。

陳姍姍突然從沙發上站起來,她說:「沒什麼可以送你們的,只能祝你們一路順風。」

說完。

陳姍姍就離開了。

分明是因為看到了龍天一的回來。

陳姍姍路過龍天一的身邊。

那一刻終究還是頓足了。

龍天一的視線並沒有放在她的身上。

她想要說話,那一刻就又咽了下去。

不過一句道別而已,可能他也沒興趣。

對一個無關緊要的人,什麼都不會有興趣。

陳姍姍離開,龍天一靠近肖北。

他走在肖北的鞦韆前面,彎腰直接將她摟抱著。

肖北其實知道龍天一很累。

他需要考慮的事情真的太多太多。

他說:「確定了,明天一早就去梧州地帶,我們可以先入住上次我們去的那套陳老私人島嶼的別墅樓。」

「嗯。」

「韓湊不會去。」他說。

「我知道。」肖北放手抱著他。

韓湊才和陳姍姍結婚,陳老更希望陳姍姍的肚子會有好消息。

反正梧州地帶已經有人去扛前線了,陳老也沒必要再讓韓湊去多此一舉。

「好好和韓湊道別,以後可能很難見面了。」龍天一放開她。

放開她,看著她的臉頰,深深的說道。

「你不吃醋嗎?」肖北問。

不吃醋,她和韓湊如此的感情嗎?

「很吃醋。」龍天一一字一句,「但對比起我心裡的這些小心思,我更希望你不要在韓湊身上留下任何遺憾,雖然已經很多遺憾了,不管如何,我希望你會更快樂一點。」

「我愛你。」肖北說。

唇主動親了過去。

她經常說這句話。

是因為真的很愛他,她不想要掩飾。

她曾經很多次想要放棄喜歡龍天一,然後試著喜歡韓湊,但是她做不到。

小農民大明星 她辜負了很多人。

而她唯一沒有後悔的是,她對龍天一的感情,從一而終。

他們看著彼此,眼眸對視著。

他們總是要面對很多威脅,在這個殘酷的生存世界里。

她不怕死。

她只希望,他在自己身邊。

「去吧,韓湊在等你。」龍天一說。

「嗯。」肖北微微一笑。

她放開了龍天一。

不需要做任何保證,他知道她會回來。

她走出露台下樓,在宮殿式別墅的一個後花園看到了韓湊。

看著他坐在椅子上,就是靜靜地在抽煙。

眼眸看到她,默默的將那還剩了一般的煙蒂熄滅。

何處是安身 肖北坐在他旁邊。

他的身體周圍還有淡淡的煙味。

想來心事應該很多。

肖北用歡快的口吻說道:「韓湊你少抽點煙,不是在造人嗎?」

韓湊默默的點了點頭。

「明天我就要離開這裡了。」肖北笑著說道。

眼眸就這麼靜靜地看著韓湊。

「龍天一和陳老談的事情,我都在。」

「所以可能以後真得就很難見面了。」

「嗯。」韓湊點頭。

也很清楚,為什麼很難見面。

就算是活著,也不一定能夠好好見面了。

「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肖北說,「雖然你從來都不讓人擔心。」

「你也是,雖然我知道龍天一可以把你照顧的很好。」韓湊那一刻也笑了一下。

肖北忍不住也笑了。

其實兩個個人沒有那麼劍拔弩張,分明還是可以像以前那樣好好聊天。

韓湊說:「歐利不好對付,但如果你和龍天一齊心協力,我想應該不難。而且龍天一身邊幾個得力住手都會跟著一起去,詹姆斯,文川其實在道上都是赫赫有名。」

「真得嗎?」肖北好奇。

「真的。」韓湊說,「在以前我就聽說這幾個殺手,每次提到這幾個人道上都聞風喪膽,因為據說只要是他們執行的任務,就沒有失敗的時候。」

「也有失敗。」肖北嚴肅的說,「殺手死了很多。」

「我相信你們可以成功。」

「我也相信龍天一。」就是覺得,只要有他在,什麼都不用怕。

「肖北。」韓湊看著她的臉頰,看著她洋溢著微笑的臉頰,「我希望你可以一直這麼幸福,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可以這樣積極向上。」

「而我希望,你可以真的愛上一個女人,除了我。」

韓湊淡笑了一下。

「我說的是認真的。」

「我會努力。」

「別敷衍我。」肖北看著他。

很認真的看著他。

她知道她沒有資格要求韓湊喜歡別人,可她就是自私的希望他可以,然後至少她不會這麼難受。

「不敷衍你。」韓湊認真道。

「今天陳姍姍來找我聊天,我說起了你的事情。」肖北看著他。

「是嗎?」就是那麼漠不關心的眼神。

肖北說,「我希望你試著去了解彼此。」

「好。」

「韓湊。」肖北看著他,「別這麼孤單。」

「好。」

可是……

她總覺得韓湊在騙她。

但終究只能去相信他的答案。

因為她要走了。

最後韓湊會不會愛上陳姍姍,她不知道。

她只能安慰自己,他會。

她起身,這一刻伸了一個大懶腰。

那一刻她眼眶其實很紅。

她看著天空大聲的說道:「韓湊,再見。」

「再見。」

她走了。

從他面前走過。

就是可能很久很久再也不見面了。

他默默地坐在椅子上,看著天空夕陽西下的天色,看著紅彤彤的晚霞漸漸消失,看著黑夜漸漸來臨。

明天一早。

他不會去送他們。

沒有人會去送他們,他們只會靜悄悄的離開。

離開金三角。

離開之後,不管結果如何他們就再也不會回來了。

回來,陳老只會殺了他們。

他眼眸微轉,看著身邊的陳姍姍。

陳姍姍說:「我並不想要來打擾你,但我父親找你。」

韓湊回眸。

喉嚨輕微起伏。

他腦海里想起肖北給他說的那些話。

說讓他試著去愛另外一個女人。

他嘴角上揚,不是在笑,就是一個很平常的面部表情,因為內心沒有任何撥動的情緒。

這一刻,對於肖北的那些話他只能說。

太難。

他起身,越過陳姍姍,走進了別墅。

陳姍姍默默地看著韓湊的背影。

她就說過,他們之間不可能有任何深入的溝通和了解,更別說所謂的感情。

韓湊的感情只會在一個女人身上。

對她就是一個陌生人。 韓湊走進了陳老的房間。

陳老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背對著他。

韓湊顯得很尊敬。

「說真得,我真得沒有想過你會成為我的女婿。」陳老開口。

這幾天陳老一直都在忙著和龍天一商量梧州地帶的事情,基本上很少有時間停下來真得和韓湊交流,韓湊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人,陳老其實對他並不看好。

「我知道,但我會用實際行動證明我的能力。」

「怎麼證明?」 總裁的天價萌妻 陳老轉身看著韓湊。

都是道上的人,自然也會有些了解。

對於韓湊的家世,陳老一直覺得是一個不溫不火的幫派,雖然在他的城市可能有一定的分量,但是始終還是小幫派,對陳老而言幾乎就是不看在眼裡的,所以對韓湊這個人也就期待不高。

陳老眉頭緊皺,「你說你要拿下韓門幫派,重整旗鼓?」

「對於爸而言,韓門可能不算什麼,但是實際上,韓門的名望還是很廣,生意網路也很好,韓門的根基很足歷史也很悠久,至少在我的那個城市沒有人敢動韓門的一分一毫,韓門的存在很有威懾性,我的那個城市是一個無比富饒的城市,雖說沒有金三角這般寸土寸金,但也絕對是一個值得您去發展的地方,韓門掌控者甚至整個國家的很多生意往來,明的暗的都有,如果韓門在您的手裡也算是擴展了一個新的天地。爸應該很清楚我那個國家的監管嚴格,一般的勢力很難打入,韓門卻在裡面,可以給爸做生意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