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滄冥牽著木兮兒如閃電一般出現在了面前。

滄冥被她派去盯著夜家了,說是情況有異立馬告訴她。

木兮兒則是順帶的。

「夜家出事了?」她率先出聲問,話間已經坐直了身子。

「嗯,」滄冥點了點頭,言簡意賅道,「慕容家發出消息,夜霸天強制性玷污了慕容家八小姐。」

「什麼?我老爹**人?」葉妖染瞬間給逗樂了,夜霸天根本就不是那樣的人,雖然相處的時間不長,但一個人的品性,一眼就能看出個大致。

那天夜裡她在附近泡溫泉,也算是跟他孤男寡女,他也完全沒做什麼,連擴散在周圍的神識都很主動的避開溫泉。

看著她的目光也純正無比,絕不摻雜一絲不該有的。

這樣好的大叔,居然被說**人?

「我倒是想看看,那慕容家八小姐生得什麼模樣。」居然比她還有魅力?搞笑!

她絕對相信夜霸天的為人。

但這件事……的確有古怪。

要麼是她老爹被人算計了,真的跟那八小姐睡了,要麼就是純粹的謠言。

葉妖染揚了揚眉:「消息從慕容家放出來的?」

滄冥點頭。

「我出去看看。」

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城裡消息這麼靈通,應該都知道了。

「小傢伙。」 做首富從撿寶箱開始 墨蒼穹眼巴巴的跟上去。

葉妖染戴上面紗,隨手丟了個斗笠給他:「戴上。」

她是去辦正事兒的,可不想帶著一隻妖孽引人注目。

墨蒼穹順從的戴上,摟住她的腰,柔聲道:「別擔心,會解決的。」

葉妖染腳步頓了頓,點頭:「嗯。」

的確,她有些過分操心了。

我與你狼狽爲賤 聽到慕容家誣陷夜霸天的時候,她的情緒反應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大。

沒想到,夜霸天在她心裡,佔據了這樣重要的一個位置。

到底是父親,兩輩子來只有一個。

加上林中相處的那些情節,對她而言,他多少要有些特殊。

她曾經問過墨蒼穹,她重千蓮那一世是沒有父母的,生於天地,始於天地。

這是她唯一的一個父親,雖說是這具身體的。

但她決不允許有人如此侮辱!

到了街上,果然四處都在議論著這件事。

人民群眾分為了兩個派系,一部分堅信夜霸天不會幹出這種事情,而另一部分人則是隨著謠言,不停的表示對夜霸天的失望和鄙視。

各種難聽的話都有。

葉妖染一路將他們的話聽在耳里,唇角噙著的妖冶笑意逐漸加深,變冷。

一路走來,她大致將事情了解得七七八八了。

這件事是慕容家家主親口說出來的。

而慕容家夜家兩家附近的很多路人和鄰居也都有看到,慕容八小姐在清晨衣衫不整滿臉淚痕地從夜家跑回慕容家。

現在人王的事情如此緊張,這件事難免會讓人聯想到人王之爭。

但事情是慕容家爆出來的,沒有家族會這樣自己揭露醜事來陷害別人吧?

慕容家八小姐被玷污,這件事說出去,對慕容家臉面丟得可不是一般的大,他們沒必要這麼做。

再說那慕容家的八小姐慕容霏霏,今年只有九歲,天賦和外貌都是一等一的,是慕容家主最小的女兒,成天捧在手心裡的寶貝。

如此幼小的年紀,又出落得如此優秀。

慕容家的人沒必要拿她的未來開玩笑。

因為慕容霏霏的年齡和她在慕容家的地位,一下子把夜霸天推上了風口浪尖。

**也就算了,還是女童?

這消息一出去,足以讓全大陸的人都倒抽一口氣。

慕容家主親自說的,更是可信度十足。

雖然相信夜霸天的人很多,但葉妖染知道,再過兩天,形勢會完全呈現一邊倒狀況。

謠言這種東西,只要沒有確鑿的證據,它就會像病毒一樣擴散傳播勢不可擋。

而且越傳越真。

一個假的事情從千萬人口中傳出來后,也能變成真的。

她必須儘快阻止這件事。

而首先要做的,是要搞清楚,她老爹是被人冤枉了,還是被人算計了。

他有沒有碰過慕容霏霏,這是重點。

豪門長媳,總裁的替身前妻 「墨,這件事你怎麼看?」她不由將目光放在身旁的男人身上。

墨蒼穹沒有多大的情緒起伏,只是淡淡道:「小傢伙自己是怎麼想的?」

葉妖染目光一頓,說道:「我相信夜霸天。」

她心底更願意相信,夜霸天沒有碰過慕容霏霏。

就算被算計了,也沒有中招。

那個一提到自己亡妻便露出凄落溫柔到令人心碎的大叔,那個眼底滿是堅定堅毅的大叔,是不會這麼輕易栽倒的。

就算慕容家證據確鑿,她也不會相信。

「真相是什麼,去看一看就知道了。」最見不得她愁眉苦臉的墨蒼穹,忍不住將她打橫抱起,身影一閃,便來到了夜家。

「夜家?來這裡做什麼?」

他說道:「這裡是事發地點。」

然後跳了下去,穿過結界,直接進入了夜家的後院里。

揮手在二人身上下了個隱身咒。

葉妖染被他攬在懷裡,好奇的打量著夜家。

「怎麼看?如果是陷害,應該不會留下痕迹吧?」

「人在做,天在看。」墨蒼穹冷聲說道。

她眼睛一亮:「這麼說你有辦法?」

「嗯。」他點了點頭,袖手一揮,半空便出現一個水晶球。

一看到水晶球,她腦子裡條件反射的浮現當日被瀲芷瑤綁在石床上的事情,臉色不由白了白。

墨蒼穹第一時間察覺,在身後將她抱得緊了幾分。

「別怕,本帝在這。」他側過頭,唇在她髮絲上吻著,嗓音低沉而溫柔,「上次的事情不會再發生了,沒有人能傷到你。」

話是這麼說,但因為她心理有陰影,他還是抬起了手,將水晶球化作一面鏡子。

「它可以重現這個地方發生過的事情。」 「重現?」葉妖染眼睛一亮。

這意味著,他們能看到當晚發生了什麼是嗎?

墨蒼穹薄唇微揚,在她臉上吻了下。

面前的鏡子開始動了起來。

先是顫動兩下,而後有意識的在夜家半空轉了一圈,再回到原位。

須臾,鏡子里出現了黑色的漩渦,逐漸生出一個影像來。

「開始了。」

葉妖染聚精會神的看著,卻發生影像出現的時候,慕容霏霏還沒有來。

只是夜霸天的身影出現了一會兒,雄厚的嗓音,指揮著下人,說是慕容家八小姐即將到訪,讓他們下去準備準備。

之後便是一些無聊的劇情。

她不由收回目光,望向夜家緊閉著門的那些房間以及來來往往的侍女:「墨,你說夜霸天會不會在家裡?」

老實說她還挺想見見他的。

也不知道夜霸天的哥哥……也許她應該叫大伯,也不知他身體怎樣了。

墨蒼穹應道:「到時看就知道了。」

她勾了勾紅唇,將目光放回鏡子中的情景。

片刻之後,半空中便有一小女孩身穿碧色衣衫,款款御劍飛來。

腰間別著一個慕容家的玉佩。

明眸皓齒,笑嘻嘻的看起來很歡樂。

雖然年紀還小,五官並未長開,但已經能看得出是個美人胚子。

一下來,立刻有夜家侍女恭敬帶她去找夜霸天。

而讓葉妖染吃驚的是,夜霸天對慕容霏霏的態度,完全不是她所想象的那樣。

原以為,慕容家和夜家暗地裡不合,夜霸天就算接見慕容霏霏,也只是做表面功夫,禮貌上對待。

卻不想夜霸天的態度,是非常和藹的,就像看著一個深得自己喜愛的晚輩。

聊天內容雖然沒有什麼重事,卻可見二人的親昵。

以及慕容霏霏言語間,無不透露出對夜霸天的崇拜和尊重。

「我老爹好像認識她?」葉妖染蹙起了眉。

「嗯,慕容霏霏最崇拜的人,是夜霸天,」墨蒼穹點了點頭,看樣子是把所有事情都了解了,「因為他曾經救過她一命。」

她點了點頭。

鏡子中的二人依然在聊天,從書法談到修鍊,從琴藝談到衣著。

葉妖染看著鏡中滔滔不絕的夜霸天,才發覺自己這位老爹不是一般的博才多學。

而且他在慕容霏霏面前,跟在她面前時大有不同。

雖然他似乎很喜愛慕容霏霏,但長輩對晚輩的寬容和寵溺里,又帶了幾分威嚴氣勢。

可能是因為兩家到底不是很方便來往的緣故吧。

忽然,她見到夜霸天眼裡閃出一絲精光,然後就聽他問:「霏霏,你為何今晚突發奇想的,想來夜大叔這裡?」

慕容霏霏是個很單純的女孩子,幾乎對他的問題無所不答。

「是我爹爹叫我來的,他今晚有事情要忙,不肯帶我去燈會玩,所以叫我來找您了。」她小小的雙手抓著夜霸天的手晃啊晃,「夜大叔是不是不歡迎霏霏?」

「怎麼會,」夜霸天說道,「可是大叔也不方便帶你去燈會啊。」

葉妖染看得出來,他這時心中已經升起了警惕,只是在揣摩慕容家主的動機。

畢竟慕容家跟夜家的關係,慕容家主是一直不支持二人來往的。

突然讓慕容霏霏過來,怕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陰謀。

「沒關係沒關係,」慕容霏霏連忙說道,「夜大叔,你忙你的,有空跟我說說話就好!」

夜霸天慈愛的看著她,說道:「也不是忙,只是啊……現在大陸不平靜,大叔的身份要是帶你出去,會連累到你的。」

「那大叔,你教我識字好不好?」慕容霏霏皺著小眉頭說道,「我家裡請來的那些教書先生講課都太無趣了!」

「不是還有學院嗎?」

「學院里的那些就更別說了,每次一上課我就想睡覺。」慕容霏霏嘟著嘴抱怨,「夜大叔,你教教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