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停頓了一下,又說:「我也不值得這種混亂的局面持續了多久,反正到最後,物質界的戰亂終於接近了尾聲,一共出現了十幾個特彆強大的存在,大家誰也沒辦法壓倒誰,互相之間都忌憚著,形成了微妙的平衡。」

「平衡,就是和平。」

隋雄聽得暗暗點頭,和平從何而來?自然是從平衡來。只有彼此的力量平衡,才可能真正帶來和平。

這就像地球上,仁義道德沒辦法帶來和平,大家都在對方的核彈射程之內,才真正帶來了和平。而那些在他穿越的時候依然戰亂的地區,往往就是彼此沒有核彈的。

君不見中東地區常常打得人頭豬腦,那是為什麼?還不是他們的戰鬥力低下,彼此很難真正威脅到對方嘛!

要是他們跟當年的蘇美一樣,一個翻臉互砸核彈,就能把彼此都砸去見偉大的神,想必早就不打了。

西方白左學者所謂「核彈是人類安全的最大威脅」云云,隋雄是從來都不信的!

「然而,這種和平,只是我們物質界的和平而已。」水元素之王接著說,「既然我們內部和平了,不打了,那當然就要轉為對外戰爭……我想,你應該能夠理解吧?」

「理解,我完全理解!」隋雄呵呵笑了兩聲,沒有把後半句說出來。

(特么不就是一群暴力狂嘛,這種人我在遊戲裡面見多了,一天不pk他就手癢。沒得戰場混,他就跑去殺其它陣營的新手……那時候還有個大號「三季稻」的,專門以殺新手和小號為事業呢……)

「於是我們就組織了軍團,浩浩蕩蕩地殺向精神界。」水元素之王突然神秘地笑了一笑,問,「你猜,我們遇到了什麼?」

「多半是對方的遠征軍吧。」隋雄說。

「沒錯!我們還沒抵達精神界,就遇到了同樣來自精神界的遠征軍。」水元素之王笑著說,「看來,大家的想法都差不多呢。」

「接下來不用我說你也能猜到,又是一場曠日持久的大戰。這次比上次打得還久,打得時間還長。無數的強者在大戰之中隕落,無數不顧一切的手段被用了出來。到最後,包括我在內,物質界最頂尖的強者們想出了一個瘋狂的計劃——我們決定將物質界的一部分切割下來,當作投擲武器,砸到精神界去。」

聽到水元素之王如此輕描淡寫地說著這件事,隋雄長大了嘴巴,不知道該如何評價。

(尼瑪!一群戰爭狂人!簡直瘋了!)

「這次總算出乎了精神界的預料,他們做夢也沒想到我們居然能用出這種手段來。」水元素之王得意地一笑,雖然過了不知道多麼漫長的歲月,但那件事想來迄今依然讓祂十分驕傲。

但祂的笑容很快就收斂了起來:「可是誰也沒想到,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了我們的意料。」

「被切割的部分物質界重重地撞在了精神界上,不僅造成了巨大的損傷,而且產生了一個超乎想象的巨大環流,形成了澎湃的大循環。」

「大循環?」隋雄一愣,忍不住問,「世界之環?」

「沒錯,那個大循環,就是世界之環的雛形。它一旦流動就難以阻止,直接碾碎了好幾個試圖阻止它的強者。於是大家也死了心,老老實實地旁觀著它的發展。隨著大循環的流動,物質界和精神界漸漸崩潰,化成了無數的碎片,眼看著就要徹底崩潰,整個兒匯入大循環之中。」

儘管知道那種可能最終並沒有發生,隋雄還是忍不住緊張地咽了口吐沫。

「在這種情況下,包括我在內,有四位物質界的強者決定犧牲自己,穩固我們的世界。」水元素之王平靜地說,「我們將自己的力量儘可能純化,然後竭盡全力收集那些純凈的力量,再互相勾連,試圖結成一個牢固的核心,把物質界給定住。」

「你們成功了?」隋雄問。

「成功了,也失敗了。」

隋雄一愣,按照世界目前的現狀,那四位犧牲自己以穩固世界的強者理應是成功了才對——目前的物質界,就是以內層的元素界為核心而存在的。這不正是四位強者所追求的結果嗎?

水元素之王看出了隋雄的疑惑,輕嘆了一聲,解釋說:「就在我們終於將各自的力量結合起來,化為牢固的『物質之核』的時候,超出意料的事情發生了。」

「物質界的核心非但沒有降低大循環的威力,反而激起了大循環的猛烈震蕩。那震蕩頃刻間橫掃所有大循環經過的地方,所過之處幾乎一切全都毀滅,化成了恐怖的狂流。」

隋雄驚呆了,他從沒聽說過,這世界竟然還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我們當時也自身難保,只能竭盡全力地互相團結得更加緊密,別的就什麼都顧不上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狂流漸漸平息,這個時候我們才發現,世界已經在不知不覺之中,因為這大循環狂流的緣故,形成了四個部分。」水元素之王苦笑了一聲,說,「也就是你所知道的,物質面、精神面、正面和負面。」

隋雄這才恍然大悟,大約在當年的狂流之中,除去四大元素之王和極少數的幸運兒之外,別的一切生靈都毀滅了,所以才沒有相關的訊息流傳下來。

「世界毀滅和重建,一片空曠,我們相顧無語,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水元素之王嘆道,「想要犧牲自己的,最終活了下來,反倒是別人死了個精光。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很諷刺的結果。」

「我不這麼覺得。」隋雄搖頭說,「如果只能活下來一些人的話,那麼當然是讓願意犧牲自己的活下來比較好。」

「你和至善之主的說法很相似呢。」水元素之王笑著說,「如果你有幸見到祂,一定會有共同語言。」

「至善之主……你見過四位偉大神力嗎?」隋雄好奇地問。

「當然見過,我還是他們的前輩啊。」水元素之王笑著說,「他們是大循環的投影,是世界四面核心法則的具現。物質面的秩序、正面的善、精神面的混沌、負面的惡,當初他們出現的時候,我們還曾經以為又是像我們一樣,新一代的『最初神祇』們呢。」

「後來呢?」隋雄忍不住問。

「後來我們才發現,這次世界只孕育了四位強者,可這四位強者的強度,卻遠遠超出了我們這四個前輩。」水元素之王嘆道,「想必你也知道,直到現在,另外三位太古的元素之王已經隕落,四大元素之王裡面,還活著的只有我了。但即便是我,終究也不過是『強大神力的一員罷了。」

「從強大神力到偉大神力,我花費了無數的歲月,無數的精力,無數的代價,做了無數的嘗試,但是……全都失敗了。」

祂嘆著氣,唏噓不已,露出明顯的頹唐之色。

面對這樣的祂,隋雄也不知道該怎麼勸慰。

人家追求的東西太高端,宛若他有幸跟企鵝公司的馬總喝酒,馬總喝著喝著感嘆說:「我這輩子做商人做得很成功,可想要轉型從政,做國家元首,怎麼就一點門路都沒有呢!」

吶,他該說什麼?

呵呵,呵呵呵呵……(未完待續。) 水元素之王的苦惱,真不是一般的高端。

直到現在都還沒正式封神,連正式神職都沒有,神格水平屬於「准神」層次的隋雄表示,這位兄台您慢慢苦惱,我今天出門得早,連牙都還沒刷……

但這也只是吐槽罷了,隋雄還真有點好奇,想要知道水元素之王究竟都作了哪些努力?有沒有一些經驗可供參考?

儘管這些距離他都還很遙遠,但誰沒有一點好奇心呢?而且正所謂千里之行始於足下,雖然現在隋雄還只是一個連微弱神力都稱不上的准神,但等到他將來成長到強大神力的時候,這些經驗不就用得著了嘛!

就算他將來走邪神路線,不去追求什麼強大神力偉大神力,一位前輩強者追求更強境界的經驗,總還是很有價值的。

為什麼畫家裡面,很多都會去兼職做點別的?有的是為了賺錢養家糊口,更多的其實只是在尋求靈感而已。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這道理在哪裡都行得通。

水元素之王唏噓了一會兒,就開始介紹自己這些年嘗試突破強大神力,踏入偉大神力的種種努力。

祂當然不是盲目亂撞的,首先分析了四位偉大神力的特點——他們都是一個世界的掌控者,而且掌控的世界都足夠大。

這「大」不僅僅是範圍大,也包括這世界的內容複雜豐富。如果只說範圍的話,四大元素位面也同樣是無窮無盡的——事實上,無窮無盡的世界還有不少,但它們都被包容在大循環流經的「四面」之中。

問題的關鍵,就在於世界的複雜和豐富程度。

最初做出嘗試的是土元素之王,祂認為要實現自身的超脫,大概需要讓土元素位面升階,升到和「四面」同一層次的高度。為此祂開始催動土元素位面,向著物質面發動了大規模的侵蝕,試圖用這種方法將其取而代之,從而擠掉秩序之主的位子。

「結果呢?」隋雄好奇地問。

「被秩序之主幹掉了。」

「哦,很合理。」

這結果實在太過合情合理,沒有哪怕一點點轉折或者懸念,以至於有些無趣。

第二個做出嘗試的是風元素之王,祂認為應該推動元素位面自身發展,花費了無窮的心裡,推動四大元素位面互相影響,進而產生了一些次級的元素位面。

那是一項極為浩大的工作,最終祂創造出了四個次級元素位面——風元素位面與火元素位面互相影響,產生了煙霧位面;火元素位面與土元素位面互相影響,產生了熔岩位面;風與水產生了冰位面;水與土產生了泥位面。

這使得世界產生了巨大的變化,資源更加豐富,生靈更加多樣,也又孕育出了煙霧、岩漿、冰與泥,四位元素之王。

但是,風元素之王並沒有因此進階。

祂並不氣餒,認為自己還創造得不夠,繼續思索該怎麼做。

默默觀察了大循環許久,祂決定在物質面的內層構築象徵「正面」、「負面」和「精神面」的世界,從而形成一個獨立的循環。

「總覺得工程量有點浩大。」隋雄如此評價。

水元素之王嘆了口氣,默默點頭,繼續說了下去。

這次的工程量比上次還大,風元素之王竭盡全力,才勉強構築了「正能量」和「負能量」兩個位面,當祂想要構築「靈魂」位面的時候,突然就倒了下來,死了。

「啊?!」隋雄瞪大了眼睛,長大了嘴巴,愣了好一會兒,才問,「被誰殺了?」

「沒有。」水元素之王嘆道,「累死了。」

隋雄呆了許久,才回過神來。

累死了……

好吧,中國神話裡面盤古大神也是累死的,相比之下,風元素之王會累死,似乎也沒什麼不合理的。

只是……堂堂一位要衝擊偉大神力的絕頂強者,最終的死法居然是「辛勞過度活活累死」,未免有點諷刺。

風元素之王這一死,創造新世界的努力自然就中斷了。靈魂位面沒有能夠被構築完成,而正能量和負能量兩個位面與已有的四大位面互相影響,又產生了比次級元素位面更小一些的八個位面。

正能量方向的是閃電、光、蒸汽、礦石,負能量方向的是真空、灰、鹽、塵埃。由此四個主位面,兩個副位面,四個次級位面,八個更次級位面組成的龐大體系終於成型,物質面內側的世界也產生了屬於它自己的循環。

聽到這裡,隋雄忍不住嘆了口氣,說:「風元素之王……真可惜了!」

「是啊,真可惜了。」水元素之王嘆道,「如果祂沒累死的話,或許真的會成功。」

「是啊,沒似的話,或許就成功了。」

然而這都是廢話,風元素之王已經死了。成功也好失敗也罷,對祂都已經沒了意義。

風元素之王死後,水元素之王和火元素之王沉寂了許久。一方面是因為看起來似乎行得通的那條路已經被風元素之王用掉了,現在就算他們想走這條路,也沒什麼可以大規模創造的世界,另一方面,則是被嚇到了。

又過了許久,火元素之王突然來拜訪水元素之王,表示自己有了個新的靈感。

「什麼靈感?」隋雄問。

「不破不立,捨棄現有的神格,重新來一次從無到有的過程。」水元素之王說,「這次,不再拘泥於火元素,而是容納整個物質面內層的所有內容。」

「……其中也包括水元素?」隋雄皺了皺眉,問。

「是的,也包括水元素。」

隋雄瞪大了眼睛:「你居然答應?!」

「我為什麼不答應?」水元素之王反問,「暫時失去神職而已,對我來說,神職這東西本來就只是後來才有的。就算沒有了神職,我依然是足以匹敵任何強大神力的強者,依然是水元素位面毫無疑問的絕對霸主。」

隋雄想了想,點點頭,卻又有點疑惑。

「這樣的話,火元素之王『掌控整個物質面內層』的努力,真能成功嗎?」

水元素之王沉默了一下,說:「當然不能,之前都很順利,但在把水元素也容納到祂新構建的神職裡面時,祂爆炸了。」

「爆炸了?」

「是的,爆炸了,死了。」水元素之王平靜地說,「水與火是完全衝突的,彼此根本無法融合。」

「可之前祂不是把風和地融合了嗎?那也是衝突的啊。」

「祂自己是個火元素。」

「……原來如此!」隋雄恍然大悟,「說白了,這是你們自身的先天屬性。」

水元素之王點點頭,輕嘆一聲:「說完了別人的失敗經歷,接下來就該說我自己的了。你還有興趣聽下去嗎?」

「當然!」隋雄已經被完全勾起了好奇心,毫不猶豫地回答。(未完待續。) 接連死了三個同伴,就算水元素之王再怎麼意志堅強,也不由得有些灰心。

更重要的是,祂真的害怕了。

從強大神力到偉大神力,這一步實在太過危險。捫心自問,祂已經是諸神之中接近頂點的存在,比起當年也沒差到哪裡去,為什麼非要更進一步,去衝擊最高的頂峰呢?

而且……就算成為了偉大神力,又怎麼樣?

偉大神力就很好嗎?君不見四個偉大神力,沒多久就只剩下了一個,存活時間還不如他們四大元素之王呢!

懷著這樣的想法,水元素之王安分了許久,一直沒有什麼動靜。

「等等!」隋雄打斷了祂的敘述,問,「你剛才說,四個偉大神力,沒多久就只剩下一個了?」

「是的。」

「那究竟是為什麼?」隋雄好奇地問,「這事情我一直都很好奇,但誰都不知道原因。我本來以為除非去找秩序之主詢問,否則永遠也不可能知道原因了,想不到這裡還有個知情者呢!」

水元素之王沉默了一下,說:「那其實也不算什麼秘密,古神們大概都知道的……大致上,跟我們四大元素之王的情況也沒什麼太大的區別。」

「你的意思是說,他們也在追逐更高的境界,然後一個個都死了?」

「差不多。」水元素之王顯然沒有幫偉大神力們保密的意思,祂今天連自己的秘密都願意告訴隋雄,何況別人的?

「首先,是至惡之主設法偷襲了混沌之主。具體的做法,大概是祂把混沌之主引入了自己所掌控的『負面』最中央,然後發動全力偷襲。究竟是怎麼打的,我當時不在場,也沒親眼目睹,不過結果還是知道的——混沌之主被打成重傷,不得不捨棄身軀和絕大部分的力量逃遁。大約是擔心被至惡之主守株待兔,祂沒有回到精神面,而是在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地方療傷。我們通常見到的邪神始祖混沌之龍,差不多可以算是祂那些殘餘力量的轉生。」

隋雄點點頭,表示明白。

原來混沌之龍果然是偉大神力之一,不過只算是轉生,而且只是部分殘餘的轉生而已。

只是部分殘餘的轉生就那麼強大,那和祂不相上下的秩序之主究竟會有多強呢?

他覺得,自家大哥想要挑戰秩序之主的事情,恐怕希望不大。

「至惡之主獲得了勝利,大家都以為祂會更進一步,結果卻恰恰相反。吞噬了混沌之主所捨棄的東西之後,它根本沒辦法消化,反而因為自己的力量太過凝練的緣故,被『混沌』反客為主,佔了上風。」水元素之王搖搖頭,說,「你去過深淵對吧?作為『負面』的核心地區,深淵本該是『極惡』的地方,別的都是次要的。但現在,『混沌』才是深淵的主題,『惡』反而成了次要的。至惡之主的情況如何,可想而知。」

隋雄仔細回憶了自己在深淵之中的所見所聞,明白了祂的意思。

至惡之主如果沒出問題的話,那麼祂應該是以「負面」為根基,進而佔領「精神面」。但事實上精神面也好,負面也罷,迄今都群龍無首,從沒聽說過有什麼統治者。

不僅如此,精神面如果被至惡之主佔領,或者哪怕只是佔領過一段時間,都該出現顯著的邪惡傾向。可就隋雄所知,精神面的情況和物質面差不多,並沒有特別顯著的善惡傾向。

換句話說,至惡之主雖然獲得了勝利,卻沒能得到成功。反而遭遇了巨大的失敗,很有可能……祂被「混沌」侵蝕得太過厲害,已經失去了自己清明的思緒。

就在這時,隋雄突然身體一震,想起了自己當初曾經遇到過的一個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