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況如何?」唐玉問道。

「還好,那三個人看來稍佔上風,而看戲的人實力似乎更為強勁。」

「哦?」正和唐玉之意。

「他們實力如何?」唐玉對此更加感興趣。

「三個靈皇巔峰,一個四星靈宗,一個一星靈宗。」天靈答道。

聽到他這回答,唐玉也就動起了歪念頭。

沒有絲毫停滯,唐玉轉瞬之間便是出現在女子身邊,而那風動也引起了後者的驚訝。

女子冷冷地「哼」了聲,順勢一拳za來。

她這一拳威力可想而知,那圍攻女子的三人也是有著些感觸,自然對面前身形突現這男子有些同情,剛一現身就要被這樣剛猛的拳頭za中,當真不

是什麼好事啊!

「咚!」

女子驚愕地眼神露出,似是委屈的揉了揉小拳頭,看她那稚嫩的皮膚上竟然出現了些許血絲,可是剛才面前這男子並沒有出手啊,這情況…

她突然失聲喊道:「唐玉你好壞,竟然傷我!」

聞聲,不止那死人愕然,就連唐玉都有些蹙眉!

他打量著面前這妙齡女子,疏鬆的緞帶卻是掩蓋不了那婀娜的身材,纖細的腰肢將她那高挑的身材完美分割,微翹著嘴角,皮膚那般白皙,雙眸微

微發出些許幽藍色光芒。

「我認識你?」唐玉雖然並不會拒絕如此女子的好意,可是這女人又是怎麼知道自己的名字的?

「哼!」

又是一拳朝著唐玉打去,而這一次風精卻是並沒有護體,因為那拳頭毫無起勁,只是輕輕敲在唐玉胸前。

這一幕…唐玉似乎在哪裡經歷過….

他瞪著眼,簡直難以置信自己所見到的,那種疑惑的話語傳出,竟是令天靈靈師和古老都有些驚愕:「紫研?」

紫研?

古老當時記得紫研那小姑娘是個魔獸本體,然而卻是誤食了化形草,如何也長不大的!

而天靈靈師也是記得那小姑娘不大點而已,如今連兩個月都還不到,怎麼也不可能長這麼大啊!

「哼,半天才認出來!」紫研說著,臉上有些紅霞,輕輕低下了頭,好像有些羞澀的樣子。

打量著紫研,唐玉才想起面前這身形輪廓自己曾經在進階靈皇的時候見到過,如今看來,還真的是紫研!

「就知道你會這樣看我!」紫研頭買的更低,卻是嘴角上有著一絲笑意。

唐玉看著紫研那嬌小的表情甚是可愛,而此刻頭腦之中一股難以抑制的疼痛感發出,比之上一次更加欲裂,而此刻他不僅僅是目眩,甚至連口中也

不由地發出些許悶哼聲。

「唐玉?你怎麼了!」紫研見他整個人幾乎向後倒去,趕緊扶住,臉上情緒發差極大!

古老與天靈靈師也是瞬間出現在唐玉身邊,生怕他出什麼意外。然而此刻古老卻也並不敢給唐玉服下什麼香葯,畢竟他對此是絲毫不了解的!

而面前突然出現了這麼多強者,那幾個人卻是見狀不好,準備溜之大吉。

「站住!」紫研見他們要走,厲聲喝道!剛才自己被欺負的事情是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的!

紫研剛欲阻攔,卻是礙於懷里的唐玉,而天靈靈師也知道唐玉與紫研的關係,見狀便是閃動著手指,迴轉離靈陣出,便是把幾人困在其中!

喘著粗氣的唐玉總算恢復了意識,平靜的臉上浮現出些許驚恐之色,那煞白的面孔著實嚇人。

「沒事吧?」古老毒辣的眼神盯著唐玉,他能看得出唐玉剛才的變化是怎樣強烈,身為煉藥師的他甚至能夠感受到唐玉靈魂的顫抖,而剛剛的一剎

那,他甚至感覺到那股氣息並不是唐玉的,雖然僅僅是那麼一瞬….

搖了搖頭,唐玉卻是並沒有回答古老的話,竟是轉頭看向紫研。

「這幾個人為什麼要攻擊你?」 ?阿紫看著那幾個人,眼神中有著一絲恨意。

「還不是因為我是太古龍族的人,他們想要知道些秘密,又見我是剛剛回到族中的,沒有太多人在乎,便是拿我下手!」

聽阿紫一說,唐玉緩閉雙眼,重重嘆了口氣,身體似乎有些顫動。

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卻是身形已至五輪離靈陣之中!

那四人眼中映出的唐玉此刻身體上冒著翠綠色靈焰,眼球竟然是鮮紅色的!

妖靈包身卻依舊感到極度的寒冷,一陣煞氣滿布,他們甚至感覺不到自己的心跳!

「噗!」

轉瞬之間,之間一名靈皇眼中依舊露出恐懼的神情,而鮮血已經浸濕衣襟,卻是看他脖子已然斷裂,沒有了氣息。唐玉反掌一吸,那人的靈魂也在

他手中被妖靈頓時燒盡!

「你..」眨眼之間竟是直接殺死了一名靈皇,其餘三人身體抖動越發強烈,卻礙於五輪離靈陣的束縛而動彈不得,那兩名靈皇甚至連呼吸都有些困

難。

唐玉聲音變得沙啞,說話之時還帶有些許回聲一般:「受誰指使。」

剛才他那般表現,如今問話,誰敢不說?

「音..音谷!」靈宗男子有些哽塞。

「為何?」依舊低沉..依舊如死亡之音。

沉默片刻…..

「呃….」

輕輕一聲呻吟,剛至喉結便是已然死去。

「說。」唐玉淡淡地問道。

「他怎麼了?」阿紫那幽藍的眼睛越瞪越大,身體也有些發僵。

古老苦笑著回到:「說來話長,唐玉僅是不同往日….」

他話中有話,然而阿紫卻是並不知道有何意味,只是看面前這唐玉的確有些害怕,哪裡還是當初她認識的那個唐玉?

目光再次落在唐玉身上,看著那充滿著煞氣的五輪離靈陣,又看著身邊這兩個實力強悍的人,她心跳突然加速,對於面前這一切,她真得有些難以

接受。

「真..真的不知道!」那個靈宗男子此時卻是全然沒有了剛才冷眼觀看那般淡定,面前這男子,他甚至有些發懵,他真的是人嗎?

身形一動,唐玉隨意將手甩出,男子只覺得面前一陣怒風襲來,便是頭暈目眩。

甩手之際,只聽得「啪」的一聲,那男子便是被唐玉狠狠抽倒在地。

「現在知道了么?」他又問到,見到一地的鮮血,竟是顯得那般歡喜,嘴角咧開,猶如噬血一般。

「咳咳,噗..」那男子咳了大口鮮血出來,他支起身子,看著面前這人,剛才甚至連氣息都感覺不到,如今起碼也是有著靈尊的實力了吧?怎麼會

突然碰到這種強者。

只是喘息的功夫沒有說話,卻是聽得「撲通」一聲!

天靈靈師與古老便是看到這人又沒唐玉抬腳踢開十餘丈。

「我求求你,別殺我,我只是個辦事的,別殺我!」那人已經沒有了剛才那種恐懼,因為此刻他除了保命之外便是沒有別的想法。

「那你呢?」唐玉目光落在這個臉色鐵青的靈皇身上。

被煞氣籠罩的他身體抖動更加強烈,嚇得失去了重心,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嗞嗞!」

兩股妖靈湧出之時,卻是只見唐玉身邊的五隻野獸直接朝著他衝來,擋在他身前,似是要阻止他一般。

見這五隻野獸朝著自己衝來,唐玉卻是並沒有在乎,妖靈的流動沒有停止,他狠狠一喘氣,體內風精刮出,竟是把那五隻野獸吹得難以近唐玉之身

,而那兩股妖靈也是瞬間便把兩人包裹,只聽得一陣陣慘叫傳出,唐玉看著在靈里掙扎的人,依舊面露微笑,感受著那種生死邊緣的掙扎,似乎是一件

大快人心的事情。

「唐玉,你真噁心!」阿紫見狀,倒是有些忍不住了,她哪能受得了這種事情啊,活活把人燒死?

聞言,唐玉手一狠,便是妖靈溫度陡然增高,兩人幾乎瞬間化作灰燼!

「唰!」

「嘭!」

唐玉與天靈的拳頭交織在一起,而天靈卻是感覺到手臂一陣麻木,還有些被灼傷!

看著這一幕,古老呆住了,阿紫也呆住了!

「這種事情還是少做!」唐玉淡淡說道,看著那天靈靈師的眼神似乎充滿了敵意。

天靈靈師似是要說什麼,卻並沒有開口,他甚至都暗嘆著唐玉如此形態的實力,竟然是比自己還要強橫,如今他怎麼也有著四星靈尊以上的實力?

話落之後,唐玉又看向阿紫,目光卻是少了些許怒意。

閃動著身形,唐玉右臂卻是突然將阿紫攬在懷裡,那般用力卻是令得阿紫有些透不過氣。

「很噁心?」他那猩紅的眼神里映出阿紫憋得有些發紅的臉蛋,卻是沒有絲毫鬆開的意思。

「唐玉,夠了!」古老再也忍不住,雖然他從未訓斥自己的弟子,可如今唐玉這般舉動簡直就是在無理取鬧一般,若是再放縱下去還了得?

聞聲,唐玉不耐地側頭,卻是見到古老正怒視著自己,腦海之中剛才的畫面不斷地輪迴,身體不停地抖動著,緊緊咬著牙,好像在掙扎著什麼似的

,然而此刻他摟著阿紫的手臂也鬆開了,雙手抱著頭,好像防止腦袋炸裂一般!

古老眼角頓時濕潤,而此刻見到唐玉這般難過阿紫也蹙著眉,心中隱隱作痛。

她才離開不到兩個月,唐玉這究竟是怎麼了?

「天靈,老師,阿紫….」

唐玉停止抖動,聲音緩緩發出。

「對不起,唐玉今日有些不適。」

聲音很淡,卻是聽得每人都深入骨髓,古老在唐玉身邊近二十年,的的確確是第一次聽到他對別人說這三個字!

對不起…..

看著此刻的唐玉,三人都難掩那份忐忑不安。

「唐玉,若是這樣下去,你遲早會失去自我的!」天靈靈師緩緩說道,那麻木地手臂依舊有些疼痛,他不得不讚歎唐玉靈魂突變之後實力的確是增

強極大,然而甚至都能夠對自己出手,實力越強豈不是越危險?

唐玉直起身,淡淡地看著天靈靈師,眼中有著些許悔意。

「若是我以後失去自我了,以後越來越嚴重,到那個時候便是請老師和天靈將我殺掉吧。」看著兩人,唐玉緩聲說道,似乎在陳述一件平淡無奇的

事情一般,沒有絲毫波動,而此刻他略有吃力地拖著那疲倦的身軀轉頭看了看阿紫,現在自己已經能夠清晰地回憶出靈魂突變之後所發生的事情。

他倒是不知道自己靈魂突變之後有多強,在場之人誰能殺得了他?

「小丫頭,說說你的事情吧,想必找到太古龍族的棲息地了吧。」唐玉此刻臉上又顯現出一些微笑,然而看起來卻是那般勉強。

唐玉說著還想去摸摸阿紫的小腦袋,可卻又把手縮了回來,他突然才意識到現在的阿紫已經不同以往,人生世事,還真是玄妙得很,從來到雲州到

現在還沒有多久,卻已然物是人非…

「你現在怎麼變成這樣?自己不還是個煉藥師么?你要是出事了,誰給我煉香吃?」見唐玉好轉,阿紫埋怨道,心中的恐懼逐漸退去了。

阿紫這樣問,唐玉卻是不知從何說起了,雖然她離開的時間並不長,然而就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卻是發生了太多事情,唐玉難道一件一件講來?

「日後慢慢講吧,如今我想要去太虛故龍族一趟,正好遇見你了,你就帶我去吧。」唐玉倒是走運,這樣也就不用浪費時間去尋找了,而且有著紫

研,到了太古龍族中也會少去不少麻煩吧。

聞言一驚,阿紫卻是沒有馬上答應,反而有些不安地問道:「你要去做什麼?可別在族裡一變壞,把人全殺了!」

雖然心中的恐懼以及厭惡一驚逐漸消去,然而阿紫一想起剛才的事情,還是心有餘悸。

唐玉苦笑著,兩月不見,這一見面竟然就是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還真是有些麻煩。

「放心吧,我自己會控制,有些急事,快帶我們過去吧。」

阿紫猶豫片刻,看了看現在唐玉稍有倦意的臉色,最後還是點頭答應了。

就這樣,四人騰空而起,由阿紫帶路,一路直行,朝著太虛故龍族的棲息地飛去。

「唐玉,這兩個老頭是誰?之前我都沒見過。」阿紫還是那般說話沒有遮攔,看來身體長大了,可是心理卻還如之前一樣,對於自己喜歡的人的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