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天才,領域之術至少八層水準。」天陰帝君低聲道。

「可惜。」貪鵬帝君也微微搖頭。

南雲國主依舊平靜看著,面無表情看著懸浮在半空的圓鏡,如果是平常,看到一個驚艷的小傢伙他或許會露出笑容。可現在,他只感到恥辱!因為,他這個國主只能看著一切發生,看著整個火烈城被屠殺血祭,看著這個天才小傢伙最終死在白雲魔主率領的一眾混沌境魔頭手裡。

……

南雲國都的另一處,樊氏府邸。

也有十餘位高手坐在殿廳內觀戰,殿廳半空中也懸浮著一面觀天鏡,坐在主位上的自然是那位高胖男子『樊天寵』。

「黑魔大澤依舊囂張霸道啊。」樊天寵低語道,「我夏風古國也多次征戰黑魔大澤,可惜,雖然我夏風古國偶有收穫,可藉助地利,黑魔大澤的魔頭們也讓我夏風古國損失不小。就更別說黑魔四國了……南雲國算好了,可偶爾還是被血祭一城。咦?應山雪鷹?」

「是那個應山雪鷹。」

「他的潛力很大,鐵定能封王的,成就混沌境九層不是難事。」

「可惜了。」

殿廳內其他觀戰者說著。

樊天寵也點頭:「是可惜了,白雲魔主率領一眾混沌境魔頭,他根本無法抵抗。」樊天寵微微搖頭,看一位天才小傢伙隕落雖然遺憾,可他並不是太在乎。因為在茫茫界心大陸,許多天才在沒有成為絕世強者前隕落的有很多。

……

流水環繞的竹屋內。

美麗的紫袍女子席地而坐,正拿著繡花針,慢慢綉著圖。

「火烈城遭到黑魔大澤血祭,淳御帝君化身即將潰散,火烈侯率領五千火烈軍精銳在抵抗,也抵抗不了多久。應山雪鷹出關,已經成就混沌境,以領域之法滅殺一支合一境魔頭隊伍。」一則情報迅速傳訊給了淺依曉。

淺依曉,是月華古國淺依家族在南雲國的主事人,自然隨時得到詳細情報。

不過她並無觀天鏡,觀天鏡太奢侈,整個南雲國境內也只有南雲國主和樊氏擁有的那兩面觀天鏡!此刻是淺依家族內部,在月花古國遙遙查看,並且將情報傳遞過來。

「應山雪鷹出關了?可憐的小傢伙,真是可悲。」紫袍女子淺依曉,低語輕笑。

她並不在意。

甚至火烈城的事,都沒影響她繡花的興緻。

******

火烈城。

「嗖。」

東伯雪鷹一個瞬移出現在一支百人合一境魔頭隊伍不遠處,那支魔頭隊伍形成戰陣,成員們正在四處殺戮,以他們的實力就是碰到了侯府元老、客卿們,都是輕易虐殺。他們每一個都肆意殺戮著,什麼招數威力大、範圍廣,就施展什麼招數。

轟隆隆~~~

下方許多地方都支離破碎,應山氏族人們四散倉皇逃竄,然而依舊大批大批殞命。

「死。」東伯雪鷹心急,可他知道,如果分出化身,化身又不藉助赤雲神槍,要殺一支百人魔頭隊伍也很難。

呼。

周圍虛空猛然震蕩,上百名合一境魔頭個個身體一顫出現無數裂痕,跟著盡皆灰飛煙滅。

「死了?他們死了?」

「死了。」

絕望中逃竄的應山氏族人們都不由停下,震驚看著那些魔頭們灰飛煙滅,跟著他們發現了那散發混沌境氣息的白衣少年。

「是雪鷹公子。」

「是雪鷹公子殺了那些魔頭。」應山氏族人們頓時驚喜若狂,他們應山氏的驕傲,那位傳說中的天才子弟——應山雪鷹成了混沌境巨頭,正在殺那些魔頭。

「一定可以,雪鷹公子一定可以將那些魔頭殺光的。」

「太厲害了。」

應山氏族人看到希望,都期盼著將所有來敵殺光,這些普通的族人們根本不清楚這次的敵人是何等的恐怖!

「下一處。」東伯雪鷹殺敵後,絲毫不停,連瞬移前往另一處。

……

黑色彎角魁梧男子『臣午』率領三位混沌境,周圍隱隱顯現出巨大的黑雲,他們宛如一體,臣午作為率領者,威勢更是恐怖異常。畢竟本身就是混沌境九層,此刻又率領三位混沌境構成戰陣輔助。他們一支隊伍面對火烈侯就佔據上風,更別提旁邊的另一支隊伍了。

『血幅』是一位陰冷老者,他同樣率領著三位混沌境,也構成戰陣。

只見巨大的黑色血幅異獸幻影出現在半空,周圍溫度都急劇下降,有一些冰渣雪花出現。

「血幅兄。」臣午雖然殺意滔天,可一眼注意到了遠處的白衣少年,「是那個雪鷹小公子,他正在屠殺我們的手下,你去吧,你們隊伍解決他最快。」

「好。」陰冷老者遙遙看了一眼東伯雪鷹,他們隊伍更擅長對付弱者,瞬間即可滅殺。

「我們走。」陰冷老者傳音下令。

**(未完待續。) 「雪鷹快逃,快逃。」火烈侯焦急傳音,他這時候是目眥欲裂,他率領著五千火烈軍精銳,形成了一頭火紅色巨龍正在竭力而戰。每一個火烈軍軍士們也個個傾盡全力,他們都清楚一旦戰敗,以這些魔頭們正在火烈城各處肆意屠戮來看,根本不可能饒他們。

沒有後路,所有軍士都在拚命。

「急了,發瘋了?沒用的,哈哈哈,火烈侯,當初我們部族在荒野中苟延殘喘,小心生存著,雖然生存艱難,但也團結,那是我們的家!就因為你追殺一位魔頭,僅僅一招,火龍天降!魔頭避開了你這一招,可我們部族卻因此族滅,僥倖活下來只有十餘位,我們一處處逃竄,同族接連死去,我進了黑魔大澤,我經歷了無數劫難。」

「百萬蠱蟲劫中,我是十個活下來的蠱王之一,才有資格成為黑魔大澤底層一員。」

「在無數底層成員中,我掙扎著,拜在一位混沌境門下。」

「魔,連師兄弟都自相殘殺。」

「唯有最後活下來的,才是最強大的魔。我成了混沌境,更達到了九層。我如今比你更強。可惜你有應山氏庇護,有南雲國庇護,我等啊等,哈哈哈,終於等到這一天了。」

「當初你為什麼不稍稍控制下,避讓開我們族群。」

「只要你一個念頭,我的族群都可以活下來。可你沒有,是啊,我們是螻蟻,螻蟻,弱者就是螻蟻,就該死,該死。」

黑色彎角魁梧男子眼眸中滿是瘋狂,同時一道道傳音不斷在火烈侯腦海響起。

這是魔頭『臣午』心中最大的執念……

讓他在那噩夢般的黑魔大澤從底層爬到如今地位的執念,此刻終於要報仇了,他自然要將一切都說出來,要讓這個火烈侯明白!他死,他整個火烈城都覆滅,就是因為他當初波及的一個族群。

「南雲國城池很多,本來不一定是你們的火烈城,是因為我,我!是我想盡辦法,讓老祖他們最終選定火烈城。」

「哈哈……」

「你毀我族群,今日,我便殺你,滅你族,滅你城。將來你們整個應山氏都會滅,哈哈哈……」

一道道傳音不斷在火烈侯腦海響起。

火烈侯咬牙。

他本就是冷酷之輩,在外征戰,哪裡會在乎每一招是否會波及一些弱小?只是此刻他還是憤怒盯著眼前的黑色彎角魁梧男子。

「雪鷹,快逃,儘快逃命,他們太厲害,太厲害!只要支撐一天時間,他們就會退去了。」火烈侯傳音給東伯雪鷹,他知道自己活不了,所以期盼著東伯雪鷹能活下來。作為虛空一脈的混沌境,逃命擅長,或許能非常渺茫的一線希望在茫茫火烈城內支撐一天。

一天時間。

這也是黑魔大澤和南雲國主的默契,血祭最多一天時間,不管成敗必須撤退!

可是,面對白雲魔主率領的隊伍……怕是半個時辰,整個火烈城都將被屠殺光,盡皆血祭。這還主要因為整個火烈城太龐大,子民太多的緣故。至於火烈侯、淳御帝君化身、應山雪鷹……在黑魔大澤計劃中,短時間內即可解決。

……

雖然耳邊回蕩著火烈侯的焦急傳音,可東伯雪鷹依舊瞬移。

「死。」冰冷看著近處的一支百人合一境魔頭隊伍,那些魔頭個個身體出現無數裂痕,跟著盡皆灰飛煙滅。

「雪鷹公子。」

「雪鷹公子救我們了。」

「有救了!」

「我們侯府有救了,火烈城有救了。」

被拯救的應山氏族人們從絕望中看到希望,在他們看來,散發混沌境氣息的雪鷹公子本本就強大無比。殺那些魔頭都是瞬間盡皆滅殺,怕是有望拯救整個火烈城。

沒辦法,普通子民,在他們看來,每一個混沌境都是高高在上的。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剛剛突破到虛空神,有資格算是應山氏子弟了,我可以讓母親過好生活了,為什麼,為什麼現在就要死?不……」一名應山氏子弟在死亡危機下突破到合一境,可面對遠處殺來的魔頭隊伍,卻滿心絕望。

轟。

他逃竄中也時刻注意著後面的魔頭隊伍,可忽然,那些魔頭們個個身體出現無數裂痕,盡皆灰飛煙滅。

這應山氏子弟愣愣停下來,他看著遠處半空中的那名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站在半空中,混沌境氣息瀰漫產生壓迫性,讓他不由自主的有仰視感。

「雪鷹公子?」應山氏子弟認出來了。

火烈侯一脈的驕傲。

整個應山氏的驕傲,傳奇天才!

「是雪鷹公子。」這名應山氏子弟激動狂喜,他從未像現在這一刻,這麼的崇拜雪鷹公子!此刻雪鷹公子在他心中光芒萬丈,地位都超過了火烈侯,僅次於應山老母。

……

東伯雪鷹無法容忍無數弱小人們被屠戮,更別說這些還同為應山氏族人。

「你瞬移的挺快嘛!」

呼。

在東伯雪鷹施展領域之術擊殺第四支魔頭隊伍的同時,周圍出現了四位混沌境,為首的是一位陰冷老者,陰冷老者瞬移出現后,周圍天地頓時有無形規則領域降臨,周圍時空都被隱隱被壓制,作為混沌境九層強者的規則領域,已經非常完美了。

混沌境強者的規則領域,都算是微型宇宙規則,本就強大。陰冷老者『血幅』更是混沌境九層,他的規則領域壓制下,就是宇宙神都很難潛入進來。

在規則領域壓制下,誰都無法瞬移。

「哼。」東伯雪鷹看向眼前這四位混沌境。

有他的虛空成就,對方瞬移剎那他就感應到,按理說也該立即瞬移,完全能逃竄掉的。

可他沒有,而是依舊動手殺了那些魔頭隊伍。

「雪鷹,你,你怎麼不逃?」遠處注意這幕的火烈侯更是急了,「你的虛空實力完全來得及逃的吧,別管族人了,整個火烈城,恐怕只有你勉強有一線希望活命,其他人都沒希望了。」

火烈侯對東伯雪鷹這時候還救族人,又有些感動又氣急。

「嘩嘩嘩~~~~」

寒風起。

周圍溫度急劇下降,天空中更出現了無數冰渣以及雪花,陰冷老者『血幅』和麾下三名混沌境維持著戰陣,只見一頭巨大的黑色血幅幻影顯現,這血幅身上隱隱有血色紋路,一雙眼睛也是血色。周圍溫度極度冰冷,尋常合一境都得凍死。

寒風吹在臉上,東伯雪鷹卻握緊手中的赤雲神槍。

「可惜啊。」

「你一個天才,若是給你足夠時間,達到我這般實力也有望,可惜,今天你就得死了。」陰冷老者血幅聲音清冷。

旁邊的三名混沌境也都憐憫看著東伯雪鷹。

「殺了他。」陰冷老者開口。

「動手。」

「殺。」

他們每一個都很輕鬆,不過殺戮起來卻絲毫不手軟,畢竟是成就混沌境的大魔頭,他們還想儘快殺掉后,好去聯手儘快滅掉火烈侯呢。

「嗡!」

奇異的聲音。

「什麼聲音?」四位混沌境中,一位金衣妖異青年有些驚愕,跟著便低頭看到了胸膛出現了一個大窟窿。

奇異聲音下,詭異波動傳遞全身。

這金衣青年身體都盡皆粉碎,彷彿粉末般,煙消雲散。

嗡!嗡!嗡!

三位混沌境都是模糊槍影閃過,胸膛出現個血窟窿,個個身體粉碎成細小粉塵,跟著煙消雲散。

「轟轟轟。」唯有陰冷老者『血幅』,他震驚中發出咆哮:「臣午!!!」

他竭力想要抵擋。

但是看似樸素的槍頭,帶著恐怖的威勢卻是詭異出現在他的背後,直接刺入他的身體,令他身體直接湮滅部分,是直接悄無聲息的湮滅。這陰冷老者心中驚恐萬分:「南雲聖十二式,粉碎虛空?可粉碎虛空,什麼時候這麼詭異了?我擋,擋不住啊!」他雖然竭力抵擋,但是周圍虛空詭異扭轉,連續三槍,每一槍都刺穿他的身體,令他身體湮滅。

最後一槍,直接刺穿他的喉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