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曄兒,不要想太多,你只要在我出征之前,把身體養好,讓我放心就好,之後乖乖的在家等我」鳳臨策親了親卓曄的髮絲:「我回來后,我們就成親」

「嗯」卓曄伸出手臂,摟住了鳳臨策的腰。

鳳臨策心裡暗嘆,他知道卓曄心裡擔心他,捨不得他,他也捨不得她啊可是眼前的局勢,容不得他只顧及兒女情長

半晌過後,卓曄想起什麼似的,忽然抬起腦袋,對鳳臨策道:「策,幫我拿點東西好么」

「嗯你說,要拿什麼」鳳臨策道。

卓曄指了指自己的衣櫃,道:「在那裡,左側,最裡面,幫我把背包拿出來。」

鳳臨策起身,按照卓曄的指示,拿出了她的雙肩旅行包,問道:「這個么」

「嗯,就是這個。」卓曄點頭。

鳳臨策回到床邊,將旅行包遞給卓曄,他知道,她這裡藏了不少他沒見過的「寶貝」,心裡不禁有些好奇,卻不知,此時她要找什麼。

卓曄在包里翻出瞭望遠鏡,對鳳臨策道:「這個,你帶著吧,或許用得著。」

卓曄知道他此次是非去不可的,她不想表現得太過傷感和依戀,讓鳳臨策為難、擔憂,她現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的享受他離京前,他們能夠在一起的時間,還有,把能幫到他的東西送給他

「這是什麼」鳳臨策疑惑的問。

「這叫望遠鏡,用它可以看清距離很遠的事物。」卓曄一邊說著,一邊擰開瞭望遠鏡的鏡頭蓋,調了一下調焦輪,示範著看了看屋內的事物,遞給鳳臨策道:「你試試。」

鳳臨策學著卓曄方才的樣子,望了望不遠處矮几上的茶杯,卻發現那杯子彷彿近得就在眼前一般再用這望遠鏡看房內的其他事物,也皆是如此

「這真是一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推薦閱讀:

樣好東西」鳳臨策眸光灼灼的,讚歎出聲。

「擰這裡,可以調距離、清晰度」

卓曄給鳳臨策講解了一下望遠鏡的調試方法,這東西不難使用,略一指點,鳳臨策就便上手了,愛不釋手的把玩起來。

卓曄的嘴角翹了起來,她看得出來,與以往鳳臨策在她這裡看見現代物品時,那種好奇、探究的目光不同,他這回,是真的很喜歡這個望遠鏡呢。

果然大多數男人都喜歡此類的器材

況且,這東西在戰場上,應該能發揮不小的作用

「還有這個,你也帶著吧。」卓曄又從包里拿出一把精緻小巧的手電筒,這東西,應該用處不大吧,不過也說不定會用到呢

「這又是什麼」鳳臨策饒有興味的看著卓曄手中那個巴掌長的,帶個小圓頭的東西。

「啪」卓曄推了一下手電筒上的開關,一束很亮的光芒瞬間從那圓頭裡射了出來

「這叫手電筒,用來照明的,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用得到,不過這東西挺小的,帶著也不佔地方。」卓曄有些不好意思的又道:「不過,估計用不了太久,就會沒電了」她這手電筒雖然不太耗電,但放了這麼久了,也會跑電的吧

「沒電」鳳臨策記得除夕那天,鳳臨睿要玩卓曄的手機,結果那手機忽然不亮了,她就說那手機「沒電了」,要吸收陽光才能再次「來電」。

「這個是手電筒,也需要吸收陽光么」鳳臨策接過那手電筒,學著卓曄的樣子,開、關了兩下。

「這個不需要吸收陽光,要換電池才可以,不過在這裡是沒地方換的。」卓曄笑道。

雖然鳳臨策依舊不明白什麼是「電」,什麼是「電池」,但卓曄的意思他大概還是能明白的,她是說他們這個時空,沒有合適這個「燈」的「燈油」吧

「曄兒,你手裡拿的又是什麼」鳳臨策見卓曄從包里拿出一個長方形的東西,愣愣的看著出神,不禁開口問道。

「這是錢包,裝錢用的。」卓曄回道。

「錢包」鳳臨策疑惑的重複。這東西的樣式,也不方便裝銀子、裝銅板啊難道曄兒的家鄉,都是直接使用銀票購買物品的

卓曄看出了鳳臨策的疑惑,便打開錢包,拿出幾張人民幣,對鳳臨策:「這就是我家鄉的貨幣,不過,這紙幣並不是這裡的銀票,屬於現金,不用去錢莊兌換,直接何以用來購買東西。」

接著,卓曄又抽出了一張銀行卡,道:「這個才是用在錢莊取錢的東西。」

鳳臨策用手拈了拈那人民幣和銀行卡,又湊到眼前,仔細瞧了瞧:「做工很精細,質地也不容易破損,倒比沉甸甸的黃白之物,和軟脆的銀票實用得多。」

卓曄微笑不語,這人民幣和銀行卡,在這裡,卻是最無用處的東西呢

鳳臨策眼尖,看見那錢包的一個透明的小格里,似乎放著一張帶圖像的卡片,不禁眼睛一亮放下手中的東西,指了指那東西問:「能看看么」

卓曄愣了一下,之後笑著抽出那張身份證,放到了鳳臨策的手裡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鳳臨策仔細瞧著手中的卡片,上面有卓曄姓名、出生年月、住址等簡單的介紹,那年份符號和最下面那一行公民身份證號碼,他雖看不明白其含義,但對那符號卻很熟悉,在卓曄的手機和點心紙上,他有見過。

最吸引鳳臨策目光的,當屬身份證上,卓曄的照片了這身份證卓曄已經用了幾年了,上面的她,只有十六、七歲的樣子,很漂亮,也很青嫩。

鳳臨策見識過手機所儲存的圖像,幾乎和本人一模一樣,所以見到這身份證上惟妙惟肖的小畫像,倒未露出太過驚訝的神色,他只是對年少時卓曄的模樣比較感興趣。不曾參與她過去的生活,並且對她曾經的世界一無所知,對此,鳳臨策一直覺得非常遺憾,他想知道關於她的更多的事情

不過,他不急,他們有一輩子的時間,他可以慢慢的來了解他未來的小王妃

「這是我們國家的居民身份證,嗯相當於天碩的戶憑。」卓曄給鳳臨策解釋道。

「哦。」鳳臨策抬頭,看著卓曄,溫柔的笑:「曄兒,把這個送我吧,想你時,我也好拿出來看看,以解相思之苦。」

「好」卓曄紅著臉點頭,心裡卻暗想,她面前坐著的,還是曾經那個冷冰冰的面癱王爺么真難以想象這男人,現在說起情話來,可是越說越順溜了

鳳臨策很高興的將那張身份證貼身收了起來,抬起頭,便看見卓曄那滿臉嬌羞的模樣,心裡頓時一盪

「曄兒」鳳臨策伸手挑起卓曄的下巴,眼眸深情似水,嘴角微微勾起,欣賞卓曄羞窘的小臉,原本因生病,而顯色十分蒼白的臉色,此刻卻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粉紅,看起來,十分的可口誘人

「策,你這樣看我,是在勾引我犯罪么」卓曄被鳳臨策看得有些不自在了,不服氣的故意調侃起來。

鳳臨策聞言一愣,隨即笑開了:「曄兒,犯罪的事情,不適合你,還是由我來做吧」說著,嘴巴慢慢湊近了卓曄櫻唇

卓曄閉上眼睛,享受並回應他的溫柔與愛意

許久過後,兩唇分開,卓曄的臉上,已經多了一抹春色,還有一絲失落

她靠在他微微起伏的胸膛上,無奈的嘆息,她不想他壓抑那方面的需要,但也明白,在他回來前,他是不會碰她的,這個固執的男人

卓曄吃藥的時間到了,巧靈敲門來送葯,鳳臨策收起瞭望遠鏡和手電筒,示意巧靈進來。

巧靈放下藥碗,便很麻利的出去了,她可不敢打擾姑娘和王爺的二人世界

卓曄皺著小臉吃了葯,拈了一塊連箏送她的酥糖,放入口中,很甜,很脆,還算好吃,想起「小包子」盯著這包酥糖吞口水的小樣,卓曄忍不住笑了起來

鳳臨策在卓曄的臉蛋上親了親,問道:「在笑什麼」

「在笑炫兒那個小傢伙,看見這酥糖時的可愛表情。」卓曄說著,又拈起一塊酥糖,塞進鳳臨策的嘴裡,笑問:「好吃么」

鳳臨策眉頭不易察覺的蹙了一下,嚼了兩下,快速咽下,有些勉強的回答道:「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推薦閱讀:

還可以。」

「呵」卓曄看著鳳臨策,促狹的笑,果然大多數男人都不喜好甜食的。

鳳臨策伸手颳了一下卓曄的鼻子,寵溺的道:「淘氣。」

卓曄又想到什麼似的,撩開袖子,摘下了腕上的指南針手錶,拉過鳳臨策的手腕,就套了上去。

鳳臨策看著手腕上「鐲子」,嘴角抽了抽搐,最後無奈的道:「曄兒,這個東西我戴著不太妥吧」

他早就發現卓曄的這個奇特的「鐲子」了,一直只當是一件樣式古怪的飾物呢,他一個大男人,戴著這東西

卓曄猜到了鳳臨策心中所想,便解釋道:「這是指南針手錶,不是鐲子,在我們那裡,男女都可以戴的,是看時間和確定方向用的。」

卓曄按照古代的時間,對應錶盤上的數字,給鳳臨策講解了一番,又簡單的介紹了指南針的作用和原理。

鳳臨策聽罷奇道:「這指南針,倒與司南十分相似呢,只是要精巧方便許多。」

卓曄知道「司南」是「指南針」的前身,點頭笑道:「帶著吧,說不定會用到呢。」

「唉」鳳臨策抱著卓曄,輕輕的嘆了口氣。

「你怎麼了」卓曄疑惑的問。

「曄兒的家鄉,真是個神奇的地方,讓你留在這個對你來說,陌生又落後的時代,真是為難你了」鳳臨策有些歉疚的道。

卓曄聞言,抬頭看著鳳臨策,故意挑眉道:「那你放我回去」

「想都別想」鳳臨策霸道的收緊了手臂:「這輩子,你就認命吧消消停停的等我回來,娶你做我的王妃」

「好,我等著做你的王妃」卓曄的嘴角彎彎,在鳳臨策的懷裡蹭了一個舒服的姿勢

卓曄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他這種,霸道又不失溫柔的寵著她的感覺了

卓曄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了,連琴又過來瞧過她兩次,君浣清卻拉著鳳臨歌每日必來瑞王府報道

君浣清的來看卓曄,主要是因為對她那個世界的事物、人文等都無比的好奇,每次都纏著卓曄問東問西,問個不停。

搞的鳳臨策一看見他來,臉色都十分難看,心裡更是暗暗腹誹,他還有幾日就要離京了,和曄兒獨處的時間本就不多,這個泯王怎麼這麼沒眼色,這麼招人煩啊

看在他是異國貴客的面子上,鳳臨策盡量的忍著,但若見卓曄累了,或臉上有了不耐之色,他便會毫不客氣的下逐客令

鳳臨歌也是被君浣清纏無奈了,才會每日尷尬的帶著他來瑞王府,雖然,他也很希望每天都能見到卓曄,但如此行事,卻不是他的風格

鳳臨策自然明白鳳臨歌的無奈,也能理解他矛盾的心境,心裡不由暗暗嘆息,他雖不願傷他,但感情之事,他實難想讓

還有三日,鳳臨策便要離京了,鳳臨睿卻忽然下了聖旨,要給卓曄舉辦一次「降神祭拜」儀式

ps:明早更新。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鳳臨策仔細瞧著手中的卡片,上面有卓曄姓名、出生年月、住址等簡單的介紹,那年份符號和最下面那一行公民身份證號碼,他雖看不明白其含義,但對那符號卻很熟悉,在卓曄的手機和點心紙上,他有見過。

最吸引鳳臨策目光的,當屬身份證上,卓曄的照片了這身份證卓曄已經用了幾年了,上面的她,只有十六、七歲的樣子,很漂亮,也很青嫩。

鳳臨策見識過手機所儲存的圖像,幾乎和本人一模一樣,所以見到這身份證上惟妙惟肖的小畫像,倒未露出太過驚訝的神色,他只是對年少時卓曄的模樣比較感興趣。不曾參與她過去的生活,並且對她曾經的世界一無所知,對此,鳳臨策一直覺得非常遺憾,他想知道關於她的更多的事情

不過,他不急,他們有一輩子的時間,他可以慢慢的來了解他未來的小王妃

「這是我們國家的居民身份證,嗯相當於天碩的戶憑。」卓曄給鳳臨策解釋道。

「哦。」鳳臨策抬頭,看著卓曄,溫柔的笑:「曄兒,把這個送我吧,想你時,我也好拿出來看看,以解相思之苦。」

「好」卓曄紅著臉點頭,心裡卻暗想,她面前坐著的,還是曾經那個冷冰冰的面癱王爺么真難以想象這男人,現在說起情話來,可是越說越順溜了

鳳臨策很高興的將那張身份證貼身收了起來,抬起頭,便看見卓曄那滿臉嬌羞的模樣,心裡頓時一盪

「曄兒」鳳臨策伸手挑起卓曄的下巴,眼眸深情似水,嘴角微微勾起,欣賞卓曄羞窘的小臉,原本因生病,而顯色十分蒼白的臉色,此刻卻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粉紅,看起來,十分的可口誘人

「策,你這樣看我,是在勾引我犯罪么」卓曄被鳳臨策看得有些不自在了,不服氣的故意調侃起來。

鳳臨策聞言一愣,隨即笑開了:「曄兒,犯罪的事情,不適合你,還是由我來做吧」說著,嘴巴慢慢湊近了卓曄櫻唇

卓曄閉上眼睛,享受並回應他的溫柔與愛意

許久過後,兩唇分開,卓曄的臉上,已經多了一抹春色,還有一絲失落

她靠在他微微起伏的胸膛上,無奈的嘆息,她不想他壓抑那方面的需要,但也明白,在他回來前,他是不會碰她的,這個固執的男人

卓曄吃藥的時間到了,巧靈敲門來送葯,鳳臨策收起瞭望遠鏡和手電筒,示意巧靈進來。

巧靈放下藥碗,便很麻利的出去了,她可不敢打擾姑娘和王爺的二人世界

卓曄皺著小臉吃了葯,拈了一塊連箏送她的酥糖,放入口中,很甜,很脆,還算好吃,想起「小包子」盯著這包酥糖吞口水的小樣,卓曄忍不住笑了起來

鳳臨策在卓曄的臉蛋上親了親,問道:「在笑什麼」

「在笑炫兒那個小傢伙,看見這酥糖時的可愛表情。」卓曄說著,又拈起一塊酥糖,塞進鳳臨策的嘴裡,笑問:「好吃么」

鳳臨策眉頭不易察覺的蹙了一下,嚼了兩下,快速咽下,有些勉強的回答道:「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推薦閱讀:

還可以。」

「呵」卓曄看著鳳臨策,促狹的笑,果然大多數男人都不喜好甜食的。

鳳臨策伸手颳了一下卓曄的鼻子,寵溺的道:「淘氣。」

卓曄又想到什麼似的,撩開袖子,摘下了腕上的指南針手錶,拉過鳳臨策的手腕,就套了上去。

鳳臨策看著手腕上「鐲子」,嘴角抽了抽搐,最後無奈的道:「曄兒,這個東西我戴著不太妥吧」

他早就發現卓曄的這個奇特的「鐲子」了,一直只當是一件樣式古怪的飾物呢,他一個大男人,戴著這東西

卓曄猜到了鳳臨策心中所想,便解釋道:「這是指南針手錶,不是鐲子,在我們那裡,男女都可以戴的,是看時間和確定方向用的。」

卓曄按照古代的時間,對應錶盤上的數字,給鳳臨策講解了一番,又簡單的介紹了指南針的作用和原理。

鳳臨策聽罷奇道:「這指南針,倒與司南十分相似呢,只是要精巧方便許多。」

卓曄知道「司南」是「指南針」的前身,點頭笑道:「帶著吧,說不定會用到呢。」

「唉」鳳臨策抱著卓曄,輕輕的嘆了口氣。

「你怎麼了」卓曄疑惑的問。

「曄兒的家鄉,真是個神奇的地方,讓你留在這個對你來說,陌生又落後的時代,真是為難你了」鳳臨策有些歉疚的道。

卓曄聞言,抬頭看著鳳臨策,故意挑眉道:「那你放我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