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你的這個情況用現在流行的話來說等於是癌症晚期啊,不好弄嘍,哎呀,你也是作惡太多了!」一加不禁感嘆道!

百變剛聽后大吃一驚道:「什麼玩意兒我就癌症晚期了!」雖然嘴上硬,但是卻掩蓋不了他內心的恐懼與疑惑!

「你的善業有,但是少到幾乎沒有的程度,也就是說甚至可以忽略不計的程度,跟沒有也沒有什麼區別,但是你的惡業真是富有的很,絕大多數人都望塵莫及啊,這個簡直是超過了99%的小夥伴兒們,真是讓人佩服!」一加的語氣有些陰陽怪氣!

百變剛聽到這話的時候貌似心中有數的樣子,顯然他知道一加可不是在和他說笑,而是在和他說真的,他自己做了多少惡,他自己顯然是明鏡似的!而正是因為明了,所以當一加將此點破的時候,他似乎也突然一下子感到害怕了!這種恐懼是難以掩飾的,只能是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來,就好像一個作惡多端的人被宣判了死刑,而且沒有任何緩刑一樣!

「哎呀,你這個難辦了,你這等於是沒有緩刑的死刑啊,我該拿什麼拯救你,我的朋友!」一加說到這裡的時候眉頭緊皺,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我的世界,幸會 一加這麼一說,百變剛就更加害怕了,以至於恐懼的說不出話來!

一加這時快速的眨了眨眼睛然後說道:「到了你這種程度,只能用最後一招了,也只有這最後一招了!」

「什麼最後一招?」百變剛皺著眉頭問道!恐懼與疑惑的表情輪流在他臉上變換著! 「你需要將你所有的資產全都拿出來捐給陰冥轉換處,當然可以給你留下基本的生活費用,但是僅僅是基本的而已,我告訴你這個基本的怎麼個演算法,每天留十塊錢,留下三個月的錢,剩下的全都捐出去,捐給陰冥轉換處,看看你能不能做到。」一加深沉的說道。

「你他娘的跟老子開玩笑呢!你逗老子呢,是不是,你耍我呢,是不是?」百變剛聽后竟然大發雷霆!

「但是只有這樣能救你,除此之外別無他法,要是這僅有的一個方法你都不珍惜的話,那我就真是愛莫能助了!」一加繼續深沉的說道。

「你這是救我嗎,我看你是想要弄死我啊,是不是?」百變剛飛揚跋扈的本性盡現!

「弄死你對我而言沒有任何好處,只是徒增罪惡罷了,但是如果能救你的話,那也算是功德一件,但是你給不給我這個機會就看你的了,不過話說回來,這個表面上是你給不給我機會的問題,而實際上完全是你給不給你自己機會的問題,因為這個機會對我來講其實並不是那麼重要,就好像我損失了你就像是損失了一個客戶一樣,打個比方就好像你到了我的店裡發現沒有你愛吃的東西然後你就沒有在我店裡吃,轉身走了一樣,對我來講僅僅是損失了一個顧客而已,但是對於你來說卻是生死大事,我剛才告訴你的方法你若是不接受的話,我保證你以後死的時候會死的很慘,到時候追悔莫及!」一加深沉的說道。

「我死的很慘?從來都是我讓別人死的很慘,還從來沒有過別人讓我死的很慘的時候!」百變剛驕橫的說道。

「但是人終歸是要死的,你也有死的時候,而且你在死的時候會嘗到你曾經讓別人死的時候的痛苦滋味,比如你剛才拿斧子砍我的時候,因為我不是普通人,所以才不會被你砍死,如果我是一個普通人的話,那肯定是會被你砍死了,而且肯定會死的非常痛苦,如果你總是讓別人死的這麼痛苦的話,那麼等到你死的時候,你是什麼樣的,你也就應該知道了。」一加繼續深沉的說道。

「你不是普通人,沒錯,這個我自然相信,你要是普通人的話,剛才肯定早就死掉了,那麼,如果說你不是普通人的話,你到底是什麼人?」百變剛疑惑的問道。

「想知道我到底是什麼人,你首先得告訴我,我剛才跟你說的那個方法你到底同不同意,接不接受?」一加問道。

「我不可能同意,絕不接受,你這簡直是與虎謀皮,你要扒我的皮,要我的命,你說我能接受嗎?」百變剛堅定的說道。

「不,這你就大錯特錯了,我是為了救你才讓你那麼做的,我要是想要要你的命的話,完全可以撿起這地上的斧子,然後用你剛才砍我的姿勢將你砍死,雖然說你砍我的時候砍不死,但是不代表我砍你的時候砍不死,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因為我不是普通人,不代表你不是普通人。」一加深沉的說道。

百變剛皺著眉頭眯著眼睛瞅著一加,沒有說話,想必此時他也說不出來什麼。

這時一加眨了眨眼睛說道:「算了,實話告訴你吧,其實我是陰冥王在生意世界的代表,所以一家餐廳的老闆只是我表面的化身,我的真實身份,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甚至連想都想不到。」

「陰冥王,陰冥王是誰?」百變剛疑惑地說道。

「陰冥王就是掌管善惡禍福生死的神。能夠看得出來你前世積累的福非常多,但遺憾的是你今生積累的惡更多,而且已經將你前世所積累的福全部耗光了,也就是說你現在已經沒有福了,只剩下惡了,這種結果顯然是極度糟糕的,是你我所不願意見到的,但遺憾的是,這已經成為了事實,我們必須接受,無法拒絕,也無法抵賴,在接受的基礎上再考慮其他問題,這是你現在唯一能做的,而唯一的方法就是之前我所跟你講過的,同時被你拒絕的,你若是拒絕了這個方法,也就等於說是拒絕了唯一的改變命運的可能性,這種選擇無疑是雪上加霜的,所以我對你的選擇感到非常遺憾,我唯一的期望是你能夠撤銷你原來的選擇,重新做出正確的選擇,這是你唯一的出路,除此之外,再無他途,希望你謹慎選擇,畢竟這種機會只有一次,絕對沒有第二次,你能抓住是你唯一的希望,抓不住之後再無希望,我只敲一次門,也我只能幫你這一次,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了,畢竟你的命運終歸掌握在你自己的手裡,我在你的人生中只是一個過客,我唯一的希望是我是一個重要的過客,是一個能夠改變你命運的過客,如此的話,你的人生中就沒有白遇到我,也不枉你我相見一場。你若是同意了我的提議,而得救的話。記住來世絕對不要再做如此多的惡,你知道殺一個人會積累多大的惡嗎,我真是服了你了,你這輩子竟然殺了這麼多的人,你知道殺一個人會銷掉多少福報嗎?你當殺一個人是撕碎一張紙那麼簡單的事情呢。你太缺乏智慧了,沒有智慧而福報大,看來也是一種巨大的災難,你就是被這種災難給毀了,趕緊懸崖勒馬,回頭是岸吧,否則的話,真是誰都救不了你了,你現在要是還捨不得你那些虛幻的東西的話,你就會丟掉你實實在在的命,你自己去掂量是虛幻的財富重要還是你真實的命重要吧,該跟你說的我已經全都跟你說過了,你要是還無法醒悟的話,那我真的也幫不上你了。」一加深沉的說道。

此時百變剛的表情非常痛苦和糾結,顯然一加的話給了他極大的刺激,而且這種刺激也許是超過他的承受能力的,此時的他早已威風不再了! 這時百變剛突然轉了轉眼睛,說道:「你剛才所說的那些話不是在逗我吧?」

一加聽后一臉無奈的表情道:「我在逗你?你以為我那麼悠閑嗎?不過話說過來,你的心態還真是很好,著實讓我佩服的五體投地!」

「這麼說你說的都是真的了?」百變剛疑惑的問道。

「那你愛信不信吧,你若不信我也沒有什麼好辦法。」一加雙手一攤說道。

「對了,你之前所說的那個陰冥轉換處是什麼地方?」百變剛眨了眨眼睛說道。

「簡單來講,就是把你作惡所得的東西,在陰冥轉換處銷毀,與此同時也銷毀你的罪惡,或許你可以這樣去理解,就是把你偷的錢搶的錢再還回去而已,若是還了回去事情還好辦,若是連還都捨不得還的話,那可就麻煩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一加深沉的說道。

「真的能銷毀罪惡嗎?」百變剛還是一副將信將疑的樣子。

「當然,如果你還的話。」一加答道。

「但是說實話,我真的不想還。」百變剛眯著眼睛說道。

「那我可就沒有什麼好辦法了。」一加遺憾的說道。

這時百變剛臉上露出陰險的微笑,說道:「我感覺你就像是一個要賬的,你說如果我把要賬的殺了,那還用還賬嗎?」

一加微微一笑說道:「看來你殺我一次還沒殺夠啊,怎麼?還想再試一次?」

「沒錯,的確還想再試一次,因為我之前從來沒有失敗過,所以如今第一次失敗,感到非常遺憾,你知道人有遺憾總是想要彌補的。」百變剛深沉的說道。

「那你這一次想要用什麼方法呢?」一加微笑著問道。

「上次用的是斧頭,這次我想用槍,如果這次仍然不成功的話,那我就聽你的話,你看怎麼樣?」百變剛陰險的說道。

「好啊,你要是不嫌費事的話,就再試一次,我這邊無所謂,大不了我再配合你一次嘛。」一加平靜的說道。

於是百變剛的從后腰之中掏出一把槍來,沒想到他竟然身上就帶著一把槍!

百變剛舉起槍來說道:「你確定我能用這槍無論打你哪裡都不會有問題嗎?」

「你就大膽的來吧!如果有問題算我的,這回你放心了吧?」一加挑了挑眉頭說道。

「那我可就不客氣了!」百變剛陰狠狠的說道。

「儘管放馬過來吧!」一加平靜的說道。

這時只見百變剛舉起了槍,對準了一加的眉心,二話不說就是一槍!

當的一聲,子彈真的擊中了一加的眉心,能夠看得出來,那子彈在一加的眉心停留了一段時間,然後真的鑽進了一加的身體,那感覺不像是射擊進去的,倒像是被吸收進去的,十分詭異!但是不管怎麼說,一加一副好端端的樣子,顯然是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別的不用多說,僅僅是這些,就足夠讓人震驚了!

「那子彈呢?」百變剛瞪著雙眼,吃驚的說道。

「你就只打這一槍了?還是打算繼續?」一加平靜的問道。

「說實話,我還是不死心,不甘心,我還想再打第二槍!」百變剛的話,相當的得寸進尺!

「那好,你就繼續吧,打完了我再一起告訴你子彈在哪裡。」一加淡定的讓人恐懼!

但是無論是這淡定還是這恐懼,似乎都無法阻止百變剛的喪心病狂了,只見他再一次舉起了槍,對準了一加的心口!

「砰」,又是一槍,不得不說百變剛的槍法非常准,指哪打哪,沒有任何偏差,精確度非常高,但是再準的槍法也干不過不可思議的人,於是乎這子彈在一加的心口停留了一段時間后再次像是被吸收進去了一樣!至於被吸收到了哪裡,沒有人知道,或者說只有天知道!

「還要不要再來一次?」一加的語氣很平靜,但是越平靜,給人的感覺越囂張!畢竟囂張的人再怎麼淡定,他也是囂張的,他的實力使他不得不囂張!

百變剛眯著眼睛,然後快速的眨了眨,說道:「就再來最後一次,一槍定勝負!」

「好吧,沒問題!」一加依舊淡定,也依舊囂張!

「可是這次我想換一把槍。」百變剛陰險的說道。

「無所謂,你隨便,你就是換炮都沒問題。」一加平靜的說道。

「你說的是真的?」百變剛眯著眼睛問道。

「當然,如果你有炮的話!」一加輕鬆的說道。

「我還真的有炮!」百變剛狡詐的說道。

「那不如拿出來讓大家欣賞欣賞!」一加輕鬆的說道。

「老四把我的炮拿來!」百變剛對著外面大喊一聲。

「是,大哥!」只聽見外面應了一聲,然後是一路小跑的聲音。

過了好一會兒,一路小跑的聲音又回來了!

砰的一聲,門被踹開了。

一個胖子扛著一門炮走了進來!

「這個你也能受得了嗎?」百變剛指著那炮問道!

「我以前沒試過,可以借這個機會試一試!」一加說的相當隨意!

「你真的不怕死?」百變剛挑了挑眉毛問道。

「怕死的人永遠成為不了高手,也永遠掌握不了高超的技藝,你說呢?我的朋友?」一加平靜的說道。

百變剛點了點頭說道:「不管怎麼說,能說出這樣話的都是一條漢子,是漢子就值得受到尊敬!」

「先別說那些沒有用的,打完了再說!」一加迫不及待的說道。

「我現在突然有些不想打了!」百變剛神情微妙的說道。

「為什麼?」一加疑惑的問道。

「有些事情你在做之前其實就能知道答案的。」 名門盛愛:早安,顧先生 百變剛深沉的說道。

「但是你不去實踐,你就不知道答案的真實性,猜測的答案總是讓人放心不下,不是嗎?」一加深沉的說道。

「我知道,即使我開了炮,你也肯定沒事的。」百變剛平靜的說道。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聰明了?」一加微笑著說道。

「跟聰明的人在一起久了,也會變得聰明,不是嗎?」百變剛眯著眼睛說道。 「這樣的話最好,那以後就多跟聰明的人在一起好了!」一加深沉的說道。

「反正我開了炮你也沒事兒,那我不如開炮試一試,我現在已經不試圖打死你了,只想看看開炮而打不死你的效果是什麼樣的。」百變剛說道。

「好吧,那你就試試吧,我不怕你試。」一加平靜的說道。

於是百變剛將那炮對準了一加,進而實施引爆!

這時只見這炮中飛出了一個巨大的氣泡兒,這氣泡緩緩的飛向一加,當它觸碰到一加的時候,直接將一加吸了進去,這時處於氣泡中的一加用手指輕輕戳了一下那氣泡,那氣泡瞬間就破滅了。

此時百變剛的表情非常的驚詫,「這回怎麼是這個樣子?」

「你想要它什麼樣子?你希望它什麼樣子?事情的發展並不一定會按照你希望的方向去進行,因為別人也有他們的希望,這個世界不光屬於你,世界是大家的,希望也是大家的,如果你想要用一個人的希望去覆蓋所有其他人的希望的話,那問題是很嚴重的,因為如果你成功了,你也同時做惡了,其實你錯就錯在這個問題上,你覺得呢?」一加深沉的說道。

此時的百變剛,萬念俱灰,他知道這一次自己真的碰到了對手,而且自己使盡了渾身的解數都無法戰勝他,到了這個時候,他也不得不認輸,儘管他不想這樣,但是沒有辦法,聰明的狼在遇到真正的對手時,明知不敵的時候也會夾起尾巴認輸,這不是狼的失敗,而恰恰是它聰明的地方,更何況眼前的不是狼,而是比狼更聰明的百變剛!所以此時的他知道,是時候該認輸了,該認輸的時候認輸就是勝利,這是真正聰明的人才能想明白的遊戲規則。儘管百變剛是一個惡人,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同時是一個聰明的人,所以他知道在關鍵的時刻應該怎麼做,而且他從來都不缺乏行動力,所以不管怎麼說,再壞的人身上也有優點,而這些優點正是它能夠被拯救的希望,從這個角度來講,任何壞人以及墮落者都有被拯救的希望,儘管有時候這希望很渺茫,但是一個強有力的行動者正是那些把渺茫的希望變成現實的人!

「好吧我認輸。」百變剛最後坦然的說出了這句話。

「能認輸你就贏了,我為你的認輸和你的勝利感到高興!好了,那你就把你所有的資產全部捐出來吧!」一加微笑著說道。

「老四!」百變剛對著門外大喊了一聲!

「在!」這老四聞聲便闖了進來!

「帶他去倉庫!」百變剛眯著眼睛說道。

「幾號倉庫?」老四輕聲問道。

「一號。」百變剛瞪了老四一眼說道。

這時一加快速的眨了眨眼睛,然後問道:「你有幾個倉庫?」

「兩個,一個是裝錢的,一個是裝糧的,糧就不用捐了吧,大傢伙還要吃飯呢,再說那些糧也值不了幾個錢。」百變剛眯著眼睛深沉的說道。

一家快速的眨了眨眼睛說道:「啊,那好吧,就去一號倉庫,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大的財!」

「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別嚇到你。」百變剛深沉的說道。

「越嚇人就越是壞事,其實還是不嚇人的好。」一加深沉的說道。

「但是已經這麼嚇人了,該怎麼辦呢?」百變剛眯著眼睛說道。

這時一家聳了聳肩說道:「那就沒什麼好辦法了,如數上繳就是了。」

「好,上繳,全部上繳。」百變剛嘆了一口氣說道。

「好,老四,你快帶他去吧,對了,還用我跟著去嗎?」百變剛問到。

「你最好去,在這裡呆著幹什麼?不如溜達一圈,鍛煉鍛煉身體,即使贖罪這件事情也是心誠則靈啊!」一加平靜的說道。

「那好吧,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就跟你們一起去。」

於是百變剛帶著一加去了一號倉庫。

「把倉庫門打開,老四。」百變剛吩咐道。

「是,大哥。」說完老四就去開了門。

嘎吱一聲,門被打開了。

「好傢夥,你這存貨真是不少啊!」一加見了不禁感嘆道。

「好了,我的資產全在這裡了,這些你全都拿走吧,別忘了幫我把我的罪孽銷毀,拿人錢財可要替人辦事啊!」百變剛眯著眼睛說道。

這時一加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業查儀,然後微微一笑說道:「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是不老實,你只拿出自己40%的財產,就想糊弄我了?其實你不是在糊弄我,你是在糊弄你自己,看來你雖然有所覺悟,但是覺悟的不深,還有繼續覺悟的餘地,難道你不願意把那些餘地發掘出來嗎?」

百變剛眯著眼睛說道:「這都被你發現了,可是你總得給我留點兒東西吃口飯啊!」

「你想要吃多少飯,,你也不怕撐死,這裡的東西有這麼多,才僅僅是40%,你要留下60%吃飯,你是想請生意世界的所有人吃飯嗎?」一加深沉的說道。

「那這樣我出60%留40%,你看行不行?這是我的底線了,你不要再逼我了,凡事點到為止,不可過分奢求,」百變剛深沉的說道。

「你在跟我討價還價?你還覺得我是在逼你?你要讓我點到為止?你以為我是在奢求?你覺得我是過分了?」一加一連問了好多個問題,到了這個時候,他也不像之前那麼有耐心了,因為百變剛消磨了他很多的耐心,他甚至對百變剛有些失望。

「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該做的我也都已經做了,你不要欺人太甚!」百變剛竟然又恢復了他那驕橫跋扈的姿態!

「我對你有些失望!」一加遺憾的說道。

「失望也沒有辦法,我已經盡了我最大的努力來配合你了,我說過了,凡事點到為止,不可過分奢求,這樣對你對我對大家都有好處,不要把人逼上梁山,兔子急了也要咬人的。」百變剛深沉的說道。

「這就是你最後的態度?」一加深沉的問了一句,顯然此刻的他已經失望至極! 「沒錯,這就是我對自己的終審判決,我不會接受別人對我的判決!」百變剛深沉的說道!

一加微微一笑說道:「你自己對自己的判決?哈哈,如果在這個世界上,僅僅憑藉每個人自己審判自己就能保持良好的運轉的話,那這個世界還真是太美好了,我們希望如此,但顯然,這個世界還沒有發達成這個程度,所以我只能說你的願望是好的,它或許代表了未來的發展方向,以及我們對未來的美好願景,但是在現在這個時間點,顯然它還不成立,不成熟,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明白,但是我不願意明白,也不想明白,所以現在我寧可揣著明白裝糊塗,你能體諒我的苦衷嗎?」百變剛深沉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