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那既然這邊,我就讓他們去叫人了,等會看你還嘴硬不。」

「三娘,你去外面將世子叫來。」其他人都不知道,沈安安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卻不想,前面還嘴巴硬得用刀都敲不開的人,頓時一下子癱軟在地。

「求你,不要去喊,我說,我都說。」說完,還給沈安安磕頭。

這下形勢的急轉直下,頓時讓其他人都傻眼了。

這是什麼情況?

為何這女子聽到世子便變成這樣了。

黑夜漫漫微光閃 「三娘回來吧。」

於是三娘便回來了。

其他人更是將這女人圍在當中,看看她到底要說什麼。

原來這個女人真的是世子府上的那個王小姐的貼身丫鬟茯苓,上次她看到沈安安和世子走的比較近,自家小姐性子又軟弱,便想著要教訓她一頓。

見沈安安將十分珍貴的甘蔗帶走了,便派人前去破壞,後面甚至於還恐嚇沈家人,讓曹氏還受到一番驚嚇。

後面就發生了,茯苓被人在街上整的事情。

再最後,她就被人打暈了,等她醒來后,就發現自己被人莫名的侮辱了。

本來她想一死了之,後面她決定就算是死,也要讓沈安安不好過。

她在李家轉了很久都沒有機會,她又不想回去,便機緣巧合下,到寧府做了廚房的丫鬟。

為了不讓人認出她,她在臉上塗上厚厚的粉,她自己也會點易容術,便裝扮成另外一副樣子。若不是熟悉她的人,根本認不出她。

卻不想今日她竟然在寧府看到了沈安安,還聽說她今日要做東西給其他人吃。於是茯苓腦子一動,就想了這個辦法,抓了兩隻野貓進來到處搗亂。還讓那個送貨的大哥,幫忙搬東西,搬東西的時候,她故意摔倒了。

將那些食材都摔到地上被糟蹋了不少。

那送貨的人,見食材被毀了,也怕擔責任,加上茯苓說的危言聳聽,那個送貨的人,便偷偷的從後門溜走了。

聽到這裡,大家依稀聽出了一些端倪出來。

沈安安又如何聽不出來,只是覺得茯苓的恨自己的理由有些牽強,忙對她說:「我覺得你可能力量用錯了方向。你們需要討好的人,是世子而不是和我作對。我一個有夫之婦,是不可能對其他男人有任何想法的。」

「哼,你嘴上說的好聽,還不是將咱們世子的魂都勾走了,我還聽說,他這幾日都是和你們在一起的,連郡王府都不回了。」

聽到茯苓的強詞奪理,寧夫人總算也是聽出了些明堂來。她對沈安安說:「丫頭,你無需再跟這個心腸歹毒的丫頭計較了,我這就命人將她送給人牙子,打發出去了了事。」

沈安安也是很無語,她什麼都沒做就這樣被人恨上了。

「不用了,放她走吧,只是我希望你能明白,有些東西是你家小姐的就是你家小姐的,不是的,就算是巧取豪奪,也沒有任何的意義。」

愛我,請轉身離開 說完,沈安安站了起來,準備去廚房了。

這會已經有人過來通報說是新的食材已經準備好了。

卻不想就在這時,茯苓突然掙脫旁人的束縛,從懷裡掏出一把刀,直接朝沈安安背後撲了過去。

「夫人!」

「丫頭!」

「安安!」

。。。。。。。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只見外面突然晃進來一道人影,突然擋在了沈安安的面前。

而寧如歌衝上來時,只顧上朝茯苓後背心推了一把。

「噗!」一把短刀,直接插入來人的胸口。直接沒入胸口處,看到這一幕,寧夫人差點暈了過去,沈安安只感覺到後面有一人沖了上來擋住了她的身體。 見有人來救自己了,沈安安一開始還以為是李晟,卻不想,竟然是任何人都想不到的人,陳顯生。

他是怎麼進來的,他怎麼不顧性命的衝上來的?

「世子!」

「陳顯生!」

。。。。。

「快來人啊,去請大夫。」

「丫頭,你沒事吧。」

沈安安只覺得眼前一片血腥味道,令人作嘔,她只覺得整個人也是天旋地轉的。一個龐大的身軀朝她壓了過來,將她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手肘被摔傷的地方,似乎又被擦破皮了。屁股彷彿也被摔成了兩半,沈安安在暈倒前,心裡想的卻是,今日她做不成魚了。

就在所有的人,都將注意力放在沈安安和受傷的世子身上時,茯苓突然一頭撞在了旁邊的石柱上,石柱上血流如注,她也解脫般的慢慢閉上了眼睛。

====

「安安,你怎樣了?」

「宋兄安安沒事吧?」

。。。。。。

「安安啊,你不要嚇為娘啊。」

彷彿有很多人在來回走動,彷彿有很多人走了又來了。

現場本來很吵鬧,瞬間又變得十分安靜,一個身著華服,頭戴玉冠的女人,突然走近了她。就在她走到自己眼前時,那張臉,突然變成王妃的臉。

只見她朝自己伸出了手,等那張手伸到自己眼前時,但是長出長長的指甲,一下子就掐到她的脖子上。

聲音凄厲。「你這個殺人兇手,還我兒子,還我兒子的命來。」

「我要你以命抵命。」

「啊!」沈安安只覺得一陣窒息,脖子上越來越緊,呼吸越來越急促,她大口的喘息著,一下子叫了起來。

「安安,你醒了。」一道熟悉的懷抱,突然將她緊緊的抱在了懷裡。

外面頓時傳來許多腳步聲,有青櫻的,有三娘的,有父親的,還有母親的。

還有那頭戴華冠,面目寒霜的女人。

沈安安只覺得內心恐懼無比,再次暈了過去。

「娘子,娘子,安安,快去叫大夫啊。」

宋鰲這會從另外個廂房出來時,面色有些蒼白,雙眼布滿紅絲,顯然是熬夜熬的。陳顯生這一刀被插的極其深,即使他用了他們祖傳的治傷靈藥,也沒見他好轉。

然而他這邊情況還沒有緩解,那邊又來說沈安安又暈倒了,趕緊過去看看。

等宋鰲過來時,看到李晟的情況也沒比他好多少。只是一夜沒睡,便見他下巴上已經長出了一些青色的鬍鬚。整個人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般似乎整個精氣神都被抽空了一般。

外面的燈籠全部點上了。大家都輪流看著,生怕眼睛一眨,閉著眼睛的沈安安便這麼飛走了。

「宋兄快來看,安安她怎麼了?她怎麼一動不動了,手也涼夫人可怕。」一整夜一直握著沈安安的手,不敢鬆開,卻越發覺得她的胳膊纖細的可怕,彷彿像是個假人一般,身上冷的可怕。

他後悔死了,臨走時沒跟他打個招呼,如果她就這樣帶著遺憾走了,他一定一輩子都不原諒自己。

「李兄,無需緊張,安安只是疲勞過度,加上。」

宋鰲這話只說了半句,後面的話沒有繼續說。而是將手再次放在她的手腕處,細細的為其診著脈。

看他神情如此凝重,看得李晟整個心都糾結在一起了。拳頭更是緊緊的握著,指甲將他手心都刺破了,他也好不自覺。

今日他隨慕晚晴出去辦事,本以為回來后,將事情和盤托出。他是因為不知道如何說,也沒有想好,便耽擱了下。卻並不想,他剛進門,就被人告知,沈安安暈倒和世子受傷的消息。

李晟聽說世子生命攸關,就連王爺和王妃都來到知府衙門了,他頓時覺得事情變嚴重了。

然後他踏進這廂房的門后,就再也沒有出去過。這一夜到天亮,就一直猶如蠟人一般跪坐在沈安安的床前,一手握著她冰涼的小手,一邊可憐巴巴的看著她。

偶爾伸手將她跟前的被子掖一下,偶爾用手碰碰她的臉蛋,用指腹在她臉上輕輕的划著,一邊嘴裡喃喃的和她說在,只有他們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話語。

「怎樣了?」李晟覺得這三個字是他用盡所有的力氣說的,問話時,他的手更是不自禁的一把抓住了宋鰲的胳膊。

只見宋鰲朝他笑了笑,半晌后才道:「恭喜你,要當爹了。」

「什麼?你說什麼?」李晟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咋都不敢眨一下生怕眼睛眨巴了。宋鰲剛才說的話,便沒有說過。

「我說你要當父親了,恭喜啊,只是安安最近甚是勞累,加上昨日看到血,受到驚訝,只怕是需要靜養。」

「好賢弟,太感謝了。」李晟突然站起來,一把拍在宋鰲的肩膀上,差點讓他從凳子上摔了下去。

「宋兄你沒事吧。」宋鰲用手扶了扶額頭,用手在太陽穴處按了按,搖頭道,「我沒事,只是世子的情況有些危險,所以我有些擔心。」

這時候青子進來報告說,知府衙門外已經被圍得水泄不通了。

李晟和宋鰲不由對看一眼,兩人心裡都有些心知肚明。一旦世子有什麼不測,只怕是他們這些人全部要陪葬。

「他真的沒有希望了嗎?」李晟這會臉上的神情半點也高興不起來了。本來喜當爹是好事情,可是世子為了救沈安安,這都快將命搭上去了。這事情鬧得,要是他真的想不過來,不知道如何收場。

幸好外面有徐老在那裡鎮著場子,不然的話,說不定王妃真的帶著人,將他們給全部綁起來了。

一會後,只聽到外面有吵嚷聲,青櫻,三娘還有青子他們都到門口守著去了。

他們心裡都知道,萬一王爺的親兵衝進來,他們就算是戰死也不能讓他們傷害沈安安。

然而雪上加霜的是,就在宋鰲他們一籌莫展的時候,瑞芝堂那邊有人傳話,喊宋鰲回去,說是南寧開始腹痛了。

這真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的消息,消息是徐老派人傳過來的。瑞芝堂傳話的人,肯定是被擋在了外面不讓進來。

李晟知道后,眉頭也是緊鎖著,心裡糾結了很久他道:「要不你先回去看看嫂子吧,萬一她有什麼事情呢?」 宋鰲卻覺得南寧的腹痛來的不是時候,怎麼早不痛晚不痛,偏生在這個節骨眼上。

而且南寧還沒有到產期,腹痛熬一熬就過去了。

於是他對回話的人說:「你讓掌柜的給夫人多吃些鎮痛的藥物,先讓她心情平復下來。我這邊好了,立刻就回去。」

聽到宋鰲這麼說,李晟心裡覺得很是不安,忙道:「宋兄你還是回去吧,這裡暫時沒有什麼事情,唯一能做的只能是等了。」

宋鰲卻堅決不肯走。「我在這裡咱們還有一線希望,我要是走了,說不定你們這些人的命都要搭在這裡了。」

「可是嫂子那裡也需要你,她是那麼的愛你,現在她受著折磨,你卻不在身邊,萬一以後她恨你怎麼辦。」

「我宋鰲的女人那有這麼嬌氣的,無礙,李兄你不要再多說了。」宋鰲說完,去世子那邊探望病情了。

宋鰲剛走一會,沈安安就醒轉過來,醒來后,只見她額頭上都是汗,頭髮也像是從水裡撈出來一般。

李晟心疼的不行,忙命人送進來熱水,他準備親自幫她擦拭身子。

沈安安卻記掛著陳顯生的病情。

「相公,世子情況怎樣了?」

李晟不想讓沈安安操心,故作輕鬆的說道:「他已經脫離危險了,現在人還昏迷著,說不定這會已經醒了。」

「那你帶我去看她。」

沈安安說完,便要站起來,卻被李晟一把按了下去。

「不行,你現在不能下去。」李晟的聲音大的將沈安安嚇了一大跳,大大的眼睛就這麼看著他,頓時讓他的心軟了一大半。

「不是,我是說,等你好些了,你再去看他。」這會李晟只能將話語放軟和些。

然而沈安安的固執是任何人都無法阻止的。「不行,我一定要看到他平安了,才能安心我和他萍水相逢,如果今日不是他挺身而出,說不定我就已經是個死人了。」

「那等你稍微有些力氣了,再去可以嗎?」李晟實在是心疼沈安安現在這個樣子。沒想到她卻固執的像頭小牛犢。

「你現在就背我去。」沈安安試圖站起來,人卻暈的厲害。只能一手撐著床板,一手緊緊握著李晟的手。

「那好吧,我們就去看一眼,看一眼就回來。」這會世子還沒有醒來,他們過去遠遠的看一眼,就像是看到他在睡覺一般,沈安安應該看不出什麼的。加上宋鰲也在,相信他也不會說漏了嘴。

就算是著急想辦法,也是他們男人的事情,他不想讓沈安安這個時候分心,她可是懷孕了的人,身子骨還這麼虛弱。

然而等他們過去時,千算萬算,沒想到,王妃會衝進來了。

「就是這個女人,將她給我抓起來。」

「不,將他們給我統統抓起來。」

沈安安這會正趴在李晟的背上,李晟當然不許別人靠近。

青子,還有青櫻,以及寧如歌他們都在旁邊緊緊護著,在中間的沈安安和李晟還有宋鰲他們。

「相公這是什麼情況?」

宋鰲見事情瞞不過去了,只能嘆息一聲道:「丫頭,事已至此,我們只能將事情跟你實話實說了。」

「相公,你放我下來。」

前面的人,卻要打起來了。

「慢著,誰都不許動,我一人做事一人當。」沈安安喉嚨響亮些便覺得喉嚨口處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割著一般。 報告老婆,總裁求轉正 可是她必須忍著,再痛也得忍著。

「哼,表面上看倒是硬氣,誰知道你當初怎麼勾引我兒子的。」

「王妃說話請自重。世子是他自己衝上去救人的,又不是我家娘子逼著他的。」

「好啊,你們得了便宜還賣乖,果真是好人,看看,看看你們這些人的黑心肝,是想要害死我兒子啊。」王妃說完,頓時一把拿起旁邊親兵手裡的弓箭,拉弓開弦,將箭搭上,就這麼將箭尖對準了沈安安和李晟。

看著王妃臉上那種仇恨的眼神,李晟突然有種熟悉的感覺,這是一種怎樣的仇恨眼神。

瞬間他心裡一下子彷彿明白了許多事情。

他直接擋在了沈安安的前面道:「既然王妃想要殺人泄憤,那就朝我這裡射過來好了。我李晟要是粥一下眉頭,我就不是男人。」

「不要,相公,不可以。」沈安安將李晟往旁邊拉,無奈力氣不夠。

宋鰲也在旁邊勸著,其他人則準備用自己的身體,為李晟擋箭。

「公子,你不可以衝動啊,老夫人還在家等著你,現在夫人。」

「閉嘴,幫我照顧好夫人,她少了半根毫毛我唯你是問。」說完李晟將沈安安往青子身邊輕輕一推。三娘和青櫻見狀,立刻上前一把扶住了沈安安。

沈安安還要往前去,卻被宋鰲制止了。「丫頭你現在虛弱的很,不要再往前添亂了。我看李兄未必就會束手就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