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省衛視的錢,她還就真不屑拿了。怎樣?

這輩子,如沒有什麼意外的話,顧佳蕊表示,她終其一生,都沒打算同那H省衛視合作的。

錢不錢的,不算什麼。

她又不差錢。

她只想告訴H省衛視上上下下一個道理。

實力向他們演繹,什麼叫做,昨天你對我愛答不理,今日,我就讓你高攀不起! 「什麼形勢變了?」葉風一奇,他又想到了佛尊所說之事,最多兩百年,佛門將會應對一場前所未有的浩劫。

瑤曦道:「你現在實力太弱,說了你也理解不了。簡單來說,就是這些人忍不住了,想要提前發動最終清算。也就兩百年內的事了,按照常規方法,我是不可能在天地動、亂的時候恢復能應對局勢的實力了,必須得採取一些非常措施。我閉關這些年,你實力怎麼樣了?」

葉風一五一十把自己現在的實力狀況說了一遍。

瑤曦聽后大驚失色,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宗師道六段』的修為!對『天地決』第二層『青出於藍』都掌握了些許!你該不會是為了讓為師開心,騙為師的吧?」

見瑤曦這麼震驚的樣子,葉風心中頗為高興,成就感十足。這些年自己這麼努力地提升修為,除了自己極為渴望快速變強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等師父出關以後,得到她的肯定。現在,這個目的實現了。

道:「師父,以您的慧眼,我想要騙你,也是騙不過去的。」

「這倒也是。」瑤曦笑了笑,嘆道:「你這進步,可著實讓人吃驚呀,為師當年都比不上你了。要是這天地動、亂來遲一點,你必能幫上為師的大忙,可它突然提前了這麼多,到時候會發生什麼,我都有些不敢想了。」

說到最後,瑤曦精緻的臉上,出現了憂慮之色。

葉風在一旁看著,深感事情嚴重。瑤曦天生就是睥睨天下,高高在上的性格,不把萬事萬物放在眼裡。能讓她感到憂慮之事,必是石破天驚,常人難以想象的大事。

道:「師父,船到橋頭自然直,到時候咱們自然會有辦法的。」

「也是。」瑤曦勉強地笑了笑,道:「接下來你得幫我做很多事,助我恢復實力。短短兩百年時間,想要恢復到巔峰時期是不可能的,只希望能多恢復一些。到了那個時候,別說普通人,就是神界的巨頭,也未必能活下來。」

葉風深吸了一口涼氣,浩天大陸從古至今,能飛升成神的都沒幾個,而大動、亂到來時,神界的巨頭都會死,這場動、亂的規模,以自己現在的實力眼界,是沒辦法想象和理解的。

「咱們會仙化門吧,到時候你得陪我去仙化門大牢最深處走一趟。」瑤曦道。

葉風立刻想起了仙化門大牢最深處的情節,那裡有一具晶瑩剔透的骷髏,無比的神秘恐怖。當年瑤曦讓自己前往那裡,要出了一枚屬於她儲物戒指在,這前往不知道又要幹什麼。當下點頭道:「是。」

來到仙化門后,葉風得到了極為熱情的歡迎,除了年輕弟子外,還有不少大門大佬,親自前來探望慰問。面對大家的盛情,葉風自是高興萬分,唯一遺憾的是,柳若煙還未返回仙化門,暫時依舊不能見到她。

這些前來看望他的大佬們,給他帶來了一樣極為貴重的東西——完整的《仙化經》。《仙化門》最為浩天大陸最好的修行功法之一,共分三卷,分別為『渡劫篇』、『大成篇』和『天道篇』。絕大部分弟子只能得到第一卷,傑出弟子可以得到前兩卷,想要得到第三卷,非異常優秀弟子不可得。

很多仙化門弟子得知葉風得到了完整的《仙化經》后,都羨慕得不了。不過葉風卻不以為然,早在女神城時,瑤曦就傳給了他完整的《仙化經》。

這事倒讓他想起了死胖子張賢,不免悲從心來。當年自己答應過張賢,如果仙化門傳給自己完整的《仙化經》,自己便私自傳授給他,好讓他完成父親的夙願,可因為秦家的陰謀,張賢早已死去多年了。

幾天之後,沒有了前來看望自己的人,葉風終於有時間抽出身來,陪瑤曦前往仙化門大牢的最深處。

現在他是仙化門最得寵的弟子,自身實力更是今非昔比,又有瑤曦在身旁,想要進入仙仙化門大牢最深處,並不太費力。

他和瑤曦幾個縱躍,便潛入了仙化門大牢,徑直朝著最深處走去。

「師父,您和仙化門到底什麼關係。」葉風道。當年他就曾問過瑤曦這個問題,瑤曦說她和仙化門有著極大的淵源,他一直覺得,瑤曦和仙化門的關係遠非於此。

瑤曦想了想,道:「差不多到了該告訴你的時候了,仙化門乃是我的一具分、、身當年留在浩天大陸的道統,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算是仙化門的創始人吧,大牢最深處的那具骷髏,是我的分、、身之一。」

這絕地是一個石破天驚的消息,葉風聽得大感意外。

他還真沒想過,仙化門竟然是瑤曦的一具分、、身創立的。以前瑤曦傳自己全套的《仙化經》,自己只是單純地認為,她乃九天之上的神皇,擁有完整的《仙化經》,乃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現在看來事情沒那麼簡單,她擁有完整的《仙化經》,完全是因為仙化門乃是她的化身所創。

很快,師徒二人便來了青銅門的位置,情景和葉風前次來沒有任何變化,到處都是骷髏,有人類的,也有凶獸的,每一具都非常非凡。

青銅門的跟前,躺著一具完整的骷髏,散發出的駭人氣息是遠超其他骷髏,有種鶴立雞群的感覺。

這具骷髏正是三萬年前浩天大陸公認的第一高手古劍鋒,據說修為已達到了『皇道』之境巔峰,一隻腳已踏進了傳說中的仙界,很多人都相信他已飛升仙界,事實上他死在了這裡。

本來它是斜靠著青銅門的,不過因為葉風前次來推開青銅門,導致它滑落到了地面。

瑤曦看了看古劍鋒在青銅門上留下的那行字:古劍鋒天下無敵,沒想到最終會屈死於此,終我全力,連青銅門都無法踏進半步,我不甘啊我不甘!

嗤鼻道,道:「一個『皇道』境界的螻蟻而已,也敢號稱天下無敵,擅闖我分、、身所在之地。」

葉風一陣無語,『皇道』境界巔峰的高手,在浩天大陸絕對是站在食物鏈最頂端的人物,也只有您敢說他是螻蟻了。

頓了頓,瑤曦繼續道:「說起來,這古劍鋒所在的古家,倒有些勢力,應該是浩天大陸最有勢力的家族的了,你可聽說過?」

葉風搖了搖頭,浩天大陸明面上最強的勢力是佛門,大概還有一兩個隱世家族比佛門底蘊還深厚,這些隱世家族雖然不顯山不露水,但多少他也聽說過,可這古家,他卻從沒聽過。

瑤曦道:「也許是這個家族太久沒露面,浩天大陸之人都把它淡忘了吧。不過你沒聽過古家也沒什麼,你作為我的徒弟,註定前途不可限量,區區古家,連給你做奴僕都不夠格。走,咱們進入大牢最深處吧。」

葉風點了點頭,推開了青銅門。對於古家,雖然瑤曦說得霸氣無比,他可沒那麼樂觀,他有種預感,未來古家一定會成非常難纏的對手。 青銅門后,一個全新的世界,展現在了他面前。一條金光閃閃的大道,直通某個未知的地方。有長鳴的仙鶴,繚繞的祥雲,氤氳的仙氣,說不盡的美妙夢幻,磅礴大氣,彷彿來到了仙界。

但是,葉風卻感到了無比危險的氣息,他可以肯定,如果沒有瑤曦在自己身旁,以某種神秘的力量對自己進行了庇護,自己馬上就會屍骨無存。

二人一路飛行,很快,眼前景色一變,一切的華美妙曼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廢棄的宮殿,殘垣斷壁,殘破不堪。

宮殿之中,有著三具骷髏。

中間的那一具水晶骷髏端坐一寶座上,邊上的兩具骷髏,躬身而立,似乎正在侍奉著那具水晶骷髏。

「嗡!」

水晶骷髏身上,突然發出了一層若有若無的光芒,繚繞不斷,神聖無比。繼而,那水晶骷髏彷彿突然恢復了生命,不再是骷髏,而是變成了活人。

「嘿嘿,看來天地大亂將至,你坐不住了,這麼快來找我了。」水晶骷髏道,語氣怎麼聽怎麼都覺得有股譏諷意味。

葉風對此並不奇怪,他早已看出瑤曦本身和她的分、、身之間,關係很不友善了。

瑤曦冷聲道:「我不想跟你廢話,我此次前來,是要送給你一塊無上神令。」

說著,她手裡出現了一塊令牌,手掌大小,晶瑩剔透,不知道用什麼材質製作,散發著讓天地顫慄,眾生臣服的氣息。在這塊令牌面前,彷彿天地都顯得渺小了。

「送我無上神令?」水晶骷髏哈哈大笑了起來:「這可不是你的行事風格。」

「我只問一句,你到底要不要?」瑤曦道。

「要,當然要。我又不是你知道你心思,你不就是覺得天地大亂來的太快,完全超出了你的預期,按照你原來的計劃,已無法應對即將到來的大動、亂。你想要藉助我吸收你風雲在無上神令中的力量,然後你在吸收了我,讓我給你做嫁衣。」水晶骷髏接過令牌,慢悠悠地道:「可是,到時候你能吸收得了我嗎?不要偷雞不成蝕把米。」

「你只不過是我的一道分、、身而已,我想要收拾你,什麼時候都一樣。」瑤曦道。

「是嗎?那咱們現在動手試試。」水晶骷髏雖這麼說,卻並沒有真箇動手,顯然她實際上是很忌憚瑤曦的。

對峙了半晌,水晶骷髏又道:「你提前出關,實力恢復遠沒達到預期的效果,而我這些年一直在這裡恢復實力,恢復的可比你好得多,得到了無上神令,實力更是會發生質變,那時候再殺你,反客為主也不遲,你一定會為今天之事後悔的。」

「哼,分、、身始終是分、、身,還是別做反客為主的夢比較好。」瑤曦指了指葉風,道:「你已經見過了,這是我徒弟,我要你給他一根至尊靈骨。」

水晶骷髏不屑地看了葉風一眼,道:「真不明白你收這麼一個弱小的螻蟻做徒弟是什麼心思?縱然給他至尊靈骨,大動、亂到來時,他依舊是一隻任何人都可捏死的螞蟻,又有什麼用呢?」

「我的徒弟,你還沒資格來輕蔑嘲笑,大動、亂來到時,他能成長為什麼樣子,你拭目以待就好。我只要你一句話,你到底給不給?」瑤曦道。

「拿人手短,吃人嘴短。你既然給了我無上神令,我不想欠你的情。我就給這小子一根吧,雖然這是暴殄天物。」水晶骷髏說著,整個身子突然一動,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繼而從它體內,飛出了一小段骨頭。

這段骨頭看起來很普通,卻又讓人覺得非常特別,非常神聖,非常高貴,代表著至高無上,無法超越。

水晶骷髏手一揮,把至尊靈骨打入了葉風體內。葉風頓時感到全身疼痛。他經歷過不少難以忍受的疼痛,可相比現在這疼痛,都不值一提。幸好這種疼痛很短暫,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我們走吧。」瑤曦朝葉風揮了揮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仙化門大牢最深處。

走出仙化門大牢,已是深夜時分,繁星點點,夜風徐徐,讓人覺得非常舒坦。

「師父,至尊靈骨是什麼東西?」葉風道。

「至尊靈骨,是九天神皇身體上的骨之精華,銘刻九天神皇的最本源的大道印記,縱然植入一個極其普通的人的體內,也意味著他必將成為神界的一方巨頭。以你的資質,有了它問鼎巔峰強者,必然事半功倍。本來我是希望你靠自己的力量,一步一步成站起來,可時不待人,你必須得藉助外力了。

不過外力終究不可靠,過早的依賴外力對長遠發展,更是有害無利。我會暫時封印它,你不飛升成神,它是不會被解封的。等你成為了神靈,對萬事萬物的理解,遠不是你現在所能想象的,那個時候,我相信你就可以合理地利用它了。」

瑤曦突然伸起了雙手,不斷結印,半空中出現了一個鎖的形狀的圖案,沒入了葉風的身體,封印了他體內的至尊靈骨。

「好了,你先回去吧,我還得去仙化門祖地一趟。」瑤曦道。

「祖地?葉風頓時想到了祖地中那摺紙船的骷髏,又想到了自己曾乘坐它所折的紙船,進入過一個全部由骷髏所組成的世界。忍不住道:「師父,難道祖地中那摺紙船的骷髏也是您的化身,還有一個由骷髏組成的世界,我隱隱覺得,也和你有關係。」

「摺紙船的骷髏不是我的化身,事情遠比你想的複雜得多,現在還不是你該知道的時候,照我說的做就是。將來發生的事情,遠不是你所能想象,你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拚命提升自己的實力,否則你連做棋子的資格都沒有。」瑤曦道。

葉風沒敢再問,只得返回了自己住處。

轉眼間,又過了半年時間。柳若煙依舊沒返回仙化門,葉風對她的想念是與日俱增,幸好期間兩人有過幾封書信往來,稍解了葉風的相思之苦。

因為有瑤曦親自指導,葉風這半年實力進步神速。可以說,相比半年前,他的綜合實力幾乎提升了一倍,唯一的遺憾,就是境界沒能得到提升,已經還是『宗師道六段』。

同時,他通過各種途徑,收集了二十多套『低階』和『中階』戰技。通過吸收這些戰技的精華,他對『青出於藍』的理解又有了很大提升。

這天,他突然收到了一封金色請柬,是東原的天道宮發來的,邀請他去東原天道城參加茶話會。這封請柬一到,立刻驚動了仙化門的上上下下,引起一片歡呼。

天道宮,並非什麼教派,而是類似一個學院形式的組織。擁有一塊石碑,名曰『天道碑』,上面鐫刻著無比玄妙的大道符文,至今無人能參悟透徹。據傳如果悟透了那些達到符文,可立地成神,就連那些『皇道』高手,也心嚮往之。可天道宮主人脾氣古怪,實力深不可測,就連『皇道』高手的面子也不給,不允許他們進入天道宮觀摩參悟『天道碑』。

不過每隔十年,天道宮會舉辦一個茶話會,邀請浩天大陸四大地域的年輕才俊。如果在茶話會上被天道宮的人看重,通過考核,你便能成為天道宮的學生,能夠進入天道宮學習和觀摩參悟『天道碑』的資格。

天道宮對所邀的年輕才俊的要求非常苛刻,四大地域每年邀請之人,不會超過三十個,乃當世最強的天才。所以說,得到天道宮的請柬,乃是對自己無敵超強天才的最好肯定,自然萬分榮幸。

可是,和成為天道宮學生之苛刻相比,天道宮對所邀年輕俊傑的要求,就是小巫見大巫。一般而言,這不到三十個浩天大陸最優秀的年輕俊傑,只有三四個能通過天道宮的考核,甚至很多屆茶話會,一個都通過不了。

不過天道宮的考核卻又一個例外,如果你能收到金色請柬,代表天道宮已經徹底認可你的能力,你不需要參加任何考核,便能成為天道宮的學生。

這種金色請柬,從天道宮開始邀請四大地域年輕俊傑開始,也只不過發出了四份,全部都被人傑地靈的東原的年輕俊傑包攬,並且收到這金色請柬的四人,有三人最終都飛升成神了。

葉風能收到金色請柬,乃是前所未有之大事,足以引起整個浩天大陸轟動。

「沒想到我仙化門弟子竟然能收到天道宮的金色請柬,這可真是天大的榮幸呀。從古至今,我南荒還沒有能收到天道宮金色請柬之人。這事足以載入我仙化門史冊,成為千古美談。」一向沉穩淡定的仙化門掌門玉太清,都忍不住激動得大笑了起來。

「這乃是千古未有之大事。葉風這小子,實在是太給咱們仙化門掙面子了。我可真是高興壞了,從今以後我等和他門派大佬吹噓攀比時,底氣更足了。」一位大佬眉飛色舞地道。

……

眾位仙化門弟子的激動之情,更是無以言表。葉風能獲得天道宮的金色請柬,讓他們也都感到無比榮耀。至少以後跟朋友吹牛時,可以神氣地說上一句,知道葉風不?那個得到天道宮金色請柬的人,他是我同門,當初我們可是住在同一個屋檐下。 顧佳蕊對待H省衛視的態度,令人咋舌。

不止是現在,在長久的,從此開創的影視娛樂行業,屬於顧佳蕊的輝煌中,H省衛視,始終都被顧佳蕊拒之門外,永久列入了黑名單之中。

以至於,H省衛視上下,削尖了腦袋,想要往顧佳蕊身邊湊,以期分一杯羹,卻是始終無門。

門是什麼?

連窗戶都沒有,好么?

因此,行業內外,都對顧佳蕊的記仇,有了一個深刻認識。

惹誰都不要去惹顧佳蕊。

得罪了她,你就等著死翹翹吧。

不知道,顧總是超記仇的么?

嘖嘖嘖——

以上,便是業內人士與全國各大電視台上上下下,對顧佳蕊的普遍認知。

其超記仇,且有仇必報(睚眥必報)的性格,深入人心。深深烙印在人們的心中。

不敢惹(猛搖頭)啊,不敢惹(再次將頭給直接搖成了撥浪鼓)。

當然,這些都不重要啦。

重要的是,顧佳蕊在娛樂圈與影視業,一戰成名,躋身為娛樂圈與影視業的新貴。

儼然成為了新晉、且風頭正勁的娛樂大亨。

不,不,準確的說,不僅僅是娛樂大亨,而是文娛大亨。

普通娛樂大亨,只是涉足娛樂圈和影視業,顧佳蕊卻因有著知名暢銷書女作家的身份,而橫跨著橫掃文化產業。

今年,是顧佳蕊異常豐收的一年。她於文化產業與影視娛樂業,二處開花。朵朵綻放。創造了輝煌業績、口碑,以及驚人財富。

華國新晉的文娛大亨,顧佳蕊實至名歸。

名下擁有屬於自己的影視公司、經紀公司等多個產業,並且手握多部暢銷書高額版稅、分成與著作權的顧佳蕊,再也不是單純的顧作家、顧編劇、顧製片,而是當之無愧、實至名歸的老總——顧總。

時光悠悠,轉眼已至年末。

顧佳蕊這一年,準確的說,是下半年,都過得異常的忙碌且充實。

她用了短短半年時間,成就了她新晉文娛大亨的美名。

在年末的富布斯排行榜中,顧佳蕊以華國國內,最年輕有為、且富有的女富豪的身份,首次榮登富布斯排行榜。

並且,以超出第二名數倍身價的絕對不可撼動優勢,當選華國三十歲以下女富豪榜首。

然而,誰都知道,這位新晉女富豪,時年才剛滿十六周歲的生日不久。

而排在她後頭的那些女富豪們,雖然也不算老。誰人不是大過她十歲、八歲,甚至一輪有餘的?

這個十六歲少女,刷新了富布斯富豪榜,女富豪的年齡記錄。

尤其是,她的驚人財富,不是通過遺產、也不是靠父輩獲得的。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來自於她自己的一手打拚,親手創造。

這就不得不讓人嘆為觀止,甚至是為之肅然起敬了。

顧佳蕊,她簡直就是個奇迹。

前無古人,往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也很難再會有後者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