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吧,那我就等你後天再告訴我吧。」凈意無奈的說道。

「好的,沒問題,但是後天什麼時候到可就不一定了,這個你要做好思想準備啊!」異域風深沉的說道。

「今天都已經到了,後天還會遠嗎?」凈意道。

「就拍今天遲遲不肯過去,明天遲遲不肯到來。」異域風深沉的說道。

「那也好,那樣還長生不老了呢。」凈意苦笑道。

「行了,別做你的長生不老夢了,還是吃飽肚子要緊,跟你說話的功夫,我都已經吃完飯了,你還餓著肚子呢,真是苦了你了。」異域風調侃的說道。

「那好吧,那我就先去吃飯嘍。」

說完凈意便再次走進了山洞之中。

他再次坐到了自己之前坐過的那個位子上,這時發現石桌上的圖案已經不見了。

「我說兄弟,你想吃點兒什麼?」大樹走了過來問道。

「有菜單嗎?」

「當然,給你。」說著大樹就將一份菜單遞到了凈意的手上。

「你是在逗我嗎?這菜單上就一個菜?而且還用這麼大一張紙?!」凈意直接蒙圈了,原來那菜單很大,但是只是在居中的地方寫了一行字,「奔跑的大樹」,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於是乎凈意有了剛才的發問! 「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大樹深沉的說道。

凈意點點頭苦笑道:「只有一個選擇意味著沒有選擇,那就給我來一個奔跑的大樹吧,我我倒要看看這到底是何方神聖,當然這是往好聽里說,要是說的俗一點兒的話……行了,太俗了,索性不說了,還是直接上菜吧。」

「要是說的俗一點兒的話,就是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玩意兒,是吧?」大樹毫不忌諱的說道。

「這可是你說的啊,我可沒有這麼說。」凈意輕聲說道。

「行了,還是快上菜吧,我都已經餓了。」

「上菜?我就是菜,我就是奔跑的大樹,所以說其實已經不用上了,你就直接吃我就可以了。」大樹微笑著說道。

「吃你,真的假的?」凈意聽后,眉頭微皺,一臉茫然。

「哈哈哈!」這時大樹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

「老兄,你發什麼瘋,你能告訴我有什麼好笑的嗎?笑點在哪裡呢?」凈意疑惑的問道。

這時大樹收斂了笑容,說道:「好了,不和你開玩笑了,咱們來點實際的吧。」

「好,實際的好,我就喜歡實際的。」凈意苦笑道。

這時,那大樹突然站得筆直,像是站軍姿一樣,接下來的一幕則是像運起了氣功一樣!

「你幹什麼?」凈意疑惑的問道。

「給你準備吃的呀。」

正當凈意一頭霧水的時候,只見那大樹身上瞬間長出了很多樹枝來,不同的樹枝形狀不一樣,顏色也不一樣,就好像不是一棵樹上長出來的似的,但是它們又確實是從同一棵樹上長出來的!

不過這還沒完,瞬間的功夫,樹枝上又開花結果了,所結的果實有些凈意見過,有些則沒有見過,但是無論見過與否,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一個不同於以往經歷所見的特點,那就是這些果實都會動,就像動物一樣!

眼前的一個果實如果凈意沒有認錯的話,應該是開心果,這開心果直接從樹上蹦了下來,在空中滑翔著,直奔凈意而來,到了凈意嘴邊的時候,說了聲:「張嘴!」

凈意先是一愣,但還是下意識的把嘴張開了,然後這開心果就蹦進了凈意的嘴裡!

這時只聽砰的一聲,那開心果貌似在凈意的嘴裡爆炸了,瞬間化為了粉末狀,弄得凈意滿嘴都是!

這時只見凈意眼睛瞪得溜圓,而且還轉的不停,像是在細細的品味著這味道。

「奇了個葩的,好奇怪的味道啊!不過這味道雖然奇怪,卻奇妙得很,簡直妙不可言!」凈意不禁感嘆道!

這個味道是凈意從來未曾嘗過的,不是純粹的開心果的味道,也不知這東西壓根兒就不是開心果,凈意從一開始就認錯了,還是這開心果有什麼特殊的做法,與以往的開心果有所不同,但是不管怎麼說,千言萬語彙聚成一句話,這味道簡直好極了,而且還奇妙極了!

凈意根本就沒有咀嚼,那開心果變成粉末后,布滿於凈意的口腔之中,然後像是迅速融化了一樣,這時凈意吧嗒吧嗒嘴,又用舌頭在嘴裡仔細的舔了一圈,但是卻發現嘴裡什麼都沒有,沒有粉末,也沒有任何其他的東西,只有回味無窮!

還沒等凈意從這種奇妙的感覺之中走出來,又一種凈意從沒見過的東西出現在了他的眼前,這東西看起來也不知道是水果還是蔬菜,總之長得就像一根繩子一樣。突然這東西的一端竟然朝著凈意的臉上噴出了液體來,凈意大吃一驚,但是卻已經來不及躲閃了,只是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然後只覺得嘩的一下,臉上被噴滿了液體。凈意竟然在這瞬間感到了,有點酸,有點甜,有點咸,還有一些難以言說的感覺,這時他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臉,發現依然是乾的,似乎沒有受到任何影響,又或者是在被弄濕了的瞬間又幹了!

「奇了個葩的,臉也能感受到味道?而且也能吸收東西?」凈意吃驚的感嘆道。

這時一個貌似蘋果一樣的東西,朝著凈意飛了過來,最後落在了凈意的肩膀上,然後順著凈意的胳膊往下滾了下來,在往下滾落的過程中變得越來越小,等滾到了手的位置的時候,已經消失不見了!

與此同時,凈意再次感覺到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味道,「這樣也可以吸收東西?我這樣就等於是把剛才那個東西給吃掉了是吧?」

「當然,不是被你吃掉了,難道是被我吃掉了?」大樹一臉無奈的說道。

這時又有一大堆像是黑芝麻一樣的東西,飛到了凈意的頭頂上,凈意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那些東西落在了自己的頭上!

在龍腦的作用下,凈意直接就能看到自己的頭頂上,他只見那些細小的東西,就像種子一樣,落在自己的頭上,竟然像是生根發芽了一樣,只是瞬間的功夫便長出了一些綠色的草來,又過了一會兒,還長出各種顏色的草來,五顏六色花花綠綠,把自己的頭頂上弄的像個盆栽一樣!

「我說老兄這又是要幹什麼!」凈意好奇的問道。

「你可不要小看了它哦,這個可是名菜中的名菜!」大樹答道。

「名菜,什麼名菜?」凈意疑惑的問道。

「這個菜你不要著急去吃它,吃了反而浪費了,你要忍住才能留著它,留著它以後的好處多多,說都說不完。」大樹神秘的說道。

「好處?有什麼好處?」凈意疑惑的問道。

「我給你列舉幾個吧,第一,以後下雨的情況下,你也不需要打傘了,也不要怕被澆了,只要有了它,不論是四面八方的雨,它都能吸收掉,從而免得使你自己淋濕。第二,如果打雷的話,你也不用擔心閃電會劈到你,這個東西是能夠隔絕閃電的,所以能夠保證你的安全。第三,它有維持恆溫的效果,無論你走到多冷和多熱的地方,它都能讓你維持恆溫不變!還有一個更關鍵的特點是,只要你帶著它,你就永遠都不會餓,它會源源不斷的為你提供能量,因為它是活的東西!」大樹深沉的說道! 「可是我就一直頂著它嗎,像頂個鳥窩一樣?」凈意疑惑的問道。

「來,我幫你把它隱形,這樣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但是別人就看不到了!」

「還能隱形?」凈意聽后吃了一驚。

「當然,連眼鏡都能隱形,還有什麼不能隱形的。」大樹非常自然的說道。

「怎麼個隱形法?」凈意眉毛一挑問道。

這時大樹走到凈意身前,將手放在了凈意的頭上。

「好了,這樣就行了,已經隱形了。」

這時凈意果然發現頭上的盆栽消失了。

「其實這東西還有一個神秘的特點,但是我目前不能告訴你,你以後慢慢會知道的。」大樹神秘的說道。

「你也跟我玩神秘?」凈意憤憤的說道。

「該神秘的東西就要保持神秘,生活中少了神秘,也就少了很多趣味,生活還是需要趣味的,不是嗎?」大樹輕聲說道。

「可是……」凈意又說出了這兩個字來,然後戛然而止。

「你只要知道是好事就可以了,不要想太多,我的這句話能使你放心了吧。」大樹微微一笑,說道。

「那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還能說什麼呢?」凈意輕聲答道。

「雖然吃的不多,但是我貌似已經飽了。」凈意摸了摸肚子說道。

「沒錯,這就是這裡的素食的特點,非常管飽,味道獨特,並且花樣繁多。」大樹微笑著說道。

這時凈意突然眼睛一亮,像是想到了什麼!

「對了,樹兄,你介不介意將這些素食的技術傳授給我呢,我正好開了一家素食館,也正在琢磨和研究著關於素食方面創新的問題,我感覺你這方面的造詣已經非常深厚了,我要再做什麼研究的話,其實都是班門弄斧了。」凈意想起來了這個關鍵的問題。

「你要是能推廣我們的素食,當然非常好了,我們非常歡迎,你能把它推廣的越廣,我越高興!」大樹微笑著說道。

「那真是太好了!」凈意聽到這個答案,激動萬分!

這是大樹拿出了一個芝麻一樣的東西來,劉凈意說道:「這是一個種子,你若是把它栽培到土裡,它會一年成熟,若是栽培在水裡,一個月成熟,若是栽培在虛空之中,瞬間就能成熟,你可以將它帶回去,酌情進行栽培,栽培成熟后,就會長成一個跟我一模一樣的樹來,到時候你就可以拿著它去進行推廣了。」

凈意接過了這種子說道:「為什麼栽培在不同的地方,它成熟的速度也不一樣呢?」

「哈哈哈,你這個問題還真是……」大樹聽后竟然哈哈大笑起來。

「怎麼了?」大樹這一笑,把凈意給笑蒙圈了。

「那你說為什麼有人一天掙一百塊錢,還有人一天能夠掙一個億呢?」大樹深沉的問道。

凈意聽了大樹的話有些莫名其妙,不明所以!

「其實就是因為,掙一百塊錢的人,他不知道掙一個億的人的方法,如果他知道了的話,他也可以賺一個億,但遺憾的是他不知道!就像我們剛才所說的那個問題一樣,為什麼有些人需要用一年的時間才能讓這顆種子成熟呢,因為他們不知道能夠讓種子瞬間成熟的方法,所以他們要走很長的彎路,繞很大的圈子,這就是問題的答案,這就是遊戲的規則,不怕遊戲規則複雜,就怕人不懂規則呀!」大樹深沉的說道。

爆笑艦炮手 凈意快速的眨著眼睛像是頗有所悟。

「其實剛才的方法,我只是告訴給了你,其他人都不知道!因為我沒有告訴過別人,你不要因為很容易便得到這麼高級的方法,就忽視了它的威力,人們總是不珍惜輕易得到的東西,這是人們一個非常嚴重的劣根性,我希望你不要如此,否則真是辜負了我對你的一片期望,我對你的期望是很高的,你知道嗎,我的兄弟?」大樹深沉的說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兄弟,放心吧,我會盡最大可能去推廣你的素食技術和素食產品的,因為這也是我的希望!」凈意懇切的說道。

突然凈意眼睛一亮,像是又想起來了什麼!

「對了兄弟,這山洞裡的神仙是怎麼回事兒?」請你眉頭微皺,好奇的問道。

大樹微微一笑說道:「呵呵,這個怎麼說呢,說他們是神仙吧,他們還確實是神仙,但是他們只是最低級的神仙,也就是說他們剛剛壓過及格線而已,但是很多方面還遠遠不夠,或者可以說他們是神仙中的菜鳥,因此你大可不必太過理會他們,即使你真的想成為神仙,或者向神仙學習的話,也沒有必要把這些人當做老師,你可以去更高層次的地方,那裡有更高明的老師,有修行更好的神仙,你要是跟他們去學習和修鍊的話,效果會好得多,至於眼前這些傢伙嘛,很多凡夫俗子的習氣還沒有除盡呢!你要是想跟他們學的話,未必能夠學的好,說不準還讓他們給你帶壞了。」

「哦,那你說的更高層次的神仙在哪裡呢?」凈意好奇的問道。

「這個嘛,其實我也不知道,神仙之門,可不像咱們普通看到的一扇門那樣在哪裡就在哪裡,神仙之門若有若無,而且地點隨時可能會變化,你不知道它會出現在哪裡,也不知道它會何時出現,只是如果它恰巧出現的時候被你碰到了,那就是你的幸運了,但是實話來講,這個並不容易,但是話又說回來,做神仙又哪有那麼容易呢,即使做個普通人,不還是累死累活的?」大樹深沉的說道。

「那你說這些人是最普通的神仙,那他們以後會怎麼樣呢?會不斷的進化嗎?」凈意繼續追問道。

「有可能會進化,也有可能會退化,因為他們還沒有修到不退的境地,所以對於此刻的他們來講,退步比進步要容易得多,因為他們什麼都不做就會退步,但是如果想要進步的話,那又何止是難上加難啊,這就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道理。」 「對了,不是還有那麼一句話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道高一丈,魔在頭上,所以說實話,他們現在這種境地,也非常難辦,不進則退,就是這麼簡單,其實對於任何人又何嘗不是這樣呢?」大樹深沉的說道。

「行了,那這件事就先這樣,我還是先回去推廣素食吧。」凈意聽了大樹的話后說道。

「也好,其實在推廣素食這件事情之中,本身就藏著巨大的秘密!」大樹神秘的說道。

「秘密,什麼秘密?」凈意疑惑的問道。

「我聽說如果把推廣素食這件事情落實好了,做好了,那麼自然就會有神仙來找你!」大樹神秘的說道。

「真的假的?」凈意聽後來了興趣,非常好奇的樣子!

「當然,我只是聽說而已,但是你知道很多事情都不是空穴來風的,有其影,必有其形!」大樹深沉的說道。

「那你推廣素食這麼久,有沒有神仙來找過你呢?」凈意挑了挑眉毛問道。

「沒有。」大樹的回答非常簡約!

凈意聽后眉頭微皺稍微有些泄氣。

「但是兄弟,你得知道,你和我不一樣,你是人身,也就是說你有修成神仙的前提和基礎,而我則不具備這個條件,其實對於我一棵樹來講,能從一棵不會動的死樹,進化成一顆會動的像動物一樣的樹,已經是燒高香的事情了,從這個角度來講,其實從不會動的樹到會動的樹這個過程,對我來說就已經是被神仙眷顧的奇迹了!」大樹坦誠的說道。

凈意聽后眉毛一挑,像是略有所悟,然後點點頭說道:「有道理!」

大樹見凈意這麼說,用鼓勵的語氣對他說道:「你看我作為一棵不會動的樹,都能進化成會動的樹,而你作為一個本身就會動的人,如果進化的話,如果修鍊的話,如果得到神仙眷顧的話,那會有多大的潛力呢,有多大的可能性呢?」

凈意聽後點點頭說道:「有道理,那我就抓緊去推廣素食,行了,樹兄,那就先這樣,我這就回去推廣素食去!」

大樹點點頭說道:「好,既然確定了目標,那就要真干,就要儘快的去干,你去吧,我看好你哦!」

「好的,那我就先走了,再見,樹兄!」

「我倒是不想和你再見了。」大樹說道。

「哦,為什麼?」凈意疑惑的問道。

「說實話,我倒是希望你能忙的沒有時間來看我,那對我來講就是最大的欣慰了!」大樹深情的說道。

「哈哈,其實我就算忙成那樣的話也會抽空來看你的,至少會派人來看你的。」凈意微笑著說道。

「行了,快走吧,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現在要著手去做現在該做的事情。」大樹微笑著說道。

於是凈意和大樹告別後,便回到了生意世界。

這時凈意想起了兩件事情來,他首先找到了平玄姬,「怎麼樣?有沒有想到什麼好的點子和創意?」

平玄姬無奈的搖搖頭。

「那好了,以後可以不用想了。」凈意微笑著說道。

「為什麼?是你想到了什麼好的主意,還是實驗室那邊有了什麼好的結果?」平玄姬疑惑的問道。

「都不是,但是我們確實有了好的結果。」凈意神秘的說道。

「這是什麼意思?」平玄姬好奇的問道。

「我是從其他的地方得到了一個絕妙的方案,有了這個方案的話,其他的方案都已經沒有什麼必要了,想要超過這個方案的話,恐怕太難了,所以不如直接就採用這個方案好了。」凈意平靜的說道。

「哦,那你是從哪裡得到這個方案的?」平玄姬好奇的問道。

「絕妙的方案,當然是在絕妙的地方獲得的,而且這個絕妙的地方只有我才能到達,跟你說了你也不知道!」凈意神秘的說道。

「既然你不想告訴我的話,那我也就不問了。」平玄姬平靜的說道。

「你還真是乖呀!」凈意聽后微微一笑。

「乖不好嗎?」平玄姬瞪著大眼睛瞅著凈意問道。

「不,乖很好,大人總是喜歡乖孩子,男人總是喜歡乖女人,所以乖沒有什麼不好的,反而是好的很呢!」凈意微笑著說道。

「行了先這樣,我還得去通知實驗室那邊呢。」說完凈意便去找了雪知詩。

「怎麼樣室長大人,我跟你說的素食方面的研究現在有什麼結果嗎?」凈意問雪知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