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王峰接通了大隊長牛成功的電話,大隊長牛成功很嚴肅的說道「毒販集團有我們的接頭人,街頭地點就在小鎮的教堂里,接頭人外號狼頭。必須找到接頭人,拿到毒販內部的人員情況。」

字-符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неì岩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I640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は防§過§LV以下為錯字按拼音為準白渡=Bidu以蝦=Yixi嘿=нèì炎=yan哥=ge管=guan砍=kan醉=zui信=xin張=zhang街=jie王峰一怔,接頭人,教堂,狼頭,狼頭究竟是誰,王峰沒有說出來,因為這事情太過於機密了,人越少知道越好。王峰大聲的喊道「保證完成任務,」王峰說完掛了電話。

王峰知道電話里牛成功的聲音很小,外人根本就聽不清楚,當然了,如果沒有監控裝置的話,外人是聽不到的,如果有監控裝置,這消息早就露餡了,王峰放下電話,看了看自己的戰友們,然後看向北國黑熊站隊的詹姆斯幾個人。

王峰很是為難的說道「詹姆斯,這個鐵龍究竟什麼人,難道北國的**都搞不定,這傢伙不會有九條命吧。」王峰看到了詹姆斯表情異樣肯定想知道王峰剛才的通話,王峰只是故意在打岔而已。

詹姆斯笑了笑說道「這個鐵龍可不簡單,手下人手眾多,你知道黃蜂雇傭兵那,那隻不過是鐵龍的一個分支,他在我們北國那可是重量級別的人物,一方面人前搞慈善事業,一方面地下搞毒品交易,可以說是一條披著羊皮的狼。」

本來王峰只是隨便說說,想不到詹姆斯居然說出來這麼多信息,王峰也想不到鐵龍居然跟黃蜂雇傭兵有關係,如果按照詹姆斯的話說,這個鐵龍太恐怖了,可以說無處不在,無時不再,有錢有人有槍。如果在北國再有社會地位,那可以直接威脅到北國的政治穩定。看來北國肯定是必須要拔掉這個釘子。好看的小說就在黑=岩=閣

王峰一邊想著一邊看了看這個地下室,地下室面積不是很大,十幾平米的樣子,戰友們加上北國戰隊加上麥郎跟他的幾個戰士,把這個小小的地下室賽的滿滿的。

王峰現在不想談論這個事情,必須要保密,否則接頭人就有危險。想到這些王峰來到了麥郎的面前指了指肚子說道「兄弟,跑了一天了,整點吃的,總不能餓著我們吧。」

麥郎的眼睛里閃過一絲異樣,但還是大笑著說道「這沒問題,兄弟們,把上好的烤全羊拿上來。」接下來幾個士兵抬著烤全羊走了上來。

王峰就跟沒事人一樣坐在了椅子上,拿出了軍刀割了一塊羊肉吃了起來。看到吃的,戰友們自然不能示弱,就跟狼看到羊一樣蜂擁而至。

轉眼間羊被消滅乾淨,戰友們吃飽喝足,王峰拍了拍麥郎的肩膀說道「兄弟,我們出去轉轉,不介意吧。」

「不,不介意,不過這裡很危險,你們一定要小心。」麥郎很是意外的說道,想不到王峰這些人會出去。

王峰沖著麥郎笑了笑,在回頭的瞬間,王峰看到詹姆斯一臉的詫異,王峰沖著詹姆斯眨了眨眼睛。然後大步的走了出去,王峰在經過詹姆斯的時候,詹姆斯快速的把一個紙團塞進了自己的手裡,王峰眉頭微皺,感覺到有事,但很快王峰就恢復如初,然後帶著戰友們往外走。

現在誰也不能相信,就連麥郎都不能相信,王峰大步的往前走,身後的路能快步的追了上來,壓低了聲音說道「峰哥,我們究竟來幹什麼,這打不能打,撤不能撤的。感覺怪怪的。」

「別說話,跟我們走就行,注意觀察周圍的活力情況。」王峰壓低了聲音說道,一邊說一邊往前走,王峰跟戰友們沒有扔下自己的武器,所有的人都全副武裝,隨時準備戰鬥。

鎮子並不大,只有一條街,街的盡頭,就是教堂,高大的教堂不斷的傳出了鐘聲,王峰帶著戰友們直奔教堂而去,在距離教堂十幾米遠的地方,王峰快速的爬上了一棵大樹,然後拿出紙條快速的看了看。

上邊寫著「這裡有問題,你們要小心,我們隨時準備支援,」王峰把紙條撕碎直接塞進了嘴裡,然後快速的下了大樹,看了看教堂,儘管王峰知道裡邊也許會很危險,但是王峰帶著戰友們義無反顧的朝著教堂走去。

幾分鐘以後,王峰跟戰友們進入了教堂,教堂里空空如也,沒有一個人,而就在此時教堂里一個人影閃過,王峰跟戰友們快速的沖了過去。

忽然教堂的大門被推開了,大批的武裝分子沖了進來,為首的一個高大魁梧的光頭漢子,光頭大漢衝進來以後就是一聲大喊,「一個不留全殺了。」

十幾個武裝分子幾乎是同時端起了衝鋒槍朝著王峰跟戰友們瘋狂的掃射。王峰快速的奔跑著,教堂里只要桌椅,王峰快速地趴在了地上,子彈瘋狂的掃射了過來,而就在此時王峰忽然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危險襲來。

這絕對是一個高手,是狙擊手,王峰被狙擊手鎖定了,前後左右根本就沒有出路,王峰來不及多想,但是還沒有躲開,槍聲響了,接著一個人影就朝著王峰撲了過來,王峰被人壓在了身下,王峰知道是這個人救了自己。

究竟是誰,王峰快速的翻身,緊緊的抱住了救命恩人躲在了一張桌子後邊,當王峰看到這個人時候,王峰怔住了,是那麼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見了匆匆一面以後,就再也沒有見過。

是王大海,王大海此時嘴角掛著鮮血,大手伸了出來緊緊我握住了王峰的手,斷斷續續的說道「孩子原諒父親,我就是狼頭,」王大海說完,腦袋一歪死了,手慢慢的鬆開露出了一張紙團。

這一刻王峰怔住了,握住了王大海的手,王峰怎麼也想不到會在這裡遇到王大海,而且王大海居然是狼頭,其實王峰早就知道王大海就是自己的親爹,但是王峰一直不敢相信,這一刻王峰終於明白了,這麼多年王大海一直不跟自己相認,是有原因的。

這麼多年,終於跟親爹見面,想不到這是最後一面,王峰一聲大吼,拿過王大海手裡的紙團,扔給了身邊的戰友,然後端著衝鋒槍就往前沖,王峰的速度很快,一梭子子彈掃了出去,接著就是一顆手雷。

王峰一邊瘋狂的射擊一邊大聲的喊道「我跟你們拼了。」沖在最前邊的十幾個武裝分子被打飛了出去,王峰的兇猛勢頭讓武裝分子害怕了,而就在此時王峰看到大門口一個墩身射擊的狙擊手,就是他,他殺了自己的父親。

字-符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неì岩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I640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は防§過§LV以下為錯字按拼音為準白渡=Bidu以蝦=Yixi嘿=нèì炎=yan哥=ge管=guan砍=kan醉=zui信=xin張=zhang街=jie王峰狂吼一聲,手裡兩顆手雷瘋狂的扔了出去,轟轟轟連續的幾聲巨響,武裝分子被炸飛了出去,王峰端著突擊步槍快速的前進,根本就不在乎打過來的子彈。此時的王峰已經瘋狂了,多年未見的父親,居然是卧底,卧底就卧底吧,但是為什麼上天這麼殘忍,親人剛剛見面,就要永別。

娛樂入侵 父親是王峰唯一的親人,王峰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王峰就跟瘋了一樣往前狂沖。

王峰的速度很快,子彈在王峰的身後狂飛,王峰瞬間衝進了武裝分子人群中,快速的衝到了狙擊手面前,迎面就是一槍,狙擊手被直接爆頭,而就在此時十幾個武裝分子朝著王峰瘋狂的掃射,王峰在地上連續的幾個翻滾,然後順手扔出去了一棵手雷。

轟的一聲巨響,由於距離太近,十幾個武裝分子瞬間被炸飛了出去,光頭大漢看到吳飛如此的勇猛,被嚇了一跳,但是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大聲的喊道「給我打,狠狠的打,殺了他,」。

光頭大漢說完帶著幾個武裝分子快速的往後退,很快就衝出了教堂,王峰眼看著罪魁禍首,光頭大漢已經跑了出去,王峰徹底的瘋狂了,手中的衝鋒槍瘋狂的掃射,恨不得立即把面前的武裝分子全都殺光了。

但是事情並不像王峰想的那樣,情況不容樂觀,十幾個武裝分子分佈在了王峰的四周圍,王峰十分的危險,衝鋒槍一陣瘋狂的掃射,在地上連續的幾個翻滾,王峰躲在了一處隱蔽的地方。最\快\更\新\就\在

此時王峰的眼睛裡布滿了血絲,一副完全拚命的樣子,王峰打完了最後一梭子子彈,手握著一把軍刀,武裝分子不斷的朝著王峰靠攏,下一刻王峰就會衝出去拚命。

而就在此時一陣瘋狂而激烈的槍聲,幾個武裝分子瞬間被擊斃,本來朝著王峰衝過來的武裝分子調轉槍口朝著教堂裡邊打了起來。

王峰知道是戰友們來了,戰友們消滅了圍上去的武裝分子來幫助自己了,王峰手握著軍刀,看準了幾米遠處的一個武裝分子,王峰整個人沖了出去,猛然躍起,軍刀閃著寒光就飛了過去。

武裝分子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王峰扔來的軍刀擊中,胸口鮮血飛濺,慢慢的倒下去,王峰在武裝分子倒下去的瞬間,快速的沖了過去,抱住了武裝分子,手握住了武裝分子的衝鋒槍,快速的扣動了扳機。

噠噠噠的槍聲響起,王峰一梭子子彈打了出去,面前幾個武裝分子被擊斃,此時戰友們已經沖了過來,幾分鐘的時間,十幾個武裝分子被擊斃。

教堂里的武裝分子被徹底的擊斃,王峰沒有去追擊剩下的武裝分子,王峰衝進了教堂的深處,睜大了眼睛看著倒在血泊中的父親王大海,這是王峰的父親,從小就離開自己的父親。

想不到會在這種時候見面,而且見面居然是永別,王峰抱起了父親王峰的身體,父親的身體漸漸的冷了下來,王峰大聲的喊著「爸爸,你這個不負責任的爸爸,我恨你。」王峰說著緊緊的抱緊了王大海。

王峰嘴上說恨王大海,其實王峰內心裡痛苦的很,從小就離開了父母,連父母長什麼樣子,王峰都忘記了,突然之間見到了自己的父親王大海,想不到居然是永別,王峰怎麼能夠受得了,眼淚默默的往下流。

王峰抱著王大海一步一步的往外走,身後跟著自己的戰友路能趙雷梁斌崔軍,四個人都能體會王峰的感受,身為戰友,只能陪著流眼淚,誰也沒有說話,四個戰友,默默的跟著王峰往前走,手中的突擊步槍警戒的看著四周。

而就在此時教堂的大門被打開了,幾個身穿北國作戰服的,全副武裝的特戰隊員沖了進來,為首的一個人是詹姆斯,詹姆斯看到了教堂里血腥的場面,尤其是看到王峰抱著的一個人,一臉的悲痛。

詹姆斯壓低了聲音喊道「怎麼回事,這個人是誰,難道他就是狼頭,」詹姆斯沒有直接問王峰,而是問王峰身後的梁斌幾個人。

梁斌直接把詹姆斯拽到了一邊很嚴肅的說道「這人是王峰的父親,我們都感覺這事情太巧合了,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王峰抱著王大海往外走,此時王峰的腦海里只有當初跟王大海見面的有限的幾次,模糊的很,但有是那麼清晰,王峰聽不到任何人說話的聲音,大腦里除了那簡單的畫面以外,一片空白。

走出了教堂,教堂外邊地面上躺著十幾個被擊斃的武裝分子,迎面一輛車開了過來,懂婷從車上跳了下來,本來王峰已經讓懂婷走了,但是王峰想不到懂婷居然回來了,這要是以前王峰會上去質問懂婷,但是此時的王峰已經忘記了一切,眼裡只有父親的點點滴滴。

「王峰這怎麼回事,你怎麼了,這個人是誰。」懂婷看到木訥的往前走的王峰大聲的喊道,尤其是王峰身上被鮮血染紅的衣服,很顯然剛才經歷了一場血戰。

崔軍連忙沖了上來,把懂婷拉到了一邊,壓低了聲音說道「別說了,這個人是王峰的父親,現在王峰正需要安慰。」

懂婷一怔,想不到王峰懷裡抱著的人居然是王峰的父親,這也太巧合了,北國之行,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親生父親被殺,每個人遇到這樣的事情都會痛苦。

懂婷拉著王峰直接上了越野車,戰友們都上了車,懂婷開著車沖了出去,幾分鐘以後,王峰跟戰友們來到了麥郎的超級別墅,如今這個地方已經是麥郎的地盤了,麥郎住的地方自然是最為豪華的地方。

王峰把父親王大海抱進了別墅里一間房子里,王峰拿出了毛巾給父親擦拭著臉上的血跡,看著父親日漸蒼老的面容,王峰腦海里跟父親在一起的日子很少,值得回憶的東西也不多,但這是自己的父親,王峰很想把父親叫醒,王峰要質問自己的父親,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這麼多年,都沒有跟自己說過他在做什麼,都不回家看看自己。

字-符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неì岩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I640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は防§過§LV以下為錯字按拼音為準白渡=Bidu以蝦=Yixi嘿=нèì炎=yan哥=ge管=guan砍=kan醉=zui信=xin張=zhang街=jie但是王峰知道,父親永遠的走了,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離開了自己,父親在人生的最後一刻,替自己擋了子彈,王峰恨自己,跟父親為什麼要擋子彈,恨那些武裝分子,王峰的拳頭攥的緊緊的,王峰發誓一定要消滅這些武裝分子。

房間的門開了,懂婷跟戰友們走了進來,懂婷看著王峰,不知道該做什麼,蹲在了王峰的身邊,壓低了聲音說道「王峰,你要振作,我們帶叔叔回家吧。」

最初來這裡的任務就是為了救出懂婷,想不到懂婷救了出來,王峰的父親居然犧牲了,王峰咽不下這口氣,睜大了眼睛看著懂婷,冷冷的說道「要回去,你們回去,我要殺光了這些混蛋。」

「不行,實力懸殊太大,他們人太多,我不能再眼看著你們有任何的傷害。」懂婷雙手抱住了王峰的胳膊堅定的說道。

王峰直接甩開了懂婷的胳膊,很不客氣的說道「我已經決定了,我不會走,我要跟詹姆斯他們並肩作戰,殺了這些混蛋。」王峰說著就要往外走。

懂婷知道無法勸阻王峰,連忙大聲的喊道「王峰,你太小看我了,我不是怕死,既然你不走,那我也留下來,要死一起死。」

懂婷知道要不是因為自己,王峰的父親也不會有事,懂婷感到了深深的自責,如果自己的犧牲能夠讓王峰振作起來,懂婷寧願去犧牲。нéiУāпGê最新章節已更新

「峰哥,我們也不回去,跟你一起戰鬥,一起消滅這些混蛋。」梁斌幾個戰友大步的走了上來,幾乎同時大聲的說道。王峰五個人一起經歷了那麼多事情,早就情同手足,看到王峰如此的痛苦,戰友們心裡也難受,如果消滅這些武裝分子,可以讓王峰振作起來,戰友們會毫不客氣的陪著王峰一起戰鬥。

王峰停住了腳步,回頭看向每一個戰友,王峰知道戰友們是真心的,野狼小隊是一集體,不能丟下任何一個人,王峰內心裡充滿了仇恨,但是僅憑自己一個人根本就無法消滅鐵龍這些人,王峰堅定的點點頭,很直接的說道「好兄弟,好戰友,我們一起戰鬥。」

王峰說完眼睛在懂婷的身上停留了幾秒鐘,王峰很想權懂婷回去,戰場不是女人該來的地方,但是王峰知道懂婷不會走。現在懂婷已經是王峰的最愛,王峰不希望懂婷有事,但是面對自己的父親,王峰現在不想在說話,只想用槍去表達內心的憤怒。

王峰走出了房門,大步的朝著別墅的大廳走去。很快王峰來到的大廳里,北國黑熊特戰隊五個人還有麥郎坐在沙發上,見王峰走了進來,都站了起來,用生硬的華夏語說道「王峰,兄弟,節哀順變。」

現在的王峰已經把悲痛化成了憤怒的力量,王峰大步的走了進來,從衣兜里拿出了父親給的紙條,上邊帶著鮮紅的血跡,王峰知道這紙條很重要,也關係著北國黑熊戰隊的任務,王峰把東西交給了黑熊戰隊的詹姆斯。

「詹姆斯,這是我父親用生命換來的,你要好好的利用起來。」王峰一臉嚴肅的說道,說完坐在了沙發上。

詹姆斯接過紙條,沖著王峰一個軍禮,大聲的說道「你父親是我們北國的英雄,值得尊敬,我們一定要給你父親報仇。」

詹姆斯來到了王峰的面前,壓低了聲音繼續說道「剛才總部來電,你父親王大海是應我們北國的邀請,進入鐵龍基地卧底的,他是你們華夏國的英雄,也是我們北國的英雄,我們會永遠記住王大海。」

王峰在看到父親被打中的那一刻,就想到了這一點,但是聽到詹姆斯親口說出來,王峰對父親王大海充滿了崇敬,以前的那種不理解,那種憤恨,徹底的消失,留下的只有對父親的崇拜跟敬愛。

王大海不是一個好父親,但是他是一個好戰士,是一個好兵,是國家跟人民的英雄,也正是有這樣的無名英雄的存在,才會讓一些不法分子無法立足。

「詹姆斯,看看上邊都寫了什麼。」王峰眼睛裡帶著濕潤的東西說道,現在王峰什麼也不想做,只想上戰場。

詹姆斯快速的打開了紙條,看了看說道「上邊寫著,鐵龍基地無懈可擊,四周圍都是雷區,根本就無法突破,不過終於讓我找到了一條通道,鐵龍基地地下下水道,但是必須要有人進去才行,從基地內部把大鐵網打開。」

王峰想不到紙條這麼簡單,這就是父親用生命換來的東西,只是為了這幾句話,不過就是這幾句話,直接關係著戰鬥的勝利,王峰為了給父親報仇,往前走了幾步,很嚴肅的說道「我負責內應,」。

王峰根本就沒有多想,只想早點衝進去,早點為父親報仇,絲毫沒有去想有多大的困難。不管怎樣的困難,王峰都要去拚命。

「峰哥,不行,你不能去,九死一生,周圍都是雷區,一不小心就會觸動地雷,讓我去吧,擅長排雷。」梁斌連忙站了出來,大聲的說道。

麥郎站了起來,來到了王峰的面前,很冷靜的說道「兄弟,你們誰也不能去送死,硬闖不行,我們必須想辦法滲透進去,我在這個鎮子盤踞了這麼多年,已經摸清了鐵龍的活動軌跡,鐵龍不會出來,但是他的人會出來,幾乎每個禮拜都會來小鎮上的酒吧喝酒,然後給鐵龍帶回去一個漂亮的女人。這應該是鐵龍的唯一的嗜好。」

王峰一怔,女人,哪裡去找這麼現成的女人,而且還要給自己辦事,就算找到了,進入鐵龍基地,那該是多麼的危險,王峰眼睛不由自主的就看向了懂婷,不行,絕對不行,懂婷剛剛脫離蜂王的魔掌,怎麼可以去鐵龍那裡,現在王峰已經把懂婷當成了這個世界上最親近的女人,甚至是一生相伴的女人。王峰不會讓懂婷有任何的傷害。

而就在此時門外一個穿著當地服裝的男人走了進來,四處看了看,來到了麥郎的身邊,在麥郎的耳朵上小聲了說了幾句話,然後快步的走了出去。

字-符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неì岩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I640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王峰跟戰友們互相看了看,看麥郎的樣子,應該有事情,但是誰也沒有說話,現在麥郎是這個鎮子上的地方勢力,肯定有一些內部事務,在不知道實情的情況下,誰也不想多問。

麥郎忽然大笑了兩聲說道「太好了,剛才那人彙報說,鐵龍的高級助理,現在在鎮子上的酒吧里,按照慣例,他們要帶一個漂亮的陪酒女回去,這可是我們最好的機會。」

「你有合適的人選嗎,而且要這個女人幫助我們,這工作難度可不小,買通這樣的女人,比給他錢都要難。」詹姆斯有些無奈的說道。

王峰眉頭微皺,知道現在這是最難的問題,必須找一個大膽心細,而且肯幫我們做事的人,但是這種人很難找。

麥郎也無奈的搖搖頭,讓一個人屈服,比殺了他要難多了,麥郎想了想說道「乾脆我們來個男扮女裝,只要混進去,打開了下水道鐵門就行,到時候我們悄悄的進入,殺他們一個片甲不留。」

詹姆斯連忙反對著說道「男扮女裝一旦被發現,鐵龍會下死手,這傢伙可不好惹,想在他的手下逃生,太難了,何況據我們的情況部門的情報說,,鐵龍現在跟黃蜂雇傭兵攪和在一起,他們的力量已經不只是這些武裝分子。」

「你們都別說了,這事情還是我來做吧,只要做的好,完全不用擔心被識破。」懂婷大步的走了上來,很主動的說道。

王峰連忙走了上去,很直接的說道「不行,太危險了,何況黃蜂雇傭兵的人認識你,你這樣去太危險了。我不同意。」王峰是無論如何都不同意懂婷去的,懂婷剛剛從他們的手裡被救出來,還沒喘口氣,就要主動送進鐵龍基地,這顯然讓王峰無法接受。

懂婷看著王峰甜甜的笑了笑說道「王峰,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王叔叔的死跟我有直接的關係,為了給王叔叔報仇,我必須去,我不能幫你什麼,就讓我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吧,你放心,我也是格鬥高手,也經過各種軍事訓練。」

懂婷說完,張開了雙臂走了抱住了王峰,感受著王峰身上男人濃重的氣息,此時客廳里所有的人都看向別處,尤其是王峰的戰友們,眼睛都濕潤了,王峰的父親剛剛犧牲,想不到王峰的女朋友就要去執行如此艱難的任務,所有的人都不忍心。

但是有時候事情就是這樣,容不得選擇,王峰緊緊的抱住了懂婷,大聲的說道「不行,你不能去,我去,我一定有辦法進入鐵龍基地,梁斌路能,我們去基地看看,我到要看看究竟是什麼樣的城堡。難道飛機大炮都不行,我要徹底的毀了這個鐵龍基地。」

麥郎跟詹姆斯互相看了看,最終麥郎走了上來,看著王峰說道「兄弟,機會也許就這一次,這次機會過去以後,就要登上十天半個月,但是我不會勉強你們,畢竟這太危險了,我可以向你保證,只要鐵門被打開,我們的大部隊就可以衝進去,會徹底的把鐵龍基地給消滅了。」

每個人都是自私的,王峰也不例外,王峰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父親死在了自己的懷裡,怎麼在忍心看著懂婷去冒險,王峰大聲的喊道「你能保證她的安全嗎,你用什麼保證,有種你們把鐵龍基地炸平了,不就是幾顆地雷嗎,你們去排雷啊。」這一刻王峰徹底憤怒了。憑什麼受傷的總是自己,情人朋友一個一個的離開了自己,王峰再也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麥郎沒有在說話,默默的坐回到了位置上,但是懂婷鬆開了王峰,抬手對著王峰就是一巴掌,很不客氣的說道「這是任務,是命令,必須執行,麥郎安排一下,我要去見鐵龍的助理。」

王峰徹底的怔住了,想不到懂婷會打自己,這無所謂,王峰知道懂婷是故意疏遠自己,王峰眼睜睜的看著懂婷跟麥郎走了出去,但是王峰沒有上去阻止,命運為什麼會是這樣,明明知道是危險,明明知道可能會離開自己,但是偏偏不能主動放棄。這一刻王峰甚至厭倦了戰場,厭倦了殺戮。

什麼仇恨了,什麼任務了,王峰很想放棄這些,回到當年那種安靜的日子裡。但是王峰腦海里永遠無法忘記父親王大海在臨走那一刻,一隻帶著血的手,還沒有來得及摸一下自己的臉,就無力的倒了下去。

當王峰發現客廳里只剩下自己跟戰友的時候,王峰連忙沖了出去,哪裡還有懂婷的影子,王峰內心被深深的刺痛了,不行,懂婷很危險,王峰必須要想辦法進去。

王峰不能阻止懂婷,但是王峰可以想辦法進入鐵龍基地,王峰很嚴肅的說道「戰友們,跟我走,我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懂婷出事。」王峰說完大步的往外走。

王峰跟戰友們知道鐵龍基地在距離這裡幾十公里以外的一處半山腰的位置,背靠大山,依山傍水,地勢險要,易守難攻。

就是這個地方,父親王大海拼了命送情報,王峰一定會想辦法把這個鐵龍基地給毀了,王峰跟戰友們上了一輛越野車,野狼小隊五個戰友全副武裝,鎮上的武裝都是麥郎的人,都知道王峰幾個人是來幫忙的,沒有人去阻止王峰跟戰友們。

越野轎車在山路上狂奔,王峰跟戰友們坐在車上,沒有人說話,異常的嚴肅,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滔天的憤怒,王峰背著狙擊步槍,手裡握著突擊步槍,子彈已經壓上膛,隨時可以投入戰鬥。

前邊一座大山,轎車硬是開進了叢林里,很快轎車被前邊的大樹擋住,根本就無法前進,王峰果斷的喊道「下車,」。王峰的話很簡單,沒有任何的多餘的字眼。

戰友們都很同情王峰,也都壓著一股火,戰友們快速的下了越野車,看著王峰,等待著王峰的命令。

王峰用望遠鏡在叢林里快速的搜索著,很快發現一百多米遠的地方兩個瞭望哨,上邊兩個武裝分子在來回的走著,在半山腰的地方王峰看到了大批的建築物,外圍是用石塊壘成的城堡,距離在一千米以上。

[就愛中文,92中文,9愛中文!]I640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城堡的大門口高高的弔橋,圍繞著城堡的居然是一條幾米寬的大河,河水從山上留下來,加上人工挖鑿,最起碼有兩米以上的深度,在加上河邊上,叢林里里密布的地雷,要想靠近城堡都難。

但這對於王峰來說,不是問題,就算在在難也要衝進去,王峰壓低了聲音對著梁斌跟路能說道「潛伏過去,瞭望哨距離城堡有幾百米上,我相信瞭望哨周圍應該沒有佈雷。給我帶個活的過來。」

梁斌跟路能用力的點點頭,然後從兩側沖了出去,身為狼牙特戰隊,國家最為神秘的部隊,儘管現在只是野狼戰隊級別,但對方這實力太弱的武裝分子絕對沒有問題,王峰用望遠鏡緊緊的盯著兩個戰友。

王峰一邊看一邊壓低了聲音說道「崔軍,趙雷,狙擊槍準備,隨時掩護戰友們。」王峰一邊說一邊用望遠鏡看著,路能跟梁斌這一段時間實力提升了不少,速度很快,很快就衝到了瞭望哨飛附近。

崔軍趙雷快速的答應了一聲,趴在灌木叢里,狙擊步槍快速的瞄準,距離不過兩百米,完全可以精準的射擊,但是誰也沒有動,只有到危及到戰友們性命的時候才會開槍。

透過望遠鏡,王峰就看到梁斌跟路能,幾乎是同時扔出去了兩把軍匕,軍匕閃著寒光飛了出去,兩個瞭望哨上的武裝分子,幾乎是同時被幹掉。倒在了瞭望哨上,王峰知道,用不了多久瞭望哨上的人就會被發現。親擺渡壹下小說書名+黑*岩*閣就可免費無彈窗觀看最快章節

但是現在王峰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很快路能快速的上了瞭望哨扛著一個受傷的武裝分子快速的下了瞭望哨,隱蔽著沖了過來。

路能把武裝分子放在了王峰的身邊,王峰看著這個武裝分子,被堵著破布,胸口上插著軍匕,沒有拔下來,這武裝分子受傷不輕。已經奄奄一息。

王峰也不在乎武裝分子的死活,任務跟戰友的性命最為重要,王峰拿下武裝分子嘴巴里的破布,冷冷的說道「告訴我,基地周圍有多少地雷。大概在什麼方位,有沒有更好的辦法進入基地。」

武裝分子很不客氣的說道「告訴你們你們也進不去,基地周圍一百米的範圍里,到處都是地雷,只有城堡里有數的幾個人知道地雷的具體位置,就算是我們這些內部人都不敢輕易進入雷區,只能是從大門進去。」

王峰絲毫不在乎這些困難,只想知道更多的消息,王峰冷冷的說道「門口的武器布防多少,有多少重機槍,狙擊槍,多少人。」

「大哥,你殺了我吧,我知道活不了了,在多說我一家老小都要完了。」武裝分子用生硬的華夏語說道,這裡跟華夏國離得很近,幾乎所有的村民都會說華夏語。

王峰知道再問也問不出什麼,眼睛猛然看向武裝分子胸口上插著的軍匕,此時武裝分子似乎感覺到了什麼,連忙說道「我說,大門口十挺重機槍,大概有百十來人,武器裝備精良,根本就進不去。」

王峰冷笑了一聲,手握住了武裝分子胸口的軍匕,用力的往下摁去,然後猛然拔了出來,王峰的速度很快,動作一氣呵成,武裝分子慘叫一聲徹底的死了。

軍匕擊中胸口,沒有醫生根本就活不了,這個武裝分子沒死也是一口氣,王峰只是做做好人,送他一程,王峰看了看已經沒氣的武裝分子,然後看向遠處,很淡定的說道「趙雷崔軍你們兩個假扮成武裝分子去瞭望塔放哨,要注意安全,崔軍梁斌跟我去排雷。」

戰友們都用力的點點頭,所有人都知道排雷很危險,甚至連瞭望哨都危險重重,畢竟那是鐵龍的瞭望哨,一旦被發現,那就活靶子,距離不足一千米,雇傭兵完全可以用狙擊步槍狙殺瞭望哨。

而王峰三人去排雷,危險更大,一不小心就會踩雷。但是王峰跟戰友們義無反顧,王峰下完了命令,然後衝進了灌木叢里,帶著崔軍跟梁斌兩個戰友隱蔽著前進,當沖個瞭望哨以後,王峰三人就放慢了腳步,王峰用望遠鏡仔細的觀察著,尋找著城堡的薄弱地方。城堡面積不小,但是要想進去不容易。

很快王峰就找到了一處灌木叢十分的茂盛,在距離正門方向一百多米遠的地方,王峰三人快速的沖了過去,王峰三人在距離城堡河流一百多米的地方停了下來,這裡已經差不多了,距離一百多米,應該是地雷出沒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