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面的刑警也快速的衝進屋內,手槍對準李正陽與高玉峰,一時間刑警們也鬧不明白誰是好人誰是壞人。

李正陽嘬著煙,聽見開門的聲音,看向門口,然後就看見小李端著槍進來,還大喊警察!

眼睛一瞪,手裡的拖鞋指向小李:「滾!」

小李放下槍,轉過身,「撤!」

高玉峰聽見警察二字,心想有救了,停止胡亂擺動的手腳,急忙坐起來,剛想說話,然後就聽見關門的聲音。

尼瑪,合著自己反應過來之後就聽見了三句台詞,『別動!警察!』『滾!』『撤!』

「誒,警官……」一臉茫然的看著關的緊緊的門,高玉峰有種要哭的感覺。

李正陽拍了拍手裡的拖鞋:「怎麼樣,鬧夠了?鬧夠的話,老實點,我要動手了。」

「不!」高玉峰竭斯底喊出了一個字,接著就感覺到臉部受到重擊。

啪!啪!啪!

「哎呀……」鞋底子打人也是很疼的。

手腳再一次的胡亂的擺動,這是出於自衛的本能反應。

李正陽一躍,來到床邊的另一側,拖鞋直拍下去。

啪!啊……

啪!啊……

房間內,兩種聲音交錯進行,啪;是鞋底與臉部相撞的聲音,啊;是高玉峰疼痛的叫喊聲。

無論怎麼擋,這鞋底子依然命中臉部,捂著正臉,側臉中招,捂著側臉,正臉中招。

高玉峰乾脆一翻身,尼瑪,勞資趴著,你還怎麼打勞資的臉!

哪知剛翻過身,身子就被一股大力扳了回去,接著臉頰傳來啪的一聲,尼瑪,又中了。

急忙轉著身子,高玉峰雙腳對準李正陽胡亂的踢。

當然他這些動作純屬多餘,還不如老老實實讓李正陽打一頓消消氣算球。

按照李正陽的想法,你越掙扎,我越興奮,你小子用腳反抗,勞資偏偏只打你的臉。

啪!高玉峰就感覺說不出的疼痛傳入腦海中,鼓足了勁,咕嚕著下床,爬起來就打算向門口跑。

李正陽的動作可比他快多了,就在高玉峰掉下床的時候,李正陽已經到了他的身邊,一隻手抓起他往床上一扔。

緊接著拖鞋呼了上去。

啪!高玉峰連鼻涕帶血甩了一牆,再也沒有反抗的意識。

啪啪!李正陽又抽了幾下,坐在床邊,看著那腫成豬頭一般的臉。

「這回長記性了么?」

高玉峰努力的睜著眼睛,可惜腫的太厲害,只有一條縫。

啪!

「說話,啞巴了?長沒長記性?」

「長,長了。」

啪!

「嘴裡的東西吐出來!」

高玉峰低下頭吐了一下,一顆牙掉在床上。

啪!

「還有沒有!」

高玉峰又吐了一下,除了血水與苦水之外,沒別的東西了。

李正陽將拖鞋放下,點燃一根煙,「要不是看在你與吳總從小到大的份上,我今天直接就廢掉你。」

高玉峰猛烈的哆嗦一下,大氣兒都不敢喘。

「念在你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找我的麻煩也是為了感情才會報復,我就放過你,如果還有下一次,我就不會輕易的放過你了。」

高玉峰急忙的點頭,口齒不清的道:「不,不會,不會,有,下次。」

「我還是要提醒你一點,日後你若想報復,有什麼招儘管對我使,但是吳總她們是無辜的,假如你因為報復我傷害了她們,我會直接宰了你。」輕輕的拍了拍高玉峰的臉,李正陽轉身來到門前。

小李被李正陽趕出來的時候,看著經理,腦袋不停的點著,嘴一抿:「你呀,害我,要不是我激靈,就被你坑了。」

經理一臉的驚訝,什麼?害你?我這是正常的報警好不好?我也沒報假警啊!

小李把槍收了回去,對那幾個警察說道:「傢伙收起來,一會兒裡面完事了,咱們幾個等待批評吧,態度好點還能有個寬大處理。」

幾個警察有點不淡定了,啥情況?李頭兒這是怎麼啦?

小李看了看關閉的門,小聲的道:「難道你們忘了林局長交代的?難道你們沒見過那張照片?」

林局交代,照片!尼瑪!是他!幾個人后脖子嗖嗖的冒涼風。

「頭兒,真是他?」

「你們沒長眼睛啊?」

「不是,我們衝進去還沒來得及看清楚,你就喊撤退了。」

「什麼都沒看見對你們有好處,一會兒也這麼說。」小李手心裡捏了把汗。

經理小心的往小李跟前湊了湊,問道:「裡面啥情況?高少爺沒事兒吧?」

小李看了看他,一張臉險些擠在一塊,哎喲喂,沒事兒?遇見他還能沒事兒?現在你擔心你自己有沒有事兒吧,別說你一個小小的經理,就是你老闆來了,那瘟神一個不高興也得抽幾耳光。

「等著吧,這個事兒不是我能管的。」

虎子幾步就走上來,焦急的問道:「李哥,那李正陽是不是對少爺動手了?」

「虎子,聽我一句勸,別跟著高玉峰參合了,他們之間的事情,我多少了解一點,那一次你們失敗了,以後還是會失敗,放棄吧,告訴高玉峰,穩穩噹噹的做他的少爺,不然命沒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虎子雙手都是顫抖的,李正陽的身手他清楚,但是李正陽的背景,他不清楚。

經理也是老老實實的站在一旁,在沒弄明白之前,他可不敢再隨意的發言,禍從口出啊,看李警官的臉色就知道,裡面不知道是來了哪個人物。

門開了,李正陽走了出來,眼睛看著小李。

小李站的筆直,內心在顫抖。

「李警官,你怎麼來了?」李正陽裝傻。

其他人都愣住了,啥意思?齊刷刷的看向小李。

小李一聽,這是首長裝傻呢,咱就配合吧。

「內個,我們路過,路過。」

「查案子?那我不妨礙你們辦案了,替我跟你們局長問好。」

小李智商再低,也明白這話的意思了,裡面不管什麼事,警察局就不要跟著參與了。

「好的,一定帶到,一定帶到。」

又看了看身邊的警察,李正陽點了點頭:「屋裡有個人好像是需要幫助,你們進去看看?」

幾個警察瞄向小李,意思是怎麼回答?

小李笑呵呵的,「哦,好的,好的,我們進去看看。」

「嗯,那我就先走了,不妨礙你們辦案了。」李正陽說完,走向電梯口,進了電梯。

呼~~小李鬆了一口氣,拍了拍胸脯。

糟糕!裡面還有一個高玉峰呢。

當所有人走進房間的時候,同時吸了一口冷氣,哇去,這是個什麼玩意兒?是咱人類嗎?

「虎子,幫我,幫我,叫救護車。」

如果不出聲的話,估計他老娘來都認不出,這狀態跟上午的李軍幾乎是一樣的。

高玉峰在不是東西,小李也不敢怠慢,畢竟他勞資財大氣粗,而且是商界的名人,看著高玉峰的狀態,小李直嘬牙花子,這可怎麼解釋?李正陽打人的時候,警察都在門外,一個都沒有敢去制止的,可就算警察衝上前,那下場還不是和高玉峰一個樣啊?

救護車很快就來了,小李幾人抬著高玉峰放在了移動病床上,然後拿起電話,撥通了夏春澤的手機,這件事情還是通知一下夏隊長比較好。

夏春澤剛剛吃過午餐,舒服的躺在沙發上,他的舊情人,也就是現在的小三,依偎在他的身旁。

雖然知道這樣做很不妥,但是夏春澤早已有了打算,如果這個事情被公開,大不了不做警察。

聽見電話聲響,夏春澤接起了電話:「喂。」

「夏隊,有個事兒跟你報告一下。」

「嗯,盡量長話短說,上午我累夠嗆,這會兒想睡會。」

小李心想,睡覺?告訴你之後,你要是能睡著,我就佩服你,「夏隊,李正陽把高玉峰給揍了,面目全非!」

「啊!」夏春澤當時就坐直了身子,渾身一個激靈,剛剛的困意全部消失,穩了穩心神,問道:「那李首長呢?」

「走了。」

「高玉峰怎麼樣了?」

「送醫院去了,挺慘的,臉腫的跟豬腦袋似得,估計他家人都認不出來。」

夏春澤咽了口唾沫,李正陽與高玉峰之間的恩怨,他知道,他那時不止一次的聽高玉峰發牢騷。

「這樣,你先拍照,我問一問局長,該怎麼辦。」

「好的。」

夏春澤皺著眉頭,局長對李正陽也沒辦法啊,別說局長了,就是郭書記也得哆嗦啊,怎麼辦啊,這李正陽一會兒不惹事就不行啊,上午搞了個綁架,差點轟動整個警局,這好不容易銷案了,這會兒又打了富豪的公子,哎呀,腦袋咋就這麼疼呢。

別說疼,就算要爆炸,這個事情還得向上級反應。

當林建聽說這事兒之後,他的反應與夏春澤幾乎是一致的,內心狠狠的罵了一句,當然他是不敢罵出聲的,「盡量穩住高玉峰,我想辦法給他點賠償,還有,正常出警上記載打架鬥毆。」

田上嬌娘:農家春色晚 「可是……」夏春澤也為難。 「可是什麼?難道你想抓首長?你有幾個腦袋?」

夏春澤不吭聲了,自己可就一個腦袋,別說一個,就算是十個也不夠李正陽玩兒的。

「好的,局長,我聽您的。」掛了電話,夏春澤穿好警服。

「大中午的還不休息?什麼事兒那麼急?」情婦有點抱怨,這段時間都冷落自己了。

夏春澤無奈的說道:「領導下令,沒辦法,我得回單位處理一些事情。」

林建望著窗外,欲哭無淚,啥時候申請調走的文件才能批下來啊!

這些後事李正陽才懶得理會,教訓了高玉峰,希望他能收斂一下,只要不過分的找自己的麻煩,咱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是自己配合吳莎莎演戲,攪合了人家的訂婚宴,報復也在情理之中。

開車來到天山路附近,李正陽叫了三份炒麵,打人也是付出體力的。

邊吃邊望著門外,希望心裡那個人能在一次的出現。

醫院,外科。

豬頭一樣的臉此刻變成了木乃伊一般,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由於病人比較多,病房吃緊,醫生不得不安排高玉峰與其他人一個病房。

而這個病房同樣有一個木乃伊—-李軍。

如果不看病床前的人物名字,兩個人此刻誰都不可能認識誰。

看著兩個病人都一樣的包紮,阿豪忍住笑,看了看病床上的名字,一皺眉,高玉峰?不會是那個高玉峰吧?

阿豪與高玉峰有過接觸,也是通過李軍,那次在某個場所,因為搶一個漂亮的妓女,兩個人差點沒打起來,還好當時有李軍在場,才沒動手。

但是阿豪記住了高玉峰的名字,為啥,人家有錢啊,那出手叫一個闊,不但買了自己全部消費的單,還把那漂亮妞讓了出來。

高玉峰輕聲的哼哼著,打著點滴,消腫止痛的。

阿豪來到他的床邊,「高玉峰?高少爺?」

高玉峰帶著哼腔看見了阿豪,當時就控制不住情緒,兩行苦淚流了出來:「豪哥。」

「真是你,這是怎麼了?」

「我被人揍了。」

「啊,誰啊,那麼大膽子?連你都敢揍?」

「別提了,是我的情敵,叫李正陽,豪哥,你得為我報仇啊。」高玉峰嗚嗚的哭,哪有平時高高在上的少爺模樣。

阿豪一愣,李正陽?哪個李正陽?通陽市很多李正陽么?摸了摸還在疼痛的臉,輕聲的問道:「哪個李正陽?是不是心動集團的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