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修羅,出來吧。」

蕭凌看著塵囂瀰漫區域,喝道:「我知道你沒有死。」

「蕭凌!你成功激怒了我!」

一道散發著銀色光芒的身影爆射而出,正是白修羅。

只不過,白修羅此刻極為狼狽,他披頭散髮,一身白衣已經破碎,露出了白衣內湛藍色的戰甲。

這湛藍色的戰甲,散發出強悍的波動,顯然是一件六階玄器。

雖說白修羅穿了戰甲,承受了幾大部分的攻擊,但是蕭凌攻擊的餘波,使得他體內五臟六腑都在翻滾。

斷天等人看到,在白修羅嘴角,有著一絲殷紅的鮮血留下,顯然白修羅受了不淺的傷勢。

若不是白修羅穿了戰甲,就憑蕭凌那一招,足夠讓白修羅非死即傷了。

「很好,竟然打傷了我。」

白修羅摸著嘴角的血跡,當看到手上鮮血淋漓的鮮血,他原本波瀾不驚的臉龐,涌動著無盡的寒冷,眼中的怒焰直接是爆發出來。

戰鬥到現在,白修羅還無法將蕭凌擊殺,這讓倨傲的白修羅,無法接受這殘酷的現實。

蕭凌展現出來的諸多霸道實力,終於讓白修羅將蕭凌當做自己的宿敵了。

蕭凌的手段,層出不窮,若不鄭重對待的話,他恐怕還真要陰溝裡翻船,與索命郎他們團聚了。

白修羅冷聲道:「熱身運動已經結束,接下來,將會是瘋狂的廝殺!」

蕭凌漆黑的眸子盯著白修羅,只見後者臉色恢復成為面無表情,這讓蕭凌深深吸了一口氣。

看來,這惡人榜排名第一的存在,的確很棘手啊。

不過,就算再怎麼棘手,只要找我麻煩,我都會毫不猶豫的橫推掉!

「來吧。」

蕭凌沉聲道:「瘋狂的廝殺,我很期待!」

戰鬥到現在,白修羅已經打算用拚命的手段了,這讓蕭凌慎重的對待,畢竟白修羅可是惡人榜排名第一的強者,隱藏的底牌恐怕不會少多少。

轟!

一道殺意屠戮的氣息從白修羅爆發開來,白修羅仰天長嘯一聲,發出野獸般的咆哮,使得空氣都是爆炸開來。

「修羅變!」

白修羅嘶啞道:「來自地獄的修羅,請賜予我力量,我願意用自己的十年壽命作為代價。」

伴隨著白修羅語言一落,在他的地面上,有著幽黑的沼澤在瘋狂涌動,瀰漫著恐怖的殺戮氣息。

緊接著,一道猙獰的虛影浮現出來,這個虛影身穿血色紋路甲胄,頭盔下,有著一絲猩紅的眼睛,這一雙眼睛充滿了嗜殺,足夠嚇尿許多普通武修。

「這是地獄修羅!」

小黑見多識廣,看到地獄修羅出現在這裡后,眼中充滿了震驚之色。

因為地獄修羅,可是極為強大的存在,白修羅能夠召喚出地獄修羅,的確讓小黑吃驚。

「什麼是地獄修羅?」斷天忍不住問道。

當地獄修羅出現的時候,斷天只覺得自己好像一隻螻蟻一樣,地獄修羅強者氣息,足夠撼人心魄。

斷天甚至懷疑,地獄修羅一個眼神就能殺了他。

「地獄修羅就是地獄修羅。」

小黑白了一眼斷天,顯然不想將知道的事情告訴斷天,畢竟這種事情,已經牽連到諸多驚天大事,斷天現在知道了,對自己也沒什麼好處。

「總之,地獄修羅,是極為強大的存在。」

小黑道:「就算神武大陸的巔峰強者,面對地獄修羅,都不得不全力以赴。」

聽著小黑的言語,斷天與路遙都是面面相覷,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驚駭的目光。

神武大陸的巔峰強者,就是那些巔峰武帝!

巔峰武帝都不得不鄭重對待地獄修羅,這說明了地獄修羅已經強大到匪夷所思的地步了。

按照小黑的言語,豈不是這場戰鬥,蕭凌必輸無疑了? 「你們不要震驚。」

小黑看了一眼斷天與路遙吃驚的模樣,撇了撇嘴巴,道:「這地獄修羅,只不過是最低級的存在。按照他們那裡的地位來估計的話,這地獄修羅算是修羅兵吧……」

小黑看著那地獄修羅,自顧自的說道:「白修羅能夠召喚出地獄修羅,想必是想借用地獄修羅的力量。」

「用十年的壽命借用一點地獄修羅的力量,這份狠辣果斷,的確讓人震驚啊……」

小黑目光有著一絲擔憂,白修羅施展出這等手段,就相當的棘手了,就是不知道,蕭凌能否應對過來。

畢竟,就算借用了一點地獄修羅的力量,就算是修羅兵,依舊不能夠小瞧!

「原本我不想理會你這隻爬蟲的,但是你已經消耗了修羅令,我只能出手。」

地獄修羅冰冷的目光盯著白修羅,冷聲道:「只不過,我需要你二十年的壽命,若是你無法滿足我的要求,就算違背約定,我也不會出手。」

聽到地獄修羅的話,白修羅目光陰晴不定閃爍著,他看了一眼蕭凌,見後者眼中沒有絲毫畏懼目光,這使得他咬牙切齒。

無論如何,他都要出手將蕭凌擊殺。

若是無法擊殺蕭凌,他說不定還要被蕭凌殺掉,面對這種選擇,白修羅毫無疑問的選擇殺死蕭凌。

「二十年就二十年!」

白修羅低喝道:「請賜給我力量,二十年壽命隨你拿!」

「好。」

地獄修羅點了點頭,朝著白修羅隔空一拿,直接將一道陽氣從白修羅體內抽離出來。

當這道陽氣被地獄修羅抽離后,白修羅的頭髮漸漸的蒼白起來,一下子老了二十歲,臉龐上面,都有著皺紋浮現。

嗡!

吸收了白修羅的陽氣候,地獄修羅屈指一彈,一道黑光爆射而出,射入到白修羅眉心當中。

「我已經借給你一些力量了。」

地獄修羅語音一落,化為一道黑光,沉陷入幽黑的沼澤地當中,乾脆利落。

幽黑的沼澤地消失不見,那地獄修羅也消失不見,好像這一切,都是虛幻一樣。

不過,當看到白修羅漫頭的白髮,有著皺紋的臉龐,才能夠確定,地獄修羅的確來過這裡。

「啊!啊!啊!」

當那道黑光射入白修羅眉心當中,化為一條條可怕的觸手,朝著白修羅全身瀰漫開來。

白修羅發出凄厲的慘叫聲,使得空氣爆炸,太過撼人心魄。

當白修羅停止慘叫聲的時候,他已經氣喘呼呼,一頭白髮凌亂的披散著,他全身都有著黑色紋路瀰漫著,極為猙獰恐怖,猶如從地獄走來的魔鬼一樣。

白修羅漆黑如墨的眼睛陡然看向蕭凌,布滿了殺機,冷聲道:「蕭凌,這一切,都拜你所賜!今天,我必定殺你!」

施展修羅變,召喚出地獄修羅,白修羅用了二十年的壽命代價,換取了地獄修羅的一絲力量。

這個代價相當的慘烈,若是還不能殺死蕭凌的話,白修羅都要癲狂了。

當然,只要殺死蕭凌,這一切,還是值得的。

只要扼殺了蕭凌,白修羅就能夠獲得蕭凌的諸多機緣。

「你還是人嗎?」

蕭凌看著白修羅人不鬼不鬼的模樣,皺了皺眉,白修羅這種狀態,使得實力再度提高,比原來更加棘手了。

「我現在不是人了。」

白修羅冷聲道:「我獲得了地獄修羅的一些力量,已經被地獄修羅的力量腐蝕了。這一切,都是你的原因!」

「只要將你殺死了,這一切都值了。」

白修羅露出殘忍的笑容,身形一動,手持著破軍劍,朝著蕭凌狠狠的劈來。

「修羅殺。」

黑色粘稠的劍氣席捲而出,在破軍劍的加持下,散發著極為驚悚的氣息,朝著蕭凌殺來。

蕭凌見狀,臉色一變,能夠感受到白修羅現在的攻擊比原來強大了數倍。

旋即,蕭凌手持無鋒劍,朝著這道攻擊轟了過去。

轟!

兩道攻擊硬撼在一起,頓時間狂暴的元力波動瘋狂涌動,電閃雷鳴,使得這片地域的大地開始崩裂開來。

「斷天兄,蕭兄看起來很危險啊。」

路遙看著再度與白修羅激戰在一起的蕭凌,忍不住說道。

在白修羅施展修羅變,掌握了地獄修羅的一些力量,發動的攻擊,佔領了上風。

斷天也是凝重的點了點頭,白修羅的手段,的確是撼人心魄。

這等手段,就算普通的一星武皇也不得不鄭重對待。

現在,蕭凌不過七星武王,要面對霸道的白修羅,這太過艱難了。

在不停的對碰下,蕭凌不停的後退,落入了下風,若是還是這種狀態持續下去的話,這一場戰鬥,恐怕白修羅要贏了。

「蕭兄,加油啊……」

斷天握著拳頭,眼下,只能為蕭凌默默祈禱了。

轟!轟!轟!

在白修羅的瘋狂攻擊下,蕭凌就算施展了雙重領域,依舊是不停後退,每一招落了下風。

蕭凌的目光越來越冷,白修羅現在的實力竟然超越了武皇,已經無限接近一星巔峰武皇了。

再加上白修羅每一招都很瘋狂,蕭凌都不得不全力應對。

「想要殺我,沒那麼簡單!」

蕭凌目光很冷,直接祭出荒天塔,將自己護在荒天塔當中。

當蕭凌進入荒天塔當中,便掌控著荒天塔不停的對碰著白修羅的攻勢,使得天崩地裂,狂暴的元力波動瘋狂的破壞著這片區域。

「荒天塔,果然是被你奪走了。」

白修羅看著蕭凌祭出荒天塔,眼中有著嫉妒之色。

他也到達過荒天塔,當蕭凌施展出荒蕪領域的時候,他就能夠確定無法地帶的傳聞是正確的,蕭凌的確收服了荒天塔。

「蕭凌,你是烏龜嗎?」

白修羅激將道:「有種出來一戰,我保證將你粉身碎骨!」

白修羅施展修羅變,已經佔領了絕對的上風,這場戰鬥的主動權,完全掌握在白修羅手中。

現在,蕭凌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任由白修羅宰割!

原本白修羅無法拿蕭凌怎麼樣,當將蕭凌逼進荒天塔躲起來后,他心中有著痛快。

「既然你不出來,我就將這荒天塔轟碎!」

白修羅眼中有著瘋狂之色,得到了地獄修羅的一些力量后,白修羅的自信心已經極度的膨脹了。

旋即,白修羅體內的元力猶如龍捲風一樣,朝著體外瘋狂的涌動出來,掄著破軍劍,朝著荒天塔發出瘋狂的攻擊。

面對白修羅瘋狂的攻擊,荒天塔都是搖搖欲墜一樣,顫動起來。

「蕭兄要支撐不住了嗎?」

望著節節敗退的荒天塔,斷天忍不住將心提到嗓子眼上,若是蕭凌都無法抵擋白修羅的瘋狂攻勢的話,等待著他們的下場,就是任由白修羅宰割。

畢竟,白修羅獲得了地獄修羅的一絲力量,雖然這力量只有一絲,但是那等驚悚氣息,足夠撼人心魄。

「我相信,蕭兄一定會再度創造出奇迹的!」

路遙緊緊握著拳頭,死死盯著那荒天塔,不知道為什麼,他相信蕭凌會再度創造奇迹,擊敗眼前的強敵。

在白修羅的瘋狂攻擊下,荒天塔竟然一聲不吭的迎接著這些攻擊,雖說這些攻擊驚天動地,卻沒有將荒天塔轟破。

蕭凌掌控荒天塔,按理說能夠進行一些反抗,但是蕭凌沒有那樣做,依舊是承受著白修羅的攻擊,沒有絲毫還手的打算。

這讓斷天與路遙忍不住咬了咬牙齒,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焦急不安。

轟!轟!

白修羅不停的攻擊下,依舊沒有將荒天塔打破,這讓白修羅心中越來越煩躁,明白自己小瞧了荒天塔。

眼下,若是不用其他手段的話,怕是無法將荒天塔的蕭凌逼出來了。

旋即,白修羅冰冷的目光看向斷天等人,看來,必須要用一些卑鄙手段,讓蕭凌投鼠忌器了。

在白修羅眼中,斷天等人反正都要死在他手中,正好先利用一番,也是死得其所。

嗡!

就當白修羅打算出手的時候,原本沒有動靜的荒天塔發出耀眼的光芒,那等光芒,有著極為恐怖的氣息在醞釀。

白修羅目光一凝,他停下腳步,死死盯著荒天塔。

難道,蕭凌已經察覺到他的行動,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出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