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君無弱最後的這句話在天血夜的耳邊迴響時,台階之上早已沒有了他的身影,天血夜抬起頭看向那足足有一千階梯的紫荊天梯,血眸之中透出一抹決絕的光芒,一股不達目的誓死不罷休的光芒。

「主人,這紫荊天梯實在是太過詭異,你不要相信他!」邪滅走到天血夜的身邊,擔憂的道,天血夜轉頭看向炎魁邪滅雪梟三人,「你們都回去吧!」

「主人……」雪梟焦急的出聲,天血夜搖頭制止了他,「我相信他!」

炎魁雙眼看著天血夜,他在天血夜的眼中沒有看到一絲一毫的猶豫或是局促,當下他對著天血夜道:「你小心!」

雪梟錯愕的看向炎魁,他沒有想到,炎魁居然會同意天血夜做這麼危險的事情,邪滅眉頭皺了起來,可是他卻沒有說話。

三道身影閃進了伏魔之內,天血夜用手摩擦了幾下,將左手之上的紅色錦帶繫緊,她抬起頭看向飛在她身邊的煙煙和馭魂,「以防萬一,你們也進去吧,我要暫時封印伏魔,以免意外發生!」

君無弱最後的警告她也聽了進去,就在剛剛,她踏入這裡之時雖然窒息感讓得她喘不過氣來,可是,這紫荊天梯發動攻擊,是在焚焰介入之時,所以封印伏魔,是現在最好的方法,她知道炎魁他們,雖然很聽她的話,可是在她遇到生命危險時,他們絕對會打破對自己的承諾,不顧一切從伏魔中衝出!

「我不要!」拒絕的話語從煙煙的嘴中毫不猶豫的說出,這是第一次,她忤逆天血夜的意思,這讓得天血夜也驚了驚,隨即她皺眉道:「煙煙聽話!」

「主人,你就讓我們留在外面吧,我們絕對不會打擾你!只在一旁看著!」一直沉默不語的馭魂也開口了,他皺眉看向上放那長長的紫荊天梯道:「我有預感,我們在這裡,一定能夠幫到你!」

「嗯嗯,主銀,魂魂說的對,煙煙也有感覺,你就讓我們留在外面吧,煙煙保證,煙煙會很聽話的,好不好?」煙煙眨巴著大眼睛看著天血夜,胖胖的小手舉在空中彷彿發誓一般。

天血夜看著一臉正經和認真的煙煙,隨後嘆了一聲氣道:「不管我發生任何事情,就算是快要死了,我沒有開口,你們絕對不可以插手,知不知道?」

馭魂皺了皺眉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而煙煙則開心的抱住天血夜的脖子道:「歐耶,好誒,只要主人沒叫煙煙幫忙,煙煙絕對不插手,就算是看到主銀痛痛煙煙心疼,主銀沒叫,煙煙也絕對不插手,煙煙跟主銀打勾勾,打了勾勾就不能食言!」

天血夜無奈的笑了笑,用手寵溺的捏了捏煙煙圓圓滑滑的小臉蛋,卻還是伸出手跟煙煙胖胖的小手勾了勾,「你呀!要是食言了怎麼辦?」

煙煙歪著頭想了想,「嗯?!要是食言了,就罰煙煙變成小肥豬,而且永遠不能吃自己喜歡吃的好吃的,你說好不好,主銀?」

天血夜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隨即眼神凌厲的看向那漫長的階梯,「你們乖乖待在這裡!」

馭魂和煙煙點了點頭,兩人飛離了天血夜的身邊,待在了門口的方向,懸浮在空中雙眼一眨不眨的緊盯著天血夜白色的背影。

「嘶!」閉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后,天血夜慢慢的睜開雙眼,全身的幻力已經內斂,沒有絲毫溢出,做好了完全的心理準備,她的腳輕輕的抬起,邁出了第一步,而就在這時,她才剛一踏入紫荊天梯的第一個階梯,四面八方那令人窒息的氣息鋪面而來。

而此時因為沒有焚焰護體,她深深的感覺到了那種感覺對她的壓迫,就彷彿不會水的人,被拖入了深湖一般,口中最後憋住的氣就要耗盡,死亡就要來臨一般。

「主銀!」煙煙看著天血夜一怔的*潢色小說/class12/1.html背影,頓時著急的喊道,天血夜臉都已經憋紅,可是她還是側了側臉對煙煙道:「記住你答應我的,乖乖待在那裡別動,我沒事!」

「呼……呼……」天血夜使勁的吐著氣,彷彿這裡面的空氣已經緊繃到她不能呼吸的狀態,肌肉遭到某種物質的壓迫,開始酸痛起來,她感覺全身的皮膚彷彿都緊繃了一般,彷彿裡面的肌肉和骨骼隨時都會蹦出來。

低眉看向腳下,天血夜試圖抬起腿走向第二道階梯,可是,她卻發現她的腿猶如千金重一般,想要挪動,卻空難萬分,彷彿那腳,已經不是她自己的一般。

使足了全身的力勁,天血夜的腳終於離地有三公分的距離,這時候,天血夜的內心及其的震驚,要知道她的**力量,再經過岩漿淬體和冥煞的傳承后,可是尋常魔獸的十倍以上。

而現在,她在這紫荊天梯中,居然連抬動腳步都不能,這現在,她才只是走向第二步階梯啊,甚至還半隻腳都沒有踏入,而這周圍的氣息,讓她感覺到一股陌生卻又熟悉的氣息,彷彿它存在於這片空間中,卻又不是。

幾乎是牙咬,身體已經達到了極致,她用了將近三個時辰的時間,右腳才終於挪到了第二節台階的上方,彷彿放下千斤重擔一般,天血夜將腳放到了第二節階梯上,微微擦了擦額頭的汗,天血夜抬起頭看向那一千多節的階梯,此時這一步步的階梯,在她的眼中,猶如一座巨山一般,壓得她喘不過去來。

「現在連第二節階梯都上不了,這樣下去,一年的時間內,我真的能登上那紫荊天梯的頂端嗎?」天血夜甩了甩頭,不能在這樣下去,這樣下去,何年何月才能夠知道娘親的消息?想到這裡,她使命的一撐,藉助右腳的力道,狠狠的將左腳抬了上去。

「咔哧……」

幾乎是同一時間,天血夜聽到了**撕裂的聲音,隨著一股鑽心的疼痛傳來,她下意識的低下頭看去,只見她的右腿,由於剛剛她使命不顧一切的舉動,已經完全撕裂,鮮血,浸染了她的裘褲。

而下一刻,撕心裂肺的聲音從倔強的天血夜口中喊出……

「啊……」 天血夜整個人半蹲在地上,整隻右腳幾乎已經廢掉,又紅又濃的鮮血不斷的從她的體內流出,刺骨焚心般的疼痛幾乎讓得她崩潰,那是一種她從未體會過的疼痛,外界的空氣中彷彿有著某種物質不斷的鑽入她的身體之內,徹底的瓦解了她血妖族人自身身體的癒合能力。

「主銀……」

「主人……」

看到天血夜那整個被鮮血浸染的右腳,煙煙和馭魂都不由得吼出聲,煙煙更是想要衝上前去,去被馭魂攔住了。

「煙煙,現在才到第二節階梯,相信主人,她能夠堅持下去的!」

「可是……」煙煙欲言又止,兩顆眼珠紅紅的,眼看就要爆發一般,馭魂飛到她身邊用他小小的身子抱住她,彷彿想要用他的方式給她安慰一般,可是又有誰知道,這小傢伙冷靜的臉背後,心也疼得抽搐著。

可是他是哥哥,在煙煙面前就要有哥哥的樣子,如果主人不在身邊時,連他都慌了陣腳沒有擔當的話,那煙煙又該怎麼辦?

很多時候,他也想像煙煙一樣像個孩子一樣擁抱主人,向主人撒嬌,享受主人的溫暖,每次主人遇到危險時他也著急,看到主人受傷他也心疼,可是每次關心的話出口后都變成了故意抬杠。

看著天血夜痛苦得臉都發白的樣子,以及血淋淋的右腿,他的手不由得抓緊,雙唇緊咬,他在心裡不斷的提醒自己,他是煙煙的哥哥,是滅靈一族最後的繼承人,所以不可以哭。在很多很多年以前,他便提醒自己,絕不輕易流下一滴流螢,流螢只在需要之時才會從他的眼中流出。

天血夜只感覺四肢百骸彷彿脫離了自己的意識掌控一般,可是卻又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疼痛,她努力的壓制住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口中大口大口的吸著氣,等疼痛暫時緩和下去了后,她凝結意志感覺了一下,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右腿看來是廢掉了!」一股從未有過的無力從天血夜的心底升起,她從未想過,她到了靈尊階別,在這個大陸之上居然會有東西能夠讓得她如此狼狽,「至少,至少只讓我撐一回合也好!」

短短的話中透著無盡的悲涼,天血夜眼眸低垂,看不清她此時的表情,紫色的天梯此時對於天血夜來說,就彷彿荊棘之路一般,是那般的難行,那般的難以對抗。

馭魂看著那迷惘的天血夜,他的心也著急起來,與天血夜心意相通的她,雖然對她心底封閉的那一份感情並不是了解太多,可是他知道,現在唯一能夠讓天血夜振作起來的,就只有不斷的刺激天血夜埋藏在心底的那一份傷,讓結痂的它出血,讓它的疼激起她的鬥志。

「主人,清醒清醒,想想你的娘親,她還等著你去救她,也許她現在,正在承受著比你痛苦一千倍甚至上萬倍的痛苦,而你的每一次迷惘和徘徊,都會讓的她的痛苦延長。」

天血夜的身子在聽到馭魂的話之時明顯的一震,她的身子忍不住顫抖起來……

「魂魂,你怎麼可以?主銀現在好痛苦,你為什麼還要讓她更痛痛?煙煙討厭你……」煙煙聽到馭魂的話,頓時被刺激得一把推開馭魂的身體,她雖然平時很多東西都不懂,可是她卻知道她的主銀對於她的美銀娘親很在乎,在乎到夜裡夢見她時會哭泣、會莫名的微笑,臉上會出現好溫暖好溫暖的神情。

馭魂美麗如月的小臉一片慘白,他看著那據他於千里之外般的煙煙,皺了皺眉拳頭緊握讓自己不要崩潰爆發,「煙煙,她已經失去了意志,我只能刺激她,如果不這樣,別說一年,她一輩子都只會待在那第二節,上不去半步,更別提到達紫荊天梯的頂端。」

「可是……」煙煙雖然並不太理解馭魂的意思,可是她一直都知道他肯定不會傷害主人,只是聽到那番會讓主人心痛痛的話,她就忍不住。

看著馭魂那慘白的小臉,煙煙揉了揉紅紅的大眼睛,飛到馭魂的身邊,小鼻子一縮一縮的,胖乎乎的小手小心翼翼的伸出,輕輕的拉住馭魂左手的小拇指,「煙煙知道錯怪魂魂了,只是煙煙心疼主銀,所以……魂魂不要討厭煙煙好不好?」

馭魂眼中含著淡淡的銀色晶瑩,他對著煙煙臉上扯起一抹虛弱的笑容,「傻煙煙,我是你的魂魂,你的哥哥,怎麼可能會生你的氣,怪你呢?」

「嗯!」煙煙淚流的臉出現一抹高興的神情點了點頭,隨即大眼睛再次看向天血夜的方向……

馭魂的話還盤旋在她的耳際,天傾城的一瞥一笑、一眉一目漸漸的出現在她的腦海中,童年的欺凌、天傾城醒來后給過她短暫卻又深刻的快樂,一幕幕都是那麼的真實,彷彿一切就發生在昨天一般,那從未給過別人的溫柔,只為她;那淡漠的仿若任何事情都激不起情緒的臉,只為她而怒變。

記憶開始慢慢清晰,所有讓得她痛苦的一切也開始漸漸浮現在腦海中,天傾城為了她最後決絕的染血背影、鉑懷為了她死不能瞑目的樣子、烈火因為她一時的盲目信任而慘死前,那不後悔的笑容、以及……

玄為了她使用禁忌的力量,引來那神幻宗的人被迫離開時,她的無力,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為她實力不濟,都只是因為她沒有那能夠保護一切的力量……

無邊無盡的血,彷彿隨著她此時痛得四分五裂的心在體內蔓延,白皙纖弱的手慢慢的抬起,擦了擦嘴角滲出的血跡,當她的頭顱抬起來的那一刻,剛剛的迷茫和徘徊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覺悟……

四肢百骸的知覺開始回歸,她甚至感覺到一股新的東西在心底蔓延開來,她猛地睜大眼睛,因為,冥煞的魂印殘影分身,在此時出現在她的靈識中。

「小傢伙,恭喜你,你突破了心底的那一層障礙,循序漸進中得到了覺悟,所以現在,本王給予你額外的獎勵,好好使用它吧!」冥煞的身影在說完這段話后便消失不見,他那嘴角的笑容還閃現在天血夜的腦海中,她原本不理解他的殘影分身怎麼會在她實力沒有突破時出現,可是下一刻……

一股冰涼的東西流進了她的經脈之中,那翠綠色的液體流過她體內的每一根經脈時,都在上面留下一層薄薄的綠色包衣,那綠色的液體甚至修復了她廢掉的右腿,而當翠綠色的液體流通到她全身的經脈之時,天血夜只感覺周圍的一切開始清晰起來,她甚至可以看到周圍幻氣的流動,而讓得她驚訝的,不是那充斥在四周濃郁的水系幻氣,而是,在那之中,她從未見過的金色氣體……

「那是什麼東西?」天血夜驚訝的看著那穿插在各系幻氣中的一絲模糊的金色氣體,它在空氣中迎刃有餘,更恐怖的是,水之幻氣在碰到它時都被它吸收進去,轉換為更為璀璨的金色氣體,「難道,這就是紫天閣內的秘密?」

天血夜閉上雙眼,試圖讓自己去感受那金色的氣體,而奇異的是,那金色的氣體在天血夜的感召下,彷彿有了靈性一般,晃動著來到她的面前遊動,徘徊著彷彿思考著是否要進入眼前這人的身體之內。

天血夜微微睜開雙眼,她好奇這金色的氣體居然有著靈性一般,而就在她血色的眸子曝露在金色氣體的面前時,那金色的氣體彷彿遇到了什麼東西一般,只是一瞬間,便想要落荒而逃,可是,天血夜的血瞳在此時突然散發出血腥的光芒,那抹金色的氣體還沒來得及開溜,已經被吸入了天血夜的眼中。

當金色的氣體鑽入眼中時,天血夜只感覺身體彷彿如遭雷擊了一般,她幾乎是下意識的抬動腳向上走去,而奇迹般的,剛剛對於她猶如巨山壓頂的壓力,此時卻已經消失不見……

狂喜充滿了她的內心,天血夜快步向上走去,沒有任何阻礙,而在下方的馭魂和煙煙,看到這一幕也都呆了,這和剛剛簡直就是形成先明的對比,此時的天血夜,走在階梯上如履平地般,那般的自然,那般的輕鬆。

而就在三人都以為一切就這樣到終點之時,意外,發生了……

天血夜走到第三百階時,她臉上的笑僵在了唇邊,她的雙腳剛一邁上第三百零一節階梯,四周彷彿有一根弦綳斷了一般,禁制在天血夜沒有使用任何幻力的情況下被觸發,狂猛的罡風在她猝不及防之時狠狠的刮到了她的身體之上。

「啊……」天血夜雙手不受控制的向兩邊攤開,一道道如圓月彎刀般的罡風不斷刮在她的身體之上,白色的衣衫,早已殘破不堪,一道道血印子出現在她的衣衫之上,這突然驟變的一切,驚呆了天血夜,驚呆了馭魂煙煙,也驚呆了在紫天閣中閉目養神的君無弱。

「怎麼會這樣?」君無弱猛地睜開眸子,眼裡透著不可置信……

「怎麼了?她出事了?」一抹沙啞的聲音從君無弱的背後傳來,那聲音中包含著對天血夜濃濃的擔心,那不辨男女的虛弱嗓音,讓人猜不出後面的人究竟是男是女,只是,從『他』的聲音便可以聽出,『他』的情況恐怕比天血夜好不到哪裡去!

「你不要激動,護住元神,不然一切便功虧一簣了,我出去看看!」說完君無弱便起身。

「無弱…*潢色小說/class12/1.html…」那聲音突然叫住君無弱,君無弱的眼裡透過一絲無言的傷,「放心,我會把她好好的帶到你的面前!」

------題外話------

抱歉,補上 第295章貝蒂別怕,我來救你。

「人帶來了?」

「帶來了,上頭讓你留她兩小時的命,兩小時后再解決掉。」

孟莜沫只覺得白布被人揭開了,耳邊也傳來一道刺耳的猥瑣男聲,「還是個美人呢!上頭有交代這兩小時怎麼伺候她嗎?」

外面幾人都猥瑣曖昧的笑了起來,「大哥,你想玩就玩吧,反正兩小時后她也就沒命了。」

「就是,大哥要是不玩,就把這個美人留給我,我都好幾天沒下山找女人了。「

「哈哈哈……你這個要女人不要命的,就不怕上面人找你麻煩?」

「怕什麼?能玩到這麼美的尤物,命沒了都值得。」

「你簡直沒救了,大哥還沒說話呢,你先一邊涼快去。」

「大哥,你到底玩不玩啊?不玩留給兄弟我們幾個唄。」

「胡鬧,把這個女人抬我屋去!」

「哈哈哈,我就說大哥不會放過這麼好的尤物……」

「……」

孟莜沫聽著那些猥瑣男人的聲音,還掩在白布下的雙手又忍不住握成了拳頭,察覺到有一雙手摸向她的腰,她突然一個翻身坐起,擒住摸來的那隻手狠狠往後一折。

只聽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緊接著是殺豬般的嚎叫。

「啊——」

所有人都愣住了,趁著這個空隙,孟莜沫扔掉那隻咸豬手,敏捷的鑽出了後車座。

領頭的反應過來,立即喊道:「抓住她!」

孟莜沫抬眼掃向四周,才發現這裡是一個廢棄工廠,周圍有很多人,大致掃了眼,不下五十人。

眼見著很多人沖了上來,孟莜沫只得一邊退著,一邊拚命的掙脫。

不論如何她也要拼出一條路,只有跑出這裡,她才有幾率活著出去見寶貝和陸錦煜。

正在她拼了命拳打腳踢的時候,只聽後面響起了數聲悶哼聲,抓向她的很多人也都轉移了目標,跑向她的後面。

孟莜沫一轉身,就看見了身手很敏捷的麥洛,他的身邊已經倒下了一大片的人。

當即便喊道:「麥洛!」

「貝蒂別怕,我來救你。」麥洛朝孟莜沫喊完,一拳狠狠砸在身邊一個人的肚子上,那人頓時抱著肚子歇菜了。

孟莜沫掙脫掉身邊的幾人,朝麥洛跑了過去。

此時此刻,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麥洛身上。

無論麥洛的目的是什麼,又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但是她知道,只要麥洛在,她一定不會有事。

很無緣無故的,她對麥洛還保存著一點不知何時存在的信任感。

她剛跑近,麥洛就拉住她的手腕,一邊將靠過來的人擊退,一邊拉著她朝廢棄工廠外跑去。

卻不想,剛跑出去,迎面又湧來了很多的人,手上都拿著鐵棍子,看著很是凶神惡煞。

孟莜沫一怔,另一隻手下意識抓上了麥洛的胳膊。

麥洛神色很凝重,卻在孟莜沫抓向他胳膊的時候微微放柔了一下,另一隻手握住胳膊上的手,溫聲安撫道:「別怕,有我在。」

正說著,那些人就全沖了過來。

麥洛拉著孟莜沫轉身就朝另一邊跑去。

那邊是上山的路,他的車停在山路口,剛上山的時候,看見山路口站著很多人,都在很謹慎的巡視,他知道他的車開不進來,所以他就把車停在了山下,徒步爬山路追了上來。

此時他只能帶著孟莜沫先逃命,雖然他的武功很高,但是一手不敵四拳,更何況這裡的人不止那一點。

兩人迅速朝山上跑去,後面也追來了大群的人。

兩人速度都很快,不到十分鐘,已經和追來的人拉開了很遠的距離。

麥洛稍微鬆了口氣,扭頭就見孟莜沫一張小臉跑的紅撲撲的,便問道:「你得罪什麼人了?」

「我不知道。」

孟莜沫直到現在還在思索,她到底招惹誰了?

綁架也就算了,竟然還想殺她!

簡直是喪心病狂!

麥洛看了看後面,突然拽著孟莜沫選了一條小路朝裡面跑去,一邊跑,一邊擔憂地問:「還能堅持嗎?」

「能!」孟莜沫雖然跑的有些喘,但是她體力還行,頓了頓又道:「今天謝謝你。」

麥洛沒說什麼,只是握著孟莜沫手腕的手收緊了一下。

兩人抄了條小路,跑了二十分鐘后,後面再沒有一點聲音了,似乎是把那些人甩掉了。

停下來后,孟莜沫使勁從麥洛手裡抽回了自己的手腕,一手撐著樹榦喘著粗氣,「把你……把你手機……給我用一下……」

麥洛掏出自己的手機,滑開看了眼,有5個曼蒂的未接來電,而此時,這個地方一點信號都沒有。

「沒信號。」麥洛緊緊皺了下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