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至尊,連這等人物都要出手,想要擊斃王明,不給他成長起來的機會。

「來,來,來,在此前,先讓我借你頭顱一用!」孔雲龍開口,點指那名至尊。

「哪個想殺我?」王明詢問。

「我!」

「我!」

……

一剎那,帝關前,一群生靈開口。

從年輕到年老的面孔,甚至有至尊,都不加掩飾,要擊殺王明。

「想殺我的,都洗凈脖子,自己爬過來吧!」王明說道,相當的具有挑釁性,讓帝關的修士目瞪口呆。

哧!

帝關內,又有一些人出城,來到戰場中。

裡面有一些年輕人,都是帝關內的精英子弟。

「你怎麼出來了?」那拉太君蹙眉,因為他發現了那拉永琪。

「我想跟對面的人一戰!」那拉永琪開口,他有一種矛盾的心理,當日敗給了王明,一直渴求一戰,想證明自己。

或許,今日將是邊荒最後一戰了,王明已立下赫赫大功,而他卻都不曾出手,未跟異域生靈大戰。

若是邊荒戰局結束,這樣回返三十三天,他還有什麼顏面?

他一直被視為年輕一代的翹楚,被那拉家當作領軍人培養,若非被王明橫擊,來日他或許可以統率天下年輕強者!

現在,他想證明自己,要在帝關前進行一場巔峰大戰!

羅曦也出現,白衣飄飄,來到大漠中。

除此之外,拓拔馭龍、天子、謫仙、摩羅、小天王等都來了,當世的天驕人物皆想進行最後一戰。

這些人的到來,並未引起異域的重視,反而讓帝族的幾名年輕強者眼中冒出光束,如餓狼般,像是看到了美味。

那是一種侵略性目光,帶著審視,帶著興奮,要大開殺戒!

帝關出來的修士越多,越讓對面的人神采盛烈,因為,若是一戰全殲,可以讓三十三天走向覆滅之路。

「先殺至尊,再誅小魚!」一位老者開口,在他的眼中,中青代算不得什麼,只要斬掉孔雲龍幾人,大局可定。(未完待續。)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他們卻沒有敢輕舉妄動,因為雙方都有仙器,一戰血拚,誰都不好過!

那是震懾性的力量!

「還是從小魚開始吧,晚輩欲出手,殺光帝關所謂的天縱奇才,扼殺全部精英子弟!」對面,有人十分的張揚,這般開口。

那是一個年輕人,曾經站在城前,叫陣王明,用手中天戈遙指過王明,讓他出城一戰。

他長發披散,眼放冷電,這是幾名帝族生靈之一,已是遁一境界的高手,專為王明而來!

雖然是遁一境界的大修士,但是他的面孔非常年輕。

「嘿,還是讓我先來吧,斬掉帝關那群所謂的統領,留著他們實在礙眼!」一位中年人開口,雄姿懾人,眼神帶著凶光,髮絲濃密,如瀑布般披散在那裡,他凌空而立,俯視對面。

至尊不說話,任他們張揚。

帝關的修士怒視,他們太囂張了,渾然不將眾人放在心上。

孔雲龍嘆氣,雖然從帝關走出不少人,但真要對決,多半要吃大虧。

他想阻止,不願自己這一方的中青代應戰。

可是,有的統領性格很烈,寧可戰死。也不退縮,直接長嘯出列。

若是怕死的話,他們就不會走出帝關,敢出來的人都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

孔雲龍神色嚴肅。想讓那些統領回帝關。

「我只想一戰,證明我的血性還在,哪怕不敵,也勇於一戰,帝關內各族不會屈服。將血戰到底!」

一位統領開口,大步上前。

後方的人張了張嘴,想說什麼,想勸阻他,可是到頭來都沉默了。

帝關上,各族的修士默然,天地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許多人都知道,他這是要做什麼,哪怕死,也不低頭。 小小小男傭 為帝關那些孱弱的、猶豫的族群做出表率。

以血明志,讓帝關內那些猶豫的、忐忑的修士站起來,不再畏縮,激發血性。

有人認為他愚,但是也有很多人心情複雜,心中震動,各族修士不少人的目光都不再飄忽,有些盛烈了。

毫無疑問,這的確刺激了帝關內許多人!

「呵,哈哈……」對面有人大笑,十分的張狂,帶著鄙夷之色,言語非常的輕慢。道:「真是可笑,你是來送死的嗎? 吾乃大皇帝 我成全你,五拳內轟你成糞土!」

帝關內所有人都憤怒,包括那些不願開戰的族群,也怒火中燒。

「出手吧,想進帝關。踏著我的屍骨走,而我這樣的無畏者有千百萬,你們每向前一步都要付出代價!」那名統領平靜的說道。

他這是抱著赴死的心來戰,或許不敵,但此時卻不能不讓人動容!

「殺!」

這名統領出手了,一時間燃燒生命潛能,全力以赴,爆發出璀璨的神光,向前殺去。

不過,他的對手真的很強,那名中年男子雖然看起來年歲不大,但是修道很多年,是一個超級高手。

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會追隨至尊而來,他的實力在遁一境少有!

拳掌碰撞,閃電交織,人影翻飛,劇烈的撞擊聲,響徹大漠中,同時伴著血光。

在決戰中,帝關的那位統領果然不敵,第一次拳掌相交時就被震的手臂龜裂,嘴裡溢血,受到了重創。

砰!

神芒閃耀,罡氣沸騰。

最後,異域那名中年男子第五拳轟殺過來時,擊穿這名統領的一切符文光幕,一拳貫穿其軀體,將之格殺。

噗!

伴著血光,這名統領戰死。

異域這位高手,動作快如閃電般,一衝而過,摘走其頭顱,斬盡元神,至於其軀則化作血泥,成為血霧。

「我說了,你這樣的人下場只能算是送死,土雞瓦狗!」

異域這名中年強者提著統領的頭顱,大笑著,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齒,很是殘酷。

在這個過程中,沒有人出手干預。

吼!

帝關,城牆上,數不清的人大吼,胸腔中有一股怒血在沸,全都被點燃了,要炸了。

「拼了,殺了那個劊子手!」

「就是不敵,也要血戰到底!」

一群人眼睛都紅了,怒吼著。

孔雲龍沒有說話,沉默著,他知道,那名統領是在求死,以此來點燃一些人的血勇,以死明志。

「呵,帝關中的生靈太弱了,這樣殺毫無成就感。」那個中年人嘲笑道,根本無視眾怒。

「你說夠了嗎,過來,我一招足矣劈了你!」王明開口,他表面很冷靜,但是心緒比之跟猶太動手時還激烈。

「王明,你是我的!」對面,那個手持天戈的年輕人開口,他來自帝族,身在遁一境界,就是沖著王明來的。

王明沒有理會他,還是看著那名中年人,道:「不敢一戰,怕死的話,就給我滾出戰場,不要在大漠出現!」

「有何不敢,你不就是王明嗎,曾為階下囚,被俘於我界,今日我來會你!」那中年人陰沉著臉說道。

轟!

王明向前邁步,拔出太上神劍,劍氣當即就撕開了天宇。

中年人變色,哪怕是遁一境界的名人,是一個修道很多年的兇悍人物,但現在心中還是有些悸動。

「王明,休得張狂。」

異域一些人開口,甚至有至尊都露出了冷冽的目光,想直接斃掉他。

「哪個敢動?!」孔雲龍冷聲說道,頭頂上懸著九天玄冥圖。直接邁步,要在此出手,並問道:「你們連公平一戰的勇氣都沒有嗎?」

「誰說沒有,我來殺王明!」中年人惱羞成怒。 願深情不負歲月 扔下手中的那顆頭顱,動用最強祖術,長嘯著,沖向王明。

轟!

劍氣通天,王明沒有說話。直接揚起太上神劍,施展出最強一擊,看著簡單,但是這式中蘊含了太強大的力量。

中年人臉色發僵,想避其鋒芒,從側面出擊。

但是,下一刻,他絕望了,到處都是劍氣,到處都是殺機。王明絕世鋒芒畢露,整個人都如一柄仙劍般。

中年人躲避不過去,彷彿主動迎擊向那一劍,只能說對方的劍意強到絕巔了,讓遁一境界的他絕望!

轟!

這不像是一劍,更像是一柄與天齊高的巨錘砸落下來。

這名強者所施展的祖術崩開,護體神光潰散,他驚悚了,完全無法阻擋王明盛怒之下的絕世劍光!

通天一劍,劍光粗大。哪怕溢出的流光,都比山峰還要粗,可掃大王明。

噗!

中年修士被粗大的劍光拍中,果然如遭錘擊。在虛空中炸開,血水噴洒,而後又被蒸干,被打的屍骨無存!

一劍而已,就斬了對方遁一境界的名人!

這一劍震撼當場,最起碼人道領域的修士都很吃驚。就是帝族精英子弟也都一凜。

太過霸氣,一劍就斬掉了異域遁一境界的超級高手!

「哪個不服,過來領死!」王明開口,看向帝族,想殺掉一群人,斷了帝族的這一代的傳承。

吼!

帝關,城牆上,無數人大吼,不過這一次不是憋屈之吼,而是宣洩,是被抑制的情緒的大爆發。

「殺了他們!」城牆上,很多修大聲嘶喊著。

「帝關今日必破!」異域,有至尊說道,多人向前邁步,頭頂上有仙器沉浮,散發強大壓力。

孔雲龍、羅長生也動了,向前邁步。

「急什麼,中青代不是來了很多人嗎,讓他們切磋一番。」異域一位老至尊開口。

因為,他也有所忌憚,對面可是有一些完整的仙器,縱然至尊數量少,但是仙器威脅亦巨大,異域不想付出太多血的代價。

老至尊知道,異域中青代應該比帝關強出一截,除去一個王明外,別人或許不足為懼,他想先讓帝族出馬,滅了帝關的中青代精英,動搖孔雲龍等人的道心。

「還怕爾等不成,儘管放馬過來!」

這是天子的聲音,他要出手,點指對面,風采自信。

「誰與我一戰?」謫仙亦出列,走上前去,氣質飄逸而空靈,但是眸子中卻也有一種驚人的戰意。

帝關這一邊,最強大的一群年輕人要出擊。

異域那一邊,一些人眸光璀璨。

「呵,真是求之不得,早想摘你們的頭顱,看一看究竟要用幾招才能殺光你們!」有人說道。

「今日,若不斬掉你的頭顱,我便愧對真龍、麒麟等之傳承!」天子自信而沉穩,話語震動人心。

他龍行虎步,懾人之極。

「我亦有意一戰,誰來?」此時,那拉永琪也開口,站在大漠中,要戰異域同輩強者,藉此證明自己。

「無名之輩,不配我出手!」那個手持天戈,一直想跟王明開戰的帝族,冷漠的看了一眼那拉永琪。

「哈哈,無名之輩,我來殺你!」有人應戰,大笑著,一名年輕男子走來,這是後來出現的年輕修士,並非遁一境界的帝族。

那拉永琪惱怒,面色如血,一聲咆哮,向前走去。

後方,羅曦白衣似雪,在那裡觀望,許多人也都在看著。

在這帝關前,誰是人雄,誰能勝出,需要慘烈與殘酷的血戰才能檢驗。

轟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