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他們誰都不想半夜來別人家裡辦案,但是形勢所逼,沒辦法。

孟辭舒了一口氣,霍庭深扶著孟辭坐在了沙發上,緩緩的開口:「我和我妻子結婚三年了,在這三年裡我們感情很好,並且最近還去了一趟國外度假。」

「但是宋宇一直都在偽造我妻子和他的謠言,之前傳傳謠言就罷了,這次還鬧出了什麼私奔的事情。」霍庭深話音冷淡:「你們可以去查查機場的航班信息和監控錄像,我妻子一直和我在一起,根本就不存在所謂的私奔。」

「我妻子不是公眾人物,但是這件事給她造成了很壞的影響,我希望你們警方可以嚴懲。」

「是是是,我們一定會努力的。」

警察也只是來走走過程,該找的視頻記錄早就收集好了,宋宇口口聲聲說著愛孟辭,和孟辭有曖昧關係,但是他沒有證據,只能是過過嘴癮罷了。

警察很快就離開了,孟辭趴在沙發上,肚子咕嚕咕嚕地叫著,等到霍庭深送走了警察,看著折返回來的男人:「老公,我餓了。」

孟辭一整天還沒有吃東西,現在餓的都能吃下一頭牛了。

霍庭深俯首親了親她的眉心:「等著。」

廚房裡的東西很多,時間有些晚了,霍庭深索性拿了義大利面和培根,又拿了一點蔬菜,開始準備晚餐。

孟辭在沙發里坐著不舒服,穿著拖鞋小腿蹬蹬蹬的跑到了廚房門口,伸進去了一個小腦袋:「你好,我能夠幫上忙嗎?」

霍庭深穿著簡單的白色浴袍,露出了蜜色的胸膛,修長的手指拿著菜刀飛舞著,渾身籠罩著一層淡淡的光暈,看起來頗有幾分令人心動的資本。

果不其然,做飯的男人最有魅力。

孟辭的小心臟撲通撲通心在跳動著,心裡眼裡都只有那一道頎長的身影,臉蛋微紅。

「出去坐好。」

孟辭得了訓斥,噠噠噠的回到了客廳,坐在沙發上拿著手機慢悠悠的刷微博,果不其然,今天在機場發生的事情登上了熱搜。

【送上門去做小三,卻不想三爺夫妻恩愛,自尋其辱!】

【宋宇自導自演,被孟辭當眾打臉,原來她的真愛是霍三爺!】

微博一登上熱搜,之前的輿論悉數扭轉,被罵的對象變成了宋宇,而孟辭成為了受害者,不少網友都在力挺孟辭,更多的則是在垂涎孟辭和霍庭深的美色。

宋宇如今身纏官司,暫時不能出來搞事情,孟辭想著是時候開始自己的新事業了。

先把工作室辦起來吧。

「吃飯了。」

霍庭深端著兩碟新鮮出爐的義大利面站在身後,孟辭扔掉手機,趕緊湊到了餐桌前,看著他手裡色香味俱全的義大利面,毫不掩飾自己的喜歡。

「老公,你好棒!」

霍庭深拉開椅子坐了下來,淡淡的勾唇:「吃面。」

孟辭點頭,霍庭深的手藝不錯,他做的義大利面尤其的好吃,上一世的時候霍庭深心情好的時候也會給她做好吃的,但那時候的她討厭霍庭深,基本上都沒有碰過他做的吃的,現在想想,真是心疼自己! 孟辭嘴裡塞得滿滿的,咀嚼的動作活像一隻小松鼠,霍庭深的眼裡閃過濃濃的慾念,手指握緊了叉子。

她對自己的魅力一無所知。

吃完義大利面,孟辭識相的收拾好了衛生,霍庭深則是去了書房,下午回到1號別墅就直接休息了,還有一堆工作等著處理。

孟辭沒有去打擾,而是去了三樓的琴房,下午買的鋼琴已經被送到了別墅里。

「啪嗒」一聲,琴房裡的燈被打開了。

全白的鋼琴浸潤在淡黃的光暈之中,孟辭坐了下來,纖細的手指覆了上去,跳躍之間,音符溢了出來。

孟辭閉上眼睛,隨心而動。

徜徉在音樂的海洋里的女孩不知道,在她享受鋼琴的時候,原本應該在書房裡的男人正站在門口,滿臉欣賞。

她穿著淺色的長裙,背影曼妙,脖頸修長,整個人就好像是下凡的仙女一般,每一處都是他最喜歡的模樣。

霍庭深放慢了腳步,站在他的身後,許久孟辭停止了彈奏,回眸就對上了男人充滿了慾念的目光。

「你什麼時候來的?」

面對他的目光,孟辭有點羞澀,下意識的退了一下。

霍庭深跨步走了進來,順勢關上了琴房的門,長臂一攬,將她整個人都攬入了自己的懷抱:「不睡覺,精神很好?」

兩人的距離很近,孟辭可以很明顯的察覺到男人的變化,尤其是他某處的變化。

「我這就去睡……」孟辭想溜,但是卻被霍庭深拉住了手腕,一把禁錮在了鋼琴上:「我們結婚這麼多年,書房床上沙發上都試過了,好像琴房還沒有試過,是嗎?」

孟辭瞪大了眼睛,臉蛋爆紅:「你——」

「聽話,嗯?」

慵懶的話音落下來的那一瞬間,孟辭便已經被男人帶入了另一個世界,直到一切都平息下來,鋼琴的凌亂聲音才消失了。

霍庭深將早已經軟成一灘水的孟辭抱回了卧室,小女人窩在被窩裡,露出了一雙紅紅的眼睛:「我以後怎麼面對鋼琴呀!」

「沒事,習慣就好了。」

吃飽喝足的男人心情不錯,孟辭想一口咬死他!

……

「小辭,你晚上帶著三爺回來吃飯吧。」

孟辭坐在沙發上,蹙眉:「爸,我今天有安排,我打算去鋼琴工作室看看,我可能沒時間。」

「鋼琴?」

孟天樂的嗓門突然拔高了幾個調:「小辭,你要重新彈鋼琴了?」187小說

「嗯,我前幾天無聊,又買了一架鋼琴,這不正打算重新備戰今年的鋼琴比賽呢。」孟辭倒也沒有隱瞞。

孟天樂欣慰的同時也有些擔心。

三年前的抄襲事故始終就是一道陰影緊緊地跟著孟辭,孟天樂不相信孟辭有這麼多小心眼,但那時候形勢所逼,只能是咬著牙齒和血吞了。

其實認下這個罪名,還是孟甘靈提議的,孟天樂第一次有些埋怨孟甘靈了。

明明真相還沒有查到,孟甘靈卻先下手為強,一聲不吭的發布了道歉聲明,這不是讓罪名坐實了嗎?

自打那次風波之後,孟辭從來不提彈鋼琴的事情,家裡的鋼琴也被砸壞了。

現在想想,孟天樂有些後悔當初就應該查清楚事情真相的!

「既然你要參加比賽,那就好好比賽。但是晚飯還是要吃的,你之前不懂事,我想親自和三爺說說話。」

「爸,你別老是叫他三爺,叫霍庭深就好。」

害怕女婿的老丈人,孟辭還是第一次見到。

但是全江城恐怕也沒有人不害怕霍庭深的了。

「你懂什麼,我這是尊重。」孟天樂強詞奪理。

孟辭到最後沒有拒絕孟天樂的要求:「我晚上回來的比較晚,不過我會盡量早一點回來的。」

「好,我讓你媽媽親自下廚給你準備你愛吃的飯菜,你早點回來。」

掛斷電話之後,孟辭換好衣服,開車去了位於江城商業中心的鋼琴工作室,這裡是孟天樂為她創立的工作室,自打三年前那場抄襲風波之後,孟辭再也沒有來過。

乍一踏入工作室,一股濃濃的潮濕的味道灌進了鼻腔之中,孟辭用鑰匙打開了工作室的門,工作室里很久都沒有人踏入了,孟辭簡單的整理了一下東西,又找了家政公司來打擾衛生,同時在網上掛出了招聘信息。

這裡面的很多鋼琴都是孟家收羅而來,孟辭不來工作室以後,工作室里的員工也被遣散了,如今孟辭想要靠著自己的努力慢慢的奪回自己想要的一切。

招聘信息發布之後,有幾個年輕小姑娘來面試,孟辭留下了其中一個叫陸妍的女孩。

陸妍還是江城大學音樂學院的高材生,正值實習階段,乾淨的小女孩還是比較適合孟辭的用人標準。

簡單的談了一下實習工資和其他的事情之後,孟辭便打發了陸妍去做了其他的事情,自己則是坐在了鋼琴面前,拿出了紙筆,一邊作曲一邊調試。

忙到了下午五點,琴譜才算是寫了一半,孟辭仔仔細細的將琴譜收好之後,又彈了一會兒鋼琴,正準備離開的時候,不知道什麼時候身後已經站了一個身姿高挑的男人。

「你是誰?你怎麼會在這裡?」

男人不滿的看著孟辭,似乎嫌棄她彈得鋼琴有些吵鬧:「你知不知道你剛才彈得曲子就是噪音,你能不能顧忌一下別人的感受?」

「……」

孟辭拎著包包,耐著性子道歉:「對不起,我不知道樓上有人。」

「呵,不會彈鋼琴就不要亂彈!」男人甩下一句話就離開了,孟辭愣了半晌,這才和陸妍一起下班了。 陸妍住在學校,孟辭順路把她送回了學校,這才離開。

……

孟辭提前告訴了霍庭深晚上要回孟家吃飯的消息,孟辭驅車去了MA集團,霍庭深已經在門外等著了。

霍庭深坐上了駕駛座,孟辭一邊系安全帶一邊看著霍庭深開車,「老公,我今天去鋼琴工作室了。」

「嗯。」

霍庭深脫掉了西裝,衣袖半挽,露出了結實的胳膊:「工作怎麼樣了?」

「還不錯,工作室里我已經找人重新打掃了,而且我還招了一個新的員工。」孟辭呆在霍庭深身邊的時候總是覺得莫名的安心。

「我今天作了一首曲子,等我寫完了,談給你聽,好不好?」

「好,我想聽聽我們小辭寫的曲子。」

回孟家的路上,孟辭一直都在和霍庭深聊天,男人不善言辭,但還是會附和他的話,兩人之間的氣氛倒是不錯。

到了孟家住的南方園之後,霍庭深將車子停在了停車坪上。

孟辭剛剛下車,就看到孟甘靈一席粉色長裙猶如一隻花蝴蝶一般飛奔過來,眉眼嬌俏:「聽說,你來了。」

「我等你好久了,你們這麼這麼晚才到呀?」孟甘靈說著就想去挽著霍庭深的胳膊,模樣嬌俏。

一旁的傭人有些尷尬,但礙於自己的身份又只能閉嘴。

小姐,您好像有些喧賓奪主了。

孟辭站在一旁,合著孟甘靈現在是完全不掩飾自己對霍庭深那點小心思了?

呵!

孟辭一把拉住了孟甘靈的手,皮笑肉不笑:「孟甘靈,你離我老公遠一點。」

當著她的面都能夠這麼殷勤,鬼知道在背後做了些什麼事情?

孟甘靈被駁了面子,心裡不痛快,可憐兮兮的目光落在了霍庭深的身上:「庭深,小辭不是故意要打我的手的,我知道他是在乎你的。嗯,你不要怪她,我不疼……」

孟辭循著視線看去,果然孟甘靈的手背微微有些紅,孟辭有些無語,她這麼白蓮花的告狀,在別的男人面前或許還有用,但對於霍庭深沒有任何用處。

她太了解霍庭深這個男人了,說好聽點求生欲不強,說難聽點鋼鐵直男!

果不其然,霍庭深淡淡的乜了孟甘靈一眼:「你是哪位?」

一句話,孟甘靈的臉色煞白,渾身僵住了,臉色愈發的白皙:「庭深,我是孟甘靈啊,小辭的妹妹。」

孟甘靈為了顯示自己的柔弱,一向以孟辭的妹妹示人,此刻也不例外。

「既然知道自己是我老婆的妹妹,那就該認清自己的身份。我是她丈夫,按規矩你應該叫我姐夫。」

孟辭嘴角勾起了笑意,霍庭深瞥見笑意,牽住了她的手:「走吧,爸媽等急了。」書袋網

「好的。」

孟甘靈被霍庭深一句話堵的說不出話來,站在一旁的傭人都替孟甘靈尷尬,這沒有血緣的的人果然是上不得檯面,連自己姐姐的男人都要覬覦,吃相未必太難看了。

孟甘靈察覺到了傭人鄙夷的目光,咬緊了牙關:「看什麼呢,滾!」

傭人收斂了笑意,走回了廚房,繼續準備晚餐,將剛才發生的事情當做笑話一般講給了周圍的人聽,眾人一笑而過。

碰了這麼大一個軟釘子,孟甘靈自然不敢再有什麼心思了,只能是硬著頭皮走進了客廳,客廳里除了孟天樂夫婦之外,還有孟天啟夫妻和他們的女兒孟雅。

孟老爺子因為身體不舒服在樓上休息,並沒有在客廳里坐著。

孟雅才十歲出頭,小姑娘便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了,模樣乖巧,看到孟辭的時候脆生生的叫姐姐。

孟辭很喜歡孟雅,和家裡人打了招呼之後便坐在了孟雅的身邊:「小雅,好久不見了。」

「姐姐我好想你,你好久不回來了。」

孟雅好奇地盯著霍庭深,好奇的心思掩飾不住:「姐姐,這就是姐夫嗎?」

「嗯。」孟辭臉頰微紅:「我丈夫,霍庭深。你叫姐夫就好了。」

霍庭深淡淡的頷首,算是打了招呼。

孟雅笑的開心:「姐姐,姐夫好帥,你們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小孩子說話都是想什麼說什麼,換做以前的孟辭或許不願意聽到這樣的話,但這一世不同,聽到這種話,孟辭的耳根紅了:「小雅有眼光。」

咳咳咳……原諒她這麼不要臉。

「我更有眼光。」

霍庭深插了一句話,孟辭有些不解的看著他,男人頓了頓:「娶了你,是我做的最有眼光的事情。」

孟辭:「……」

這男人的嘴巴是抹了蜜嗎?怎麼這麼甜?

客廳里其他的人看著兩人的互動,心思複雜,孟天樂夫妻是高興,孟天啟夫妻則是有些不悅,或許是有些嫉妒。

孟天樂本就是孟家的老闆,現在孟辭和霍庭深的關係又這麼好,只怕這一輩子都只能被孟天樂壓在腳下了,孟天啟有點不甘心,但又不能直接表達出來。

顧鳳雲有幾分陰陽怪氣的開口:「小辭,你和三爺關係好像不錯呀,不過前幾天你不是還鬧著自殺嗎?現在怎麼跟變了一個人似的,我看你們關係不錯呀!」

顧鳳雲承認自己就是故意的。

她就是看不慣老大一家得意洋洋的模樣,明明自己的女兒就是個土包子,怎麼就嫁進了霍家呢!

孟辭哪裡聽不出顧鳳雲的心思,嘴角的笑意收斂了幾分:「二嬸,我之前是有做的不對的地方。但是我自殺的消息您是從哪裡傳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