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說又有好消息了?第15師團也要撐不住了?」見到戴笠,老蔣首先笑問了一句。

「第15師團確實支撐不住了,他們後勤不足,就算先鋒軍只圍困他們,他們也會很快崩潰。」戴笠挺身笑應道。

「哦?」老蔣興趣很高。

「當初第15師團從印度出發時,攜帶了大量從印度搶掠的財物,運輸車輛不足,武器彈藥不能丟,牟田口廉也就大肆減少了糧食補給。」戴笠立即解說道,「牟田口廉也卻要以戰養戰,劫掠先鋒軍。誰知先鋒軍這一次採取了焦土措施,日本人自從進入暹羅以來,沒搶到糧食,反早早把攜帶不多的糧食耗空了。聽說,現在牟田口廉也號召士兵吃草。」

牟田口廉也的吃草說,沒有在英帕爾發揚,卻在北碧圍困時被傳得沸沸揚揚了。

地處內陸,日本人救援不及,空投補給的日本運輸機已經被先鋒軍和美國人擊落了三十多架,偶有空投下的也杯水車薪,小鬼子們懷揣著搶來的財寶,卻也只能餓得吃草。一路上的野果都被先鋒軍先清理了一遍,遍地綠色植被,卻猶如一片綠色荒漠,沒有可口的食物。

「唉,第15師團眼看著就要這麼沒了。」老蔣突發感嘆。

華夏駐印軍在科希馬和第15師團打了很長的交道,這也是鬼子在印度歷練出來的一隻強軍,誰知卻要被先鋒軍幾下給收拾了。

一同被收拾的還有第53和55兩個師團,先鋒軍已經表現出了強大的攻擊力。

「也不知是好是壞!」老蔣也摸不透先鋒軍三位首領未來意圖,一時躁熱,望向窗外。

「他們三個到底是什麼人?」看著窗外大皇宮的尖頂,老蔣不禁又開口道。

佔領曼谷后,趙易三人並沒有住進曼谷大王宮,就連趙易在曼谷坐鎮時,為了和各個階層的民眾代表會談,也只是暫用集拉達宮。這座1913年建起來西方風格的宮殿,並不像大皇宮那麼奢侈,在綠色環抱中,顯得格外樸素。

這讓老蔣對三人更感興趣了。

「校長,學生得薄能鮮,沒能查到這三人的底細。」旁邊的戴笠稍稍躬身,垂下眼帘,輕聲接話道。

「又查到了什麼?」老蔣也不生氣,查趙易三人的底細,不止是這一次,也不止老蔣在查,各方追查三人來歷都沒有確切的信息。

這三個人就像從石頭縫裡蹦出來一樣,之前種種根本無從追查。

明知道三人會外語,對國外了解很多,可能在外國留學,可美國人和英國人也都查不到有價值的消息。

或許這三人是用了假名,也或許有人查到了什麼,沒有透露出來,但查不到消息也有可能。

他們出現的時候,歐洲已經被戰爭攪得一團糟,很多資料根本無從查找。就算是華人,相互之間本來就少有來往,受戰爭影響,甚至捲入戰火遭遇不測,也有可能。

至於他們所說的南洋華人身份,說不定是從父輩算起。父輩籍籍無名,子侄輩突起的例子不少,南洋華人中寒門起家拼搏驟富的例子也不少。被日本人在東南亞一攪和,死了無數華人,想追查三人底細,也難了。

過往的沒人特別在意,老蔣現在只對三個人現在的情況敢興趣,只有提前了解對方,才能在會談中佔得一份先機。

「趙易之不貪財,不好色,生活簡樸,律己極嚴。」戴笠措辭道。

國內的情報機構查了這麼久,還沒查出趙易有什麼不良嗜好。

老蔣點了點頭,並沒有說什麼。身為一名領袖,尤其是條件不足的戰時領袖,這些是必須要做到的,就算有不良嗜好,也得剋制住。老蔣就是這麼走過來的,依照先鋒軍現在的情況,趙易作為最高首領確實不適合放縱自己。

「李子平對物質也要求不高,倒類似技術人員的一些作風。平時對外交流很少,很低調。但先鋒軍的軍工體系,他居首功。」戴笠繼續點評了李衡幾句。

老蔣點了點,也沒說什麼。

在以前的情報中,他已經知道了李衡這樣的技術宅威脅不大。

「那個葉,葉孤城似乎問題不少啊!」老蔣回身,點道。

在針對先鋒軍的目標中,貪圖享受的葉關是國內情報的攻關重點。

想到那個在情報界鼎鼎大名的人物,戴笠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委婉道:「這個葉孤城?不好說!」 沒有做流水線的話呢吧,對於這件事情,他們應該有極大的發言權。

畢竟事情是因他們而去,如果這些事情沒有得到解決的話,那麼這些人還是那一票的人,所以說,對於他們來說影響也是十分巨大的,所以說他們現在也不應該放棄他們而擼起袖子繼續干,所以說他們現在應該合起伙來,想想這件事情應該怎麼處理,所以說他們現在應該,其實廣西應該所有人都積極起來。

所以我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越是不能低落,如果低落的話,那是十分可怕的,因為沒有人的支持的話,那麼這個小團體很快就會崩潰,崩潰的結果往往是令人意想不到的,可能會變得極為的凄慘,因為像他們這樣的人,如果散開的話,那麼一定會十分的不堪一擊,或者是不被人看在眼裡,到時候又能翻起什麼大浪呢?所以說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那就是積起來全部的力量,齊心協力攜手共進。

所以說現在如果是想要離開這個小團隊自己乾的話,那麼就必須得做好這樣的準備準備,那就是被別人所吞併的結果如果是想要離開這裡的話,那麼就必須得做好這樣的心理準備,若不然的話,早晚有一天這些傢伙會在這個緊要關頭上吃一個大虧,要不然的話,如果不讓他們吃點虧,看看以後他們恐怕還以為他們都是紙片捏的。

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也不好再說什麼,如果到底出現了什麼事的話,那麼到時候他還必須得為這些人出來做辯護,要不然的話都說他們真的出了問題,那麼多,臉上也不好看,所以說這件好像是讓他傷透了腦筋,即便真的不想去,可是也不能不救,既然是他救了這些傢伙,也肯定會在犯呢,所以說讓他十分的傷腦筋。

如果這些傢伙不給他搗亂的話,那麼也許就會成功很多,可是這些傢伙有時愛摔跤的優勢,不服從紀律的,簡直是讓人有些受不了。

可是有時候又不得不依賴他們,簡直是讓人有些發狂,畢竟這些好歹是幾個人呀,如果有了他們的幫助的話,那麼不管是大業務還是做其它的事情,那麼一定都會有很大的起色,所以說他也想著這些人,肯定有他們的用處,所以說又不幹,就這麼放棄了,或者是如何將它們放棄的話,那麼到時候他們會向別人交代,自己等人究竟如何的心境,所以說到時候也照樣會給人落下話柄的。

他們如果不想這樣做的話,那就必須得從現在做起,他們如果不能將這些人制止住的話,那麼也許在以後,面對他們的竟是一群驚濤駭浪,兒時一群極為強大的敵人,這些敵人就是他們招惹來的,如果他們現在就可以止住的話,那麼也許用不了那麼長時間,也許他們現在就可以制止住,所以說,面對這麼一群人,他們想要如何去做,還真是一個傷腦筋的話題。

畢竟以前對你有用的人,那麼你應該怎樣處理呢?一天對你沒用的人,你應該怎樣處理呢?所以說在他們有用和沒用之間,就這樣來回的徘徊徘徊,讓你根本就無法作出抉擇,這樣的抉擇也許並不是十分正確的,可是卻必須得讓你做出這樣的抉擇,一個人是否能夠站好隊,這就是在這一個亂世之中,比較聰明的地方。

如果能夠站好隊的話,那麼到時候也許就會變的十分的得心應手,可是如果站錯了隊的話,那麼也許將會死無全屍,這都說不定的,畢竟他們之間可不是一天兩天了,他們之間的合作也是很長時間了,出現這樣的事情也是情有可原的,畢竟這樣的事情在這個世界上簡直是時時刻刻都會發生,他們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如果真的出現了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必須得讓他們全部都負起責任,讓他們一起欺負的人而不是淡淡的一方面,如果只是一方面負責人的話,那麼對於兩方面來說就是一種傷害,極大的傷害。

這樣的傷害並不是一個人,而是所有人,他們機器在一起,如果出現這樣的問題,那麼你必須得讓他們一起負責人,哪怕是兩方都負不起,這個責任都沒有,必須得共同肩負,若不然的話,讓一方伺服器上的人的能量將另一方壓垮,那就是給他們寄來一種傷害。

沒有一個人給他們穿小鞋,也沒有一個人比不了他們應該怎樣去做,可是他們知道自己如果不這樣去做的話,那麼到時候面臨著他們的,到底是什麼東西讓這些共享可貴的科研中回去嗎?還是讓這些傢伙給自己帶來更多的苦難,因為他們現在此時無家可歸,對自己來說卻是收留一群臭蟲一樣,如果不收留他們的話,那麼別人也會收留他們,到時候也許會對自己有什麼不利的消息,到時候對於他來說更加被動了,所以說他現在這位相信的是這些傢伙到底應該怎樣去做,才能讓他更加安心一點。

因為不管是安心不安心,這些傢伙的存在,對他來說早晚就是一種禍害,畢竟他們知道自己太多的秘密的,如果讓他們知道自己更多的秘密的話,那麼他們就不能離開自己的身邊,那麼他們也不能做自己的親人了,只能讓他們做自己的小弟,更加親密的那種。

可是想想,他們會知道自己更多的秘密,要讓他們離開的話,那麼自己肯定是不願意的,在這座城市裡面,只有保護這個城市才是最重要的秘密,可是他又不想讓自己的那些小秘密被他們知道,所以說就必須得用一些小手段。

只要控制住他們,也許你有兩個手段,應該是利用某些藥品來控制住他們的思想,或者是讓他們的家人都聽從自己的安排,那麼到時候他們也不得不聽從自己的命令呢,還有一種辦法,那就是直接用最強的武力來鎮壓他們,或者是用巨額的金錢來買通,他們,要不然的話出來這兩條路可以走,知道他是在想不到其他的都可以走了,所以說他們現在也是在處於這十字路口,徘徊的階段,如他們選擇成功的話,那麼也許他們以後的路就會少一些,彎道多一些知道,所以說對於他們來說,這是一個選擇的過程,這對於他們來說,如果可以選擇成功的話,那麼對他們以後也有一條好的路可以走了,可是他們現在真的能夠選擇的對著一條路嗎?這件事讓人有些發愁。

並對於他們來說,一件事情必須得一條路走到黑嗎?不一定,如果他們非要一條路走到黑的話,那麼對誰都沒有好處,如果他們現在可以放手一點,如果可以放鬆一點,那麼他們可以做得更加寬鬆一點,對這個時代的發展都有好處,憑他們現在不只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團隊一個團隊的協作做事,他們如果可以成功的將這些人全部都拿下的話,那麼對於他們將來也是一個極大的好處,他們如果不能做到這一點的話,那麼也許還可以有其他的手段,其他的數量不一定是十分完美的,但是一定是可以食用的,比他們現在也不是十全十美的,每一個人都必須得經歷這些事情才可以,所以說他們現在也不一定非得那麼做,所以說,真的也是考慮他們應該怎樣做的時候到了,他現在不只是考慮別人,還要考慮自己。

每一個人都應該有它存在的價值,每一個人也都應該有它想要東西的這些價值,這些價值並不是一個人說了算的,而是所有人都能夠將他們聚集在一起。

只有將一些東西拿到手裡面,才會發現,原來這個東西是這個樣子的,原來以前自己對這個理解都是極為有偏差的,所以說,在你不知道這東西的價值之前就不能枉下結論。

如果王下結論的話,那麼也許自己得到猜測,會是一個錯誤的答案,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們應該明白,有些東西是應該猜測,有些東西是不能猜測的,因為這些東西是有對有錯的,時間都是有正反兩面的,如果他們才能掙得,那麼也許他們就會獲得勝利,如果他們猜中反的也許會獲得勝利,所以說他們並不一定確定,並不一定穩贏。

在這個世道之下,沒有人說他們是公正公開公公平的,所以說他們應該明白,不管是他們還是別人,只不過是在賭博之下贏得了這場比賽而已,這場比賽就是人與神的賽跑,人與魔的賽跑,人有時間的賽跑,源於生命的賽跑。

所以說他們一直源於這些東西的賽跑,那麼他們的生命也會更加的悠久,他們的實力會變得更加強大他們敵人也會變得更加的強大,他們之間的交戰也會越來越多。

那我在這個世界上,強者也會越來越多,登天的人也會越來越多。 老蔣走了。

正如他匆匆的來,揮揮手不帶走一片南洋的雲彩。

他的專機只帶走了一大摞草簽的協議。

對外是經濟、文化、教育等方面的合作,但最根本的不留文字的卻是聯合對抗西方的施壓。

同文同種,同是華夏人,這幾年抗日期間交流互助很多,雙方配合還不錯,很快促進了這次合作。確切的說,是趙易在推動這次合作,寧願吃點虧,也要拖住老蔣。再說,老蔣希望先鋒軍能在外蒙、東北、灣灣以及在東南亞和印度等地區的權益仗義執言,也是趙易三人極力要去做的。

這次曼谷會談沒有美國人的參加。華夏國內和先鋒軍聯合起來,其實是美國也不願意看到的。

「其中的尺度很難把握,一不小心就容易讓美國人有了警惕,二戰分配時少割給我們些,也是麻煩事。」對於華夏在東南亞和印度的插手,趙易也是處理地格外小心,暫時不會輕易給老蔣太多承諾。新1軍的印度地盤,趙易看老蔣也不靠譜,這一次並沒有多言。

畢竟這事不是很急迫。在印度人完全獨立前,這些地盤在英國人手中照樣可以趁亂撈回來,並不急於一時。

真正急的還是在華夏方面,一些利益一旦被幾大巨頭分割,尤其是落入蘇俄人口中,就很難討要。

「在外蒙問題上,美國人倒是希望蘇俄人吃癟,我們還能跟著吆喝,不過很難。」趙易對外蒙的結局並不看好。

沒有足夠的實力,只是抗議根本不管用。

就算拉上先鋒軍抗議蘇俄的外蒙問題,也不起作用。

「為了保障西伯利亞鐵路的正常運行,也為了確保太平洋通道的暢通,蘇俄人對外蒙勢在必得。」趙易心中也是惋惜,

「我們來到這個世界太晚了,沒法改變很多。

我們給老蔣的建議,他不一定能聽。他還在指望西方世界或者說新的聯合國能制約蘇俄,最後干涉外矇事務。美國人和英法盤算的也很清楚,把蘇俄人引向太平洋,未嘗不是削弱蘇俄人在歐洲的精力。就美國人來說,蘇俄人在太平洋上的海軍,很難威脅到大洋彼岸的他們,卻能制約亞洲。為了歐洲的利益,美國人不介意用亞洲拖住雙頭鷹。

這可是真正的兩線作戰,比德國人的兩線作戰還要糟糕。相比美國人用海洋來布置兩線作戰,比蘇俄人在陸地上的兩線作戰,從成本和費用上來比較,更合算一些。他們會繼續縱容蘇俄人的。」

這是大勢,可以改變的時間太短,先鋒軍也無能為力。

趙易曾給老蔣提議,保留主權,但承諾不在外蒙駐軍,甚至可以允許蘇俄在外蒙駐軍,為以後華夏強大后討要外蒙留下一道門縫。可老蔣卻想借著二戰的機會克竟全功,沒有同意,只要求先鋒軍支持他在聯合國的申訴。

在4月底,聯合國成立預備會議還是在舊金山召開了。

美國老大說了,以後有問題有爭議到聯合國上提。距離聯合國正式成立的日期還有一段時間,老蔣想提前準備,並承諾支持先鋒軍建國並在聯合國獲得席位。

老蔣倒是不傻,並沒有拉攏先鋒軍一起把東南亞併入華夏。

這是西方世界絕對不能容忍的,就連蘇俄也不會支持。就算老蔣,也不敢輕易把先鋒軍這麼一大軍閥勢力拉入華夏。

聯合國的五位創始成員國中,美國人支持先鋒軍建國。這一次又獲得了老蔣的支持,蘇俄人模稜兩可,英法卻是堅決反對,這也使得先鋒軍只是以聯合國預備觀察員的身份參與了聯合國的籌建。

不過,這也算是一份資歷。至少先鋒軍的意見有人能聽到,老蔣也是看中了這一點,才積極拉攏先鋒軍。

「你們應該早建國。」老蔣向趙易提議道,「你們可以用緬甸、寮國、高棉和馬來亞的土地作為籌碼,向英法換來支持,還可以趁機讓英法割讓部分土地,以暹羅為本,建起一個國家來。」

老蔣的提議是這個時候很多人的想法。法國人二戰表現不佳,底氣不足,可以從他們身上割下寮國。保有印度支那最精華部分的越南和高棉,法國人或許會妥協的。而英國人也可能認可先鋒軍保留緬北的土地。暹羅沒人來管,各方勢力已經默認是屬於先鋒軍的了。如此一來,雖然退還給英法部分土地,卻能在美國人的支持下很快獲得國際社會認同,無疑是一筆劃算的買賣。

「我也猶豫過,但最終還是把建國時間拖后了。」趙易三人也就此商議過,趙易的決定很堅決,「既然我們來到這個世界,就不止限於獲得這麼一點改變。一個比泰國稍大一點的地區國家,所能改變的世界格局有限。其實只要暫時不跟美國翻臉,英法這兩個老牌帝國在二戰後能用於戰鬥的力量有限。我希望能再拖一拖,最後能獲得的利益會更多。」

「二戰一結束,英法會不會立即採取行動?」李衡問道。

「現在英法已經在採取措施制約我們了。」趙易笑道。

向美國施壓,和美國妥協,進行利益交換,勾結先鋒軍地盤上的土著勢力,拉攏收買先鋒軍內部人員,英法現在已經在針對先鋒軍了。

「只要我們沒有建國,英法就寄希望於我們拿土地當籌碼,也不會輕易開戰。畢竟旁邊還有個美國人,還有歐洲大蛋糕在等著他們分割,還有蘇俄這個更危險的敵人,口袋裡已經空蕩蕩的英法很難支撐起一場遠東的大規模戰爭。」 蝕骨情深:總裁追妻99次 趙易道,「以後我們要廣積糧,緩稱王。只要我們實力足夠了,一起就會水到渠成。」

「還是實力不足啊!」葉關也感嘆一聲,然後帶歪了樓,神秘一笑道,「我們說不定很快就能有嚇住英法的底牌了。」

「什麼?」趙易好奇道。

「德國人又要給日本人送貨了。記得上一次的鈾料嗎?這一次會更多。」葉關嘻嘻笑道。

上一次德國人的潛艇中,有2桶特殊的貨物,是鈾235的鈾化合物,只有112公斤。不足以製造一顆原子彈,趙易把這2桶貨物秘密轉運,做研究用了。

「原子彈不是那麼容易造的!」趙易感嘆道。

原子彈的原理,後世早就傳得沸沸揚揚,一些高中生都知道,李衡也自誇過了解全過程。但原理到現實,還有十萬八千里。

從鈾礦的開採、提煉,到製造、小型化,再到投放核彈的槍,一步一個門檻,擋住了很多國家,絕對是一個龐大的系統工程。

李衡也不敢輕易承諾,他這個理科男對製造原子彈的難度更加清楚,「德國人能送來多少鈾原料?不會只夠造一顆原子彈的吧?我們還得需要一些做試驗,否則可靠性沒法保障。鈾料不足,我們就得自己生產。第一步,鈾礦的勘探和鈾礦石的供應就是個問題。泰國和馬來西亞好像有獨居石,後世東南亞這邊沒聽說有大的鈾礦?」

李衡查了所有帶來的資料,就沒有查到鈾礦的影子。

「我也沒有聽過東南亞有什麼大鈾礦。這類敏感的消息,離普通老百姓有些遠。」趙易苦笑道,「不過我聽過一個傳聞,好像緬甸抹谷那兒發現過一塊大塊的鈾礦石,不知道是外來的,還是本地開採出來的。只能以後一點點的勘探了。」

「嗯,我這就組織人去勘探一下。」李衡點了點頭道,「不過,有了鈾礦不行,還得提煉濃縮。」

「這個我知道,濃縮需要離心機。離心機我們現在能買到,但這點數量不夠用,而且耗電量還需要傾國之力。」葉關沮喪道。後世和別人辯論中,早就知道這些了。

曼哈頓計劃時,耗電量佔了美國同期發電量的六分之一。就算離心機比氣體擴散法省電,對現在的先鋒軍來說也是一個天文數字。

「二戰後很長一段時間,幾大流氓還沒有過多干涉核武器,可又有幾個國家能自己製造出來?僅僅一個天文數字的投資額,就足以難倒很多國家。提煉和濃縮的電力,各環節的人才,都是制約原子彈的門檻。」趙易也嘆道,「就說人才吧,我們能有多少人可用?後世華夏之所以造出原子彈,也是拖到了六十年代,自己培養的人才可以利用的基礎上。就連民國那些大師們,也已經紛紛從美國等地學成歸來了。現在他們很多人還只是一個學生呢!」

先鋒軍這兩年大肆派出留學生,後備人才雖然多了,大多卻在國外,現在想研製原子彈都沒幾個人可用。

「最關鍵的是我們現在沒錢!」李衡補充道。

現在先鋒軍花錢的地方太多,相比把寶都壓在風險巨大的原子彈上,反而不如先擴充常規兵力。否則有彈無槍,常規兵力不足的情況下,一兩顆原子彈嚇不住幾大流氓,反而很容易受制於人,被幾大流氓實施經濟和技術等全方面封鎖限制。

「不過這也是一個機會。 斗羅大陸之燃冰斗羅 德國人恐怕也感覺到自己前景不妙,我們也得提前啟動德國的計劃了。」對德國人再次到來,趙易卻不打算放過。 如果以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的話,那麼一點也不奇怪,畢竟以前這座城市實在是太弱了,可是現在這個城市已經變得很強大了,像這樣的問題的話,那麼就確實說明,他們的實力永遠就沒有進步。

所以說從這些方面來講,他其實應該明白,如果自己不這樣做的話,那麼面對他的將是些什麼東西,會讓他難受得有些發瘋的狀態。

畢竟陪著他們現在的實力來之前要稱霸這座城市,十分簡單的,就是想要保護這座城市還是有些困難的,畢竟這座城市並不是一個兩個人就能支撐起來的,很多人才可以。

而且還是一大批強大的人,如果是一兩個人,並不能做到這樣,因為這些人全部都是在這一個地方生存的,他們的強大是憑藉這些資源而支撐起來的,他們都有多少自願的,所以說這就說明他們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不會強悍到那種地步。

即便是他們想要對付外面的那些海獸來說,憑他們現在的實力也是相差懸殊的。

所以說感覺到現在實力相差如此懸殊的話,那麼多的時候,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相對抗的餘地,畢竟他們現在還是太弱了,他們的地震實在是太強了,他們如果強行的對對碰的話,那麼恐怕損失的不會是他。

他如果這麼不自量力的話,如果還認不清不了自己的實力的話,那麼他們這個城市也許就算是玉石俱焚也不可能危害到他們敵人的根基。

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們必須得認識他們,如果不這樣做的話,那麼還能做些什麼?

他們如果我能將他的敵人擊敗的話,讓他們將面臨著什麼東西,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必須得認清。

你要是給一個人說,你的實力究竟是如何的強橫,這是不可能的,你只能用你的實力去證明讓他知道這些東西。

所以說你只有用這些東西向別人證明才可以,如果證明不了你的實力,那麼在這一座城市之內,你還是一個無所用處的費用不可能被任何人看見,不可能被任何人放在眼裡。

只有你真正的擁有這樣的實力的那位,你才能用心這些實力去保護自己,去保護清醒,去保護那些自己想要保護的人。

而不是在這裡自怨自哀說著那些言不由衷的話,壓力躺著,累的話就像是一個可憐蟲一般。

所以說現在他們面臨的敵人都沒搶到他們,如果還不去努力的話,那麼將來究竟會產生多麼大的影響現在也未可知。

所以說必須得抓緊時間,在這短暫的時間內,讓他們崛起,讓他們認識到自己的實力是多麼的弱小,讓他們真正的能夠在這個世界上生存。

強盜並不容易,可是想要弱小卻十分簡單,你只要停滯不前的,那麼你就是弱小的。

不管是誰都敢欺負你,恐怕這樣的生活沒有人想過吧,因為這是一個可憐蟲的生活。

畢竟他們現在在市裡可算是不錯了,畢竟這一個城市在市裡,就是在方圓幾百里之內都是屬於挺好的,而且他們現在已經是一個超大型的城市了,並不輸給任何人。

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們根本就不用看別人的臉色,幾瓶,他們自己就可以完成對這座城市的保護,甚至是裝著一座城市,變得更加強大,可是他們如果用這麼簡單的夢想就可以做到的話,那麼還怎麼說,是這個城市變得更加強大的,畢竟他們可以變得強大,但是想要變得更加強大,就必須得用其他的方法,這樣的方法,那就是讓他們更加成熟的實力增長教育。

在末世之中建立這樣的學校,讓強者認當老師,讓這些人全部都當作給他們啟蒙的教師,那麼即便是到最後,任何人都不懂的人,也能夠藉助這一份的知識,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強大,讓這個城市有一個循環的發展。

所以說,如果想到這座城市以後的長遠的話,那麼就不能夠再去用那些簡單的事情來形容了,所以說他們現在應該想一想,以後應該怎樣做才可以,而不是在這裡恐懼著。

從來不會有人坐著還能等到有任何對自己有好處的餡餅,從天上掉下來,也沒有人能夠有這樣好的運氣,因為這不過是一種開玩笑而已罷了。

所以說,看這樣的情況,也許他們在短時間之內不會取得什麼進展,但是從長遠來看,他們完全是可以崛起的。

一個人,兩個人的強大並不是強大,只有世世代代都強大起來,那麼才能讓他們變得真正強大起來。

這才是真正的處理器,一個城市的崛起,而失去這一教育,這樣的教育可能讓他們能夠進步迅速。

所以說從這一方面來說,他們如果能夠超越其他城市那些教育的方法的話,那麼多陪陪這些東西,做的不少事情,至少可以讓他們現在變得更加強大了。

或者是在約會的時間到了,也許他們不明白自己活著的意義的時候,他們可以去這樣的學校裡面,接受這樣熟練的心理教育。

所以說,在這個亂世之中,總有一些人是安慰別人的事,給別人餵雞湯的,而不是認為的世界裡面所有的人都是陷入這樣悲屈的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