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怕她的太長了,時刻惦記著搞死她啊!

死法,千奇百怪。

冰凍人?

誰想出來的啊!

古不爭氣的腮幫子都氣鼓鼓了起來,小臉上寫滿了『不開森』!

【神仙姐姐,好消息還要聽嗎?】

「……」不爭目光倏地落到自家傻狗的身上,陰沉沉的,「你說呢?」

總感覺我家狗砸對我惡意滿滿啊?

你家主人我都要變成冰凍人了,蠢狗你竟然連好消息也不想讓我聽?

【神仙姐姐,好消息就是,你可以通過吞服你家小天使的蛟龍珠,抵禦變成冰凍人的結果。】

【吞服下蛟龍珠,好處多多。】

旺財號賤賤的聲音,非常值得人懷疑。

「什麼好處?」不爭面無表情的問道,總感覺我家蠢狗要害我!

【既然神仙姐姐問了,那我就舉幾個例子好了。咳咳。】旺財號故意清了清嗓子,接著緩緩說道,依舊是賤兮兮的嗓音。

【比如,神仙姐姐你會突然變得很強,你家小天使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 這一次好機會肯定是不能錯過的,所以周安想要借著這機會,辦一點其他的事情。

這秦家好歹也是八大家族之一,若不是因為今天這點事情鬧得,平時想要見秦百拳一眼,可都不容易。要是就這麼放他離開了,豈不是有些太可惜?

自己對面的就是秦百拳,而秦百拳的體內實在污濁不堪,他需要一顆靈丹妙藥,而這靈丹妙藥只有自己手中有。

如藉此機會將這靈丹妙藥給了秦百拳,這樣就可以清除秦百拳體內的後遺症,這後遺症說大不大說不小不小,但是對於秦百拳來講,他馬上就要承受不了了。

所以,這個好機會周安怎麼可能錯過,他要借著這個好機會將這件事成。

「秦百拳,你現在因為功法缺乏而留下的後遺症,想你已經痛苦不堪了吧。」

秦百拳聽到周安這樣講,就知道周安已經知道了現在自己現在的狀況了。不過秦百拳還是很警惕,他要想要知道周安究竟要做什麼!

「你想要做什麼。」

你就放心好了,你一個糟老頭子,我還能對你做什麼不成?

現在叫你過來,那是要給你一場造化!可別不識趣!

「我這有一顆靈丹妙藥,大化丹,它可以清除你體內的那些後遺症,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秦百拳聽到周安這樣說自然是有興趣,因為這後遺症折磨的自己,幾乎已經到了極限了,他要儘快的將體內的這些後遺症,全部清除下去才行。

不然的話,自己的體內,已經變得渾濁不堪,就算修為再高,最後的結果不過是死命一場。

而最後的死,自然秦百拳不願意接受,而眼前卻有著好法子,怎麼可能不利用呢?只不過秦百拳自己也知道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像周安這麼精明的人,怎麼可能平白無故的要給自己獻上殷勤,那肯定還有別的條件罷了。

所以這對於秦百拳來講還是需要思慮三分的,如果這條件自己倒用不了,那自己後面的事情肯定也是背著周安操控著,這種情況也不會太好。

「我憑什麼相信你的,藥丸要不是真的呢?」

秦百拳雖然現在面露難色,但他還是支撐出自己的信心和周安對峙著,他知道如果這時候自己軟下來了,周安必定要硬起來,何況現在自己硬起來周安都是硬起來的。

周安聽到秦百拳的話,自然是冷笑一聲,他知道依照秦百拳這種情況之下,不用自己動手,很快就死掉了,他毫無利用的價值,除了自己給他找一些利用的價值,對於秦百拳本身並沒有什麼。

「其實到這種地步了,我覺得你應該很清楚你自己身體的狀況,你到底需不需要吃靈丹妙藥,你應該也很清楚。」

秦百拳聽到周安的話表情肅穆,他知道周安不怕什麼,他什麼也不怕,他有沒有什麼可怕的,自己說什麼對於周安來講都不會造成威脅的。

「我知道,周安你並不會平白無故的將這靈丹妙藥給我服下,所以我們不必藏著掖著,既然要做交易,那就光明正大的做交易。」

周安聽到秦百拳這樣講自然很開心,畢竟這個事情確實要打開天窗說亮話了。

「我直接和你說,周安我的身體我自己很清楚,我確實是需要靈丹妙藥,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你的靈丹妙藥,我服下之後,我身體里的後遺症是全部消除了,但是其他的呢,我的功法就卻卻徹底的消除了,這樣的話是得到命一條,可是接下去活下去也是另外一回事啊。」

聽到秦百拳這樣講,周安覺得秦百拳很實在,確實秦百拳的苦衷,周安也想到了,所以周安並沒有說什麼,只是聽著秦百拳繼續說。

「所以周安你竟然想要做一個好人,那就好人做到底。你將靈丹妙藥給我服下,清除我體內的後遺症之後,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幫我完善功法。這樣的話,我們的交易才可以實行。」

周安聽到秦百拳的話差一點笑出來,自己明明是幫助秦百拳,而秦百拳卻跟自己提起了條件,只不過周安在想,怎麼著也算是個肉盾,以後肯定會有用到他的地方,既然這麼簡單的要求自己也沒有必要搪塞了,答應就是。

秦百拳聽到周安答應他的請求之後,他就覺得有點驚訝,因為他覺得,周安完全沒有必要答應自己,自己現在只不過還是留有一口氣的殘害罷了,勉為其難的活下去也也沒有什麼用,不是秦百拳不自信,而是他很清楚自己現在體內的狀況。

秦百拳聽完了這些話之後不僅僅驚訝,反而還有一些驚恐,因為他知道既然秦百拳能同意自己的要求,那就證明,周安的要求更加的恐怖,不知道周安要接下來會讓自己做些什麼事情,這些都是無法預料的。

可是秦百拳知道,自己想活下去,就必須要存在一分的僥倖心理才可以,不然的話連活下去的可能性都沒有了。

面對這樣的事情,秦百拳自然知道,交易就是交易,不可能每個人都站在站的佔到便宜的。

「既然我同意了你的請求,那我們這個交易也算完成,只不過你提到了條件,而我也要提到條件。」

秦百拳聽到周安的話就知道災難來了。

「你想要什麼條件,你究竟要讓我做什麼?」

秦百拳自然很警惕周安會讓他做什麼,畢竟這關乎於他的性命,因為這件事情發生的太唐突。

「我也沒有做什麼計劃,所以我有三個條件,暫時沒有想好,等我想好我自然會告訴你。」

秦百拳聽到周安的話,他的面部肌肉已經緊張起來了,他知道三個條件意味著什麼,可是秦百拳也知道,如果自己不答應結果又是什麼?

不管是好命還是賴命,准總是一逃命,不管對於秦百拳還是周安來講都是這樣子,周安想要救秦百拳,不僅僅是要利用秦百拳,更多的情況之下,周安是一個交善的人,而不是交惡的人,周安覺得兩個人認識就是緣分,也許可以幫助到對方也不是件壞事,更何況有三個條件為自己積攢財富呢,何樂而不為呢?

所以就在此時,周安拿出了他手中的靈丹妙藥,大化丹,立即給秦百拳服下了。

剛服下之後,秦百拳的身體就有了反應,正在感覺體內的變化越來越強烈。 【比如,神仙姐姐你會突然擁有御龍的能力,你家小天使隨你驅使,讓他往東他就絕不敢往西,讓他幹啥就幹啥。】

【比如……】

「咳咳,行了。」不爭點點頭,示意她家狗砸可以閉嘴了。

好處,她已經明了於心。

【神仙姐姐,蛟龍珠是蛟龍修行的結晶,你只需要傍晚降臨之前,吞服下就行,不適合長期吞服的。所以夜晚一過,你還是要將蛟龍珠還給你家小天使的。】

換言之,無論神仙姐姐你擁有了力量之後,要做什麼?

都必須悠著點,掂量著點。

畢竟欠下的,始終是要還的。

雖說白天不適合乾的事情有很多,但是,要是真幹了,別人也說不了什麼不是?

一切,都靠實力說話。

實力強悍,什麼事情都不是事情啊!

「知道了。」

好借好還,再借不難。

「爭爭,爭爭,爭爭……」嗓音磁性動人,帶著十足的委屈和可憐兮兮。

古不爭一回神兒,耳邊便是自家小天使一聲聲的低喃,薄軟的唇瓣都要碰觸到她的耳垂了。

她的人被緊緊的摟著,感覺呼吸都有些不順暢起來。

「我在。」女孩兒伸手拍拍摟著自己的人兒,她的回應,瞬間就得到了蕭策的回應。

「爭爭,你終於醒了!」

「爭爭你怎麼了?不看朕,不理朕,你是不是……想其他野男人了?」

「你都已經答應朕了,要永遠都留在朕的身邊的。」

「……」古不爭將臉扭到一旁,不去看蕭策那雙幽深,危險十足,卻偏生又可憐兮兮的眸子。

「沒想野男人。」我也得有野男人可想啊?不爭乾巴巴的回到。

「那爭爭是不是想赫江耀了?」蕭策認真的看向自家女孩兒,俊美的臉上,一副『快回答我』的樣子。

活像是小孩子一樣,幽怨十足,明明她什麼都沒有干!

古不爭抿唇,對視上他的目光。兩人四目相對,誰也不讓誰,大眼瞪小眼。

「爭爭,朕沒安全感。」瞪來瞪去,最終蕭策主動敗下陣來,他將腦袋放到古不爭的肩膀上,給人一種無助可憐的樣子。

「爭爭,你快說,你喜歡朕,最喜歡的就是朕。」

「爭爭都沒有說過,愛朕,最愛朕。」

俊美如斯,身軀高大的男人,現如今彎著腰,埋頭在自家女孩兒的脖頸間,說著自己沒安全的話。

和他平常的高大威猛,完全不沾邊。

像是一頭雄獅,在所有的人的面前,都是威風凜凜,受人敬仰的存在。

可是在最愛的人面前,始終是會垂下高傲的頭顱,匍匐在它的面前,等待著被愛。

「最愛你了。」

古不爭瞅著自家小天使委屈兮兮的模樣,一聲嘆息。

好吧。

明總每天想發糖 她家小天使無論什麼樣的性子,終歸都是她家小天使。

瞧瞧這可憐巴巴的眼神兒,一副『你不愛我,就沒人愛我』的可憐樣兒,十成十的像啊。

「爭爭最愛誰了?」蕭策側了側頭,深邃黝黑的眸子對上她的。滿眼的期待,滿眼的催促。

「我,古不爭,最愛你了,最愛蕭策了!」

這下有安全感了吧?

古不爭說出了蕭策最想聽的話,聽了最高興的話。

蕭策一顆心都彷彿泡在了蜜罐子里,空氣都變得甜絲絲了起來,臉上的笑容,從嘴角漫延到眼角,漫延到渾身上下每一個細胞。

「爭爭,朕也最愛你了,最喜歡你了。」

「爭爭,我……我難受……」

蕭策將自己整個人的重量,都壓在了眼前女孩兒的身上,雙手環著她的腰。

「怎了?」古不爭扶住想要滑下去的人兒,先是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接著是臉,沒事啊?

「受傷了?」

內傷?

古不爭想著,直接扒了某蛟龍身上的衣袍,可衣袍下的每一處肌理都泛著健康的光澤,一點都不像是有事兒的樣子。

「怎麼了?」古不爭瞅著不說話,就是一副『我難受』模樣的狗皇帝,緊蹙著眉頭,

「說話!」你不說話,我怎麼知道你哪難受?

古不爭有些氣惱的望著不說話,卻一臉難受模樣的男人,干著急有沒有?!

「爭爭,那裡難受……」蕭策目光下移,古不爭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

「!!!」女孩兒白嫩的臉蛋,驟然爆紅起來。

古不爭咬著牙,瞪著蕭策,直接將一臉虛弱難受的他壓倒在地。

蕭策一顆心都狠狠的提了起來。

爭爭,爭爭會對他……強來嗎?

忐忑的心,上下起伏著,接著耳畔便響起了女孩兒咬牙切齒,彷彿從后牙槽溢出的聲音。

「難受是嗎?」

蕭策連連點頭,表示自己難受。

「難受……自己解決!」

古不爭迅速起身,明明前一秒溫軟的嗓音還伏在耳畔,下一秒就遠在千里之外了。

蕭策英俊的臉上,表情呆愣,望著懷中軟香的人兒,居高臨下的望著他,說不出的難過委屈。

「要不,我幫你找個人來?」古不爭雙手環胸,威脅性十足。

大叔我會乖 蕭策一聽這話就炸了,張嘴不甘的吼道:「爭爭,朕是你的,從上到下,從裡到外都是你的,只許你碰!」

朕沒有其他女人,他家女孩兒都要吃醋。

這要是有了,那還了得?

活撕了朕都有可能。

說著違心的話,故意氣他。偏生,他還不願意氣她。

氣壞了身子,到時候心疼的還是朕。

「那就趕緊起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裝的!」

古不爭轉過身去,表示沒眼再看他。

轉過身去的瞬間,古不爭白皙的臉頰和耳尖便浮上了一層薄薄的淡粉色。色蛟,明明才……就又想了!

「爭爭,朕不是裝的。」是真的難受。蕭策從地上站起來,拍拍袍子上不存在的灰塵,運功強行壓制住身上的火氣。

「爭爭,朕想要一個親親。」

不能吃,親一下總可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