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萊斯特一開始的完美方案裡邊,從兩百多年幽暗冰冷的沉睡中醒來,第一口咬到的,是也只能是黑金拍賣場那兩個妖艷的兔女郎。

那年輕美麗的軀體,光滑細膩的雪肌,薄薄的一層皮膚下「咕咚」、「咕咚」跳動不止的紫色動脈,只要一口「啊嗚」地咬上去,那甘甜鮮美的味道真的讓人如痴如醉!

但是在挨到了陳天那一記「軍體拳」后,萊斯特不得不改變了主意,這兩百年來蘇醒后的第一口血,就吸陳天的血!

誰叫你丫的這麼囂張,敢在太歲爺頭上動土?

面對這距離極短,情況變化十分劇烈的一咬,陳天看上去已經完全沒有擺脫或者抵抗的機會,眼看下一刻,萊斯特那白森森地冒著寒光的牙齒就要咬到陳天的脖子上,焦慮地站在騎樓邊上往下望的郭努和邱澤勤務兵看到這驚險一幕,都忍不住「啊」地尖叫起來。

就連鎮定自若的豹爺和喜怒向來不形於色的離仙,也大驚失色!

眼看下一秒就要被萊斯特咬到脖子,大動脈被咬穿,鮮血四濺,痛苦而死,陳天在電光火石的一瞬間做出了一個讓全場的人都意料不到的舉措!

只見陳天猛地一扭頭,面朝張口咬來的萊斯特做出了一個類似於「親嘴」的動作!

而更讓人錯愕無比的是,在面對陳天這個超常規的動作時,原本眼看就要咬到陳天脖子的萊斯特就像觸電了一般,「嗖」一下盪開了好幾米,雙手緊緊地捂著自己的嘴巴,一雙露在外邊的猩紅色眼珠子往外迸射出惱怒和震驚的神情。

反觀陳天這邊,正有些驚魂未定地喘著粗氣,而且右手還下意識地捂著自己差點就被咬到了的右邊脖子,但是臉上還是帶著一副暗自得意的模樣。

看到陳天的這幅模樣,萊斯特氣呼呼地咆哮道:「神孽戰士,你……你這是怎麼一回事喲?怎麼嘴巴那麼臭?難道是大蒜的味道?」

陳天偷著樂道:「沒錯,你是行家呀!早餐邱澤勤務兵把熱騰騰的豆漿和包子端上來的時候,我嫌那包子太素不夠味,就命令他給我端上一大碟大蒜粘醬油吃,爽,夠味!」

說完,陳天還故意「呼」、「呼」、「呼」呵了兩口氣,周圍馬上瀰漫出一股濃重的大蒜味,那種酸爽啊,反正嚇得斯密特又用手嚴嚴實實地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斯密特氣得渾身瑟瑟發抖,連說話的聲音都變了:「我戳,你怎麼這麼重口味啊!呃……我忍不住說粗口了?不會吧,我可是高貴而又有教養的貴族啊,怎麼可以說髒話?!」

陳天從鼻孔裡邊發出一聲鄙夷的「哼」字,一點都不給面子地反駁道:「少來,用咬人這種下三濫的進攻手段的,我從六歲之後就沒見過,你還敢說你是高貴而又有教養的貴族?還要不要臉呀?」

萊斯特被陳天這麼一說,臉上馬上掛不住了,一陣紅一陣青的,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話來:「神孽戰士,這兩百年來你的實力沒有絲毫的增進,但是鬼點子卻學了不少啊!」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陳天翻了翻眼珠子駁斥道,「快些把玻璃容器還給我!」

萊斯特嘴角一沉,陰沉著臉正想駁斥陳天,可就在這個時候,萊斯特忽然聽到了從半空之中傳來了一陣尖銳的嘶鳴。

萊斯特的身子明顯震了一下,看得出來萊斯特不但對這一陣嘶鳴不陌生,而且知道這一陣嘶鳴的含義,只見萊斯特「嗖」地昂起了頭,對著這一陣嘶鳴傳來的位置望去,赫然發現站在了騎樓最邊緣上的格林大|法師。

只見格林大|法師正居高臨下地望著萊斯特,臉色凝重,雙手放在了有著長長鬍須的嘴巴裡頭,很明顯剛才那一長串的嘶鳴就是他發出來的。

望著格林那極為嚴肅的神情,萊斯特瞪圓了一雙血紅色的眸子,望著格林大|法師困惑地問道:「格林,你真的要我這麼做?」

遠在騎樓那一邊的格林大|法師不知道有沒有聽清楚萊斯特的話語,但是他無比堅定地朝萊斯特點了一下頭,那專註認真的模樣,彷彿他的腦袋此刻有千斤重似的。

在看到格林大|法師的這個動作后,一旁的勒布朗也無比吃驚地對格林大|法師問道:「格林大|法師,你這……這是不是有點心急了?要知道,萊斯特一直處於佔據優勢的地位啊,為什麼要下這樣的命令?」

格林大|法師緩緩地回過頭來,對著站在自己身旁的勒布朗語重心長地說道:「董事長,你要知道,斯密特雖然佔據了實力上的優勢,但是他所面對的對手八兩金絕對不是普通人,再這樣消耗下去,對我們很是不利!」

「你的意思是,趁現在佔據有利時機,快刀斬亂麻?」勒布朗眨了眨眼睛問道。

「這是必須的呀,」格林大|法師目光如炬地說道,「所以我要他馬上用那東西殺掉八兩金!」

勒布朗「呃」地感慨了一聲又點頭對格林大|法師說道:「沒錯,還是速戰速決的好!畢竟,我們的目標不是欣賞萊斯特怎麼去虐死八兩金,而是裝著超級絲狀致命病毒病原體的圓柱形玻璃容器!」

格林大|法師忽然長嘆了一口氣,用惋惜的口吻說道:「沒錯,此地非久留之地,我們快些拿到那東西離開這鬼地方,才是上策!不過能逼得擁有吸血鬼血脈的萊斯特使用德古拉之矛的人,八兩金是第一個了!要不是各為其主,我真想招攬他到我們家族企業來效力!」

「現在遲了,哈哈,萊斯特馬上就要把他幹掉了,我們看戲就好!」勒布朗冷笑著對格林說了一句,然後饒有興緻地扭頭重新往競拍台下望去。

……

只見萊斯特嘴角的肌肉抽|動了好幾下,緩了一小會才平靜了心態,忽地「桀」、「桀」、「桀」地冷笑了起來,笑聲十分尖酸刻薄,激得陳天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怎麼啦,傻掉了呀?」面對狂笑不止的萊斯特,陳天不禁大聲地喝斥道。

萊斯特緩緩地停歇住了桀驁不馴的笑容,用陰森的口氣幽幽對陳天說道:「神孽戰士,太可惜了,你我的較量即將終結!」

陳天自然不會認慫,馬上反唇相譏道:「呵呵,你要認輸了嗎?那行,你把玻璃容器交給我,我倒是可以考慮給你一條生路!」

「你是想用這樣子的話語來激怒我嗎?沒用的,我不會上你的當,反而會冷靜地讓你加速死亡!」萊斯特不怒反笑,「嗖」地伸長了右臂,憑空張開右掌的五指。

看到了萊斯特這一詭異的動作,就連見識過人的陳天也有些懵逼了,不由得對萊斯特喝斥道:「你想幹什麼?友情提醒你一下,投降的姿勢是高舉雙手喲!」

「投降?開什麼國際玩笑!待會我虐你的時候,你可不要哭喊著求饒!」萊斯特說完便是雙目一瞪,無數的血光立刻「嘶」、「嘶」、「嘶」地從萊斯特瞪圓的雙眼裡邊洶湧而出,看得陳天心慌意亂,大汗淋漓。

「咦?這萊斯特想幹什麼?」陳天暗自驚道,但明白接下來肯定有情況發生。

也就在這個時候,萊斯特忽然從嘴巴裡邊發出「哈」的一聲爆喝,猛地一吸氣,陳天只聽到「咻」的一聲破空風鳴,眼前驟然飛過來一道血紅色的影子,剛反應過來的時候,萊斯特的手掌之上赫然多了一把造型古樸的兵器!

只見這把兵器通體烏黑,矛身遍布斑斑血跡,矛尖駭然出現了一抹猩紅的血色,不斷地在這根長矛的上邊流轉,激蕩,隱隱地透出一種令人心寒的氣息,正是剛才深深地扎入到了競拍台地面的那把德古拉之矛!

看到這一幕,陳天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切,驚訝地叫出聲來:「啊,太不可思議了吧?這萊斯特居然和這把德古拉之矛達到了人兵合一的地步,光靠意念,就可以召喚到這把德古拉之矛?」

在「啪」地接到了德古拉之矛之後,萊斯特眼睛裡邊的血光更加地濃厚了,不由得滿意地閉上了眼睛,自言自語地囈囈說道:「德古拉之矛,在我沉睡了兩百年後,你終於回到了我身邊了!這兩百年,你孤寂地停留在哪處,忍受了多少寂寞和飢|渴……」

可下一刻,萊斯特「吧嗒」一下睜開了眼睛,殺氣騰騰地說道:「別怕,現在我就讓你喝血喝個夠,就拿神孽戰士的鮮血來為你祭奠!」

說完,萊斯特右腳「啪」地一蹬地,手持德古拉之矛一把朝陳天的腦袋刺來!

那嗜血的瘋狂陣勢,幾乎是讓日月無光,全場所有人的血液都頓時凝固! 看到陳天這詭異的變化,黑金拍賣場上的所有人都感到十分的震驚,尤其是和陳天關係最為親密的離仙,在感受到陳天身軀上發生的古怪變化后,不由得「咦」一聲叫了出來,一張俏臉上滿滿的都是錯愕而憂愁的神情。

就像雪山國度那堆積著終年不化的積雪的山巒似的!

要知道,離仙可是歷經千辛萬苦,百轉千回才重新遇到了陳天啊!

如果這個時候陳天出了什麼不測,或者就這樣眼睜睜地被歐洲拿波里家族的「鐵巨人」多納多尼、實驗室元老會的「燃魂法師」海明威和滬海灘生死門的「送葬者」唐正陽三個超梵谷手聯手做掉,按照離仙的個性,絕對是連殉情這樣子的事情都會發生的!

這時候,豹爺側著臉望著緊張地幾乎無法呼吸的離仙,雖然此刻豹爺臉上戴著「黑桃Q」面具無法看清楚豹爺的表情,但是從豹爺的眼神可以看出豹爺也是十分關心離仙的。

而競拍台下,多納多尼、海明威和唐正陽三個絕對是舉世無雙的超梵谷手已經決意聯手對付陳天,就在這一刻極為有默契地同時出手了!

正中間的歐洲拿波里家族的多納多尼力大無窮,此刻繼續用他那驚人的天賦朝陳天繼續發動進攻,此刻猶如狂奔的野牛似的,斜著肩膀蹬直腿朝陳天「嗖」一聲地衝撞過來,那猛烈的聲威就像一堵飛速移動過來的石頭牆!

而居左的實驗室元老會的海明威全身已經燃燒起全身的地獄火焰,渾身已經被「嘶」、「嘶」、「嘶」的黑炎所籠罩,以致一拳從側方擊來的時候,猶如一條張牙舞爪的黑色炎龍似的朝陳天騰空而來!

而從右邊滬海灘生死門的「送葬者」唐正陽卻像一隻無聲無形的隱形戰鬥機似的,不聲不響地躍上半空,伸出一腳朝陳天滑翔而來,全身散發出來的陰冷死亡氣息,就像真的是從地獄裡邊躍出來的一個送葬者一般!

對於普通人來說,別說面對這三個超一流的頂尖高手的合圍了,就算遇到了單一的一個都絕對會崩潰,就別說一對三了!

此刻陳天面對猶如驚濤駭浪般洶湧而來的這三個高手,不但沒有表現出絲毫的畏懼,也沒有半點逃跑退縮的意思,手握德古拉之矛的陳天反而露出了一個極為亢奮的神情,眼睛裡邊也迸射出兇殘的紅色精芒,彷彿就是一個極度嗜血的吸血鬼!

而緊攥在陳天手裡的那把兀自帶著陳天鮮血的德古拉之矛,就像一條擇人而噬的血色巨蟒,讓人看上去不寒而慄!

只見陳天殘暴地「呼」、「呼」、「呼」地掄動了手裡的德古拉之矛,以快得讓人的肉眼幾乎無法捕抓的速度在陳天自己與多納多尼、海明威和唐正陽三個超梵谷手之間畫出一個極為邪魅的三角形!

眼看自己的肩膀、拳頭和腳掌就要「嘭」、「嘭」、「嘭」地砸到了陳天的身上,飛身而至的多納多尼、海明威和唐正陽三個超梵谷手心裡邊都在腦補一個陳天被三股極大力道所碾壓成渣的畫面,可瞬間就「咚」、「咚」、「咚」地撞上了一個極為堅|硬的結界!

多納多尼、海明威和唐正陽三個超梵谷手的身體都驟然停住了,然後在巨大的反作用力的作用下,頹然地朝後倒去,極為狼狽地跌坐在地上或滾落在地上,那場景就像三輛風馳電掣的摩托車從三個不同的角度「哐」、「哐」、「哐」地撞在一堵鋼筋水泥牆上!

於是那「撞牆」的狼狽和痛苦,就可想而知了!

根據力與反作用力的原理,你使用多少力撞擊,反作用力就有多強,所以三大頂尖高手裡邊力氣最大的多納多尼是摔得最慘的那個,「撲通」、「撲通」地滾出了好遠才止住了翻滾的頹勢,在他緩住了身子顫巍巍地準備站起來的時候,忽然「嗚哇」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

看得出來,多納多尼已經受到了不小的內傷!

海明威跌在了地上,灰白色的臉上表情十分驚訝,剛張口準備說些什麼,可突然感到自己身體內部的血液由於力量的反噬開始倒轉,猶如沸騰一般翻江倒海,那痛苦實在是無法用言語來描述,只好長大了嘴巴「嘶」、「嘶」、「嘶」地倒吸著冷氣。

但即便如此,海明威可一雙眼珠子「骨碌」、「骨碌」地望著陳天剛才用手裡的德古拉之矛,以快得讓人的肉眼幾乎無法捕抓的速度畫出三角形的那個區域,似乎很想看到陳天憑空畫出的那個結界的形狀和模樣!

而送葬者唐正陽是三個頂尖高手裡邊跌得最輕的那個,很快就「嘩啦」一下從地上站了起來,雖然戴著一副「般若」面具看不見表情,但是看得出步履有些蹣跚,呼吸有些急促。

要知道,送葬者可是火雲博士集其自身的天才大腦和最新高科技對「羅摩遺體」的全面剖析研製出來的「人造人」,實力最接近羅摩大|法師的人,實力與陳天對比只高不低!

但是,無論是歐洲拿波里家族的「鐵巨人」多納多尼,還是實驗室元老會的「燃魂法師」海明威,或者滬海灘生死門的「送葬者」唐正陽,都被陳天這一下給徹徹底底震撼了。

多納多尼很不情願地開動了他那容量少得可憐的腦子,有些鬱悶地暗自尋思道:「這傢伙怎麼會這麼硬,撞都撞不開?」

而此刻海明威也是一臉的震怒和困惑,眼睛死死地盯著抓著德古拉之矛的陳天,小聲嘀咕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剛才明明看到了陳天已成強弩之末,奄奄一息,怎麼突然之間就強大了這麼多,隱隱還透露出一陣魔神的氣息?」

送葬者依舊沉默無語,只是把眼珠子停留在陳天手裡的那一把沾滿了陳天鮮血的德古拉之矛,似乎若有所思。

這時候,遠遠地趴在騎樓的邊緣上的格林大|法師的兩撇長長的白眉毛忽然觸電一般地戰慄了起來,這才用驚訝的顫音驚叫道:「這……這怎麼可能?這莫非就是吸血鬼才能使用的,德古拉之矛專屬招數——『嘆息之牆』?」

「不會吧?這八兩金是……是普通人類吧?怎麼可能使出吸血鬼才能使用的德古拉矛法『嘆息之牆』?」勒布朗聽到這話不由得跳了起來,嘴巴張大得合不攏嘴。

格林大|法師搖了搖頭,愁容滿面地說道:「其實我們對這個八兩金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是來自華夏戰狼集團的人,但是你也應該有所聽說,華夏人的潛力、忍耐力和創造力是舉世無雙的,包括羅摩大師也是誕生在華夏的一個傳說中的神人……」

聽到格林大|法師這句話,勒布朗更是吃驚無比:「難道……難道這個八兩金居然是一個擁有吸血鬼血脈的人?不是吧,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我也不清楚,但是製造『嘆息之牆』這樣子的結界,真的需要魔神的力量。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沒法子了!」格林大|法師哀怨地說完這句話后,雙眼裡邊儘是迷茫無助的神情。

……

「過來呀,決戰啊!三個一起上,老子我絕對不怕你們這群渣渣!」這時候,陳天桀驁不馴地朝多納多尼、海明威和唐正陽三個人嘶吼道,那架勢就像一隻暴怒的獅子,朝圍攻他的豹子群發出了極具震撼力的獅子吼!

這一聲獅子吼,在整個黑金拍賣場上久久地回蕩著,把所有競拍者都震懾住了。

要知道,現在的陳天簡直就是以一己之力對抗整個黑金拍賣場上的人啊,而且原本看上去勝負重傷的他,似乎一下子又重新充滿了一股暴戾囂張的邪惡力量,看上去就像魔神似的!

太可怕,太詭異了吧?

這個時候,站在陳天對面的多納多尼、海明威和送葬者又再次互相給了眼神,也在短短的眼神交流時間內,得到了彼此對方那極具默契的回應。

那就是分散開來,使用等邊三角形進攻的戰術來對付陳天!

要知道,歐洲拿波里家族的「鐵巨人」多納多尼,還是實驗室元老會的「燃魂法師」海明威,或者滬海灘生死門的「送葬者」唐正陽都是各自組織的第一號高手,平時要麼不出手,一出手就是三下五除二搞定敵人,哪裡受過這樣子的氣?

而且是冒著「以多欺少」這地下世界的天下之大不韙,三對一合圍陳天!

要是遲遲拿不下陳天,叫他們三個人回去自己的組織裡邊,還怎麼面對平時對自己頂禮膜拜的那些小弟啊?

「陳天,是你逼我們的,別怪我們心狠手辣!」在迅速達成了默契之後,多納多尼、海明威和唐正陽三大高手立刻開展行動!

只見「嗖」、「嗖」、「嗖」的三道人影閃過,多納多尼、海明威和唐正陽三大高手立刻以陳天為中心,組成了一個精妙的等邊三角形的進攻陣型,把陳天圍困在這個陣型之中。

整個黑金拍賣場的競拍者看到這個咄咄逼人的陣勢,都在內心深處為陳天捏了一把汗,但是陳天居然在這個性命攸關的時候,放聲大笑起來,笑聲中充滿了張狂和不屑,彷彿此刻圍住自己的不是三隻來勢洶洶的大老虎,而是三隻弱不禁風的小綿羊! 看到陳天這囂張無比的模樣,黑鏡拍賣場上的吃瓜群眾又再度議論紛紛。

「嘿,你看這八兩金是不是瘋掉了,被三個絕世高手結陣圍攻居然還放聲大笑?」

「你別開玩笑了,沒看到剛才那個八兩金用那根血紅色的長矛隨便劃了兩下,就擊退了三個以多欺少的敵人的進攻嗎?」

「你說得對,而且我不是看好八兩金,而是看不慣這三個大佬三個人聯手對付已經經過了一場激戰的八兩金!」

「原來你也覺得這樣子太過分了呀?還敢以高手自居,簡直是臉都不要了!」

面對黑金拍賣場上的各種議論,海明威有些惱火地抿著自己的嘴唇,其實他衝下來的原因一是不想多納多尼搶奪裝著超級絲狀致命病毒病原體的圓柱形玻璃容器,二是覺得陳天這顆眼中釘實在太過於討厭了,恨不得這就將陳天搞死搞殘!

沒想到,這下不但沒有把陳天幹掉,卻把自己置身於議論的漩渦之中,海明威不免有些難堪,下意識地抬頭望了一下騎樓上的安德烈。

可是安德烈卻一臉的僵硬,默默地站在原地,絲毫看不出此刻安德烈到底在想什麼。

「管他呢,」海明威不禁咬著牙關暗道,「反正把陳天弄死就是了!」

而大塊頭多納多尼臉上的表情依舊是那一副臉癱的神情,只不過一雙黃豆大的眼珠子盯著陳天,一雙拳頭握得緊緊的,就像蓄勢待發的炮彈一樣。

看著大塊頭多納多尼這緊繃的狀態,騎樓上原本淡定自若的馬可波羅也急了眼,不禁「嗖」一聲衝到了邊緣上,用雙手攏在嘴邊,朝下邊的多納多尼大喊道:「多納多尼,不要留力,先徹徹底底地幹掉八兩金再說!」

聽到馬可波羅這話,郭努氣得把牙齒咬得「嘎」、「嘎」、「嘎」一陣爆響,扭頭對同樣愁雲滿面的邱澤勤務兵和豹爺叫嚷道:「這混蛋,欺人太甚!」

不料在這種時候,離仙卻咬了咬有些發白的嘴唇,對氣憤不已的郭努說道:「相信陳天!」

三人組中,最沒有包袱的就是「送葬者」唐正陽了,因為裝著超級絲狀致命病毒病原體的圓柱形玻璃容器就是他家研製出來毀滅世界、為禍人間的玩意,所以它無需分心去考慮要不要去搶奪玻璃容器,而是一心對付陳天即可!

要知道,「送葬者」就是垂危中的唐正陽吩咐火雲博士,通過最新科技結合研究羅摩遺體的成果,將其改造出來對付陳天的最強「人造人」,實力絕對不在陳天之下,而且他沒有感情,不知疼痛,只為殺戮而存在!

當多納多尼、海明威和送葬者三大高手認真起來,結陣對付陳天的時候,可以說陳天的生命到達了最危險的一個時候!

即便是正常情況下,陳天對上述三大高手一對一,都未必有十足的勝算,此刻不要臉的三打一,可謂將陳天逼到了最危險的境地!

可陳天依舊在狂笑不已,笑得前俯後仰,就像若無其事的人一樣,彷彿眼前組成了一個精妙的等邊三角形進攻陣型的不是三個超梵谷手,而是三棵擺設一般的小樹苗。

「咦,怎麼陳天居然沒有害怕,反而笑得這麼癲狂?奇怪,莫非這是陳天那混賬的套路?」站在陳天左側的海明威心中不禁一顫,但是耳畔迴響著陳天羞辱式的笑聲,海明威還是不堪羞辱地氣運雙拳,熊熊的地獄火立刻在海明威的雙掌燃起!

「陳天,你的死期到了!」海明威殺氣騰騰地叫嚷道,一雙陰冷的眼睛里居然也開始冒出絲絲縷縷的黑色地獄火,看上去就像一個剛從地獄出來的死神沒什麼區別。

也就在這個時候,站在陳天右側的多納多尼已經按耐不住,發動了第一輪的進攻!

只見多納多尼粗壯的大腿往地面上猛地一撐,「咚」一聲地面馬上顫抖起來,而與此同時,多納多尼龐大粗壯的身軀立刻就像出膛的炮彈似的「嗖」地射向了陳天!

陳天的笑聲戛然而止,雙手猛地將手裡的德古拉之矛一撐,「嗖」一下將德古拉之矛朝多納多尼刺去,那德古拉之矛在陳天的超強力度掌控之下,已經化為一道刺眼的血色殘影!

但是在陳天迅捷地朝右側刺出這一矛的時候,左側的海明威立刻行動了!

只見海明威瞬間祭出了一招「雙拳出海」,朝陳天露出來的左肋的空當直撲而去,整個人宛如一條躍澗而出的黑龍似的猙獰可怖!

而且最讓人驚慌失措的是,海明威揮拳直撲陳天的速度,比多納多尼還快上許多,這就是高手之間的絕妙意識和超凡身手的合作,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讓陳天猝不及防!

陳天在這一個瞬間也察覺到了打斜里朝自己撲來的海明威,不由得從鼻孔裡邊發出一個極為惱怒的「哼」字,旋即雙手使勁往下一壓,德古拉之矛的矛頭馬上往下一低,「噗」一聲深深地扎在了地上,與地面形成了一個銳角!

而陳天也借著這一下,雙手往插進地面的德古拉之矛使勁一撐,「嘿」的一聲怒吼,整個人「咻」一下變得和地面水平,用力飛起一腳朝來勢洶洶的海明威踢去!

好一個陳天,在短短一秒鐘的時間內,面對左右先後的夾擊,沉著而又迅速地完成了極為的應變,實在讓人嘆為觀止!

但是面對陳天的神級應對,海明威身子忽地「骨碌」一翻,愣是在自己的雙拳和陳天的腳掌發生碰撞之前硬生生地停住了自己進攻的勢頭,嘴角還帶著一絲狡詐的神秘笑容,就像事先就做好了準備似的!

「不好,這是一招佯攻!」陳天馬上從海明威的這個神秘的笑容之中解讀出來海明威的用意,不由得心裡邊驟然「咯噔」一響。

可就在這個時候,陳天忽然聽到了身後傳來了「咻」的一陣猛烈的勁風聲!

原來,站在陳天身後一直默默無語的送葬者出手了!

只見渾身上下透著冰冷的死亡氣息的送葬者以極為駭人的拳勢使出一掌,「啵」一聲發出了強烈的音爆聲,帶著驚天動地的恐怖氣場由後邊朝陳天拍來,錯愕無比的陳天回頭只望了一眼,就彷彿看到了滔天的巨浪朝自己鋪蓋而來!

這陣勢,絕對是天羅地網,讓人很有一種插翅難飛的絕望感!

原來,這才是三角進攻最隱蔽也是最陰險的后招啊!

看到送葬者這勢不可擋的一掌,黑金拍賣場上的所有人都發出了「啊!」的一聲尖叫,都為下一秒陳天可能出現的下場感到十分揪心和憂慮!

尤其是離仙,在看到這個危在旦夕的場景后,已經驚得用自己白皙柔軟的手掌緊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睛里冒出來的那些晶瑩的淚珠幾乎就要掉落下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讓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陳天「喝」地大吼一聲,雙臂猛地一用力便「唰」地綳直了,整個人以手掌為中心「咻」一下來了一個大迴環,居然在千鈞一髮之際,極為驚險地避過了送葬者這看似避無可避的滔天一掌!

厲害了我的天哥,愣是把不可能化作了可能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