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話一頓,「你把之前的事詳細跟我說一下。」

「那個視頻是真的,但是她們應該是很久之前就想好了這麼一個局,等著我跳進去,應該是早就策劃好了,所以……別麻煩了。」

「……」

景南城皺眉,「你的意思是……那些視頻都是真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對你很不利。」

「嗯,不過裴子辰那一刀應該不是致命傷,但是事情太久了,當時裴子辰也沒跟我說,那麼久過去了,證據早沒了,現在就連屍檢報告都沒有。」

「不是致命傷?」

裴初九點頭,「是,不過現在不知道屍體是不是被火化了,畢竟也隔了這麼久了,屍體如果被火化了的話,那現在這麼久了,也找不到證據來證明這一點。」

吳韻楞了一下,「當時難道沒有屍檢報告嗎?」

按道理說,這種都應該有屍檢報告的。

裴初九點了點頭,苦澀的笑了笑,淡淡開口,「若只是普通的案子當然是有的,可我這個案子……就不一定了。」

畢竟,有權有勢的人太多,誰知道他們在背後弄了什麼小動作呢?

景南城的眉頭皺得越來越緊,聽完裴初九的話后,他才開口,「初九,你放心,這個事我會派人去查的,既然不是你的致命傷的話,總會留下一些證據的。」

「恩。」

又聊了一會,在知道裴初九捅了的那刀不是致命傷之後,大家的情緒也都好了一些,連蘇辰都默默的鬆了口氣。

飯桌上氣氛不太熱忱,許是因為累了,大家都只是默默的吃著自己的東西,沒有說話。

「你過年打算怎麼過?」

景南城把一隻蝦夾在了她碗里,認真的問道。

過年?

後天就是真正的大年夜了。

原本她還以為要在監獄里度過了。

裴初九楞了一下,毫不猶豫的開口,「如果墨北霆不回來的話,我應該會帶著瑾汐去墨家過。」

她的話頓了頓,看著景南城,忍不住的開口,「你……有沒有墨北霆的消息?」

裴初九的眼睛熱切的看著景南城,眼神裡帶著几絲期待。

景南城聽到裴初九這話時候,神色瞬間變得有些不自然。

他抿唇,沉默不說話。

沉默了片刻后,他只是淡淡開口,「初九,你還是別問了。」

景南城的眼神有些晦澀,看著裴初九的表情都變得有些不自然。

顯然,是有什麼事。

「怎麼了?」裴初九皺眉,心猛然間一跳,「出什麼事了?」

難道是墨北霆在國外出事了?

她一下就緊張了起來,忽然覺得桌子上的一切美味佳肴全都失去了興趣。

景南城看著她那緊張的表情,嘆了口氣,「他沒事。」

他的話頓了頓,有些晦澀的看著裴初九開口,「初九,墨北霆跟你說他去國外幹什麼?」

去國外幹什麼?

裴初九皺眉想了想,「他說他去國外是因為工作上的事,去M國那邊出差,怎麼了?」

景南城皺著眉,半晌后,默默的拿出了手機遞給了裴初九,嘆了口氣,「初九,你自己看把。」

「……」

手機上是一張圖片。

裴初九接過手機的時候,看到手機上的圖片,一下就楞了。

圖片上是墨北霆和一個女人出入酒店和高級拍賣會場的照片,照片里,兩人十分親昵,墨北霆的手親切的攬著她的肩膀。

裴初九的手一抖,手機都差點摔到了地上。

這……這是什麼情況?

她的腦袋嗡嗡作響。

即使心底很想相信墨北霆,可是看到這個照片的時候,她的所有理智卻都煙消雲散。

裴初九坐在那,十分沉默。

景南城看著她的表情,嘆了口氣,有些為難的開口,「初九,我本是不想說的,只是…」

他的話頓了頓,隨即開口,「只是墨北霆以前就經常換女伴,最近這些年好了許多,我以為他是收心了。」

「……」

景南城的話語裡帶了几絲無奈,「初九,因為我們景家也參加了這一次的拍賣會,所以……恰好撞見了墨北霆。」

裴初九咬咬牙,狠心把手機一關,淡淡開口,「或許他去拍賣會是有什麼事吧。」

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底的情緒壓抑在心底,說出來都沒什麼太大的底氣。

吳韻的眉頭一下皺緊了,看著景南城開口,「這是什麼拍賣會?」

景南城笑笑,「這是一個高端的拍賣會,是不對外公開的,每年只有少量的人能參加的一個拍賣會。」

他的話頓了頓,「我們景家今年也在邀請範圍之內,跟墨北霆同行的女人是沐家大小姐,是上流社會有名的交際花,在國外也是很有名的,這一次應該是做為墨北霆的女伴出席的。」 景南城笑笑,「這是一個高端的拍賣會,是不對外公開的,每年只有少量的人能參加的一個拍賣會。」

他的話頓了頓,「我們景家今年也在邀請範圍之內,跟墨北霆同行的女人叫沐可心,這一次應該是做為墨北霆的女伴出席的。」

「……」

沐可心?

裴初九默默的把這個名字記在了心底,一雙圓溜溜的眼睛里滿是沉靜與冰涼。

「沐可心是勾男人的手段非常厲害,在M國的上層社會是非常有名的,初九,我擔心墨北霆……」

景南城看著裴初九,滿目的擔憂。

「他不會的。」

她垂眸,「他答應過我會回來跟我一起過年的,而且不過只是一個女人而已,在這種場合,有這樣的一個女伴也是必要的。」

她努力的說服自己,說服自己接受這的一個理由。

景南城看著裴初九,嘆氣開口,「初九,如果你難過的話,今天我可以陪你喝一點。」

他說完,拿起了一杯酒給裴初九倒上。

裴初九聽到景南城的話,淡淡笑了笑,再次抬起頭的時候,垂眸開口,「我要相信他,只是一張照片而已,等他回來我會問他的。」

她想,墨北霆都跟她結婚了,應該不會只是玩玩而已吧?

就算玩玩而已,那麼,她也只能認了。

景南城眼眸里閃過了一絲幽光,而後淡淡笑了笑,沒有在多說什麼,只是把手機給收了起來。

他微笑的開口,「你能相信他也在好不過,有什麼消息我會告訴你的。」

「恩。」

裴初九真誠的看著景南城開口,「謝謝。」

景南城只是坐在那,臉上帶著平靜的微笑,「不用,初九,即使我們做不成夫妻也永遠都是好朋友,你放心,這一次的事我會幫你查一查的。」

跟景南城吃完飯後,景南城便回酒店了。

在離開之前,景南城看著裴初九開口,「初九,如果你過年沒有人一起過的話,我可以跟你一起過,只要你願意,我隨時都在。」

「恩。」

網上的事發酵得很厲害。

裴初九最近也沒什麼工作,也就只等著過年了。

很快,網上一下就出現了很多對她不利的評論。

不過她反正也被黑習慣了,於是也就沒放在心上。

*

過年這幾天,吳韻沒有給她接什麼活。

因為明天就是大年夜的原因,吳韻跟著裴初九兩人準備去超市買年貨了。

在說要去超市的時候,吳韻還有些擔憂,「初九,你……你現在能去超市嗎?萬一要被認出來了?」

現在裴初九可不比以前了。

現在裴初九的名氣雖然大。

雖然大部分都是黑火的,但是能認出她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吳韻撇著她,一臉的恨鐵不成鋼,「你說說你…早知道還不如給你接了春節聯歡晚會呢,你還能去露個臉,你現在像什麼樣子,你看!」

裴初九看著吳韻那樣子,笑了笑,「沒事啊,過年當然還是要在家裡過了,本來今年是想好好過個年,誰知道會發生這麼多事。」

吳韻咬牙,「是啊,誰知道墨北霆那男人連年都不回來過,小年他嗎的也不回來過,現在過大年了還不回來過,連你出庭那天都不來,真是像什麼樣子,他還算是你男朋友嗎?」

吳韻那吐槽的樣子,讓裴初九覺得心底一暖。

她也知道吳韻是擔心她。

她暖暖的笑了笑,「吳姐,你別擔心了,我沒事,這一次雖然麻煩,但是總歸我們還是有時間的,這段時間裡我也能找到到底是誰想害我們。」

她的眼睛眯了起來,「不過主要是要讓裴子辰不做傻事。」

那孩子是個死心眼,如今他心底一定很自責。

她都知道。

「哪那麼容易。」吳韻瞪了她一眼,「你看看你自己是什麼鬼性格,裴子辰那性子你以為比你好到哪裡去?」

也是個倔強性子。

在對待裴初九的事情上,誰也勸不動。

「嗯,我知道。」

裴初九看了看手機,淡淡道,「要不叫上子辰去買菜去,明天我來下廚。」

「你下廚?」吳韻一臉懷疑,她撇撇嘴,「你不會把廚房給炸了嗎?」

裴初九氣笑了,「上一次小年你點了外賣,這一次真正過年,你還想點外賣?」

她瞪著她,「你願意吃外賣,我還不願意呢,我做個番茄炒蛋什麼的還是會的。」

番茄炒蛋?

吳韻瞟了她一眼,「番茄炒蛋還不如外賣呢……」

「……」

「外賣好歹還有肉,番茄炒蛋,這算什麼?」

「那你吃還是不吃?那你有本事自己做呀、」裴初九瞅著一臉挑剔的吳韻,「你嫌棄我的廚藝,你倒是自己來啊。」

裴初九最會的就是火鍋,其次就是一些家常菜。

複雜的大菜她自然是不會的。

吳韻聽到這句話,被噎了一下,「我不會……要不我們叫個鐘點工上門來做?」

鐘點工?

裴初九嘴角抽了一下,「吳姐,你這叫鐘點工還不如外賣呢,外賣好歹還能吃上一點高級菜,這鐘點工都是家常菜…這也太磕磣了一點。」

吳韻看到裴初九那嫌棄的樣子,哼了一聲,瞟了她一眼,「你看你…說得你好像就比鐘點工做得好似的。」

可能做出來還不比鐘點工好呢。

裴初九看到吳韻那嫌棄的樣子,也有些無奈。

兩人逛超市逛了許久,買了一大堆東西之後,才提著東西回家。

一回到家的時候,兩人累得連腰都快折斷了。

裴初九坐在沙發上,累得直喘粗氣。

「我說……其實現在外賣app這麼發達,下次我們要不直接點外賣讓送貨員送吧?」

這提回來幾個袋子,她感覺命都快沒了一半。

吳韻點了點頭,「嗯,我覺得……你說得有道理。」

在隨便吃了點之後,兩人就去睡覺了。

這幾天,裴初九也沒有工作,除了裴子辰的事之外,她也不關心別的。

至於網上對她的黑料……

呵呵,不好意思,她並不關心。

裴子辰和裴初九殺人的事在網上熱度依然非常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