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昨晚跟莎姐出去了,這算不算?」肖夢雯突然說道。

唐浩聞言,不禁笑了:「算。」

「我知道你們出去,一定不會是去聊天敘舊去了。若是從前,我一定會衝出去找你們的,可是我忍住了。」肖夢雯說出這話的時候,目光中透出了淡淡的淚花。其實她昨晚睡得還好,她並不知道唐浩和杜莎出去了,她只是詐唐浩,卻沒想到唐浩沒有否認。

唐浩也看見了肖夢雯目光中的淚花兒,他知道自己被肖大小姐給忽悠了,他不禁笑了:「你不但聰明了,還學會忽悠人了。」

「人總是要長大的。」肖夢雯說道。

雲起風散,在梧溪 「其實長大了未必是好事。」唐浩很隨意的說道。

「嗯,我也感覺到了,心有點疼。」肖夢雯說著安靜了下來。

唐浩也沒有安慰肖夢雯,只是平靜的開著車。到了通往肖家老宅的下路口,他便開車下路。

車子進入了肖家老宅的院子,肖夢雯沒有下車,而是看著唐浩,問道:「你要走嗎?」

「嗯。」

「能帶我一塊走嗎?我什麼都能接受,我只需要你。」肖夢雯說道。

唐浩沉默了一下,說道:「讓我想想,無論結果如何,我都會跟給你一個答案。」

「好,我等你。」肖夢雯看著唐浩說道。

「下車吧,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唐浩說道。

「嗯。」肖夢雯推開車門,在下車之前,她看著唐浩說道:「一定要給我一個答案,不要再無緣無故的失蹤了。」

「嗯。」唐浩點頭同意。

肖夢雯下了車,看著唐浩開車離開,看著車子駛出了大門,看著車子消失不見,她這才返回了別墅內。她感覺好累,不是身體累,而是心有些累,這種感覺很不好,可是她又要必須承受。

唐浩剛開車上了濱海路,他的手機響了。拿過手機一看,打來電話的是海妖。他隨後接聽了電話:「說吧。」

「問問剛才又打來了電話,說跟奚警官在蘭亭府等你。」海妖說道。

「知道了。」

「老大,你……沒事了……嘻嘻。」

唐浩掛了電話,他知道海妖想問昨夜在哪裡睡的。他開車向蘭亭府的方向飛馳而去,有些人總是要見的。但是他也漸漸的發現,有些事情確實有些麻煩。杜莎是一個,肖大小姐也是一個,那位英氣勃勃的奚警官同樣是一個。

賓利飛快的行駛著,其實他完全可以不用開車,他的速度比車快多了。但是這是地球,他還是想用地球人的生活方式來生活。

「呼……

從前的唐浩就能把車開到極致,現在他的五感反應都像神一樣,無論車速再快,在他眼裡都不算快,他能夠清晰的判斷出一點點的誤差,甚至能夠通過輪胎和地面的摩擦感覺到車子下一米的傾斜角度和顛簸高度。

在這樣敏銳的感知下,他可以把車開得飛起來,卻不會出現任何一點偏差。車子可以走最短的線路,可以走最平坦的線路,也可以避開任何一點可能發生的意外。他現在絕對是一個完美的賽車手。 到了蘭亭府,唐浩直接把車停在了一號別墅門口,下了車,直接上了台階。

大門開了,兩個服務員走了出來,緊隨其後的是兩個女孩。一個二十五、六歲,卻長著一張可愛的娃娃臉,看上去就像一個十八、九歲的女孩,天真可愛。

另外一個只有二十二、三歲,身材挺拔性感,臉蛋更是非常漂亮,那一臉的英氣更是給人一股正義凜然的感覺。她看見唐浩的時候,目光中透出的是很複雜的神情,好像在隱藏什麼,又好像要釋放什麼信息給唐浩。

這兩人當然就是奚問問和奚雲,兩人雖然名義上是姑姑和侄女,但是其實奚問問並不姓奚,她只能算是奚問天和奚問山養大的一個孤兒。當然這些奚雲是不知道的,奚問問也是後來才知道的,除了唐浩,她沒有告訴任何人。

「你來了。」奚雲看著唐浩說道。

「嗯。」唐浩上了台階,直接走進了別墅。

奚雲算是看出來了,半年多不見,唐浩依然還是那個唐浩,他的眼睛里好像沒有任何人。

奚問問拉著奚雲的手,跟在唐浩身後,進入了別墅。唐浩沒有在大廳停留,而是直接上了樓梯,他來過很多次了,對這棟別墅很了解。

奚雲和奚問問只能跟在後面,三人到了二樓的休閑廳,坐下之後,服務員給送來了好茶。

等服務員出去了,奚雲才對唐浩說道:「你的事情辦得怎麼樣?」

「還好。」唐浩答道。

「你們的皮膚好像都比原來更好了,人也好像更漂亮了。」奚雲說道。

唐浩聞言,笑道:「還好吧。」

「你們去的地方是什麼地方?現在可以說了吧?」奚雲看著唐浩說道。

唐浩看看奚雲,又看看奚問問,他看著奚雲笑了:「你還是那麼的不善於演戲。」

奚雲聞言,不禁眉頭一皺,說道:「我沒演戲。」

「你接連提問,就說明你知道了很多,你只是不想讓我知道問問告訴了你很多。」唐浩笑道。

奚雲聞言,眉頭一皺,不說話了。

奚問問則偷偷的笑了,她看著唐浩說道:「唐浩,我沒忍住,就稍微透露了一點信息給小雲。」

「沒事。」唐浩當然不會責怪奚問問,她相信奚雲是個能夠保守秘密的人,她是不會到處亂說的。

奚問問笑嘻嘻的說道:「任何人聽了我們的故事,都會感到好奇的。」

「嗯。」

「我也想去看看。」奚雲看著唐浩說道。

「那個地方並不好玩,沒有警察,是個法制非常不健全的地方。」唐浩笑道。

「我只是想去看看。」奚雲糾正道。

「現在還不是時候。」

「為什麼?」

唐浩很隨意的說道:「因為太危險。」

奚雲看著唐浩,說道:「怎有那麼危險嗎?」

「嗯,等我能夠成為哪裡的兵神的時候,我再帶你去。」唐浩說道。

「那要多久?」奚雲立刻追問道。

「我也不確定。」唐浩說道。

「你是不想讓我去。」奚雲看著唐浩說道。

「不是。」

奚雲了解唐浩的個性,見唐浩如此乾脆的拒絕,她也便不繼續堅持了。不夠她可沒打算放棄,她在打奚問問的主意。很明顯,奚問問在唐浩那裡說話很管用,她打定主意讓奚問問幫忙。

「弄點吃的吧。」唐浩說道。

「已經準備好了,我讓人上菜。」奚雲說著拿出手機,讓廚房上菜。

等了一會兒,三人起身去餐廳。飯菜已經擺了一桌子,三人坐下,便開始吃飯。自從奚問問走了之後,奚雲便經常來蘭亭府,這蘭亭府的美味她每天都吃,並不覺得太新鮮了。即使如此,她那天生愛吃的習慣依然展現得很完全。

唐浩和奚問問在天源星域吃過最好的東西了,對於這裡的美食並不感冒,他們都只是很隨意的吃著。

奚雲發現了唐浩和奚問問似乎對吃的不感興趣,她抬頭看著兩人,問道:「很難吃嗎?」

「不是,很好吃,你自便。」奚問問笑道。

奚雲覺得不對,她凝視著奚問問,沉默了一下,用威脅的目光說道:「到底怎麼回事?」

奚問問笑嘻嘻的說道:「那個地方美味跟多。」

奚雲聞言,眼睛又是一亮,問道:「有多美味?」

「你想象不出的美味。」奚問問說道。

「你們的皮膚都比原來更好了,而且也似乎長得漂亮了,就是因為吃得比較好吧?」奚雲看著奚問問和唐浩的臉上說道。

「我覺得皮膚好,長得漂亮了,是因為哪裡的空氣更好。」奚問問笑道。

「有這麼誇張?」奚雲說道。

「不是誇張,是事實。」奚問問說道。

奚雲現在更加的想去看看個神奇的世界了,她看著唐浩,沉默了一下,說道:「你再考慮一下。」

「我會考慮,不過你不要抱太大希望。」唐浩直接了當的說道。

奚雲知道唐浩不是一個好說話的人,她便沒有繼續堅持這件事。此時,她已經沒有心思吃東西了,而是想著個世界的美食和能讓人變美的空氣。

吃過了飯,唐浩便要離開,其實奚雲是想讓唐浩多呆一陣子的。可是想到她要跟奚問問討論對付唐浩的事情,她便讓唐浩走了。

唐浩開車上了濱海路,他的手機響了,他一看電話號碼是青雲學府的那棟洋房的電話。那棟房子里本來住著落月和潘瑩,後來靈兒也經常去住。潘瑩應該不會主動打電話,這個電話十有八九是靈兒打的。

「喂。」

「你要見的人應該都見的差不多了吧?來看看潘瑩和靈兒吧,她們看見你會很高興的。」一個冷酷無比的聲音說道。

「好。」說話的竟然是落月,這讓唐浩感到有些意外,他立刻調轉車頭,向藍海大學的方向駛去。

聽落月的意思,她是替靈兒和潘瑩打的這個電話。原本唐浩以為靈兒會主動打電話給他,看來那丫頭應該是生氣了。

「呼……

唐浩把車開得飛快,速度一直保持在兩百以上,他不在意闖紅燈,以他的車技,也不會發生任何危險,這樣的速度是很正常的速度。

不到半小時,唐浩穿過了整個藍海,來到了藍海大學旁邊的青雲學府小區。車子到了一號洋房門口停下,唐浩下車,上了台階,不等他按門鈴,門就開了。他很隨的走進大門,看見潘瑩從別墅里出來了。

潘瑩的精神狀態很好,一身很簡單休閑服,乾淨漂亮的臉蛋,很隨意的馬尾辮,目光中透著堅強。潘瑩依然是那個潘瑩,只是比唐浩初見她的時候歡快了一些。

「浩哥。」潘瑩一臉高興的跟唐浩打招呼。

「嗯。」唐浩笑了笑,走進了別墅。

大廳里沒有人,但是唐浩從那放在茶几上的茶具看,剛才這裡應該有三個人在喝茶。期中之一是潘瑩,另外兩個應該是落月和靈兒。

「浩哥,坐。」潘瑩立刻招呼唐浩坐下,給唐浩倒茶。

唐浩喝了口茶,看著潘瑩說道:「你的狀態不錯。」

「嗯,我現在一切都好。」潘瑩立刻笑道。

「等有時間,我帶你出去玩玩。」唐浩很隨意的說道。

潘瑩聞言,不覺一愣,因為唐浩從未帶她出去玩過,她和唐浩的關係似乎也沒有到這一層面上。稍微思考了一下,她明白了唐浩這話應該是說給靈兒聽的。

「好的,謝謝浩哥。」潘瑩雖然知道這不是說給她聽的,但是她也要配合唐浩。

唐浩的這個策略果然好用,樓上有了腳步聲,一個嬌小的身影從樓上走了下來。長頭髮,圓圓的臉蛋,水靈靈的大眼睛,豐挺的胸脯,正是靈兒。

潘瑩見靈兒下來了,她她立刻說道:「靈兒,浩哥來了。」

「我知道。」靈兒嘟著嘴走到了唐浩面前。

唐浩知道靈兒在怪他離開的時候沒告訴他,回來的時候也沒有給她打個電話。他只是很隨意的說道:「坐吧。」

「嗯。」靈兒不高興的坐下了。

潘瑩給靈兒倒茶,說道:「你們聊,我去準備晚飯。」說完,便走進了廚房。

靈兒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然後對唐浩說道:「姐夫,你就沒有什麼跟我說的嗎?」

「你的學習成績怎麼樣?」唐浩隨口問道。

「姐夫,你這樣好像不太好。」靈兒嘟著小嘴說道。

唐浩微微一笑:「有什麼不好的?」

「你走的時候沒告訴我,回來了也不告訴我,如果不是夏教授,我根本不知道你回來了。」靈兒看著唐浩說道。

「對你來說,學習重要。」

「姐夫,你知道我是怎麼考上的大學,你也知道我對學習不感興趣。」靈兒說道。

唐浩當然知道靈兒是怎麼考上的大學,當初還是他幫助靈兒拿到了高考考題,靈兒才能考上大學。

靈兒繼續說道:「姐夫,你把我扔下就走了,你很不義氣。」

聽到靈兒說他不義氣,唐浩倒是有所感覺,當初他可是承諾過要幫助靈兒的母親復活的,但是後來李道長說復活的事情只是一個巧合,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在這件事上,他確實有些對不住靈兒。

「好吧,我下次再離開時候,會告訴你的。」唐浩說道。

「你還要走?」靈兒吃驚的看著唐浩。 「嗯。」唐浩不想欺騙靈兒。

「去哪?」靈兒說道:「我問過了所有人,沒有人知道你去哪裡了,你都急死我了。」

唐浩平靜的說道:「很遠的地方。」

「去辦很重要的事情嗎?」靈兒問道。

「嗯。」

「我也去。」靈兒說完又立刻說道:「別說我要學業為重之類的話,我長大了,我的事情我自己決定。」

唐浩發現靈兒似乎已經從母親去世的悲痛中走了出來,而又回到了最初的狀態。當然了,他也知道,靈兒確實長大了,她之所以如此表現,不過是想讓自己答應她的要求。但是他卻知道,最不能帶走的就是靈兒,她只是個孩子,天源星域不適合靈兒。

靈兒見唐浩遲疑,她便又立刻說道:「姐夫,我這此一定要跟你去,從現在開始,我就寸步不離的跟著你。」

唐浩聞言,很隨地笑了:「你覺得你能跟住我嗎?」

「姐夫,我告訴你,我現在的功夫更好了。」靈兒自信的說道。

「是嗎?」唐浩笑了,當初離開的時候,靈兒已經是紫字頭的水平,如果一切不變,她確實很強大。可是他們從天源星域回來之後,靈兒也只不過比沒修武的奚問問強,就連拉蒂都比不上了。

靈兒從唐浩的目光中很隨意,她立刻說道:「姐夫,我們可以比試一下。」

唐浩聞言,不覺笑了,說道:「不用了。」

「不,姐夫,我就是要跟你比一下。」靈兒覺得自己進步很多,她就算不是唐浩的對手,也差不了太多,至少可以引起唐浩的重視。

「那好,來吧。」唐浩平靜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