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身影自然是葉楚,他在洞中找到了這根沒有被腐蝕的繩索,正好利用爬上懸崖。

此刻的葉楚,精力充沛。

報告媽咪,爹地要騙婚! 在山洞中藉助煞氣突破到九重先天境不說,連彩紋煞蛛也壯大了幾分。要不是到最後煞氣對彩紋煞主不起作用了,葉楚都不願意上來。

葉楚心想狐山這一處倒是一個不錯的地方,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更為凶烈的煞氣。要是有的話,讓他去見識一下就好了。

白心要是知道葉楚此刻的想法,怕會再次提劍來殺。這個山洞的煞氣,是族中先輩凝聚而成的。

狐山一些不利於修行的力量,被狐山先輩牽引到山中,在山中布下大陣,都凝聚在其中,這個山洞是狐山煞氣的遺漏處。只是煞氣不強,所以才沒有人管。可是,一般的大修行者都不敢接近,葉楚身為先天境居然把它當做機遇來利用。

白心白柔知道,肯定會舉見來殺葉楚。

葉楚爬上懸崖,四周打量了一番,見沒有那兩個女人的身影,葉楚步子快步而走。因為葉楚很清楚,要是再被那兩女人發現,怕就真的麻煩了。

「葉楚,你去哪裡了?」葉楚見到譚妙彤的時候,譚妙彤高興的喊道。

譚妙彤站在葉楚面前,有著一頭烏黑的披肩長發,俏臉如春水般美艷,紅唇嬌艷,胸部高高挺起,修長的美︶腿繃緊,葉楚單單著就能感覺到它驚人的誘惑彈性,葉楚貪婪的著譚妙彤,儘管過多次,都忍不住怦然心動。

譚妙彤聲音如膩潤春季綿綿的絲雨般,十分沁人心脾。

「剛問白心白柔,她們說未見你,而且狐老也讓你下山了。你去那裡了?」葉靜雲問著葉楚,站在那裡長腿綳直,曲線曼妙很是性感,葉楚注意到葉靜雲,和譚妙彤站在一起,有著一種另類的性感魅惑。更新最快最穩定,)

葉楚自然不會告訴她們說了人家洗澡被追殺,他笑道:「你是不是去問問白心白柔,我們什麼時候可以藉助七彩空間台離開?」

「不是說住一個晚上嗎?」葉靜雲疑惑的著葉楚,「你不會是在這裡做了什麼見不到光的事情,才急著要走吧。

葉楚心都要跳出來了,心想這女人要不要猜的這麼准。 迷糊媽咪爆了爹地 葉楚努力的讓自己神情保持不變,以漫不經心的口氣說道:「這地方有什麼好獃的,我們還是快走吧。而且,剛剛我被狐狂山算計了一把,對方不見得對我們有好意,早點離開免得夜長夢多。」

聽到這句話,葉靜雲也沒有想太多,而是好奇的問道:「他算計你什麼了?以他的身份還用算計你?」

葉楚沒有搭理葉靜雲,目光落在譚妙彤臉上,她的膚色如同嫩白的瓷器一般,通透明艷。

「葉楚說的也有道理,狐山我了解的也不多。不過今天狐狂山的表現,確實有些異常。我們早點離開也好,靜雲,你去和白心說一句,我們今天就走。」

譚妙彤的話讓葉楚恨不得抱著她親兩口,心想還是這個妙人兒懂自己。

葉靜雲聽譚妙彤都這麼說,這才沒有堅持,點了點頭前去讓譚妙彤開啟七彩空間台。

……

白心白柔在七彩空間台外見到葉楚,兩女眼中都露出詫異之色,白心更是手握利劍,準備出手。

葉楚見狀心中一驚,趕緊說道:「兩位小姐去哪裡了,狐老叫我找你們,可找了好久不見你們。」

白心這才想起來他們對譚妙彤說過沒有見到葉楚,了譚妙彤一眼,她狠狠的盯著葉楚。自然不想別人知道自己被葉楚光了。

「哦,我們也找你,甚至懷疑你摔懸崖摔死了呢?」白心笑眯眯的著葉楚,妖嬈嫵媚,風情萬種,絲毫沒有之前的殺意。

「我向來命大,兩位不用擔心。」葉楚對著白心笑道,「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嗎?」

「當然可以!」白心著葉楚笑道,「好弟弟路上小心,要是碰到不該碰到的人,怕就真的沒好運氣,會死的很難。」

葉楚那裡不知道這兩女是威脅他,告訴他要是下次再見到她們,必定要殺自己。

譚妙彤和葉靜雲對望了一眼,聽著兩人莫名其妙的話,又兩人親切的交談,心中狐疑。心想葉楚和白心白柔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

「不用兩位姐姐擔心!不過兩位姐姐也要小心,世上有很多眼睛,不要被壞人到哦。」葉楚反唇相譏。

這一句話讓白心眼中閃動著寒光,那野性的身體忍不住繃緊了起來,葉楚不留痕迹的走到七彩空間台中,正好落在譚妙彤的身邊。

白心輕呼了一口氣,搖曳著她曼妙誘惑的嬌軀,豐腴的身軀俯身下來,豐滿的胸脯繃緊,讓葉楚不由想到在水潭處見到的那兩點。

白心沒有繼續說什麼,她開啟七彩空間台,頓時光芒涌動,葉楚和譚妙彤被光芒籠罩,四周的空間扭曲,一群人進入其中,緩緩的消失在七彩空間台上。

在葉楚將要消失的時候,耳邊卻傳來了一句話語:「你小心一些為好,下次見到你,你的雙眼我要了。」

葉楚來不及回應,被空間牽扯進去,消失在七彩空間台上。

「這傢伙是如何活下來的,那其中的煞氣不是他能抵擋的啊。」白心轉頭問著白柔。

白柔搖搖頭,隨即說道:「先不用管這些,狐老既然說了送他們走,我們也不好對他們出手。等下次見到他,要他命就好了。這段時間,我們也不要出差錯,王上需要我們守護。」

… 「他們走了?」

在葉楚譚妙彤離開后不久,狐狂山問著白心白柔。||

白心點了點頭道:「大人,你從未如此多,對他們太過溫和了。就算那是譚家的人,也不至於讓你如此啊。」

白心白柔十分疑惑,狐老的身份地位十分之高,即使面對王上都有些桀驁不馴,沒有道理對潭妙彤如此客氣啊。白心心想要不是狐狂山的這種奇怪舉動,她們或許就會當著譚妙彤的面殺了葉楚。

「你們不懂,那女娃身上有著非凡的器物,那是我都不能觸其鋒芒的東西,這女娃能駕馭它。就足以值得狐山重視。何況,那個叫紀蝶的來歷也不凡。狐山能與之交好最好不過,結下善緣對狐山有好處。」狐狂山對著兩女笑道。

白心白柔對望了一眼說道:「可是王上現在的狀態……」

「這是她必須經過的,只有不斷的蛻變,才能得到先祖的遺蔭,你們守護好她就可以了。」狐狂山說道,「至於她能走到那一步,不是你我能擔心的,只能靠她自己。我們所能做的,只是給她一個安全的環境。傳令下去,狐山上下,不得親自下山。」

「是!」白心躬身應道。

狐狂山想了想又突然說道:「葉楚今日進入狐山懸崖的那個山洞了?」

白心白柔自然不奢望能瞞得過狐狂山,她點了點頭說道:「他太讓我們意外了,進入其中不死,反倒是實力有所增加。」

「我察覺道山洞的煞氣減少,想來應該是葉楚進入其中了。倒是沒有想到,他還有可能是一位煞靈者。」狐狂山笑道,「他確實讓我刮目相。」

「狐老,這傢伙在一群人中最弱,你為什麼對他另眼相啊。」白心疑惑,不理解的著狐狂山。

狐狂山笑了笑,隨即說道:「你們要是知道他來自哪裡,就不會如此說了。另外三女雖然非凡,但卻沒有他所在的山峰有傳奇色彩。能從哪裡出身的人物,到最後誰不是赫赫有名的一方大佬?你們千萬不要小他,何況,他現在身具大秘密。這個秘密,情域很多人都想得到。」

白心疑惑,不知道狐狂山說的是什麼,狐狂山笑道:「你們也不用管。以後碰到他小心一些,這小子被我算計了一把。此刻對我們狐山不會有好感。碰到我狐山的人,很有可能下殺手。」

白心不屑的說道:「他算什麼?我舉手之間就能殺他,他不碰到我倒好,要是碰到的話,真好了解了他。」

狐狂山也沒有勸阻,笑了笑不由想到葉楚癲狂的姿態。想到無心峰那老瘋子不願意讓自己到底弟子走那條路,可是他就要逼他走那條路。

老瘋子不是不肯嗎?他來到了狐山,正好給了自己機會,不得不按照自己所說的做。

「老瘋子啊老瘋子,你護著他又有什麼用,還不是要走那條路?」

狐狂山有些得意,心想總算算計了那老瘋子一把。

白心白柔,不明白狐狂山為什麼露出得意的神態。兩女對望了一眼,不明白算計了一個那樣的人,有什麼值得得意的。要明白,狐老可是活化石般的人物。

在白心白柔的疑惑中,狐狂山的面色突然大變,猛的站直了身體,這嚇了白心一跳;「狐老!怎麼了?」

「有強敵來襲!」

「什麼?」白心和白柔瞪大眼睛,只覺得聽到一個莫大的笑話。狐山是什麼地方,雖然比不得古魘禁地那般絕世凶地。可世上也沒有多少人敢闖。這是曾經出過至尊的地方,絕強者到這裡都要恭恭敬敬。可是狐狂山居然說,有人來襲。這不是開玩笑嗎?

「狐老不要嚇我們!」白心白柔在吃驚后,又忍不住咯咯的笑起來,只當狐老說笑。

狐狂山面色凝重,沒有理會白心白柔,渾濁的眸中射出精光,直直的向山下,臉上居然有著幾分駭然之色。

到狐老如此,白心白柔終於神情變了變,都到對方眼中的不敢置信:「難道說,真有人敢襲狐山?這開什麼玩笑?」

狐狂山消失在原地,白心白柔為此而神情劇變。她們終於相信,真有人膽大到如此地步。

……

在山腳下,一個身著碎花裙,碎花褲的男子緩緩的向著狐山走來,樣子滑稽。狐山有人到,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譏諷說道:「這是哪裡來的瘋子,倒是好運氣,居然能避開我們的護山大陣,走到狐山來。」

狐山見到葉楚的幾個人哈哈大笑,沒有把走進來的人放在心上。只當是面前這瘋子好運氣,正好避開了護山大陣。

他們的護山大陣雖然恐怖,但有些人就是運氣逆天,不小心就能走進來,這在以前也發生過,所以他們當面前這個碎花裙褲的男子也是如此。

「那裡來的瘋子,還不站住,再往前一步,信不信殺了你?」幾個人對著老瘋子大吼,想要嚇跑老瘋子。

但老瘋子卻視若未聞,繼續踏步而上。

幾個人頓時面露凶色,向著老瘋子撲了過去,想要鎮殺老瘋子。

但他們還未接觸到老瘋子,身體就橫飛出去,在虛空翻轉,最後砸在一顆大樹上,樹身和對方的腰都被砸斷,聽到清脆的骨折之聲。

聽著同伴的慘叫,眾人著一步步向著前面踏步而去的少年,眼中滿是驚恐之色。帶著不敢置信,都忍不住退後了起來。

他們此刻才知道,面前的瘋子絕對不是偶然進入狐山。能避開狐山大陣,他將有何等的實力?

老瘋子不斷的邁步而上,每次走一步,就有數個狐山的修行者重創,飛砸在地上,骨頭碎裂,只能等死。

老瘋子表情平靜,面色淡然,一步步向前。

「你找死!這裡是狐山,敢動狐山,就算你是至尊,也得飲恨!」有人-大怒,對著老瘋子吼叫,想要憑藉狐山的名字嚇退老瘋子。

「要砸的就是你們狐山!」老瘋子的話語不大,可說出來卻讓這幾個人神情驚恐,一個個駭然的著老瘋子,不敢相信有人明知道是狐山,還敢如此做?

他當自己是至尊嗎?

… 老瘋子一步步走向前,每走一步,都震的狐山的修行者慘叫,重創而飛,彷彿要抹平狐山一樣。||眾人為此而驚,後退不敢觸其鋒芒。

他們駭然,著老瘋子的舉動,顯然是要抹平狐山一般。

就在眾人駭然的時候,狐山撐起了巨大的光幕,光幕籠罩下,把老瘋子隔絕在外。

眾人見狀才鬆了一口氣,這是他族的護山光幕,是幾件天地之器合力暴動出來的力量。剛剛還為此驚恐的修行者,頓時就對著老瘋子大喊了起來:「你要有本事,就砸開光幕啊。」

「那裡來的瘋子,等我狐山強者出來,定然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哼!怎麼不往前走了,有本事出手砸光幕啊!」

眾人-大吼大叫,他們對光幕有著絕對的信心。剛剛的懼怕消失的一乾二淨,轉而是一種張狂。敢闖狐山,他這是找死。

可就在眾人吼叫不斷的時候,卻到了他們駭然的一幕,老瘋子居然真的一掌向著光幕震動而去。任誰也沒有想到,他真的敢對光幕出手。

在震撼之後,眾人又大罵了起來:「不自量力,想要對抗光幕,震死你!」

「那裡冒出來的瘋子,這是……」

眾人還在譏笑老瘋子不自量力,可是結果卻讓他們瞪大了眼睛,一個個獃滯的著面前,那老瘋子似不強的一掌,落在光幕上,光幕居然直接被震碎。

這是任誰都無法想到的結果,這太過讓人震撼了。他們的光幕護陣何其恐怖,可是居然被對方一掌給震碎。

「咔嚓……」

一聲巨大的碎裂之聲,眾人瞪大眼睛的著前方,都獃滯的著走進狐山的老瘋子。每一個人面色都蒼白了起來,駭然的盯著老瘋子,眼中帶著不敢置信之色。

老瘋子進來的光幕中,一掌震動而出,直接向著一群人掃了出去。這一掌掃出,數十個修行者瞬間化作血雨,散落在狐山中。

狐山本是洞天福地,但此刻卻染上了一片血腥,血腥之味刺鼻。

即使是葉楚,怕都沒見過老瘋子如此兇殘的一面,此刻老瘋子面色平靜,但是出手卻狠辣,每次出手之間,都收割數十條人命。

血液染紅狐山的山腳,讓所有人駭然。

白心白柔正好來到此處,著血流成河的山腳,一個個駭然。特別是到撐起光幕的幾件天地之器都被毀掉,更是面無血色。更新最快最穩定,)

這個穿著碎衣裙的男子太過恐怖了,恐怖的讓她們難以想象。

「還不出來嗎?那我掃平你狐山!」

老瘋子說話間,一掌覆蓋而下,直直的砸在了狐山上,狐山瞬間搖晃了起來,但卻沒有破碎。很顯然,狐山也是一件至寶,有著各種力量加持在其中。

「不錯,能承受我一擊,但不知道能承受我多少擊呢?」老瘋子嗤笑,一擊再次震動而下,狐山瞬間地動山搖,站在上面的人都站立不穩,白心白柔曼妙的身軀搖晃,胸前破濤洶湧,努力的抓著旁邊的一塊巨石,才未摔倒。

「再說一遍,不出來就滅了你狐山。」老瘋子淡淡的說道,但聲音卻冷凝無比。

就在老瘋子再次準備一擊而下時,狐狂山終於站出來了,苦笑的站在老瘋子面前:「前輩何必咄咄逼人!」

老瘋子什麼話也沒有說,一巴掌直接扇了出去,扇在了狐山的臉上。

狐山躲都沒有躲,就被這一巴掌扇中,臉直接被扇中,瞬間紅腫起來,口中不多的牙齒掉落了幾個,吐出了一口血水。

「狐老!」

狐山眾人哀叫,不敢相信狐老居然被人抽巴掌都不閃躲。最重要的是,狐老居然叫面前這人是前輩,難道他也是活化石級別的人物?

「你好大的膽子!」老瘋子再次一巴掌抽了出去,把狐狂山最後的幾顆牙齒給抽飛,目光冒出寒光,直直的盯著狐狂山。

狐狂山怎麼也沒有想到,老瘋子就居然如此大膽,直接殺上他狐山。他不奢望算計葉楚能瞞得過他,可想到這裡是狐山,他就有底氣了。

這一處不是誰都敢進來的,但他不僅是進來了,而且以最為霸道的方式進來,當著狐山的面殺了這麼多族人,砸了他們幾件天地之器。

狐狂山盯著老瘋子,他不知道這人有多強。但如此做未免太大膽了,以為狐山沒有奈何他的手段嗎?

「把你狐山的底蘊都祭出來,我等著!」老瘋子盯著狐狂山說道,「今日我就把你狐山打回禽~獸。」

「你……」白心怒吼,想要出口怒罵。但卻被狐狂山揮手擋住,直接封印了白心,站在了白心的前面。

老瘋子手指一點,激射出一道光芒,顯然是準備滅殺白心的。狐狂山手臂舞動,擋下這一擊,退後數步。

老瘋子一擊未果,也沒有在意,直直的盯著狐狂山說道:「狐山很好,敢算計我無心峰的人,當真以為我不敢殺你嗎?」

「前輩的實力,我自認不敵。可我狐山也不是前輩能誰毀就毀的。」狐狂山盯著老瘋子。

「你這是威脅我?」老瘋子說道,「是嗎?叫那些已經入土的老傢伙滾出來,我正想見識一下,至尊後裔到底有什麼恐怖的。」

老瘋子說話間,手臂再無舞動而出,又有數十個族人死在他手中,盡顯兇殘和狠辣。

老瘋子此刻怒急,他都不願意承受無心峰的責任,也不想葉楚承擔。所以,老瘋子什麼都沒有對葉楚說。可沒有想到,居然有人敢算計葉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