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沐算了算道,「眼下都十月份了,這一次,我估計得在那邊待上兩個多月吧?期末考試前回來,爭取不掛科。」

「感覺你該考個農業大學,」

司馬西樓吐槽道,「說不定幫著導師做個課題什麼的,還能拿個獎,頂學分之類,連考試都不用了多爽!」

顏沐托腮。

說實話,西語就是自由啊,牌子又硬,要是換了別的大學,她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幾乎很少去學校的那種……

不過西語每年三月份有一個翻譯考核,是一種綜合考核,會有專家團出題審核的那種,過不了,也是拿不了學位證的。

除了大一外,大二、大三、大四的學生都可以報,過不了可以繼續報名的那種,非常難。

光為了應付這個考核,西語全校,只怕也就她一個人遊離在了學院之外。

這麼想著,顏沐默默鼓了鼓嘴巴,她倒是不怕翻譯考核,沒有了高中時需要深邏輯的理科,西語專業倒是難不到她。

她想明年三月份就去考,明年三月份考過的話,按年級來算她可以加的學分就比大三、大四時再過的話,可以多一倍。

而且如果取得A級的成績,她憑著證書,還能再加學分,學分積累夠了,就可以被西語推薦,參加翻譯專業的國際專業證書的考核。

這可是硬核。

比拿到學歷和學位還要重要的證書,她一定要拿到。

唯一有點麻煩的是,這個綜合翻譯考核,是要去Y國參加的,這也是西語的慣例。

也就是說,她得把事情安排好,等到三月份的時候,跑一趟Y國去參加考試……

一想到春天本來事情就多,顏沐就覺得有點頭疼。

「好了,不說這個了,」

司馬長風笑道,「反正小沐學什麼都沒有問題,學霸嘛!說說你們的天沐吧,你們要把總部的重心放在S市?」

「嗯,」

顏沐點點頭道,「這是我們商量后決定的,梟哥也有意往S市這邊傾斜。」

綠色農場的基地在南邊,距離S市比較近,而且S市那邊經濟發展也是一流水準,又處在南北兩片地域之間。 在S市站穩后,無論向北,還是向南鋪開生意,都非常便利。

「所謂狡兔三窟,」

司馬長風笑道,「不局限於京都一地也是好事,不過只怕到時生意大了,來往會辛苦很多。」

「哥,這你就錯了,」

司馬西樓笑道,「掙錢還能叫辛苦?我巴不得把私廚開遍Z國,絕不叫一聲累!」

大家又都笑了起來。

凌展遠遠在另一邊桌,看著這邊他們幾個談笑甚歡,言對忍不住透出一點羨慕,很想也過去湊一個熱鬧,反正這幾天他都混熟了。

可是留他哥一個人在這邊,他又不忍心。

強撐著到了散席的時候,凌展這才跟他哥一起向薄老爺子告辭后,出了宴會廳,這才跟他哥說了一聲就要往那邊去。

「小展,」

就在這時,在玻璃長廊前,凌因波叫住凌展,冷著臉道,「你到了京都都幹了點什麼!」

凌展看著父親一笑道:「沒幹什麼呀,追女孩子,到處逛逛——其實也挺忙。」

「追誰?」

凌因波冷哼一聲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看上那個顏沐了?看上了薄君梟的人,你膽子不小啊!」

凌展勾唇笑了笑:「這不是您樂見其成的嗎?」

「那我現在告訴你,」

凌因波道,「不許再招惹那個顏沐,收拾收拾,過幾天跟我去S市,S市有位高官的千金,很喜歡你這個類型的——」

凌展一挑眉。

凌因波想了想,想不到一個合適的說法,只能含糊道:「就你這樣子的男孩子,比較呃……陰柔的!」

說著,又冷起臉來不容置疑道,「到時我帶你去相親,你要是敢弄砸了這門親事,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說完,凌因波帶著早就等候在外面的幾個助理,前簇后擁地離開了這邊。

「小展?」

凌瑄在一旁聽了個清楚,等凌因波走了以後,忍不住擔憂看向弟弟,「他這是把我推出去還不夠,又拿著你做文章了?」

「管他!」

凌展哼一聲道,「不就是所謂的相親嗎?到時人家也許看不上我呢?」

說著沖凌瑄擠了擠眼,狡黠一笑。

凌瑄拍了拍他的肩:「你好自為之,別胡鬧的太過,不然,他真有可能把你的腿打斷!」

凌展哼了一聲:「我不怕。」

「小展!」

凌瑄一皺眉道,「你別忘了,他還威脅的可不僅僅是我們!」

凌展一怔,繼而臉色一寒,默然片刻后才哼了一聲道:「我知道,我不會那麼明顯被他抓住痛腳的。」

凌瑄嘆一口氣,伸手在他背上拍了拍,也先離開了會館。

壽宴結束后,顏沐心裡大大鬆了一口氣,驀然覺得肩上一輕,整個人都鬆快起來了。

籌辦壽宴,尤其是薄老爺子的壽宴,她是真累,太緊張太耗神了,總算順順利利辦完了!

這樣,她就有時間去準備綠色農場的事項了。

等賓客們都走了,薄老爺子他們也都回了京都后,顏沐先去海洋牧場那邊轉了一圈。

李奎跟她說了一件事,說好像是有人在覬覦海洋牧場的黃唇魚。 前幾天,有人還在海洋牧場的界網外潛水,說是來玩的,但監控顯示,這潛水的人一直在界網外游來游去,根本不像是潛水來玩的。

再說了,這都十月了,海水又涼,這一塊又不是旅遊熱門地點,誰會在這邊潛水玩?

因此李奎懷疑,是有人對海洋牧場的一些珍稀海貨起了歹意。

可是又無法驅趕這幾個潛水的人,畢竟公共海域,又沒在他們的界網裡面,找不到借口趕。

海洋牧場保安措施很好,可是,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李奎這幾天一直提著心,加強了監控。

不過好幾天過去了,也沒見那些人有什麼新的行動。

李奎還是覺得不踏實,顏沐一來,他就跟顏沐說了這事。

顏沐聽完,也覺得有點棘手,確實沒法趕。

想了想后,她讓李奎繼續加強監控后又道:「我有個朋友……咳咳,養了條海蛇,我借過來放咱們這裡試一試?」

她空間里就養著一條大海蛇呢,還是上次收進來的!

在空間里久了,這條海蛇被靈氣蘊養地也聰明了很多,她覺得可以丟進海洋牧場試一試,看看能不能看家護院什麼的……

「海蛇?」

李奎吃了一驚,「還有人專門養這個?」

「誰知道呢,」

顏沐心虛道,「也許是想研究吧,我借一借試試,不行就算了,那海蛇挺聰明的,你放心,它不會胡亂攻擊咱們的人。」

她試著弄一個標誌什麼的,下海的牧場人員佩戴后,海蛇能辨識出來是「自己人」的那種。

「這個不……」

李奎正要說什麼,忽然反應過來,眼中精芒一閃,小沐剛才說什麼?她的朋友?

又是朋友啊……李奎有點恍然。

不過還是提醒了一聲:「海蛇一般都有毒性,萬一咬到人了……」

那些人儘管可能不懷好意,可海蛇真要咬一口讓有人中毒了,中毒過深的話還有可能死亡,這事情就大了。

「就嚇唬他們一下,」

顏沐道,「那海蛇不會胡亂攻擊的,還有,跟外人說,就是野生的跑到咱們海洋牧場里的!」

「行!」

李奎見顏沐十分篤定,他不知道就忽然放了心,又道,「要咱們過去運過來嗎?海蛇來了會不會亂跑,跑丟了怎麼辦?」

「不會,」

顏沐道,「它很聰明。不用咱們去運,等我打個電話,等運到這裡估計就明天晚上了,明晚你也不用管,我這個朋友不太喜歡接觸生人。」

李奎面無表情哦了一聲。

到了第二天夜裡,顏沐悄悄一個人下了海,瞅一個機會又去見了見小虎鯨,小虎鯨它不會說話,但是顏沐見到小虎鯨時,遠遠還看到了別的虎鯨。

回到族群了?

顏沐大約知道鯨類會有一定時間段一定路線的洄遊,猜到可能是小虎鯨要離開一陣子了。

猜到這一點后,她這一次沒有吝惜靈氣,給小虎鯨灌注得足足的,把小虎鯨高興地都快暈了。

從那種吸足了靈氣太眩暈的狀態中恢復過來后,小虎鯨又發出了幾聲輕輕的叫聲。

顏沐會意,任由它帶著到了另外的幾頭虎鯨前。 第一次接觸這麼多的龐然大物,顏沐心裡也有一點點緊張,夜色下的海水中,遠遠望去,這些虎鯨就像是一座座海上的山丘。

這幾頭虎鯨明顯也有點緊張,但是還是很順從地讓顏沐靠近,被顏沐灌注了大量的靈氣后,這些虎鯨都快樂瘋了。

「好了好了,」

顏沐在小虎鯨背上,都感到了被它們攪動的波瀾起伏的海浪,連忙拍了拍小虎鯨道,「快送我回去吧!」

可真遭不住,這些大塊頭高興起來,簡直是一場災難。

小虎鯨很聽話地將她送了回來,然後圍著她戀戀不捨又轉了幾圈,這才悄然無聲地潛向了大海深處。

顏沐看著它們龐大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心裡也忍不住有點惆悵,不知道下一次它們回來會是什麼時候。

大海龜輕輕地蹭了蹭她,顏沐察覺到它的意思,不由失笑:「要來我空間里過冬啊?」

她話音才落,大海龜之前的伴侶也遊了過來,兩隻大海龜都一起眼巴巴看著顏沐。

顏沐無語。

這是要拖家帶口一起進她的空間過冬了?

忍不住失笑,顏沐將它們一起收進了空間。

好在只是兩隻大海龜,對她空間的面積來說,已經不算什麼了,如果是兩頭虎鯨……

咳咳,那還是先歇歇吧!

海蛇被她放了出來,在空間待了這麼久,海蛇體長又長了一大截,表皮上的顏色和花紋也都有了一些變化。

腹部開始出現一些亮眼的橙黃紋路,看著警示感十足。

海蛇一出空間,小眼神有點懵。

它在空間里待得好好的,一出來頓時萬分的不情願,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啊!

這裡的靈氣明顯距離空間差遠了,它又不傻,抗議!

海蛇回過神后就瞪著顏沐,小眼神里都是堅定地抗議,要回去,回去!

「乖啊,」

顏沐在它大腦落下一個魂印,加強了一下跟它那種微妙的溝通,又直接「賄賂」了它一片青藤葉讓它吞了,「幫我們值幾天班啊,值班有報酬噠!」

海蛇吞下青藤葉,小眼神都亮了。

感受到顏沐的意思,海蛇蜿蜒圍著她遊了幾圈,好像在盤算這事兒合不合算,奈何腦容量有限,智商依舊不能跟大海龜、虎鯨它們相比。

於是海蛇的反應就顯得有點慢。

顏沐也不著急,片刻之後,海蛇纏在顏沐的腰間,蛇頭蹭了蹭她的腰,委委屈屈答應了她的要求。

「這個,不要咬人!」

顏沐跟它叮囑道,「不許咬!」

海蛇張了張嘴巴,然後又合上后看著顏沐,小眼神里都是猶豫:不能咬?

顏沐只能又重申一遍。

海蛇這才明白了,儘管不懂,還是表示了接受。

顏沐鬆了一口氣。

海蛇雖然笨了一點,但是有一個好處,就是不會變通,接受了她的指令,就會不折不撓地執行,這一點還是很值得表揚。

安頓好了海蛇之後,顏沐又在海底轉了轉,這才離開。

這次回到會館后,她收拾東西就回了京都,先回家跟陳雅心和顏涵一起待了一天,還住了一晚,第二天才回了山莊。 去南邊花潥市之前,她得回山莊整理一些東西,有一些資料等等,都可能會用得著,得靜下心來好好整理一下。

只是沒想到她前腳才到山莊,後腳就接到了司馬淵打來的電話。

聽了司馬淵的話后,顏沐有點意外:「司馬爺爺,您是說,那位查理很想買一個硨磲?」

「確實,」

司馬淵聲音有點鬱悶,又道,「這查理都找到我家裡來了,話說的我這個老頭子都心裡同情的狠,沒辦法,就試著問你一句。」 霸寵小助理:總裁大人在隔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