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風你終於出關了。」唐風推開門就看到羅莎從自己房間門口經過手裡還握著一整堆的數據報告。

「對,總算出來了,呆在這裡這麼多天實在是悶的慌。」唐風微笑著說,他沒有將自己受傷的事情告訴其他人,至於為什麼不告訴是因為唐風實在沒有時間去多說,以修鍊為借口反而可以更加勉勵基地裡面的星能者加緊時間修鍊。

唐風直接縱身從高樓躍下,全身星能翻滾全身,現在唐風已經拋棄掉戰力評測不為什麼這只是會麻痹自己的思維。

讓自己對自己的實力有盲區的看法,這樣的想法是極其錯誤的,就好比現在唐風星空榜排名是五千左右,但是卻並不代表說在這星能者搭建起來的金字塔上唐風已經站到最為頂尖的層次,要知道據說十二星戰團每位成員的實力都有唐風這樣,如果要這樣來說的話,唐風甚至連邊都沒有碰到唐風知道自己不足的地方究竟在哪裡,同時也明白自己需要改正的地方在哪裡。

「唐風?」突然唐風接受到烏夢梨用傳訊機撥打過來的,連忙接通,看到羅莎低著頭看起來就是輸入信息,想必就是烏夢梨叮囑過讓羅莎告訴自己什麼時候醒來,能夠在安然無恙的時候看到自己最心愛的人發來的問候,唐風心裡莫名湧出暖流,還是自家媳婦對自己好。

「我沒事了,現在安然無恙,實力也精進不少,那位獅子星的少爺有沒有來?」唐風突然想起獅子星那雷家,按這樣時間來計算的話理論上是已經到達的,因為時間已經過去很久,最重要的是他並非是在秦無名告訴自己的時候開始走的,而是在皇廷面對天龍星主的時候就已經安排戰艦進行星際航行,按這樣時間來算的話,早就應該是到了的。

「到了,剛剛到的,實力我沒有辦法查探清楚,但是盛氣凌人應該是叫做雷炎凌,據說是炎脈皇子的親傳弟子。」聽到這句話後唐風對他的實力有大致的估摸,獅子星雷家分兩脈炎脈和雷脈,分別是他兩個兒子,但是歸根結底修的都是雷火,而且都知道獅帝那兩兒子極其矯勇善戰,立下赫赫戰功,親自教導出來的徒弟加上還有獅子星這樣龐然大物修鍊資源弱是不可能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位皇子會放他出來歷練的話就完全不擔心他會死在星空星空如此險惡,他還能夠活著的話,那麼完全可以體現出他的實力據說他根本沒有帶任何的保鏢,甚至是一路挑戰來的,現在剛剛好到達四仙地,可以說過路的地方是完勝,所到之處都讓那些勢力弟子黯然失色,現在來秦家目的也是很簡單,證明自己是可造之材,他們雷家比誰都很,不行的就是真不行,行的不行也得行。

可以說整個雷家都在找表達自己能力的機會而出門歷練就是證明他們最好的辦法,他們恨不得一路都打過去,當然他們不會允許任何的失敗,據說輸掉的勢力要在他的實力證明上押印,上麵條條都是恥辱,如果唐風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這樣寫的:我代表我的勢力表明獅子星xxx是不可匹敵的,擁有著無雙的實力,唐風每次看到這個都不由自主的想嘲笑幾番,他們獅子星當真以為他們是天下無雙。

雖然事實上的確是如此,哪怕白羊星戰魂燃燒仍然不是獅子星的對手,據說當年獅子星在分割領土的時候硬生生和另外十一星打的不可開交,最後用鐵定的實力證明自己不可質疑的權利,也因此也有傳言說獅子星的獅帝,就是天下第一,當然都知道他腦袋頂上還有他老子,就是不知道現在還在不在人世也不知道他究竟還健不健在,以他這樣的年齡的話也打不過現在的獅帝吧,畢竟血氣虧損,實力也會因此下降不少。

「我等下就過去,讓秦無名先安排安排。」唐風眼睛微微眯起,準備帶著陳立夫還有陳子涵前去武仙星,這兩兄妹可以說唐風是分外的關注的,現在這位陳子涵小妹妹實力居然達到五階修鍊的速度快到超乎唐風的想象,六階的時候唐風得讓她找顆廢星突破否則的話墨林星寸草不生這可以說讓唐風他們可得倒大霉,想到這人畜無害的臉居然隱藏著如此狠辣的手法,唐風就不由毛骨悚然。

帶著他倆唐風就直接跟凌羊簡單說明下自己的情況讓凌羊幫忙打理,不知道是因為為人丈夫的原因還是如何,凌羊臉上不再掛滿冰霜,反而如同天邊雲霞,這樣的蛻變是好事,唐風的巴不得的,只不過凌羊那句他快控制不住陰劍這句話給唐風莫名的警惕感,因為他知道找陽劍的任務該開始了,血魔的實力可並非那麼弱的,畢竟也算得上是超級強者,當年臭名遠揚的惡霸。

「唐大人您要帶我們去哪裡啊。」陳子涵的眼睛是紫色的,她獃獃的看著唐風,她喜歡這樣叫,覺得唐風很威武,是他們的神。

「我們去武仙星。」唐風笑著說,陳子涵不喜歡拿出她的五毒珠來,她說她不喜歡看到草木凋零這樣讓她很不開心。

可唐風卻是見過她毒殺百萬星能者的時候,可卻沒有見到她皺眉。

「子涵現在力量掌握的怎麼樣?」唐風突然詢問著說道,牽著他們倆,直接傳送過去,到的時候已經到秦家城市區域內。

「唐··唐大人,子涵一定會立下戰功的,子涵要保護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唐風突然虎軀微微震悚。

「為什麼?」唐風不理解他似乎是不喜歡她的保護吧,但是他還是想知道為什麼,她按道理來說應該要保護她哥哥陳立夫啊。

「我想像您保護我們這樣保護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唐風才明白這孩子才是真正的孩子,她仍然是天使 唐風知道沒有白疼他們兄妹倆,無論他們現在還是沒有立下什麼赫赫戰功,但是他們這樣的忠心足以告訴唐風,他們日後定然會為自己做出他們能夠做到的事情,唐風下意識的摸摸陳立夫的腦袋,誰知道那小傢伙居然看著唐風,眼睛裡面充滿著火焰,他熱血沸騰啊。

「唐風。」唐風出現在武仙星,全力疾馳的情況下在短時間內直接趕到秦家府邸,現在在武仙星不應該問秦家在哪裡,應該問哪裡是秦家,因為秦家佔地面積居然已經達到十分之一,要知道武仙星究竟有多大,而且現在秦家居然還在大張旗鼓的建造府邸.

仙王星還有仙后星已經被秦家取而代之,而白羊星似乎沒有任何的動靜,反而是默認秦家他們這樣的所作所為,因為他們現在領地更多,導致秦家要將以前上交的資源翻三倍,但是卻仍然有數不盡的盈利,否則的話以秦中傑這樣的性格怎麼可能會坐得穩,恨不得直接賣掉去來讓他們秦家大賺一筆,當然他們也可以直接佔領過來將仙后星仙王星租借給其他勢力,如果秦家敢這樣做的話,他們絕對要擔心白羊星會不會來找他們談心,或者和他們暢談人生。

「我來了。」剛剛看到城府門口唐風就看到烏夢梨在門口來回踱步,秦家上空還停放著超級戰艦,而且還是重軍事化的,絕對是大價錢買來的,能夠這樣直接開進武仙星他究竟是有多麼的高傲,唐風不由無可奈何的笑起來,畢竟是獅子星,做事情就是這樣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空氣當中充斥著股燒焦的味道,火元素力量格外的強烈,看起來這位少爺更是沒有收起過他的星能。

「他現在已經在大堂等你,秦無名直接將所有的事情推給你,說你是四仙地第一天才,無人可比。」烏夢梨苦笑著說,她聽到秦無名心不跳臉不紅說出的時候差點想呼他,居然這麼不要臉,唐風如果是他們武仙星的話,那麼他們不是得完蛋,誰見過自家主人是自家下人的人?聽著都絕對不可能,唐風沒有生氣,秦無名這樣說也是情有可原的。

「站住,你就是唐風把。」誰知道突然有道不和諧的聲音傳過來,唐風扭過頭去看到居然是那秦家二當家的少爺,這位奇怪的傢伙,實力倒是不強居然這麼得瑟,全身都充斥著殺意,而且重要的是他居然是故意來挑事的,全身星能武器都裝備好

「有事?」唐風嘴角詭異揚起道弧度,他倒是要看看他是要幹什麼。

「三叔說你是武仙星天才,我不甘心,我們來比比,誰要是贏了,誰就代表武仙星去參加比賽。」這位少爺可以說是趾高氣揚,甚至覺得自己根本不可能會輸,都是天才有這樣的傲氣唐風都是理解的,只不過現在時間有些趕,而且他身邊還有陳立夫他們兩兄妹,實在是不方便,最重要的是唐風不知道要怎麼下手,打死的話又太殘忍,不打死的化又給不了他教訓,唐風決定嚇嚇他就完事。

「說實在話的,你們秦家是請著我來的,你算什麼玩意。」就是這樣句話直接惹的他暴走,長琴居然從劍鞘當中抽出來,唐風覺得故意,實在是有趣,居然還會有重劍模樣的古琴,而且這攻守兼備,可以說是相當的合適,但是他這樣的實力想要來和唐風比劃比劃簡直就是找死的行為,只見唐風步帶流星,宛若星空逝過星辰,將他直接制服在地上,瞬間完成戰鬥。

戰鬥的瞬間落幕讓這位趾高氣揚的少爺滿臉都是茫然他全身星能調動發現根本不可能推開唐風,甚至沒有辦法影響到唐風分毫,這是絕對實力上的碾壓,但是這樣的碾壓他是不甘心的,甚至他是不敢想的,他從來都沒有見識到這樣的對手,他明亮的眼眸莫名變得灰暗起來,不知道究竟要怎麼來說他現在想要說的話,似乎是想要說什麼,但是還是咽下去。

「你還得多加練習,戰鬥不僅僅是為了名聲,是為了背後的人。」唐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就直接走進秦家大門。

「少爺您沒事吧。」遠處看好戲的奴僕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攙扶起這位直接被按倒在地面的少爺。

「他很強嗎?連少爺都沒有辦法對付嗎?」這位奴僕實在是沒有任何的眼見,結果都已經出來他都不知道怎麼去看。

「這場戰鬥是他贏了,下場戰鬥他還是會贏。」這位少爺喃喃自語起來,不知道究竟是怎麼想的,眼睛裡面的疑惑突然就消散了。

「為什麼?」這位奴僕看起來應該是和這位少爺極其親切的,看他腰間的令牌沒想到居然是貼身奴僕,難怪他敢這樣詢問。

「他是在用信念去追求每一場的戰鬥的勝利啊。」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那奴僕腰桿突然變得直起來,似乎是變得更加的尊重。

唐風讓位管家將陳立夫還有陳子涵先帶到戰鬥場地,秦家為這場戰鬥已經特地製造個戰台就是為了讓他們秦家的弟子都看到這場驚心動魄的戰鬥,而且這想法相當的有趣,是故意讓唐風在他們秦家弟子當中樹立起不可戰勝的威望。

「唐賢侄。」秦無名連忙起身,唐風望眼欲穿,看到那位火紅色頭髮的獅子星少爺居然坐在最上方,身邊兩側是秦家的幾位當家,可以說這樣的位置完全就是說以獅子星為尊,他們又不能讓他下來,下來的話獅子星可以借題發揮說他們秦家是想要造反。

「這就是你們說的天才?看起來也不怎麼樣。」這聲音陰陽怪氣的,他手掌劃過腦袋的時候居然帶起絲絲的火焰。

只見他玩弄著手掌心的火焰,戲謔的看著沒有任何動作的唐風,唐風不屑的輕瞥他眼,略微猙獰下面目他燃燒起來的火焰居然直接化為冰雕,就像是最充斥著藝術的工藝品,這位少爺倒是覺得有趣,直接站起來,嘴角揚起詭異弧度說道:「實在有趣。」

「要打架?」唐風說出這句的時候不由自主讓在場的全部汗顏,這說的實在太不文雅。

「喲居然還有漂亮的小美人兒,秦叔叔可實在是太小氣啊。」或許是因為看到烏夢梨傾國美顏,這位獅子星來的少爺叫秦家家主都帶著稱呼,但是卻讓秦家家主秦中傑汗如雨下,因為都知道這是唐風的逆鱗,唐風臉上青筋微微暴起,他不允許任何人打他身邊的人的主意,尤其是烏夢梨。

「打架什麼的,當然要點彩頭,你們說是嗎?」這位少爺放.盪的眼神肆意的掃蕩在烏夢梨的身上,下意識的走過來,伸出他那魔爪,天知道他究竟是要做什麼,唐風手掌直接拍開來,擋在烏夢梨的面前,身上星能涌動,極其兇狠。

「很好,我就喜歡你這樣的,不知道你們願意出怎麼樣的彩頭。」這位少爺看起來相當的不爽,走回最高位,居然將那扶手都捏碎。

「我出一百萬星核。」秦無名很給力的直接說道,看起來就擔心這位少爺會打烏夢梨的注意。

「一百萬?我的彩頭是一百顆星球。」聽到這句話讓在場的全部倒吸口冷氣,這哪怕再差的話,每年收益都不止一千萬,而且這是獅子星的少爺,給的再差也不會是廢星,都是極其好的。

「一百顆星球就這樣得瑟?我出十億星核來買你腦袋。」突然唐風這句話石破天驚,整整十億居然沒有任何的猶豫,烏夢梨都下意識的拿住唐風的衣袖,這可是十億六階星核啊,完全可以砸出個超級勢力,甚至可以說影響周圍星系發展趨勢,而唐風說出來的時候居然沒有任何的猶豫就好像是小數目,這位少爺眼中都是不敢相信,雖然他是獅子星的,但是他根本沒有這樣的特權去調動這麼大數額的星核。

更是沒有見過,過億的星核已經是他不敢想的,十億的話可以說讓他的旗下勢力不知道又高上多少。

而且獅子星那要求的是出去歷練的弟子半年內必須要成立自己的勢力開始征戰星空,沒有出色的成績的話是不可能回來獅子星的,這也是為什麼他敢說拿出一百顆星球的原因,只不過他不知道唐風比他心更大,但是他說出買他腦袋的時候秦無名才是真正的緊張,唐風說到可真的會做到,可不是只是為了賭氣,不管這位少爺究竟有沒有在意,但是傳出去的話他們和獅子星的梁子絕對會結下。

「很好,你是我見過心最大的星能者,就是不知道你的星能究竟有沒有和你的星能形成正比。」他嘲諷的笑起來,居然直接擺出他的玄塔,唐風看到後有些不敢相信,七層青銅塔,自己才剛剛到一層,這實力懸殊相當的可怕,但是自己不可能輸,他從來沒有輸過 聽到這句話險些讓唐風想笑,這究竟是從獅子星裡面出來的少爺,這身份這說話的口氣絕對不會是蓋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居然真的有這樣的實力,唐風帶著烏夢梨還有陳立夫他們趕去秦家特意建造的戰台上,這戰台卻有兩里寬敞,而且有強力的星能護盾保證唐風他們的戰鬥絕對不會波及到周邊的房屋甚至是影響到城市。

「請。」唐風還有這位獅子星來的少爺直接走上戰台,戰台沒有特別的裝飾物全方便透露著沉穩的氣息,秦家在家的所有弟子全部都趕過來目睹這場好戲發生,最重要的是他們也想看看這位傳說中武仙星最高天才的英姿,這秦家將這消息可以說是傳播的極其靈通。

「是誰將消息散播出去的。」秦無名突然感覺不對勁,現在不僅僅有秦家的過來居然還有其他的星能者有的不敢直接過來就站在遠處眺望,而且還開啟攝像頭似乎是想要將唐風他們的戰鬥直接全程錄製下來,看到這樣的情況唐風才知道懸了。

「無名兄將我們的戰鬥隔離起來,我有些東西是不能給他們看到的。」唐風讓自己的元神與秦無名的元神交談,秦無名這才大夢初醒,他才想起天龍星主的冠軍還在唐風的手裡頭如果暴露出去的話可以說皇廷絕對會派下重臣前來查看,他們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因為實在是太驚悚,他們不想看到又一個天龍星主來皇廷鬧事。

「為什麼要藏起來戰鬥呢?建造個露天戰台不就是讓我們看嗎?該不會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吧。」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唐風就意思到有誰是想故意泄露他去,誰也不會這麼無聊吃飽沒事幹來到武仙星近乎可以說邊境的地方,誰會吃飽沒事幹來這裡,而且秦家弟子都是開著戰車從天穹劃過去,他們就算看到的話也不可能全部趕過來,但是事實上他們的確全部趕過來了,現在在這裡聚集的不下於三萬人,唐風總覺得自己的面子似乎非常的大,還有機會讓這麼多星能者看著自己戰鬥。

就當唐風還在苦笑著的時候,這位少爺卻直接沖了過來,他沒有拿出他那出名的刀,反而火焰覆蓋手掌,以拳化掌直接打來,火焰在這護罩封閉著的戰台裡面發出炒豆子的聲音,唐風怎麼可能會怕他,他最得意的就是他拳意,腳拉開距離,步挪太極,周圍生出太極印,雖然不是領域但是卻仍然是能夠達到這樣的效果。

「太極拳,居然是古武。」誰知道這位從獅子星來的少爺居然直接看破唐風的詭異的地方,但是卻仍然沒有任何的停留,全身火焰熊熊燃燒,唐風怎麼可能會懼他,身上火元素星能直接升騰而起,唐風聽說過火焰是會有絕對壓制的,等級越高的火焰能夠壓制等級越低的火焰,相差都是極其大的,唐風甚至可以感受得到絲絲的威壓從自己身體裡面傳出來,甚至會影響到自己星能的流通。

感受到這樣的情況唐風就知道他現在應該要改變場地,如果不的話,這樣的戰鬥會讓他難堪的。

此時未知星系,黑炎主戰艦,如果唐風在的話想必會直接認出來這就是那位太子殿下只不過他現在卻是坐在駕駛室寶座上,眼睛裡面充斥著的都是黑暗,就好像是他面前那無邊無際的黑暗那樣,只見他手指在自己面前滑動過去,一道屏幕直接顯化出來,上面居然有唐風還有獅子星少爺的戰鬥,似乎是全面都拍攝下來,而且還是直播。

「有趣,短時間內又提升不少,實在是個禍害,可是你越強,我卻越激動。」太子殿下詭異的笑著,他沒有看下去的慾望,卻是手指滑動將後面正在錄製的視頻直接全面的散播出去,消息就像鴿子般傳遍整個星河,不少星能者都感覺唐風就像是移動的寶庫,全身都是極其珍貴的,而唐風卻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只是知道他面前的對手極其難纏。

「該死的。」唐風眼睛變得兇狠起來他周圍的溫度時不時變得極致低,時不時高的過分,冰與火的較量在此時此刻正式的開始。

本來唐風的想法可以說是相當的簡單就是依靠冰元素星能力量將周圍變成冰天雪地只要是先天環境上有足夠的壓制的話唐風完全可以說有更大的勝算,本來星能強度就已經相差很多如果說這樣的優勢都沒有的話這樣的戰鬥絕對是向著這位獅子星的少爺傾斜的。

如果說他沒有打烏夢梨的意圖的話唐風完全可以不在乎勝負也不管他是否有絕對不敗的稱呼,他只是希望得以保全,但是現在不同他要把魔爪伸向烏夢梨這就是他不允許輸的地方,也因此他必須要給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點顏色看看否則的話誰都不知道他究竟有怎麼樣的熊心豹子膽,雖然說現在唐風還沒有爆發出全面的實力而這位獅子星炎脈的少爺也沒有動他的刀。

「唐風現在打的相當的憋屈唐風修行的時間尚短,可以說完全就是情有可原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可以什麼都不管專心致志的修鍊而唐風還要操心這麼多輸了也是正常的。」秦無名開始安慰起來,他怕烏夢梨他們想不開,畢竟唐風可以說是他們心目中的戰神。

「你覺得他會輸嗎?」突然烏夢梨開口說話她臉上全是輕鬆,別人覺得唐風會輸她可絕對不會這樣認為不是說她盲目的自信,而是因為她絕對清楚唐風是不可能會輸的,這就是他為什麼能夠走到現在的理由不允許輸液不會輸,而且烏夢梨知道只要是讓他不開心的事情唐風都會給他教訓讓他知道什麼叫做拳頭硬的才是王道。

「沒想到你也就這樣的本事。」他手掌握緊拳頭如同從天而降的鐵鎚就要砸向唐風,瞬間唐風全身紋路縱橫交錯起來,鷹眼瞬間開啟他要的就是這位少爺給他重擊的機會因為重擊的攻擊速度是緩慢的,緩慢的情況下唐風就能夠清楚的找到破綻,既然可以找到破綻怎麼可能對付不了這傢伙,想到這裡唐風身形就直接消失,在他眼裡這鐵鎚砸下來的速度可以說是慢的過分。

側滑直接衝到這雷炎凌身邊,拳頭居然直接打在他太陽穴,毫無懸念的暴擊這樣的拳頭直接將他震的鬧震蕩,他被撞擊到護罩上,臉色變得蒼白起來,唐風連忙追擊過去想要乘勝追擊對他進行聯歡性的打擊,但是他卻反映過來,火焰幻化成為獅子,直接撲過來,唐風居然被虛幻的火焰給拖延住。只見他從面前的火焰裡面直接抽出把刀,刀長半米,看起來全部都是火焰。

看到他這樣拿出兵器的時候唐風卻是納悶起來不知道他究竟這算星能武器還是星能形成的武器,但是他既然這樣做唐風就不會繼續藏著畢竟他現在實力已經疊加起來再不拿出冠軍的話他可能真的要被.干趴下,如果說實力相差不大的話唐風可能還會繼續用拳意和他打下去,但是現在不同實力相差可以說是相當的高,甚至是甩唐風幾條街,唐風能夠直接和他打成五五開可見唐風實力究竟有多高。

「這劍。」突然這所謂的獅子星少爺似乎是想到什麼,看著唐風那平淡無奇甚至沒有任何特效加持的冠軍怔怔出神,唐風有些莫名的緊張,他現在過不去,這火焰實在是兇猛雖然它傷不到自己,但是自己最起碼是別想要過去只能等待他自己過來和自己近戰交手。

「先不管他將他拿下后直接帶回去當成戰利品。」想到這裡這位少爺可算是釋懷,直接提著火焰刀沖了過來,火焰似乎是升騰而起的人影要將唐風直接給束縛,在場觀戰的星能者倒吸口冷氣,雖然沒有動用任何的戰技甚至是刀技,但是這樣兇猛凌厲的攻擊實在是讓他們嘆為觀止,尤其是唐風那周圍盛開的青蓮就好像是在觀賞時間最動人的藝術品。

「青蓮劍法,你居然有天龍星的傳承,當真是留你不得。」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唐風就知道他們兩個之間必須要有有人死掉,如果說唐風不殺掉他的話他絕對會出事,可如果殺掉他的話還是得出去,與其都要出事唐風決定還不如殺掉他,否則的話唐風寢食難安。

「天龍餘孽,沒想到秦家居然會被你給騙掉。」看到他這樣說唐風還是稍微放心許多因為這樣句可以不讓秦家收到牽連,窩藏天龍餘孽可以說這樣的罪行足以讓秦家全額賠款,而且甚至會讓秦家遭殃,畢竟天龍星影響實在是太高,是皇廷僅有忌憚的勢力,如果說天龍不那麼高調的話,可能他們根本不會有那麼多事情,現在唐風又有青蓮劍法,而且實力還那麼高,如果他活著出去將消息散播出去。

唐風他們絕對要面臨無止境的追殺這是痛苦的,甚至會影響到大局的布置,唐風知道自己這絕對是掉進坑 唐風冠軍出鞘劍氣浩蕩,震蕩出來的千層劍氣浪花,居然直接將這位雷炎凌少爺給震開,洶湧澎湃的力量迎面而來。

「實在是詭異的劍法。」這位獅子星來的少爺這次終於不敢放鬆警惕,全身緊繃著,手中火焰彎刀就似乎是弓著身子隨時要跳躍撲殺的獅王,唐風和他拉開足夠的距離,他知道距離越近火焰威能越高,拉開足夠的距離唐風的戰鬥能力也越發的靈活。

青蓮劍法厲害的地方不在於他那凌厲的攻擊而在於可以短時間內在青蓮內飛快穿梭,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唐風現在是無間痕的進行攻擊,除非他能夠掌握得到唐風攻擊頻率知道要怎麼來瞬間破壞掉唐風形成的青蓮,但是這樣是不可能的,因為他不了解青蓮劍法。

「不對啊,看起來雖然是勢均力敵,但是為什麼就是感覺勝負快要結出來。」秦無名心裡嘟喃著說,他看得出來唐風是處於下風的,但是他卻是覺得唐風並不會輸,因為唐風現在居然還能夠拖延的住,甚至可以說打的勢均力敵,而且在場的星能者都可以看得出來,唐風的劍法是成功的影響到這位獅子星來的少爺凌厲的攻勢。

「天龍餘孽的聚集地在哪裡,你若是說出來我可保你不死,甚至給你享受榮華富貴。」誰知道這位少爺臉上居然是瘋狂,想必是誰都會瘋狂吧,掃除天龍星天鷹星餘孽可以說是近些年來皇廷最重要的事情,現在難得遇到能夠學習青蓮劍法的,都知道當年天龍星主有招青蓮劍法聞名天下,現在有幸能夠見到,如果說這都不是天龍星的話那誰還是,而且甚至可能是親傳弟子,這對於他來說沒有什麼是更加誘惑的了,如果他成功擒拿下唐風,他甚至可以直接帶回獅子星甚至可以說這炎脈傳承的名額絕對會有他。

唐風沒有說話他要殺這位少爺的心可以說是百分百確定,他既然是想要端掉自己,唐風就不可能會繼續留手,腳踏青蓮,用肉眼難以捕捉到的速度直接突進到他的面前,長劍出鞘宛若青龍挑江,可惜的是他也不是吃素的,強悍的星能直接奔涌而來,刀法凌厲,和唐風的冠軍不停的碰撞起來,唐風能夠佔到的優勢就是冠軍那榮耀級別的品質,他的刀頂多是半鑽石品質的,和唐風比起來可以說是天差地別。

但是他那強悍的星能是唐風不能比的。

就當他把彎刀高舉過頭,要降落的時候剛剛還在他面前的唐風卻是直接消失掉,再次出現的時候卻是在他刀落地的時候,此時唐風在的地方卻是在他的背後,長劍直接劃過他的後背,卻沒有給他留下傷痕,全身都是星能武器,怎麼可能就這樣擊殺掉他。

就在此時,他身體裡面突然衝出道玄塔,這是他的青銅寶塔,強悍的星能寶塔居然帶動著星能風暴,這是他自己強制性形成的。

玄塔的出現比唐風想象當中的還要大,或者說他在不停的變大,就在幾秒鐘內居然直接佔據整個戰台,如有億萬鈞重的七層玄塔竟直接壓來,唐風雙手舉起,身子下蹲,直接用雙手要撐住這根本不可能用蠻力去抵擋的玄塔。

「天!他居然用蠻力去扛住玄塔,這不是找死的行為嗎?」在低下看著戰鬥的秦家弟子甚至是其他的星能者驚訝的合不攏嘴他們不敢相信唐風居然要選擇用這樣的策略去抵擋這萬鈞重的玄塔,只要是同階的都會想法設法的離開玄塔控制範圍,這樣直接去抗的無疑就是神經病,找死的行為,但是唐風居然真的這樣做了,他的雙腳踏著的地面裂開痕迹,堅硬的地板在此時此刻居然變得脆弱。

輕輕鬆鬆就被唐風的腳給踏的粉碎。

唐風臉上青筋暴起,玄塔漩渦不停來回重疊,浩瀚的星能全方面的帶動在每寸肌膚,唐風赤色的紋路佔據全身。

他就不相信這爛玄塔他居然沒有辦法撼動分毫!

「他居然!」在場的星能者彷彿是看到鬼魅般,他們居然看到唐風用蠻力在撼動億萬鈞重的玄塔。

而唐風青筋暴起,七竅居然溢出絲絲的鮮血,那獅子星來的少爺,雷炎凌居然開始惶恐起來,他沒有想到唐風力量居然這麼高,如果他不鎮壓下去的話他是會受到反噬的,如果反噬的話他受到的損傷將會是致命的,因此他不得不將唐風直接給鎮殺掉,只需要將他元神抓住仍然是可以達到帶回罪犯的效果,想到這裡他就沒有繼續留情下去。

「這樣下去唐風會危險的,他必須要反擊。」秦無名他們都緊張起來,他們希望唐風贏又不希望唐風贏,樹大招風這個道理他們都是知道的,尤其是,如果輸掉的話他們秦家可是要上供部分資源給獅子星,這是公認的,雖然只需要一次,但是十二星其他的星系再來這樣幾下的話可以說絕對會讓秦家傷筋動骨。

「哥哥,唐大人會不會輸啊。」陳子涵那濃濃的奶音響起來,陳立夫瞬間反應過來,用極其堅定的眼神看著自己妹妹陳子涵。

「絕對不會有事的,唐大人是不會輸的。」誰知道這童言無忌說出來后反而惹笑其他的星能者,甚至有幾道不和諧的聲音穿出來:

「還唐大人,幾個小毛孩就在這裡大放厥詞,誰家大人沒有管好呢。」

「你們這樣侮辱大人,我會生氣的。」誰知道這句說出來后讓秦無名臉色大變連忙衝過去拉住這陳子涵,因為他感受到毒系元素星能的存在,而且傳出來的就是玲瓏少女,這怎麼不會讓他害怕呢,他是不會受到什麼影響,但是還有很多弱小的星能者,甚至這裡面還有一二階的星能者她釋放出來的時候可以說是瞬間致命的

「秦大人。」 緋色寵溺:渣男老公別太猛 陳子涵不理解這位陌生的秦無名為什麼要拽住她,但是看到秦無名那冀求的眼神她才收起星能。

「咦?居然還有毒系星能元素的,派人去抓住她,我要了。」誰知道黑暗當中突然傳出這道聲音來,詭異的身影就這樣竄動在人群當中,沒有誰感覺不對勁,甚至沒有誰會去在意那麼多,而唐風此時此刻卻是變得詭異起來,他嘴咬著冠軍,眼睛裡面充斥著的都是血絲。

「你可得注意好,要好好撐住啊。」唐風臉上露出嘲諷的微笑,他最希望的就是這傢伙用玄塔來壓制他,就怕他不會這樣做,因為他需要足夠的時間來給自己蓄力,蓄力不是必須要用雙手,嘴巴也一樣可以,他的神拳力量直接在自己玄塔裡面拆分掉,匯聚成為的星能直接灌輸進冠軍裡面,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那獅子星的少爺反而還嘲笑起來,他覺得唐風是不是已經傻了,這玄塔都快把他壓成肉泥。

而唐風居然還敢說這樣的大話,殊不知此次此刻的唐風已經揮舞起死神的鐮刀。

「唐風!」烏夢梨驚呼起來,因為唐風居然直接給鬆手,他居然鬆手了!所有的秦家弟子驚呼起來,似乎是要直接投身進戰台裡面去

赤紅色的光直接充斥整個世界,無邊的光芒就好像是把把利劍。

「斬天!」這道不和諧的聲音傳出來的時候,緊張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剛剛還露出微笑的少爺,這位獅子星來的少爺此時此刻才知道他根本就是小瞧唐風,他全部的力量還沒有徹底爆發出來甚至獅子星出名的戰技都沒有用出來,就是為了選擇霸道的鎮壓。

結果是出乎意料的,唐風的冠軍直接切開他堅硬到過分的玄塔,斬天是九劍裡面最可怕的一劍是用於戰爭當中破去戰艦的,現在對付這玄塔可以說是大材小用,他沒有想到這傢伙居然真的會選擇這樣的方式來和自己戰鬥,說自己傻的,才是真正的傻。

唐風看著逐漸消散的光,面前有道火焰還在跳動,冰元素力量直接將這團火焰給冰封,而那位少爺卻是直接化為灰燼。

「這傢伙居然敢殺了。」秦無名感到不可思議,卻是突然反應過來自己拽著的陳子涵。

「是誰。」秦無名浩瀚的力量直接鎮壓整個天地,此時天穹直接形成道隔離罩,那黑色的人影被彈開來,秦無名撤掉戰台護盾騰空而起。他到要看看是誰敢在他的眼皮底下動手搶人而且搶的還是唐風的人。

唐風突然看到陳子涵的身影,臉色變得蒼白不管自己已經變得虛弱,如果說陳子涵出事的話他怎麼對得起陳立夫的相信。

「妹妹!妹妹!」陳立夫這才反應過來就要駕馭星能衝過去,烏夢梨連忙拽住他如果他過去的話,可以說是拖累,甚至會影響到唐風他們,秦家弟子連忙將烏夢梨他們保護起來,唐風他們是秦家的貴賓怎麼可以在他們秦家地盤出事。

「閣下當著我的臉搶人未免有些過分了吧。」秦無名有些惱火,他不明白這傢伙吃飽沒事幹搶陳子涵幹什麼。 「既然得不到那就毀掉她。」黑袍電話裡頭傳出猙獰的低沉,這位瘋狂的黑袍男子突然露出嘲諷的笑容,長袖內猛然拔出到利刃,帶動星能就要直接刺進陳子涵的腦袋,誰知道就在下個瞬間他猛然停住動作,臉上的表情變得痛苦,他全身爬出無數的毒蟲,從嘴巴里,鼻孔里,甚至從七竅裡面,這位強者居然就這樣暴斃在唐風他們的面前,他身上的毒蟲無論是爬行的還是飛行的都有翅膀。

陳子涵獃獃的拿出五毒珠,這些毒蟲居然直接消失在裡面,唐風可是見到過,分明是沒有任何的孔啊,而且怎麼可能裝載的下這麼多毒蟲,但是更讓唐風覺得驚悚的地方就是,這位黑袍男子看起來實力非常的強,絕對不是唐風能夠對抗的,而這小巧玲瓏的陳子涵居然不明不白的就把他給擊殺掉,甚至似乎對她來說像是反饋,唐風可以看得出來她身上的毒元素星能力量反而更加的強烈。

這讓唐風有些緊張,他不知道還能不能控制得住陳子涵,她小丫頭經常做完事情后就什麼都不記得,也不知道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但是每次戰鬥結束都可以看得見她實力高的可怕,但是卻很少見到她突破境界,這讓唐風感到無比的疑惑。

「秦家弟子驅散人群。」秦無名用傳訊機對著遠處的秦家軍隊說著,只見開著戰車的秦家軍隊直接沖了進來,嚇的那些星能者直接騰空而起,怕的要死,在短短几分鐘內直接驅散開他們,唐風他們落地,秦無名的臉色難看的過分,唐風擊殺掉的是獅子星的少爺,炎脈出來的歷練者,打敗就好,如果說殺掉的話,可以說會讓他們完蛋的,秦家根本抵擋不了獅子星的怒火。

「唐風你知道你這樣做的後果嗎?我們根本就抵擋不了獅子星雷家的怒火。」秦無名無可奈何的說著,獨自開著戰車載著烏夢梨他們準備回去秦家府邸,唐風低著腦袋陷入沉思,但是他並沒有考慮秦無名說的話,反而是在思考著要怎麼將陳子涵保護起來。

秦無名等待著唐風的回答如果唐風沒有回答的話他們是會不知所措的。

良久后,唐風終於抬起頭眼睛裡面閃過道精芒,他不僅僅將秦無名說的問題考慮好,還同時將陳子涵的事情安排妥當起來。

「你對外宣布說我是向外邊勢力購買來的星能者,說我是星際旅途者,直接讓我和你們秦家關係撇清來,你也別跟我說那麼多客套話,心裡什麼樣的鬼主意我還是知道的,就是別將我們基地位置暴露出來就好,後面的事情我們會自己處理獅子星的怒火我們來承受就是。」唐風乾凈利落自己犯下的錯怎麼可能讓其他人來承擔,雖然本來錯的就是秦家,如果不是秦家的話他根本不可能會來參加這場戰鬥,秦家為了那麼點利益居然將唐風給拱出去,這讓唐風感到相當的不爽,但是卻不得不這樣做。

武仙星這麼多居民如果因為唐風自己的錯誤的話,讓整個武仙星的星能者都葬送生命,那就是唐風的不對。

「或許我們可以不用那麼麻煩,我只需要你們秦家為我們提供和唐風這樣實力差不多的星能者來代替這條命。」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唐風瞬間明白烏夢梨的意圖,烏夢梨高超的易容術,完全可以讓他直接成為唐風的替身,挨掉這場死亡的宣判,當然前提是他們秦家該不會連這樣的強者都對唐風他們吝嗇起來吧?

感受都唐風他們異樣的目光秦無名當然不可能拒絕,說等下回到秦家就去安排。

「這樣做的話我們需要的是你將武仙星大部分的居民全部調集在城門外部,保證我們可以用這樣的方式讓整個武仙星有個大致的想法,在城門上火燒他,不留下任何的蹤跡,完全可以代替掉唐風。」烏夢梨考慮事情來果然是比唐風要精明許多,畢竟是女孩子,心靈手巧的,根本不是唐風能夠比的,雖然說秦家強者無數,但是這樣畢竟也是中堅力量。

「或許我們還可以玩招更陰的。」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唐風還有烏夢梨都不明白的看著陳立夫,這沉默寡言的男孩眼睛裡面閃爍著異樣的火花,這樣的感覺是陌生的,唐風從他身上看到了爭奪的慾望,但是卻仍然洗耳恭聽,聽到這句話後秦無名烏夢梨還有唐風他們開始沉思起來,最後都同意陳立夫這樣的方案。

「獵鷹,你犯錯現在已經過去十年本應該處理死刑的讓你誅滅九族,但是我們還是選擇原諒你,只要你完成這次的犧牲,你的家人將會受到我們秦家大力培養,你妹妹身上的病我們都會治好,甚至你年邁的爹娘我們都會替你照顧好,只要你願意。」秦無名話中帶話很顯然意思就是說你不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的話剛剛的好消息全部都會成為噩耗。

他看了一眼秦無名后,嘲諷的笑起來,卻仍然是點點頭。

烏夢梨走到他面前,用準備好的材料開始製造出人皮面具,同時改變他面部肌肉更加契合這張面具,他們要的就是全方便都是如此像,身材都是差不多的,唐風將自己的衣服和他調換,這樣秘密的交換沒有誰知道,甚至唐風他們沒有從秦家大門進來而是選擇直接落進秦無名的房間裡面,為的就是保密所有的蹤跡,他們怕的就是秦家弟子當中還有獅子星的眼線,要知道獅子星雖然明面上還有其他十一星的制衡,事實上他們從來沒有把其他的星系放在眼裡。

將所有的準備都準備的完美無缺的時候,秦無名親自拿出只有重大罪犯才能夠享有的鐵鏈將他捆綁起來,親自押送他去城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