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她分兩次吃,細細品嘗。

「啊啊~好好吃。」

少女閉上眼,兩隻手彷彿翅膀樣不停拍打大腿,美美道,「如果菜加上光,肯定是中華小當家。」

「托,絕壁是托!」

其他人根本不信少女的話。

「小艾,你最近很缺錢嗎?跑來當托。」

另一名身穿米褐色蓬蓬裙,卷著兩個大捲髮的少女不解地走了過來,看樣子好像是中二少女的同伴。

「不是托,是真的好吃。」小艾百口莫辯,直接拉著蓬蓬裙少女到攤前,夾了塊豬肉送到她嘴邊,興奮道,「你試試就知道了,炒雞好吃。」

「真的假的。」

蓬蓬裙少女試著吃了一小口,隨即忽然一口吃掉整片豬肉,嗯嗯嗯地點頭道,「好吃,入口即化一樣。」

「我沒騙你吧。」

小艾看向蘇羽,「老闆,你上面的其他肉也跟我們試吃的一樣嗎?」

「部位不一樣,口感自然不一樣,但一定好吃,有問題可以隨時回來找我。」

蘇羽知道自己打開了銷路。

「我全包了,買回去給爸媽嘗嘗。」

蓬蓬裙少女拿出手機晃了晃,「炮信付款。」

「十個蘿莉九個富,還有一個特別富,原來這句話是真的。」

蘇羽一一稱斤,調出付款碼道,「零頭不收了,一共四千二。」

「好了。」

蓬蓬裙少女和小艾一起提一大袋子肉,回頭道,「不好吃我找你哦,你什麼時候來賣?」

「這是最後一次,沒意外的話以後人人佳會全面鋪貨。」蘇羽笑道。

「莫名覺得你冷帥冷帥的。」

小艾兩人在人群的注視下走了。

「冷帥是什麼帥?算了,理解不了統一默認為誇我帥。」

蘇羽看著不知所云的一群人,雙手合十道,「肉賣完了,都散了。」說完,他離開攤檔。

「要是托,怎麼會全部買完?」

「是呀,那個老闆也沒有在補貨的意思。」

「磨磨唧唧什麼,試一下不就知道了。」

一群人齊齊圍上去,一人一片分掉了一大盆試吃的豬肉。

「嗯?」

他們臉色說不出的精彩,撒腿跑向其他櫃檯。

「蘇記豬肉還有沒有?」

「媽耶,那也太好吃了,我現在嘴裡還有香味。」

「我感覺我以前吃的都是假豬肉。」

「…」

本來在嘲笑蘇羽的工作人員被七嘴八舌的人群嚇懵了,心裡只有一個想法:豬肉而已,至於嗎?

負責人見狀擦了擦汗,忙跑向楊進:「經理,這怎麼辦?」

「跟他們說明天早上十點鐘,超市會限售蘇記豬肉,售完即止。」

楊進收起震驚,吩咐完對著蘇羽語氣恭敬道:「蘇先生,我們進去繼續喝茶,你是對的。」 「消費者的觀念中沒有價高不高,只有值不值得,一個物品賣不出高價,僅僅是這個物品不值高價,跟消費能力無關。」蘇羽淡淡道。

兩人重新坐下。

楊進晚來了幾分鐘,應該在外面打電話請示上級。

他兩手不停相互搓著,組織了下語言說:「蘇先生,價格可以在降一降嗎?」

蘇羽微微一笑:「不能。」

「說實話,我剛才和領導通過電話,雖然說了你的銷售情況,但他那邊還是接受不了你的價格和條件。」

楊進頓了頓說,「我覺得你的豬肉有很大的市場,硬著頭皮跟領導力爭了一下。」

蘇羽怎麼會不知道,楊進說那麼多場面話,還不是想壓價,不由點頭道:「你儘管說,談合作本來就是要談的。」

「價格方面可以按照你說的來,但有幾個條件要改。」楊進緩緩道,「在排除不可抗力的因素前提下,以三個月為基準,假如你的豬肉無法達到預期的銷售額,批發價得適當降低。

天美的豬肉我們無法全面下架,只能說讓你們打擂台,如果天美的銷售額跌入谷底,不用你說,我們也會考慮終止合作,這個你要理解,畢竟有合同約束,不能說終止就終止…」

蘇羽微微點頭。

超市開來就是為盈利。

楊進是個人才。

他不在蘇羽死咬的價格上動刀,只改一些乍看合理的細則,繼而保證超市最基本的利益。

「蘇先生,我說的這些你能接受嗎?」

楊進說出這句話心裡發虛,抬眼直看著蘇羽。

「合作愉快。」

蘇羽咧嘴一笑,伸出了手。

「呼,我捏了把冷汗。」

楊進雙手握住蘇羽的手,笑道,「如果市場反響好,我怎麼都得讓公司在所有門店上市你的豬肉。」

「不用說的那麼誇張,我對我的豬肉有信心。」蘇羽淡淡道。

談生意,一開始不用要把話說的太滿。

像是你的目標要達成三七分,那麼就要以五五分去談,這樣自己可以掌握一定的主動權,不會變得被動。

蘇羽不是膨脹自滿的性格,非得說要對方跟著自己的意思走。

他第一次跟楊進提出的合作方案,楊進答應了就有鬼,這不過是他為後面的洽談做鋪墊。

如果仔細觀察,便會發現這場合作,蘇羽從始至終一直在掌握主動權,相反楊進陷入他的節奏而不自知。

蘇羽等了大半個鐘。

楊進親自開車去人人佳的公司法務部拿來合同,在律師的見證下籤名。

自此,蘇羽和人人佳正式達成合作。

蘇羽婉拒了楊進請吃飯的邀請,出門徑直鑽上了郭沫若的車…

她正在戴安全帶,回頭一看嚇得峰巒一顫,沒好氣道:「你不是開三輪來的嗎?上我車做什麼?」

「知道雙十一嗎?」蘇羽直入主題。

「海淘的廣告鋪天蓋地,不用手機的人都知道有這回事。」郭沫若眯起眼說,「你這麼好心,要給我清購物車?」

「果蔬線上這一塊怎麼不開發?」蘇羽問道。

「我有考慮過,但最快的物流也得兩天,果蔬的質量沒辦法保證,價格方面也多出1-2成。」

郭沫若正起色,「我們的口碑僅限於關外,價格那麼高,其他地方頂多抱著獵奇的想法看一看,營業額連人工也收不回來。」

「你聽說過同城直送嗎?」

蘇羽眼神閃爍說,「兩家公司現在不是卡在關外,進不去關內嗎?你在果蔬的包裝噴上店鋪二維碼,開頭先投放到一些雜牌超市,花點錢投入活動宣傳,之後通過口碑輻射,這時候打開線上市場也就順理成章了。」

「嗯?你有點東西。」

郭沫若沉吟幾分鐘道,「一旦市內的線上市場打開,線下在跟著進入,誰擋的了?」

「飯要一口一口吃,你一下吃成胖子可能嗎?」蘇羽淡笑道。

「你說的有道理,我承認我的方針出了問題。」郭沫若坦然道,「你的建議我記下了,回去我就成立電商部,我在去跟物流談合作。

如果同城直送,早上下單,最快下午就能到,配合冰袋和保鮮膜,質量就不成問題了。」

蘇羽似隨口道:「我有曹麗的電話,韓元珊那邊我來交代,你專心忙你的公司。」

「行,這個盤子還有擴大的可能。」

郭沫若對蘇羽頗有種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的感覺,佩服道,「你從哪學的這些操作?一套一套的,感覺像是市場老油條。」

蘇羽自然不能說是從陽光和元氣的對手那學的操作,打馬虎眼道:「在忙也要抽出點時間看書。」

「我可不像你,坐享其成。」

郭沫若呵了一聲說,「事說完了,你可以下車沒?等會車被貼罰單,算你頭上。」

「給你撩我的機會你不撩,晚上睡覺又得想我。」蘇羽搖頭道。

郭沫若彷彿被蘇羽一言說中,臉色紅了紅,故作掩飾說:「我要想你,一定是想著怎麼掐死你,趕緊下車。」

「催人這習慣不好,會給男的造成心理暗示,成了快槍手多尷尬。」

蘇羽挑開蓋子,倒出兩顆口香糖丟嘴裡,揮揮手下了車。

「流氓。」

郭沫若摸了摸臉,著車走了。

「哥,樣品出來了。」

「我在路上了,你幫忙叫下小鍾過去。」

蘇羽「快馬加鞭」直奔加工廠。 「老闆。」

蘇羽沿路朝跟他打招呼的技術員點頭,直直走進辦公室,剛好小鍾也來了。

「老闆,樣品在這。」

王香秀指了指桌上的三袋產品。

「還不錯。」

蘇羽認可道。

豬肉脯用的是大袋裝小袋的包裝。

小袋是塑料,市面上常見,而大袋是鋁箔袋,表面區域分為上中下…

上面是「蘇記豬肉脯」,字體比較常規。

中間是上回畫的清水村圖案,清晰度很高,跟著底部左下角是海淘二維碼,右下角噴塗日期,中間標著當下流行的短語,例如聊天怕尷尬,蘇記助你打破尷尬。

蘇羽沒在包裝材料和噴塗上省錢。

包裝大體看起來有逼格、乾淨、也有辨識度,令人一眼就認出來這是蘇記的包裝。

另外豬肉乾和豬脆骨的包裝和豬肉脯大同小異。

「老闆,口味目前只有香辣味、鮮香味、鹵香味。」王香秀從桌底下拿來三袋其他品牌的相同產品,示意道,「你試試味道跟預期有沒有誤差太大。」

「想得周到。」

蘇羽點頭一笑,分別撕開蘇記和另一個知名品牌的豬肉脯,緊接著先別家的豬肉脯,認真嚼了嚼說:「有點干,塞牙,香料味重,其他還好。」

「你在試試蘇記的。」

王香秀將蘇羽的感受記了下來,到時寫文案會用到。

蘇羽漱了漱口,撕開蘇記的豬肉脯吃進嘴,評價道:「干應該避免不了,吃起來不塞牙,口感有嚼勁,但不難下咽,我不仔細感覺,吃不出香料味,總體比剛才吃的要好。」

王香秀眸子閃過一抹崇拜:「負責香料的師傅說你給的香麻,腌出的效果他是第一次見,竟然蓋了部分的香料味,關鍵還豐富了口感。」

「意外之喜,我原先也不知道。」蘇羽笑了笑,吩咐道,「小鍾,你好好拍下來,成品出來我過目一下,可以就上傳海淘,嗯…香秀,你找時間集合下工人,讓他們輪流試一試產品的區別,指出不足,然後隨便出個價,問如果是他們,會不會想買,要發自內心的回答。

之後你把這些整合好數據發給我,辛苦了。」

「明白。」

王香秀認真地點了點頭,和小鍾一起忙活。

蘇羽連帶試了另外兩種產品,得出的結果都比其他品牌要好幾分。

他沒多在辦公室多待,出去逛了一圈三個廠,見一切順利便溜走了。

「芷蕾姐?」

蘇羽走著走著陡然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張芷蕾拖著箱子的動作一頓,吸了吸氣,轉身坦然道:「小羽,你怎麼在這?」

「我剛從養豬場那邊過來,我剛剛還以為認錯人了。」蘇羽明知故問道,「你是回來收拾東西的嗎?」

「不是,才安他最近在忙一個項目,要去市裡挺久的,叫我先不用搬家。」

張芷蕾捋了捋髮絲,眼神略顯閃躲。

「你給我看看結婚證唄?我長這麼大都沒見過。」蘇羽笑呵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