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志好強,好可怕的傢伙!

一向都很自信的凱琳娜和潔西卡,在羅楓驚人的進步面前,竟然都有些挫敗感。武極狂潮

…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武極狂潮最新章節!

當羅楓回到宿舍,傑克見到他的樣子之時,不由得嚇了一大跳:「不是吧,你幹什麼,想自焚嗎?」

羅楓沒有理會他,將身上的衣服脫下,痛得呲牙裂齒,灼傷不比其他屬性傷害,在被烈焰焚燒過後的恢復期,仍然是非常痛苦的。

只見身上滿是觸目驚心的灼傷痕迹,一塊塊地分佈在體表。

「傑克,麻煩幫我抹點葯!」將一個白色的小瓶子丟了過去,這是露西婭給的傷葯。

「靠,你究竟做了些什麼?」傑克拿過瓶子,就幫他抹了起來,才抹了一下,就皺起眉頭:「是凱琳娜,對不對?」

通過殘留在羅楓身上的炎勁氣息,他就可以知道,這不是一般的炎,而是凱琳娜家族特有的爆炎!

傑克和凱琳娜都是夢幻城的人,早就認識了,之前還曾經切磋過一次,對這炎勁自是不陌生。

爆炎的溫度更高,而且對其傷害性也更大,即使是沾上了一點,也能讓人痛得欲生欲死,是一種相當可怕的炎。

傑克也被凱琳娜的爆炎燒過,他當然明白那種滋味有多麼的難忘,當時很快就結束戰鬥,不願和凱琳娜再打了,現在羅楓的灼傷竟然遍布全身,有多痛可想而知。

羅楓沒回答,但傑克已經知道了答案,不由大怒:「可惡,你也沒對她做什麼,你個臭女人竟然下這樣的狠手!」

之後羅楓和凱琳娜的幾次衝突傑克並不知情,只道是因為上次羅楓附和了自己的幾句話,就讓凱琳娜懷恨在心,很是為室友不平,雖然平時他不願意惹凱琳娜,但現在卻是顧不得那麼多了:「我去找她理論去!」

「別,傑克!」羅楓喊柱了他:「只是我們互助社團舉辦的一次練習練習而已。」

「這是正常的交流練習嗎,我讀書少,你不要騙我!」傑克指著羅楓身上的傷痕:「這tmd分明就是sm,哦,對了,既然是練習,你為什麼不認輸,她也就沒有借口再繼續虐你了!」

羅楓道:「我不會認輸的,只要站到了場上,我就會認真戰鬥,不管對方是出於什麼目的!」

這個理由讓傑克大暈:「我服了,你還真是死腦筋,好吧,被虐了也是活該!」

話雖如此,傑克還是繼續給羅楓塗藥,而且也把自己的傷葯拿了出來,可見他還是很在意的。

幾天之後,學院聚能之塔的靜室中。

羅楓身上的鬥氣,猶如流水般緩慢地流淌著,從毛孔中滲入,他的體表,也散發出一層淡淡的,奇異的熒光。

一層薄薄的死痂,從他的身上脫落,就像是蛇蛻皮般,死痂脫落後,原先的肌膚恢復了紅潤,之前那些觸目驚心的灼傷傷痕,竟然已經全數消失。

炎的灼傷,是一種不易恢復的創傷,儘管只是點皮外傷,也有些麻煩。

就算露西婭的傷葯很好,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幾天之內就讓傷處結痂脫落,但羅楓竟然痊癒了。

孜孜無倦 這是因為,他使用了老瘋子中的聖療至尊教給自己的一種治療方法。

這種方法非常有效,尤其是配合太古逆天決的鬥氣,能夠讓身體迅速再生,如果羅楓的水系覺醒的話,甚至在一天之內就足以讓受到的灼傷恢復,但現在他的水系屬性還沒有覺醒,所以多花了些時間。

這時,羅楓也睜開了眼睛。

聖療武神的法門,果然是很有用呢,沒想到能這麼快治好傷。

凱琳娜,既然你這麼喜歡虐人,我就讓你虐到夠吧!

很快又到了社團活動的時間,羅楓又再找到了凱琳娜:「如果可以的話,今天繼續練習怎麼樣?」

凱琳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什麼?」

羅楓重複了一遍,凱琳娜才確定自己沒有聽錯,但她卻是有些暈。

這個臭色狼,不是瘋了吧,上次吃的苦頭還不夠多嗎,現在還要和我練習,是不是想找死啊?

潔西卡好心勸道:「羅楓,你沒多久之前剛剛被燒傷了,我看就暫時不要練習了吧,免得傷上加傷。」

羅楓挽起袖子,笑道:「看,我已經沒事了呢。」

之前他的手臂也是被灼燒過的,但現在卻是非常乾淨,沒有半點的傷痕。

兩女都不由得有些奇異,畢竟灼傷是需要一定時間恢復的,現在羅楓卻是痊癒得那麼快。

如果他是水系武者,能夠利用水系屬性的治療也就算了,但他的魔氣卻是無屬性的,恢復速度卻是那麼驚人,這可很不尋常。

見到羅楓態度堅決,凱琳娜也是怒從心起。

哼,想在我面前示威,為以為我不敢繼續虐你嗎,那我就成全你吧!

想到這裡,她沉下了臉:「好,沒問題!」

當然,現在的羅楓還不是她的對手,這次練習自然又是一頓暴虐。

然而,羅楓就像是被虐上癮了般,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的社團交流活動,都積極地找上凱琳娜,要求和她練習。

如果說虐羅楓第一次還有些解恨的話,那第二次,第三次就沒什麼感覺了,到了後面,凱琳娜開始厭倦,畢竟她不是虐待狂。

到了第五次的時候,凱琳娜已經想吐了。

當羅楓第六次提出要求,凱琳娜終於是無法忍受了:「喂,你這人是怎麼搞的,我說,你不會是受虐狂吧?」

聽說,有些男性就好被女性虐待,甚至不惜被用皮鞭抽,高跟鞋踩,滾燙的的蠟燭滴,這個臭色狼,莫不會就好那口吧?

說不定,她在被自己用爆炎燒烤的時候,半點都不覺得痛苦,而且還覺得很爽很刺激,心底不知想著什麼齷齪的畫面呢。

一念到此,凱琳娜的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羅楓愣了下,然後搖頭道:「我才沒有那麼變態呢。」

這笑容在凱琳娜看來是分外的齷齪,凱琳娜大叫了起來:「你還敢說沒有,哪有人被我這麼燒還能笑得出來的,肯定有問題!」

羅楓剛開始確實有些賭氣,才會一次次地找凱琳娜,但後來他發現,能夠偶爾和這潑辣的女人過過招倒也是不錯的事。

以前在維多利亞城時,有更強的露西婭當陪練,但是到了夢幻城,卻是沒有陪練了,凱琳娜的出現剛好填補了這個空缺,而且凱琳娜對自己沒有好感,下手狠,對於羅楓挑戰性更大,所以他才會樂此不疲。

現在被凱琳娜誤會,羅楓也只好坦白道:「呵呵,我喜歡和更強的人交手,以此來激勵自己,所以才喜歡找你練習,沒有其他的意思。」

凱琳娜半信半疑:「真的只是這樣而已嗎?」

「真的,我發誓!」羅楓很認真地道:「請繼續賜教吧,不用擔心,我不會因此而記恨你的。」

「不行了,不管你是怎麼想的,我已經受不了,我又不是虐待狂!」凱琳娜將潔西卡推了過去:「讓她來吧,我已經失去了和你練習的興趣!」

然後,凱琳娜就一溜煙地跑走了。

潔西卡不由大暈,如果說凱琳娜不是虐待狂,她就更不是喜歡以強欺弱的人了。

凱琳娜,給自己丟了一個燙手的熱山薯呢……

雖然是出自羅楓的請求,不好拒絕,但是潔西卡的個性顯然比起凱琳娜要溫順得多,哪裡忍心對羅楓下狠手。不過,從凱琳娜虐羅楓的那段時間,她也發現,羅楓可不是個易與的弱者,他的鬥氣雖然沒有屬性,然而爆發力卻是極強,耐力更是超長,不用上真本事的話,還真的應付不了。

這使得潔西卡不得不使用了更強的力量,她是水屬性的,然而有著特殊體質——極冰體質的她也掌握了水的更高形態,攻擊形態冰鬥氣。

有時潔西卡也會把羅楓推回給凱琳娜,兩女輪番上陣,讓羅楓享受了下冰火二重天雙飛的「快感」,得到屬性和戰鬥風格不同的靚女陪練,羅楓只覺自己的戰鬥經驗提高得很快。

而通過這些戰鬥,凱琳娜和潔西卡也發現,羅楓能夠擊敗皮魯,絕對不是偶然,這個魔氣無屬性的男生擁有著非常特別的力量,他相當全面,除了屬性之外,鬥氣各方面的素質都是超人一等的,而更為可怕的是,他有著相當強悍的學習能力,極為饑渴地吸取著任何對自己有用的東西,以最快的速度進行消化,慢慢地適應了和自己的戰鬥,每次交手過後,下次見面,羅楓就會變得更為難纏。

鬥志好強,好可怕的傢伙!

一向都很自信的凱琳娜和潔西卡,在羅楓驚人的進步面前,竟然都有些挫敗感。 宿舍之中,羅楓死死地盯著前方,眼神凌厲如刀,似乎那裡有著一個很厲害的敵人,隨時都要動手般。

但是,他前面沒有任何任何人,只是一張桌子,以及一小盆水。

羅楓的目光,就緊緊地鎖定在那盆水上,彷彿它有著無窮的吸引力般,這樣過得片刻,那杯水突然間蕩漾了起來,接著杯子開始顫動。

最後,小盆子帶著裡面的水一起飛了起來,飄到了空中,似乎有隻無形的手在托著它一般,煞是奇異。

但是,笑盆子在空中待的時間沒有太久,就搖搖晃晃的,「啪」地掉落地面,裡面的水濺了一地。

羅楓眼中露出了滿意之色,這當然是他玩的把戲,並非特異功能,而是氣息之力。

每位修鍊鬥氣的武者,都會擁有氣息,這是一種和鬥氣不一樣的力量,每個階段的氣息,都有著不同的作用。比如元氣的元息,是在武者體內的,武者能夠使用它對自己的身體進行內視,更好地鍊氣,而魔氣的魔息,已經可以溢出體外,感應外物,甚至化為形而有質的力量,而超級強者,光憑氣息就能夠攻擊,羅楓就親眼見過布魯克斯院長在對自己進行測試以確定是否具備進入星辰學院的資格時時用氣息將自己的攻擊輕易化解掉。

氣息是鬥氣武者的第二力量,只是在低級階段時,它的作用並非十分顯著,不過,到了魔氣階,很多聰明的武者都會開始注重併發掘它的能力,如果掌握得好的話,你會發現它是一種妙用無窮的力量。

現在,羅楓就已經打算開發氣息的能力。

氣息的強弱倒是不受屬性影響,雖然羅楓的魔氣沒有屬性,但氣息還是極強,實際上,創造出太古逆天決的那些人都是世上最頂尖的超級強者,對於氣息這種高大上的能力的培養自然是分外看重的。一般人在魔氣五段時,魔息能夠化為微弱的實體力量,移動較為輕盈的東西就已經不錯了,但是羅楓的魔息,已經足以舉起一小盆水。

老瘋子們說過,只要我的氣息強到能夠穩定地移動一公斤的東西,就能夠學習那招了。

重量倒是已經沒有問題,不過還差一點,穩定性略欠不足,但是,很快應該就可以了吧!

過了幾天,選修課時間,羅楓來到學院某課程教室。

剛剛進門,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因為羅楓的校徽表明他是一年級生。

這是一門,不太適合一年級學員選修的課程,它的名字叫做——洞察術!

被冠以「術」字的技能,也被習慣地稱為特殊技,和普通的鬥技不同,它們大多不具備攻擊或者直接攻擊的性質,而是有著輔助的效果。洞察術就是一種利用氣息在戰鬥之中進行觀察,使得武者能夠更清晰地了解戰情的變化,佔據先機,是一種非常有用的術。

諸如此類的,還有斯嘉麗會的易容術,不過易容術就只有特別需求的人才會去學了,畢竟它對戰鬥並沒作用。

特殊技不像鬥技般容易過時,一式低級的鬥技,甚至是必殺技,隨著鬥氣級別的提升,會漸漸地因為破壞力的限制而被武者拋棄,而很多特殊技掌握之後,可是讓武者受益終生的,比如在高級別的戰鬥中,許多武者都仍然會使用洞察術進行輔助。

獨家頭條:遲少又被影后撩了 特殊技的作用是顯而易見的了,只是這種特別的技能極難掌握,甚至不下於五星必殺技,而且很多都需要以氣息為基礎進行學習,如果氣息不達到一定的強度,你就算花費再多的時間和精力去鑽研,都是徒勞無功的。

阿法利亞學院一年級,除了斯嘉麗這樣的超級鬼才,其他人都是魔氣階的。

魔息已經可以離體,但這個階段還是比較弱,無法達到學習特殊技,尤其是洞察術這種對氣息要求很高的特殊技的底線,於是就算羅楓來的是洞察術的入門班,其成員還是高年級的居多。

不過,就算是三個年級加起來,這個教室的人數仍然相當有限,因為學習洞察術需要的不僅是氣息,還有其他的天賦條件,使得很多人望而止步。

剛想隨便找個地方坐下,這時忽然有人喊道:「羅楓,這邊。」

咦,洞察術入門班中還有我認識的人嗎?

羅楓很是奇怪地看了過去,只見一個人正在向自己揮手,竟然是潔西卡,而她身邊的是凱琳娜。這兩位校花都出身夢幻城的豪門世家,家族關係很好,從小時候就已經熟識了,而且一起念書,現在更是室友,使得兩人的關係更為親密,形影不離,雖不是姐妹,卻更勝姐妹。

近段日子,還真是不管在什麼地方,都能夠見著她們呢。

校花主動招呼,讓班上的很多人都羨慕不已。

羅楓猶豫了下,最後還是朝著兩女所在的座位走了過去,要是無視潔西卡的話,豈不是讓她很沒面子。

凱琳娜低聲埋怨道:「喂,潔西卡,你喊他來這裡做什麼?」

潔西卡笑道:「怎麼說現在我們和羅楓都是互助社的,當作不認識的話,這可不好吧,而且,你不想知道他為什麼來上洞察術課嗎?」

凱琳娜不再抗議,因為她確實有點好奇。

她和潔西卡有著特殊體質,天賦異稟,氣息已經較強了,但她不認為羅楓的氣息也強到能夠學洞察術。

兩女身後的雙人座位已經坐了一個二年級的男生,另外的座位空著,然而上面放了幾本課本佔座。

這男生相當狡猾,以這種方式趕了其他人,以便自己可以獨坐在凱琳娜和潔西卡身後。

「這位學長,能夠把你的課本收起來,把這個座位讓給我們的朋友嗎?」潔西卡的個性和凱琳娜有著天壤之別,她是那種溫婉的女孩,以請求的口氣提出要求時,實在令人很難拒絕。

儘管百般的不願這個座位上多一位異性,但是如果不同意的話,未免也太沒風度了,於是那男生只能裝作很大方的樣子道:「當然沒問題了。」

「不是我們的朋友,是你的朋友!」凱琳娜嘟囔了一句,她虐了羅楓很多次之後,以前的氣已經消了,但多少還是有些芥蒂的,即使不再討厭,但還沒有升級到朋友的地步。

這時羅楓已經坐了下來,潔西卡笑道:「真巧啊,羅楓,你也來上洞察術課呢。」

羅楓點頭道:「是啊,這門課程滿有用的,我想試著學一下,呵呵。」

在兩女之中,那二年級男生對潔西卡的意思多一點,見到兩人有說有笑的,彷彿很熟悉的樣子,心中有些不爽,酸溜溜地道:「有用是有用,但不是每個人都能學得了的,這位同學,你確定自己具備學洞察術的條件,氣息實體化了嗎?」

說話之間,伴隨著無形的力量波動,一本課本緩慢地飄了起來,在課本在空中轉了一圈,又再落回桌面之上。

男生的這次示範,說明他的氣息不僅是能夠化為實際的力量,而且還能夠比較靈活地變化了,因為氣息實體化的最基礎階段只是能夠上下移動,當然男生這麼做是有意炫耀,因為他的氣息掌握得確實算是比較不錯的了。

哼,不識趣的傢伙,要是沒有達到基本條件,就早點退出課堂吧,不要在這裡煞風景!武極狂潮

… 潔西卡也道:「是啊,羅楓,如果你的氣息還沒有實體化的話,那就暫時不用上這門課,否則的話只是浪費時間的。」

凱琳娜的話可就沒那麼客氣了:「人要有自知之明,別不自量力!」

那二年級男生聞言暗爽,看樣子,凱琳娜也不是太喜歡他呢,最好說得更難聽一點,把他趕走!

羅楓沒有回答,但三人卻是同時感應到了第二股力量波動,接著桌面上的那摞書全都飄了起來,猶如耍雜般地無規則移動,最後安穩回到遠處。

「呵呵,我想這樣應該可以了吧?」

那男生的眼珠子差點沒掉下來,羅楓以氣息移動的可不是一本水,而是整摞,且控制也比起他要高明得多了。

這是一年級生可能擁有的氣息嗎?

凱琳娜和潔西卡兩人,也是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其他人對氣息的控制,需要花上很多時間去摸索鍛煉,但修鍊太古逆天決的羅楓卻是跳過了不少一般人都必經的階段,在氣息成功實體化沒多久之後,他就控制得很隨心所欲了。

那男生訕訕地道:「洞察術,需要的不只是氣息,其他天賦和基礎技巧也很重要的。」

這次,他就只是嘴硬而已了,畢竟氣息是洞察術最重要的技巧,至少羅楓在這點上已經做得很好,打下了紮實的基礎。

一節課上完,羅楓遇到了不少問題,因為這麼課程並非第一天開的,已經有些時候了,羅楓自然跟不上,只能求助別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