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小虎看著秦佩,陰險的笑道:「行,就這麼說定了,這保安隊長就是你了哈,大伯。」

「保安隊長?」秦佩哆嗦著嘴。

他堂堂秦氏集團的總經理,平時,幾乎秦氏集團的大小事務,都是由他來打理。

秦老爺子,也只是挂名董事長而已,真正的執行董事,其實是秦佩。

可沒想到,秦老爺子一死,秦佩竟淪落成為一個保安隊長。

秦佩氣的,渾身都哆嗦了起來。

秦尚賢卻得意的一笑,看著自己的兒子秦小虎,十分的欣慰:「哈哈,秦佩啊秦佩,你壓了我一輩子,現在終於…」

就在秦尚賢想要羞辱秦佩一番的時候,一個中年男子,大步走了過來。

「你好,您是劉律師嗎?」中年男子走到秦老爺子的私人律師跟前。

「我是。」

「我姓譚,叫譚一鳴,這是我的名片,我們是同行。」

「譚一鳴?那個號稱打官司從來沒輸過的譚一鳴?」劉律師吞了吞口水,沒想到這樣一個大鱷竟然出現在了省城。

這可是全國首屈一指的大律師啊。

擁有七十二場不敗神話的傳奇人物。

譚一鳴呵呵一笑,點點頭:「正是在下,這是一份財產轉讓合同,請您過目一下,這秦老過世之前,已經將自己所有的資產,全部轉讓給了我們家少爺。」

「你們家少爺?」劉律師問道。

「對,就是倪爹。」譚一鳴笑著說道。 「你們家少爺是我爹?」

劉律師獃滯了一下,接著,他的臉上充滿了憤怒之色:「譚一鳴,你咋還罵人呢!」

劉律師有些不敢相信,畢竟眼前這位叫譚一鳴的律師,可是全國十大律師之首的人物。

在律師界,譚一鳴這個名號,可謂當了聞風喪膽的地步。

要是對手是譚一鳴,基本可以宣布投降了。

譚一鳴跟業界許多律師對壘過,無一敗例。

劉律師都有些懷疑了,眼前這傢伙,真是鐵嘴譚一鳴嗎?

「罵人?我沒有罵人啊,我是想說,我們家少爺的名字,叫倪爹。」譚一鳴微笑的說道。

譚一鳴也算服了李凡了,如此奇葩的名字也能想到。

簡直是古靈精怪。

娛樂圈最強替補 當譚一鳴將合同遞到劉律師的跟前時,劉律師的臉色,青一塊紫一塊的:「這名字。。。。。」

這也太會佔人便宜了吧?

「劉律師,你可以看一下,秦風秦老爺子生前百分之九十五的資產,現在都歸我們家少爺所有,包括秦家別墅,公司的大樓產權,還有秦氏企業的股份等等。」譚一鳴說道。

「你們家少爺是誰?」

突然生出變故,秦小虎的臉色,一下子黑了下來。

秦小虎朝著譚一鳴步步逼近,眼神凌厲的看著他。

秦小虎萬萬沒想到,這秦老爺子臨死之前,竟然將自己的資產,全都轉讓了出去。

這讓秦小虎有些難以接受。

這本來秦氏集團的董事長…秦家家主的位置,都要是自己的,可如今…

譚一鳴微微笑道:「我們家少爺是倪爹!」

「去你媽的!」

秦小虎是個粗人,有人侮辱他,他自然會用拳頭來還擊。

可誰知道,譚一鳴卻只是微微一笑,把頭一歪,便躲了過去。

「小兄弟,別那麼激動嘛,我可是律師,你連律師都敢打,怎麼,外面吃不上飯了,想進去吃去?」

譚一鳴扶了一下眼鏡框,臉色突然一冷:「我勸你,還是冷靜一點吧。」

「虎哥,別衝動,醫院裡到處都是監控,你要打了他,可能要吃好幾年的牢飯。」劉律師一把抓住秦小虎的胳膊,勸了一句。

「艹,這逼這麼金貴嗎?」

「打他一頓,就吃幾年牢飯?呵呵,他是天王老子不成?」

秦小虎有些不信,臉上的表情更是不屑:「律師是吧?我警告你,不該管的閑事兒,少管。」

「回去把這話告訴你們家少爺,要是他不聽的話….」

譚一鳴打斷秦小虎的話:「你是想威脅我們家少爺嗎?」

「對了,秦小虎,剛才省城北面有一家會所,涉嫌賣淫,還藏有大量的毒品,就在剛才,被警察給查封了,會所里上百口人,都被抓了起來。」

「我聽說,那個會所,好像就在你的名下啊。」譚一鳴平靜的笑道。

聽到這話,秦小虎的臉色,當即變得煞白起來。

「你放屁!」

秦小虎瞪大眼睛看著譚一鳴,有些心虛的說道:「那是老子的會所,要是被端了,老子怎麼可能不知道?」

「再說了,什麼毒品,什麼賣淫,老子的會所乾淨的很!」

秦小虎伸出食指,指著譚一鳴的鼻子:「你可別誣陷老子啊!」

「是不是誣陷,我說了不算,警察說了算。」

譚一鳴淡定的從懷裡掏出手機,打開了微信:「我警方有幾個朋友,這是我朋友傳給我的,這幾個姑娘,你都認識吧?」

秦小虎的臉色,瞬間沉了幾分,這都是自己會所里的姑娘。

這些姑娘,做的都是皮肉生意。

「認識又怎麼樣?」秦小虎皺著眉頭:「她們是我朋友,沒事喜歡去我會所玩,難道這也犯法?」

「她們都吸毒,你不會不知道嗎?」

譚一鳴用手一劃,接著另一張照片裡面,是大量的粉末狀物體。

「這些東西,應該不是小孩的奶粉,或者洗衣粉吧?」

「這可都是從你的會所里翻到的。」

「根據法律,這些東西如果查明是你的,你會被槍斃的,秦小虎。」

譚一鳴微笑著說道:「當然,依你的聰明才智,你可以找一個小弟,替你背鍋。」

「然後讓別人替你挨槍子。」

譚一鳴替秦小虎想好了退路,秦小虎底氣有些不足的說道:「這些本來就不是我的。」

秦一鳴點點頭,然後又用手一劃。

這一張照片,直接讓秦小虎的身子顫抖了一下。

這是幾個年輕女人的屍體。

「這幾個女人,好像都跟你交往過,秦小虎,這是你的前女友們吧?」

「你的前女友們,可真多啊!」

「秦小虎,你是不是克女友啊,怎麼跟你交往的女人,都死了呢?她們都還那麼年輕,都是花季的年齡。」譚一鳴一臉好奇的看著秦小虎,問道。

秦小虎吞了吞口水,整個人都哆嗦了起來。

照片里五個女人,都是溜冰致死。

她們的屍體,早就被自己的人給處理掉了。

這譚一鳴,怎麼會有這些屍體的照片。

而且有些屍體,可都是一年前的了。

也就是說,這個譚一鳴,至少一年前,就盯上自己了。

秦小虎聲音有些顫抖的看著譚一鳴:「你…你怎麼會有這些照片?」

「你以為只有這些嗎?」

「包括她們怎麼死的,你是怎麼威脅她們家人的錄音,我這裡都有。」

譚一鳴笑了笑,說道:「不止我有,警察那裡也有一份。」

「秦小虎,有力氣打我一頓,我倒是建議你省著力氣跑路吧。」

譚一鳴看了看手錶:「我比警察提前走了五分鐘,所以,還有三十秒,警察就會到醫院了。」

「當然,如果你真的沒有犯罪,也別害怕。」

「警察是不會冤枉好人的,放心吧。」

譚一鳴微笑著說道。

而秦小虎聽到這句話之後,他的臉上,變得極為憤怒。

他一臉猙獰的看著譚一鳴,臉上的青筋都暴起了:「是你把這些照片給警察的?」

「是啊,我是個良好公民,發現可疑的東西,自然要交給警方了,要不然,警方怎麼會去查你的會所呢?」

「你說也奇了怪了,你的那些手下,各個跟吃了安眠藥似得,抓他們的時候,他們就躺在地上睡覺呢。」

譚一鳴眯著眼睛一笑:「他們都這麼早休息的嗎?」

「我草泥馬!」

秦小虎攥起了拳頭,對準了譚一鳴,直接揮拳而至。

可譚一鳴卻比秦小虎提前一步出手,直接一腳踹了過去,踢在了秦小虎的胯下。

秦小虎被踹退了好幾步,要不是他的馬步夠穩,恐怕早已跌到在地了。

「行了,就你那點三腳貓的功夫,夠嗆能夠打倒我。」譚一鳴不屑的笑道。

而這個時候,醫院的門口處,傳來了警車鳴笛的聲音。

砰砰砰的腳步聲,快速傳來。

「你狠!」

用手指了指譚一鳴,秦小虎掉頭就開始跑。

秦小虎做夢也不敢相信,自己做事如此小心,卻還是被人抓住了把柄。

而且,就連一年前自己害死的女人,都被譚一鳴拍下了證據。

這個譚一鳴,到底是什麼人?

他幹嘛要盯著自己?

而且盯了自己整整一年多的時間!

秦小虎有些想不明白,他剛剛跑出醫院,一輛車子,便停在了他的跟前。

車門打開,慕容長風冷冷的說道:「上車。」

看了一眼慕容長風,秦小虎沒有任何的猶豫,立馬跳了上去。

「操他媽的,那個譚一鳴,到底是什麼人,他手上怎麼會有我那麼多的犯罪證據?」上車之後,秦小虎氣的大罵道。 「這些證據,譚一鳴起碼收集了一年之久,這傢伙幹嘛要針對我?」

「我跟他也沒仇啊!」

「難道說,我以前害過的人裡面,有他的親戚或者朋友?」想破了腦袋,這秦小虎也想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秦小虎,你也太瞧得起你自己了。」慕容長風搖了搖頭。

「慕容少爺,你這話啥意思?」秦小虎聽的出來,這慕容長風的語氣中,含有鄙視他的意思。

「你知道譚一鳴是什麼人物嗎?」

「若是你真的得罪了他,你覺得你會活到現在?」慕容長風冷哼道。

「他不就是一個律師嗎?」秦小虎的語氣十分不屑。

豪門新歡 慕容長風一聲冷笑:「一個律師?連勝七十二場的律師,全國只有他一人而已,十大律師裡面,他排第一,想請他打一場官司,那可比登天還難。」

「他的出場費,至少都不下幾千萬,甚至上億。」

聽到這個數字,秦小虎震驚的吞了吞口水:「這麼多,普通人誰請的起啊?」

「這普通人自然請不起,但那些明星,豪門,分割財產的時候,一分就是幾十億,甚至上百億….這種時候,大家都想請譚一鳴,可惜,這個譚一鳴,脾氣大的很,就算是有錢,你要是對他有半點不敬,也未必能夠請的動他。」

「他黑的白的,都玩的轉,如果他想捏死你,就如同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看不出來嗎?他存心想放你一馬,要不然,你以為你跑的掉嗎?」

「若不是他提前給你通風報信,警察早把你抓住了,還會讓你從後門逃走?」

秦小虎聽完,有些不敢相信:「那這麼說來,我還應該感激他了?」

「去他媽比的吧,要不是他,我用得著跑路嗎?」

「不管他是誰,有多牛逼,他從一年前就開始收集我的罪證,並把罪證交給了警察,就沖這一點,我就不會放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