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罷,誰讓咱們倆是『鬼兄鬼弟』呢!既然你不怕死,那本將軍也陪你走一遭。」

骷髏王無奈的跟著葉凡,往岩洞內而去。



燭龍山山腹深處,地底岩洞。

幽靈女皇、炎魔、金斑虎皇等九位皇者,和血屠夫的戰鬥已經到了生死攸關的境地。血鉤鎖鏈的血光在縱橫閃爍,各種凌厲的劍刃風暴、大火球在數千丈大小的岩洞內肆虐。

這地方非常小,好在岩壁都是無比堅硬的四階燭龍礦石,可以用來煉製王級甚至皇級玄兵的高等礦石,可以承受強烈的攻擊力。

眾皇者們的恐怖力量偶爾落在石壁上,只是讓岩洞四壁落石紛紛,地動山搖,卻並未能摧毀這座地底岩洞。

「呼~呼~!」

血屠夫喘著粗氣,神色蒼白失血。

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越來越多,一手持血鉤鎖鏈一手揮舞著剁肉斧,瘋狂怒嚎著,劈砍靠近他的皇者,步履似乎有些踉蹌,似乎開始有些後續乏力。

而眾皇者們也並不好受,除了毒角蛇皇蛇牯被斬成兩截之外,金斑虎皇殘了一隻虎爪,還有幾名皇者也身負重傷。

戰鬥持續已久,消耗巨大,雙方都到了快撐不住的邊緣境地。

這次黑水灣聯軍為了攻佔燭龍山,顯然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但依然未能拿下血屠夫這位敵方首領。

不管是聯軍眾王者將士,還是屠夫幫的餘孽,都躲得遠遠的以免被強烈勁風所波及,屏息凝神,緊張的觀望著這場皇者級別的曠世大戰。

此戰決定著他們雙方所有人的命運。

勝,從此霸佔燭龍山,燭龍聖窟,甚至稱雄黑水灣。

敗,則身死,或是徹底退出黑水灣。

「諸位,加把勁!血屠夫撐不了多久了,我等只需要再全力拚一把,傾力一戰,就能將他拿下。」

幽靈女皇朝眾皇者們鼓勁。

他們和血屠夫都消耗嚴重,幾乎要快撐不住。它生怕眾皇們在這個關鍵的時候泄氣,以至功虧一簣。

眾位皇者都小心翼翼的圍著血屠夫,經過短暫的喘息休整,準備著最後的決戰一刻。

「本宮來纏住他,諸位伺機出手!水蛟銀蛇,纏——!」

雲煙宮主霍雨燕翩翩起舞,一揮薄紗衣裳,猛然自己體內的全部水元氣,一條數十丈的巨型水蛟銀蛇從她衣袖中飛射出來,張牙舞爪咆哮著,朝血屠夫席捲而去。

這條純粹由水元氣凝結成的水蛟威猛無比,渾身披著片片幽藍色光澤鱗甲,爪牙都是水元氣凝成。

它的強大不在於殺傷威力,而是一旦纏上對手,卻如韌勁十足的繩索禁錮對手,會讓對手束手束腳,非常麻煩。

「哼!」

血屠夫冷哼一聲,頓時一斧頭劈過去,想要對付超級火球一樣對付這條水蛟。

「嘩~!」

這條水蛟銀蛇果然被血屠夫一斧頭輕鬆劈為兩半。

但是它遠比炎魔的超級火球難纏,兩截蛟軀立刻化為兩條稍小無比靈活的水蛟龍蛇,繼續纏繞向血屠夫的手足。

血屠夫見它不死,手中剁肉斧靈活一翻,瞬間又補了數十道小巧的連斬,刀刀切在要害上。

可這兩條水蛟銀蛇非但沒死,反而眨眼化為數十條數丈長小蛇,依然快速纏繞向他的手腕和腿腳處,拚命想要將血屠夫給禁錮住。

血屠夫不由皺眉,他龐大臃腫的身軀,雙手雙足一時間被眾多小銀蛇給纏繞住。

渾身濃烈的血煞之光,也無法抵擋這些水蛟銀蛇。

呔!

血屠夫爆喝一聲,驚天神力猛然拉扯,試圖將它們扯斷。

卻意外發現,它們柔韌異常,能順著他的暴力延伸,難以被暴力拉斷。一旦他收力,它們卻立刻猛然收縮,試圖將他捆縛住。

以血屠夫的恐怖力量,哪怕是武皇也抵擋不住,這區區數十道小蛇當然束縛不住他的行動。

但是這些小蛇掛在身上卻能讓他感到礙事,渾身力量、速度至少被削弱了十分之一二。

貴圈真亂:影后不好惹 別小看這十分之一二,在這場近乎勢均力敵的眾皇者大戰之中,被削弱了十分之一那也幾乎是致命的危險。

「燭龍山內的火氣非常炙熱,這些水蛟銀蛇堅持不了太久就會自動消散,快動手!」

霍雨燕見水蛟銀蛇居然成功,不由露出喜色,朝其餘武皇急喝。她主修水系戰技,殺傷力較弱,殺不死血屠夫。還得靠其它皇者們出手才行。

「丁兄,你我聯手一擊,將其重創!」

「好!」

空靈教主左妖朝血剎門主丁鎩招呼一聲,相視一眼,兩位武皇同時動了,施展出了他們的大殺招。

「大伽羅秘術——遁入空門!」

左妖猛然一揮身披的金光燦燦的袈裟,袈裟上剎那間無數道金光閃耀,似乎烈陽在爆發光芒。甚至連他油光蹭亮的光頭,都化為一輪朝陽。

陣陣梵音縹緲隨之而起,香霧瀰漫如同神聖飛升。

同時,他在原地一片金光之中,憑空消逝不見,彷彿踏破虛空而去,成為諸天聖神。

這是極為詭異的秘術,空靈教獨門**。

「血隱殺——!」

血剎門主丁鎩木然滄桑的臉龐上,神情冰寒冷肅,驟然朝側踏出一步,身影迅速化為一枚血色紅點,逐漸淡化為無形,施展出了獨門刺殺戰技。

這也是一門高級血系戰技,以血為媒隱匿無形,對敵進行刺殺。

不過他跟血屠夫不同,他僅僅只掌握並且修鍊這一個血系戰技,並未修過吸血、血燃等大量其它的血系戰技。

血系戰技種類繁多,但是能大量掌握的人少之又少。

血屠夫主修血系功法,但也不過掌握七八個血系戰技而已,算得上是一名真正的血修。

眾皇者們都露出驚訝之色,一時間找不到兩位皇者的身影去向。看來兩位皇者都是想要施展刺殺之術,來突襲血屠夫。

刺殺之術通常威力巨大,一旦中招肯定是重傷。

哼!

血屠夫渾濁兇狠的眸光掃過四周,也無法在這座數千丈的岩洞內,找到他們兩位皇者的身影。

他冷哼一聲,一舞血鉤鎖鏈化為護盾,將血鉤鎖鏈護衛住周身四方,「刺殺術,雕蟲小技而已!看你們如何破本皇的血鉤護盾!」

「諸位,一起進攻!」

幽靈女皇再度和其餘的眾皇一起朝血屠夫發動進攻,試圖攻破血屠夫的血鉤鎖鏈,為左妖、丁鎩兩位皇者出手刺殺,創造最佳的條件。

葉凡和骷髏王兩名「鬼王」正氣喘吁吁,在眾皇者即將決戰之際,又趕回了岩洞深處,擠到了圍觀大戰的聯軍人群的最前方。

但這一次跟之前不同,葉凡深知自己無法抱著看客的心態置身事外,為了救滄藍國眾多舊人,此戰絕不可敗,他不得捲入這場兇險無比的皇者大戰。

(未完待續。)

葉凡在燭龍山礦道急切搜尋礦奴的下落,甚至找沿途黑水灣聯軍士兵們詢問,他們是否見到過礦奴。

可惜聯軍的眾士兵們也是一副茫然之色。

它們這礦道內的情況了解極少,況且大多都在忙著追殺屠夫幫的餘孽,誰又會去注意哪些無足輕重的礦奴?

也有士兵在洞內偶然見到過礦奴,卻不知道是否葉凡想要找的滄藍國的人,依然毫無用處。

燭龍山內的礦奴數量不少,來自神武大陸的各地,並不僅僅只有滄藍國的人被抓來當礦奴。

僅僅過了一小會兒!

葉凡猛然停下,知道自己這樣盲目的找下去毫無結果,純粹在浪費時間。

柳亭英雄傳 他臉色極其猙獰,狠狠的一拳砸在岩洞石壁上,巨石崩裂。

「不行!」

「這樣找下去不是辦法。」

這座燭龍山礦道的岔道太多,哪怕他手持燭龍山的礦道地圖,恐怕至少需要幾個時辰才能搜遍所有的挖礦洞穴,把人找出來。

自己這樣胡亂找,只怕數天才能找到所有滄藍國舊人。想要組織所有礦奴撤離,時間根本不夠。

那時,岩洞內的這場生死戰鬥早就結束了。

如果血屠夫獲勝十位皇者戰敗,那一切都晚了。 國民老公抱抱我 就算他找到了人也毫無用處,憑他一己之力,絕無法將眾多滄藍國舊友救出這座燭龍山。

怎麼辦?

葉凡急紅了眼。

肯定有辦法!

他心頭瞬間閃過一個念頭。

黑水灣聯軍,必須徹底戰勝屠夫幫!

這是唯一的辦法。

不錯,只有黑水灣聯軍獲勝,一舉擊殺血屠夫,他才有足夠的時間把燭龍山洞**的所有礦奴們都釋放出來。

他現在必須回岩洞,助眾位皇者殺死血屠夫才行!

葉凡下了決心,猛然朝岩洞內最深處飛奔。

好不容易從岩洞最深處溜出來,還是得趕回去,冒性命危險參與這場圍剿血屠夫之戰。

雖然他僅僅只是武王境界修為,對眾皇者和血屠夫之戰幾乎插不上手,血屠夫和眾皇隨便一招一式的恐怖威力,都足以讓他落荒而逃。

但是他有一個眾皇們都沒有的獨一無二的優勢,那就是修鍊過血系戰技,對血系功法了解極深。甚至他有自信,比血屠夫這位武皇,還對血系了解更多。

血屠夫再強,畢竟也趕不上「殤」在千萬年來記錄下來的無數血修的經歷、秘術。只要破了血屠夫的血系招數,眾皇者們的勝算便多了幾成。

「葉兄,怎麼我們又要回岩洞?」

骷髏王越發稀里糊塗了,它和葉凡才剛出來,又跑回岩洞內?

難道葉凡是想回去參與皇者大戰?

但它和葉凡加起來,也不過是一個鬼王和一個武王而已,連武皇的大腿皮毛都趕不上!

他們回去又能做什麼?

估計也就是冒性命危險,看一場熱鬧而已,這顯然是不理智的行為。

「我想清楚了,此戰我們不能敗,否則黑水灣沒有我等的立足之地。我要回去為眾皇搖旗助威!…至於你回不回去,自己看著辦吧!」

葉凡沉聲道。

「回去搖旗助威?」

骷髏王聞言,幾乎要吐血。

搖旗助威要是管用,聯軍十萬大軍光靠他們的唾沫,早就把血屠夫給活活噴死了。多他們兩個,也不過是多了兩張嘴而已。

但葉凡要回去岩洞內的話,它也沒什麼其它的好主意。也不知道該去哪裡。

「也罷,誰讓咱們倆是『鬼兄鬼弟』呢!既然你不怕死,那本將軍也陪你走一遭。」

骷髏王無奈的跟著葉凡,往岩洞內而去。



燭龍山山腹深處,地底岩洞。

幽靈女皇、炎魔、金斑虎皇等九位皇者,和血屠夫的戰鬥已經到了生死攸關的境地。血鉤鎖鏈的血光在縱橫閃爍,各種凌厲的劍刃風暴、大火球在數千丈大小的岩洞內肆虐。

這地方非常小,好在岩壁都是無比堅硬的四階燭龍礦石,可以用來煉製王級甚至皇級玄兵的高等礦石,可以承受強烈的攻擊力。

眾皇者們的恐怖力量偶爾落在石壁上,只是讓岩洞四壁落石紛紛,地動山搖,卻並未能摧毀這座地底岩洞。

「呼~呼~!」

血屠夫喘著粗氣,神色蒼白失血。

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越來越多,一手持血鉤鎖鏈一手揮舞著剁肉斧,瘋狂怒嚎著,劈砍靠近他的皇者,步履似乎有些踉蹌,似乎開始有些後續乏力。

而眾皇者們也並不好受,除了毒角蛇皇蛇牯被斬成兩截之外,金斑虎皇殘了一隻虎爪,還有幾名皇者也身負重傷。

戰鬥持續已久,消耗巨大,雙方都到了快撐不住的邊緣境地。

這次黑水灣聯軍為了攻佔燭龍山,顯然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但依然未能拿下血屠夫這位敵方首領。

不管是聯軍眾王者將士,還是屠夫幫的餘孽,都躲得遠遠的以免被強烈勁風所波及,屏息凝神,緊張的觀望著這場皇者級別的曠世大戰。

此戰決定著他們雙方所有人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