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魂出竅並不是什麼人都有過這樣的經歷,金隅的命魂雖然只是抽取了這些人的部分魂力,但是也讓這些人立即感應到了這種狀態下的不同之處。

魂力不抽取,同時讓所有人的魂力糾纏在一起,這樣的情況下,所有人彷彿都生出一股迷濛的感應,彷彿所有人的心念都集中到了一起,水**融的玄而又玄的感覺讓所有人都驚奇無比。

不說那些級別較低的,就算是武大鎚、融雪這樣的九轉境巔峰修士也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奇妙感應,臉上露出驚駭的表情。

經歷過這樣的試演,大家心中才開始對金隅這樣的安排有些信任了,覺得金隅並沒有說謊。

當然金隅也看到了咸丘黑臉上流露出來的一種若有所悟的表情,知道這位半步元嬰的大高手恐怕有些覺察,不過此人並沒有說什麼,金隅也就沒有理會。

同時金隅還感應到了宣無塵似有意又似無意的一道目光,不過此女神秘莫測,金隅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同樣發現了什麼。

不過這兩人並沒有說什麼,金隅自然也不希望旁生枝節,也就沒有去試探,反正只要一切按照自己的計劃進行就可以了,至於這兩人的心思,金隅也懶得去揣測,只要他們不搞破壞,金隅自然也不會無端端地去招惹這兩人。

所有人都對金隅的安排沒有異議,金隅安排眾人演練了幾遍陣法走勢,便招呼大家一起前往天坑。

對於這次行動,其實金隅自己也頗為忐忑,畢竟面對的是一條真龍,雖然只是它死後的一道怨靈,不過龍怨的威力金隅也親眼見識過,那種鋪天蓋地的威壓即便是遠遠感受一下也讓人覺得喘不過氣來。

現在自己將要近距離地面對,這樣的事情,即便是膽大包天的金隅也同樣沒有什麼底氣。

金隅此時正在詢問命魂道:「你究竟有多大的把握?」

命魂語氣中頗有戲謔的味道,道:「怎麼?害怕了?我還以為你什麼都不怕呢,原來你也有害怕的時候啊?你連四大宗門都敢得罪,還會害怕區區一道龍怨?」 金隅鄙視道:「四大宗門不過是一些大勢力而已,而且他們之間並不是鐵板一塊,我在他們之間還能夠合縱連橫,可現在我們面臨的是一個個人能力能夠碾壓一切的怪物,面對這樣的對手,我能不害怕嗎?」

命魂聽了這話想了想道:「你說得不錯,好吧,我告訴你,其實我也只有五成的把握,因為真龍之威實在太強了,我們這裡雖然有幾千人,但是他們無法做到神魂合一,這樣很容易在龍威之下崩潰,一旦崩潰了,就只有被龍怨碾碎的下場一途。」

褚少,離婚請簽字 命魂說得很清楚,只有集合眾人的神魂力量合一才能夠抵抗得住龍怨的威壓,一旦無法支撐就只有身死一途。本來命魂因為金隅聽了這個結果之後會很失望,但是金隅卻表現得很平靜,道:「我本來因為只有二三分的把握,沒想到勝負在五五之數,呵呵,已經很不錯了。」

命魂有點詫異,道:「呵呵,我還以為你會很失望呢!」

金隅搖頭道:「見識過龍怨的威能,你還敢保證在五五之數,我已經很意外了。」

命魂呵呵一笑,道:「這龍怨雖然厲害,但是它畢竟不是智慧之物,完全是憑藉本能攻擊,我們的力量雖然略顯薄弱,但是不是正面對碰,還是能夠和它周旋一下。」

金隅點頭道:「你說得不錯,智慧才是人最有利的武器。」

很快在金隅的帶領下,所有人來到龍柱周圍,大家按照金隅的安排紛紛列隊包圍住龍柱。

龍柱周圍的龍晶已經被人收取走了不少,大家列隊在龍晶範圍之外,所以並沒有引起龍怨的注意,金隅站在包圍圈之內,仰頭看了一眼一眼望不到頭的龍柱,感覺這龍柱就像西遊記里孫悟空的金箍棒,直插蒼穹彷彿把天給捅了一個大窟窿。

金隅收回目光,收攝心神,轉頭道:「大家席地而坐,閉目入定,我需要大家穩定心神助我一臂之力。」

所有人依言坐下,大家都知道真正的行動要開始了。

之前金隅已經解釋過了,這一次降龍計劃,只是需要大家的神識力量相助,並不需要親身肉搏。這樣的行動讓所有人心中稍安,畢竟無須自己與龍怨面對面相搏,大家自然認為這樣安全很多。

這些人卻不知道,其實這樣才更加兇險,神魂的力量一旦受損,那就是灰飛煙滅的下場。

不過金隅並沒有將這其中的厲害告訴大家,所以看到這些人鎮定自若地閉目入定,金隅心中微微感覺有些好笑,這些人不識神識和神魂的區別,自己隨便編造一段謊言便將這些人欺騙過去。

一個人的神魂是唯一的,而一個人的神識卻是後天開闢識海形成的一種精神力量,這兩者不能夠混為一談,不過這些人連神識都了解不深,更不要說神魂了。

其實金隅對這方面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只是命魂給金隅解釋過一些,才讓他有所了解。

識海是人的一個密藏,開啟它之後人的精神力量便開始展現出來,能夠發揮出一些不可思議的能力,目前來看神識就是識海展現出來的能力的一種。

不過命魂斷言,識海的能力應該不只神識這一種,越往後應該還會有其他能力展現,不過這需要人自己去不斷發掘。

金隅比較認同命魂的這個說法,畢竟自己的識海與別人不同,這就已經足夠讓金隅遐想無限。

命魂讓金隅告訴所有人,只需要匯聚所有人的神識來抗衡龍怨的怨念,這就是需要大家參加進降龍計劃的原因。

這個理由還是很有說服力的,許多人經歷過不久前的那個實驗之後,已經對金隅說出的這番話深信不疑。

畢竟那種神魂交融的體驗讓大傢伙感覺很新穎,從來沒有想過神識還可以這樣使用。

超凡宇宙之超獸武裝系統 他們卻不知道那種體驗根本就不是神識的體驗,而是神魂的體驗。神識只是一個人的精神力,就像電磁波,每個人的神識都不相同,根本就無法相連接,因為各自的波段並不相同。

神魂才能夠相互感應,因為魂是天道造就的,同源,故此能夠感應。

這些都是命魂告訴金隅的,金隅聽得似懂非懂,不過這並不妨礙計劃的進行,現在這些人就被金隅忽悠過來拚命了。

金隅想著這些,看到所有人逐漸入定,他收攝起心神與命魂溝通。

命魂很快便出手了。

只見命魂在金隅識海之中盤膝而坐,沐浴在金隅心念溝通星辰飄灑下來的星輝之中,突然從命魂這個三寸身體之內散發出一股異樣的力量,這股力量空空冥冥的,金隅只是心有所感,但是又感覺得並不真切,只是心弦有所撥動,冥冥中感覺到自己身上散發出去了這股力量。

力量飄灑,在空中瀰漫,好像一層薄薄的霧氣一般,霧氣逸散,逐漸擴散將圍繞龍柱的所有人籠罩,霧氣所過之處,那些被霧氣籠罩的人便身子一顫,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一股空空冥冥的力量融入了霧氣之中。

這一切金隅早就經歷過一次,就是上次試演陣法的時候,命魂就是這樣調動所有人的神魂力量的。

不過這一次更加徹底,金隅能夠感覺到盤坐在龍柱周圍的人身上的那股空冥之力比之前濃郁了百倍不止。

金隅知道這一次是命魂在全力出手,把所有人的神魂力量全部調動出來。

金隅能夠感應到這股力量融入命魂的魂力之後,形成了一股龐大的力量,積少成多集腋成裘,這一次全力施為,魂力匯聚,經過命魂的糅合,形成的勢力非常磅礴。

就是金隅無法窺視全貌,也能夠感應到這股集合成千上萬人的魂力龐大的讓人震撼。

金隅心中開始有了一些信心,感應著這股力量,雖然沒有龍怨的威壓霸道,但是與龍怨糾纏一番應該還是可以做到的。

隨著命魂全力糅合,成千上萬的魂力逐漸緊密起來,這時候金隅對於這股力量的感應更加清晰起來,能夠感覺到在這股力量下的壓迫。

雖然感應到壓迫,但是金隅不驚反喜,知道命魂成功了。

果然不一會,金隅心田中響起命魂的話:「可以了,開始吧!」

金隅能夠感應到命魂語氣中的疲憊,關切地問:「你沒事吧?」

命魂道:「無妨,只是力量消耗大了一些。」

金隅道:「要不要歇一歇?」

命魂道:「不行,神魂出竅不能時間太長,否則魂力會逸散衰弱,必須立即開始,拖得時間越長,對我們越不利。」

金隅道:「那好,現在就開始。」

說完這話,金隅邁步前行,直接向龍柱行去。

就在金隅開始降龍計劃之時,身處密地之內的人卻不知道密地之外已經翻天覆地了。

距離密地封鎖已經過去整整一個月,四大宗門的人對於尋找密地入口卻束手無策。那些陣法高手們對於那片狼藉得不成樣子的山坳研究了好多天依然是一無所獲。

消息已經驚動了太上長老,甚至有太上長老親自前來勘察,依然是毫無進展,無奈之下只能夠向老祖請示。

不過四大宗門的老祖反應卻各自不同。

首先是丹宗的老祖葯祖,此人一心沉迷在煉丹之中,修為雖然是元嬰期,但是據傳聞此人是四大宗門之中修為最低的一位老祖,他之所以能夠進階元嬰期,完全是因為吞服自己煉製的無上靈丹才能夠勉強進階元嬰期的。

石精子作為丹宗新一代天才弟子被門派認可,是經過葯祖點頭的,據說葯祖對於石精子還是很滿意的,因為石精子性格沉穩,耐得住寂寞,對於丹道同樣精研極深。

在聽到石精子失陷十萬大山的消息,葯祖只是傳出一句話:全力營救。但是卻並沒有親自出手的意思。

其實這也很好理解,只是一個有天資的後輩而已,哪裡值得老祖宗親自出手去營救。

接著是劍宗,劍宗老祖根本就不知所蹤,門人無法稟告,所以只能夠自己想辦法了。

但是最詭異的則要數散修聯盟了,老祖在接到消息之後,直接傳遞出來一句話,或者說是一句偈語:龍起東方,血灑萬里;無緣無塵,無怨無嗔。這句話傳出之後,所有人都摸不著頭腦,不知道是什麼意思。要說其中跟十萬大山裡的事有關的話,也就只有無塵二字吧?應該是指宣無塵?

不過既然老祖沒有多言,大家也就只能夠自己想辦法了。畢竟宣無塵作為老祖的唯一傳人,大家可不敢聽之任之地讓她困住密地之中,或者是身死在密地內,否則一旦老祖震怒的話,恐怕自己這夥人就要倒大霉了。

其他三大宗門的老祖並沒有出手,不過氣宗就不同了。

據說氣宗本命殿內,進入密地之中的所有人弟子的本命牌都破裂了,那就說明這些弟子全部身死。

這樣的情況可是讓氣宗的人震怒異常,敢針對氣宗下手,那就要有承受得起氣宗怒火的準備,所以氣宗的反應最為激烈。 氣宗的老祖直接派出了自己的第二元嬰血靈,聽說血靈老祖親自出馬,頓時引起了一片轟動。

所有人的都因為血靈老祖之所以親自出馬,是因為門中的天才天道子被人滅殺,卻沒有人知道,其實血靈老祖之所以親自現身十萬大山,那是因為他感應到了自己的血靈分身有危險。

金隅把血靈老祖的血影分身逼得那麼慘,血靈老祖對於自己的分身能夠有一種天生的感應,所以立即便知道自己的分身肯定遭到甚麼毀滅性的打擊,而能夠將自己的分身逼到這種份上的人整個修真界都不多,所以血靈老祖猜測是不是有四大門派的老一輩人像自己一樣偷偷潛入了密地之中。

這樣的猜測自然讓血靈老祖坐不住,因此在感應到自己的分身岌岌可危之時,他立即坐不住了。

本來血靈老祖就對十萬大山中的密地很上心,否則也不會偷偷派遣分身附著在門人身上潛入密地之中,現在出現這樣的情況,血靈老祖對於這處密地就更加好奇了。

作為元嬰期的老祖,趕路的速度那是極快,橫跨幾萬里也就是幾個時辰的事,當血靈老祖出現在現場之後,消息很快便傳了出去。

這下密地就更加惹眼了,一時間密地成了真正的風雲匯聚之地。

其他門派在接到消息之後,也立即做出反應,各派都派遣出了老一輩的人物過來。

就在外界風雲匯聚之時,這密地之中金隅他們也開始了真正降龍了。

就在命魂匯聚了成千上萬人的魂力之後,龍柱之中的龍怨彷彿有所感應,一股鋪天蓋地的威壓憑空出現。

似乎命魂匯聚的魂力讓龍怨感覺到了威脅,面對這種挑釁,龍怨立即做出了本能選擇,龍威降臨的那種壓迫讓金隅心頭震顫。

來到近處,才能夠發現這種威壓究竟有多麼的巨大,金隅身體本能地戰慄起來,就好像不堪重負一般搖搖欲墜地想要跪倒。

不過就在此時,命魂出手了,他操控著匯聚的魂力一動將這股威壓阻擋了下來,讓金隅身體一輕,繼續邁步前行。

金隅明白現在關鍵時刻到了,能不能夠降服龍怨就在此一舉了,所以他根本就不敢耽擱,在命魂阻擋住那股滔天的威壓之後,金隅快速前行,腳步不敢稍停,踏著地上的龍晶幾個閃動之間便到了龍柱身邊,一抬手搭上龍柱。

那種非金非木的材質入手感覺溫潤,但是其堅固程度卻讓人驚奇,法寶都難對其造成傷害。

命魂告訴金隅,龍柱的材質非常特別,雖然他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材質,但是卻是鐫刻陣法的絕佳材料,這龍柱上鐫刻著一門複雜到了極致的陣法,就是這門陣法捆縛住了真龍,並且在不斷剝奪真龍的生機,最後讓真龍身死在此,連靈魂都沒有逃脫,以至於最終形成了一道龍怨。

能夠捆縛住真龍的陣法,這是多麼讓人震撼?就是金隅聽到這個消息也震驚得目瞪口呆。

同時命魂還告訴金隅,這龍柱上的陣法不僅僅是捆縛真龍,而且還與整個密地空間禁制相連,形成個封閉式的空間,所以這龍柱才是密地的中樞,只有掌控了這根龍柱,才能夠掌控整個密地空間。

現在金隅需要做的就是,趁著命魂和龍怨糾纏之時,趕緊尋找到龍柱陣法上的破綻,渡入識海星辰之力進入其中捆縛龍怨。

命魂猜測龍怨之所以能夠襲擊來這裡撿拾龍晶的人,根本原因就是因為龍柱上的陣法受損,所以才能夠透過龍晶施展出怨力攻擊人。

金隅現在就是要在命魂為他爭取到了的有限時間裡控制住龍怨,將它降服住,這樣也許能夠一探龍柱的奧妙。

金隅雙手附著在龍柱之上,一股股的星輝順著他的手臂逸散出來,尋找著龍柱上陣法的破綻想要鑽入龍柱之中。

在金隅的神識操控之下,星輝就好像霧絮一般飄蕩繚繞著龍柱,但是龍柱就好像有一股反彈之力在隔絕著星輝的接近,這股力量似乎很弱小但是卻又非常的頑強,星輝根本無法靠近。

金隅明白這就是龍柱陣法的力量,這種力量看似弱小,但是卻非常玄奧,金隅還是首次碰到能夠隔絕自己的識海星辰力量的力量,這不得不讓金隅感嘆命魂果然有先見之明。

本來金隅還不太相信命魂之前判斷龍柱的陣法能夠隔絕星辰之力,現在他不得不信了。

命魂判斷龍怨之所以不能夠從龍柱之中遁逃出來,是因為龍柱陣法的核心力量牽制住了龍怨,所以它只能夠散發出部分怨力透過陣法的破綻滲透出來,而且即便如此也需要消耗巨大的怨力。

通過龍怨每天只能做出一次有效攻擊,命魂判斷龍怨應該是在每次攻擊之後便會有一天的虛弱時間,只要趁此機會,也許能夠降服它。

當然,龍怨的虛弱只有一天的時間,那就說明它應該有什麼恢復實力的源泉,所以必須要在最短時間裡降服它,否則短時間要是無法降服的話,恐怕會遭受到它的激烈反抗,所以金隅只有一次機會,而且是越快越好。

金隅竭力催動識海之中的星辰溝通星輝力量,星輝能量源源不斷地從他手中渡出,搖曳的星輝繚繞著龍柱,很快金隅便尋找到了一個龍柱上的薄弱點,金隅催動星輝鑽入龍柱之中,神識隨著鑽入龍柱之中,在他的眼前豁然呈現出一片異象,讓金隅驚得雙眼直接凸起。

只見一片金光燦燦的海洋出現在金隅的神識視角之下,那金光直接亮瞎了金隅的狗眼,好一陣金隅才回過神來。

整個視覺之中金光一片,就好像掉入了黃金海中,此時的黃金海洋並不平靜,掀起了山呼海嘯的滔天巨浪,金隅回過神來之後才開始操控著星輝在這片黃金海洋中游弋,搜尋著自己的目標。

隨著星輝進入龍柱之後越來越多,金隅的神識搜尋起來也越來越快,而且金隅竭力從識海星辰之中調度出來星輝能量,在龍柱之上蜿蜒而上,繚繞著整個龍柱不斷向上蔓延,尋找出來更多的切入點。

金隅操控著星輝能量順著巨浪傳來的方向遁去,他知道在黃金海中興風作浪的應就是自己要尋找的目標。

不過這片黃金海好像無窮無盡一般,金隅操控成片的星輝匯聚成一大片,不斷地往著巨浪的反方向游弋,但是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卻依然沒有發現目標的蹤跡,只是巨浪越來越大而已。

金隅知道自己的方嚮應該沒有錯,但是時間在賓士之中不知不覺地過去一個時辰,依然沒有找到目標,只是巨浪已經達到千丈,真正擁有滔天之勢,讓他頗有些力竭疲憊。

金隅心中暗暗著急,在這樣下去恐怕目標沒尋到自己先累趴下了。

總裁的心尖寵 金隅不知道自己行了多遠,遭遇了多少個巨浪拍打,雖然有後續的星輝能量補充,但是神識的麻木和疲累讓他頗有些后力不濟。

可是此時他只能夠咬牙堅韌,不斷地穿越一個個鋪天蓋地的金色海濤,此時他甚至有些迷失了方向。

金隅自己都很詫異,自己的神識居然能夠蔓延出這麼長的距離,在黃金海中金隅估測自己至少穿梭了上萬海里,竟然神識力量依然沒有衰竭,似乎這裡的距離與外界並不相同。

不過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在經歷了兩個時辰之後,金隅穿過最後一個浪牆看到了另一番景象。

只見黃金海中矗立著一個孤零零的小島,或者說是一個黑峻峻的方台,方台方圓大概千丈範圍,就那樣平靜地矗立在海中。

在方台之上盤踞著一條巨龍,巨龍如蛇形一般盤踞,頭顱高昂正在引吭高吟,龍吟聲正是掀起黃金海中滔天巨浪的原因。

金隅穿過浪牆之後,神識差點被龍吟聲給震散掉。

說來異常奇怪,浪牆後面根本聽不到龍吟聲,穿過浪牆之後龍吟聲之高亢直接把金隅震得七暈八素。

幸虧有星輝之能守護,否則金隅的神識恐怕直接就要被龍吟聲給震成飛灰。

巨龍非常龐大,身子足夠千丈,不過龍身顯得非常飄渺,就好像一道霧氣形成一般。

金隅明白,自己終於找到了正主兒,這應該就是受困於此是龍怨了。

沒想到龍怨居然如此有耐力,整整跟命魂對抗了兩個時辰,從這一點來判斷,之前命魂的猜測應該有誤,龍怨的力量並不如想象中的那麼薄弱,能夠持續保持兩個時辰的戰鬥力,哪裡像是一次性攻擊之後便會虛弱的樣子。

金隅之所以堅持尋找了兩個時辰,一來是心存僥倖之心,二來是想要見識一下龍怨的模樣。

此時看到龍怨的模樣,金隅心中反而有些打鼓了,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上去試探一下,看上去龍怨好像還是那麼的龍精虎猛,金隅懷疑自己恐怕一上前就被對方給拍死。

兩個時辰的戰鬥,其實命魂也快吃不消了,數次要求金隅退出,不過金隅卻感覺有些騎虎難下,堅持要尋找到龍怨,最起碼要看一眼才甘心。

不過現在看到了,金隅心中卻有些退卻了。 看到昂首怒吼的龍怨,金隅有一種深深的敬畏感,尤其是那偉岸的身軀更是給人一種壓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