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項任務后,李奧的臉色一變,大聲喊道:「大家加快速度,我們的領地有危險,必須要儘快趕回去!」

聽到李奧的命令,馬車夫們連連揮鞭驅趕著馬車加速,毫不吝惜馬力地以最快的速度向哈魯納村趕去。

此時的哈魯納村,早已經是今非昔比,在奧格和李乾帶領的乞活軍的幫助下,村子里的房屋建築煥然一新,由遠處運來的圓木建成一道粗鄙結實的木牆,為村民們提供著安全感。一條筆直的大道橫貫村子南北,直通連接帝都的商道,村外的瓷器作坊里,瓷窯的爐火也是日夜不停,燒制好的陶瓷器將村裡的空地都擺了個滿滿當當,孩子婦女們整天忙忙碌碌地幫忙晾曬、整理、擦拭著那些能夠為他們換來糧食換來好生活地陶瓷器,整個村子再一次迸發出了活力。

但很快,平靜的生活就被連綿不斷地警鐘聲打破,從荒漠里陸續逃過來的遊盪者為村子帶來一個壞消息,失去了荒狼部落的壓制,惡土荒原上的哥布林部族迎來了肆無忌憚地繁殖勝景,這些荒原上原住民像是蝗蟲一樣不斷遷徙繁衍,吃掉遷徙道路上遇到的一切生物。或許是先前某個哥布林部落攻擊庫倫男爵領時嘗到了甜頭,現在它們的目標轉向了相對富饒的人類帝國北境,先頭部落已經快要到達哈魯納村範圍了。

當李奧等人回到哈魯納村附近時,映入眼帘的是一道黑色的狼煙,如同一根細長的黑柱似的直上雲霄,方圓數里都清晰可見。如果目力足夠的話,依稀還能夠看得到一片片青灰色的煙氣蒸騰在黑柱周圍久久不散。

心急如焚地他們駕著馬車翻越最後一個小山頭后,眼前的一番場景令他們不由得都倒吸一口冷氣。

圍繞著哈魯納村的一圈圓木圍牆已經被火焰炙燎得有些發黑,有一段甚至已經出現破損,數以千計的綠色哥布林蜂擁著,如潮水一般向著這處圍牆破口發起一波又一波地攻擊,在圍牆內側依稀可以看到一個高大健壯的身影揮舞著巨大的狼牙棒,擊打在這綠色的潮水之中,每一擊都能看到有哥布林像高爾夫球一般被擊飛。

圍牆上稀稀落落地有一些乞活軍士卒不停地劈砍著想要翻越圍牆地哥布林,但那些哥布林數量實在是太過龐大,雖然乞活軍士卒奮力阻攔,但總有紕漏之處,眼見著圍牆上已是岌岌可危。

而在村外的荒原空地上,密密麻麻的哥布林地窩將整個村子團團圍住,數不盡有多少哥布林各自圍攏在火堆旁炙烤著、撕咬著不明來歷地食物。 ?眼前的一番景象看得眾人是又急又怒,李奧連忙安排小湯姆帶著馬車夫將馬車趕到一處山坳中躲藏起來,而自己則帶領著格里曼和奧利克斯等人向著村子衝去,儘可能的挽救岌岌可危的村子。

在奔跑地途中,李奧就感覺自己的眼眶下的眾神愉悅值不斷地跳動增加,顯然是乞活軍士卒搏殺哥布林帶來的。此時的李奧也顧不得節省自己地眾神愉悅值了,左手緊握胸前地眾神競技場,心急如焚地在心底連聲大喊:「召喚!我要召喚軍團!」

巨大的輪盤如風車般旋轉、停住,李奧顧不得看自己抽到了什麼軍團,再一次催促:「繼續召喚!」

向著哈魯納村奔跑的格里曼跑著跑著,突然覺得身後似乎有些沉重的腳步聲,左右看看李奧、馮錫范、羅馬步兵都在自己身旁,那麼身後是……?

格里曼回過頭向後望了一眼,這一眼差點兒將他的心臟從嗓子眼裡駭出來。

只見四個兩米多高的巨漢跟在自己身後,這幾個巨漢渾身發達的肌肉像石塊一般突出隆起,,刺滿藍青色的古怪花紋的古銅色皮膚在陽光的映照下油亮油亮的。大如車輪的巨斧,酒桶一樣大小的巨錘拿在這些巨漢手中像是孩童手裡的玩具一樣輕鬆。

見格里曼回頭向他們張望,為首的一名紅髮虯髯的巨漢咧開大嘴向格里曼一笑,滿臉的橫肉和森白的牙齒讓這個笑容顯得格外的恐怖。

還沒等格里曼驚魂未定地回過頭去,一陣清脆地馬蹄聲又從身後隆隆響起,隨之而來地是一陣高亢的叫喊聲:「烏拉!」

格里曼還想要回頭張望,不過他發現不管是李奧、馮錫范還是奧利克斯和他的羅馬步兵們沒有一個人對身後的事情好奇的。

「少爺,馮師傅,我們身後出現不明身份的人,您要不要回頭看看!」格里曼還是按捺不住地對李奧說道。

「用不著擔心,鎮定一些,那都是我們的人!」馮錫范不急不慢地綴在李奧地身後,慢條斯理地對格里曼講到,言語中帶出地一絲對格里曼大驚小怪地不滿令格里曼甚至都開始懷疑起自己來了。

這邊搞出了這麼大的聲勢,自然驚動了圍困哈魯納村地哥布林部落。數不盡的綠皮哥布林紛紛從自己的火堆、地窩站起來,向這邊張望。隨著幾聲尖銳刺耳的嘶叫聲,村子南面向著李奧這一側的哥布林紛紛聚集起來,在幾個小首領的帶領下,帶著瘋狂的神色向李奧等人撲過來。

村子圍牆上的乞活軍士卒也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隨著幾聲高喊:「援軍!是李奧少爺帶人回來了!」

村子里爆發出一陣歡呼聲,不止是圍牆上的乞活軍士卒,就連圍牆下的村民也都奮起餘力紛紛攀上圍牆與哥布林做著殊死搏鬥,誓死要支撐到李奧回村之刻,為自己的妻兒父母搏取一線生機。

別看哥布林個體矮小瘦弱,但他們的動作十分敏捷。如果是從空中望去,會看到烏壓壓、綠油油一大片哥布林迎著李奧等人的衝鋒發起了攻擊。這些荒原最卑賤最低等的傢伙們手持五花八門各色武器,仗著數量上的巨大優勢,毫無陣型毫無章法地就這麼一股腦直衝了過去。

當格里曼將背後地巨劍拔出握在手中,準備接戰地時候,就聽到身後地馬蹄聲已經近在耳邊。就聽到一聲大喊:「報告,哥薩克騎兵一團三連連長伊萬·安德列耶維奇·尼科諾夫向您報道,請求加入戰鬥!」

李奧大聲回應:「允許戰鬥!伊萬連長,目標是消滅荒原哥布林,解救村莊!」

得到李奧命令后,伊萬連長馬背上抽出戰刀,向著哥布林的方向用力揮下,隨著一片拔刀出鞘的聲音后,只見近百名頭戴圓筒皮帽身披黑色披風的騎兵從側面越過李奧等人,嘴中不停地發出烏拉!烏拉!的怪叫聲,向著哥布林族群方向發起了衝鋒。

近百匹戰馬同時衝鋒的聲勢令沖在最前面的哥布林為之失色,急忙轉身想要向後逃去,但此時哥布林的數量實在是太多,根本逃不開。雙方甫一接觸,就只見前排的哥布林被高大健壯的戰馬撞得橫飛出去,馬背上的哥薩克騎兵伏低身子趴在馬背上,他們沒有配備弓箭也沒有長矛騎槍,武器就是手中的戰刀,而且戰法也十分簡單,只是將戰刀向身側斜伸,鋒利的戰刀隨著馬速從身側的敵人脖頸一掠而過,如同割草一般留下一路無頭屍身和漫天飛濺的污血。百名騎兵像是插進了奶油里的烙鐵一樣,將哥布林大軍穿鑿而過。

李奧的眼中閃過一片獲得愉悅值的提示,像是瀑布一般幾乎遮擋住了李奧的視線,李奧急忙握住眾神競技場,要求關閉提示,眼前這才得以恢復正常視線。

眼見明明是在最後的騎兵卻是最先參與戰鬥的,跑在最後的四名巨漢登時急了,他們邁開粗壯的雙腿,大步流星飛奔起來,路過格里曼的時候還差點兒將他擠了個趔趄,不過格里曼看了看這幾名身高八尺腰圍也是八尺的巨漢,話到嘴邊上還是忍了忍沒敢說什麼。

越過李奧等人衝進哥布林群里,當先的那名紅髮虯髯的巨漢像一座銅鐘似的瓮聲瓮氣的喊道:「小怪物們,嘗嘗我們北歐人的厲害吧!」

說完,手裡的車輪巨斧像蒲扇一樣橫掃過去,原本擋在眼前張牙舞爪地哥布林瞬間就被一掃而空,那巨漢抖了抖手腕,將幾個被拍扁貼在巨斧上的哥布林給抖了下來,心情暢快地大笑了幾聲后,便又向著哥布林人數最多的地方撲了過去。

向來欺軟怕硬,只敢仗著數量優勢欺負弱小的哥布林哪裡能想得到竟然會有如此兇惡之人,在經過騎兵的踩踏收割之後,又被幾名巨漢如此蹂躪,剩下的哥布林完全不顧藏在人群里的小首領的指揮,只想著抱頭鼠竄、各自逃命。

看似兇猛的哥布林大軍就這麼土崩瓦解,甚至還沒等李奧趕過來就已經四散奔逃,這種局面讓李奧憋了滿肚子戰意卻無從發泄。

那幾名巨漢攆在哥布林後面追了一陣子,見這些小東西實在是太油滑了,只要見到他們就四散開來,一個一個的打又太過煩躁,索性就不在追了,由得那些哥薩克騎兵在荒原上縱橫驅趕著哥布林敗兵。

紅髮虯髯的巨漢抱著他那車輪巨斧來到李奧眼前,蒲扇般大小的手掌向李奧一伸,憨厚地笑了笑:「願戰神奧丁與你同在!北歐海盜拉爾森,樂意為您效勞!」

李奧伸出右手與拉爾森握了握手,同樣笑著說:「多虧有你們,不然我們的村子可就危險了。」

此時圍攻村子的哥布林眼見人類援軍如此強勢,紛紛隨著南面的哥布林敗軍撤了下來,向著村子北方逃去,圍牆上的乞活軍士卒和村民們連聲歡呼慶祝,獨力堵在圍牆缺口處的奧格一個屁股墩兒坐在地上,哼哼唧唧地半天爬不起來,不過很快就在溫蒂和幾個小姑娘送來的食物中眉開眼笑起來。

哥薩克騎兵追逐了一番后,便在伊萬連長地指揮下回到了村子與李奧等人會合。

雖然哥布林部落仍然盤桓在村子北面荒原沒有離去,但村子里卻是一片張燈結綵歡天喜地的節日氣氛。

李奧少爺從南方平叛順利歸來,不僅成為男爵,還得到了庫倫男爵領的封地,最關鍵的是在村子最危險的時候,竟然帶著一群威武強大的軍隊回來。這下子村民們終於不用再擔驚受怕了,終於可以期盼著有好日子過了。

「李奧男爵,晚餐準備好了,請來用餐吧!」許久未見的海蒂依舊是一副英氣洒脫的樣子,依照規矩恭恭敬敬地過來請李奧加入村民地慶祝晚宴。

「海蒂!好久不見了!你還好嗎?」李奧見到海蒂,驚喜地打著招呼。

見李奧如此熱絡,海蒂的臉上一紅,似乎已經看到躲在門口的溫蒂偷笑的樣子。「李奧男爵,我……我很好!」

海蒂似玉般的臉龐在燈火映照下格外紅潤嬌艷,看得李奧只覺口角發乾話都說不利索了,腦子裡一片空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那個……嘿嘿……那個……我們一起去吃晚餐吧!」

說完,李奧便拉起海蒂的手,火急火燎地向外走,這副傻相讓門外地溫蒂直呼「笨蛋」。海蒂在李奧身後,看著他拉著自己地手,慌張失措地樣子,嘴裡不禁笑出了聲,原來李奧就算是成了男爵,也還是那個獃頭獃腦地大男孩。

村子中央空地上已經燃起巨大的篝火,村民們歡聲笑語地讚美著李奧等人。在熊熊的火光照耀不到的地方,白天奮力殺敵的乞活軍士卒們正在李乾的帶領下修補著破損的圍牆。就在圍牆外遠處的荒漠里,無數的哥布林正在盯著村子里搖擺不定的火光,嗅著隨風飄來的烤肉香氣,嘴裡唧唧歪歪地咒罵著白天那些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騎兵和巨漢。

在荒漠的更遠處,一支龐大到令人窒息的哥布林部落像是行軍蟻一樣,正在慢慢向哈魯納村方向不停地移動著,他們吃光所有能夠見得到的東西,所過之處,只留下一片白骨和排泄物。 ?第二天一早醒來,聽到窗外孩子們歡笑的聲音,聞到荒原上特有的泥土腥氣,李奧感覺心裡特別踏實,這才是真正屬於自己的家。

略微洗漱過後,李奧走出房門,第一眼看到的是現在村裡大樹下的幾名北歐海盜。一大群孩子在溫蒂的帶領下正圍在北歐海盜們的身邊爬上爬下玩鬧個不停。北疆荒原的孩子們與帝國內境的孩子截然不同,他們絲毫不畏懼北歐海盜們魁梧的身材和兇惡的長相,這些在荒原人看來代表著實力、代表著安全感。

頑皮地溫蒂和幾個小姑娘踩在巨漢們的肩膀、大腿上,用平時自己都捨不得用的彩色

花繩為他們梳理鬍鬚頭髮,北歐海盜們原本粗狂不羈的毛髮在小姑娘們的手中變成一根根麻花辮,手巧的姑娘還在上面打上蝴蝶結,讓海盜們滿臉的橫肉都變得萌萌噠!

北歐海盜們一個個樂呵呵地看著小姑娘們在自己身上嘰嘰喳喳的玩鬧著,如果不是昨天親眼所見,怎麼也不會將此刻的他們和昨天橫掃哥布林時的狂暴聯繫到一起去。

「連李奧少爺的屬下都格外的溫柔呢。溫蒂都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像這樣開心了。」不知什麼時候海蒂悄悄地站在李奧的身邊,小聲的說道。

「相信我,以後大家都會過上平安快樂地生活的!」李奧兩眼注視著海蒂,一字一句地保證著。

「嗯!」海蒂似乎是被李奧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臉上又一次泛起了紅暈,從瓊鼻中輕輕地嗯了一聲后,才突然想起自己的來意:「李奧少爺,早餐已經為您準備好了,請去用餐吧!」

用過早餐后,李奧在波特、李乾等一眾屬下的陪伴下巡視了一圈村子的狀況。

「李奧男爵,現在村子的狀況很危險啊!雖然您的歸來為村子增添了強大的武力,但是村子里現在出現了糧食危機,那些哥布林把村外的莊稼以及所有能吃的都吃光了,僅憑村裡儲存的餘糧恐怕支撐不了多久的。」波特一臉愁容地說。

「之前守衛村子的戰鬥中,屬下的乞活軍士卒損失慘重,現在還保持戰鬥力的已經不足二十人了。」李乾也是語氣乾澀眼眶泛紅。「最關鍵的是,據屬下的觀察,即便是在每日戰鬥中都死傷無數,但哥布林族群的數量依舊是在不斷增加的,簡直就是殺之不盡斬之不絕,再這樣下去,我們的人越打越少,會活活被它們耗死。」

「那就不能這樣下去了!」李奧登上圍牆,眺望了一下聚攏在村北荒原的哥布林群落,轉身命令道:「伊萬連長,你帶著哥薩克騎兵們向北偵察一下,看看這個哥布林部族到底有多少人。波特大叔,你帶著李乾組織村民收拾一下行裝,做好棄村的準備。」

「什麼?棄村?」李奧的命令讓波特一愣,轉而大驚失色:「李奧男爵,我們好不容易盼到您的到來,大家還盼著過上好日子,這要是從村子里逃亡了出去,大家可怎麼過活啊!」

「放心,波特大叔,別忘了,我現在可是男爵,西南邊的庫倫男爵領現在應該改名叫李奧男爵領了,那裡是我的封地了。哥布林的數量太多實力太強,咱們也不能死守在這裡坐以待斃,放棄這裡是在所難免的了。」

話雖這麼說,但做起來可就沒有這麼簡單了,波特大叔苦著臉帶著乞活軍士卒們一一通知村民做好遷徙的準備。這一個通知可像是捅了螞蜂窩一樣,村子里頓時喧鬧開來。

平時每天坐在村子空地里曬太陽,整天樂呵呵的老加里不顧七十多歲的老身子骨,一個蹦就從地上跳起來,指著波特大叔的鼻子就罵道:「你放屁!咱們哈魯納村從建村開始,祖祖輩輩就一直生活在這個村子里,數百年來多少荒原強盜都沒把咱們逼走,現在來了一些哥布林就要讓大傢伙逃亡,你波特是幹什麼吃的,讓哥布林嚇尿褲子了嗎?!」

作為村裡最年長的老人,老加里的話即便是再難聽,波特大叔也不敢有半點怨言,只好陪著笑臉一個勁兒地向老加里解釋過來解釋過去,就是磨破了嘴皮子都沒把固執的老加里說動,反而有許多村民紛紛過來符合老加里的說法,七嘴八舌地指責著波特大叔。

這時候,海蒂一手提著她的那把長劍,一手牽著妹妹溫蒂來到老加里的面前:「老加里爺爺,您放心,哪怕哥布林再多再兇惡,我們也會保衛我們的村子到最後一刻!」

海蒂在村子里向來素有人望,沒有人會不喜歡這個堅強、勇敢又開朗的女孩,聽到海蒂這麼一說,老加里的腰桿頓時挺直了,向著波特就說道:「你看看人家海蒂!不但在村子里整日為大家的生計忙碌,在這種時候一個女孩子都能站出來保衛村子,你這個大男人卻第一個想逃跑,你說你丟不丟人吶!」

沒等老加里說完,海蒂打斷了他的話:「老加里爺爺,我可以帶領大家跟哥布林拚命,但是我的妹妹溫蒂怎麼辦?您的小孫子里奇怎麼辦?那些村裡的老弱婦孺怎麼辦?」

「……」老加里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但是有沒有說出口。

「我不想我的妹妹就這麼死在荒原哥布林的手裡,她才只有十一歲!您的孫子里奇也才十四歲,村子里的孩子們如果落在那些餓急的荒原哥布林手裡,下場是什麼您應該很清楚的!」

海蒂轉過身來,面對聚集在周圍的村民高聲說:「為了讓這些孩子們活下去,為了讓我們的家人活下去,所有老弱婦孺都必須聽從李奧男爵的吩咐準備逃亡!!」

「不過大家也不必擔心以後的生計,我們村子附近的庫倫男爵領現在已經是李奧男爵的封地了,那裡將是我們的新家!以後我們的家人、我們的孩子再也不用守在荒原上苦苦掙扎!再也不用被荒原盜匪欺負!再也不用擔驚受怕了!」海蒂清脆的嗓音不斷回蕩在村子里,讓村民們紛紛議論不停。

這時候,李奧帶著屬下們也來到村子空地上,輕咳了一聲后說:「海蒂說得對,作為領主,我希望每一位領民都能安居樂業,都能吃飽穿暖。哈魯納村地處惡土荒原的邊緣地帶,土地貧瘠得讓撒下去的種子都很少能夠生根發芽,更不用說那些三天兩頭過來騷擾的荒原遊盪者和盜匪了。西南面的男爵領是什麼樣子,大家應該也都知道,至少那裡土地比這裡肥沃得多,環境比這裡舒適安全得多,大家過去一定會過上好日子的。」

李奧說完,場面為之一靜,大家都在考慮李奧剛才所描繪的男爵領,不由得產生了一絲嚮往之意。

「波特大叔,請照顧好溫蒂,帶著她去男爵領吧!」海蒂將妹妹的手交到波特的手裡,另一隻手握緊長劍,俏麗的臉龐上一絲堅毅的神情說:「我會留在村子里戰鬥到最後!」

「姐姐!不要離開我!要走我們一起走!」溫蒂掙開波特,一把抱住海蒂的腰,哭著對姐姐說道。

李奧上前輕輕為溫蒂擦乾眼淚,然後溫柔地對海蒂說:「你和波特大叔一起組織村民去男爵領,村民們都需要你。至於戰鬥的事情,這些就交給我們吧!」

說完,李奧一回頭,高呼一句:「戰鬥和鮮血可以屬於男人的榮耀!」

「嗷!北風和海浪會見證我們的武勇!」四個北歐海盜高舉著自己的巨型武器,隨著李奧高呼興奮起來。

「您之意志,即為吾等劍鋒所向」奧利克斯和他的羅馬步兵們也都以劍擊盾隨之相和。

有了溫蒂的煽情,李奧的熱血,村民們很容易地接受了向男爵領遷移的這一決定。即便是最固執的老加里,在隨後哥薩克騎兵們帶回的偵查信息后也沒再說什麼。

哥薩克騎兵們在伊萬連長的帶領下,分成三隊向不同的方向查探,西面和東面騎兵回報說哥布林群落不算很大,但去北面查探的騎兵卻延遲了許久才回來,而且各個身上都帶著傷,顯然是與敵人進行了一場激烈地交戰。

騎兵們帶回來的消息也讓大家為之震驚。北面幾百裡外有一個龐大的哥布林部落正向這邊趕來,具體數量實在是數不清楚,以騎兵們疾馳的數小時範圍內,目力所能及之處全都是鋪天蓋地的綠色皮膚。

「這些小怪物簡直是太可怕了!他們不要命地撲上來,什麼都吃什麼都咬。你們看看,就連我們的馬靴都被撲上來的小怪物給咬了大半,要不是戰馬速度夠快,說不定我們都未必能夠活著回來!」伊萬連長說起那些哥布林,到現在都還驚魂未定。

「三隻哥布林遇到一頭狼會掉頭就跑,可十隻哥布林遇到一頭狼就敢撲上去吃掉它!最是膽小怕死的哥布林一旦成了規模,可就是荒原上最可怕的災難了!」老加里被伊萬所說的景象駭得手腳亂顫,在這荒原上生活了七十多年,沒有人比他更了解其中的可怕之處。

老加里嘴裡不斷嘮叨著的哥布林之災讓村民們聞之色變,莫名地恐懼不斷驅使著村民們以最快的速度收拾著自己的行裝。

「波特、海蒂,你們倆組織好村民的遷徙工作,讓小湯姆帶著馬車夫們優先運載老人和孩子,不是必需品的東西都扔下,畢竟人命比那些破爛玩意寶貴得多;格里曼,你帶著我的爵位封地證明先行一步,去男爵領讓那邊提前做好接收準備;李乾,你和奧格帶著乞活軍士卒們保護好村民的安全。」李奧有條不紊地安排著遷徙的人員配備。

下午,所有村民都做好了出發的準備后,李奧指揮著麾下的哥薩克騎兵、羅馬步兵、北歐海盜們分別向著村外三處哥布林族群發起了攻擊,並將那些哥布林向著北方驅趕,在他們的掩護下,村民們順利的踏上了遷往男爵領的道路。

李奧執意讓村民遷走主要是覺得哈魯納村周邊實在是太過貧瘠荒涼,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不產糧食,真要將村子建設起來,那麼糧食就得全靠外面運輸,那樣的話光運輸費就足以讓李奧吐血了。

雖然老加里把所謂的哥布林之災說得那麼可怕,但是在李奧的心裡其實並沒有太過重視,哥布林數量再多,在李奧的眼裡也不過是一些為自己提供眾神愉悅值的NPC而已。有眾神競技場這個逆天的寶物存在,李奧最不懼怕地就是這種以數量取勝的敵人。

故意將波特、海蒂、格里曼等人支走,只留下自己召喚出的軍團,李奧打得就是這個以戰養戰的主意,說不定還能靠著這一戰繼續壯大自己的實力呢。

遷徙的隊伍走遠后,李奧等人不再驅趕哥布林,返回到村子里。這時,李奧才再次握住眾神競技場,查看起自己獲得的眾神愉悅值。

瘦弱矮小的哥布林帶來的收益並不多,差不多殺死三四個哥布林才能得到一點眾神愉悅值,這讓原本打算靠哥布林發家致富的想法微微有些縮水。不過即便是這樣,這兩日殺死的哥布林數量也足以讓李奧獲得的眾神愉悅值再一次攀上一千點,又可以再一次召喚軍團了。

在一望無際的荒原上,最適合的應該就是來去如風的騎兵了。面對成建制的哥薩克騎兵衝鋒,恐怕沒有人敢輕攫其鋒,如果有,那必定會化作哥薩克騎兵鐵蹄之下的一堆爛泥。

想到這裡,李奧做出了自己的選擇,他握緊眾神競技場,心中喊道:「召喚哥薩克騎兵!」

李奧心裡剛剛想完,只見村裡空地上一陣光線扭曲,上百騎哥薩克騎兵便出現在了空地上,一旁的伊萬連長連忙興高采烈地上去用交流了一番,將這些新出現的哥薩克騎兵納入了自己的麾下。 ?入夜,相比較地球上那整日霧蒙蒙的天空來說,異界的夜空是那麼的深邃迷人,雖然天上的星辰已經不是自己所熟知的那些,但李奧依舊被絢爛神秘的星空所吸引。

村子里因為村民的撤離而顯得格外地寂靜,但從遠處荒原上不時傳來的哥布林那令人厭煩地嘰嘰喳喳的叫聲將這一切都給打破。

李奧來到圍牆那巨大的原木上向北面望去,荒原上哥布林的窩棚搭得到處都是,毫無紀律性可言的哥布林肆意地吵鬧著,尖叫聲此起彼伏令人聽得心煩氣躁。

「奶奶得,這還讓人怎麼睡,這些小矮子怎麼這麼煩!」北歐海盜拉爾森一邊揉著眼睛打著哈欠一邊咒罵著從屋子裡走出來。

「少爺,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兒,今晚的哥布林營地好像有什麼情況!」別看馮錫范一副老態龍鐘的模樣,一身深厚的內力令他的耳目遠較常人聰明得多。

慢慢地,不僅是馮錫范聽出了不對勁,就連一向大大咧咧的北歐海盜們都知道不對了。因為遠處的哥布林營地里,哥布林的叫聲從雜亂無章漸漸地變得統一起來。

「格魯布!格魯布!格魯布」成千上萬的哥布林齊聲叫著同一個位元組,像是在呼喊他們的王者。

李奧窮盡自己的目力使勁向荒原上望去,可惜在夜色下只能影影綽綽地看到成片成片的綠色皮膚,卻看不清具體狀況。

這一下,李奧突然想到自己遺漏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人類在夜晚的視力會受到極大的阻礙,但是這些荒原上的小怪物們卻絲毫不受影響。萬一哥布林趁著夜色發起偷襲,很有可能會被它們打個措手不及。

正如李奧所擔心的那樣,哥布林營地又爆發出了一陣巨大的喧鬧聲后,又有了新的動靜。無數綠色皮膚的哥布林像一張張厚實緊密的地毯一樣,相互簇擁推搡著向村子方向進發了。

「敵襲!所有人做好戰鬥準備!」馮錫范首先發出戰鬥警告。

「伊萬連長帶著你的哥薩克騎兵出村,尋找哥布林的薄弱環節,注意保存自身實力盡量不要減員,我需要你們在最關鍵的時刻給哥布林最致命的一擊。奧利克斯帶著羅馬步兵上圍牆防守,拉爾森你們協助羅馬步兵防守!」李奧用最快的速度安排好各自的分工。

哥薩克騎兵們帶著隆隆地馬蹄聲向荒原奔去,他們圍著哥布林的外圍疾馳,像是剝洋蔥一樣一圈一圈地將外圍的哥布林消滅后遠遁,當哥布林放鬆警惕后復又再次撲上來。哥薩克騎兵不停地騷擾著哥布林,等待著它們露出破綻,然後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咬住要害部位。

此時的哥布林與白天的膽小怯懦的表現全然不同,它們似乎毫不在意哥薩克騎兵的騷擾,只是一股腦地向村子方向涌去。被哥薩克騎兵所殺死的那些哥布林,對於龐大的哥布林數量來說,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當哥布林大潮湧到村外時,在一陣尖銳刺耳的叫聲中停了下來,原本整日吵鬧不休的哥布林就這麼老老實實地站在村外,竟然沒有一個敢大聲說話的,只有偶爾能夠聽到它們實在忍不住地竊竊私語。

這些哥布林所表現出的紀律性組織性,讓李奧的心突然沉了下去。

哥布林是大陸上眾所周知的最膽小的生物,也是最混亂無序的生物。就連人類最看不起的獸人各族都有著自己的部族組織,但哥布林這種生物只是時聚時散地聚堆遊盪。隨便一隊人類冒險者都敢去挑戰一群哥布林,因為只要它們的死亡數量一旦超過它們那脆弱的心理承受能力,這些小怪物們就會一鬨而散各自逃命。

而現在,這些混亂的小怪物竟然像是軍隊一樣被組織起來,那麼它們所能爆發出的戰鬥力恐怕會極為可怕。

哥布林群中發出一陣躁動后,如潮水般分開兩列,一大群騎著荒漠巨蜥的哥布林簇擁著一個頭領排眾而出。

這個哥布林頭領的體型明顯要比其它哥布林大上一圈,如果說普通哥布林的體型有人類八九歲孩童那麼大小,那麼這個頭領的體型至少也相當於十四五歲的人類少年了。它的頭上花枝招展地插著一圈五顏六色的鳥羽,臉上用顏料抹化著圖騰花紋,身上穿著獸皮圍成的一個圍裙,總算是比其它哥布林多了一件遮羞物。

哥布林頭領在哥布林巨蜥騎兵的簇擁下來到村子圍牆外,抬頭向圍牆上的人類用一種含混尖利的口音說道:「人類……投降……食物……吃掉!」

聽到哥布林竟然會說話,凡是站在圍牆上的人都被驚呆了。

「乖乖!這些怪物竟然會說人話!」拉爾斯縷著自己的鬍鬚驚道。

震驚之餘李奧小聲對馮錫范說:「馮師傅,擒賊先擒王,勞煩你一定要幹掉這個傢伙!」

馮錫范微一點頭,目中精光一閃,內息運轉腳下用力,整個人騰空而起,像一隻大鳥一樣從空中撲向圍牆外的哥布林頭領。

見馮錫范向自己撲來,那哥布林頭領似乎很有經驗地向空中的馮錫范一指,嘴裡唧唧地尖叫幾聲,整個人身子一矮,便在哥布林巨蜥騎兵的掩護中躥向哥布林群中。

馮錫范豈容那哥布林頭領如此輕鬆地逃掉,他的目光早已緊緊盯住哥布林頭領的去向,身子在空中一轉,向著哥布林頭領逃跑的方向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