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胖虎很厲害,但是它修行之後,會變成妖怪么?」段雪寧問。

秦朗心說胖虎這傢伙早就已經算是妖怪了,不過嘴上卻說:「當然,胖會變成妖怪的,但是無論它變成怎樣,它都是你的朋友,不是么?」

「嗯。」段雪寧點了點頭,「它是我的朋友!我也要修行,。ET」

段雪寧的功夫修為其實已經不錯了,連段長野都認為,再過半年時間,也許段雪寧的修為境界就可能超過他。

「如今這個世界變了,以前修行讓人覺得千難萬難,但是現在看起來,修行好像是很容易的事情。看看,就算是雪寧,等一段時間都能超過我了。」段長野忍不住感嘆了一聲,「可惜,這也許就是最後的曇花一現了吧?」

段長野算是一個有見識的人,他隱約感覺到這個世界已經到了最後的時光了,雖然華夏暫時避開了災難,但也只是暫時而已,誰知道還能有多少和平的時光。所以,段長野最近都是想盡一切辦法提升女兒的境界修為,所以段雪寧的功夫才會突飛猛進。

段長野這麼做,都是未雨綢繆,他顯然並不看好這個時代,他甚至顯得有些悲觀。

「段先生,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不過你也不用過分地悲觀,正所謂盡人事而聽天命,既然我們都拼過命、努過力了,那麼結果如何,都不會有太多遺憾。」秦朗安慰段長野道。

「我段長野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但是雪寧年紀還小,我不想她經歷那些災難。」段長野道。

「沒問題,我會讓人將雪寧送回華夏。如果你願意的話,你們一家人都可以先回華夏去,讓雪寧跟胖虎呆在一起。你應該知道了,在中原地區,我們有一個基地,那裡應該是這個世界最安全的地方。」秦朗道。言下之意,如果這個世界最終會滅亡的話,那麼中原地區也能夠支撐到最後。

「我繼續留在這裡,雪寧和她母親先回華夏。」段長野解釋道,「毒宗的產業還有這麼多在這裡,黎家雖然沒有反叛的可能,但畢竟不是華夏人,我留在這裡你更放心。另外,黎家和越國這些人也更放心,如果我全家都走了,他們也會產生一些擔憂的。」

「那就這樣吧。」秦朗也知道段長野這話有道理,因為現在黎家和越國土豪們都認為段長野就是毒宗在這裡的代言人,如果段長野也走了,黎家這些人也會認為這裡不安全,自然也就會有別的想法,那麼就不利於秦朗和毒宗在這裡的布局。

秦朗也知道總得有些人在這裡坐鎮才行,而坐鎮的人,自然必須是華夏人,外族和外國的人,自然不太可靠。

段雪寧和她母親,自然是要返回華夏,不過其實對段長野的影響也不算很大,因為按照秦朗和華夏龍蛇軍團的布局,他們會在越國地區也建立一個空間鏈接橋,甚至在華夏邊境附近的好幾個地點,都會陸續建立空間鏈接橋。

對於這種空間鏈接技術,華夏軍方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不過這些東西都是華夏龍蛇軍團的專利,所以即便是華夏軍方想要,也需要購買才行。

自給自足,這是龍蛇軍團的生存模式,華夏軍方自然會理解。

「什麼!居然可以進行空降傳送了?人和物都可以?」段長野聽秦朗說到空間鏈接橋的事情,顯得十分驚訝,畢竟這種技術以前只是在科幻電影中出現過。

「沒錯,這是瑪雅文明的產物。」秦朗順便提了一下圖蒙,這才繼續說,「所以我們如今的情況,是危險和機遇並存。但是,我們的時間並不多,外面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了,整個人類世界的秩序也徹底改變了。以後我們真正能夠依靠的,就只是我們華夏民族自身!」

「就算是為了雪寧母女,我也會盡全力的!」段長野表了態,然後問秦朗,「秦先生,你這一次來這裡,還有別的重要事情?」

「第一件事情,就是空間鏈接橋的事情,龍蛇軍團的技術人才很快就會來這裡,你配合一下他們,可以將空間鏈接橋建在黎家附近。第二件事情,算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準備周遊一下世界,尋找一樣東西。我已經去過了高麗,現在來越國,之後我會去泰國、馬來、印尼等地,拜訪了亞洲各地之後,我會去歐洲、非洲和美洲等地。」秦朗跟段長野大致說了一下情況。

天降萌寶:吻安,厲先生 如今越國地區已經有龍脈流淌而過了,整個越國的民眾,現在對華夏的好感也急速上升,畢竟這些人都知道在當前的情況下,只有抱著華夏的大腿才有活路。

其餘的亞洲小國,都紛紛抱大腿去了,要麼是依附熊俄,要麼是依附印度,而沒有依靠的,則迅速被異界生物給肆虐了。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些越國人不可能對華夏產生惡感,因為他們不敢!

「秦先生,不知道你心裏面究竟有何部署,如果可以的話,稍微提醒一下我,我也好早做準備。」段長野問道,他問這話,的確是想要為秦朗出謀劃策。

秦朗想了想,將牆上的一幅地圖取了下來,然後從段長野的書桌上取了一支毛筆,但是卻沒有蘸墨汁,只是揮動毛筆,就在這一副地圖上面勾勒出另外一幅畫面。 ?毛筆上雖然沒有墨汁,但是卻飽含靈氣,最後這些靈氣在毛筆的筆尖上凝聚成了靈液,而秦朗就是以天地靈氣凝聚而成的靈液作為墨汁,.

秦朗一揮而就,段長野一看這一條龍,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秦朗將這一頭龍畫得當真是活靈活現,而且氣勢磅礴,秦朗露了這麼一手,頓時讓段長野刮目相看。秦朗的功夫修為高明,段長野是知道的,但是他不知道秦朗的書畫造詣竟然這麼高明,簡直就是一代宗師了,段長野以前也喜歡擺弄一些古董書畫,但是在他看來,以前見過的那些所謂名家手筆,跟秦朗這隨手塗鴉比起來簡直差太多了。

「秦先生,想不到你的丹青妙筆如此厲害!」段長野忍不住驚嘆了一聲,認為秦朗的書畫水平已經是宗匠級別的了。

段長野這樣稱讚,秦朗有些不好意思,這畢竟是醉畫仙哪裡得到的感悟,不過秦朗此刻也算是明白了醉畫仙這個道士的悲哀,這道士的書畫技藝當真已經是登峰造極了,可惜就是生不逢地,他畢竟是高麗人,而不是華夏人,始終無法將華夏丹青的氣勢完全發揮出來,但是通過秦朗的手、秦朗的心境,卻可以將其技藝完全發揮出來。

「我畫這一頭龍,可不是為了顯擺畫功,你仔細看看我的用意。」秦朗向段長野道。

段長野看見這一頭用靈氣凝聚的龍躍然紙上,就如同要破紙騰飛而起,不過他聽了秦朗的話,仔細看這龍的形態,是以中原為中心,它的爪牙覆蓋了整個華夏不說,而且還覆蓋到了別的地方,這神龍盤踞而行,.

「秦先生,我明白了。」段長野看到這一副畫,這一頭龍,頓時有所領悟,畢竟都是華夏民族的精英,有些東西自然能意會道。

「你明白就行了。」秦朗呵呵一笑,」那這一幅圖就送給你了。段長野,你的妻女就在這華夏神龍的庇護之下,所以段長野,你只要守護好這一頭神龍,也就能守護你的妻女。」

「秦先生,今時今日,我段長野才明白你的格調比我想象的還要高。」段長野感慨了一聲,以前段長野中覺得秦朗做事是為了他自己和毒宗,但是現在才知道秦朗做的事情比他想象的格調更高。

「呵呵,你想多了,我以前的格調也沒這麼高。」秦朗哈哈一笑。事情說完之後,秦朗也就離開了。

現在時間寶貴,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因為之前龍脈的龍氣已經進入了越國,所以和越國天地意志溝通起來並不算難事,這一次秦朗順利得到了越國大地的認同。

同時得到了華夏、高麗和越國大地意志的認同,秦朗對於世界本源力量的感知就更加清晰化了,這時候他不僅能夠感覺到本源力量的存在,而且還能感應到這個世界的本源力量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

這個世界的本源力量,似乎隱藏在地下深處,但是卻很難用精神力感應到,因為這一股本源力量居然被人封印了!

這是秦朗沒有想到的事情,原本以為只要感應到世界本源力量,只要獲取足夠的神格,就可以順利得到地球世界的本源力量,但是現在他才知道這一股本源力量居然被人封印了。

如此強大的力量,其封印之人何其之強?

也許,那人並不是人,而是其他生物。

秦朗正要進一步窺探地球世界本源力量的存在,忽地被一股強大的精神力給干擾了。

如此重要的事情被人干擾,秦朗自然是十分不爽,甚至有殺人的衝動,因為這一股精神力對他發起了挑釁。

秦朗冷哼一聲,整個人如同大鵬一樣衝天而起,出了黎家山莊,他的精神力直接鎖定了對手的位置。

那是距離黎家山莊百里之外的山林,夜黑風高。

挑釁秦朗的傢伙是一個老巫師,應該是東南亞的人,不過秦朗看到他額頭上畫的印痕,就知道這老巫師是血咒門的人。

「秦朗,你終於來了!老夫等你很久了!」這血咒門的老巫師向秦朗說到,語氣充滿了怨毒。

「你是自己來送死的?」秦朗冷笑。

「老夫原本是泰國的護教國師之一,師出血咒門,跟你自然是血仇不共戴天!何況,如今天地遭遇劫難,你明知劫難會降臨,卻眼睜睜地看著無數泰國人陷入危難之中,簡直是禽.獸!」老巫師對秦朗發起了指控。

「你是護教國師,又不是我,我有什麼義務關心其他國家的人死活?」秦朗不屑地冷哼,「對了,你明明知道不是我的對手,居然也敢來送死,這倒是勇氣可嘉。不過,應該不止你一個人吧?」

「殺你這無情的華夏畜.生,老夫一個人就夠了!」這老巫師冷笑一聲,手中的法杖一揮,降頭術發動,幾個骷髏鬼就向秦朗激射而來。他的這種手段在東南亞的降頭師之中還算不錯了,但是在秦朗面前就沒什麼可看的,秦朗一拳就將這些骷髏頭給打爆了,不過骷髏頭爆炸之後,裡面卻又飛出了一些蠱蟲。

在秦朗看來,這都是一些上不了檯面的手段,不就是毒蟲么,血咒門的這些傢伙要跟秦朗玩用毒蟲的手段,簡直就是班門弄斧、關、二爺門前耍大刀,秦朗直接一揮手,萬毒囊中立即飛出無數的毒蟲,將老巫師放出的毒蟲統統圍了起來,然後一隻一隻地將其吞噬。

「小畜生!老夫跟你拼了!」老巫師見降頭術和蠱蟲對秦朗無用,直接親自撲了上來。

當然,這對秦朗依然無效,他正要將這老巫師轟殺,忽地一道凌冽的殺氣從秦朗頭頂上方襲來,抬頭一看,只見月光之中,一道黑影、忽地顯現出來,緊接著一道明亮的刀光將黑影和月光都斬斷了,只剩下一道恐怖的刀光,向著秦朗當頭斬下!

這是秦朗見過的最強偷襲刀法了,此人之刀法,雖然不如宋陀的名將刀法氣勢磅礴,但是卻更加詭異、凌厲,這絕對是真正暗殺刀法!不用說,此人絕對是刀法宗師,之前那老巫師不過是誘餌,都是為了此人的偷襲做準備! ?.

見刀光而不見其人!

這刀光的出現毫無徵兆,而且運行極快,所以才讓人覺得刀光將用刀者的人影和月光都切開了。

快得無法形容!更是凌厲之極!

這刀光似乎鋒利到無堅不摧的地步,好像能夠將天地都從中劈開。

對方的偷襲太快,那老巫師臉上的表情變得十分猙獰,似乎他認定秦朗必死無疑,因為偷襲秦朗的人名叫百鬼大宗,還有另外一個稱號——倭國刀皇。

百鬼大宗的刀法,如同百鬼夜行,詭異難測,是倭國當之無愧的刀法宗師。同時,此人也是神道修行者之一,偷襲秦朗自然是為了秦朗的神格。

百鬼大宗的刀法迅猛無比,似乎不可能有誰的刀法比他更快、更狠!似乎秦朗也會被他一刀劈成兩半。

然而秦朗甚至都沒有躲藏,也沒有絲毫驚慌,他的動作很慢,這跟百鬼大宗的迅猛刀法風格完全不同,但是秦朗的動作無論有多慢,哪怕是他的動作就跟太極拳一樣緩慢,但最後他還是從容不迫地用拳頭迎向了這一道刀光,就好像對方的偷襲對他毫無用處。

至於那個泰國老巫師的進攻,秦朗就如同沒有看見他一樣,全神貫注地應付那一道刀光。

秦朗明明是用拳頭迎上去的,但是最後他的拳頭卻忽地張開,同時他的指尖發出「嗤嗤」地聲音,就如同蜘蛛吐絲一樣,迅速在半空中布置了一道天羅地網,這一道天羅地網不僅擋住了這一道刀光,而且還是網住了一個人。

而此時,那老巫師也撲到了秦朗面前,但是他還未靠攏秦朗,身體就被分割成了好幾塊,那都是被秦朗指尖噴出的真氣切斷的,這是秦朗以空間法則融入真氣之中形成的,可以讓真氣超越罡氣的品質,變得更加鋒利,也更加堅韌。

老巫師直接沒了,不過他的眼神當中露出滿足的神情,因為他終於成功地拖住了秦朗、讓秦朗分了神,那麼他對百鬼大宗的承諾就算是完成了,以百鬼大宗的修為境界,應該是可以將秦朗這個小子斬殺的,這老巫師可是親眼目睹過百鬼大宗的厲害。

不過,老巫師臨死前沒有看到百鬼大宗身陷羅網之中,否則的話,他的表情就不會滿足了。

秦朗死戰的是金蛛銀絲手的招式,不過自從秦朗進入了洞天境,領悟了空間法則的精髓,加上神格的融合,使得他對武學招式的運用也提升到了一個層次,不再是單純的以力打力,而是將力量和招式的融合又推升了一個層次。

金蛛銀絲手,原本只是用真氣形成無形之網,限制對手的行動範圍,但是如今秦朗體內的大小丹田連同經脈都是用空間法則淬鍊過的,他已經可以將空間法則的玄妙融合於真氣之中,形成類似空間節點的東西。

當然,這裡面還有圖蒙的功勞,圖蒙用科學知識、數學模型跟秦朗系統性地解釋了什麼是空間節點、利用空間節點如何形成原始的世界模型等知識,這樣一來秦朗的真氣彼此縱橫交錯,也就形成了一個由空間節點構成的天羅地網,或者說是囚牢,將一個黑衣人困在了裡面,這個人手持一柄鬼頭妖刀,此人就是百鬼大宗。

百鬼大宗暫時被困,卻也並不緊張,他沒有急於反攻,而是橫刀向秦朗說道:「華夏小子,你能擋下本宗百鬼一斬,也算是有些本事了,如果你肯效忠倭國,本宗就留你一條性命!」

秦朗看了看這百鬼大宗,此人居然還帶著一個鬼面具,語氣更是狂妄之極,於是不屑地回應:「你這個無恥的倭鬼,連偷襲都不能傷我,居然還敢在我面前猖狂!」

對於倭鬼,秦朗的印象可是壞到了極點,也是鄙夷到了極點,這倭鬼和泰國的老巫師合謀暗算秦朗,這個局太明顯了,秦朗自然是明白的,不過這倭鬼也算是厲害,在他出手偷襲之前,秦朗的確是沒有發現他的藏身所在。

這個百鬼大宗一定是將忍術修鍊到了極致,所以才有這樣的潛行本事,但因為百鬼大宗是倭鬼,所以秦朗今天不可能讓他逃走,因此秦朗沒有使用炎黃聖拳,而採用了金蛛銀絲手,就是為了將百鬼大宗弄死在這裡,一點都不給其逃走的機會。

「剛才的百鬼一斬,不過是本宗牛刀小試而已!」百鬼大宗一聲獰笑,「要殺你,我有足夠的把握!你以為可以困住本宗么,給我破——」

百鬼大宗揮動手中的妖刀,對著秦朗斬了過去,他顯然對自己的刀法和修為充滿了自信,認為可以輕鬆地斬開秦朗的束縛,甚至將秦朗直接劈成兩半。

嘶!~

百鬼大宗的妖刀也不知道是什麼淬鍊而成的,當真是鋒利非常,配合他的境界修為,居然將金蛛銀絲手形成的真氣羅網都給劈開了。

不過,秦朗就如同一隻狡猾而敏感的蜘蛛,當獵物蛛網的時候,它總能第一時間修復,然後讓獵物被纏得更緊。

果不其然,百鬼大宗剛劈開之前秦朗布置的一道羅網,很快就陷入了第二層之中,接下來他再劈,就又陷入了第三道羅網……

每逢百鬼大宗劈開一道縫隙,秦朗卻不給他任何逃遁的機會,也就是百鬼大宗雖然劈了幾十刀,卻依然被秦朗困在羅網之中,而且百鬼大宗的處境越來越不妙,在這張網中越陷越深了。

任憑這百鬼大宗的刀法如何變化,秦朗都能在第一時間內將他重新困住,秦朗的表現就如同一個極其聰明的蜘蛛獵手一樣。

這當然也是必然的,這是因為秦朗已經將武學之道推升到了武神之道,以前領悟的一招一式,都已經跟神道融合,所以任何招式在秦朗手中施展出來,都有一種通神的感覺。

這其中的奧妙,不是神道修行者很難領悟到。

百鬼大宗本身也是神道修行者,他的百鬼刀法就是將鬼神之道融入其刀法當中,所以如同百鬼夜行,給人變化無窮的感覺,但是這種變化對秦朗毫無用處,這就如同蜘蛛網上的獵物,任憑如何掙扎,都是在蜘蛛的感應之中,而蜘蛛往往可以通過獵物的掙扎準確判斷對手的力量和動作,從而更快地將對方置於死地。 ?秦朗之所以如此小心翼翼,並非百鬼大宗的修為讓他忌憚,秦朗只是要確信這傢伙無法逃走,誰讓百鬼大宗是倭鬼呢,秦朗可以讓別的對手逃走,。ET何況,這個倭鬼潛行本事如此厲害。一旦讓其逃走,當真後患無窮。、

倭鬼做事從來是沒有底線,他們只求勝敗,而不求過程。別看他們在決鬥的時候表現得正義凜然,但是沒準到了夜晚就會下毒、搞偷襲,還美其名曰為忍術。

因為老是無法突破秦朗的真氣羅網,這百鬼大宗顯然憤怒了,猙獰地說:「華夏小子,你竟然用如此卑劣手段與本宗戰鬥,莫非你就只有這點能耐么!如果你就只有這點能耐,今夜就是你的死期!另外,本宗一定會將你的朋友和親人一併送來給你陪葬。至於你的女人,本宗會親自享用一番,將她們享用到死!」

百鬼大宗的語言十分陰毒,不過作為高手,這何種情況下他當然不是為了辱罵秦朗這麼簡單,無非是希望通過辱罵讓秦朗的情緒產生波動,而一旦秦朗情緒波動,那麼就會給對方可乘之機。百鬼大宗見秦朗是年輕人,料想對方應該禁不住自己的辱罵。

果然,秦朗的確是發怒了,厲聲道:「倭鬼!既然你說出這樣的狠話,那麼我一定會讓你付出同樣的代價!原本我只想殺死你,但是現在我改變主意了!你的親人朋友,我會讓他們給你一同陪葬的!」

「找死!讓你見識一下我百鬼妖刀的真正威力!」百鬼大宗一聲怒吼,揮動手中的妖刀,。ET這一柄妖刀,是百鬼大宗和倭國一個魔神的中介物,百鬼大宗和他手下的人,都供奉這一位魔神,而百鬼妖刀可以讓這魔神的力量降臨在百鬼大宗身上,但百鬼大宗輕易不會用這樣的力量,因為一旦魔神的力量降臨,他可能會在短時間之內失去自己身體的控制權。

越是修為高強的人,越是不想放棄身體的控制權,不想任何人支配自己的身體,哪怕是真正的魔神。萬一身體被魔神給奪走了,那後果不堪設想。

不過到了此刻,百鬼大宗知道要戰勝秦朗,就只能藉助魔神的力量,以魔神的力量,應該是可以將秦朗一擊斬殺。

百鬼大宗的想法是不錯的,但是當他催動妖刀的時候,卻發現了意想不到的變故:

他的妖刀失靈了!

妖刀失去靈性,被玷污了!

這個變故絕對是百鬼大宗意想不到的,不過他也是神道修行者,倭鬼頂尖高手之一,否則也不敢來奪取秦朗的神格,此時他稍微一想,就知道了問題所在,於是怒吼一聲:「你下毒了!好卑鄙!」

「沒錯,我下毒了。」秦朗冷冷道,「跟神道高手決戰,我很少下毒的,因為同為神道修行者,我應該給對手足夠的尊嚴。但是對於倭國人,我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既然你偷襲都不覺得卑鄙,我當然也不覺得下毒有何卑鄙。另外,我用真氣形成的羅網,本身就有毒,而且還是專門污穢神兵利器的岐龍之毒。對你下毒,也許不容易,但是要對你的妖刀下毒,還是很容易的。」

若是論下毒的本事,誰是秦朗的對手呢?

秦朗不僅用上了岐龍之毒,甚至將其餘的冥毒也融入了其中,冥毒對於武聖層次的武者雖然也能產生作用,對神道修行者也不例外,但到了武聖層次之後,尤其是到了領域境,自身領域不破,幾乎就是百毒不侵。所以,秦朗對上武聖層次的武者,幾乎很少用毒。

但是對百鬼大宗這樣的倭鬼,秦朗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玷.污了百鬼妖刀,這百鬼大宗的殺手鐧等於被秦朗廢掉了,這廝此時已經心生退意,但秦朗根本不給他機會,金蛛銀絲手更加細緻緊密,一層一層,將百鬼大宗的活動範圍限制得越來越小。

當百鬼大宗的進退之路完全被封死之後,秦朗將自身修行的量天尺釋放出來,降臨在百鬼大宗頭頂,要以量天尺之威徹底摧毀百鬼大宗的精神和意志。

「你不是要殺我,你想要鎮壓我,生擒本宗!」百鬼大宗怒吼練練,此時他終於知道秦朗的真正用意了。

「你總算是知道了。」秦朗口中冷笑連連,「對付你們這些倭鬼,最好的辦法就是將你用鏈子鎖起來,當成狗一樣。」

如果只是為了擊敗百鬼大宗,或者只是為了擊殺他,秦朗也不用費這麼多工夫,用金蛛銀絲手來」織網」,那可是相當消耗真元的,但卻是最穩妥的辦法。

現在成功地將百鬼大宗困住,並且用岐龍之毒污染了他的妖刀,將這廝的殺手鐧都給毀了。

「八嘎!你休想得逞!我百鬼大宗,堂堂倭國刀皇,豈能被你所辱!你已經徹底激怒了本宗,所以本宗一定要將你凌遲處死!包括你的親人朋友,還有所有的華夏豬!」百鬼大宗在怒吼的時候,竟然用妖刀在自己的胸膛上拉出了一道口子,頓時他的鮮血噴在了這yibing妖刀上面,看樣子是準備用鮮血來獻祭了。

對於神道修行者,秦朗一向都不敢小覷,因為這些神道修行者的背後,很可能會有一尊真正的神龍或者魔神,百鬼大宗的實力還不足以讓秦朗忌憚,但是他背後的那一尊魔神,卻讓秦朗心生忌憚,否則秦朗之前也不會用岐龍之毒來污染百鬼大宗的妖刀。

不過此時看來,這百鬼大宗的妖刀雖然被污染了,但是他還有別的殺手鐧,那便是以自身鮮血為祭品,引魔神之力進入身體。

果不其然,百鬼大宗繼續獰笑道:「你這該死的小畜生!我百鬼大宗身經百戰,豈能被你的小手段給鎮壓了,我的妖刀雖然被你污染,但是我以自身為祭品,引動魔神之力入體,縱然損耗自身,今天也要將你這小畜生斬殺!」

百鬼大宗以自身作為中介物來引動神魔之力進入身體,這對他自身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損耗,甚至不排除他的身體和精神都會被魔神給控制。之前用妖刀作為中介物,這至少讓百鬼大宗和魔神之間還有一個中介物,還有一個阻隔,但是現在失去了這個阻隔,百鬼大宗自身的危險性隨之提高了,與此同時他的實力也會隨之提升。

此時的百鬼大宗,已經成為魔神的一部分了! ?關於引神魔之力降臨進入身體,秦朗已經不是第一次碰見,所以並不十分驚訝,在地獄世界當中,.

不同的是,百鬼大宗引發的魔神力量更強,這是因為百鬼大宗是神道修行者,他自身的實力也更強大。

但秦朗卻半點驚訝都沒有,既然百鬼大宗已經是他的獵物,自然不能讓他掙脫了,現在已經到了收網的時候了,百鬼大宗雖然變得強橫,但也是最後的掙扎了,只要秦朗頂住這一下,那麼百鬼大宗就徹底成為他的俘虜了。

引魔神之力進入身體之中,百鬼大宗整個人發生了詭異的變化,他的身體變得很魁梧,身上的衣服都被撐破了,同時他全身的皮膚都變得漆黑,如同黑人一樣,但是這種黑色的皮膚代表的不是健康,而是邪惡,這廝整個身體」膨脹」之後,全身肌肉和青筋暴綻,兩隻眼睛也開始冒著紅光,一看就知道這是一個極度邪惡的魔神。

秦朗知道到了關鍵時刻,不管這傢伙現在變成了什麼,秦朗都絕對不能讓他逃脫,以這百鬼大宗的低劣性格,這傢伙一旦逃走,就會發起瘋狂報復,那時候這傢伙一定會斬殺無數華夏人的,因為他是心理變態的倭鬼。

量天尺就懸在百鬼大宗的頭頂,這傢伙引發魔神入體,雖然可以給他帶來無窮力量,但是百鬼大宗一定不知道秦朗的量天尺恰好就是諸多邪魔的剋星,浩然正氣可是專門誅殺邪魔的,所以百鬼大宗如果引神靈之力入體,受到量天尺的剋制還不是很強,但是他引魔神進入身體,.

感應到邪魔的氣息,浩然正氣釋放出萬道光芒,百鬼大宗周身的邪惡氣息被這浩然正氣一掃,頓時開始消散,同時浩然正氣讓百鬼大宗的黑色皮膚也開始潰爛。

邪惡氣息,在浩然正氣之下,就如同冰雪溶解。

天生萬物,一物降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