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肆!」帕比女王終於忍受不了卡來比對自己的無禮,說話的聲調也提高了幾分。

看到帕比女王動怒,卡來比身子一僵。然後轉臉一股傻呵呵地笑著對女王說道:「我這不是看他們耍弄你,真心要為你出氣嗎?」

人高馬大的卡來比不顧身份地諂媚帕比女王,博格在一旁看在眼裡,心中充滿了不屑和嘆息。

博格自認為在族中,以實力而論,他唯一看得起的就是那個魁梧的卡來比。但很顯然,卡來比這名傑出戰士的心完全被帕比女王俘獲了,他可以為了那個女人的一句話做任何事。

……作者君,不知道是我壞掉了還是你本來有問題。怎麼覺得你這句話寫得好像有些奇怪的情愫在裡邊?

請大家繼續無視吐槽君!我們接下來講兩個男人的……我呸!我們接著我們的故事!

博格可沒有像卡來比那麼忠心耿耿,相比女王陛下,他更關心自己的利益。而且他認為女王陛下只是自己手中一個女人而已,如果帕比女王將來有什麼問題。他可以隨時將其更換。

這就是南疆蟲獸師弟子的自尊,博格一直認為自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雄者。

但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似乎如果真要對帕比那個女人動手的話。卡來比將是最大的阻力啊!這就有些不太好辦了——但似乎目前還沒必要對女王不利。

博格和卡來比各懷心思之際,帕比女王將手中的那幾張圖片通過奴隸們一一發送到了重要部下的手中。

看到這些圖片,一些獸人都忍不住驚呼起來。更有不少人拿著這些圖片和那兩名照片上的低種姓族人進行對比,他們不約而同地都得出一個結論——這畫也太逼真了吧!?

「這到底是什麼?」卡來比首先坐不住了,他對著那兩名斑鬣狗人小首領問道,「他們是畫家嗎?還是魔法師?」

「這個,這個,我們也不清楚。只是他們有一個奇怪的小黑盒子,還有一個會爆炸的雨傘……」兩個小首領結結巴巴地說。

「那是什麼東西?」博格眼睛半眯,不緊不慢地問道。

「我們也不知道……」

「廢物!」帕比女王聽到這個回答,反而是她先無法按捺了,直接叱呵兩名無能的手下。

帕比女王本想讓手下收到禮物之後,立刻驅趕那些人類的商人,然後殺人越貨——因為事後想想,帕比女王覺得那些人類的行為太可疑了,還是不要接見他們的好。

但沒想到這兩個廢物手下……居然和那些人類商人接觸兩天之後,什麼都學不到,簡直是……豈有此理!

帕比女王雖然覺得那些人類不懷好意,直覺告訴她最好遠離那些狡猾的人類,可是看到這些照片,她又捨不得了。

沒錯,女孩子對於拍照的抵抗力幾乎為零,尤其越是對自己姿色有自信的女孩子,她們幾乎到了負抵抗力的程度。如果不信你可以去看看現在的地球世界,你會發現女孩子們對於自拍是樂此不彼,甚至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連自殺前一秒都不會放下自拍。

一想到自己的美貌將會隨時隨地如此真實地留在這些圖片中,讓歲月永遠也無法抹去,帕比女王內心深處就有一股強烈的迫切和期待。

很顯然,女楚守似乎已經吃定了這一點,而且更絕的是,她還考慮到了不喜歡學習的獸人們短時間內無法學會相機的使用方法,因此決定以相機作為引子。

說句老實話,儘管有說明書,但相機的複雜讓傑奎琳等人接觸的時候也是一頭霧水,幸好隊伍中有艾特這名在矮人地盤久居的少女,她接觸了那麼多矮人的科技知識,多少都了解一些,把摸了老半天,硬是弄懂了相機的運用。

……

傑西弗一伙人在忐忑中等待結果,其實她們早已經做好了逃跑的準備,這兒離斑鬣狗人部落還有段距離,如果趁機發難的話,的確還有很大概率還能逃得掉。

在經過了半天的商討之後,那兩名斑鬣狗人小首領再次見到了少女們,他們宣布一個事情:帕比女王希望接見她們,但她們不能靠近帕比女王,必須遠離帕比女王百步之外。

聽到這個消息,所有人都終於稍稍鬆了一口氣,計劃已經成功了一步。

而此時,在傑奎琳的召喚空間內,一名金髮烏瞳,相貌極美卻渾身不著一絲衣物的少女通過傑奎琳的感官得知了一切,她臉上露出特有的微笑:「虛榮,是我最喜歡的原罪。」

在一旁的露露絲感受到了那名少女的危險氣息,忍不住打了個寒戰,心想到:「這個女人,她到底有什麼想法?——但總之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就是了。」

帕比女王或許都沒想過,自己的這一決定將會給整個部落帶來如何的災難。(未完待續。。) 傑西弗等一行人在大隊的斑鬣狗戰士的押送下,來到了斑鬣狗人部落的中心的搭帳篷中。*.

還未到進入帳篷,傑西弗立刻感受到了幾股強大的殺戮之氣鎖定到了她們的身上,她忍不住大吃一驚,暗暗做了背水一戰的準備。

而傑奎琳、和科琳這兩名魔法師即使無法感受到殺戮之氣,但依然覺得渾身的不自在,似乎是有一隻危險的野獸在遠處盯著自己一般。

但這三人好歹是職業演員,她們雖然很不安,卻沒有表現出來。

反而是艾特和那三名塞爾斯學院的女學生最是驚慌,她們已經止步不前,要不是沒有武器,估計她們早就亮出來了。

「難道那些獸人要對我們不利了嗎!?」這是傑西弗的第一個想法,隨即她立刻想通了一切,「不對,如果是想要對我們不利的話,他們不會在那麼明顯的情況下釋放出那麼強大的殺戮之氣,他們只是想給我們壓力而已。」

果然,傑西弗自己查看四周的動靜,除了強大的殺戮之氣外,幾乎沒什麼動靜。

確定了敵人的目的,傑西弗立刻明白表現得太鎮定實在是太不自然,她急忙假裝一個趔跌,驚恐萬分地向後轉身想要逃跑。

傑西弗的這一舉動理所當然地被包圍著的斑鬣狗戰士用兵刃制止了,幾把斧頭夾在傑西弗的脖子上,讓她動彈不得。

看到夥伴被如此對待,傑奎琳等人很緊張,但因為傑西弗的表現太異常了,她們反而知道其中有問題,居然定下心來,平靜地看著所發生的一切。

「你想做什麼!?」一名斑鬣狗人小頭目凶神惡煞地對傑西弗說道,他的斧刃已經在這名少女雪白的脖子上劃出一道血痕。

「不知道,不知道啊。大人!」傑西弗渾身顫抖,一臉哭喪地說,「我還沒進那個帳篷,就覺得好像裡邊有什麼怪物一樣,你,你們不是打算想餵了我們吧?」

看到人類商人如此膽怯,這名斑鬣狗人頭目心中不住暗暗好笑,但此地接近高層的領導者們,他不敢過於放肆,只能嘴上嚴厲叱呵道:「放肆!帳篷裡邊是女王陛下!」

傑西弗的這個表現雖然很失態。但卻大大降低了斑鬣狗人們的警戒心理。

其實這種行為在人類眼裡或許有些做作,但卻完全迎合了獸人們的口味——畢竟獸人就是認為人類就應該如此怯懦的。

就像在地球上,有人很奇怪——為什麼老外眼中的中國美女和中國人眼中的中國美女相差那麼大,但是中國人眼中的外國美女卻和老外眼中的外國美女沒啥差別。

這不是審美觀問題,這是心態問題。

老外心中的中國美女就應該是和百年來他們得到的宣傳一樣:細眼,寬臉,高顴骨,重口唇。

那些老外認為這才是正統的中國美女,他們以這個標準來找。當然和中國人的審美觀有著巨大差距了——但即使如此,那些老外還是認為自己淘到了正貨。

現在傑西弗這個表現完全符合了獸人的這種心態,他們自然不覺得有任何問題。

即使精細如同帕比女王和博格,得知這名醜陋人類商人的怯懦表現。他們臉上也難免露出一絲得意的神色。

不錯,是「醜陋的人類商人」,以獸人對男性的審美觀,傑西弗俊美的相貌反而是醜陋無比。

最後。在那些斑鬣狗人的強迫下,傑西弗帶著那些少女們戰戰兢兢地進入了帳篷內。

「這個人類商人有問題!快殺了他!」正在此時,卡來比突然丟掉手中的杯子。站起來大叫道。

我擦,擲杯為號?鴻門宴!!?

聽到這話,帕比女王臉色劇變,而傑西弗更是一臉蒼白,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她的褲子都濕透——很顯然,她被嚇壞了。

……為了配合那名變︶態觸手怪女的胡來,這位演技派少女還是蠻拼的。

「胡來!」帕比女王覺得卡來比這個決定簡直在打她的臉,怒斥道,「你憑什麼認為他們有問題!?」

「女王請息怒。」卡來比急忙解釋道,「要知道,南疆大陸兇險無比,來到這兒的人類商人都有幾分本事,絕對不會像這個人那麼窩囊。」

聽到這兒,帕比女王臉上的表情漸冷,她用幾乎能看穿一切的目光看著傑西弗,等待其解釋——不可否認,卡來比的確有幾分道理,雖然那個傢伙的初衷是找博格的絆子,但對人類商人多一份小心也不為過。

「女王大人,你聽我解釋啊!」傑西弗慌慌張張地說,「小人本來是隨著大部隊一起到哈茂部落去進行交易的,不料拍賣會受到不明的干擾,小人的生意就沒辦成了。」

「按道理小人應該是要隨著大部隊一起回去的,不料那魯卡國居然被獸人收復了,在戰局沒穩定下來之前,小人和所有人類商人一樣,都暫時留在南疆觀望,等安全一些才回去。」

「但是在南疆的日子也不怎麼好過,於是小人突然想到了女王大人你——你的美貌不止一次地在人類商人那裡流傳,小人既然覺得這段時間無事可做,不如來覲見一下女王大人。」

「一來想要看看傳說中的南疆大陸第一美人是什麼樣子,二來我想像女王大人如此美麗的人,一定不會是壞人,我希望和貴族結下友好關係,以後方便往來,也能在南疆有個照應。」

傑西弗這話很無恥地完美,這是結合了那名金髮烏瞳少女所留下來的參考意見。

斑鬣狗人部落臭名在外,人類商人避之猶恐不及,很少與其接觸,因此他們對人類商人的事情不是很了解。

當帕比女王暗暗用眼神向那些部下求證的時候,對於那句「的美貌不止一次地在人類商人那裡流傳」,幾乎沒有哪一個人會搖頭否定,甚至討好者還會頻頻點頭——獸人不傻,這種招惹女王不喜的事情他們可不願意干。

這麼一來。在帕比女王的眼中,這名人類商人的話似乎得到了許多部下的認可和印證,增加了可信度。

「我也不是一人前來,這兩名高級法師是我的保鏢,我只會一點魔法。」傑西弗指著科琳和傑奎琳苦笑了笑,她同時催動自己的魔力。傑西弗身上那微弱的魔法波動很快就被帕比女王識別出來了,這名獸人女王才因此稍微收斂了點殺氣——剛才獸人們所發出的殺戮之氣何等強大,這名人類商人是一名低等的魔法師,因此本能驚慌失措也不足為奇。

然而帕比女王卻有一個盲點,就是這名低級法師也可能是一名高級戰士——只是魔武雙修的人在異世界很少存在。畢竟每個人的精力和生命都有限,想要攀登到頂峰,必須捨棄一樣,一般來說,捨棄一樣就是完完全全地捨棄,畢竟只學習半吊子的武技或者魔法純粹是浪費精力,毫無用處。當觀點成為常識,那常識就是盲點了。

「把你的那些人衣服除下來,我要保證她們沒有武器。」卡來比看到一招不行。又來一招。

「你們聽到了嗎?」傑西弗擔心夥伴們有情緒,急忙連聲應諾。

這次其他少女們早有了心理準備,她們已經想到會這樣,也沒多少抵觸。乖乖地脫了衣服。

才脫了一半,帕比女王立刻被那些人類少女的觸目驚心的外表嚇了一跳,不只是帕比女王,即使卡來比如此膽大。看到了也不禁一陣肉麻,更別提其他人了。

而博格更是想起了萊登慘死的模樣,臉色已經微微發白。

「夠了。夠了!」帕比女王最愛美,她也最先受不了,她急忙揮手讓那些少女們再次穿上了衣服。

「到底怎麼回事?」

「我也不清楚,她們才來的時候都是很漂亮的,但是不知道染上什麼病,才會變成這個樣子,我也是賣不出去了才打算賣給豬頭人部落,看看他們收不收。」

帕比女王儘管之前也聽部下說過這個事情,此時親眼見到才覺得可怕,她擔心這種病會傳染,很慶幸自己當初讓這些人類商人離得那麼遠。

「那你為什麼一點事都沒有?」這時候又是卡來比發難了。

「我……我也不清楚,或許我和她們的性別不同吧?」傑西弗表現出一臉窘態,好半天才答覆。

這個理由很快得到除了帕比女王以外所有人的認同,在這兒都是斑鬣狗人部落的高層,只有帕比一人是女性,畢竟南疆大陸以男性為尊,雖然斑鬣狗人習俗有些特別,但還是擺脫不了這種意識形態。

正因為男性為尊,所以獸人們普遍認為男性對於疾病的抵抗強於女性,傑西弗的這個說法說得通。

帕比女王儘管不喜歡這個理由,可是事實就在眼前,她也只能接受了。

接下來傑西弗用著極其華麗的辭藻大夸特誇帕比女王的魅力,傑西弗之前可是以白馬王子的形象訓練台詞的,她那優美而動聽的語言讓帕比女王很是受用,帕比女王都有些飄然了,甚至暗暗思考是不是應該放這名人類商人一條活路。

「好了,我最尊貴的女王,為了表示對你美貌的仰慕,我特地找來了這個世界唯一的一台照相機,它能永久保留你的美貌,前世萬代流傳下去,現在我打算將其呈送給你,不知道你願意接受嗎?」傑西弗極好地把握住了眼前這名女王的心理,在一個合適的時刻,提出了這個意見。

「嗯,我允許了。」帕比女王也正想要看那個神奇的小箱子,她沒多想,很快就答應了。(未完待續。。) 照相機的使用演示果然如同預料般的嚇壞了那些斑鬣狗人的高層們。

尤其是那柄銀色的反光鏡,出現那爆炸的一刻,幾名獸人都嚇得跳了起來,一臉緊張地看著那些正在操作的人員。

倒是那兩名自願給傑西弗等人拍照的小頭目,還是一臉自得擺出兩手中指和食指豎起,形成大「v」的手勢,平靜等待相機的曝光時間結束。

「好愚蠢的姿勢啊!」這是帕比女王在驚嚇之後的唯一想法。她不明白那兩個蠢貨為什麼會做出如此愚蠢透頂的手勢來。

其實不僅是女王,就連在召喚空間內的女楚守也百思不得其解,她更驚訝於那兩個斑鬣狗人小頭目的無師自通。

「剛才那是什麼東西!?」卡來比最先質疑剛才的那個小爆炸,要不是在拍攝前傑西弗反覆強調有這個過程,他已有心理準備,他早就一斧子飛過去將正在操作的艾特釘死在地上了。

這也是其他獸人的看法,只是他們沒有卡來比的膽識,在剛才那個小爆炸中,他們驚嚇大於反應,所以沒做出什麼太危險的行為。

「請別擔心,大人,那只是閃光而已。」傑西弗平靜地回答道,「這樣會讓照片更加清晰。」

「對,對,對,別看聲音挺大,其實沒什麼了不起的!」那兩名小頭目也急忙應和著說。

這兩個小頭目一開始也是被這東西嚇了一跳,因此此時看到部落里那麼多高層亦被閃光燈效果所驚嚇,他們心裡不禁升起一絲小爽快——嘿嘿,那些最勇猛,最厲害的戰士也不過如此嘛。

這種心理作用下,倆小頭目們不自由主地插嘴。本能地想要再眾人面前炫耀自己的勇氣。

「多嘴!」帕比女王本來就看著兩個傻帽不順眼,現在總算逮到了機會,「沒讓你們說話!」

若是在平時。帕比女王說不定就直接殺了這兩個蠢貨,即使再低的處罰也是讓他們貶為更低的種姓。但現在情況有些不太合適。

因為現在好像就只有這兩個蠢貨最適合操作這台叫做照相機的古怪東西——畢竟到目前為止,只有這兩人對照相機有些了解,其他人簡直一竅不通。

帕比女王可是存心想要對這些人類商人不軌的,但她實在是捨不得那個好東西,她只能希望那兩個蠢貨儘快學好這門照相的技術了。

可是……哎!想到這裡,帕比女王內心忍不住重重地嘆氣,獸人討厭學習,即使是她也一樣。更別提那兩名部下了,想讓那兩個蠢東西學會照相,估計需要一段不少的時間吧?

「照片弄好了嗎?」帕比女王一看到這個古怪的儀式結束,便迫不及待地詢問那些人類商人。

「不,這只是弄好了膠底,我們需要將它放到照片紙上才行,這需要大概兩個太陽時。」傑西弗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那麼久?」女王皺著眉頭,說道。

「其實不算什麼了,因為我們這次帶來了二十張照片紙,如果一次性用光。我們二十張相片也只用兩個太陽時,比畫像要快得多。」傑西弗小心翼翼地為女王解釋。

「二十張?用完就沒有了嗎?」帕比女王更在意這個消息,如果這是真的。那如果以後還想用相機的話,就只能等這名人類商人的供應。如此一來,他們之前商量好的殺人越貨的計劃豈不是要落空了?

心有所慮,帕比女王將目光暗暗投向了博格,想聽聽他有什麼意見。

博格察覺到了女王的目光,也知道她的意圖,於是不動聲色地向那些人類商人道:「那你們快一些把那個什麼照片弄出來吧。」

「這個……」傑西弗為難地說道,「我們需要一間不見光線的黑屋子,還有少許乾淨的水。」

照相機的一整套設備之前都裝在了那名自稱亞歷山大的少女所贈的行動空間里。其中包括了沖洗照片的設備。

傑西弗等人也是第一次見識到不用魔力僅用一種名叫做電池的怪東西就可以發光的安全燈,她們不得不再次驚嘆矮人科技的神奇。

至於那個莫名其妙的顯影濃縮液的配置。自然是由艾特按照說明書來做了。

……其實,整個過程都幾乎是艾特一手操辦。當然,好奇心旺盛的其他人也幫了些忙。

「沒問題,這個就交給你們處理了。」聽了傑西弗的話,帕比女王立刻同意了,並將這個任務交給了那兩名部下處理。

帕比女王知道博格並不是真心讓人類商人們去沖洗照片,他只是想要拖延那些人類的時間然後趁機提出自己的意見罷了。此時帕比女王突然感到有些慶幸——那兩名笨蛋小頭目至少還有些作用。

當傑西弗等人被部下送走之後,帕比女王看著博格,問道:「你的意見是什麼?」

「陛下,我覺得應該和這些人搞好關係,而不是殺了他們。」博格冷靜思考了之後,慢慢說道。

「你這人娘養的,又改變主意了,你立場信念不堅定!絕對有問題!」這時候,在一旁的卡來比又站起來,提出了反對意見,「依我所說,這些人類奸詐無比,一看就知道沒什麼好心,不如殺了他們!」

博格皺了皺眉頭,冷冷說道:「殺了他們?殺了他們我們有什麼好處?」

在接見在人類商人之前,帕比女王讓士兵對這些人進行搜身,發現他們的行動空間里除了幾個大帳篷、木板和照明石外,真心找不到更多有價值的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