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膚已經遍布著裂痕,一縷縷鮮血流淌而出。

這些血液都蘊含著劍的力量,化作了血色的符文,飛向一字劍碑。

嗡!

劍碑得到了唐浩血液的融合,散發出血紅色的刺目光芒,宛若一輪血色驕陽橫陳在蒼穹之上。溫暖的紅光,沐浴著唐浩等人,上面那一個巨大的血色『劍』字,蘊含著無窮的大道,竟然是一一演化而出,讓得眾人都是看得如痴如醉!

「這是最極致的劍意!」

「我明白了,為什麼當年劍神山莊會在一夜之間消失不見。原來,他們竟然是用整個劍神山莊所有高手的靈魂和血肉,鑄造了這一方一字劍碑,拿來鎮壓那頭古魔!」

「現在一字劍碑日積月累,在萬年歲月中遭到魔氣的厲害侵襲,早就變得不再純粹。但唐浩體內竟然有最為純凈的劍神血脈,讓一字劍碑重新煥發生機,它最終還是會與少主融合在一起,成為少主的私人物品。不過現在,我們卻是可以參悟上面的強大道意!」

幾大百劫境強者慧眼入炬,很快看出了一字劍碑的端倪。

加上唐浩先前已經是告訴過他們,在這裡封印著一頭強大無比的古魔,故而眾人很快便是推測出大致的前因後果。

但眾人並沒有多想……

那頭古魔要真正沖開封印,重獲自由,還需要一些時間。

他們紛紛抬頭,看是參悟那一字劍碑上銘刻著的充滿了道意的那一個「劍」字!

眾人之中,哪怕算上那三尊百劫境強者也好,真正在劍道上造詣和天賦最高的莫過於唐浩!

目睹著一字劍碑上那血色的『劍』字,在他的眼中化作了一道道修為強大,在劍道上造詣非凡的劍道高手,正在手握長劍,舞動施展著一招招精妙絕倫的招數,演化出一條條的劍意力量。

滴水劍意,劍出時看似輕描淡寫,並不出眾,但卻有著滴水石穿的力量。

這是最初的滴水劍意!

緊跟著滴水劍意的領悟和造詣慢慢上升,化作了暴雨劍意,劍出,劍氣如雨幕滂沱,劍意狂涌,洋洋洒洒全都帶著毀滅性的力量!

這又是一尊劍道強者,正在演練著烈火劍意。

劍出,烈焰狂動,招式越來越快……

他的劍上的火浪化作了一條猙獰的火焰長龍,從纏繞劍鋒開始慢慢扭轉,最終變成一條猙獰的火焰劍法長龍,環繞著他的身軀旋轉,形成一個烈焰風暴。

其他還有極光劍意、奔雷劍意等等……

琳琅滿目的劍意力量,每一種都代表著一條道,唐浩看得如痴如醉,從中領悟出了一招招強大的劍法劍訣,讓得他自己的劍意造詣也是愈發的強大。

整個過程足足持續了三天三夜。

唐浩等人在一字劍碑的庇護之中,陷入了頓悟的狀態,直到第三天時間到來,一字劍碑上的血紅大字陡然變得光芒暗淡,整個一字劍碑爆裂開來。

最終化作一柄神劍的劍魂,這是殘缺的劍魂。

它彷彿在尋找,最終選定了唐浩手中的焚天劍,『艘』的一聲飛向唐浩,直接鑽入到了焚天劍之中。

霎時間……

焚天劍劇烈震動。

它上面的符文,愈發的明亮,其中的烈火狂龍劍魂在咆哮,竟是在吸收了剛剛那殘破劍魂之後,讓得焚天劍從四品戰兵的層次一躍成為了一柄五品戰兵!

五品高等戰兵!

幾乎是一字劍碑徹底消失的剎那,那一個封印著古魔的洞口,陡然傳來一聲巨響。

轟——

整個劍神山莊都在震動,可怕無比,滔天的魔氣從封印洞窟之中狂涌而出,一條黑色的能量長河橫陳在半空之中。

咚!咚!咚!

一道道沉重的腳步聲音,從那黑色能量長河上傳來,眾人定眼看去,只見那足足有十米寬的洞窟之中,陡然鑽出一個螺旋形狀的黑色獨角!

獨角越來越大,幾乎把半個洞窟都是填滿。

隨著獨角完全從封印洞窟中出來,眾人才是看到一個青面獠牙的惡魔頭顱從封印洞窟徐徐升了上來。

獨角,足有六米長。

這頭古魔的腦袋高達十七八米。

「嘶!」

「這、這簡直不可思議,這難道是巨人嗎?」

「好大的古魔……它的氣息似乎已經是達到了百劫境一重天巔峰,相當於經歷了二十次生死劫的百劫境……」長陽霸天臉色無比的凝重,沉聲說道。

他的目光落到了唐浩的身上,等待著唐浩的命令。

若是逃走,還有希望!

可惜……

唐浩根本不可能逃!

「古魔嗎?我倒要看看……當年曾令得鼎盛時期的劍神山莊一夜之間覆滅的古魔,究竟有多麼恐怖!」唐浩眯著眼,緊了緊手中的焚天劍,感受到主人身上傳來的昂然戰意,焚天劍微微震動,帶著衝天劍意。

「哈哈哈,本座終於出來了!」

轟——

一道巨大的轟鳴聲炸響開來,如晴天霹靂,更好像旱天神雷轟炸下來,讓得圍在洞窟附近的眾人都感到了強大力量的衝擊。

一些涅槃境的統領強者,都是在這股升浪衝擊下,七竅流血。

若不是剛剛經過了一字劍碑的頓悟強化,只怕這一聲聲浪衝擊,便是足以取走他們的性命!

「好可怕的古魔!」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唐浩沉聲道:「但凡事涅槃境七重天以下,全部離開這裡!」

「是!」

眾人連忙撤退開去。

唐浩目露凝重之色,凝視著前方,古魔,也終於是顯化出了它的真身。

在看到古魔真面目之後,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我、我艹……」 這是一頭青面獠牙,頭頂獨角,上半身類似於人類,不過是多了兩條臂膀。

但它的下半身卻是一條蛇的身子……

渾身青色的鱗甲遍布著,連毛髮都是青色的,兩顆獠牙族有三四米長,由下而上筆直的插在嘴上,格外的猙獰和可怕!

古魔!

這就是讓得曾經統治著東嵐聖域的霸主,劍神山莊,在一夜之間消失不見的罪魁禍首!

一頭強大而恐怖的古魔!

「吼!我迦葉落總算是脫離這個該死的囚籠封印了,哈哈哈,萬古無恨……你們永遠也想不到,本座還能夠活著出來吧!」迦葉落哈哈大笑,雙手拍動著胸膛上健壯的肌肉,發出了『咚咚』的沉悶聲響。

宛若戰鼓擂動,格外恐怖!

迦葉落巨大的目光如同兩輪血色的月,掃向唐浩等人,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鋒利的獠牙。

他的口中噴出了一股惡臭氣息,讓人五臟六腑都在翻騰,彷彿要忍不住嘔吐上來。

春闈深閨相思夢 迦葉落一臉冷漠和高傲,足有著幾十米高的龐大身軀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傲然開口道:「便是你們將本座放出來的?好,很好,你們等於是救了本座,是本座的恩人。所以,本座決定待會兒會用用最正式的烹飪手法,將你們做成正餐慢慢享用!」

「你們能夠成為我堂堂迦葉落大人的正餐主食,應該感到無比的驕傲和榮幸!」

迦葉落的話音宛若雷霆,震耳欲聾。

眾人目瞪口呆,瞪著面前這個龐然大物,面面相覷,都看到對方眼中的愕然和憤怒。

唐浩翻了翻白眼:尼瑪!你也知道是老子放了你出來的,竟然還想著吃了老子?還一副恩賜於我們的表情?

你丫腦子有坑吧!

迦葉落手指一點,如一根擎天柱指向了長陽霸天,淡淡道:「本座命令你,馬上把自己清洗乾淨,待會兒本座就從你開始下嘴。嗯……應該是紅燒呢?還是清蒸?人類的百劫境武者,肉身之劫已經渡過,味道一定不錯!」

他又看向了摩梭門主和紫荊閣主,分別提出了烹飪方法。

最後又落到了唐浩的身上。

迦葉落的目光一閃,盯著唐浩的眼神格外的明亮,舔了舔嘴,道:「嘖嘖,沒想到一個涅槃境的小傢伙,身上的氣血會這麼旺盛。在你的身上本座感覺到了無比美味和巨大的誘惑,待會兒要將你放在最後品嘗,我會用我族最盛大和莊嚴的方式,將你生吃!」

他竟是真的將唐浩等人當作了美味佳肴,正在思考著該如何就餐。

唐浩的目光一冷,臉上浮現了陰沉之色,冷漠道:「古魔迦葉落,不知道你聽沒聽過一個故事……」

「嗯?什麼故事?」迦葉落一臉疑惑。

唐浩淡淡道:「曾經有一條大蛇,他以為自己能夠吞下一切,有一天它碰到了一頭熟睡的大象。大蛇覺得自己也能吞下大象,然後張開血盆大口開始吞吃大象……可惜它的嘴巴太小,肚子也不夠大,最後不但沒能吃了大象,反而是撐爆了自己的肚子,死得很是凄慘!」

「嗯?」

迦葉落臉色微沉,鼻孔中陡然噴出兩道白色的熱流,陰冷眸光緊盯著唐浩,閃爍著吃人的可怕目光,「好小子,你是將本座比作那不自量力的大蛇,而把你們自己當作了大象啊!嘎嘎嘎,可惜,本座的胃口比你想象的還要大,莫說你們幾個,便是萬壽境的高手本座也曾吞過!」

「吞吃萬壽境?」

長陽霸天等人心頭劇顫,露出驚恐之色。

這竟然是一尊吞吃過萬壽境的可怕古魔啊……

眾人之中唯有唐浩一臉平靜。

他的嘴角上揚,帶著一抹嘲諷的弧度,斜著眼盯著迦葉落,淡淡開口道:「如果我沒說錯的話,你吞吃萬壽境的時候,已經是萬年前巔峰時期的你吧?至於現在……呵呵,被鎮壓在一字劍碑之下,無時無刻不受著一字劍碑上無數劍神山莊高手殘存的意念和劍意的攻擊。你早就不是當年那個巔峰的古魔了,現在的你,不過是外強中乾,不復巔峰了!」

唐浩雙手環繞胸前,微微昂著下巴,一臉高深莫測的笑。

他已經是洞察秋毫!

看穿了迦葉落的虛實,在不見天日的封印中封印了上萬年,更是無時無刻不承受著一字劍碑的鎮壓和攻擊,他的實力萬不存一!

現在也就是相當於百劫境一重天巔峰的狀態。

在唐浩看來,如今的迦葉落雖說仍是非常難纏,卻並不是不可戰勝……

「你……」

迦葉落的臉色猛地一變。

他自認自己掩飾得非常好,卻沒想到竟然還是被唐浩看穿了,迦葉落冷哼一聲,目光中多了一抹陰毒之色:「唐浩是吧?好,很好……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本座就只能拿你開刀了。小子,本座會讓你知道縱然在封印中被困了萬年,但我迦葉落大人的威嚴是不容挑釁的。」

「本座會用來自魔界的魔焰,讓你飽受烈火灼身燃魂的噩夢……」

「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迦葉落猙獰的大吼一聲。

哐當……

他那四條臂膀同時伸了出去,對著虛空猛地握緊,掌心前方的虛空在一陣『啪啪啪』的脆響中,硬生生將虛空抓碎而去。

在破碎的虛空當中,陡然飛出兩柄戰錘,以及兩把戰刀。

他的四條臂膀各自握著一柄戰兵,巨大的腳步猛地朝地面一跺,地面震動起來,迦葉落瞬間衝到唐浩面前,手中戰刀橫空切了下來。

唐浩避無可避,冷哼一聲,舉起焚天劍在頭頂之上,格擋這勢大力沉的一擊。

噹……

兩隻戰錘同時落到焚天劍上,勢大力沉的力量生生把唐浩給砸在了土坑當中。

「哈哈哈,受死吧!卑微的l螻蟻……」迦葉落面露猙獰和得意,剩下的兩條臂膀同時舉起。

這是兩口戰刀,對準唐浩橫切而來。

這是打算把唐浩直接切成兩半啊!

此刻的唐浩雙手緊握焚天劍,半個身子被砸進土層之中,這該如何應對這必殺一擊? 生死危機的關鍵時刻。

唐浩的體內那一頭小鯤鵬突然睜開了雙眸。

這一刻……

小鯤鵬的眼神似乎多了一抹睿智和深邃,渾身一震,周身灰濛濛的光芒籠罩了上下,散發出一道道灰色的光芒。

灰色的羽毛舒展開來,一根根羽毛上都有著明亮的紋路在流轉,宛若每一根羽毛當中都蘊含著一個無窮大的世界一般,擁有無與倫比的力量。

「天地無極,鯤鵬鑒法——無上神訣,金剛不滅!」

一道晦澀而渾厚,宛若洪鐘大呂般的聲音,浩浩蕩蕩的在唐浩的腦海中震動響徹。

每一個音節,都化作了無上的音符,帶有無窮巨大的神秘力量。

與此同時……

唐浩的身體之中,已經是吸收了鯤鵬羽的血肉、筋脈、肌肉都是躁動起來,「哧哧」的聲響從他的身體中爆發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