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耳邊,還傳來著喊殺聲,獸吼聲…

這時候,無道站起身來,台目,四下看去…

這是一方混亂的戰場…

浩浩瀚瀚,有兩方人馬在激烈不要命的搏殺,一方騎著戰狼,一方騎著蠻豬,在這一方戰場里衝殺。

一具又一具的蠻獸屍體和人類屍體被踐踏的血肉模糊,騎著蠻豬的那一方,頭髮都是棕色的,騎著戰狼的那一方,頭髮都是紫色的。

「什麼情況?老子的力量呢?」

無道感受了一下自己現在的狀態,心中一聲咆哮。 「殺啊!」

「嗷吼!」

無道一陣出神,他的一身通天徹地的力量徹底的消失,邪念也沒有了,現在就像是一個凡人一樣,只有一身蠻力。

「這裡是哪裡?媽的,還老子力量。」

「系統,你出來,告訴我,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種瞬間被打落凡塵的感覺,讓無道都不能接受。

「叮…系統提示;系統正在升級中…」

一道系統的提示音,迴響在他腦海里。

「我擦!」蕘是無道,現在都不住的罵出口。

要你的時候你就去升級,不要你的時候你去幹嘛了?

「轟隆!」

就在無道心中不知有多少怒火在燃燒時,前方,有騎著蠻豬的人,朝著他衝殺而來,一共兩個。

那蠻豬體積,高達一米多,身軀龐大,兩根獠牙,鋒利似可破開一切。

其上的兩位騎豬戰士,凶神惡煞,提著大刀猙獰無比的朝著無道露出笑臉。

「媽的!兩隻螻蟻!」

看著那兩人看他如看一隻獵物,無道一瞪眼,提著手中大斧,跨開步伐,直奔那兩人衝去。

「哈哈哈!還敢衝過來,真是找死,踐踏死你。」兩人狂笑,在雙方臨近間,兩頭蠻豬齊齊抬起前肢,向著無道當頭碾壓而下,兩隻豬腿,都差不多有無道本人大小,此番踐踏而下,非同小可。

「噗嗤!」

無道眸中充滿了野性,迎著兩根踐踏而下的豬腿躍起,一斧子揮出,一道斧影閃過,直接將一頭蠻豬的脖子劃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鮮血狂噴。

「轟!」無道瞬間落地,在大地上劃出一條溝壑,來到另一頭蠻豬胯下,大斧朝著它的肚子,便是一斧子劈上去。

噗嗤一聲,它整個肚子被無道一斧子劃開,他身上被濺上了不少的鮮血。

無道自蠻豬跨下躍出,剛好兩頭蠻豬同時倒地。

「小子,死來!」坐騎瞬間被斬殺,令騎豬的兩人大怒,跳下豬背,二人當頭奔著無道一刀劈斬而下,要將無道分成三塊。

「死的是你們。」無道眸光凶戾,跟著躍起,大斧以一個半圓般橫掃而出,斧光一閃…

騎豬的那兩人之大刀和無道的大斧撞擊一起后,兩人連帶武器一起,都被無道揮發而出的大斧上,那傳出來的巨力擊的橫飛。

那兩個人眼睛瞪得老大,大口咳血,砰砰墜落大地上。

「轟隆!」遠方傳來巨響,無道如一顆炮彈般跟隨而上,眼神暴戾,朝著一個人的頭顱,一斧子落下,噗嗤一聲,將此人的頭顱徹底分成兩半,鮮血與腦漿迸濺。

「噗!」無道來到另一個奄奄一息的人身旁,一腳踩碎了其頭顱。

他渾身淌血,身上的青色破布衣,流淌著鮮血。

「殺!」無道眼紅了,莫名其妙的被打落凡塵,讓他心中騰起了無盡的怒焰,提著滴血的大斧,衝殺了出去。

在這戰場中,雙方的人數都很多,無道以那種狂暴之態,殺了兩人,根本沒能引起過大的關注,每個人都在浴血搏殺。

「轟隆隆!」

見無道沒有坐騎的在這一方戰場上狂奔,他很快就遭遇到了騎豬之人的獵殺,前方有五頭蠻豬朝著他衝鋒而來。

無道則如一個瘋子,滿頭沾血的長發亂舞,直奔那五頭蠻豬衝過去。

「找死!」蠻豬上的人,都露出冷酷的笑容。

「轟隆!」雙方臨近,他們想直接踐踏死無道。

無道是何等的威猛,簡直天生神力,如一頭人形暴龍,臨近之後,高高躍起,他的身體還在向前俯衝,目標正是那五人。

五人見他如此威猛,都微微一驚,旋即,手中長刀直奔無道頭顱劃去,手段狠辣,他這樣橫空的狀態,五人篤定,等下可以見到一個頭顱被他們的大刀斬落。

「鐺鐺……」

「噗噗……」

然而想象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雖說無道手中的大斧很大,必定重量十足,可在無道手中,可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大斧在他手中,輕若鴻毛,他一瞬間,便揮發出了十次大斧,五次震開了五柄大刀,五次斬下了五個滿是不可思議的頭顱。

無道和他們一撮而過,轟隆落地,繼續衝殺向遠方。

這一個戰場很亂,戰狼縱橫,蠻豬踐踏。

無道在裡面衝殺,無可匹敵,自剛才五人之後,他又斬殺了一隊四人騎兵,這一次連騎帶人都一起斬殺了。

就在這時,他看到了一頭五人的戰狼在戰場中狂奔,他雙腳發力,急速跟上。

「轟隆!」

兩名豬騎士這時出來阻攔無道的去路,大刀直奔無道脖子斬來。

「鐺鐺!」無道揮動巨斧,輕鬆抵擋下了這兩擊,和他們錯開。

無道也不急著殺他們,等他上了坐騎之後,那麼就是你們的噩夢開始之際。

他的手中大斧,斧柄長達一米二有餘,斧頭就像一個蒲扇似的,重量十足。

幾個呼吸后,無道終於追上那一頭戰狼,雙腳一蹬大地,穩穩的落到了它身上。

這頭戰狼看了一眼無道,便安靜下來,讓他來騎。

「殺!」無道調轉狼頭,殺向剛才對他出手的兩位豬騎士。

正好,那兩位豬騎士也同時殺來…

「噗!噗!」

無道揮發大斧的速度,已經到了一個駭人聽聞的境地,那兩位豬騎士在一陣驚駭中,被斬掉頭顱。

這裡是戰場邊緣,大戰沒那麼激烈,一般都是弱小一些的人才會來這裡。

無道再次調轉狼頭,眸中全是嗜血的瘋狂,直奔戰場中心衝殺過去。

「噗!噗!噗……」

豬騎士一波波的衝擊而來,無道舞動巨斧,在這戰場中衝殺,砍的人揚豬飛,暫時無人能抵擋他的衝擊。

「嗷嗚!」無道此番兇猛,所過之處,無人能擋,不管來再多的人都被他斬落豬上,他座下的戰狼,都感到了一陣熱血沸騰,仰天一聲咆哮,來抒發它的熱血。

「噗!噗!噗!噗……」

一隊十人的豬騎士圍殺而來,揮動大刀,面容猙獰,無道揮動大斧,一陣斧光閃爍,他們武器被崩飛,頭顱被斬落,通通倒地。

他縱狼狂奔這一方戰場,所到之處,人頭滾滾,來二十人,三十人,四十人圍殺他,都不行。

「速速來人,那是誰?如此威猛,無人發現嗎?立即去斬落他。」

「是,奧里將軍。」

豬騎士那邊,終於有大人物發現了無道的狂猛,發號施令,讓人斬殺無道。 這一方戰場很浩瀚,兩方人馬加起來,足有五十多萬人不是騎著戰狼就是騎著蠻豬,在殊死搏殺。

「噗!噗!噗…」

無道騎著一頭戰狼,無可匹敵,縱橫在這一方戰場上,見到豬騎士便揮動手中長斧,砍的人揚豬翻,頭顱拋起。

「那位戰士是誰,好眼生,狂猛如斯,殺啊!」

「他是天生神力嗎?那可是巨靈斧,重達足足三千斤,在他手上,竟然還能這樣舞動,我去,真是嚇人啊!」

無道的威猛,將戰場中很多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看著他揮動大斧的動作輕若鴻毛一樣,雙方人馬都震撼無比。

「噗!噗!噗…」無道一斧子朝著前方橫掃,大斧如一個蒲扇般,呈現一個半月形,在一陣鏗鏘聲中,前面的一隊豬騎士武器被崩斷,身體被巨斧劃過,通通倒地。

無道就這樣衝殺,根本無人是他的一合之敵,照面之後,不管來多少人,亦無法抵擋他大斧的橫掃,通通斃命。

「殺!殺了他!」

「死來!」

無道此番勇猛,豬騎士那邊,立刻就圍殺上來了一百多號人,將他圍的水泄不通,直接騎著蠻豬,衝撞碾壓過來,撞都要將他撞成肉泥。

「哧!」

無道一手扣著斧尾,眸光凶戾、瘋狂,提起渾身力量,待到人衝殺而至時,長斧被他如一個圓形般橫掃出去…

一道圓形斧芒呈現…

「噗!噗!噗…」

一頭頭蠻豬的頭顱被斬中,斧上那可怖的衝擊力震蕩而出……

「轟隆隆!」巨斧一圈橫掃下來,二十多位豬騎士連人帶豬都被轟飛,巨大的衝擊力,令其將身後的豬騎士后也撞飛,頓時亂成一團。

「嗷嗚!」無道胯下戰狼,這時一聲長嘯,帶著無道高高躍起,跳出了這個包圍圈…

出來之後,無道並未逃離,而是策轉狼頭,衝殺進了剛對他包圍而來的人群里…

大斧舞動,縱然是一頭龐大的蠻豬,都被砍飛起來,更遑論是人,一百多號人,無一活口,被他斬殺一空。

「天吶!那人怎麼能那麼的狂暴,他的力氣到底有多大?巨靈斧在他手裡,難道就沒有重量嗎?一斧子居然能將一頭重達一千多公斤的泰坦嚎給斬飛,太嚇人了啊!」

無道剛才的舉動,將兩方人馬都嚇到,太可怖,豬騎士那一方更是被殺到膽寒。

「哈哈哈!殺啊!我們天狼軍團,又來了一位猛將,今天將天嚎國的大軍全部屠光。」

自稱天狼軍團這邊的狼騎士,士氣大振,拼殺起來愈發的不要命。

這一方戰場,豬騎士那邊,無人能抵擋無道之威,士氣低落,見那凶人帶領起大軍衝來,都在一陣惶恐中,調轉豬頭,大吼一聲,便逃跑。

「轟隆!」無道身後,跟隨著一支千人狼騎,他那麼兇猛,眾人無意識的都以他為首,跟隨身後,將敵軍嚇的屁滾尿流。

「膽敢臨陣脫逃者,斬!」就在此時,遠方傳來一道渾厚的爆喝聲。

「袁將軍,是袁將軍來了,殺啊!」

「遇到袁將軍,那凶人死定了,殺回去啊!」

聽到那一道爆喝,敵軍一下子就穩住了軍心,一掃先前的惶恐,重新調轉豬頭,凶神惡煞的殺回。

「不好,是袁邵。將軍快些撤退,那是天嚎國、泰坦團,奧里軍團長麾下實力排名在第四的戰將,以兇悍鑄就威名,一身槍法,無物不破。」

聽聞是袁紹,無道身後,很多人出言提醒。

然而無道卻是枉若未聞,騎著戰狼,繼續衝殺向前,他腦海里,現在唯一有的便是殺…他要看到人頭滾滾,鮮血飛灑的場面。

「轟隆隆!」前方,一位身穿漆黑甲胄,就連座下戰豬也披著漆黑甲胄的男子,手持一桿漆黑長槍,頭戴盔甲,眼神如虎,周身瀰漫著非常濃烈的凶煞之氣,這是殺人無數者,才能凝聚而出的,帶領著大軍朝著無道衝鋒而來。

無道的目標,就鎖定他了,眼中有血光隱現,騎著戰狼,沖了出去。

「將軍!」後面很多人大叫,看來那袁紹的威懾力真的很大,無道身後的騎士,都很惆楚不斷,但是最後一咬牙,還是跟隨而上了,他們不可能做逃兵。

無道手中緊緊握著長斧,死死盯著也是向著他衝來的袁紹,兩人目光相撞…

「好可怕的眼神!」看著無道那一雙無半點感情,只有殺戮的瞳孔,即使是袁紹這位殺人不眨眼的存在,都感到了悚然。

這時候,兩人的距離,已經拉近到了四十丈的距離,馬上就要相撞在一起。

袁紹也做好了必殺一擊的準備,只等無道靠近,他便會毫不留守的用他手中的長槍,洞穿敵手的脖子。

眨眼三米開外…

「哧!」在這一刻,袁紹出槍了,以前直奔無道脖子暴刺而來,三個字,快、准、狠,他的出槍速度,有著一種一往無前的氣勢,冰冷銳利的槍尖,如一道閃電般快速,眨眼不到,瞬間而至,帶著破空聲…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是將所有在關注著這一幕的人給驚到…

「砰!」

無道一雙眸子冷靜的可怕,在那銳利冰冷的槍尖抵達他喉嚨半寸間,他猛地伸出左手,一手扣住槍尖以下的槍身,旋即猛地一發力,直接將袁紹給挑了起來…

「什麼?」在泰坦團營地中,那奧里軍團長見到這一幕,騰地自椅子上站立起身,一臉的不可置信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