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劍風中飄動的長發之下,紫裙女子的雙眼中再次泛起迷離光彩,正好對上了風韌的雙眸。

「這種距離下,正是施展幻夢眩惑的最好時機。你太心急了,於是再次中招。既然如此,這一次就好好體驗一下噩夢吧,在絕望中終結自我,呵呵呵呵呵……」 ?滴答!滴答!

無限的寂靜之中,唯有那清脆的水滴聲清晰可辨,緩緩睜開的雙眼的風韌大口喘著氣,所看到的的儘是一片昏暗,只有幾個模糊的影子在不遠處晃動。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冰冷的觸感滑落在他身前,這唯一的動靜也是讓他不由心生詫異,忍不住抬手一接。

滴答。

液體落入掌心,除去冰冷的觸感之外,還有著一絲淡淡的粘稠。這時,逐漸適應了黑暗的雙眼已是能夠勉強看到自己的掌心,粘稠的液體的顏色,應該是……暗紅!

血?

風韌一驚,頓時打了一個寒戰清醒許多,右手五指一握,淡金色光焰隨之閃爍躍起,逐漸擴散向四周的光芒劃破了黑暗的遮掩。

在他掌心中,確實是一小灘粘稠的鮮血,而上方還在繼續滴落,以至於下意識抬頭一望。

那一瞬間,風韌渾身顫抖不已,雙眸一陣劇烈收縮,微微張開的雙唇也在輕輕顫動,不敢置信的聲音從嘴中傳出。

「無道……哥?」

上空,一道殘缺的屍體靜靜漂浮著,被撕裂的小腹可以清晰看到破碎的內臟,沾滿血污的面孔不再英俊瀟洒,殘留在臉上的只有痛苦的絕望。

「怎麼可能?」

一躍而起,風韌來到了那具屍體的旁邊,顫抖的手緩緩探出。而事實,卻是和他心中所最不願意看到的一模一樣。

死了,形神俱滅。

「騙人的,一定是騙人的吧?無道哥,你在哪裡啊,快出聲啊!開什麼玩笑,你怎麼可能死了,一定又以靈魂形態漂浮在什麼地方,對嗎?」

然而,根本沒有人回應他,空曠卻又好像沒有邊際的空間,再無其他活物。

也就在這時,他的目光不由落在了下方不遠處,頓時心中又是一陣劇痛湧來,第一時間掠身而去,顫抖的手伸向那具側躺著背對他的金髮女子,用力一翻。

最不想看到的熟悉面孔出現在視線中,空洞的雙眼,沾著血污的蒼白臉龐,一切都在訴說著同樣悲催的事實。

生命,已經流逝。

「音姐,為什麼連你也……」

淚水滑下,雙肩在顫抖,風韌仰頭一聲怒吼,很快又心中疑惑再現。

這究竟是什麼地方,為什麼自己在這裡,而且身邊的人竟然一個個……

不想再去多想,因為在他的視線里,xt電子書下載/(.』)

殘缺的長槍斜起在地上,遍地已經凝結的暗紅色血跡,兩道身影背靠背坐倒在那裡,一樣沒有任何生氣。

「霍雲,宇文坤?」

心中的痛苦與凄涼空前,風韌的面孔已經扭曲,目光繼續遠去,看著形態不一的數道身影出現在自己視線中,但有一樣卻是相同。

他們,無一生還。

李廷申,沈月寒,蘭瑾,艾莉珞,雲青空,姜纖塵,風輕柔,雲若水……還有,風欣紫。

「怎麼可能,這一定不是真的!」

近乎癲狂地嘶吼著,風韌只覺得自己的視線逐漸模糊起來,雙拳重擊在地面上,反震的劇痛已經不重要了。再痛,也比不過心中的創傷。

「怎麼了,什麼不是真的?」

一個冰冷的聲音突然傳來,略微耳熟,也是令他終於心中一振,仰頭望去,終於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霍曉璇……不,雪夜淚!

只是,那一瞬間,他的雙眸再度一陣劇烈收縮,不敢置信的神色更盛。

在雪夜淚的手中,赫然提著一道還在滴血的嬌小身體,金色的長發垂下遮住了她的面孔。不過這種發色與身材的,在風韌印象中只有一人。

他與顧雅音的女兒,風霏霏。

「小霏,怎麼連她也……」

「哦,你說的是這個嗎?」

雪夜淚殘忍一笑,抬起了手中的嬌小屍體,金髮之下,正是小霏閉上雙眼的蒼白臉龐。

「難道,是你?」

說出這幾個字的時候,風韌感覺自己好像墜入到了冰窟之中,縈繞渾身各處的深寒幾乎將他周身血脈徹底凍結。這個時候,他多麼希望聽到從這個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的女子口中聽到期待的那兩個字。

然而,最後的幻想瞬間破滅。

「當然是我,這裡所有人都是我殺的。」

「為什麼!」

風韌吼聲震天,連同大地都一同顫慄。

隨意將手中的小屍體拋在一旁,雪夜淚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戲虐笑道:「因為我喜歡,因為我恨你。 走過梧桐樹下 殺了你不夠,殺了風輕柔也不夠,索性殺光所有人好了。這樣,才是對你最大的報仇吧?」

揮手一握,星塵淚於虛空中赫然出鞘,璀璨的冰冷銀虹化為凌厲劍鋒,風韌喘著粗氣,大步上前喝道:「你竟敢,你竟然……」

「那又如何,你能夠對我下得了手嗎?或者說,你可以對這具身體的另一個主人下得了殺手嗎?所以,我是立於不敗之地的,你沒有任何——呃!」

雪夜淚突然一聲痛哼,低頭一望,自己的胸膛已被星塵淚擊穿。

「下不了手?我欠曉璇的太多了,不如就這樣再任性一次,多大的罪,冥冥中重逢之時我去和她說清楚。只是,唯獨你不能饒恕!」

抽劍,風韌冷冷一哼,望著雪夜淚倒地,扭曲的臉孔逐漸生機流逝。

而這一刻,他只覺得自己的心莫名的空虛,根本抑制不住的痛楚與悲傷湧上心頭。

為什麼,為什麼自己能夠做的只有這樣?悲劇發生之時,自己到底又在做什麼?接下來,以後,究竟該如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仰頭怒喝,吼聲不止,在他圓瞪的雙眼中,赤色的慍色火光洶湧而現。身體深處,一抹禁忌的燥熱悄然蔓延。

……

「啊呵呵呵呵!對,要的就是你這幅痛楚的樣子,膽敢傷我成這樣,這點懲罰又算得了什麼?就讓我看著你,逐漸在痛苦中力竭而亡吧。」

窺視著風韌夢境的紫裙女子殘忍一笑,很快又是一皺眉,顯然扯動到了傷口。不過對她而言,這已經無所謂了。

目光一瞥,她又是望見了不遠處依舊沉醉於最初幻夢未曾蘇醒的雪夜淚與風輕柔,頓時嘴角又是輕輕挽起。

「似乎,這兩個女人他都很在意。索性,暫且留他半條命,不知道當幻夢醒來之時,看到的卻是與噩夢中絕境一樣的場景,對於他而言,想必更是一次徹底的心靈創傷吧?對,這樣才過癮。傷我的後果,便是讓你生不如死。」

猙獰一笑,紫裙女子轉身走向了另一旁聳立的兩道身影。然而,剛她才僅僅邁出三步之時,突然間渾身一顫,莫名的寒意從背脊蔓延湧現渾身各處,幾乎阻塞經脈,凍結血流,就連呼吸都變得困難許多。

這感覺……好強的殺氣!

是誰?

她猛然回頭一望,可是在視野之中,出去風韌依舊緊閉雙眼的身影之外,剩下的只有荒山郊野,能夠看到的儘是碎石與各種紫色植株。

「不可能,剛才的感覺那麼強烈,絕對不是錯覺。究竟是怎樣的存在,才能夠擁有那種程度的殺氣?僅僅只是波及到一點,竟然連我也都……」

自言自語到一半時,紫裙女子再次止住,雙唇微微顫動。這一次,她所感受的氣息更加清晰,不過卻不是凍結血脈的深寒,而是截然相反的驚人炙熱。恐怕再為堅硬的金屬在這溫度下炙烤上一段時間,都將化為鐵水,任何生物,都難以存活。

「不是吧?」

這一次,她的目光終於鎖定了來源,不是別人,正是依舊不曾睜開雙眼的風韌,只見他一頭凌亂的長發舞動在半空,周身上下數圈淡紅色流光若隱若現,驚人恐怖的炙熱擴散而出。

所至之處,皆為荒蕪,大地乾裂被映成通紅之色。

那縈繞的紅光,隱約之中好似某種封印的法陣,在奇異的波動下似乎即將解除。

不妙!

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紫裙女子不敢再耽擱,縱身一躍退出近百米距離。也就在她離開的那一剎那,原先所立位置上轟然遭受一柱熔岩噴涌,被撕裂的大地上火海驚現。

與此同時,風韌的雙眼終於睜開,血紅色的眸子很是猙獰,好似有火焰映在瞳孔中躍動,整個人散發出的氣息狂暴凶戾,此刻若是有一隻王族魔獸在他面前,恐怕都要自慚形愧,退避三舍。

「一次玩弄人心,就已經不可饒恕,你竟敢再用第二次?讓我看到了那樣的畫面,你還在暗暗開心是不是?那麼,就來好好接受我的怒火審判吧。這滔天的烈焰,是為凌遲你而準備的!」

仰頭一吼,狂暴的聲波顫慄長空,縈繞在他周身的火光頓時猩紅如血,瘋狂盤旋轉動幻化為巨大漩渦,升騰在空中之時,更是凝為一條熊熊燃燒的巨龍。比起風韌以往施展這類招式中所爆發出的威嚴而言,這一擊卻是充滿著暴虐與殘忍。

在那扭曲空間的炙熱之下,竟然還充斥著几絲寒意,那是殺氣的森然。

眉頭一皺,感受到炙熱氣息席捲而來的時候,紫裙女子也是有些覺得自己肩上的劍痕傷口更加疼痛。面對風韌突然驚醒施展出的這一擊滔天火海,她並不想退,更不願逃。

一天之內連續兩次從自己的幻夢迷境中成功蘇醒,這樣的人斷然不能留在這世上。縱使目前看上去他銳氣極盛,怒火中燒。

因為,她也是有自己的尊嚴的,且不說對方是一個早已有傷在身之人,就單單是之前那一劍之仇,就必報無疑。

「看樣子,你還是選擇要在激烈中死得更痛苦一些。也好,我就成全你。真的以為,自己能贏得了我?剛才的錯誤,不會再犯了!」

橫臂一揮,紫裙女子一臉冷意,伴隨著她腕部的那兩隻月刃飛速環繞,一弧弧森冷的紫色寒芒浮現空中,瞬間驚起的肅殺之氣同樣不凡。 ?渾身經脈都好似在遭受烈焰炙烤一樣,痛楚之色已是悄然在在風韌眉宇間皺起。熱門最新章節全文閱讀.然而,對此刻的他而言,這些根本不算什麼。

剛才在噩夢中所看到的的場景,幾乎令他心神俱碎。而睜開雙眼驚醒之刻所看到的第一幕,竟然是朝著雪夜淚與風輕柔走去的那道身影。

那一刻,他心中都是唏噓不已,還在後怕。若不是在充滿胸膛的怒火中猛然回過神來,恐怕之前在夢中看到的悲劇,就真的可能要上演在他目前。

不行,絕對不容許那樣的事情發生!

她們,由我來守護。

而肆意戲弄人心的你,好好接受這怒火的審判!

五指抬起緊緊一握,風韌又是一聲低吼,躍騰的赤焰所凝聚而成的凶煞巨龍也是同時仰頭一嘯,無窮無盡的炙熱火海肆虐長空,洶湧的烈焰蔓延之際,就連山脈上空的轟鳴雷雲相較之下也是遜色許多。

「聲勢不錯,但是光這樣可贏不了我。」

紫裙女子一哼,微微眯起的琥珀色雙眸中浮現出一枚蛇形圖案,幽幽光影之下,更為奇異的力量悄然喚醒。

下一刻,她伸手一指,腕部閃爍的紋路光芒更盛。頃刻間,呼嘯寒風大作,成百上千隻幻化寒芒轉動擊出,迷離的紫光自尖刃頂端漫出,恍惚中,好似無數條毒蛇攢動在一起,而那或轉動的寒芒便是它們致命的獠牙。

萬蛇對一龍,深寒尖銳撞擊炙熱雄渾,七彩斑斕的爆裂光暈不斷閃現天穹。

不過,龍終究是龍,蛇的數量再多,依舊擋不住那肅然威嚴之下的恐怖實力。

火光盡,群蛇滅,長空扭曲,餘波依舊。

卻又見一道躍起的迅疾身影主動出擊,凌空踏下的一腳竟然朝著那條還在空中盤旋的烈焰巨龍直接擊落。碰撞的瞬間,天穹中一道更加巨大的虛影赫然浮現,扭動的粗壯軀體形若游龍,但是其中瀰漫的陰冷氣息截然不同,更加致命。

轟!

眨眼瞬間,炎龍破碎,斷裂的燃燒軀體竟是被那浮現的虛幻巨蟒一口咬斷,而後雙眼一掃瞪向下方還在操縱著赤焰的身影,虛幻的迷離紫光電射出數道,勢如離弦利箭。

嗤!嗤!嗤!嗤!嗤!嗤!

赤焰撕裂,數道尖銳釘在大地之上,瀰漫的冰冷連同殘火中的炙熱一同凍結。(800)

這一刻,空中的紫裙女子也是輕輕喘了口氣,抬起的手終於放下,浮現空中的巨蟒虛影也是隨之消散。()

然而,她的眼神卻是如初冰冷。

風韌的身影依舊存在,就在她前方不遠處,展開的十片羽翼不再是之前的淡藍色,在火光中赫然染成了如血猩紅。

一擊擊空,這對於紫裙女子而言也完全在預料之中。若是那樣的招數也能夠結束這一戰,她反而會覺得太過無趣。

雙手一翻,十指結為印結,轉動的兩隻月刃也是縈繞在她身側呼嘯,驚人的森冷波動又一次席捲長空。

「你來得及嗎?」

風韌戲虐一笑,十翼齊顫,躍出的身影充斥著恐怖炙熱,撕裂空間的速度快到極致。在這樣的速度之下,擊出的星塵淚也是凌厲空前。

出乎意料的是,紫裙女子竟然沒有別的動作,依舊在蓄勢自己眼下的這一擊。只不過在上空雲層之中,突然間撕裂出一道巨大的缺口,轟鳴的狂雷瞬間劈下,將足以泯滅萬物的狂暴轟然降臨在這片空域之中。

轟隆隆!

雷光翻滾,巨響轟鳴,粗壯的電芒正中那道迅疾躍出的身影。

但是也就幾個呼吸的短暫間隙之後,躍動的火光瘋狂竄出,將殘餘的閃爍雷光硬生生撕裂,只聞見一聲劍嘯鳴動,炙熱的凌厲在虛空中赫然凝為一柄長劍,正握在重現身影的風韌手中。

重生之鬥魔腐女傷不起 焚寂涅炎,出鞘。

縱使面對轟鳴狂雷,劍中咆哮的邪火也不會退讓一步!

只是,他持劍的左手在輕輕顫抖,剛才腕部被那女子擊中,已是傷及經脈,想要駕馭焚寂涅炎中的狂暴力量很是吃力。

「真不錯,竟然連我提前布下以防萬一的手段都能夠化解。只是下一招,你可曾又有方法?」

蓄勢已然完成,紫裙女子輕蔑一笑,雙手一合十指緊握,背後洶湧的森然再一次幻化為巨大的虛影,赫然又是一隻怪異巨蟒,通體藍紫色的鱗片泛起奇異光彩,好似電芒狀的絲絲流光躍起至其頭頂兩側,布下一顆顆不規則排列的晶瑩球體雷光。

下一瞬間,巨蟒虛影張開巨顎便是一聲嘶吼,頭顱兩側的每一顆球體雷光一起轟然爆裂,射出一道道璀璨絲線劃破長空,仿若在空中布下了數張巨網,將風韌飛掠而至的身影直接囚困。

璀璨絲線驟然收縮,毀滅的雷光切割空間匯聚,當這所有的攻勢徹底收攏之刻,中間的那道人影要面對的命運便是之前他自己所有那般。

凌遲。

然而,風韌卻是沒有絲毫的驚慌,左臂輕輕一顫,一抹赤光從焚寂涅炎上滑落,那一剎那,他的身影已是虛幻許多。

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