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顏吃驚,喬雨墨不是在東大陸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他跟自己一樣穿過萬獸山來的?不過那邊喬雨墨已然出於下風,她停止猜想,閃身加入戰鬥。

喬雨墨的衣服上有好幾處被喬正郃的劍芒劃破,喬正郃擅長偷襲,如果不是他閃得快,估計現在已經遍體鱗傷。體內的劍氣已然不剩多少,如果他再找不到機會突破,今日只能留命在此了。

一想到自己可能會死在這幾個陰險小人的手裡,喬雨墨咬牙表示不甘心,恰巧這一分神被喬正郃抓住,他橫劍直刺過來。喬雨墨想後退,然而後路已然被另外兩個人封住。

他冷眼看著前方,暗中運氣打算與他們同歸於盡。就在這個時候,一抹熟悉且嬌小的身影沖了過來,喬雨墨眼神激動,是子顏,她竟然會在西大陸!而且她的修為..

季顏伸出兩指夾住喬正郃的劍,同時扔出兩把風刃擊退另外兩個少年,三個劍士九級,在她面前根本不夠看。

喬正郃不可置信的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少女,明明年齡不大,明明是魔修,為什麼能只手接住他的攻擊?

他看到了她用風刃攻擊,所以猜到了她是魔修,但是他決計猜不到她經過煉體,身體強度堪比大劍師! 喬正郃用力想把劍抽回去,然不管他怎麼用力,劍就是紋絲不動,而對面的少女嘴角含笑、雲淡風輕,彷彿沒有用力的樣子。這樣的力量懸殊讓他有些懊惱,「你是誰,為什麼要多管閑事!」

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她身上,沒有注意到喬雨墨眼神中的激動和高興。他猜想季顏只是一個多管閑事的路人,並不知道她會是喬雨墨的幫手。畢竟喬雨墨剛從東大陸過來,在西大陸根本沒有熟人!

想到這又補充說:「這是我們喬家的家事,還請你不要插手!」

喬家在外城算得上是名門望族,他搬出來是希望她能知難而退,著重強調家事是希望她不要多管閑事!

「家事?」季顏冷笑一聲,手指轉動就把劍拗斷,玄級下品的劍完全不堪一擊!

「你……」喬正郃倒退幾步,眼神驚恐的看著她,她是什麼怪物?季顏不耐煩的開口打斷他,「你什麼你,女俠我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最看不起的就是以多欺少,你們還不快滾!」

被風刃擊飛的兩個少年爬起來,一瘸一拐的挪到喬正郃身後,他們都是靠藥物提起來的半吊子,遇到真正的高手自然怕得要死。喬正郃見此緊緊皺眉,臉色極為難看!

比賽規定的東西只有一個,就在喬雨墨手裡,眼看就能奪過來,沒想得到半路竟然殺出個程咬金!兩個廢物失去戰意,他也打不過她,難道就這樣放棄?

真不甘心啊!

季顏看他不走眼神徒然一冷,「愣著做什麼,是想讓我送你們走么!」

喬正郃憤憤的看一眼喬雨墨,反正他遲早要回喬家,就讓他先在外面多蹦躂一些時日!「算你走運!」冷哼一聲轉頭走人,另外兩個連滾帶爬的跟上去。

喬雨墨見他們離開,才問季顏:「子顏,你怎麼會在這,還有你的修為……」他不禁有些啞然了,記得離校的時候她還是魔導士一階,現在已經到了魔導師了么?

這升級速度太讓人自慚形穢了!

季顏呵呵一笑:「來西大陸的時候得到了一些機緣罷了!對了雨墨,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喬雨墨無奈的笑笑說:「因為喬家的本家在這裡!」

季顏眨眨眼,表示沒想到。喬雨墨接著說:「東大陸的喬家只是一個分支,同時也是西大陸喬家的後備軍。資質好一點的晚輩每到十六歲就會被接來本家,我就是在半年前被接來的。這次是與本家的優秀晚輩一起參加比賽,獲勝者將能得到進入帝國學院的名額。只是沒想到當初一起合作的朋友會在最後反咬自己一口!」

季顏抬頭見喬雨墨眸光陰暗,一時不知道怎麼安慰。

總裁婚不可測 喬雨墨是在比較安逸的東大陸長大,尚不了解人性的黑暗。西大陸的競爭遠比東大陸要激烈,許多家族內部勾心鬥角,完全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有這次的經歷,只希望他以後也能多個心眼,在西大陸不是誰都可以相信,尤其是競爭對手,畢竟不是在哪裡都能遇到像溫行之和曲銘夏這樣真率的人!

喬雨墨很快從失落中走出來,目光帶著一絲堅定和冷決,微笑著看向季顏,「你還沒說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呢?「

「我到這裡來尋找蝕骨花!」季顏眼神望著一個方向,葯爺說就在那邊的不遠處。

「我和你一起去吧!」喬雨墨開口,「這裡很危險,如果你不嫌棄我拖後腿的話,就當多一個人多一個幫手!」

季顏露齒一笑,「怎麼會呢!」

約莫走了一個時辰,眼前的環境徒然一變。雜草碎石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巨獸高聳的骨架。巨大的骨架散亂的堆砌在地上,經過幾千年的風吹雨淋,已經認不出原貌。

季顏順著葯青的指引望去,很快在不遠處的骨頭堆上面找到了一朵乳白色的花朵。蝕骨花狀若靈芝附著在骨頭上,一隻等級很高的魔獸死後,它的骨架經過千年的風雨洗禮才可能滋生出一朵蝕骨花。蝕骨花得其精華,具有修復骨骼的藥效!

季顏提步走過去,腳下的碎骨被踩的噼啪作響,還沒等她走近,地面忽然傳來一陣搖晃。

喬雨墨發現不對立刻把她拉回來,「小心,有守護獸!」

兩人凝視著前方的骨堆,震動就是從那裡傳出來的。很快骨堆開始變高,四周的碎骨紛紛滑落,最後一隻渾身都是白骨的龐然大物從地底爬出來,而蝕骨花就在這個傢伙的頭頂上!

季顏一看瞪大的眼睛,什麼情況,該不會是這些死了幾千年的魔獸復活了?

喬雨墨沉眸道:「如果我沒猜錯這應該是屍骨獸,沉睡在骨堆中的魔獸,以魔獸骨頭為食。被它吞進去的骨頭會有一半冒出體外形成保護殼,防禦極強。」

屍骨獸,他曾不經意在古籍上面看到過,沒想到真的有。眼前屍骨獸狀若小山,看來等級不低!

季顏目光直直的盯著那隻剛睡醒的龐然大物,腦中思考對策。它是八級魔獸,自己的力量差不多也是八級魔獸水平,不知道能不能破開它的防禦!

屍骨獸睜開血紅的大眼,一眼就看到了吵醒自己的罪魁禍首。

「人類!」頭部兩塊骨頭開合,發出沉頓且略帶憤怒的聲音,猶如巨石在磨合一般,「吵醒我睡覺就留下命做補償吧!」

說罷,屍骨獸以極快的速度衝過來,季顏和喬雨墨同時跳向兩邊,躲開它的攻擊。屍骨獸一擊不成轉而攻向喬雨墨,它能感覺到這個人相比那個小女孩要弱得多!

龐大的身體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旋轉繼而衝擊,喬雨墨跳躍閃躲,奈何等級差距過大,他的速度終究不夠快。眼看就要被屍骨獸追上,他把劍橫在胸前,打算做最後的抵抗。

「吼——!」一聲憤怒的咆哮,屍骨獸紅眼更紅,放棄攻擊近在眼前的喬雨墨,轉身朝偷襲它的小女孩撞去。

季顏剛剛使出全力攻擊屍骨獸的後背,僅僅只是打碎了它的一層防禦,看到破碎的骨頭裡面仍然是骨頭,她立刻閃離。捕風捉影使出來,她的身影就如同風一般快且飄忽不定,讓屍骨獸的攻擊次次落空! 「吼——!」又是一聲咆哮,憤怒中夾雜著一絲煩躁!屍骨獸停下來,兩爪高高舉起然後「砰!」的一聲錘向地面,瞬間尖尖的白骨如同地刺一般從地底冒出,密密麻麻的覆蓋地面。

季顏閃身跳離地面,同時發出數道強化風刃腳下的白骨突刺,餘光看向喬雨墨,發現他同樣用劍砍斷了白骨才鬆了一口氣!

「好強大的魔獸!」季顏暗中感嘆,這應該是她目前遇到過的最厲害的魔獸了,明澈的眼睛灼灼的看著它,心中有一股熱血在澎湃!

「丫頭,你眼前的這隻可是八級巔峰可以媲美九級的魔獸,要不要老子幫忙?」當扈有些坐不住的開口,不知怎麼回事,剛剛有一瞬間他感覺自己內心的熱血被點燃了!

他沒有猜到這是因為他和季顏簽訂有血契,他的激動是受了主人的感染!

季顏呵呵一笑,「這點小事還不敢勞煩您當扈大爺!」需要你的時候不出來,現在想出來大展手腳?做夢!

當扈主動請戰被拒絕,心裡膈應的緊,哼了一聲不再說話。不過他還是留一部分心神關注外面的情況,做著以防萬一的準備。

季顏對喬雨墨使個眼色,示意他吸引魔獸的注意力,喬雨墨一眼就明白,當即使出一個橫掃千軍,前面的骨刺應聲而斷。接著他把劍拋到空中同時雙手結印,劍在上面旋轉幾圈后穩穩停住,劍尖直指魔獸,蓄勢待發。喬雨墨很快結印完成,頭上方的劍分成數道光劍,然後隨著他的一個動作朝屍骨獸刺去。

這一招是他的壓底招式——劍影傷。劍與影虛虛實實,防不勝防,且能無視對方防禦,劍傷外,影傷內。不過以他目前的修為只能施展一次。

屍骨獸自詡防禦強大,並不將這些劍光放在眼裡,血紅的眼睛盯著季顏,蓄勢要衝過去。然而令它意外的是這些劍光沒有被自己的骨殼反彈回去,而是詭異的鑽進殼中消失不見。霎時,幾股劇痛傳來,屍骨獸仰天嚎叫,發狂似的朝喬雨墨衝過去。

季顏抓住機會,施展步法,身體化成一道倩影,從它身後登上去,最後停在它脖頸的地方。她固定好自己,然後狠猛的拳頭毫不猶豫的朝那裡砸下去。

「砰砰砰砰砰……」密密麻麻的拳頭落下,脖頸碎骨四濺,很快被砸出一個坑來。

屍骨獸脖子吃痛,停下腳步張牙舞爪想把季顏抓下來,然季顏可是計算好位置,它的爪子根本抓不到那裡。果然屍骨獸抓了一會兒發現根本抓不到那人,立刻改變方法,上竄下跳想把人抖下來。

喬雨墨躲在遠處看屍骨獸上躥下跳或者滿地打滾,心中為季顏捏一把汗。

季顏兩腳緊緊的夾住屍骨獸的脖子,隨便它怎麼蹦躂,拳頭始終沒有停過。最後一個拳頭狠狠的落下,碎骨帶著血漿蹦出,季顏抿嘴一笑,拳頭打開凝出一個強化風球朝著那個傷口拍進去!

屍骨獸仰天一陣凄厲的嚎叫過後,龐大的身子重重倒在地上,血液從骨頭縫中滲出,看起來十分凄慘。

喬雨墨感覺後背一陣冷意,子顏的風球術他是見識過的,曾經將幾個灰袍人刺成馬蜂窩。看著那血染的地面,他幾乎能想象屍骨獸內部被風針刺成千倉百孔的模樣,這也太狠了!

季顏摘下蝕骨花,想了想揪下一小塊放進空間戒指中。 重生福女有空間 借屍骨獸龐大的身體擋住自己,把剩下的拿進去交給葯爺然後出來,左右一眨眼的時間。

「欠你個人情,不如我送你回喬家吧!」季顏從屍骨獸身後走出來說。

喬雨墨即使姓喬,可到底是東大陸出生的,在西大陸這裡基本沒有什麼背景依靠。剛剛得罪了幾個喬家本家血脈,她怕他還沒走到喬家就會遇到什麼危險。

而且在她的印象中喬雨墨是最為溫和的一個,以前時常出來打圓場。溫行之雖然表現的很溫文爾雅,可他的強勢和睿智是藏不住的;還有曲銘夏,在曲晴面前表現的像小白兔,很難保證他本質中不存在暴力因子。

說到底,她就是不放心喬雨墨一個人,他這樣溫和的性子進了喬家的狼窩還不被生吞活剝?

喬雨墨明白她的意思,便沒有拒絕。再說,能在這兒見到老朋友,他也不想那麼快就分別。

一路上,他們意外的沒有遇到任何阻截。走到喬家,引人注目的是一扇古樸厚重的大門,氣勢不凡。門兩邊的圍牆有些老舊,但是依然挺立。牆上藤蔓叢生,葯香味時不時的從牆頭飄出,沁人心脾。

門口沒有任何人看守,季顏小心的感受了一下,在暗處藏著幾股強大的力量,不愧是外城第一的家族。

回來的路上,喬雨墨毫不避諱的跟她講了許多喬家的事情。喬家憑藉其深厚的底蘊和在醫藥界的地位,早就可以和內城乃至一些帝都家族媲美。不過喬家過去太專註於煉丹,家族內部的人修為上不去,以至於在家族爭霸賽上連連失利。

喬家沒有家主,掌權的是四位長老,其中大長老煉丹術最高,權利最大。家族的年輕後輩在十六歲的時候會分別拜入到幾位長老門下,喬雨墨目前就是三長老的弟子。

每隔五年,每個長老會分到一個帝國學院學生資格,長老們會自行考察弟子,把這個資格獎給最優秀的人。這次的比賽就是三長老安排的,喬雨墨把得到的東西交給三長老后,進入帝國學院就穩妥妥的了。

然這一路太過平靜,季顏總覺得有什麼危險在等著喬雨墨,所以她無論如何也要陪他進喬家。

還沒等他們進去,喬正郃就帶著一幫人堵在門口。

「喬家不是你這個外人可以隨便進入的!」喬正郃望著季顏,趾高氣昂的說。

他自知打不過那個小丫頭,所以才沒費工夫在半路上攔截。但是,只要把她攔在喬家門外,喬雨墨還不任自己揉扁搓圓?如果這丫頭敢硬闖,他相信暗處的高手們不會袖手旁觀!

季顏抬眼看他,一眼就看出他在打什麼注意。還有他身後跟的幾個人,修為皆是不低,她相信喬雨墨孤身進入定會被擒住。 田園錦繡:醫毒無雙 墨瞳微轉,便開口喊到:「我來與喬家做藥草交易,喬家晚輩就是這樣待客的么!」

清脆而富有穿透性的聲音直接傳入喬家內部,頓時驚動了好幾位長老。聲音傳到一個清幽的庭院,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聞聲睜眼,明亮的雙眼中劃過一道輝光。「好強的內勁!」

很快,他的院子中一齊湧來了三位老者,他們比他略顯年輕,但也有五六十歲的樣子。

他們便是喬家的二長老,三長老和四長老。三人一來到大長老的院子里就開始議論紛紛。

本來大家都在自己的院子里修鍊,忽然被那道童聲驚醒,第一反應就是有強者到來!不過那個聲音聽起來太過稚嫩,又是在自家門口叫囂,大夥都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分不清對方是敵是友,拿不定注意才不約而同的來到大長老這兒尋求意見。

大長老想了想,抬手示意他們噤聲。「管家,去把那位小友請進來!」

喬家極少有客人登門,管家沒事的時候都會來大長老院子里學習。現在管家就在這裡,他應了聲便出去。

季顏那一句話可是用了十足的力氣,相信能傳的很遠。喬正郃被驚了一跳想阻止已是來不及,惱羞成怒的大吼一句:「好大的膽子,竟敢在喬家門前大吼大叫,你們立刻去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

那幫人就要衝過來,喬雨墨立刻擋在季顏身前。「慢著,她是喬家的貴客,你們不能動手!」

喬正郃啐一口痰,「我呸!我看她最多只能拿出一些低級藥草,就憑這也想做喬家的貴客,大家不要聽他廢話,立刻把他們抓起來!」

季顏冷冷的看著他們,眸光一沉,風靈氣湧出,空中的氣流立刻被攪動,那幫人還沒接近她就被一股強大的氣流給彈飛。

「啊!誒喲……」呼痛聲連連響起,那幫人紛紛摔到地上,很是狼狽。喬正郃眼神害怕的後退兩步,然後高喊:「暗處的師叔師伯們,你們看到喬家晚輩被外人欺負竟不出來主持公道嗎?」

暗處藏身的人聞聲感覺有些藏不下去了,他們看得很清楚,喬正郃是無禮了一些,可是這個丫頭在喬家門前這樣打壓喬家子弟也未免有些囂張,按照規定,他們現在應該出面維護自家的人!

霎時,幾道身影出現,季顏不用看就知道自己被包圍了。眸光依次掃過他們,修為都很高,大劍師和大魔導師都有,而且訓練有素,自己硬杠上也沒有幾成勝算!

不過,這不代表她怕了他們。

其中一個領頭模樣的男人開口:「我們看在你只是一個小姑娘,你若速速離開,我們便不計較你的無禮!」

季顏抬頭與之對視,氣勢分毫不讓。「除非讓我進去,否則我是不會離開的!」

「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領頭人憤憤開口。他看在她修為不凡,顧忌她來自什麼大家族,怕給喬家惹麻煩才多說一句。不過,她若是不領情,他們會用拳頭告訴她喬家同樣不是好惹的!

喬正郃眼冒毒光,彷彿已經看到了這個丫頭被打趴下的樣子!喬雨墨急忙擋在她身前,「眾位師伯,喬家無禮在先,請大家不要和一個小姑娘一般見識!」

喬正郃火冒三丈:「喬雨墨你這樣維護一個外人是想背叛喬家吧!也是,你不過是東大陸來的一個小雜種,憑你也配擁有喬這個姓氏……」

喬正郃不停的說,突然感覺到脖子一冷,聲音戛然而止。一陣痛意傳來,他伸手摸摸脖子,一看,滿手的血!

「咔、咔……」他指著季顏咔咔的叫,然而什麼話也說不出。

就在剛剛的一瞬間,季顏直接甩出一個風刃劃破了他的聲帶!

敢說她朋友的不是,要做好付出鮮血代價的覺悟!

領頭人本是察覺到了她的動作,奈何速度太快根本來不及阻止。一個喬家的晚輩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被廢了,這無疑是打了他一耳光。他的臉色瞬間變得十分難看,就要動手教訓季顏。

這時,管家才趕出來高呼一句:「住手!」

季顏聞聲望去,來的是一個中年男人,看穿著似乎是管家之類的人物。不過他的眼神卻是不卑不亢,甚至帶著一些威嚴,明顯比一般的管家要高級的多!

喬正郃見管家如見到救星般的大吼大叫,然只能發出「咔咔」的聲音。管家無視他的呼喊,彬彬有禮的走到季顏身前,「大長老有請,請跟我來。」

季顏點點頭,拉著喬雨墨便跟了進去,喬正郃傻了眼,趴在地上號號大哭,很快被他的幫手抬進去醫治。

領頭人臉色依然很臭,可是他們的職責只是守門,現在沒他們什麼事,便紛紛回到自己的崗位上。

管家把她帶到一個幽僻的院子,喬雨墨自動的留在外面等。季顏走進去就看到坐在那的四個老頭,想必他們就是喬家四位長老。旁邊兩位較年輕,頭上還有幾縷黑髮,中間兩個全白,且其中一位氣度不凡的老頭坐在一把輪椅之上。

管家依次介紹了他們,便站到了大長老也就是坐在輪椅上的老頭的身後,季顏眼神恭敬的看著他,眉目端正,眼神平和且威嚴。

「這位小友怎麼稱呼?」輪椅老頭率先開口,剛剛的那一聲傳話著實讓他們吃驚,他們認為外城或者內城中沒有任何少女會達到如此的修為。比起她口中的藥材,他對她的身份更感興趣。

「無名小輩罷了!」季顏淡淡回答,然後眼睛不著痕迹的掃了掃他的腿。

這時葯青淡淡的聲音傳來,「他的腿傷和當扈比較相似,我想你私吞的蝕骨花能派上用場!」

季顏眼角突突跳了幾下,私吞是什麼意思?明明是她採的就是她的所有物好不好!吐槽之後才從空間戒指中拿出蝕骨花,幾位長老一看到蝕骨花眼睛同時瞪大,最激動的是大長老,差點沒從輪椅上摔下來。好在他身後的管家眼明手快將他扶住才不至於摔倒。

「小友,你手中的是否是蝕骨花?」大長老開口,聲音有些哆嗦。

季顏點點頭,把蝕骨花遞到他手上。大長老接過,一雙老手因為激動變得有些顫抖,看著手中的蝕骨花,眼角漸漸的噙滿淚水。

以往的回憶如流水般涌到眼前,他的雙腿骨被擊碎,四處求葯不得。本以為此生無法再有站起的機會,沒想到現在老天爺竟然把希望送到他的面前。

「開價吧,只要喬家給得起!」他的腿是為喬家而斷,即使把整個喬家送出去也沒人敢說一個不字!

季顏笑了笑搖搖頭,「喬家的喬雨墨與我是至交,如果幾位長老能多多照顧他,蝕骨花我便雙手奉上!」

「喬雨墨?」大長老有些疑惑,這個名字有些陌生。一邊的三長老立刻反應過來,「喬雨墨是我剛收入門下的弟子,來自東大陸!」

「原來如此。」大長老低聲說了一句。喬家的內幕他怎麼會不知道,東大陸來的在這沒有任何背景,會被本家子弟排擠。只是他要處理的事情太多無暇顧及,便要求幾位長老多多看撫一些。今天被這少女隱晦的提起,怕是看撫的效果不佳呀!

「去把喬雨墨叫來!」大長老轉頭吩咐管家道。他的門下還沒有任何弟子,如果喬雨墨資質不錯的話,他到可以考慮收下。

很快喬雨墨就跟著管家進來,看到季顏無事心中鬆一口氣。

「走過來讓我看看!」大長老還沒等他行禮便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