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靈兒有些無奈,杜莎和她、和唐浩之間確實有些差距。

車子走了一會兒,靈兒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她說道:「姐夫,如果你覺得和莎姐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那你以後就別見她了,讓她忘了你,找一個普通男人嫁了吧。」

唐浩聞言,眉頭一皺,扭頭看著靈兒,笑道:「你覺得可行嗎?」

「我覺得可行。」

「當然不行。」

「為什麼?」

「不為什麼。」

靈兒偷偷的笑了,心中暗道,露餡了吧!你是不可能看著莎姐嫁給別人的,那你只能娶了她。

唐浩也意識到被靈兒給算計了,他也沒發現他佔有慾這麼強,他自己覺得之前自己高看了自己的心胸。

很快,車到了杜莎大廈樓下,兩人下車,走進了大廈,直接奔五十五樓。

五十五樓的秘書和保安都認識唐浩和靈兒,自然也不用通報,直接放兩人進去了。

靈兒推開辦公室的門,看見杜莎正坐在椅子上看文件。

杜莎對靈兒和唐浩的到來並不意外,但是卻依然很驚喜,她立刻迎了上來。

「莎姐,你又變漂亮了。」靈兒笑嘻嘻的跟杜莎來了一個熱烈的擁抱。

「你也越來越懂事了。」杜莎誇讚靈兒的時候,眼睛卻是看著唐浩。

唐浩很自然坐下了,杜莎立刻給唐浩泡茶。

這一個下午,三人都在聊天。最活躍的當然是靈兒,她還時不時的開開唐浩和杜莎的玩笑。

晚飯就在杜莎這裡吃的,靈兒很開心,杜莎更開心,唐浩依然平靜。

吃過了飯,靈兒還不想走了,她要住在這裡。杜莎當然不會反對,立刻就答應了。然後靈兒又提了一個要求,要唐浩也住下。唐浩也沒有拒絕。

上一次,就是三人睡同一張床,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這次靈兒改變主意了,她要去睡客房,讓唐浩和杜莎睡主卧。

杜莎和唐浩立刻明白靈兒的意思了,他們這時候倒是不好反對了。

於是,各就各位,靈兒把唐浩和杜莎送進主卧,她把門關上,回客房去了。

偌大主卧室里就剩下了唐浩和杜莎兩人,杜莎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對唐浩說道:「如果你覺得彆扭,我睡沙發。」

「你覺得彆扭嗎?」唐浩看著杜總裁說道。

「我當然不會。」杜莎立刻說道。

「不早了,睡吧。」唐浩說著脫了外套,先躺下了。

杜莎則走進了衣帽間,稍等一會兒,穿著一件水粉色的真絲睡衣出來了。她長得本就優雅動人,此刻頭髮散開著,目光如水,配上那顫動的睡衣,看上去他更加的嫵媚動人了。她走到床邊,慢慢的躺下了。

唐浩看到了睡衣上的那兩點,他知道杜總裁的睡衣裡面也許什麼都沒有。

「晚安。」杜莎低聲說道。

「晚安。」

杜莎見唐浩閉上了眼睛,她的心跳更快了。她發覺自己在唐浩的面前竟然會這麼緊張,這太不像她的性格了。她早就已經準備好了,無論唐浩做什麼,她都已經准別好了。她不應該緊張才對的,更何況之前也有過很多次的親密接觸了。

其實只差那層窗戶紙沒有捅破了,他今天這麼配合的留下,該不會是時間到了吧!

想到這種可能,杜莎的呼吸都有些不順暢了。深吸了兩口氣,她深吸口氣,悄悄的轉身,面對著唐浩,雙手抱住了唐浩的手臂。見唐浩沒有拒絕,她便把唐浩這條手臂摟緊到胸前,讓唐浩的手臂盡量和她的胸口親密接觸。

唐浩感受著從杜總裁身體上傳遞出來的溫柔和火熱,他的心也動了。杜莎成熟美麗,而且她和自己認識的時間是最長的,讓杜莎給生孩子是很合適的。

「唐浩,你能抱抱我嗎?」杜莎突然柔聲說道。

「嗯。」

唐浩說著伸出手臂,把杜莎摟了過來。杜莎那火熱的身體緊緊的蜷縮在唐浩的臂彎里,像一個找到避風港的小鳥一樣可愛。 作者不好意思這章之前漏發了

後座里的問題解決了,槍口上跳的問題也同步解決了。因為絕大多數的槍口上跳都是后坐力順著槍管軸線施加到人體引起的。

解決了這些問題,如今僅存的問題只剩下了兩個那就是槍支的重量,以及電擊發的供電。

槍支重量的問題,由超鈦合金所解決。

為了達到同樣的強度標準,超鈦合金可以比普通鋼材輕數倍。而且超鈦合金的壽命和硬度都遠遠超過鋼材。

因此勝利者步槍的槍管,槍機等部件全部是超鈦合金打造,僅有一些不那麼要緊的零件用合金鋼製造。

槍管這個部件中,超鈦合金的槍膛足以應對超高的膛壓,而冷鍛的高精度槍管也給予了這步槍極高的射擊精度。

步槍槍托里的電源則是高能鋰電池。這電池滿電狀態可以擊發兩萬發槍彈,並且這電池還與槍體上戰術導軌鏈接,可以給裝在槍上的戰術手電筒,全息瞄具等戰士配件供電。

由於電池儲存電量很多,士兵並不需要多攜帶電池,只需要日常多檢查一下電池電量即可。

為了顧及不同的使用要求,勝利者突擊步槍採用了模塊化槍族化設計,通過更換不同模塊,勝利者簽注可以變為不停的版本。

所以勝利者槍族主要有四種版本。

1,標準型勝利者突擊步槍。口徑6*40mm,配用30發彈匣。標準槍管長400mm。射速600發一分鐘,空槍重3公斤。快慢機可選保險,單發,三點射,連發

是鐵石營絕大多數戰士的標準突擊步槍。

2。勝利者通用機槍。口徑6*40mm,配用100發或200盒型彈鼓。配可快速更換的重型機槍管,槍管長500mm,射速800發一分鐘。空槍重6.5公斤。輕機槍狀態配兩腳架。重機槍狀態配三腳架。

快慢機可選保險,單發連發。

這種機槍型勝利者取代了鐵石營里所有的308口徑機槍。

2,勝利者神射手步槍。口徑6*40mm,配用20發短彈匣或30發彈匣。500mm浮置型冷鍛高精度槍管長。射速600發一分鐘,空槍重3.5公斤。快慢機可選保險,單發。扳機為比賽級輕量扳機。

配有狙擊兩腳架,專用高精度狙擊彈,3-9變倍瞄準鏡。變倍瞄準鏡上裝有微型紅點瞄具,用於神射手近距離作戰和自衛時使用。

勝利者突擊步槍配件除了刺刀,背帶,之類的附件外,還有兩種主要戰鬥部件。

附件一是槍掛榴彈發射器。

榴彈發射器可發射40mm高爆彈,破甲彈,煙霧彈,催淚彈,閃光震撼彈。以及跳炸榴彈。

跳炸榴彈觸地後會先引爆拋射葯把榴彈炮射到空中兩米再進行爆炸,因此其相當於是一枚空爆榴彈。破片從天而降,對於掩體后敵人有極大殺傷力。

附件二,是綽號『霰雨』的下掛式霰彈槍。

這種下掛式霰彈槍採用了金屬風暴原理,也就是在滑膛槍管中預先裝填好數發彈藥。這些彈藥彈頭在前,發射葯在後。前一發彈藥與后一發彈藥以盛裝霰彈彈丸的彈托分隔開。

每一節發射葯所處的位置都有一個電子點火節點。每次射手扣下扳機,點火節點就會點燃發射葯,把彈丸與彈托發射出去。霰彈隨後散開打擊敵人。

此時再次扣下扳機,隨後的霰彈也會依次發射。

由於利用電子線路進行點火,金屬風暴射速可以變得極快。快到第一槍的後座還來不及傳達到人體,就已經發射了第二槍。

所以霰雨式霰彈槍可以設置為兩發連射,如此一來就會在一瞬間發射兩次霰彈。如此密集的霰彈無論是殺傷力還是命中概率都將讓敵人難以倖存。

霰雨的另一個優點是裝填迅速,大多數的霰彈槍採用管型彈倉,需要手動往彈倉里一發發裝填彈藥,雖然也有些快速裝彈器之類的東西,但是並不好用。

而霰雨霰彈槍的供彈具與槍管是一體的更換槍管就相當於重新裝彈。

並且由於沒有傳統意義上的彈膛,更換槍管的同時也可以做到同時更換彈種。

霰雨霰彈槍裝備了鹿彈,破門彈,鳥砂彈,獨頭彈,脫殼碳化鎢穿甲彈,鋼箭彈,信號彈,這些彈藥威力與普通12號霰彈差不多。

每根槍管內置6發彈藥。

但是霰雨霰彈槍還有一種特殊彈種噴火彈。

這種噴火彈是在滑膛槍管里裝填里大量的凝固汽油,並且在凝固汽油後設置了一個氣瓶。

一旦扣下扳機,凝固汽油就會被高氣壓推動噴射出槍管,被點燃的凝固汽油會如一條火龍一般飛射而出,相當於一個一次性的小型噴火器。

簡而言之,勝利者系列武器接替了鐵石營的所有主戰輕兵器。

隨著勝利者的產量增加,整個孤星國,於正心祖國的戰士都將裝備這種槍械。

除了勝利者槍族,運來的輕武器還有一種,那就是名為暴風的自衛手槍。

鐵石營戰士之前也是裝備了自衛手槍的,但是即使於正心那把為例誇張的超極紅鷹左輪也沒法保證擊穿超鈦合金鎧甲。

現在暴風型手槍則為鐵石營戰士提供了保護自己的最後防線。

暴風型手槍與傳統的半自動與左輪手槍都不同。手槍握把上只兩根槍管。除此之外沒有多餘的部件。

由此可見,暴風手槍的工作原理與普通手槍完全不同。事實上暴風手槍的原理與霰雨霰彈槍類似。採用了金屬風暴原理。

手槍的上下兩根槍管都是超鈦合金槍管,都各自預先裝填好了8發6mm彈頭。

手槍有兩種模式,一是普通半自動射擊,用來對付普通敵人,由於裝備了碳化鎢彈頭殺傷帶有輕型防彈衣的敵人沒有問題。

二是四發速射,一旦扣下扳機,四發子彈就會在零點零一秒內被射出去。

由於射擊速率極高,等第四槍響起,后坐力甚至還沒有傳達到人體。在第四發子彈飛出槍口前,槍支不會後座,槍口也不會上跳。射擊的彈丸因此會保持相當的彈道一致性。

也就是說四發子彈會在短距離中密集的命中在一個三四厘米的區域內,甚至多個彈孔會互相重合

新羅馬的超鈦合金鎧甲甲片短時間內遭遇連續的密集命中以及幾乎重疊的彈丸打擊,結局很有可能就是被洞穿。

除了穿甲力這個優點。這種暴風手槍與霰雨霰彈槍一樣,可以通過更換槍管射擊不同彈藥。

比如更換內置消音器的槍管發射消音彈。

更換滑膛槍管發射信號彈,非致命彈。

由於握把內有一塊用於點火的高能鋰電池,手槍握把上還固定有固定式的紅點瞄具與槍燈,激光指示器。

當然這種手槍也有一定的缺點,首先是四發連射模式只能射擊四次,如果四次射擊沒有解決敵人那就完蛋了。

二是這種手槍槍管需要容納彈藥,因此不可能做短,整把槍長度得有25厘米,便攜性並不是很好。

三是雖然四連發射擊后坐力會在子彈出膛后才傳遞到射手手上,但是這后坐力卻並不小,射手需要努力克服后坐力引起的槍口上跳才能進行下一輪射擊。

安排戰士們把集裝箱內的武器彈藥都取了出來,於正心點了一個入伍時間最短的新兵,讓他使用這些武器進行打靶。

新兵被營長點名出列後有些緊張,還好那勝利者步槍不但輕便,而且精度極好,為了照顧這新兵於正心還為這步槍裝上了3倍的ACOG瞄準鏡。

新兵眯著眼以站姿進對150米300米距離上胸靶進行了單發射擊,10槍過後150米的胸靶頭部多出了五個彈孔,300米的胸靶胸部和頭部也都被五發子彈命中。

只不過不知為何彈著點似乎都有些偏低。

於正心上前詢問新兵射擊感覺怎麼樣,又讓新兵檢討下彈著點為什麼偏低。

「報告營長,這槍后坐力幾乎沒有,彈道很平直。我打得偏低是因為習慣了過去的復仇者步槍,因此本能的在射擊時給槍身施加向下的力道。」

於正心明白了新兵的話。把新兵的勝利者突擊步槍拿到了自己手裡。他命令放飛幾個攜帶靶子的四旋翼小型無人機作為移動靶。

而他則把勝利者步槍換到了三點射檔位進行了瞄準和射擊。

由於彈丸速度極快,於正心根本不需要計算射擊提前量,而只需要把ACOG瞄準那氚光照亮的瞄準點對準目標即可。

隨著有節奏的連續三聲槍響,塑料彈殼不停被拋出槍體,而鋼芯彈頭則在空中呼嘯飛行把移動靶一個個接連打碎。

射擊的過程中無論槍口上跳還是后坐力都幾乎能忽略不計,於正心只能感覺到只有槍支射擊時會有輕微的抖動。

一個三十發彈匣打空,於正心卸下了塑料彈匣,把空倉掛機的步槍放在一邊,命人取來了暴風手槍。

暴風手槍射擊的對象是一件套在靶子上的高分子鈦鎧甲。

手槍都是在近距離內使用的,於正心首先在20米的距離內對目標進行單發射擊。

由於裝藥量比較大,因此暴風手槍的單發射擊後座力也不小。於正心感覺自己在用一支大口徑的左輪手槍在開火。

單發射擊的碳化鎢6mm彈頭穿透力不錯,不過沒有能擊穿高分子鈦鎧甲內部的超鈦合金甲片。

於正心往下撥動手槍上的快慢機,把手槍換成了四發速射模式,接著他再次進行了瞄準射擊。

這次手槍的射速非常快,已經超出了人類的感知極限。於正心只聽到了一聲槍響,接著就看到槍口火焰猛地噴出。隨後巨大的后坐力就向後推動著這槍支往後一退。

於正心雖然努力抓住了手槍,但是手槍槍口還是猛地向上揚起。

於正心給手槍上了保險,讓戰士查看打擊效果。

戰士發現於正心發射的這四發彈頭前三發都沒有擊穿鎧甲,但是由於密集的命中在鎧甲胸甲的上方部位,因此對鎧甲上方甲片造成了較大的損傷。

第四發穿甲彈頭因此得意穿過了鎧甲。

如果這件鎧甲有穿著者的話,此時已經被第四發子彈命中了胸口位置。 在距離果園農莊七百米,有一片地勢很低的黑松林。在黑松林里,站著兩個人,一個青年,一個老人。青年二十多歲的樣子,是個白人。在幽幽的月光下,這個白人青年的皮膚白得嚇人,像個吸血鬼似的。

在青年身前,是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本來五十多歲還不算太老,但是他的狀態明顯很差,已經透著明顯的蒼老氣息了。

看他們的樣子,似乎是在等人。

在如此夜黑月遠的星空下等人,他們的身上都散發出一股冷里的氣息,他們就像這暗夜中的兩個厲鬼一般讓人恐怖。

威風從兩人的臉上刮過,也似乎把他們身上那厲鬼一般的氣息颳了起來,讓整個樹林都彌散著厲鬼似的氣息。

「貝克爾先生,只有我跟霍教授,我們沒有帶任務武器,你出來吧。」

吸血鬼一般的年輕人突然對著遠處大聲說道。

很快,一個黑影從遠處走來,他一身黑衣,在這密林中顯得森寒而神秘。偶爾有月光從樹冠的縫隙中斜射到這人的臉上,會發現他也是個白人,而且年紀也至少有五十歲了。

這人在距離吸血鬼一般的年輕人二十米的地方停下了,他正是貝克爾。

「貝克爾,我以為你不敢來。」

站在青年身後的老人說話了,但是他並未移動身體,讓青年擋在了他和貝克爾之間。

貝克爾看著躲在青年身後的霍雲,嘴角閃過一絲冷意:「霍雲,你不怕我殺了你嗎?」

「貝克爾,我來找你,不是想跟你談仇恨的,我想跟你合作。」霍雲說道。

「霍雲,我們的仇恨已經深入骨髓了,你覺得我們還能合作嗎?」貝克爾冷冷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