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喂!慢點……汪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卡住了……喂喂,太子美妞,等等汪啊!」又是眾人熟悉的聲音從激活了的中央界域石門之中傳了出來,接著就看一個白色毛絨絨的肉.團,也緊隨其後鑽了出來。

不是呆狗小九又是誰?

與此同時,之前那個連續和白遠行等人果照的白色影子,猶如虛空之中微微蕩漾的徐風一般,落在了魚小杏等人的身邊。

白衣如玉,身形俊朗,瀟洒空靈,黑髮濃密如瀑布一樣在風中微盪,一股謫仙般的出塵氣息縈繞。

正是葉青羽。

李英和李琦面色大喜。

「師父!您回來啦!」

兩人異口同聲,疾步走過去參拜行禮。

「大人……」白遠行也第一時間來到了近前,他聲音之中因為激動有一絲微微的顫動,他眼神雖然依舊空洞,卻因為天盲道修行有成,被眼罩覆蓋之下的眼眶部位之中,卻有一絲異於常人的明亮光華微微閃爍。

「師父!」金靈兒直接電射過來,跪在地上保住了葉青羽的大腿,因為狂喜,眼睛里已經是熱淚滾滾。

葉青羽離開之前元氣神魂都似是被天雷劈中,武道修為盡毀,而他所去的清姜界作為一個成熟的界域,各大勢力的絕頂高手層出不窮,所以眾人留守在光明神殿等候的日子,界域外毫無音訊,難免擔心不已。

「好了好了,都快起來吧。」

驟然看到這些小傢伙,葉青羽心中也有些激動,一抬手,將跪著的李英李琦扶起來。

只有金靈兒一邊笑著哭,一邊死死地抱住葉青羽的大腿,死活不肯鬆手。

葉青羽也是一陣陣的無奈。

高地平在一邊看著,也不禁搖頭笑了笑,走過來,向葉青羽行禮,道:「參見殿主大人。」

葉青羽點點頭:「高叔叔,辛苦了。」

這些日子,高地平顯然是坐鎮光明城的頂級力量,而且也看得出來,他花費了很多心思去指點這些小輩。

「喂喂喂,小傢伙,抱一會兒就的了啊,你咋還沒完沒了呢,這可是汪的主人……」呆狗小九抬抓拍了拍金靈兒的頭,悻悻地道。

這個當年為了救下葉青羽,吃了幾道天雷成為一團焦炭的戰寵小九,此時也恢復了圓滾滾毛絨絨的外形,似乎比離開之間還胖了一圈,依舊咋呼囂張的模樣逗得眾人都開懷大笑。

金靈兒聞言,這才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淚,跳了起來。

「師父,您終於回來了,我都想死你了……好多次,我做夢都夢見您老人家回來了,結果早晨起來……哈哈,我實在是太高興了,哦,對了,看我太高興都忘了,我要趕緊把你回來的消息告訴大家,這些日子,大家都很擔心挂念師父您呢。」靈兒激動的有點兒語無倫次。

「不錯,帝國的那些大人們,都在日夜棋盤殿主大人您的歸來。」高地平也道。

「暫時不用。」葉青羽想到了什麼,微微搖頭,擺了擺手,「我回來的消息,暫時不要讓太多的人知道,只需通知七大光明使即可。」

「是!」金靈兒轉身飛身而去。

……

一炷香時間之後。

光明神殿。

葉青羽和魚小杏等人,來到了殿前。

他站在神殿石階上,俯瞰整個光明城。

在經歷了當初那場恐怖的大戰之後,收到了波及的光明神殿,恢復了一段時間的元氣,重新漂浮到了離地數百米的虛空之中,神殿下方的地火幽泉劍坑之中,雖然已經沒有了猶如上古妖獸一般的咆哮聲,但依舊充斥澎湃的火焰和灼熱之力。

下方。

圍繞光明神殿的火樹林也已經恢復了昔日的茂盛,一顆顆的火樹變得枝葉繁盛,風中猶如一朵朵燃燒的巨大火球一樣,片片飄落飛揚的火樹葉姿態靈動,宛如一朵朵火焰精靈。

當年那場驚天動地的大戰之後,光明城大部分建築都被毀,可以說是損失慘重。

但葉青羽離開之後,雪國高層有啟動了光明城的修繕復原工作,如今光明城的廢墟重修,城壁再建,已然徹底恢復了昔日樣貌。

而在光明城外三十里的範圍,依舊駐紮著帝國精銳的禁軍。

因為中央界域之門和界域石壁的關係,如今光明城包括其周圍三十里範圍,都被化作了禁區,不許尋常人進入,放眼看去,軍營森嚴,一道道閃爍著不同色澤和光暈的符文陣法正全力而作,數十萬軍士依舊團團圍繞在周圍嚴陣以待。

葉青羽一時之間,不由得也有些感慨。

這一次離開天荒界,仔細算來,也還不到一年的時間,但由於在清姜界之中經歷實在是太多,讓葉青羽恍惚之間,有一種再世為人的感覺,彷彿距離上次在天荒界的時候,已經過去了漫長的世紀一樣。

看著周圍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葉青羽有些沉默。

就在這時——

一道流光自城北方向划空而來。

「大人,您回來了!」流光落下,第一個趕來的人,不出葉青羽的預料,正是他最信任和得力的屬下高寒,這位昔日東南武林道上的巨擘,面色驚喜,向葉青羽行禮,而他的手裡還握著光明城收支出納的竹簡和墨筆,顯然他幾乎是在收到消息的瞬息之間就已經登上光明神殿。

自從葉青羽離開天荒界,光明殿中位無人,其他幾個大光明使又脾性各異,不喜歡沉溺於大小俗事,所以大大小小的事物都落在了高寒一人身上,但經過他悉心打理和把關,倒是讓整個光明城秩序嚴明,一切都維持的井然有序。

「高寒,辛苦了。」葉青羽餘光瞥見竹簡上尚未完全乾透的墨跡,微微一笑,心感欣慰。雖然這麼多繁雜的事物壓在身上,但高寒依舊沒有滯怠武道修為,如今竟隱隱有觸摸到登天境的勢頭。

流光閃爍。

又有人趕來。

「光明使戴有夢見過殿主大人。」

「光明使劉盡言見過殿主大人。」

戴有夢和劉盡言躬身彎腰,神情敬畏,姿態謙恭。

自收到消息,兩人第一時間朝著光明神殿奔赴而來。但當年一戰中,兩人心有畏忌,並未拼盡全力,論功行賞下來,兩人甚至還不如看守外城的光明駕駛團的團長胖子王酈金,所以如今兩人在光明城中雖然依舊是光明使者,卻如履薄冰,並無任何實權和地位。

「免禮,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兩位辛苦了。」葉青羽看著態度卑微的二人,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參見殿主大人!」一股肅殺之氣伴著如沉鐵一般鏗鏘渾厚的嗓音穿了過來。

半空之中猶如一道流星陡然墜地,一個身影朝著葉青羽單膝跪地,恭恭敬敬行了個參拜禮。

來人正是背著冷艷鋸長刀,顯然一幅剛剛練功完畢模樣的楊恨水。

他的神情,也有些激動。

對於軍士出身,卻前半生鬱郁不得志的楊恨水而言,面前這個重振光明城,連番做出許多震動雪國乃至天荒界壯舉的殿主大人,不但改變了他的命運,讓他重新成為了帝國權勢格局之中的重要人物,更是已經隱隱成為他鞭策自己的指向標。

「不必多禮。」葉青羽向前一步,微微一笑,將楊光明使扶了起來。

自楊恨水出現的時候,葉青羽就感受到他的修為比自己離開之前強大了許多,已經到了苦海境的巔峰。

顯然在這半年多的時間裡,他絲毫沒有荒廢時間和光明神殿得天獨厚的修鍊便利,實力急驟提升。

「喲,殿主大人,您可算回來了。」一襲白底紅紋鎏金描邊的錦袍華服身影不徐不疾朝著光明神殿飛身而來。

人形未現,一股濃郁的胭脂氣和酒香就已經瀰漫整個光明神殿門口,李長空眼神微醺,似有一絲醉意,衣襟微敞的頸脖上還有幾個來不及擦拭的紅唇唇印,顯然是剛收到消息,從銷金窟里剛爬出來。

「李長空,殿主大人在此,你怎敢如此模樣面見造次!」戴有夢怒言所指。

「是啊,竟然不作梳洗整理就來了,一幅頹靡不振的樣子,成何體統?」劉盡言面露慍色,似是對李長空的酒氣和胭脂氣非常厭惡。

「無妨。」葉青羽出言制止,眼眸一閃,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因為他已經看出來,這李長空終日流連粉花紅帳中,看似意志頹廢,但他這半年多的實力進速,卻是絲毫不比楊恨水弱,如今也已是苦海境巔峰了,而且這個李長空雖說是性格跳脫,但在關鍵時刻,卻極為靠譜。

而幾乎是在同一時間——

「唉唉唉,長空大兄弟你說你也不等等我,悅吟姑娘說讓你今晚一定要點她的名……喲,這是誰,哇哈哈哈哈,葉兄弟?兄弟,你可算是回來啦!」這絮叨呱噪的聲音自半空雲端傳來。

葉青羽心中一陣冷風呼呼而過。

差點兒把這個混世魔王給忘了。

然後就看流光落下,混世魔王西門夜說出現在眼前,這貨竟然穿著李長空同款藏青色錦袍,腰間玉色束帶似是著急胡亂串了幾下,還有些松垮垮耷拉著,一副酒色過度的樣子,依舊是很不著調。

這半年多他在雪京好吃好喝,日子縱歡逍遙,膚色竟然比大半年之前要滋潤白嫩了一些。

西門夜說和葉青羽的關係更加密切,當初一戰,他是出了大力氣的,也沒有那麼多的規矩,一上來就一個熊抱。

「我的寶貝兄弟,你可算回來了。」西門夜說倒不似其他人恭敬地模樣,笑嘻嘻衝上去一個熊抱將葉青羽抱了個滿懷,「你這一走,雪京里新開了好幾家花樓,今晚我必須帶你去感受一下。」西門夜說撩了一下長發,賤兮兮眨了眨眼。

葉青羽直接無語。

這時,他肩膀上站著的那隻肥碩鸚鵡,撲騰撲騰地飛了起來,飛向了魚小杏。

「喲,小娘子,這身白紗很襯你哦!有沒有時間咱們一起去賞月吟詩啊……嘎嘎!」這肥碩的鸚鵡拚命撲騰著翅膀飛到了魚小杏的跟前,開口吐人言,陰陽怪氣地道,語氣像極了西門夜說說話時候的樣子。

這貨顯然正是西門夜說的「泡妞利器」【彩雲】。

想不到經過這大半年的「悉心」餵養,此時的【彩雲】已經肥了好幾圈,連兩頰上都突兀得鼓出來兩團橫肉,撲騰著翅膀的樣子,哪裡有絲毫鸚鵡的可愛和神駿,分明就是一隻肥碩的老母雞一樣,只是說話卻極為清晰,也不知道西門夜說是怎麼餵養它的,竟然是開啟了一些靈智,有了屬於自己的智慧。

「該死,你這笨鳥,找死啊……那是太子冕下,我兄弟的女人,你也敢調戲?」西門夜說急眼了,一臉尷尬地罵道:「快滾,不然一會兒把你宰了煮湯喝。」

魚小杏微微一笑,並不理會。

「喂,管好你的鳥啊,兄弟。」葉青羽笑了笑,自水袖之中手掌微微一轉,肥碩鸚鵡便不由自主彷彿被一陣逆風包裹帶走,回到了西門夜說的肩膀上蹲坐著。

「見過太子殿下。」

其他人也都過來行禮。

畢竟魚小杏身份地位極高,之前一時激動,此時反應過來,卻不能壞了禮節。

「免禮!」魚小杏微微抬手笑道。

老魚精在一邊悄悄地咧嘴一笑,他雖然感受到魚小杏身上的皇室之氣,但在清姜界的時候,這個丫頭表現的像是一個傻白甜一樣,整天就知道表哥表哥地圍在葉青羽身邊撒嬌,沒想到回到自己的地盤,瞬間就變色臉色,一下子變得威嚴有儀,還真的像是那麼回事。

「表哥,我先回去通知姑姑們和右相等人,也好叫他們放心。」杏兒轉頭朝葉青羽淡淡一笑。

「嗯,你回去之後,好好休息。」葉青羽微微點頭。

—————

第二更,其實今天加起來,9000多字,也算是三更了。

連續幾天不能吃油水,只能米粥,好慘,有點兒乏力。

今晚早點休息了,不寫了。

謝謝大家支持。 回到雪國,魚小杏身份地位驟然升高,她自己也知道,如果自己繼續立在這裡,估計表哥和這些下屬朋友們敘舊也不能盡興,且她自己身為皇族成員,又是帝國太子,既然回來了,就該第一時間趕回去覲見父皇,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和白遠行、高地平等人笑著打了招呼之後,魚小杏在幾位光明甲士的護衛下離開。

一行人離開了光明城,進入了禁軍大營,簡單的通報之後,駐紮禁軍的高層很是低調的出來,迎接了這位帝國太子殿下,然後在禁軍精銳軍官的護衛之下,魚小杏朝著皇宮而去。

與此同時——

雪京東面市集方向的天空之中,一道血色光團極速而來,越過了重重禁制,驟然墜落光明神殿。

敢在光明城內外這樣囂張放肆的人,只有一個,葉青羽就算是不看,也知道來的人是誰了。

「喂喂喂,葉老弟,你回來啦!」熟悉的聲音響起,溫面面出現。

葉青羽回到了天荒界之後,有選擇性地逐一放出消息,而距離光明城最遠的溫晚,顯然是最後一個趕來的,落地的瞬間,這貨的左手裡端著一個特製的盆子一樣大小的面碗,碗里還冒著騰騰熱氣,顯然這面剛剛才從鍋里撈出來,右手擇抓著一雙同樣特製的大筷子,一筷子下去顯然要比普通筷子佬更多的麵條。

目光落在葉青羽的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溫晚也有些激動。

他想要衝過來一個擁抱,突然意識到自己兩隻手都被占著,想了想,權衡了一下,最終還是以面為主,噗嗤噗嗤幾口,將碗里的面一掃而空,喝乾凈了碗里的麵湯,才能收起碗筷,過來給葉青羽一個擁抱。

葉青羽有點兒無奈,道:「看來,對你來說,吃面還是比我更重要啊。」

溫晚嘿嘿一笑,道:「你既然回來了,那就一直都在,但是這碗面要是晚點吃,那可就涼了軟了坨了不好吃了……」

葉青羽:「……」

這一番對話倒是引得眾人忍俊不禁,開懷大笑起來。

「話說過來,你這也實在是太能吃面了吧,那麼多的山珍海味,你卻偏偏要吃寡淡的麵條,唉,你是不是上輩子和面有什麼仇啊……我猜過了這大半年,只怕這雪京之中大街小巷的麵攤老闆,都要把你供起來了吧。」葉青羽又笑了起來。

自從他進入白鹿學院還未發跡的時候,溫晚就一直都陪在葉青羽的身邊了,後來在幽燕關,溫晚也是一直都站在葉青羽的立場上,兩個人之間的感情和友誼,可以說是最為深厚的了。

說話之間,光明甲士營的首領——那個貪生怕死猥瑣貪財好賭的胖子王酈金,也笑嘻嘻地趕來了,不過這貨到現在還是有點兒賤兮兮的,老遠低頭哈腰地向葉青羽問好,有點兒不敢太靠近的樣子。

葉青羽一瞅這貨的樣子,就知道他肯定是又賭錢輸了不少,只怕是再一次連官印都被麾下的甲士們贏走了,所以才這樣畏畏縮縮,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說他什麼好,不過這說雖然品秩惡劣,但在關鍵時刻,卻是靠得住,當初光明城一戰,這胖子立下了大功,他和他麾下的光明甲士營,反正都是一群奇葩,也不能用常理來度側。

老魚精一直都在一邊看著,目光在溫晚、李長空等人的身上掠過,悄悄地打量著,不時微微地點點頭,在看到黑書生西門夜說的時候,他的目光里,有一絲奇異的光華閃過,最後看到王酈金時,老魚精卻是賊兮兮地笑了起來,那是一種黃鼠狼見到了同類或者是小孩子看到了有趣的玩具時候才會露出的表情。

當然,所有人之中,最開心的還要算上在廚房裡親自張羅的吳媽了。

自知道殿主大人回來的那一刻,吳媽激動得熱淚盈眶,問了個好之後,就立刻第一時間奔到廚房裡推翻先前所有預備的菜肴,親自繫上圍裙重新配菜翻炒,從冷盤到湯羹,都是葉青羽平日里喜歡的口味。

一炷香之後。

光明神殿偏廳膳房內。

吳媽領著十幾個廚工幫手輪番上菜,琳琅滿目滿滿擺了一大桌子,連湯碗都幾乎擱不下了。

「好久沒有嘗吳媽的手藝了,還真是饞了呢。」葉青羽看著滿臉大汗來不及擦拭,眉眼早已笑成一朵花的吳媽,也是微微一笑。

吳媽聽到葉青羽的話,興奮地搓手,眼睛笑成了一道月牙細縫,「殿主您喜歡吃,我以後每天都不重樣得給您做……」

「哈哈,葉老弟你回來就好了,平日里我們這些人哪能讓吳媽十八般廚藝盡數展現出來啊。」溫晚早就盯著一大碗紅油麵片淌口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