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我們又要去探尋秘地?」俞東來的臉色一變,這個蛇潭秘地已經夠他們受的了,還要再去探索別的秘地,還不知道會碰到什麼危險呢,可是,如果不去探索秘地他們就不會有那麼多的分值可以賺,真是一個進退兩難的選擇。

「要不怎麼辦?現在只有去探索秘地,才是獲得分值的最佳捷徑。」蘇醒說道。

「那好吧,反正也沒有別的好辦法,就按蘇醒哥你的想法去辦吧。」俞東來等人頭一點,算是同意了。

「蘇醒哥,我有一事不明,還望蘇醒哥,你能解答。」一直沉默的宋沉,突然是開口問道。

「什麼事,說吧。」

「蘇醒哥,你是怎麼會知道這些秘地的?」這不僅是宋沉好奇,其他人也是很好奇,蘇醒為何知道這裡的秘地。

「難道是蘇醒以前來過?」這一想法在心中一露頭,便是立馬被否決了,蘇醒也就十六歲,怎麼可能會來過?

「這秘地的事情,是我從令牌里發現的。」對於秘地的事情,蘇醒倒是沒有隱瞞。

「令牌?」

「嗯。」蘇醒頷首一點,繼續說道:「先前我在查看令牌時,無意中將原力灌輸入這令牌中,接下來我便是發現了,這關於秘地的介紹以及方位。」

「原來如此。」眾人都是點了點頭,這樣一切就都可以說的通了。

「既然是這樣,那麼別的隊伍會不會也知道了關於這秘地的事情呢?」

這話倒是提醒了蘇醒,之前光顧著古迹的事情了,到把這茬給忘了,如果,真的有人發現了這令牌中的秘密,自己之後的行動便是會出現很多的麻煩了。

不過凡是都會有轉折點的,想罷,便是對著眾人說道:「這裡的秘地很多,只要我們加快探索的進程,即便是他們發現了這令牌的秘密,我們也已經是賺足了好處。」

「嗯。」俞東來等人皆是點了點頭,既然蘇醒都這樣說了,那他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呢?

篝火上的野豬幼仔,已經是在眾人的談話間,被烤的差不多了,全身散發著金黃般的色澤,一股誘人的香味飄然而出。

蘇醒將一些鹽巴之類的調味料撒上,使得那香味更加的引動人的食慾。

最後,蘇醒取出一種淺褐色的粉末,將這粉末均勻的灑在整隻烤豬上,頓時,一股更濃郁的香味撲鼻而來。

「蘇醒哥,這是什麼粉末啊?聞起來這麼香。」蘇醒一吸鼻子,好奇的問道。

「這是一種獨特的香料,名叫孜然,用來烤肉用,最為合適不過了。」蘇醒淡淡的說道。

「可以吃了嗎?我餓了。」俞東來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可憐兮兮的說道。

不只是蘇醒,其他人也是都感覺到餓了,只是沒有蘇醒那麼厚臉皮,不好意思的開口。

在經過一天的苦戰後,每個人都是耗費了巨大的力量,雖然可以辟穀,但是還不能完全的不吃東西,不然體力恢復的很慢,時間長了還是會受不了。

「可以啦。」蘇醒白了一眼俞東來,說道。

俞東來便是迫不及待的掏出一把匕首,割下一塊肉,也不顧肉的滾燙,便是塞進了嘴裡,還不忘說一句,「好吃,好吃。」。

其他人也是紛紛掏出匕首,開始分割烤肉,放入嘴中,慢慢的咀嚼起來。

「來,大家看,這是什麼?」

俞東來像變戲法般的取出一壇酒。

「俞東來,可真有你的。」那瑞笑著說道,他作為俞東來的損友,也不知道這後者,何時儲備了這麼多的酒。

「好啦,管那麼多幹嘛,只要有酒不就好了。」俞東來笑著,拍開了酒罈的泥封。

將酒杯倒滿,蘇醒也喝了一口,這酒不是靈酒,而是普通的烈酒。

酒非常甘洌,喝下去腹中似是有著一團火在燃燒,在吃上一口烤肉,那感覺真是神仙一般的生活。

酒過三巡,烤肉也吃的差不多了,因為今天苦戰了一天的緣故,眾人都是累了,便是早早的鑽進了帳篷里,休息去了。

蘇醒也進入了帳篷中,等到眾人都進入了夢鄉以後,便是進入了血神空間中。

「血老,能否教我一些煉製丹藥的手法。」蘇醒對著血老一拜,說道。

「怎麼,想學煉丹了?」血老笑著問道。

「嗯。」蘇醒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血老,在神界有丹藥嗎?」

「嗯。」血老頭微微一點,說道:「其實,在神界是有著完整的煉藥體系,而且還有著一項特殊的職業,煉丹師,他們有著各種各樣的藥方,以及煉丹手法。」

「而這個世界中沒有這些,有的只是單純的提純與凝練,不過這也已經足夠了。」

「那麼百鍊神法中,有著煉丹的手法嗎?」蘇醒問道,當初蘇醒得到這百鍊神法時,血老說過此法,可煉丹,可煉器。

「當然可以,不然怎麼會稱的上是神法呢?」血老笑著說道。

「我想煉製一些解毒丹。」蘇醒淡淡的說道。

「既然這樣,我就給你展示一下,百鍊神法。」血老呵呵一笑,說道。

「這是材料。」蘇醒從儲物袋中取出一系列的靈藥。

淡藍色的河桿花,青色的車遲草,淺黃-色的黃連根,墨綠色的異蛇蛇膽,碧綠色的水元子果皮等,都是煉製解毒丹藥所需要的靈草。

血老看都沒看,便是大手一揮,所有的材料便是飛了起來,血老再一揮手,血色火焰憑空飛出,將所有的材料包裹在其中,進行煅燒。

十幾息過後,新鮮的靈藥便是化為了,一份份的藥草末與液體。

墨綠色的粉末,是異蛇的蛇膽所提煉出來的,碧綠色的液體,是水元子的皮所提煉出來的,淺黃-色的粉末,是黃連根提煉出來的,還有那淡藍色的粉末,是河桿花所提取出來的。

血老將所有的提煉好的材料全部是聚集在了一起,血色火焰隨之將所有材料全部包裹住,而後雙手開始不斷的變換著法訣。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惘

… 那各色的粉末與液體,在血色的火焰中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人頭大小,不規則的大疙瘩。

「百鍊神法,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千萬。」血老口中不停的喃喃著,手中的指印忽然一變。

那火焰中的疙瘩,居然是不停的分化,形成一個又一個的小疙瘩,足足有著五十枚之多。

「融。」血老手中的印訣,再一次變化。

那五十餘枚不規則的疙瘩,在血色的火焰中,開始發生細微變化,疙瘩表面原本凸出來的地方,開始逐漸的消失,凹進去的地方,也開始被填補。

一刻鐘后,疙瘩消失了,卻而代之的是,一枚枚表面光滑圓潤,猶如龍眼大小的,墨綠色丹藥,一股輕微的葯香,從那血色火焰中散發而出。

血老撤去火焰,五十餘枚丹藥,就這樣飄浮著,一股濃郁的葯香傳出。

蘇醒忙是取出十個玉瓶,將那丹藥全部是裝了起來,放回儲物袋中。

隨後,蘇醒取出一枚拳頭大小的圓珠形晶核,遞給血老,緩緩說道:「血老,這是那條異蛇的晶核,你怎麼看。」

血老接過晶核,隨意掃視了一眼,又還給蘇醒,說道:「這晶核中帶有著黑絲,這黑絲中帶有著一股淡淡的邪-惡之意,這應該是魔蠱化神蟲的氣息沒錯,看來這青石界真的是存在著一隻魔蠱化神蟲。」

蘇醒接過晶核,看著碧綠透明的晶核內,有著一道又一道的黑絲,問道:「有沒有辦法將這黑絲給祛除掉。」

對於蘇醒來說,這晶核也算的上是一種修鍊材料,他可不想就這樣浪費掉。

「祛除倒是可以,只是有些麻煩,你先留著吧,等我們到達了古迹,再說。」血老遲疑了一下,說道。

「嗯。」蘇醒沒有再說什麼,現在血老要閉關,需要讓自己保持在最佳狀態,他也可以理解。

想罷,蘇醒便是再一次取出令牌,輸入原力,令牌中光芒大展,最後一副光幕地圖,便是呈現在蘇醒的眼前。

蘇醒已經跟俞東來等人說好了,明天要去在探索一處秘地,所以他要選擇一處威脅相對於小一些的三級獸地,現在,地圖上的那一處蛇潭獸地,已經徹底消失不見了,顯然只要是被人探索過,並且獵殺了其中的領主的獸地,都會消失。

「這個地方。」蘇醒的目光突然停留在,距離蛇潭獸地,不遠處的一處標記,這處標記很淡,與之前的蛇潭差不多,想來領主的實力也不會太高。

蘇醒輕輕點了一下,那處獸地的標記,一則信息,便是彈了出來。

「三級獸地:蝠洞,領主是達到極境五層的靈獸,三爪黑蝠,身長近一米,生性兇殘,可以發出擾亂心神,影響人發揮戰力的聲波。」

接著一幅畫面彈出,這是三爪黑蝠的圖畫。

這是蝙蝠從外形上看,倒是與普通蝙蝠沒有什麼兩樣,只是在蝙蝠的兩腿之間,多出了第三支爪子,猩紅的眼珠,透露出嗜血的殺意。

蝠洞是一處巨大的隱秘形山洞,常年陰暗潮濕,適合蝙蝠居住,三爪黑蝠屬於群居性生物,聯合起來,會激發出聲波光陣,殺傷力雖小,可是會嚴重的影響戰鬥力。

「好,就去這蝠洞。」蘇醒下定決心后,便是將地圖散去,退出了血神空間。

……………………

翌日清晨,因為酒喝的少,而且因為累,早早休息的緣故,所以眾人起的很早。

圍坐在昨日篝火的旁邊,吃著昨晚剩下的烤肉,俞東來開口問道:「蘇醒哥,這次我們去探尋什麼樣的秘地?那裡的靈獸有沒有毒啊?」

「沒毒,你就放心吧。」蘇醒笑了笑,說道:「這次我們所探索的秘地,是一處洞穴。」

「洞穴?什麼樣的洞穴啊?」

「就是一個蝙蝠洞。」蘇醒淡淡的說道。

「什麼?」

「蝙蝠洞?」

俞東來等少年倒是沒什麼,可是蘇眉兒三人就不同了,女生不管再怎麼強大,依舊是少女心性,害怕老鼠,蜘蛛,蝙蝠一類的生物害怕,也是很正常的。

蘇醒摩挲著下巴,想了一下說道:「這樣吧,眉兒姐,你跟苓兒與辛琳在洞外等著我們。」

「不行。」三位少女,異口同聲的開口道。

「怎麼了?」

「雖然我們是女生,可是我們也不會比你們男生差,不要小看我們。」蘇眉兒語氣堅定的說道。

「是啊,醒哥哥,有你在我什麼都不怕。」苓兒的小臉上也是露出了堅定。

「我也是。」辛琳也是目露堅定之色。

「那好吧。」蘇醒只能是無奈的點點頭,說道:「但是,一有什麼危險,你們就必須退出,退到洞外等我們。」

「沒問題。」蘇眉兒三人皆是點了點頭,應道。

吃完飯後,蘇醒等人便是將東西收拾了一下,開始想著蝠洞秘地前進。

路過蛇潭的時候,蘇醒等人免不了要加倍小心,雖然所異蛇已除,可是還有著許多帶有劇毒的靈獸沒有被消滅,難免會跑出來一隻。

「啊。」突然,跟在眾人後面的辛琳突然是叫了一聲。

眾人忙是回過頭,只見辛琳已經。倒在地上,雙目緊閉,臉色蒼白,小腿處的衣裙角,有著點點血跡。

俞東來忙是將辛琳抱起,蘇醒掀起辛琳的衣角,到了這個時候,已經是沒有人再去亂想蘇醒是不是在吃豆腐。

只見辛琳的小腿處,有著兩個細小的孔洞,不斷有著黑色的鮮血流出,帶有著刺鼻異常的腥臭味。

「她是中毒了,應該是剛才被帶有劇毒的生物給咬到了。」蘇醒得出一個結論。

「那怎麼辦?」俞東來面帶焦急,如果不趕快醫治,辛琳恐怕是有著生命危險。

「別急。」蘇醒說了一句,便是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個玉瓶,打開瓶塞,一股葯香傳出。

「這是?」眾人望著蘇醒手中的玉瓶。

蘇醒沒有說什麼,微傾手中的玉瓶,倒出了兩枚墨綠色的丹藥,其中一枚蘇醒將其放入辛琳的嘴中,讓她服下,而另一枚則是被蘇醒用手指碾碎,將葯末敷在傷口上。

短短的一刻鐘過去了,可在眾人的眼裡,卻是那麼的漫長,所有人都不說話,只是看著依舊昏迷不醒的辛琳。

突然,奇迹出現了,辛琳小腿上的傷口,黑色的鮮血開始慢慢轉淡,最後變成了正常的殷紅色鮮血。

辛琳的臉色也不再是那麼的蒼白,有著血色浮現。

「嚶嚀。」辛琳低吟一聲,慢慢的睜開了雙陽,看著圍著自己的眾人,說道:「我這是怎麼,之前只是感覺小腿一痛,而後眼前一黑,便是什麼都不知道了。」

俞東來表示將她被毒蛇咬傷,而後蘇醒用丹藥救醒她的一切,說了一遍。

「蘇醒大哥,謝謝你。」辛琳面露感激,對著蘇醒行了一禮,說道,她知道如果不是蘇醒,自己現在早就在黃泉路上了。

「沒事。」蘇醒微微一笑,說道:「我們是一個團隊,有什麼困難,我當然會竭盡所能了。」

「蘇醒哥,你哪裡來的解毒靈丹?」俞東來問道,蘇醒不可能儲存這麼多的丹藥。

「我之前儲存了一些。」蘇醒故作輕鬆的說道,他可不能說是昨晚煉製的,必定這太過於匪夷所思了,一旦傳出去,可能會被某些人騷擾,不過,這解毒丹藥效果還是很不錯的。

「好吧。」俞東來點了點頭,沒有再問。

好啦。」蘇醒看向辛琳的腿部問道:「辛琳,你現在還可以走路嗎?」

「沒問題。」辛琳點了點頭說道,怕眾人不相信,她還站起來跳了跳。

「既然這樣,我們就繼續前進吧。」蘇醒緩緩說道。

「嗯。」

隊伍再一次開始前行,只不過每個人,都是打起了十四分的精神,畢竟有著辛琳這一個前車之鑒,這一次三位女生,轉移到了隊伍的正中間。

經過一個時辰的長途跋涉之後,蘇醒等一行人,終於是來到了秘地蝠洞的所在地。

這是一處極為隱秘的山洞,如果不是蘇醒,恐怕都不知道這裡居然有著一個山洞,洞口被密集地藤蔓所掩蓋,這些藤蔓如同觸手一般,相互交織在一起,給山洞加上了一層天然的防護罩。

「蘇醒哥,我們現在就要進入嗎?」俞東來看著眼前的山洞,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