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至死死的咬著牙齒,他看著葉雷,「哼,虞天印大哥,一定會給我報仇。」

「他還是自求多福吧。」

葉雷懶得理會左至,他獲得一場勝利,獲得一個積分。

第一輪的抽籤,葉雷的運氣很好。

可是,有些人的運氣就不是很好。

比如,兩個靈海境三重的人相遇了。

尼成對戰楊霖。

鄧台對戰肖剛。

這兩組都可謂是觀看點十足的戰鬥,任何人都有獲勝的可能性,所以其他的一些擂台的人,都來到這個擂台觀看戰鬥。

魏芒的運氣不錯,他遇見的對手都不是太強的靈海境二重,那兩人被分到這個組,也是很無奈。

「尼成對戰楊霖。」

隨著段長老的聲音響起來,尼成身上靈海境三重的氣勢爆發出來,他的雙眼帶著凌厲的光芒。

「尼成,想不到我們第一場戰鬥就遇見,我想要看看這一年的時間,你是否有進步?」

楊霖盯著對面的尼成,他的聲音冰冷刺骨。

「我也很想要看看,你有多少斤兩。」

尼成沒有任何的遲疑,一步踏出去。

「蛟龍拳法!」

尼成的雙手揮舞出去,施展出來的拳頭,氣勢磅礴,彷彿是一條蛟龍,直接龍騰九天。

而那一拳爆發出去,拳頭之上都是光芒閃爍。

不少人都滿臉的駭然。

「這是黃級極品武技,蛟龍拳法。」

「想不到尼成竟然將蛟龍拳法,修鍊到漸入佳境的境界,他的靈力竟然蘊含著蛟龍的虛影。」

「楊霖身上的劍氣縱橫,那冰冷的劍氣,莫不是黃級極品武技劍法,水寒劍法。」

「水寒劍法。」

「蛟龍拳法。」

兩個人的戰鬥開始,拳頭翻飛,如同蛟龍騰飛,威勢無窮。

而,楊霖手裡面的劍法,卻也輕靈巧妙無比,如同水流在流動,劍劍都凌厲兇狠。

「楊霖師兄的劍法很不錯,我覺得楊霖可能要獲勝。」有人看向楊霖,直接說道。

「那可未必,尼成師兄很少說話,可是他的拳法,卻也不是蓋的,實力很強。」

「哎,這兩個人,要是放到其他的一些小組,那必然是進入前十。現在這個第三小組,競爭太恐怖。」

「你們不要忘記,第三小組,還有肖剛,甚至葉雷我也覺得他不簡單。」

有人看著第三組的人,都是無限的感慨。

這個組的競爭簡直是太激烈了。

就好比,現在尼成對戰楊霖,兩人已經戰鬥二十多招,還是無法分出勝負。

(求收藏,求推薦,求打賞!) 第199章又是一劍

「尼成,看來這一年的時間,你的進步還真的不錯。」

楊霖抓著手裡面的劍,他雙眼盯著對面的尼成。

尼成卻不說話,而是一拳狠狠的轟擊出去。

嗤啦!

楊霖手裡面的長劍抖動,一劍也朝著尼成的胸膛刺出去,兩個人都互相躲閃。

隨著戰鬥四十招的時候,楊霖手裡面的劍法,突然變化,他看著尼成:「看來,不施展出我的玄級下品武技,還真的無法打敗你。」

「本來,我修鍊的這門劍法,一直等著進入前十排名戰才使用。」楊霖的臉色很難看,他知道必須要提前暴露底牌。

否則,如此消耗下去。

他也許能夠打敗尼成,接下來的戰鬥,卻會很吃虧。

很多人都盯著楊霖。

只見楊霖身上的氣息變化。

凌厲無比的劍氣直接衝擊出來,那是他身上的劍意。

「歸一劍法!」

「天,楊霖竟然修鍊成功歸一劍法。」

「歸一劍法,乃是玄級下品武技的存在。」

「看來楊霖獲得第三組的第一名,幾乎是毫無懸念的事情。」

眼看著楊霖施展出歸一劍法。

「第一劍!」

楊霖一劍斬出去的頃刻間,對面的尼成頓時被震退出去,他的嘴角溢出鮮血。

他臉色有些發白的看著對面的楊霖:「想不到你修鍊成功歸一劍法,倒是讓人意外,我輸了。」

楊霖很清楚,自己若不是運氣好修鍊成功「歸一劍法」,他想要打敗尼成,不是容易的事情。

「僥倖而已。」

楊霖說道。

尼成卻搖搖頭,道:「從來就沒有僥倖的事情,恭喜你!」

「鄧台對戰肖剛。」

段長老的聲音響起。

鄧台直接一步登上擂台,肖剛也是緊隨著來到擂台。

「肖剛,早就聽聞,你這次外出歷練,打敗靈海境三重的存在,我很好奇真假。」

鄧台雙眼盯著肖剛,他的雙眼很小,彷彿是毒蛇一般,死死的盯著肖剛。

鄧台的眼神讓人感覺到很不舒服,尤其是,他的嘴角那種不屑的神色,更是讓肖剛怒火中燒。

「一戰便知!」

肖剛身上的靈力激蕩,他渾身的氣勢爆發出來,他手裡面出現一柄長劍。

劍光閃爍著森然的光芒,他的嘴角帶著冷笑,道:「接下來,我就讓你見識見識,到底我打敗靈海境三重,是真是假?」

嗤啦!

肖剛一步踏出去,他手裡面的長劍,已經朝著對面的鄧台,狠狠的一劍刺出去。

鄧台眼看著肖剛一劍刺出來,他的身上靈力浮動,身體漂動起來,躲避開肖剛的劍。

「肖剛的劍法似乎很厲害,似乎是黃級極品武技,而且還修鍊到漸入佳境的境界。」

有人看著肖剛施展出來的劍法,威力很強。

「鄧台的掌法,也是黃級極品武技。」

「總而言之,這第三組的戰鬥,真的是太慘烈。」

……

肖剛的劍法變得凌厲無比,可對面的鄧台卻也不是等閑之輩,想要打敗鄧台,也不是簡單的事情。

鄧台不僅掌法很厲害,而且他修鍊的還有一門身法的武技,他的速度很快。

導致,肖剛的劍法,幾次就要攻擊到他的時候,都被他直接躲避開去。

「肖剛,看來你打敗靈海境三重的傳聞,恐怕是流言蜚語吧?」鄧台雙眼帶著冷笑。

「是嗎?那我就成全你!」

肖剛徹底的被鄧台激怒,只見他手裡面的劍,突然變得光芒釋放出來。

最重要的是,肖剛的身體周圍,一陣陣的狂風呼嘯起來,那是他剛才施展的劍法的最後一式。

可是,這一劍卻變得無比的飄忽不定,而這一劍狠狠的落下來的瞬間,鄧台徹底的愣住了。

「劍意!」

「肖剛竟然感悟到劍意的存在。」

「這是劍意的雛形,難怪他能夠打敗靈海境三重。」

「我們內院之中,似乎除了十大弟子之外,只有幾個人,感悟到劍意的存在吧?」

……

嗤!

鄧台胸前,一道血痕浮現出來,他的身體接連倒退出去,雙眼裡面都是驚恐。

肖剛雙眼冰冷的盯著對面的鄧台,道:「現在,你還覺得我打敗靈海境三重,是傳言嗎?」

鄧台聞言,無比的鬱悶。

想不到肖剛才靈海境二重巔峰修為,居然感悟到劍意的雛形。

「哼!」

鄧台沒有說話,而是冷冷的哼了一聲、。

就這樣,第一輪的戰鬥結束。

段長老開始主持第二次的抽籤開始。

這一次,葉雷抽到的對象是,剛剛敗給肖剛的鄧台。

鄧台看向葉雷,抿著嘴唇,笑道:「看來我的運氣不錯,居然遇見你作為對手,。」

「是嗎?」

葉雷看了鄧台一眼,直接反問道。

第二輪的戰鬥繼續開始。

這一次,楊霖對戰魏芒,戰鬥依然很激烈。

不過,楊霖的玄級劍法歸一劍法,實在是太強悍,最後魏芒也不得不主動認輸。

不多時,戰鬥就輪到葉雷和鄧台。

鄧台跳躍到擂台上面,他目光落在葉雷身上:「我敗給肖剛,心情很不舒服。」

「你若是直接認輸的話,或許可以免去一些皮肉之苦。真的要和我死戰的話,你恐怕會很慘。」

葉雷看著對面自以為是的鄧台,他緩緩的道:「你的廢話怎麼會這麼多呢?」

「你找死!」

鄧台剛輸給肖剛,內心都是無比鬱悶的存在。

他被葉雷這樣一說,頓時暴怒。

「你們說葉雷能不能夠打敗鄧台?」有人看著兩人的身影,出言詢問道。

「我覺得不太可能,鄧台的實力可不是蓋的,要不是肖剛擁有劍意,他都無法打敗鄧台。」

「我也覺得葉雷必敗無疑。」

……

「你才加入內院沒多久,我讓你先出手。」

鄧台看著對面的葉雷,無比裝逼的說道。

「讓我先出手?你確定?」

葉雷皺起眉頭,他目光落在對面的鄧台身上,嘴角微微一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