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算是約會吧。

他是不是應該由衷的感嘆一下,可以自由約會的感覺真爽。

第二天一早。

龍子佑起床打扮。

在鏡子面前看了好一會兒。

看著自己那張,真的有些過於偏女性化的臉,出神。

他和子染長得太像了,子染是女孩子所以看著她的人都會驚為天人,其實他也很驚艷,但因為是男孩子,總覺得怪怪的,至少他就不太喜歡他這張臉。

他換上一件帥氣的男士黑色t恤,一條黑色9分小腳休閑褲,腳下一雙小白鞋,看著自己只有一厘米不到的寸頭,這麼看上去應該man一點了吧。

他走出房門。

門外。

一家人都在。

難得他父母,大哥和未來大嫂以及子染,似乎都剛起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早餐。

肖北對左小安特別照顧。

左小安也特別喜歡肖北,兩人關係好到,龍子染怎麼都覺得,她才是那個外來媳婦,而左小安是親閨女。

「今天要出門嗎?」吃飯中,肖北突然問龍子佑。

雖然不太管子佑的事情,但子佑一些小的舉動,夏綿綿還是很快就能夠察覺。

「嗯,約了女朋友去零緣島住一晚上。」龍子佑很平常的口吻回答。

左小安吃著飯的嘴都長大了。

反而龍天一和肖北一臉淡定。

「記得別忘了做足措施。」肖北說。

「哦,嗯。」龍子佑點頭。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左小安終於知道龍子墨這麼奔放的性格因為什麼了。

乾媽家在這方面的教育,這麼開放啊?!

還是說阿爾戈的人本來就比較早熟。

想來也是。

她的記憶中女孩子要20歲才能結婚,然而阿爾戈16歲就可以了。

「我可以一起去嗎?」龍子染小心翼翼的問。

她也想放假出去玩。

肖北還未開口,龍天一直接說道,「你想去我有空帶你去。」

龍子染嘟嘴。

她就知道結果實這樣。

龍子佑暗自樂了一下。

吃過早飯之後,龍子佑簡單收拾了一下出門。

門口就有專車接送。

畢竟是王子的出行,自然排場比一般人還是要複雜很多。

龍子染就這麼眼巴巴的看著龍子佑。

「等我回來我會給你分享單獨約會的是什麼滋味的。」龍子佑故意。

龍子染不爽,拽著龍子佑不放,「你太壞了。」

龍子佑笑得很開朗。

家裡面傳來一對雙胞胎打鬧的聲音。

肖北就坐在沙發上看著龍子染對龍子佑的各種糾纏,看著龍子佑笑容燦爛的模樣,也不僅稍微放寬了心。

2年前子佑從金三角回來之後,性格大變,以前喜歡的東西均不喜歡了,不喜歡的東西統統都要去做,比如她其實沒想過一定要讓子佑去接受子墨一樣的殘忍訓練,子佑卻非一定要去,比如之前子佑一直很喜歡的畫畫彈琴,他統統都不要學了,連一向她覺得剪了可惜的頭髮,他硬是眼睛都不眨的,剪成了現在的寸頭。

雖然也不醜,而且怎麼看子佑的五官都是他們三兄妹之中長得最標緻的,雖然和子染像,但單獨來看,還是子佑更勝一籌。不僅如此,子佑還有著真的是上天都眷念的白皙皮膚,而現在已經變成了古銅色。

真是可惜了他讓女人都嫉妒的那一身皮囊。

「好啦,我來不及了。」龍子佑推開纏人的龍子染。

龍子染就這麼望著子佑,心好痛。

為什麼他能夠隨心所欲的做任何他想要做的事情。

嫉妒。

「你要是想出門玩,你爸會百忙之中抽空陪你的。」肖北故意補刀。

龍子染看著她媽。

此刻他爸因為忙吃過早飯早就出門了,帶著子墨一起。

她母親就在旁邊幸災樂禍。

這些年都是如此。

心情不爽。

「安安。」肖北也不再和自己女兒多說,她回頭對著左小安,「你和子墨馬上就要完婚了,國王這段時間身體很不好了,他也想早點把王位讓出來給子墨繼承,大概就會這本月內,時間還在最後商榷,不出意外就是月末28號。」

「嗯。」左小安點頭。

雖然有些害羞。

但就是很期待。

期待這一天挺長時間了。

「婚禮儀式會比較複雜,不過也就是一天的事情,忙過了就好。不過媽有些要提醒你。」肖北說,「等你和子墨結婚之後,子墨就會變得特別忙,而我現在在處理的很多事情,也會交到你的手上,所以你也會忙起來。嫁給一國國王,有時候必須要學會忍耐,還有堅強。」

「我知道。」左小安點頭。

2年前可能沒有做好任何覺悟,甚至,2年前可能想都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真的成為一國王妃,但2年時間和子墨的交往和漸漸對阿爾戈國家的了解,對子墨事務的了解,慢慢的,潛意識就好像做好了所有準備。

其實,子墨沒有逼迫過她。

有時候她問他,說萬一自己以後不能成為一個合格的王妃怎麼辦?!

他總笑。

笑著說,不需要她成為合格的王妃,只需要她成為他的老婆。

她問他那怎麼樣才能夠成為他合格的老婆。

他說……

躺好。

左小安臉紅透。

分明說著那麼嚴肅的事情,而她卻就是很容易想偏。

肖北看著左小安的神色,嘴角淡笑了一下,「這幾天好好休息,等著做一個乖乖美新娘!」

「嗯。」左小安羞澀的笑。

而這個時間,真的不算漫長。

在期待中,好像很快就到了。

這大半個月來,子墨一直忙,他們可以說是聚少離多,大概是為了更順利的接下王位,子墨需要迅速的接受很多一國事務還要頻繁的在公眾媒體上出現,很多時候安安是想要等著子墨回來才睡的,很多時候都是坐在沙發上就睡著了,醒來之後就發現自己回到了床上,而子墨又不在了。

這就是乾媽說的,要學會忍耐嗎?!

她捉摸著,總得給她一個蜜月吧。

沒有蜜月,洞房之夜總有吧。

嗯。

必須入洞房。

左小安想著想著。

「左小姐,你臉這麼紅,還要我幫你打腮紅嗎?」化妝師笑。

左小安臉更紅了。

現在凌晨5點多,她的大喜之日,天還未亮,就被弄醒然後坐在這裡化妝打扮了。

直到昨晚,她都沒有等到她的新郎官。

據說。

為了明天的結婚和繼位儀式,忙碌了一個通宵。

現在不知道有沒有時間睡一會兒。

「啊呀,好睏啊!」左小然打著哈欠,坐在她身邊,嘀咕。

又不是他結婚,把他弄這麼早起床幹嘛啊!

話說他也是跟著他父母前幾天就過來,本來是想漸漸子墨哥的,結果,一眼都沒看到,心情不好。

「你作為我的伴娘不應該早點起來嗎?」左小安說。

「姐姐,你別亂說。」左小然左右看了看。

還好他父母不在。

要是被他父母知道,他估摸著得被打死。

左小安笑了笑,「我倒覺得真不是大事兒。」

左小然想,左小安是他媽該多好。

房間中。

幾個小時的化妝。

換上了一套盛世婚紗。

阿爾戈這些年對女性的解放,結婚穿婚紗的方式漸漸流行,此次王宮挑選了這種方式的婚禮,想來,以後在阿爾戈會更加盛行。

這裡的人,對王族就是迷之崇拜。

左小安換好衣服出現在偌大的落地鏡前時,左小然都有些驚呆了。

原來他姐打扮出來,也可以這麼美的啊!

看得有些出神的那一刻。

房門被人推開。

龍子墨穿著黑色的西裝,身後跟了很多人,很有排場的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左小然心口噗通。

他姐再美,也沒有龍子墨的盛世美顏來的驚心動魄。

他果然更喜歡男人。

他就這麼一臉羨慕的看著龍子墨走向了左小安。

龍子墨嘴角掛著好看的笑容。

然後……

直接就親了下去。

此刻化妝間裡面很多人,很多很多,甚至還有攝影師。

左小安羞得,無地自容。 阿爾戈舉辦的盛世婚禮,引起全世界的關注。

阿爾戈王子龍子墨大婚的當天,接受了阿爾戈的皇位繼承,與此同時,阿爾戈正式廢除一夫多妻制,即日起,實施一夫一妻制,得到絕大多數阿爾戈公民的支持,也在國際上引起不小的轟動,他國紛紛送來祝福,阿爾戈一片熱鬧非凡,公民與國同慶。

婚禮當天的儀式很複雜,不僅僅是婚禮,還有加冕儀式,很是隆重。

婚禮及加冕結束。

國際晚宴在阿爾戈最奢華的皇宮舉辦。

來參加龍子墨宴會的人自然都是達官貴人,除了本國的大臣還有他國的重要客人,整個宴會大廳,穿插著的人群真正驗證了,非富即貴。

左小安好累。

她想過的結婚當天會很累。

沒想到會這麼累。

從早上起床化妝到龍子墨來迎接她,而後就是遊行街道接受全國人民的祝福,接著回到金碧輝煌的宮殿在繁瑣的儀式下,龍子墨接受了國王的加冕,加冕完成之後,還需要接受媒體的報道,對外發表宣言,然後才是真正的婚禮,婚禮完成之後,根本沒有休息的時間就直接到了晚宴,中途她和龍子墨還需要更換很多套衣服,她的髮型都變換了好多次,累到現在,她連話都不想說了,只是僵硬的一直保持著完美的微笑,陪著龍子墨穿梭在人群中,接受人來人往的祝福。

「累嗎?」龍子墨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