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痕部落旁,一座高峰之上,林恩盤坐在山巔,吸收第一道朝陽紫氣,法力越發渾厚。

他睜開眼,能看到下方山痕部落族人祭拜圖騰柱。

「圖騰柱。」

林恩目露沉思。

他長身站起,站在山巔,一站就是半天。

山痕部落造成祭拜圖騰柱,之後散去。或是督促部落奴役的侏儒們採礦,或是篩選礦石,打造兵器。也有部落戰士刻苦訓練,吼聲震天。

林恩就這樣看著。

日上正午。

遠處,濃煙滾滾!

一支矮人軍隊快速奔襲。

他們騎著黃角青蹄馬,有人在後方,高舉三米高的圖騰柱。

圖騰柱上,同樣是天吳巨獸。

與之相比,山痕部落的圖騰柱只有一人高,矮了大截。

「敵襲!」

他的小傲嬌 「敵襲!」

山痕部落,放哨戰士看到來敵,歇斯底里大喊。旁邊有戰士拿起號角——

「嗚——」

號角聲響徹山痕部落。

大戰起!

襲擊山痕部落的矮人戰士,足有三百之多。他們有三名戰士,合抱中心圖騰柱。

天吳圖騰柱灑下光輝,將三百人連著他們胯下戰馬一併籠罩,速度極快。

山痕部落倉皇應戰,戰士數量又不如這支襲擊隊伍。

不到一個沙漏時間,山痕部落戰士死的死、逃的逃、降的降。

戰爭結束。

三名強壯戰士,將天吳圖騰柱抱著,向山痕部落中心走去。

其他人不管在做什麼,立馬停下,一臉肅穆。

三米高的天吳圖騰柱與山痕部落的圖騰柱靠近,三名戰士跪拜在地上,其他矮人也全部跪下,高聲歌頌天吳巨獸。

只見圖騰柱上,天吳巨獸居然活了過來。

兩頭天吳搏殺、撕咬,最終那頭更大的天吳獲勝。

腹黑爹地無良媽 隨著較大天吳吞下較小天吳,兩根圖騰柱居然開始融合。

不多時,只剩下一根更高的圖騰柱。

「威!」

「威!」

「威!」

矮人狂熱,高聲大吼。

……

林恩收回目光,微微閉目,口中喃喃道,「三百九十七根圖騰柱。矮人部落要是能夠一統,所有同類圖騰柱融合唯一,只剩下最後十二根,那……」

林恩睜眼,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數十億矮人、甚至還有十億侏儒的信仰匯聚,連神靈也要側目!」

「泰勒,等你回來,你的族人們一定會給你一個大大的驚喜!」

他遙望北方。

一晃六年。

半神大戰的消息漸漸傳出。

據傳,矮人半神,風火匠神泰勒,被人族兩位半神聯手,打入冰川之中,將其冰封冰川層地底深處。泰勒施展火系玄奧,要燒穿冰層,雙方對峙,陷入僵局。

赫卡里姆再被重創,連肉身都被打爆,倉皇逃走,不知所蹤。

魔焰森林深處,精靈一族半神老者,一人獨斗兩頭巨龍。以煉金法陣,將兩頭巨龍封印冰原,匯聚天地能量,以地水風火,煉化巨龍。

有傳奇前往冰原,聽到巨龍痛苦吼叫的聲音。

那吼聲蘊含神秘攻擊,傳奇近前,只覺得頭暈腦脹,魔力晦澀。

於是冰原成為魔法師禁區,無人敢靠近。

……

這是四年前傳來的消息。

四年前,林恩法力圓滿,修至五百載。

他回到青天道宗,等待風災到來。

一等,就是四年。

「風災!」

林恩感受體內磅礴如浩瀚江河的法力,嘴角露出一絲苦澀。

他潛修兩年,法力已然圓滿。

四年時間,又吞噬無數天材地寶,法力境界突飛猛進,直逼千年。

「九百七十四!」

九百七十四載法力,甚至接近三災第二災。

可是,風災依舊沒有到來。

「此世,天地不同,修士無災無劫?」

林恩心中不由冒出一個驚人的猜測。

他猜測,這一世的規則,與莽荒大陸不同。這裡是仙道荒土,並無仙道前輩。

在莽荒大陸,仙道規則完善。

修士修行,要經歷風火雷三災、天人五衰,歷經重重劫難,才能成就仙道。

但是這個世界,並沒有三災的規則。

以至於,林恩的法力達到臨界值,居然沒有災劫降臨。

「這——」

林恩心中一苦。

災劫,既是天地對修士的考驗,又是恩澤。

三災降臨,度不過就要化為灰灰,重來一世。

無數修士被三災攔住,沒有法器、重寶,沒有門中前輩高人照看,渡過劫難的修士,少之又少。

這固然殘酷。

但是三災對於修士,也有好處。

不管是風災、火災還是雷災,都能精純修士體內法力。

修士法力,大多駁雜。

三災之後,法力精純。再努力一二,尋幾分機緣,就能煉成至純一妙氣,晉陞先天之境。

如若沒了三災……

「我要如何成就先天一妙?」

林恩傻眼了。 ?前路未知,林恩只能摸索前進。

他從祖巫變中,悟出奇法,有心探尋此世,於是布局南荒。

趁著半神泰勒不在的空白期,他化身天吳,散播圖騰柱鑄造之法。

神仙的圈養生活 矮人部落之間戰鬥頻繁,圖騰柱能提升部落戰力,推廣自然極快。

矮人中,不缺傳奇強者,也不乏眼界高明的人。

但是,在面對擁有圖騰柱的部落,吃了大虧,見識了圖騰柱的威力之後,沒人能拒絕圖騰柱的誘惑。

圖騰柱煉製之初,只有一米高度。

之後不斷祭拜,能夠緩慢增高。

這個速度極慢。

有人發現,有一種方式,能夠讓圖騰柱快速增長。

戰爭!

吞噬!

擊敗其他部落,吞噬他們的圖騰柱,圖騰柱就能增長!

於是。

原本就戰亂不休的南荒,戰爭更加頻繁。

……

「信仰。」

「這一世,正處在探索氣運的階段,對於信仰更無所知。」

「這一世的神靈,如人族神靈,從一級魔法師開始修行,聖域、傳奇、半神,然後成就神靈。」

「其他種族的修行方式或許不同,但同樣都是走領悟法則玄奧的路子。」

「至於信仰封神?」

「此世沒有!」

「至少,我從未見到!」

林恩心中沉吟。

對此,他並不驚訝。

哪怕是仙道昌隆的莽荒大陸,發現氣運、信仰的奧秘,也經歷了漫長歲月。莽荒大陸最早的仙人,對這些也是懵懂無知。

直到後來無窮歲月,仙人們不死不滅,才將種種奧秘發掘出來。

到了後世,連林恩這種剛入門的修士,對此也有了解。

但是這一世,以林恩所見,顯然還處在『開荒』狀態。

又或許,此世走了一條與莽荒大陸截然不同的道路。道路不同,目的地可能相同,但是沿途的風景絕對不同。

信仰之力!

此世神靈,至少沐恩大陸的半神還未發現!

「信仰封神……」

「或許可以試試。」

林恩目光一閃,「不過速度要快。以半神、神靈的境界,一旦發現圖騰柱的奧秘,信仰之道,也就洞悉。」

好在林恩早了許久布局,擁有極大發揮空間。

「矮人部落,十二圖騰柱。」

「人族疆域,就從這亂戰開始吧!」

林恩看了眼互相吞噬的矮人部落,化作一道金虹,消失天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