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對付強襲高達吧!我來試著把這艘船給擊沉了!」

雖然之前克魯澤曾經說過,自己等人已經沒有了將大天使號置於死地的能力,但是這一個前提就是在這麼多台吉恩、兩艘羅拉西亞級戰艦和兩架高達機的掩護下,就只有決鬥高達一個能夠突破重重保護登上大天使號。

而現在,登上大天使號的機動戰士變成了兩架,這就表示自己等人完全有能力將這艘讓人痛恨的飛船給擊毀!

「霍啦霍啦!去死去死!」

伊扎克沒有回答,他此時的眼中就只有自己的目標——強襲高達而已,所以,對於迪亞卡的話,實際上他根本就沒有聽進去。

不過,此時此刻的現場狀況也表明,隨便伊扎克胡鬧一番也是有好處的。最起碼,強襲高達因為顧及到不讓大天使受損,而戰鬥的顯然有些畏首畏尾起來。

「哼,瞧我的吧!你們就在這裡,墜落吧!」

隨著迪亞卡一聲得意的哼聲,暴風高達左右手分別抓著的94mm高能量光束火線來複槍和350mm火箭炮再次拼接在了一起,形成了超長距離狙擊炮,並立刻把它對準了大天使號的艦橋。

看樣子,為了保證自己這一擊的威力足以將大天使號給摧毀,暴風高達也是相當地拚命了。

「不要啊!!!」

「艦長!!!」

「救命啊!基拉!」

「強襲高達在幹什麼?!」

看著暴風高達那指向了自己等人的恐怖巨炮,所有人都立刻尖叫了起來。

此刻,聽到通訊中傳來的驚恐的尖叫聲,基拉大和這才從剛剛伊扎克那瘋狂的攻勢中回過神來,看著在這一刻彷彿距離自己相當遙遠的艦橋,基拉大和眼中的絕望一閃而過。

「啪!」

一聲似乎什麼東西爆裂開來的聲音在基拉的腦海中響起,緊接著,他那原本絕望的心情也在這一瞬間平靜了下來。

強襲高達以一種相當靈巧的姿勢閃過了決鬥高達那本應該必中,只能夠使用盾牌進行格擋的一擊后,卻並沒有選擇在第一時間前去艦橋前進行支援。

因為,在進入了爆種狀態的那一刻,基拉在聽到了通訊中那些來自大天使號艦橋之上的絕望呼喚的同時,也聽到了一聲十分熟悉的,充滿不屑的冷哼聲:「白痴!」

也正是因為這一聲冷哼,讓基拉知道自己不需要再為大天使號擔心了。因為,那個人是絕對不會讓大天使號墜落的!

在艦橋上眾人那充滿了死寂的目光中,暴風高達扣下了手中的扳機,頓時一道光束從那巨大的炮口噴射而出,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以一種相當遠的距離,在林天淡定的目光下擦過大天使號的艦橋,甚至沒有給它的機身帶來絲毫的損壞。

「怎。。。怎麼回事?!」

看到這一幕,暴風高達中的迪亞卡瞬間就愣在了那裡,有些不知所措地看著那絲毫還未消散的弧線,腦中一片空白。

「呼!呼!哈!」

與此同時,大天使號的艦橋上,眾人也在這一瞬間同時狠狠地喘了幾口粗氣,大口大口地呼吸起了新鮮空氣,瑪琉甚至還使勁兒地拍了兩下自己那規模相當不小的胸部,讓它們顫抖不已,惹得林天的眼睛一陣斜視。

「真是的,我就不知道你們怕個什麼勁兒!」看到眾人這幅心有餘悸的樣子,林天卻在一旁相當淡定地晃了晃腦袋,表情十分得意地說起了風涼話:「因為已經接近地球的緣故,現在的這裡已經產生了些許的稀薄氣體,不再是宇宙那種絕對的真空環境,再加上外界的高溫,現在的大天使號周圍的密度隨時都在發生著變換,在這種情況下使用光束武器,就連小孩子都知道會發生什麼。」

「我。。。我們這不是太過於緊張了嘛!」面對林天的這般態度,眾人都有些訕訕不已。

「可是,如果是實彈的話。。。呃!」

巴吉露爾剛想要反駁,卻在看到林天那看白痴似的眼神下最終住了嘴。

實彈?在這種溫度之下,如果暴風高達還攜帶著實彈的話,那麼早就在它還沒出膛的時候就已經爆炸了,哪兒還輪得到現在去發射?

此時此刻,暴風高達中的迪亞卡,面臨著一個相當無語的事情——暴風高達沒有近戰武器!

雖然之前曾經也了解過一些暴風高達的OS程式,想要在此刻進行關於密度的調整,修正光束武器的射擊也並非難事。可是,正如林天所說,因為越來越接近地球的緣故,大天使號外面的環境密度每時每刻都在變化著,而迪亞卡,就算是作為一個調整者的他,也不可能完全計算出密度的變化規律,所以可以說,暴風高達的光束武器已經完全地廢掉了。

既然遠攻不行,那就近戰啊!

可是,暴風高達不同於其他幾機,完全是為遠戰而生的它根本沒有任何的近戰武器,它所能夠在近戰中起到些許作用的,也就只有那近似人類的四肢罷了。

可是,拿鈍器去攻擊戰艦的裝甲?這就跟雞蛋碰石頭沒什麼兩樣,最終,破碎的一定是雞蛋而絕不可能是石頭!.. 「伊扎克!喂!伊扎克!」

無奈之下,迪亞卡只能將求助的目光看向了一旁原本正和強襲高達殺的正high的決鬥高達。

不過,他卻無奈的發現,不知從何時起,原本勢均力敵的戰局已經發生了變化。

此刻的決鬥高達原本固定在它右肩上的「Shiva」「毀滅者」115mm磁軌炮已經被強襲高達給一刀割了下來,而對方所使用的,並不是適合於近戰的劍戰型裝備,而是幾乎沒有絲毫近戰能力的炮戰型裝備!

此時的強襲高達甚至沒有使用固定在自己左肩後面的「Agni」320mm超高脈衝炮,只是單單憑藉著自己的固定武裝——兩把「ArmorSchneider」戰鬥小刀就將裝備了可以大幅強化火力與推進力的突擊護甲的決鬥高達給壓製得死死的。

迪亞卡簡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著強襲高達揮動著兩把戰鬥小刀,靈活地將裝備著決鬥高達左肩上的一小塊裝甲給削了下來,迪亞卡終於明白了伊扎克陷入瘋狂的原因。

作為摯友,迪亞卡當然明白,伊扎克玖爾此人的內心到底是何等的驕傲,僅僅因為在軍校時的綜合成績排名成績為第二位,就與排名第一位的阿斯蘭成為了亦敵亦友的存在。兩人私下裡在下棋、射擊、騎馬、小刀戰、MS模擬戰等一切有可能競賽的課程中爭奪勝負,但令人遺憾的是,伊扎克雖然亦有勝績,但是他大多數時間都仍然排在老二的位置。

在參軍之後,更是因為被阿斯蘭奪走了王牌駕駛員的寶座,一直無法揮去自己心中的陰影,努力地想要去證明自己與阿斯蘭之間的差距並沒有人們看到的這麼大,自己也能夠成為獨當一面的王牌駕駛員,可是。。。

「伊扎克。。。」

看著陷入了瘋狂的摯友,迪亞卡的目光中是說不出的擔憂。

因為克魯澤和帕特里克薩拉的刻意隱瞞,所以扎夫特的幾位駕駛員並不知道身在強襲高達駕駛艙中的,並不是一個自然人,而是號稱最強調整者的存在。雖然根據之前與林天的戰鬥,他們也知道了那台吉恩中的駕駛員不可能是一個自然人,而在事後克魯澤也並沒有否認。但是他們卻仍然認為著,強襲高達的駕駛員只是一個自然人而已。

所以,當伊扎克被壓制的時候,被一個「自然人」使用兩把戰鬥小刀所壓制的時候,他內心中的驕傲已經不容許他再有半分的退怯了!

因為為了讓他能夠來到這裡,那位他一直想要努力追趕著的人到底付出了何等巨大的代價!自己,必須要連著他的份兒一起地努力才行!

「啊!!!」

想到這裡,伊扎克大叫一聲,決鬥高達絲毫不顧那砍向自己的戰鬥小刀,向著強襲高達張開了手臂撲了過去。

「伊扎克!!!」

在迪亞卡有些驚恐的叫喊聲中,強襲高達手中原本揮向決鬥高達駕駛艙的戰鬥小刀硬生生地斜了一個位置,狠狠地捅進了駕駛艙的右側位置,險險地擦過伊扎克的身邊,讓一直觀察著這一幕發生的迪亞卡狠狠地鬆了一口氣。

「伊扎克!喂!伊扎克!你沒事吧?喂!」

雖然知道摯友應該沒事,但是迪亞卡還是忍不住朝他們跑了過去,反正自己已經拿大天使號沒有絲毫的辦法了,乾脆過去看看能不能幫上伊扎克的忙不是更好?克魯澤之前所說過的戰鬥目標,迪亞卡可是一直都未曾忘記的。

「迪。。。亞卡。。。茲茲。」

因為外面的熱量實在是太高了,導致就算是通訊也受到了一定的影響,與兩艘羅拉西亞級戰艦的通訊已經完全地斷掉了,所以此時的兩人也不知道阿斯蘭到底最後如何了。

而就算是距離相當之近的決鬥高達和暴風高達兩機之間的通信,此時也是斷斷續續地充滿了雜音,讓迪亞卡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什麼?我聽不清楚!」

「讓我們。。。把。。。推下去。。。」

此時,暴風高達已經完全捨棄了自己原本用來和強襲高達拚鬥的光束劍,雙手死死地將強襲高達捅入自己駕駛艙右側的手臂抱緊,不讓強襲高達有離開的可能。

儘管強襲高達已經儘可能地使用另一隻手臂上的戰鬥小刀不停地對著決鬥高達捅進捅出,可是似乎因為高溫的緣故,對方機體的關節部位似乎都已經有了一種卡死的感覺。

強襲高達徒勞地將決鬥高達的整個兒系統都停機了,可是卻仍然不見它鬆開自己,這讓大天使號艦橋中的眾人都著急了起來。

「基拉!喂!基拉!」

「沒用了!就讓他們這樣隨著大天使號一起降落好了!」相比於塞依的焦急呼喊,巴吉露爾就要冷靜了許多。

大天使號若是此時打開機庫的艙門,想要將強襲高達給迎進來的話,那麼高溫的大氣會令其內部產生灼燒,降落姿勢必然無法維持。

所以,現在他們唯一能做的,也就只能是祈禱,X系列高達上所說的該機體能夠單體降落地球的話可信了。

不過這個時候,原本已經不再構成威脅的暴風高達,卻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只見它踏在大天使號的甲板上,借著已經因為靠近地球而產生的重力,快速地跑向了兩天已經抱在了一起的高達,雙臂張開,先是一把抓住了強襲高達還在捅著決鬥高達的另一隻手臂,接著就是腳下一用力,三台機動戰士同時離開了大天使號的甲板,向著另一個方向墜落而去。

「什麼?!」

「基拉!」

「唉!終究還是讓他們成功了啊!」

雖然嘴上說的十分遺憾,但此時林天的心中卻是笑開了花,他看著瑪琉那死死咬住下唇的糾結樣子,最終還是於心不忍地首先開口說道:「把艦身靠過去吧!大天使號的噴射推進器應該還有用!」

「可是這麼一來,我艦的降落地點也。。。」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是看到瑪琉在聽到了林天的話后那副安心的樣子,巴吉露爾就感到氣不打一處來,存心想要和他們二人鬧彆扭。

「失去強襲高達,只有本艦降落到阿拉斯加也沒有意義!快點!」

有了林天的支持,瑪琉也不再猶豫,立刻以自己艦長的權利下達了命令。

「本艦降落的預定地點是。。。」帕爾擔憂地叫了起來:「非洲北部!北緯29度,東經18度!」

他的聲音在這一刻充滿驚慌。而聽見他的話,就連原本還目光堅定的瑪琉也在瞬間怔住了。

「開什麼玩笑?!這完全是在扎夫特的勢力範圍內啊!」.. 「啊!可惡啊!混蛋!」

當決鬥高達和暴風高達順著自己所開闢的道路向著大天使號衝過去的時候,伊扎克那瘋狂的叫囂聲一直在阿斯蘭的耳邊響起。

他知道伊扎克在這一刻所痛恨的,並不是做出了這般犧牲的自己,也不是那些職責所在的第八艦隊自然人,而是沒有能力,無法幫到自己的自身。

「這樣,就結束了吧。。。」

看著逐漸朝聖盾高達圍攏過來的戰艦和MA,還有它們那對準了聖盾高達的炮口,阿斯蘭的心中卻反而是十分的平靜,他知道自己在剛剛的戰鬥中到底做了何等的事情,他甚至已經記不清自己到底毀滅了多少架MA了。

所以現在,他也並不指望這些自然人會好心放過自己了,就算是被俘虜,等待自己的也必將是最為凄慘的下場。況且,自己的身份不容許自己被俘虜,否則,扎夫特必然會遭受到很大的打擊。

「真是可惜,最後還是沒有看到他,沒有親自去質問他,希望阿迪斯艦長不會怪自己吧!還有基拉,真希望他能夠遠離戰爭啊!這個傢伙的性格,根本就不適合哪種東西!」

就在阿斯蘭想要啟動聖盾高達的自毀程序的時候,他卻突然發現,那些原本在逐漸接近的戰艦和MA卻絲毫接受到了什麼命令似的全都停止了在聖盾高達的不遠處,而它們的炮口,也似乎都刻意地偏離了聖盾高達的位置。

「這。。。這是怎麼回事?」

就在阿斯蘭一頭霧水的時候,離聖盾高達不遠處的一艘戰艦放下了一架穿梭機,然後,這台穿梭機就向著聖盾高達的位置駛了過來,沿途的所有戰艦和MA都紛紛給它讓路,似乎其中坐著的,是一個非常讓人尊敬的人。

「難道是巴爾哈頓?」阿斯蘭的心中不由自主地想到。

在他的印象之中,能夠得到第八艦隊如此尊敬的人,也就只有巴爾哈頓一人罷了。莫非巴爾哈頓親自來到這裡,他想要幹嘛?

阿斯蘭有一點倒是想錯了,能夠讓別人乖乖讓路的,並不只有尊敬的人,還有畏懼的人!此刻,這台穿梭機中所坐的,就是一位這樣的人。

「我們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請把閣下手中那危險的東西放下可好?」第八艦隊的通訊屏幕中,霍夫曼少校一邊不住地擦拭著自己胖臉上的冷汗,一邊用顫抖的聲音問道。

「我說過了,只要我跟對方匯合,才會去終止程序。」

面對他的詢問,艾爾埃爾夫的臉色沒有絲毫的變化。白髮蘿莉淡定地坐在穿梭機的駕駛座上,一隻手扶著操控桿,另一隻手卻在把玩著一個小巧的遙控器,上面卻只有一個按鈕,一個大紅色的,十分顯眼的按鈕。

「如果不是因為你的那位上司的妥協,你以為你還能夠活下來嗎?不要跟我談條件,因為現在你們的性命都把握在我的手中!」

說著,艾爾埃爾夫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朝他們揮了揮手中的遙控器。

「既然是我拯救了這支艦隊,那麼我也同樣擁有將它給毀掉的權利!」

看著視頻中霍夫曼少校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樣子,艾爾埃爾夫的眼中充滿了鄙夷,如果是自己的話,絕對會寧可犧牲掉這一支艦隊也願意將威脅毀滅在這裡。

霍夫曼少校此人,說到底也不過只是個膽小鬼罷了,終究也只能像原著那樣干出威脅基拉大和的家人這般蠢事來罷了。

如果由自己來設計運作的話,自己絕對可以讓基拉大和親眼見證聖盾高達將他的父母給殺死的給力場面,所以。。。

「你和我的資質終究還是差得太遠了!愚笨之人,也想在我面前肆意賣弄嗎?」

「你是誰?有什麼事情嗎?我是絕對不會選擇背叛。。。」

這個時候,穿梭機中的公共頻道突然響起來來自聖盾高達的通訊。

阿斯蘭的語氣充滿了堅決,此刻,他的手已經放在了聖盾高達的自爆按鈕上,只要對方是來對自己進行勸降的,那麼他會毫不猶豫地按下按鈕。

「放輕鬆,阿斯蘭薩拉!」

在經過了短暫的一段時間沉默之後,出乎阿斯蘭預料的是,穿梭機中傳來了一聲顯得有些清冷的女聲。

「你是。。。」

就阿斯蘭所知,在第八艦隊的高層之中,並沒有女性的高層存在。可是,既然對方知道了自己的名字,那麼她也必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智將巴爾哈頓」又怎麼會讓一名女性來與自己進行交涉呢?難道他認為自己會被一個女人給迷住?!

想到這裡,就算是知道此刻的形式緊張,阿斯蘭的嘴角還是不由地彎了起來。

不過,對方之後的話卻讓阿斯蘭大吃一驚。

「把聖盾高達的手搭在穿梭機上面,我帶你一起會到扎夫特的飛船上面去!」

「什麼?!」

阿斯蘭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難道第八艦隊就這樣把自己給放了?放了這個讓他們死傷慘重的自己?!眼睜睜地看著這台原本屬於他們的世界上最新型的機動戰士再次在眼前被扎夫特帶走嗎?

怎麼可能?!

阿斯蘭搖了搖頭,他不知道對方到底有何居心,但是卻不得不防。

如果這艘穿梭機上載著的是滿滿的炸藥怎麼辦?一旦回到了羅拉西亞級上,對方僅僅以一位普通士兵的性命就殺死了讓他們聞風喪膽的勞魯克魯澤還有Plant國防委員長的公子,這怎麼看都是一個相當划算的交易啊!

「阿斯蘭!照她說的做吧!」

因為羅拉西亞級也已經趕到了附近,所以與聖盾高達的通信也恢復了正常,克魯澤也同樣聽到了這段相當離奇的話。

「可是。。。克魯澤隊長!」

「對方的做法相當的聰明,阿斯蘭!」克魯澤並沒有理會阿斯蘭焦急的喊聲,彷彿在自言自語一般地說道:「這台穿梭機的推進裝置的最大推進能力只能夠堪堪地承受下聖盾高達的質量,如果其內部有其它的東西的話,對方也並沒有能力能夠將你載回來。況且,現在的局勢對我們相當的不利,就算是對方想要毀滅兩艘羅拉西亞級也並不是不可能的。不需要再耍些什麼小聰明的!」

「嗨!」

PS:感謝lu1479711430的月票支持!.. 勞魯克魯澤一直認為,這個世界上能夠讓自己遭遇到如此慘敗的,只有天林克萊因一人而已。所以當他發現第八艦隊在短短的一瞬間好像吃了春藥一般,以之前無法想象的能力將十架吉恩給擊墜后,就始終認為林天並沒有隨大天使號一起降落地球,而是呆在了第八艦隊上面。

那麼,他究竟有什麼目的呢?

當那台穿梭機上的人聯絡阿斯蘭,表示要將他給送回來的時候,克魯澤越發地肯定了自己的猜測,認為林天一定在那艘船上面。畢竟,願意主動來到扎夫特的船上面的人,除了林天,第八艦隊也應該不會有別人了才對。

他想要回到Plant?不對呀!如果是這麼大張旗鼓地回來的話,那麼他之前選擇隱瞞自己的身份又有何目的呢?他可不是阿斯蘭那樣很傻很天真的人,況且既然了解自己的計劃,想必也知道自己會很樂意在抓住證據的時候將他給揭穿吧?

雖然心中的疑惑直到穿梭機拖著聖盾高達進入了羅拉西亞級的機庫中是都還沒有得到解決,但是克魯澤還是專程趕到了機庫,前去迎接從鬼門關歸來的阿斯蘭和那位神秘的女性。

「咔嚓!」

和曾經大天使號上一模一樣的場景再一次出現了,當穿梭機的門被打開的時候,一群調整者士兵走到最前面,將克魯澤和阿斯蘭都擋在了身後,舉起了手中的槍,對準了那打開的大門。

一直以來訓練有素的他們,在艙門打開的那一刻,就統一地將手中的槍瞄準向了可能會出現的假想敵的頭部,十幾把槍將身高從一米六至一米八的人都已經概括了進去,保證每個人都會在第一時間有至少三把槍對準他的腦袋。這恐怕,也就是調整者和自然人之間的區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