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秦朗就是用這麼一根指頭直接將莽天少主給碾滅的,這個時候似乎故技重施。莽天魔祖心頭冷笑一聲,暗想這個黃泉九獄的主人也不過如此,竟然如此狂妄,以為一根指頭就可以解決堂堂的紀元霸主了。但是下一刻,莽天魔祖的冷笑就直接在他的心頭凝固了,因為雙方的差距就是這麼大——秦朗的確是只動用了一根指頭,但是這一根指頭卻好像蘊藏了無邊的神通,不僅完全擋住了莽天魔祖的全力一擊,而且完全束縛住了莽天魔祖,將其收入了永恆囚籠之中。

秦朗答應了苦泉獄主的要求,並未擊殺這莽天魔祖,而是讓他成為了孵化新生宇宙的養分,雖然新生宇宙就算是孵化出來之後,莽天魔祖也無法再重生,但總比直接被秦朗打得神魂全滅地好。

「多謝主人!」苦泉獄主向秦朗說道。

「不用謝我。」秦朗說道,「既然你要為他求情,那麼你也去重修一回吧,免得再遇到這些烏煙瘴氣的東西!」說著,秦朗直接一掌拍在了苦泉獄主的頭頂上,將其送入了無垢冥土的世界中去了。

而一旁的葵勝天和天葵仙門的修士們,這個時候已經徹底看呆了,誰想到秦朗舉手之間竟然滅了兩個紀元霸主和一個半步紀元霸主,這簡直就是兇殘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

至於天葵聖女,這個時候已經徹底呆住了,現在她已經完全不懷疑秦朗之前說過的任何一個字了,雖然她搞不懂秦朗話中的很多東西,但她知道自己完全沒有懷疑秦朗的資格,秦朗可以用一根指頭滅掉一個紀元霸主,這就是最好的理由了,由不得天葵聖女不相信。

「先生,您要我做什麼,儘管吩咐就是了。」天葵聖女向秦朗行禮說道,完全聽從秦朗的安排。

「嗯,這樣好了,你跟我暫時離開這裡,你身上的隱患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留在這裡並不合適。何況,我也不想引來更多的人。」秦朗向天葵聖女道,決定將其帶入血色虛空中。

雖然天葵聖女並非紀元霸主,但是以秦朗此時的修為境界,要將天葵聖女這樣的修士帶入血色虛空中,已經不是什麼難事情了。

葵勝天努了努嘴,似乎想要說什麼,但是卻終究沒敢開口。不過,秦朗卻似乎知道了這個葵勝天的想法,用精神力向葵勝天說道:「葵勝天,我們見面也算是一種機緣,我知道你一直困於半步紀元霸主的境界,已經無法自行突破了。不過,我傳授你一道真圓滿法則,憑藉這一道法則的領悟,你應該可以突破的。」

—-> ?秦朗用精神力將這一道法則力量傳授給了葵勝天,這一道法則力量正是葵勝天一直都在修行,卻一直都沒有達到巔峰的法則力量,此時經過秦朗如此點撥,葵勝天立即感應不過,葵勝天卻並未在這裡直接突破,晉陞紀元霸主。作為一個已經達到了半步紀元霸主巔峰的存在,一個耗費了無數漫長歲月來嘗試突破的存在,他知道如何尋找最佳的晉陞和突破機會,眼前秦朗只是給了他一個突破的契機,真正要突破還需要時間和元氣的蓄積。但無論如何,葵勝天已經看到了突破的希望,而且應該有很大的把握,所以這個時候他立即跪伏在地,恭送秦朗帶著天葵聖女離開。

秦朗帶著天葵聖女剛離開這個宇宙,正要返回黃泉九獄,卻忽然感應到天葵聖女的身體之中出現了異常的元氣和法則波動平——

情況不妙!

秦朗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這時候他忽然明白帶著天葵聖女離開這個宇宙實在不是明智之舉。他本意帶著天葵聖女離開這個宇宙,一是不想被莽天魔祖那樣的蠢貨打擾,二是秦朗擔心天葵聖女體內的零宇宙如果出現異動,可能會摧毀她所在的整個宇宙,滅殺這個宇宙的全部生靈。

但是,秦朗沒想到他帶著天葵聖女離開所在宇宙,卻導致了她身體當中那個零宇宙出現了異動。不過,下一刻秦朗立即就明白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天葵聖女身體當中的這個零宇宙已經「潛伏」了很長一段時間,雖然永恆晶壁意志推測零宇宙之中有一個貫通高位面宇宙的神秘通道,但這不過是推測而已。而且,就算是這個通道真的已經存在了,但是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的真身還未降臨低位面宇宙的時候,它們並不能對這個零宇宙造成太大的影響和變動。否則的話,如果這個零宇宙不斷地產生異動,那麼肯定早就已經被永恆晶壁意志和秦朗給發現了。所以,這個零宇宙出現異動的時候,必然有一定的觸發條件,而脫離所在的宇宙進入血色虛空,大概就是其中一個觸發條件。

零宇宙產生異動,那麼就意味著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可能已經有所行動了!

這可真是要命,秦朗找到這個零宇宙,可不是為了打草驚蛇,引來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而是想要提前解決問題,毀滅了這個該死的通道,或許就可以徹底解決問題。

當然,秦朗也知道這件事情不是那麼容易完成的,畢竟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為此準備了很多很多,這樣的精妙的算計,如果輕易就被秦朗給摧毀了,那麼這些高等生物們豈不是要無地自容了?秦朗非常清楚這一件事情不是那麼容易做到的,但是卻又不得不去做,因為垂死掙扎都要好過坐以待斃,秦朗從來都不是想要坐以待斃的人。另外,現在秦朗已經得到了永恆晶壁意志的支持,也不是真正的孤軍奮戰,所以他還是有那麼一點希望可以逆轉局面的。

但是天葵聖女體內的這個零宇宙忽然產生異動,這就讓秦朗非常緊張了:他自然是擔心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會將其真身送入低位面宇宙之中,雖然根據諸多信息推測出來的結果應該是天葵聖女達到了紀元霸主之後,至少是她的修為達到半步紀元霸主巔峰之後,這個零宇宙中的通道才會真正打開。但是,這畢竟也只是秦朗基於各種信息得出的比較合理的推測而已,但是推測並不等於事實,甚至很多時候推測距離事實往往會有很大的差異。

這可真是該死了!

天葵聖女體內的零宇宙既然已經產生異動,那麼秦朗就不得不提前採取行動了,否則的話,一切優勢都完全掌控在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的手中,秦朗根本就沒有翻盤的機會了。

「我去!」秦朗向天葵聖女道,「你要記住,關鍵時刻一定要相信我,給我幫助!」

「我能夠給你什麼幫助啊?」天葵聖女不知道秦朗為何忽然會說出這樣一句沒頭沒腦的話,奈何秦朗還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去哪裡了?」天葵聖女茫然地看著這個血色虛空,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出現在天葵聖女四周的晶盾卻提醒著她秦朗並未真正消失,至少秦朗給她留下了足夠強大的防禦和保護。

秦朗當然沒有「消失」,他只是進入了天葵聖女的身體之中,因為零宇宙就在天葵聖女的身體當中,儘管這一點連天葵聖女都不太清楚,因為秦朗沒有來得及仔細解釋給她聽。

零宇宙本來是很難被察覺到的,因為從宏觀層面的肉眼去看,零宇宙就是「零」,是虛無的存在,或者就是並不存在。但是,當零宇宙產生異動的時候,還是能夠被秦朗和永恆晶壁意志感應到的。

零宇宙產生異動,那就等於是暴露了它的位置,而秦朗自然也就通過這種異動找到了它的所在。

「這就是該死的零宇宙了?」當秦朗的精神力鎖定了這個零宇宙的位置之後,他終於見到了這個神秘的零宇宙的廬山真面目了,這個所謂的零宇宙,簡直比人體的細胞還要小,而事實上這個該死的零宇宙就「寄生」在天葵聖女的一個卵細胞當中。

對於這個零宇宙寄生的位置,秦朗並不覺得奇怪,因為卵細胞之中是一切生命開始的地方,這個零宇宙如果最終蛻變成一條神秘的通道,那麼肯定是需要一些外界條件,或者說需要藉助一些外力,並且是屬於低位面宇宙的力量,這種力量可能就跟低位面宇宙的生命力量有關。

秦朗並不知道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究竟打的是怎樣的如意算盤,但此時既然已經找到了這東西,他當然希望可以徹底解決了這個隱患,只不過現在看起來情況好像是不容樂觀,這個零宇宙分明已經跟天葵聖女的這個卵細胞融為一體了,開始從其身體之中汲取生命力量了,而且之前的異動,已經表明這東西正在迅速地生長,那也就是說這東西正在按照既定的路線進行蛻變!

—-> ?如果永恆晶壁意志的推測變成了現實,如果這個零宇宙真的成了一條貫通高位面宇宙的神秘通道的話,那麼毫無疑問第一個要死的肯定是天葵聖女,她的身體絕對不可能承受那樣恐怖的力量。然後,當高位面宇宙生物的本體一個一個降臨的時候,自然也就是整個低位面宇宙體系的末日到了。

「究竟如何才能阻止這東西?」秦朗這個時候只能寄希望於永恆晶壁意志,希望它可以給出一個解決辦法。

奈何,永恆晶壁意志卻讓秦朗失望了,這東西目前的狀況已經超出了永恆晶壁意志的認知和判斷,永恆晶壁意志甚至認為這個零宇宙根本就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出現異動。

「現在,只能靠你自己了!」這就是永恆晶壁意志給秦朗的答案,既然它不能給秦朗正確的答案,所以也就只能靠秦朗自己。

「靠我自己?」秦朗真是哭笑不得,但這個時候他甚至連苦笑的時間都沒有了,因為他知道如果讓這零宇宙藉助天葵聖女的生命力量爆發出來的話,那麼馬上天葵聖女就會香消玉損了,接著各種噩夢也就會隨之降臨了。「好,既然都只能靠我自己了,那麼也就沒有什麼好顧慮的了!」秦朗冷哼一聲,再也顧不得什麼,直接沖向了那個未知的零宇宙。

零宇宙,零,據說這就是虛無的宇宙,一切的一切在這裡都是以「無」的形態存在。所以,在零宇宙之中,沒有時間,沒有空間,甚至都沒有物質。

正因為零宇宙很難描述,也很難解釋,所以秦朗一度都認為零宇宙原本就並不存在,但是從天佛意志那裡,秦朗知道零宇宙是存在的,只不過很難被發現。而現在,秦朗算是頭一次遇到真正的零宇宙,並且這個零宇宙還是秦朗曾經的死對頭天鬼自爆創造出來的。

儘管對這個零宇宙完全不理解、不了解,但是為了防止更壞的結果出現,秦朗只能冒險闖入這個零宇宙之中。

原本,秦朗還以為很難進入這個零宇宙,因為要進入任何一個宇宙,都必然受到這個宇宙法則的影響和阻撓。如果要進入這個零宇宙,照理說也應該遭遇非常強大的阻撓,但是秦朗這一次卻沒有遭遇任何的阻力,輕鬆地進入了這個零宇宙之中。

「難道說零宇宙,沒有任何法則力量,所以也就不會有任何的阻力?」秦朗自言自語地說道,不過當秦朗真正進入了這個零宇宙的時候,他卻有了一種非常非常怪異的感覺。

秦朗並不知道這個零宇宙的空間有多大,因為這裡根本就沒有空間這種東西,甚至秦朗連空間法則的力量都無法施展,或者說秦朗連任何法則的力量都無法施展!

這可不是好兆頭!

按照秦朗的認知,零宇宙好歹也算是低位面宇宙,所以低位面宇宙的一切法則力量,在這裡也應該有用才對,但事實卻並未如此,秦朗領悟和掌握的一切法則力量在這裡基本上都派不上用場。也就是說,秦朗這個低位面宇宙的最強地頭蛇,在這裡都派不上任何用場!

另外一方面,秦朗也應該慶幸到目前為止他都還沒有發現任何的敵人——等等,何止是沒有發現任何敵人,秦朗甚至連自己都沒有「發現」,因為他無法看到自身了!

就算是在虛無的血色虛空當中,紀元霸主也是可以生存的,並且也能夠擁有一切感知的,這是因為紀元霸主完全可以憑藉自身的修為和力量來塑造生存需要的一切法則。但是,當秦朗進入這個零宇宙的時候,竟然連維持自身的形態都無法做到!

虛無!

這就是虛無的可怕!

秦朗這個時候算是領教到了這個零宇宙的可怕之處,或許這裡並不是沒有敵人和危險,只是秦朗無法感知而已,因為秦朗連自己都無法感知到,又怎麼可能感應到敵人呢?

何況,如果沒有敵人的話,之前這個零宇宙不斷地吞噬天葵聖女的生命之力又是怎麼一回事?所以,危險肯定是存在的,敵人或許也是存在的,只是秦朗現在無法感應!

這可真是要命啊!

秦朗覺得簡直是相當惱火,如果他連自己的形態都無法維持的話,那麼如何化解危機?甚至,接下來秦朗可能連自己都要葬身於此了。

這個時候的秦朗,連自保都無法做到,更不要說什麼化解危機了,這讓秦朗相當惱火,想不到他這個低位面宇宙最強大的地頭蛇,剛進入零宇宙就徹底「趴下」了,連對手面都還未見著呢。

強大的挫敗感讓秦朗非常惱火,不過秦朗知道這裡絕對不是真正的絕路,這裡也不是完全沒有「存在」,因為這個零宇宙存在的意義就是為高等生物們開闢一條貫通高低位面宇宙的通道,所以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一定是可以通過零宇宙的,它們一定是對零宇宙有著非常充分的了解,這些了解也有助於這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藉助零宇宙建立起它們想要的通道。

那麼既然高等生物們都可以通過零宇宙做成它們想要做的事情,那麼是否秦朗也有可能做到他想要做的事情呢?這種可能當然是存在的,但是前提卻是秦朗要相當地了解零宇宙的構造,但是目前這裡的一切對於他來說都是相當陌生的,甚至他根本無法感應到了自己的存在,也失去了永恆晶壁意志的聯繫。

「看來我有些莽撞了。」秦朗在心頭如此想到,也許剛才貿然闖入這個零宇宙是一個錯誤的選擇,但此時木已成舟,秦朗想要改變也是枉然了。「等等……如果我自身都不『存在』了,為何我的思維還能運轉呢?是了,在零宇宙之中,沒有任何法則存在,也沒有物質存在,但是思維並非物質,所以思維是可以存在的。嗯,這或許可能是一個突破口!」 ?秦朗生平也經歷過無數次危險,接觸過無數的強敵,所以他自然不會坐以待斃,而是養成了臨危不亂,在逆境中依然能夠不斷地尋找生機和勝利希望的習慣,這一次秦朗雖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狀況,但這並不意味著

沒錯,秦朗現在起碼已經找到了一個突破口:在零宇宙之中,物質雖然無法存在,但是思維卻可以存在,那麼意味著意志也是可以存在的。而作為一個通曉一切低位面宇宙法則力量的強霸主,秦朗也知道如何讓自身實現從精神到物質的互相轉化。那麼,這個時候秦朗無法以物質的形態存在,那麼他自然是要確保還可以以精神和意志的形態存在,那麼之前他的肉身,他隨身的一切物質,這個時候自然也應該轉化成意志和精神的狀態。這樣一來,秦朗至少可以確保自己的力量和元氣不會損失太多。

在剛進入零宇宙的瞬間,因為肉身無法適應零宇宙中的虛無狀況,所以他的肉身和身上的一切物質都被分解了,但幸虧秦朗立即明白思維和意志可以在零宇宙中存在下去的情況,因此趕忙調動自身的精神和意志,將自身一切元氣和物質都轉化為精神和意志,並且讓這些精神和意志聚集在一起。

如此一來,秦朗的肉身和身上的一切物質都雖然不見了,但卻並未損失多少元氣,只不過如今的他變成了一團強大的意志和精神而已,完全沒有了任何物質的形態,此時秦朗的處境比之前剛進入這裡顯然是好太多了,至少暫時沒有掛掉的可能了。如果秦朗可以順利離開這裡,那麼他自然可以再度將精神和意志轉化為肉身,這樣的轉化不會讓秦朗有多大的損失。

不過現在要離開零宇宙的話,這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況在問題沒有解決之前,秦朗根本不能離開——如果不能解決問題,當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的本體降臨,末日也就隨之降臨了,所以在問題沒有解決之前,秦朗如何能離開呢?

「通道?對了,永恆晶壁意志推測這個零宇宙出現的目的是為了形成一個貫通高低位面宇宙的通道,但是這個通道怎麼建立呢?雖然我看不到這個通道的存在,但這並不意味著這個通道真正不存在,或者說它們還未開始修建——難道說這個通道也是通過精神和意志構築而成的?」剎那間,秦朗的腦子當中如同星火突現,閃過了一個念頭,他之前可能將事情想得太複雜了,既然秦朗可以用精神和意志的形態存在於這個零宇宙之中,那麼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為何就不能以這種形態構築一條「通道」呢。如果精神和意志力量足夠強大的話,這個通道一旦開啟,可能真的能夠貫通高低位面宇宙的。

基於秦朗目前對零宇宙的認知,尚且可以讓自身以精神和思維的形態存在,那麼可以推測那些高等生物們自然也知道如何建造通道,如何順利地利用這個通道達到它們想要的目標。

但秦朗絕對不能讓它們得償所願!

雖然秦朗不知道現在這個零宇宙正發生怎樣的變化,但是根據之前在外面看到的異動,秦朗基本上已經確定高等生物們在這個零宇宙建造的通道即將形成了,而一旦這個通道完全形成的話,那麼一切只怕都無法挽回了。

危機再度降臨了!

秦朗知道他必須阻止對方建造那樣一條通道,但是要如何阻止?他現在還無法感應到對方的存在呢,他對這個零宇宙其實也了解不多,那麼如何阻止?

「或許,我根本不需要阻止它們,我只要破壞就行!」可能因為現在完全是以思維和意志的形態存在,所以秦朗的腦子反應特別地快,他忽地想到對方現在或許正在建造那該死的神秘通道,他或許不能直接阻止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但是他可以破壞啊。破壞這種事情,是不需要知道太多的!因為破壞遠比建設容易得多!

秦朗的思維也算是轉變得相當快了,並且這時候做出的判斷也是相當地明智,破壞肯定是遠比建設容易得多,所以秦朗這個時候只要專心去破壞就行了。

尋常人的思維是殺不死人的,別說是殺人,哪怕給其他人造成一點影響都不行的,但是一個紀元霸主的思維和意志,都是非常非常強大的武器,一念之間可以滅敵萬千。這個時候秦朗已經見自己的思維和意志延伸出去了,雖然他不知道這個零宇宙之中究竟有多麼廣袤,但是他非常肯定一點:

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建立的通道,必然不會是一個小工程!因為這個零宇宙存在的意義就是建立這樣一個可以貫通高低位面宇宙的通道,所以整個零宇宙可能都是為了那樣的一條神秘通道而存在。

因此,秦朗的精神和意志要觸碰到那一條神秘通道應該不是什麼難事情,這就好像哪怕是瞎子,如果跟一頭大象關在一個大房間中,那麼這個瞎子肯定會摸到大象的。

秦朗不知道那個通道是怎樣構成的,也不知道它會是怎樣的形態,但是秦朗知道那個通道肯定是比較「龐大」的,甚至已經遍布這個零宇宙了,所以秦朗只需要瘋狂地肆虐一番,或許就算是誤打誤撞,那也是可以給這個零宇宙中的神秘通道帶來破壞的。

雖然秦朗對於零宇宙幾乎沒有什麼了解,但他的判斷卻是正確的,這個零宇宙之中無所謂時間和空間,就算是連物質都不會存在,唯一存在的就是思維和意志,這或許是因為思維和意志本身也是一種虛無的存在。那些高等生物們或許對零宇宙的了解很多,或許知道很多秦朗並不知道的事情,但是這些高等生物們想要在零宇宙上面做文章,必然也會遵循零宇宙中最基本的構架。比如高等生物們想要在零宇宙中建立一個秘密通道,那麼必然也是基於思維和精神力建立起來了的。

—-> ?秦朗「看」不見這個零宇宙中的神秘通道,但是這並不妨礙秦朗對這裡進行破壞,這就好比一個瞎子也一樣具備破壞的能力,因為破壞的門檻遠比建設的門檻低很多的。`

問題往往就在這裡,秦朗不知道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對這個零宇宙進行了怎樣地改造,但是秦朗也不需要詳細地知道這些,他只要瘋狂地進行破壞就行了。

作為低位面宇宙中最強大的地頭蛇,秦朗不僅僅擁有強大的實力,同樣也擁有強大的意志和精神力量,所以當他的精神力和意志在這個零宇宙中肆虐的時候,理所當然地給這個零宇宙中的那個神秘通道帶來了不同程度上的破壞。

如果秦朗只是被困在這個零宇宙中,或許那些高等生物們就算是察覺到了秦朗,暫時也不會對其採取行動,這是因為對它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成功地降臨低位面宇宙之中,只要真身成功地降臨,那麼要幹掉秦朗不會是相當困難的事情,所以這時候對那些高等生物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確保這個神秘通道順利地建成。但是現在,秦朗已經摸清楚了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的企圖,所以秦朗也就直接對其進行瘋狂地破壞,而且是胡亂地破壞,雖然這樣做秦朗已經將自身陷入了險境中,但他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如果秦朗不能阻止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建立起那個神秘通道的話,那麼高等生物們的真身一旦降臨,秦朗必然就會死的。現在,秦朗身陷這零宇宙中,雖然也是危機重重,但是危機重重並不意味著就一定會死,所以在秦朗看來他現在的舉動雖然是顯得有些魯莽,但未必就完全失策了。

在秦朗瘋狂地進行破壞的過程中,他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和意志受到了一些阻礙,這些阻礙當然也是意識形態上的,而不是物質上的阻礙,這意味著秦朗可能真的已經對高等生物們在這個零宇宙中的布局形成了破壞,這對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而言,肯定不算是好事情,但對秦朗而言自然是偏向好的一方面。

「秦朗……該死的東西!你實在不應該出現在這裡,不過既然你已經來了,那麼就永遠都別想著回去了!」這個時候,秦朗忽然感應到了一個極其強大、極度冰冷的意志,那種「冰冷」不是溫度上的冰冷,而是一種冷漠,一種視蒼生為無物的冷漠。`

「高位面宇宙生物?」秦朗忽然意識到他接觸到的可能是高位面宇宙生物的意志,而且是其本體釋放出來的意志。秦朗曾經接觸過不少高位面宇宙生物的意志,但都是那些高等生物的意志分身而已,因為受制於低位面宇宙的法則限制,所以那些高等生物的意志分身雖然比尋常紀元霸主的實力更加強大,但是並沒有本質上、層次上的巨大優勢。但此時秦朗接觸到的這種意志,卻是截然不同的冰冷、截然不同的生命意志,這或許就是高等生物的意志——極其強大!極其冰冷!

「沒錯,就是高位面宇宙生物的意志。秦朗,你屢屢破壞我們的計劃,看來真是存了心要找死呢!」那個意志向秦朗說道,雖然說是要殺死秦朗,但是卻沒有殺意流露出來。

「你們屢屢掠奪我們低位面宇宙的資源和元氣,不也是找死的行為么?」秦朗不卑不亢地回應道。

「是么?你真是想得太簡單了!」那個意志向秦朗說道,「低位面宇宙體系的一切生命、一切資源,本來都應該為我們高位面宇宙生物服務的,本來就應該屬於我們的東西,怎麼算是掠奪?至於你——你不過就是不知死活、不聽話的東西,竟然想要跟我們高等生物們抗衡,不僅是以卵擊石,簡直就是自尋死路!何況,你還如此地無知,你都不知道高等生物究竟是怎樣的形態,你竟然想要跟我們抗衡?還妄想對付我們?」

這個該死的高等生物的意志的確是說到了重點,秦朗的確是不怎麼了解該死的高等生物,不知道它們究竟是以什麼樣子的形態存在的,至於如何對付那些高等生物,秦朗更是沒有任何實質性的想法。關於高等生物形態的問題,秦朗曾經也詢問過永恆晶壁意志,但是永恆晶壁意志給秦朗的回答卻是:它也無法描述高等生物的具體形態,或者說無法用低位面宇宙的法則來描述高位面宇宙生物。只有當秦朗親眼見到那些高等生物的時候,自然也就會明白的。

現在,秦朗沒有真正「看」到那些高等生物,他只是感應到了一個真正高等生物的意志而已,連管中窺豹都算不上,所以他依然不知道這個高等生物究竟是怎樣的形態。不過,如今雙方已經碰上了,而且這個高等生物顯然也不準備就這麼放過秦朗,所以雙方之間必然會出現交鋒的,哪怕秦朗現在連一點點把握都沒有,卻也是無法避免的了。

「沒錯,我對你們這些高等生物的確是不了解,但是現在我已經給你們造成了實質性的破壞,我已經破壞了你們在這個零宇宙中的布置,等於是壞了你們的計劃,所以這跟我了解你們多少有什麼必然的聯繫么?」秦朗開始從言語上向這個高等生物發起反擊了。

「嗯……不錯,你的確是給我們造成了一些麻煩。不過,你以為這樣就可以阻止我們了?作為一個可憐的低等生物,你真是將事情想得太簡單了!」這個高等生物繼續用鄙夷的語氣向秦朗說道,同時開始用其精神和意志向秦朗施加壓力了。

精神、意志上的交鋒,秦朗也不是頭一次了,不過這一次有些不同——這一次秦朗全部的實力都是通過精神和意志表現出來的,一旦這一次交鋒敗北,秦朗甚至連逃走的可能都沒有,他甚至可能直接魂飛魄散,什麼都不會剩下。

… ?零宇宙中,根本不會有物質形態的東西存在,所以秦朗如果輸了,那就意味著他的肉身和元神都將會這樣的下場,對於一個好不容易達到紀元霸主層次的修士來說,肯定不是樂意見到的,但是秦朗卻完全沒有這樣的顧慮,反正他非常清楚地知道,如果讓這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完成了零宇宙中的神秘通道的話,那麼這些高等生物們的真身降臨,那時候秦朗必然會死的。

所以,在秦朗看來,倒不如現在乘機搏一搏,或許還能夠博出一線生機,因此面對這個該死的高端生物的威脅和施壓,秦朗渾然不在意,反而想著給這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造成更大的破壞。

「該死的蠢貨!既然你存心不想活了,那麼我就成全你!」那個高等生物見秦朗完全不屈服,寧死都要繼續搞破壞,大概是有些氣急敗壞了,所以這個時候已經開始發力,想要將秦朗徹底弄死在這裡。

「很好!那就讓我見識見識你們這些該死的高等生物究竟有多麼強大吧!」秦朗怡然不懼,雖然不能見到這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的真正形態,但是能夠跟它們在精神上交鋒,秦朗認為這也算是對自身的一種挑戰,因為他知道遲早有一天會面對這些該死的高等生物,不管他願意不願意,這就如同是無法避免的宿命一樣。

「如你所願!」那個高等生物的精神意志冷冷地回應著,然後以更加強大、更加冰冷的精神意志向秦朗擊了過來。嗯,應該是向秦朗碾壓過來才對。

高等生物,畢竟是高等生物,雖然只是精神和意志形態的高等生物,卻也是真的強大得可怕,秦朗自身的意志和精神力,竟然不如這個高等生物精神意志力量的百分之一!

是的,連百分之一都不如!並且這還是秦朗出了全力的情況之下,但是對方明顯並未出動全力。

雖然秦朗也曾經推測自身的實力跟那些該死的高等生物們有很大的差距,但是卻沒有想到差距會如此巨大,這種差距簡直就是一道無法逾越的鴻溝。

其實,秦朗也曾經對高等生物的實力進行過推測和估計,他當然清楚地認識到高等生物中的強者其實力必然是驚世駭俗,他遠非其對手,畢竟高等生物們生存在高位面宇宙當中,而且它們一直都在盤剝低位面宇宙的修行資源和元氣,在漫長而久遠的歲月中,單單是它們從低位面宇宙中獲取的資源,就足以讓它們蓄積起十分雄厚的資本。

但是,如今的秦朗畢竟是低位面宇宙中最強大的地頭蛇了,有整個低位面宇宙體系作為後盾,所以秦朗自認為就算是跟這些高等生物們在實力上會有差距,但是料想也不過是十分之一,頂多也就是幾十分之一的對比吧。畢竟,秦朗如今對付那些高等生物的意志分身和傀儡們,完全就如同虐.狗一樣容易。只不過,真正對比之後,秦朗才意識到他即將被這個高等生物虐成狗了,而且還是在對方沒有出動全力的情況下。

如果這個該死的高等生物真的是動用全部力量的話,雙方的差距究竟會有多大?百分之一肯定是不止的,最大的可能是千分之一!

百分之一也好,千分之一也好,反正最終的結果就是一個——慘敗!如果秦朗的實力都只是這些高等生物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那麼可想而知低位面宇宙的其他紀元霸主,他們的力量可能還不及這些高等生物的萬分之一甚至百萬分之一!

實力懸殊,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懸殊。

雙方第一次交鋒,秦朗算是開始真正領會到這些該死的高等生物的厲害了。雙方剛一交鋒,秦朗就感覺到自身的精神和意志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強大衝擊,那個該死的高等生物的精神和意志,簡直就如同是正在怒嘯的大海,而秦朗就如同是風浪中的小木船,隨時都可能被風浪摧毀。如果不是秦朗的意志力早已經堅如磐石的話,只怕這一下秦朗就已經徹底落敗了。

百分之九十九的差距!

這樣的差距是何等巨大?

秦朗沒有被一擊擊殺,已經算是不錯的結果了。不過,他知道接下來這個高等生物肯定不會放過他的,如果秦朗沒有別的後手的話,那麼今天註定就要在這裡悲劇了。

「不錯啊,想不到你竟然還有我百分之一的力量。不過,你以為這百分之一的力量能夠在我手下支撐多久呢?」這個高等生物用勝利者的語氣向秦朗說道,「下一擊就是你魂飛湮滅的時候了,我保證!」

「噢?你的信心就如此強大么?」秦朗用嘲諷的口氣回應著這個高等生物,「你以為下一擊一定能夠擊殺我,但是我也保證,你做不到!」

聽這語氣,秦朗算是跟對方卯上了。不過,秦朗當然不是故意激怒對方尋死,而是他的確還有後手。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這個高等生物冷哼一聲,釋放出更加強大的精神和意志力量,似乎要將秦朗的精神和意志全部都碾滅掉。

這一刻,秦朗似乎感覺自身所在的「小船」已經被風浪擊穿,正在被無情冰冷的海水吞噬,一直沉向黑暗海底。

百分之九十九的差距,果然是無法彌補的。

但就在秦朗的精神和意志即將被徹底湮滅的時候,秦朗感覺到了一股特別的精神力量的指引,這一股精神力量雖然不是很強大,但卻能夠頑強地存在此,就算是那個高等生物的強大精神和意志力都無法將其吞噬。

有了這一股精神力量的指引,秦朗就如同是沉沒在海水中的人忽然看到了海面上透下來的光亮,於是就有了求生的希望,拚命地向著海面游去。

雖然高等生物的精神和意志力給秦朗的壓力依然還在,但是秦朗卻找到了一線生機,這就相當於那個高等生物的精神和意志中出現了一道裂口,給了秦朗逃生的機會。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

百分之一的實力,原本連抗衡對手的資格都沒有,但是秦朗卻擋住了這高等生物的兩次攻擊,這已經算是奇迹了。

不過,任何奇迹的形成往往都不是偶然的,秦朗之所以有這樣的奇迹,那也是憑藉他自身創造出來的。

沒錯,秦朗的實力不過這個高等生物的百分之一,原本沒有資格跟其進行抗衡,連逃走的機會都很難有。但是,秦朗畢竟還有一個潛在的強大盟友——天葵聖女!

雖然天葵聖女這小姑娘的修為境界連半步紀元霸主都沒有到,但是她可是這個零宇宙的宿主,也就是說目前這個零宇宙還算是她身體的一部分,那麼她的精神和意志力量,當然也就能夠進入這個零宇宙,甚至對這個零宇宙造成一些影響。

根據秦朗的推測,那些高等生物要將這個零宇宙變成一個真正的神秘通道,最終還是要藉助天葵聖女的身體,吸納她的生機,從而「孕育」出一個貫通高低位面宇宙的神秘通道。不過,那些高等生物們當然沒有想到秦朗竟然會反過來利用天葵聖女來影響這個零宇宙。(』)

正如秦朗所說,他對零宇宙、對高位面宇宙生物都不是那麼了解,或者說基本上都不了解,但是這並不妨礙他敢於跟這些高等生物作對,也不妨礙他去破壞那些高等生物們的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