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又從夜風的身邊走過,眨眼間便消失在前方的黑霧中。

夜風的臉色變了。

他還從來也沒有見到過這樣的人。夜風甚至不知道,小卓這個樣子,算是活人還是死人。

深深吸了口氣,夜風轉身便向回跑。他想試一試,看看自己能不能出去。雖然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但是,夜風還是想試一下。為了生存,為了心底的那份不甘!

「咣!」和小卓一樣,和預料中一樣,夜風也撞在了一堵無形的牆上。

「死神山谷,只准人進,不準人出!」一個飄渺的聲音突然從黑霧深處傳出。

「誰?」夜風連忙四下看去,可周圍除了荒草就是黑霧,便是連一個人影也沒有。

「來吧,走進來,你就能看見我了。」那聲音繼續響起。顯然,他能夠聽見夜風的話。

「你是死神?」夜風忍不住問道。

「死神?是的,我是掌管死亡的神。走進這山谷的人都得死。」

夜風沒有再說什麼。他知道,自己遲早是要面對死神的。既然逃不出去,就只能面對。

轉過身,夜風再次向著山谷內走去。

踩著荒草,迎著刺骨寒風,穿過重重黑霧,夜風一口氣便走出了數里的路程。

視線之內,出現了一座又破又小的茅草屋

夜風徑直走到草屋門前,沉默片刻,然後伸手輕輕一推,門便開了。

夜風走進屋中,四處看去。

屋子裡的擺設簡陋到了極點,除了一張椅子外,竟然再連什麼都沒有。

沒有風,也沒有黑霧。

不過,椅子上卻坐著一個人。

一個很奇怪的人。他就那麼靜靜的坐著,一動也不動,但是夜風卻看不清他的模樣。

這個人好像是一個虛幻的影子般不真實。夜風只能夠看得出來,他應該是一個老人。

「你來了。」老人說道。

「咦?你不是死神?」夜風愣了愣,他能聽出來,這老人的聲音,和剛剛那飄渺的聲音完全不同。這是兩個人的聲音。

「我不是死神,死神住在谷中心的帝王殿中。而我,就只能住在這樣的一個茅草屋裡。」

「你一直住在這裡?」夜風有些不相信的問道。他當然不相信這樣的一個地方可以住人。

床都沒有,這老人睡在哪裡?屋中連一點食物,甚至連水都沒有,他吃什麼?喝什麼?

老人顯然看出了夜風眼中的不相信,他道:「年輕人,難道你沒有發現,我和正常的人不同嗎?」

「不同?」夜風一驚,是啊,這老人根本就不像人。正常的人,怎麼會近在眼前,卻連模樣都看不清?

「你是什麼東西?!」夜風向後退了兩步。

「我只是一縷孤魂罷了。」老人說道:「二百年前,我發現了這裡的惡魔,便一直留在這裡了。」

「什、什麼意思?」饒是夜風一直覺得自己是個聰明人,在面對眼前這樣的情況,在聽著這聞所未聞的故事時,也是不由懵了。

一縷孤魂?二百年前住在這裡,現在還能和自己說話?這是什麼情況?

三國之棄子 「年輕人,你聽我慢慢說。」老人嘆息一聲,道:「這山谷中,住著一個惡魔,便是你們所說的死神。這裡的黑霧,就是他布置下的結界。只容人進來,不準人出去的單向結界。」

「這惡魔依靠吞噬人的靈魂來增強實力,無數年來,附近的村子都用活人獻祭,讓他的實力越來越強。若不是被我發現,在這裡鎮著他,恐怕他早已跑出去為禍人間了。」

夜風靜靜聽著老人講訴,他的眉頭卻是一點點皺起,「故事很精彩,可是我卻一點也不相信你說的話。」夜風說道。

「哦?為什麼?」老人奇怪的看向夜風。

「很簡單。」夜風說道:「既然你能夠鎮住他,那你為什麼不幹脆殺了他?」

「原來你是懷疑這個。」老人道:「我不殺他,是因為我殺不了他。畢竟,這裡是他的地盤,他占著天時地利。」

「哦,原來這樣。」夜風眉頭舒展開來,說道:「你和我說了這麼多話,想必是有原因的吧。」

「年輕人,你是一個聰明人。」老人讚許的點了點頭,道:「我是想讓你幫我殺了這個惡魔的。」

「我,殺了惡魔?」夜風雙眼眯起:「你覺得我能行?」

「能行。」老人說:「我可以教給你一套功法,只要你用心學習,就有機會殺死惡魔。」

「什麼功法?」夜風問道。

「快速增強靈魂的方法。」老人的聲音突然變得鄭重起來,「年輕人,你應該知道,人有三魂星月日吧。」

「知道。是人都有魂魄,只要肯努力,所有人都能夠在十六歲成年時修鍊出星魂,成為星魂師。星魂分一到九星九個階段,每升一星,便可以學習相對應的星魂咒。九星修滿,便能夠修出月魂,成為月靈使,學習月靈咒。月靈修滿,便是最強大的日魂,成為日帝王了。據說帝王咒術,擁有移山填海,挪移乾坤的大能力呢。」

夜風娓娓道來。雖然他是一個修不出星魂的廢物。但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他要比別人擁有更多的時間。他不需要修鍊

關於修鍊方面的書籍,夜風不知道看過有多少。修鍊者的等級劃分,獸魂大陸上各種神兵靈器,天材地寶,夜風知道的,甚至比大多數星魂師都要多得多。

「嗯,沒錯。」老人點頭道,「我要教給你的,便是能夠讓星魂短時間內提升的功法。只要你的靈魂夠強,那惡魔便無法吞噬了。」

聽得老人的話,夜風眉頭再次皺起,道:「你這功法,已經教過很多人了吧?」

「是的,以前那些被送來祭祀的孩子,我也都教過他們,只可惜他們都太笨,學不會我的功法。但是你不同,我從第一眼看見你的時候,就知道你一定能學成,因為你是一個聰明人。」

「也許吧。」夜風冷聲道:「也許我比別人要聰明一點,所以能夠看得出來,你在撒謊。」

「我撒謊?你不相信我有這樣的功法?」老人的聲音變得嚴厲,道:「只要你試一下,就知道我說的是真是假了。」

「我相信你有這樣的功法。但是我不相信這樣的功法能夠戰勝惡魔。」

老人沒有言語。

夜風繼續說道:「用活人做祭品送來死亡山谷,已經不知道持續了幾百年。我不相信這麼多年,會沒有人修鍊成你的功法。如果你說的都是真的,那麼死亡山谷之中的惡魔,早就應該死了才對。」

「你說惡魔是靠吞噬人的靈魂來增強實力的,而你卻要提升人的靈魂來對抗惡魔。從你的方法中,我看不出要怎麼樣才能消滅惡魔,只能看出來,惡魔吞噬了提升后的靈魂,會讓自己的實力增強更多。」

「只憑這些,就能證明我說謊?」老人聲音變得嚴厲起來。

「這些還不能讓我確定。」夜風說道:「真正讓我確定的一點,是你說你已在這裡二百年。二百年前,你殺不死惡魔。二百年後的今天,惡魔的實力卻一直在增強,他不知道吞噬了多少靈魂,為什麼還不殺死你?卧榻之旁,他又豈容他人一直酣睡?」

「原來,從一開始你就在懷疑我了。」老人冷冰冰的說道。

「是的,我沒有直接說出來,只是想弄清楚你的目的而已。

夜風冷冷的看著坐在椅上的老人,大聲道:「不要再騙我了,你說,你到底是誰!」

=============================

新書上傳。求紅求收求支持 更新時間:2013-08-01

第三章反吞噬

茅草屋內,氣氛一下子就變得凝重起來。

本來,這個小屋內是沒有黑霧的,可是此時,卻有一團一團的黑色霧氣從門外湧入,只是一會兒的功夫,便瀰漫了整個屋子。

一片漆黑,夜風已看不見老人。

他只能聽到聲音。

「你果然是一個聰明人。」老人的聲音從黑霧中傳出。

「你到底是誰?!」夜風厲聲喝問。

「我,當然就是你們口中的死神了。」這一次聲音變得飄渺、不可琢磨,這聲音果然就是夜風在谷口聽到的死神聲音。

「這麼多年,每一個來到這裡的人,都會心甘情願、高高興興的學習我教給他們的功法,期望能夠殺死惡魔,只有你是一個例外。」死神說道:「你竟然能夠猜想出我的目的,是為了更快增強自己的靈魂。看來,要讓你的靈魂變得更強再吞噬是不可能了。」

夜風沒有介面。他已能想象出自己的命運。他看見過小卓,他清楚,自己即將變得和小卓一樣。

黑霧重重,伸手不見五指。籠罩住夜風的,只剩下黑暗和死亡。

有風吹進屋子,風比外面更冷。

忽然,一點藍光映現在夜風的瞳孔中。

藍光是從屋子中央亮起來的,可就在眨眼間,那藍光便到了夜風面前。

是死神。

死神渾身上下都變成了藍色,都發出藍色的光芒。

妖異的藍,比黑暗更接近死亡的顏色。

死神一張藍色的臉正面對著夜風,那一雙藍瞳正對著夜風一雙漆黑的眸子。

原本模糊不清的那張臉孔,此時竟然清清楚楚的出現在夜風瞳孔中。

「怕嗎?」死神突然開口問道。

「怕。」夜風老老實實的回答。

「那你為什麼不哭?不叫?不求饒?」死神又問。

「因為沒有用。我不哭,不叫,你會殺我。我哭,我求饒,你也會殺我。」

「可是我喜歡看人害怕時候的樣子。」死神說道。

「如果是這樣,我就更不會哭叫,不會求饒了。」夜風說道:「你想要我死,我又為什麼還要做你喜歡的事情?」

「也許你求饒,我就會放過你呢?」

夜風嘆息一聲,道:「數百年來,已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送入這山谷之中,卻從來也沒有一個人走出去過。我相信向你求饒過的人一定不少吧,你可曾放過一個?」

死神不說話了。

夜風則繼續說道:「我怕,是因為我不想死。但這卻並不能代表我懦弱。」

說話之時,夜風把右手伸入左手的衣袖。話落,夜風的右手又從衣袖中抽出來,同時抽出來的,還有一把七寸長的短刀!

夜風一刀就向著死神的身上扎去!

因為不想死,所以他要反抗!

就算面對的是傳說中的死神,就算希望渺茫到幾乎沒有希望,夜風也照舊揮出了他手中的刀!

冷冰冰的一刀。

沒有衝動,沒有少年的熱血。這一刀,只為了活著。

刀穿透藍光,刀穿透死神。刀力盡。

死神不動,死神冷冷的看著夜風。死神開口說話:「我只是一縷魂魄,你對我動刀沒用,你對我動什麼都沒用。」

這一次,輪到夜風不說話了。

他已無話可說。

「我很欣賞你的人,但我卻還是要拿走你的魂。」死神的聲音飄渺空洞,「只有變得更強,我才能離開這裡,去做我沒有完成的事情。」

死神忽然抬起一隻手,放在夜風頭上。

一股冰冷的氣息,侵入夜風腦中。

一陣劇烈的疼痛從腦海深處傳來。

痛,很痛。夜風感覺自己的頭好似要炸裂開來一般。

這是一種無法承受的痛楚,是能把人疼死的痛。

死亡。

來到死神山谷,面對的本就是死亡。

數百年來,都沒有一個人能夠逃脫這種宿命。夜風就能例外嗎?

夜風也在走向死亡。

時間一點點流逝,痛楚好像減輕了一些,可是意識卻一點點模糊,眼前死神的那張臉,也變得模糊起來。

整個身體,好像都消失了。整個人竟是變得輕靈、飄逸。

這,就是死亡的感覺嗎?怎麼竟然如此美妙?

死亡,難道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

快樂嗎?好像。對於一直生活在痛苦磨難之中的人來說,死亡也許並不可怕。

可是,心底深處,為什麼還有一絲不甘?為什麼還有一絲牽挂?我在牽挂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