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

王大富正驅使手下,不斷的把物資搬運到貨車上,照這局勢來看好像是要跑路……

「完蛋了。」

「古凡老大,咱們還是先跑吧?」

「這下徹底和官方決裂了,咱們再強也不可能和基地的十萬士兵開戰吧??」

王大富臉色變成了苦瓜,急的團團亂轉,彷彿熱鍋上的螞蟻,這下子可捅了天大的簍子了。

張雲不敢反抗古凡。

但他也覺得自己完蛋了,這一下張雲代替古凡稱霸地下勢力的夢想,算是徹底破滅了。

樂芷琪倒不是很在意,反而有些興奮的說道:「怕什麼,我倒覺得老大剛剛很帥,真正的人擋殺人佛擋殺佛,無所畏懼!」

「什麼基地!」

「什麼官方!」

「只要敢惹到我古凡老大,統統干翻!」

樂芷琪舉了舉自己的拳頭,頗有些崇拜的說道。

林雨欣也並不在意多一些敵人,淡淡說道:「最多也只是離開基地而已,我們即便到了外界,想要生存下去並不難。」

這倒是實話。

基地雖然是聚聯財富的最佳地點,可如果真的混不下去,那也沒必要強留,在外面闖蕩反而自由自在,只不過要面臨一些危險而已。

一般的腐屍怪物,哪怕是林雨欣與樂芷琪幾人都能解決,那些強大的特殊異種自然就交給古凡大佬了。

「我倒覺得,如果官方足夠聰明,反而會選擇與我們合作。」

另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充滿知性魅力的魏顯鑒停下了實驗,也參與到了討論之中。

眾人紛紛側目,這個最有智慧的魏顯鑒,反而覺得基地官方會服軟?

她扶了一下自己金絲框眼鏡,解釋說道:「基地狀況並不算好,而且現在大災變降臨更是雪上加霜,我不認為基地的領導人全是蠢材,他們一定會找出那個明智的選擇。」

最明智的選擇。

那就是與古凡合作么?

眾人正討論著,突然間倉庫之外,再次傳來了發動機的轟鳴聲。

韓雪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只不過他這次手中拿著的是一張請帖。

「今晚有一場宴會,想要邀請古凡先生以及眾位,並商談關於合作的相關事宜。」

「還請古凡先生與眾位,能夠賞臉參加。」

韓雪的話,頓時讓眾人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除了魏顯鑒一副果然如此的態度之外,其他人都懷疑自己聽錯了。

這不可能吧?

古凡剛剛在軍事要地里如此囂張跋扈!!

基地高層,竟然真的妥協了,要和古凡保持平起平坐關係,並且進行合作? 傍晚時分。

宴會舉行在一個三層小洋樓之內。

這棟建築本屬於基地之外,但由於擴建也將其圍在高牆之內,據說還是某個富豪所建造的。

它的風格偏向於豪華奢侈的歐式,還有著獨立的游泳池和寬敞的停車間,雖然經歷了末日的洗禮,但這三層奢華小洋樓卻保持的相當完整。

古凡眾人按照約定,在韓雪教官的帶領下,來到了這晚宴之處。

這一次參加宴請的人很多,就連馮師傅一家人和魏顯鑒博士也都來了。

「哇哦!!」

「沒想到,基地還有這樣的地方,好漂亮的洋樓別墅。」

樂芷琪驚呼一聲,一條鬆軟的紅色地毯延伸出來歡迎著眾人,門口幾名侍衛微微欠身,等待著古凡眾人入場。

「進去吧。」

古凡淡淡命令道,眾人大大咧咧的走入其內,無數道眼神聚焦在眾人的身上。

「你們終於來了,歡迎歡迎!!」

一個穿著西裝精幹沉著的男人贏面走來,很熱切的伸出手掌歡迎道:「我是夏存劍,也是負責接待你們的人,不知道古凡先生有沒有忘記我,上次就是你們救了整個部隊!」

夏存劍。

他就是上次古凡滅殺死亡蛛皇時,無意間救下的指揮官。

「我記得你。」

古凡冷冰冰的回應,與他稍稍握了一下手。

「各位不用拘束,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就行了。」

夏存劍語氣稍稍一頓,神秘笑道:「不對,未來這就是你們的家!」

「夏指揮官的意思是?」

韓雪聽完這句話都懵了,難道說……

夏存劍拿出一串鑰匙,正是這三層洋樓,別墅大門的鑰匙!!

「這是見面禮,也是我們基地官方的誠意。」

「我們都希望,古凡先生能和您的朋友們,住的舒服。」

夏存劍的話,頓時讓在場不少人都懵了,王大富這個前首富都感到震撼無比。

這樣的一棟小洋樓,處於基地之中的關鍵地帶,其價值不言而喻,恐怕即便是基地中的高層也沒有住在這裡的奢侈,現在卻送給了古凡??

這可真是一份超級大禮了!!

「我收下了。」

古凡收下的心安理得。

王大富見錢眼開樂開了花,捧出雙手接下這一串鑰匙,臉上的褶子都快能夾死蒼蠅了。

雙方互相寒暄一番,顯得其樂融融。

但不遠處,有許多異樣的目光顯露出了更多的不滿。

「我怎麼覺得,這些人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他們憑什麼能與基地平起平坐,談什麼合作,還把基地中最珍貴的這套洋樓別墅送了出去?」

「我覺得是老夏糊弄玄虛,一會有他們好看的,等著瞧……」

幾人竊竊私語著。

他們雖然聽從了吳司令的安排,但對於這件事打心底就持反對意見,此時看古凡普普通通的模樣,更是心生疑惑想要試探一番,讓他出出醜。

嘭!!

嘭,嘭,嘭!!

果然,意外很快就出現了。

一名身高超過2米的巨漢,挎著巨大的步伐緩緩走來,每走一步似乎地面都要微微顫動。

仔細看去。

他的身形像是一座小山一般,寬闊的後背遮蓋住了燈光,產生大片大片的昏暗陰影,身上的衣物更是只能堪堪裹住那幾乎要爆掉的壟扎肌肉。

「古凡先生!」

「聽聞您十分厲害,我金剛想要討教討教,不知道能否賞這個臉??」

金剛嘿嘿一笑,露出一個挑釁的表情,圍觀的幾人也紛紛戲謔的望來,想要看古凡要怎麼處理。

「金剛!!」

「你在做什麼,今天是與古凡先生談合作的晚宴,不許胡鬧!!」

夏存劍厲聲呵斥,更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古凡的臉色,唯恐出現什麼變故。

刺啦,刺啦,刺啦!!

金剛人如其名,稍稍用力膨脹壟扎的肌肉就撕碎了衣物,全都變成了一縷縷碎布片。

他露出了那一身鋼鐵般的肌肉,竟在陽光下反射出金屬般的色澤,一根根青筋更是鼓起凸出,宛如皮膚下有一條條虯龍猙獰著。

僅僅憑藉著肉眼,就可以看出金剛的力量十分強大。

「嘿嘿!!」

「古凡先生,您該不會是怕了吧?」

金剛繼續挑釁道:「如果您怕了,不如把這洋樓的鑰匙送給我吧!!」

「胡鬧!!」

夏存劍滿臉通紅的飽和,剛想用命令強行制止金剛,然而這時古凡卻站出身來。

古凡平靜淡然的說道:「我,只會殺人。」

這句話,似乎是一句威脅。

這句好,好像是一句警告。

但古凡手下幾人卻感覺汗毛直立,冷汗直流!!

當古凡說自己要殺人的時候,絕對不只是威脅而已……那叫做金剛的傢伙要倒霉了!!

「快走!」

樂芷琪大喊一聲,眾人紛紛感到疑惑,誰知他趕緊又接了一句:「那個叫做金剛的笨蛋,你快點逃啊,會死的!!」

什麼?

她竟然讓金剛趕緊逃?

無論怎麼看,應該逃跑的也該是古凡吧!!

「哈哈哈,我逃?」

金剛聽完樂芷琪的話,更是哈哈大笑嘲弄起來。

「古凡先生,既然您的手下這麼有自信,那我就不客氣了。」

金剛暴喝一聲:「接招!!」

他高高舉起自己的鐵拳,全身肌肉緊繃到了極限,一塊塊鐵烙般的肌肉高高鼓起,爆發出一股極度恐怖的力量。

這一拳,像是數噸重的打樁機,狠狠向下砸來!!

肉眼上來看。

古凡「細胳膊細腿」的樣子,只能被一拳砸成肉泥。

人們紛紛驚呼起來,彷彿下一秒就會看到古凡身體破碎的模樣。

然而……不可思議的一幕卻出現了。

嘭!!

一聲劇烈無比的撞擊聲傳來。

古凡腳下地面炸碎破裂,如蜘蛛網一般龜裂散開,足足延續了將近10米範圍。

他的一雙腳張都像木樁一樣,被厚重的力量砸入大地板半寸,但膝蓋卻硬生生沒有彎曲一分。

仔細看去。

古凡竟然用自己的手掌,輕描淡寫的擋下了金剛這一拳。

那感覺就像是用雞蛋,擋住了巨大鐵鎚的成噸重擊一樣,但對古凡來說卻是輕描淡寫很是輕鬆。

傳奇秘銀。

古凡身體素質,各方面的指標,都達到了傳奇秘銀的標準。

他的天賦異能,更是接近那至高「神金」的臻境,雖然看上去平平常常普普通通,但實際上即便是力量也遠遠超過了眼前的大塊頭。 擋下了!!

古凡輕描淡寫的擋下了。

這畫面極富有衝擊感,攤開的手掌還沒有那鐵拳一半的大小,但卻輕飄飄的擋下了這一拳。

咔……咔……

古凡抬起腳掌,從深陷下去的地面中拔出。

金剛處於震撼狀態,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看見一道殘影閃過,重重擊中了自己的腹部。

這一次,輪到古凡出拳了。

快快快,他出拳的速度太快了,在場沒有一個人能看到這一拳是如何擊中金剛腹部的。

噗嗤!!

古凡的拳頭打在那鋼鐵般的肌肉上,卻傳來了血肉爆裂的聲音。

金剛整個腹部深深凹陷下去,腸子擠成一團發出碾碎的聲響,整個人更是像炮彈一樣倒飛出去,砸在牆面上發出一陣轟隆聲,讓房間都為之顫抖數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