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突然,他們整體一個蠕動,噴發出來了一股股巨大的能量,降落到了遠處的山河大地之中。

那山河大地頓時塌陷,出現深坑,然後逐漸又恢復,卻變成了一片紫色。

「改天換地的神通?」這一下,所有的人都驚呆了,他們萬萬沒有料到,大陣如此厲害。

「那是當然,這大陣不是他們本身的力量,而是他們打開了一個通道,他們虔誠祈禱仙界,仙界就溝通了他們的身軀,他們只不過是一個媒介,造成山河大地再造的局面是仙界本身的力量。」夢江南心中也震驚起來:「這是魔界的手段,當真無敵。居然可以隱瞞過修真世界天意,把力量降臨下來,我知道了,魔界用這些土著的靈魂,掩蓋了氣息。」

魔界通過這些人的身軀降臨下來力量,那就完全可以隱瞞修真世界天意。 (新的一月即將來臨,預告下這本書將正式上架,提前加更提醒下大家,4月我們要拿月票第一!很多人已經忘記了我們神機營的赫赫威名,這一次我們要雄起,讓敵人無限顫慄吧。

另外說下我的微信賬號me

g

ushe

ji1984,歡迎大家加我的微信,談談心,搞搞基,有美女也可以戀戀愛!)

無限星深處。

江離,夢紙鳶,華六道,大黑,洪黑獄,夢祖神,紫長夜,紫飄,龍月姬九大聖者聚集在一起。

這就是人類的中間力量,也是無限集團最強的陣容。

大黑,洪黑獄,紫飄,夢紙鳶這三人是在當日的戰鬥中成就了無上聖者的境界,現在他們的修為更加精深。

當然,除了這九大聖者之外,還有元顏,元華,元猛三大仙人。

「這三位是仙界來人,加入我們的人類陣營。」江離介紹道:「我們現在已經知道,在君蒼生等宗門後面,是魔界的力量在作祟,想要把我們人類趕出修真世界,與此同時還要威脅整個世界的安全,這一點我們絕對不能夠容忍。」

「三位仙界來人?」華六道等人都面面相覷,他們很驚訝,不過還是保持住鎮定,既然江離拉攏了這三個人,那麼這三個人肯定就可以牢牢的掌握在人類手中。

「青丘狐族的妖怪不會和那群人聯合,我們正在等待她們前來開會。」夢紙鳶冷靜的道:「等聯合在一起,恐怕就要開戰了。這一次,我們人類是被動迎戰,而且是掌握大義,不會有詬病。因為,我們代表的是宇宙之中,正義的秩序,而魔族代表的是邪惡,我們沒有違背我們陣營的奧義。」

本來,人類進攻修真世界的土著,那就是有違道德,因為人類是借道的。居住在修真世界中,暫時寄居而已。如果消滅了土著,那就是侵略,倒是有一些因果糾纏,以後氣運會沾染上殺孽,但是現在,魔族入侵,這群人投靠了魔族,那就是為天地所不容,為陣營所不容。

而且,他們還來率先進攻,人類反擊就沒有半點的不道德了。

一個通道打開,走出來一尊千嬌百媚的女子,正是青丘,在她的身邊,站立著三個面容陰冷的年輕人和一個嬌小的女孩。

那三個面容陰冷的年輕人,都是聖者,身上散發出來野性,狂莽的氣息。而那個女孩子則是歡呼雀躍,有一種春光明媚的感覺,居然也是聖者。

「我來介紹一下,這三位,是狼族領袖,餓狼聖者,惡狼聖者,噩狼聖者。都是我的屬下,這位是禽鳥一族的領袖,百靈聖者,也是我的屬下。」青丘臉上沒有一點笑容,介紹過後,就拋出來了一句重磅的話:「你們人類大禍臨頭了,知道么?」

「什麼大禍臨頭?」夢紙鳶反問。

「現在,夢江南成了聯盟的首領,修真世界幾乎所有宗門聯合起來,對付你們,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隱藏高手紛紛出現,這不算什麼,夢江南得到了仙界指點,成為仙界的代言人,從仙界的手中得到一些大陣,現在無數的宗門都在操練大陣。那些大陣只要稍微一操練,就可以得到仙界加持,他們的力量大增,首先是純陽學院的弟子,個個都幾乎增加了一倍的力量。現在,是仙界要滅絕你們。」青丘道。

「是啊,我們這次來,是看看你們有什麼對策。」三大狼族首領道:「你們雖然厲害,但我們畢竟要為了自己的族群,而且我們是不可能和仙界對抗的,否則仙界的高手以後降臨下來,我們個個都要身死道消。」

「你們說什麼?仙界支持那些土著?」元顏幾乎是要笑了起來。

「你是?」青丘這個時候才發現了元顏三人,已經看出來,這三人的修為翻天覆地,居然是三條大道的無上強者,頓時大吃一驚。

「我們就是仙界下來的,是仙界元元宗的弟子,仙界降臨下來意志,我們不可能不知道。」元猛大吼一聲:「難道是魔界欺騙了他們?而且,我們仙界一直都是等價交換,不可能祈禱就會獲得無窮的力量,這是魔界的手段,魔界先是假裝仙界,誘惑生靈祈禱,先給生靈一些甜頭,然後讓他們上癮之後,不得不把靈魂和血肉都交給他們,最後被魔界吸收,化為純正的魔元。」

「是啊,我看這百分百是魔界的手段,我們仙界和魔界征戰多年,彼此都十分熟悉。」元華道:「江離,能否讓我們看一看,那些宗門聚集的地方?」

「那是當然。」

江離一抓,面前就出現修真世界宛如一個雞卵,懸浮在宇宙之中,在原來,這修真世界體積大約是三個太陽系的大小,但是現在,似乎還在不停的增加,已經到了接近四個太陽系大小。

這就代表著世界在擴張,修真世界天意少年的修為也在不停的提升。

這就是一個立體的地圖。

地圖擴大,最後到了修真世界的中央,那是巨大的通天峰,在通天峰下的大草原之中,已經到處都是宗門,一個個的宗門高手都聚集在那邊,操練各種各樣的陣法。

每一個陣法,都似乎溝通了神秘的世界,仙氣盎然,色彩絢麗,處處都蕩漾著一種勇猛精進的氣息。

巨大的力量,震懾了未來。

「果不其然,這是魔界的手段。」三大仙人道:「可惡,魔界果然把手入侵到了這裡,那夢江南,純粹就是魔界的棋子,只有魔界才會這麼做,他們偽裝成我們仙界。」

「那現在怎麼辦?」青丘半信半疑。

「當務之急,要麼把這些人都殺死,要麼是切斷他們祈禱的源頭。」元顏道:「現在,這些人已經入魔,如果再讓他們祈禱下去,魔界的力量就會通過他們降臨到這個世界,然後把整個世界都魔化,到時候山河大地全部被魔氣籠罩,生命都成為魔頭。」

「全部殺死這些人,那有些太殘忍了。」江離皺眉:「並且,修真世界孕育出來這些生靈不容易,要是全部殺死,反而是把整個世界弄成一片死域,我們人類最好是把這些人容納,海納百川,用我們的文明,同化他們,使得他們認可我們的秩序,這樣一來,才可以使得修真世界晉陞。」

「那隻能夠斬斷他們的能量源泉了,使得魔界顯現出來本來面目。」元顏道:「按照這樣的情況,一般來說,在不遠的地方,修真世界之外,有魔界的高手,在布置祭壇,這些人的祈禱,是先經過祭壇,反饋到了魔界之中,魔界中的高手,再催動魔界的元氣反饋下來,經過層層迷惑,天魔亂舞,就可以讓世俗之中的高手神魂顛倒,連聖者都會被迷惑。如果我們找到祭壇,毀滅了這祭壇,那麼那些人就會醒來,他們祈禱也沒有力量,不但如此,先前那些增長了他們力量的魔性就會爆發,一個個變成魔頭,狂亂,亂殺無辜,造成一片混亂,接下來,我們就可以前去充當救世主,把這些人拯救,然後宣布魔界的一切。」

「好主意。」江離點頭讚賞道,想不到,眼前的這個元顏仙人居然也是一個擅長爭鬥的好手。

「過獎了,這是我們經常使用的手段而已。而且眼下如果不殺人,只有這樣一個最好的辦法,毀滅魔族祭壇的源頭。否則再這樣下去,那些人入魔越來越深,再過幾天之後就再也不可能恢復了,他們會變成真正的魔頭,甚至在必要的時候,自我獻祭給魔族,那個時候,我們面對的就是一群群的魔鬼。 豪門驚夢ⅱ:尤克里裏契約 在魔界之中,炮灰就是魔鬼,那些魔鬼都是被魔界迷惑的可憐蟲。」元顏給江離講解魔界的知識:「魔界之中,最低級的魔鬼,不是魔界土生土長的原居民。都是這些被迷惑的人,而比魔鬼等級高的是魔人,那就是魔界的原居民,如果魔人修鍊到了一定境界,那就是魔將,再提升一個層級,那就是魔王,又提升,那就是魔君,魔君基本上相當於聖者的實力了,魔君之上就是魔神,魔神都是練成了虛擬神格的無上人物,不過我想這種無上人物暫時不會出現,所以我們的對手主要是魔君。」

「是嗎?」江離暗暗思索著:「大道級的魔界中人可以稱呼為魔君,但是大道級的高手相差天遠地遠,如果出現了五條大道,甚至六道大道,完全可以把我摧毀。」

「不過魔界祭壇必須要找出來,摧毀。」夢紙鳶道:「這也關係到了我們人類自己的安危,還有修真世界的安危。修真世界一旦被魔界給佔據,我們居住到哪裡去?」

「必須要摧毀,不過魔界祭壇在哪裡,我根本不知道。」江離想起來了那個宇宙風暴地帶,但是那裡面也沒有魔界祭壇的氣息。

「我倒是會一種仙法,不過需要你們的幫忙。」元顏道:「可以通過這魔氣的來源,查到那些魔族的真正祭壇所在位置。」

「哦,什麼方法?」江離覺得這是可行之策。

「那就是詢問仙界本源。」元顏道:「以祭天之術,觀察周天,這叫做萬仙周天監察術,我們聯合在一起,以無上之道,我來施術,你來以靈魂之火助我,我的靈魂之火根本不能夠和你比。」 元顏,元華,元猛三大仙人端坐在空中,各自催動靈魂之火,稍微一噴射,頓時面前就出現了一面鏡子,這是溝通仙界而凝聚出來的監察周天的鏡子。他們的特殊法術,可以連接仙界天意,以天意的一部分角度,觀察周天萬界的許多變化。

其實江離看了出來,這就是等於一個大型的搜索系統。

他們用靈魂之火精神,接入仙界天意凝聚成的網路之中,觀察周天經緯,等於是人類利用網路的搜索系統搜索各種知識。

仙界的天意其實也就是相當於一個巨大的光腦,搜索引擎比起人類的無限號光腦甚至大帝舍利都強橫億萬兆倍,所以現在三大仙人聯手搜索,肯定能夠尋找出來魔界人物的祭壇在什麼地方。

因為,這是以仙界天意視角作為根基的。

不過,三人凝聚出來了這面鏡子不是很清晰,根本看不清楚裡面到底演繹的一些什麼。

「速速催動靈魂之火!」元顏道:「我們在藉助仙界天意的視角,必須要靈魂之火的威能催動,不過你不是我們仙界中人,無法啟動天意搜索,但是可以藉助我們的氣息,一起催動。」

「無所謂。」

江離立刻就催動了自己的靈魂之火,投入到三人的大陣之中。

轟隆!

江離的靈魂之火強度比起三尊仙人加起來還要大上幾倍,強橫幾倍,稍微一動,那鏡子就非常的清晰,上面顯現出來各種各樣的信息和畫面。

果然,在不停的搜索之中,畫面定格,出現了一片宇宙風暴,在那宇宙風暴的深處,有一處祭壇,許多魔族的影子在其中,強大的身軀在晃動著。

「魔族的祭壇真的在那宇宙風暴深處,看來我猜測得沒有錯,不過現在倒是掌握了準確的坐標,不過我的靈魂之火強度不夠,還是不能夠尋找到那些魔頭的具體修為,只知道魔界祭壇的位置,不管了,先過去看看。」江離確定了位置,把靈魂之火緩緩收回體內:「三位,我現在就去那個風暴的源頭,解決魔界的祭壇,你們在這裡鎮守,免得那些邪魔入侵,有你們三位,我們人類倒是十分穩固,你們放心,只要你們能夠在這次劫難之中立功,我們人類的系統會忠實記載你們的功勞,到時候,你們就可以換取元神大道的修鍊方法了。」

「果然。」元顏查看自己的晶元,發現上面多出來了許多積分,那是人類社會貢獻度。因為她剛才輔助人類查出來了魔族的消息。

「我們也一起去魔族祭壇,多殺一些魔族。」她立刻表示:「我們仙族是魔族的剋星。」

「那不用,你們在這裡鎮守,我一個人去解決,因為人多反而誤事,還有那邊非常的兇險,我才能夠應付。」江離這話的隱藏意思是三位仙人雖然強大,但和他在一起去魔族祭壇,還是累贅。

三位仙人都聽了出來,不過他們居然沒有生氣,而是各自皺眉,盤算了一陣:「的確,那邊很兇險,我們還是坐鎮這裡比較好。」

三人都是身經百戰,知道怎麼在宇宙中生存,絕對不會為了區區意氣,使得自己遭遇不測。擁有悠長的生命之後,誰都不願意死亡。

當下,諸多人定下來計策。

江離身軀一動,已經消失不見,他出了修真世界,前往宇宙深處,在茫茫星空中尋找到那宇宙風暴地帶,然後去找魔族的祭壇。

他跟蹤過象王和君蒼生,輕車熟路,很快就來到了這一片宇宙風暴中,唰的一下,深入其中,那猛烈的風暴連時空都粉碎,大道級的強者都不敢深入,但是他現在的修為相當於五條大道級的高手,甚至領悟了無限神拳第十二招,無限涅槃,就要凝聚成忘情,緣分兩大法則,強得沒法形容。

他身軀稍微扭動,就無聲無息到了風暴之中,身軀一個閃爍,打開了蟲洞,以一步就是一光年的速度在前進著。

這宇宙風暴非常巨大,其中沒有星球,也隕石帶,完全就是宇宙風暴的狂流,其中狂流是空間粉碎然後組合之後又破滅的力量,等於是時時刻刻聖者在自爆,也難怪是一般大道級高手都抵擋不住。

宇宙之大,無奇不有。聖者雖然厲害,但在第三次元宇宙面前,還是顯得如滄海一粟那麼渺小。

「前面有魔氣!」在不停的在風暴中穿梭著,江離不但沒有被風暴摧毀,反而身軀在不停的吸收風暴的力量,在體內產生了新的能量壓縮進入矩陣中。

他的無限矩陣中星星點點,似乎有恆星誕生的味道。

「果然,在前面,就是魔族的祭壇。」他停留下來,目光刺破風暴,就看在了在這片宇宙風暴中央一個巨大的祭壇在旋轉,吸收著風暴的力量,綻放出來光芒。

在當年,江離帝王星上尋找到了一片峽谷,就在峽谷之中建立基地,吸收峽谷中神風的風能,產生能量塊,可以發大財。而現在,這裡的宇宙風暴等於是時時刻刻無數聖者的自爆,那股能量大得不可思議。所以魔族在這裡建立了基地,吸收風暴的能量,為基地補充能量,甚至可以修鍊法寶。

「這是科技的手段,是魔族的科技?」江離看見那巨大的基地,好似飛碟,其中不是法寶的氣息,而是科技的文明。

魔族居然也掌握了科技的力量?

不過,這也很正常,因為在魔族是高等文明,擁有科技的力量很正常,還有在第三次元宇宙,法寶和修為太強,都會被壓制,只有科技的力量才可以盡情施展。

所以,魔族全力發展科技也很正常。

他們是為了統治三次元宇宙做準備。

眼前巨大的基地,大約有兩三個地球大,組成了飛碟,在風暴中安然無恙,而在飛碟之上,到處都是起起落落的魔族,那些魔族很強壯,每一尊都身高大約是三米,全身漆黑,頭上有角,雙目呈現出來紫色,頭髮則是綠色的,嘴角有獠牙。這是魔族的基本特徵,只有那種高等的魔族,才和人類一模一樣。

人類是進化的最完美形體,所以仙界的仙人都是人類的模樣。

無數的魔族都在飛碟之中祈禱,在飛碟的上空,出現了一尊古老的門戶,門戶之中就是魔界的通道,不過是能量通道,一個臨時的通道,能量可以從其中降落下來,人卻不能夠從其中飛升或者出來,只有萬界天球才可以打開那種物質界的通道。

「好強的防禦。」江離正要潛伏進入其中,但是才接近那飛碟,就被一股無形而龐大的魔念阻擋,這股魔念幾乎不可突破,簡直和主神號光腦的防禦差不多了,根本無法突破。

「難道要強行攻擊,不過我不知道其中到底有多少高手,萬一出現強橫人物,豈不是死翹翹?」江離倒不是怕死,而是害怕自己死了,人類就會滅絕,群龍無首,失去他的鎮壓,再度陷入混亂。

他在思考之中,就看到了風暴中,一個人走了出來,這個人身穿血色長袍,居然是血魔血景,他出現之後,發出來了一道血色光芒,似乎在呼喚那飛碟之中魔族的強者。

轟隆!

那飛碟一震,一尊魔族強者出現了。

這魔族強者就是江離那天看見和君蒼生,象王接觸的那個。身上蘊含四條大道,如果單對單,現在江離一拳就可以擊殺了他,但是他只是一個使者,在這飛碟深處,還蘊含了更強的高手。

「來自血界的強大存在,你來到我們魔族基地,是想幹什麼?」那魔族使者道。

「尊貴的魔族魔君,我是來和你們聯合的,我們血界,想和魔界聯合,一起爭奪萬界天球。」血魔血景道。

「萬界天球只有一個,不可能平分,以後的萬界主宰,也只可能有一個。」魔族使者道:「我們魔族和你們血族雖然都是邪惡,但我們的是邪惡守序,你們是邪惡混亂,我不想和你們合作。」

魔族之中,秩序井然,等級森嚴,是一個有秩序的族群,而血界中則是非常混亂,相互吞噬,朝不保夕。

「難道,你們連造化玉碟都不想要了么?」血魔血景嘿嘿笑了起來。

「造化玉碟?你們在說造化玉碟,就是仙界失蹤的那最高神器?天庭的信物?發號司令,統一萬界的信物?」魔界使者身軀狂震。

「什麼?這血魔血景也知道造化玉碟?」江離大吃一驚。

「不錯,造化玉碟的線索在一個地方,難道你們不想去尋找么?」血魔血景道:「只要你魔族和我合作,我們都有機會。」

「血界的強大存在啊,我們已經尋找到了造化玉碟的線索,所以不和你合作了,你速速的離開吧,你來到這裡本身就是窺視了我們魔族的秘密。」就在這個時候,在那飛碟之中,出現了一尊強大的存在,聲音比血魔血景還要強橫。

「你們是不是尋找到了一個叫做修真世界的地方?那個地方和仙界有些類似,好像是仙界大帝在隕落之前締造的?」血魔血景長笑著:「不過我告訴你們,造化玉碟不在那個地方,而是在一個非常強大的星域之中,那個星域叫做不朽之塔。」 「你說什麼?」魔族之中強大的存在出現了。

是一個影子,這個影子非常淡薄,看樣子是一個中年人,很是威嚴,在他的頭頂上出現了許許多多的光芒和符文,似乎在壓制他身上的氣息,免得被第三次元宇宙規則所排斥。

「又是一尊五條大道的高手,不過似乎沒有血魔血景那麼輕鬆寫意。」江離在暗中觀察,突然覺得自己境界低是一件好事情,但是他聽到了一個重大消息,那就是在不朽之塔,巴立明所在的星域,居然有造化玉碟的消息?

如果是那樣的話,那恐怕就可以解釋為什麼武祖巴立明會出現在那個地方了。

「我是血景,敢問你怎麼稱呼?」血魔血景問道。

「魔一雄。」這中年人道:「你剛才所說的,造化玉碟有可能在不朽之塔中,可是真的?不朽之塔是三次元宇宙之中最神秘的兩大地方之一,還有一個地方是宇宙之腦星域,這兩個地方,代表了第三次元宇宙的核心奧義,我們魔族之中的也曾經闖過其中,不過都全軍覆沒,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在欺騙我?」

「我絕對沒有欺騙你,這是宇宙之中最高機密,不過我卻仔細研究過了。」血魔血景道:「你知道地球人類之中,有幾尊出類拔萃的人物么?殺得天使一族都頭疼萬分,他們就知道了造化玉碟的線索,於是一個前往了不朽之塔,一個前往了宇宙之腦。你們魔族控制了修真世界之中大部分的土著,應該得到了不少的消息是不是?」

「不錯,我們魔族知道在地球人類中,有兩大厲害人物,一個叫做王超,一個叫做巴立明,這兩大人物很兇殘,有神的威能。所以我們現在在暗暗圖謀,就是想勾引出來這兩個人物。」魔一雄在微笑。

「他們之中還有一個厲害的首領,叫做江離,眼前只是聖者,但修為已經可以和我平起平坐,非常恐怖,假以時日,恐怕又會成為王超和巴立明那樣的人,所以我們現在必須要除掉此人,如何?」血魔血景道:「除此之外,在人類之中,還有一個叫做江納蘭的人,我知道他和你們魔界勾結在一起,但是他和天使一族牽扯不清,更重要的是他是武界的人,你們很有可能會被他算計。」

「這個小人物,我們殺他易如反掌。」魔一雄哈哈大笑:「血景,我是不會和你合作的,那個江離倒是有一些手段,是個人才,我倒是想吸收進入我們魔族之中,可以給他身份,他以後是對抗仙界的好手。」

「不合作么?」血魔血景道:「那我只好和人類合作了,滅魔他們應該很願意,還有我告訴你們,仙界的人已經來到了這裡,而且還已經和人類合作,你們用天魔大陣誘惑修真世界之中的土著,這隱瞞不了人類,更隱瞞不了仙人,那些仙人一定會溝通仙界,到時候你們反而會陷入被動,只有和我合作,我才可以幫助你們。想一想,你們拒絕了我,不但失去了一個朋友,還會多出來一個敵人,實在是太得不償失了。」

「你要怎麼合作?」魔一雄皺眉,他覺得血界的人也不好惹,都是魔,血界的人比魔界更殘忍,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雖然血界沒有魔界大,但是血界中的血魔沒有底線,很是難纏。

魔界中的人還有底線,比如不可能和仙界中人合作,但是血界的魔頭就不同,任何人都可以合作。

「很簡單,我們聯手,快速滅了人類,尤其是捕捉到那江離,他的身上有神格,有虛擬神格,還有蟲族的母巢,我們平分如何?」血景神秘的一笑。

江離捕捉兩人的神念波動談判,心中倒是有一些擔心,如果兩人聯手,自己搗毀魔界祭壇只怕不但不會成功,反而真的會遭遇不測。

這兩個人其中任何一個,自己都有可能抵擋,平分秋色,但是兩兩合作,自己就萬萬不是對手,更何況在這魔界基地之中高手如雲,說不定還會出現幾個和魔一雄一模一樣的高手,那樣一來,他逃走都不可能。

除此之外,很有可能血界的高手前來。

一切都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麼簡單。

「我們現在就出動?」魔一雄遲疑的道:「不過按照我們的計劃,很快,修真世界之中的土著就會入魔,最後我們魔界的力量通過他們的渠道,侵蝕修真世界的天意,到達那個時候,整個修真世界就會變成一個巨大的小魔界,為我們所用,整個世界會徹底吞噬人類,江離也在劫難逃,這是我們魔界無數個年月進攻各種世界而施展的手段。一切都井井有條,都在我們的計劃之中,你能夠幫什麼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