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燼使徒納格姆向前一步,伸手將氣得滿臉憋紅的德雷圖按了下來,不緊不慢道,「這件至尊魔核何等珍貴,既然要交,本座自然要親自交給阿克曼前輩。只是不知道,阿克曼前輩現在在哪裡?」

眼下灰燼使徒納格姆,以及他那兩百多個手下,剛剛從極樂魔姬一開始的下馬威中,逐漸有些恢復過來。

要知道,吞星使徒阿克曼名頭確實大,但他們這些人也不是軟柿子。誰心裡都清楚,這顆至尊魔主擁有多麼強大的力量,不管是那一方能夠獲得這顆魔核,只要能夠完全吸收,絕對能讓自身的實力,再進一步。

或許晉陞的程度,還達不到魔主羅睺的主神境界,但最多也就只差那一線。

因此這種宇宙間的至寶,他灰燼使徒怎麼可能輕易交出去?

只是他們眼下兵力不足,在不清楚阿克曼到底帶了多少人過來的情況下,被極樂魔姬這麼一呵斥,他們的心裡還真有點發虛。

否則以阿克曼狠辣的心性,為了至尊魔核,將他們這一伙人,全都滅殺在這片次空間中,都未必沒有可能。

所以,他灰燼使徒納格姆,必須把阿克曼的勢力弄清楚,之後他才有把握帶人與這個阿克曼老賊周旋。

「咯咯,納格姆陛下不用著急,阿克曼陛下就在這附近。」

極樂魔姬崔麗斯媚眼如織,一聲嬌笑后,語氣間頗為得意道,「我們在來時,正好遇到了陛下您的戰列艦,不過您的戰列艦,好像有些擋住了這片空間的出口,所以阿克曼陛下的艦隊,正幫助您的戰列艦移動到別處去。」

「你什麼意思?」灰燼使徒納格姆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陛下,您明白妾身的意思。」極樂魔姬同樣逐漸冷下了目光,「阿克曼陛下,一會就到。」

極樂魔姬十分清楚,灰燼使徒納格姆之一行人,真正畏懼的是阿克曼和魔主羅睺,這也是她能拿來暫時壓制納格姆等人的唯一武器。

現場,再次陷入一片寂靜。

對麵灰燼使徒納格姆,臉色陰晴不定,他的兩百多個手下,也都各自陰沉著臉,似乎都在暗暗正在暗暗醞釀著什麼。

極樂魔姬崔麗斯甚至還看到,羊角魔將德雷圖,還正和幾個手下,似乎正在暗中聯絡他們的戰艦,但沒有任何回應,這讓他們所有人都陷入了焦慮之中。

要知道那艘戰列艦,可以說是他們眼下最大的桎梏。沒有戰列艦,灰燼使徒納格姆和他的手下,在這片宙域中將無處可逃。

「貝麗卡小姐,還有主上,你們到底好了沒有?妾身就要拖延不下去了……」

極樂魔姬崔麗斯在心中暗暗默念,她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早已一片焦灼。

說白了,她所說的一切都是假的,至於能迷惑灰燼使徒納格姆多久,能震住這些人幾時?那真的就得看天意了。

「崔麗斯,你的主子阿克曼,敢扣下本座的戰艦,真以為本座怕了他嗎?」

灰燼使徒納格姆一身龐然神威,開始逐漸外溢,連周圍的溫度都彷彿升高了幾分。

正所謂狗急都會跳牆,更何況他納格姆還是一位強大的神靈,此時他確實有點動怒了。

「納格姆陛下,我主阿克曼僅僅只是幫陛下,重新停泊了一下船隻而已。」

極樂魔姬崔麗斯,依舊不動聲色,繼續與之周旋。

只是身為半神巔峰的她,氣勢上已經漸漸有些不支。因為不論個人實力,還是擁有的勢力,與眼前的灰燼使徒納格姆等人相比起來,實在太不值得一提。

「只是重新停泊一下船隻?呵呵,本座的戰艦,也是他能隨意碰的嗎?」

灰燼使徒納格姆確實有些動怒了,當下瞪著極樂魔姬冷聲喝道,「給本座馬上接通阿克曼,本座要和他直接通話!」

這話讓極樂魔姬有些為難,她眼下已經投靠了火焰之子王焱,還真沒辦法聯絡上吞星使徒阿克曼。

見極樂魔姬毫無動作,灰燼使徒納格姆的怒意立即層層而起,投向極樂魔姬的威壓,也隨之極具暴增:「怎麼?一個小小魔姬,連本座的命令也敢違抗嗎?」

在等級森嚴的天魔體系中,一個小小的魔姬,膽敢違逆一位天魔神靈的意志可是大罪。此時極樂魔姬的反應,無疑徹底惹惱了灰燼使徒。

這時生性狡詐的羊角魔將德雷圖,來到灰燼使徒納格姆的身旁,悄悄耳語了幾句。

灰燼使徒納格姆聽后,臉色徒然一變,整張面龐都因為憤怒,從而變成了一片青紫:「崔麗斯,你最好祈禱自己沒有欺騙本座,否則……」

說到這裡,灰燼使徒納格姆雙眸中的猙獰之色,躍然而出。那種暴怒到極致,壓抑到極致的情緒,就好似暴風雨的前夕,隨時都有可能爆發出來。

完了……

極樂魔姬崔麗斯內心驟然一緊,暗忖自己演技的破綻,似乎被對方發現了。

畢竟從始至終只有她一個人,能撐得了一時,卻撐不了一世,如果此時叫不來吞星使徒阿克曼,那她必死無疑。

「呵呵,怎麼,不出聲了?」

灰燼使徒納格姆陰測冷笑,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阿克曼在哪?給本座把他叫出來!」

在一位神靈的龐然威壓下,極樂魔姬越發難以支持。灰燼使徒的一眾手下,也開始呈包圍態勢,向她逐漸靠攏過去。

其中同為大魔王的羊角魔將德雷圖,更是帶人緊閉,獰笑著:「是不是阿克曼陛下沒空來不了?沒有關係,把你的同黨交出來也一樣!」

形勢越發危機,極樂魔姬嬌眉微皺,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嘆了口氣,暗忖:「主上,崔麗斯已經儘力了。」

事到如今,她已經沒有了辦法,只能孤注一投,至少也要為她的主人火焰之子王焱,多爭取一點時間。

「哼!天魔極樂!」

思想至此,再裝下去也無用,極樂魔姬旋身爆退,同時周圍魔氣立即暴增,一記迷惑人心的極樂魔功,就這麼大範圍施展了過去。

極樂魔姬掌握的天魔極樂功,正是源於魔主羅睺無量魔功的次級功法。一旦施展成功,中招者的靈魂都將陷入一場極樂的幻境之中,久久痴迷無法掙脫。

而且極樂魔功最強大之處在於,它會通過氣味,眼神,言語動作,乃至精神波動傳遞出去,真正做到直達靈魂,控制敵人於無形。

只是在此情此景的狀態下,極樂魔姬的靈魂控制大打折扣,僅有兩百多個傳奇級天魔士兵稍稍受了點影響,精神略微頓了頓。

至於灰燼使徒納格姆,以及以羊角魔將德雷圖為首的三位魔將,都不受影響,絲毫反應都沒有出現。

反倒讓灰燼使徒這一方,完全確定極樂魔姬先前在使詐。

「崔麗斯你好大的膽子!」羊角魔將德雷圖率領眾多天魔將士,大聲呵斥。

「呵呵,沒想到,真是沒想到,一個小小的魔姬,居然連本座也敢戲弄!」發現自己剛剛被戲弄的灰燼使徒納格姆,臉色早已鐵青一片,雙眸中透滿了殘忍,「識相的供出你的同黨,否則本座親自搜了你的魂!」

在他們看來,極樂魔姬一個人縱使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冒犯一位天魔神靈。因此背後肯定有同夥指使,妄圖謀取他們辛辛苦苦尋來的至尊魔核!

至於這背後的同夥是誰,他們還無法確定,但只要抓獲極樂魔姬,他們自然又辦法從她的靈魂中拷問出所有相關信息,並且會給予那些膽敢冒犯他們的同黨,最殘酷的報復。

至於極樂魔姬會經受怎樣的痛苦,他們絲毫不在乎。

「主上!妾身先走一步!」

極樂魔姬貝齒緊咬,與其落入對方手中,遭受生不如死的折磨,還不如以死盡忠,引爆自己的神魂與身軀,或許傷不了幾個人,但總歸能再拖延點時間。

雙方的死斗一觸即發。

然而。

就在這時,一股神秘的能量波動,突然在周圍空間中傳遞了開來。

…… ……

「來了!」

極樂魔姬內心暗暗一喜,這種熟悉的力量波動,絕對錯不了。

雖然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她知道自己或許不用去犧牲了。

在她對面,灰燼使徒納格姆與他兩百多個天魔將士,齊齊停下了即將前沖的動作,警惕又疑惑的停在原地。

這種神秘的力量波動,十分玄奧奇特,尚且年輕的灰燼使徒納格姆,目前從未接觸過。

或許這種力量波動,對他來說層次還太低,只是涵蓋的頻率實在太過玄奧複雜,他不得不為之警惕起來。

「轟隆隆!」

就在眾人原地警戒之時,天際突然傳來「隆隆」的轟鳴聲。

只見一顆直徑超過百公里的大型小行星,在氣旋引力牽動的軌道上,忽然撞到了一處能量亂流引起的空間裂痕之上。

頃刻間,這顆大型小行星,就被空間之力生生絞碎撕扯成了無數碎片。

這些飛散的大小碎片,又在引力與推力的複雜作用下,不斷與四周飄散懸浮的小行星與碎片相撞,爆散。

就這樣,一連串連鎖反應之後,一場駭人聽聞的流星雨,在暗能氣旋的最核心之地,突然爆發了出來。

在一次又一次碰撞爆散,以及暗能氣旋核心自轉的高度旋轉力,強勢甩動之下,數以萬計,甚至數以十萬計的大小碎片,全都開始從暗能氣旋的軌道中掙脫而出,齊齊向位於核心的殘艦,飛射而去。

「怎,怎麼回事?」

「那些隕石,怎麼全朝我們飛過來了?」

「這這這,實在是太詭異了!」

「快,快躲開!」

灰燼使徒的手下,一下全都懵了。

那些從暗能氣旋中被甩出來的碎片隕石,可不是尋常丟出去的石頭,它們大小不一,有些大的質量動輒上萬斤,而小一點的則猶如炮彈飛失,在軌道引力與爆碎時產生的加速度下,產生的巨大衝擊力,令它們就猶如一發發高速飛馳的高爆導彈,可以說每一塊隕石碎片,都具備極為驚人的力量。

如果落在了地球上,那就是一發發能量驚人的核武器!

最為詭異的是,這些數之不盡,威力巨大的隕石碎片,居然全都朝著他們這一伙人迎頭飛來。

這種奇葩又可怕的事,實在是太詭異了!

「都別慌,別跑,原地構築結界,原地防禦!」

做為這群天魔將士的領軍人物,羊角魔將德雷圖當即大聲呼喝,布置防禦。

在這種大規模的隕石碎片襲擊下,胡亂奔逃必然會遭受慘重的傷亡與損失。

很快,兩百多名天魔將士,全都集結在吞星使徒納格姆四周,有些緊鑼密鼓的布置護盾結界,有些則開始集中力量攻擊一些撞過來的大型碎塊。

灰燼使徒納格姆本人,此時同樣鬱悶至極,眼下這一場規模巨大,而且十分密集的隕石雨,不管是不是意外,他都不得不去嚴肅面對。

如果不構築護盾,擊碎大型隕石,就算是他,被正面砸中一樣會受傷。

一位神靈一旦受傷,要想痊癒,那可就是一件十分麻煩的事情。

至於那個找死的極樂魔姬,就暫時讓她多活一會時間,反正在這種災難般的隕石雨中,她也逃不掉。

思想至此,灰燼使徒納格姆,轉眸向對面的極樂魔姬看去。

結果這一眼之下,險些沒有一口老血噴出來。

眼下大大小小的隕石雨,密集無比,至少數以十萬計!落下來威力巨大,速度極快,連他灰燼使徒本人,都大感棘手。

可就站在他們對面,距離不過百多米的極樂魔姬,非但沒有躲避,更沒有構築護盾,就這麼站在隕石雨中,結果愣是一顆隕石都沒有砸到她的身上。

那些密密麻麻的隕石碎塊,全都跟長了眼睛似得,這種不公平的待遇,幾乎把灰燼使徒納格姆,以及他的那群手下,全都氣的夠嗆。

當然,最令他們無法忍受的是,這個極樂魔姬崔麗斯,居然還在外圍施展一個又一個極樂魔功,不斷殺死一個又一個天魔士兵。

這讓與神級邪靈激戰過後,已經損失了三十多人天魔士兵,人數再次銳減。

到目前為止,現有的天魔士兵,僅剩兩百五十多人,並且這個數量恐怕還會因為時間的推移,再度縮減。

「混,混賬!」

灰燼使徒納格姆憤恨的咬牙切齒,恨不得立即將這個一次又一次挑戰他威嚴的極樂魔姬,碎屍萬段,永世不得超生!

可眼下又有太多隕石碎塊當頭砸來,甚至有些大型隕石,直徑都達到了可怕數公里!

這種堪比災難的隕石追擊,別說現場眾多天魔將士,就連灰燼使徒納格姆,都不敢輕舉妄動。

直到又一個天魔士兵,被極樂魔姬的極樂魔功擊中,渾渾噩噩的自己跑出了防禦陣型中,當場被隕石砸成了一團肉糜。

這時忍無可忍的灰燼使徒納格姆,終於暴怒了。再這樣下去,這些精心培育的天魔精銳,豈不是過半都要死在她極樂魔姬的手裡?

「該死的賤人!本座要讓你以及你的同夥,統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灰燼使徒納格姆雙眸如火,單手一抬,一抹黃綠詭異的魔火瞬間綻放起來。與此同時,龐然威壓降臨,不遠處的極樂魔姬,當場被死死鎖定在原地。

很明顯眼下這一切,一定與極樂魔姬與她的同夥有關,他灰燼使徒納格姆,絕對無法忍受這些不知死活的東西,不斷挑釁他的威嚴。

「喲,這邊好熱鬧啊。」

一個有些慵懶的聲音,突然從灰燼使徒納格姆的身後傳來。

剛要向極樂魔姬下殺手的灰燼使徒,心頭徒然一涼,連忙轉眸向後看去,只見一個來自地球的男性青年,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了至尊魔核的旁邊,並且已然將至尊魔核拿在了手中。

「哎呀,真是一個寶貝,不過它現在歸我了。」

突然出現之人,自然是極樂魔姬的背後主使,同樣也是她的主人,火焰之子王焱!

此時出現的王焱,實際上早已在此地埋伏了許久,就等著這一刻的來臨。

如今在貝麗卡,以及極樂魔姬崔麗斯的幫助下,命運之神再一次眷顧了他,眼下足以冠絕寰宇的至高珍寶至尊魔核,已經到了他的手中。

「不!」

灰燼使徒納格姆肝膽俱裂,咆哮著將手中凝聚的魔火,瞬間轟向了身後的王焱。

然而王焱早有防備,深諳空間之術的他,背後魔翼伸展,下一瞬就消失在了原地。

灰燼使徒納格姆的灼熱魔火,一擊落空,巨大的威力,直接將殘艦銹跡斑斑的甲板,融化出了一個直徑數百米的大洞。

可此時的王焱毫髮無傷,此時身影再次一閃,已經來到了極樂魔姬的身邊,拉著剛剛從神級威壓中解脫,還有些驚魂未定的極樂魔姬,轉身就朝遠方跑去,連頭都不回一下。

很明顯,拿到寶貝之後,他要開溜了。

「混賬!把至尊魔核給本座放下!啊啊啊!」

灰燼使徒納格姆徹底急了,他辛辛苦苦籌劃了數百年,又長途跋涉了數百年,就為了能獲得這一飛衝天的機會。

可眼下,至尊魔核明白已經在眼前,卻被一個小小魔姬給耍了,隨後居然還被一個來自地球的下等人類,搶走了明明快要到手的至尊魔核。

這種出離的憤恨與恥辱,簡直讓他幾欲吐血,忍無可忍!

「追!給本座追!」

灰燼使徒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直接從防禦陣型中沖了出去。

可誰料他才剛剛躥出去,一顆直徑超過千米的巨大隕石碎塊,瞬間從側上方當頭砸來,一下將他迎面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