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合一,開始壓縮!」

意念催動,九顆靈生星化為神奇的「神質」,不是固體也不是液體與氣體,不是光也不是能量體,而是一種誰也說不清楚的「神質」。

九團「神質」緩緩融合,龐大的靈氣急劇湧進來,一起融合……

融合速度很慢。

照這樣下去,非得七八天不可。

可是,回到靈天宗只需要兩天。

蓋元浩福至心靈,意念一動:「吞星漩渦」助我壓靈。

「吞星漩渦」緩緩旋轉,速度越來越快。

「九合一」進程隨著漩渦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提速一倍!

五倍!

十倍!

三十倍……

突然,氣海中橙色光芒大作!

九合一終於完成,九顆赤色的靈生星與龐大的靈氣一起,整合成一顆橙色靈士星,十倍密度,等同一顆靈將星。

「哈哈哈,靈士一重天,成功了!」

蓋元浩忍不住跳起來,放聲大笑,丹田處橙色光芒大作。

洛千花被驚動了,回頭一看,輕蔑地說:「垃圾,晉陞靈士一重天值得這麼高興?」

蓋元浩興奮地說:「高興,當然高興啊!從今天起,我不再是靈生,而是靈士。難道你當初晉陞靈士,不高興?」

洛千花冷哼一聲:「我現在是靈將七重天。」

蓋元浩笑道:「萬丈高樓平地起,不積寸步,無以至千里。」

突然,他感到一股強大的殺氣從一朵白雲後傳來,大吃一驚,道:「不好,有敵人。」

洛千花也感應到了,意念一動,停住通天毯。

隨著一聲狂笑,白雲中疾飛出一塊通天毯,上面站著一位年輕男子,十分壯實,一頭藍發,十分瀟洒。

洛千花吃了一驚,道:「百里藍,是你?」

百里藍開心大笑:「千花,一向可好,我非常想念你啊!」

洛千花喝道:「你,你要幹什麼?」

百里藍冷笑:「我的用意,你會不明白?在靈天宗,百里靈仃是最好的爐鼎,你排第二。可惜,她是百里雄的女兒,我的堂妹,無法當本座的爐鼎。」

洛千花厲聲道:「敢,讓爺爺知道,你死無葬身之地!」

百里藍哈哈大笑:「這裡除了你,還有人嗎?」他一指蓋元浩,「靈士算是人嗎?」

蓋元浩恍然大悟,知道萬里遙為什麼抓百里靈仃,氣得全身顫抖。

這在洛千花與百里藍的眼中,他是因為恐懼而發抖。

百里藍得意洋洋:「你可知道,我為什麼現在才找你當爐鼎,只因為我已到靈將九重天巔峰,現在用你,就能踏進靈王,不是一重天,而是三重天,比風極猛更厲害。」

蓋元浩打了一個顫抖,暗忖:百里靈仃若是晉陞靈王,萬里遙用她當爐鼎,估計是想一舉晉陞靈帝三重天。

當爐鼎的女子下場極慘,不但修為盡失,很可能喪失生命!

擎天大陸對用女子當爐鼎極為嚴厲,抓到必凌遲,但有的人為了晉陞境界,鋌而走險。當然,他們都是在暗中行動,不敢公平。

洛千花知道打不過百里藍,對方是靈將九重天,而且戰鬥經驗遠比她豐富。

逃!

她果斷地一腳踢在千里馬屁股上,同時,一手抓住通天毯的「草龍頭」,調轉方向。

通天毯感應到主人的危機,狂飛而出。

千里馬慘叫一聲,向百里藍疾飛而去。

百里藍冷笑一聲,輕輕一拍,掌氣將千里馬拍成血霧。

「洛千花,將那垃圾踢過來,減輕重量,或許你能逃得掉。」

洛千花望向蓋元浩,猶豫起來。

蓋元浩暗中對洛千花豎起大拇指,在這個時候,還猶豫,證明她心地確實善良。

他想了想,對洛千花道:「洛掌印,保重。」

洛千花明白了,叫道:「先等等,或許有人路過。」

蓋元浩笑道:「除了別有用心的人,所有的人都去看『擎天二傑』決戰,不會有人來了。再見,後會無期。」

他來一個漂亮瀟洒的筋斗,向虛空跳下去。

洛千花失聲叫道:「醜八怪,醜八怪!」

百里藍哈哈大笑:「雖然是垃圾,卻是有勇氣的垃圾。這麼高,只是靈士一重天,必死無疑。」

洛千花恨恨地瞪了百里藍一眼,御使通天毯狂飛。

百里藍早有準備,取出一玉瓶,往草龍頭中灌入一瓶龍珠水。

頓時,他的通天毯狂嘯一聲,全身充滿能量,速度加快三倍,幾乎是瞬間,就攔在洛千花面前。

洛千花大吃一驚,抓住草龍頭猛地調頭,往回飛。

可是,百里藍駕著通天毯又將她攔住。

如此幾個回合,洛千花始終不能逃走。

她把心一橫,御使通天毯向下疾飛。

這正合百里藍心意,不緊不慢地追下去。

下面是連續起伏的山脈,十分險峻。

此時,蓋元浩在躺在一棵大樹上休息,尋思返回靈天宗后,假如洛千花遭遇不測,就向宗主百里雄舉報百里藍,為洛千花報仇。

可是,他看到洛千花御使通天毯飛下,百里藍胸有成竹地在後面跟隨。

壞了,在空中還有一絲逃生可能,到了地面,絕無生還可能。 洛千花降落地面,收了通天毯,取出「落英劍」在手。

雖然百里藍是靈將九重天,但她決定拚命,來個同歸於盡,再不濟,在關鍵時刻自盡,絕不讓百里藍得逞。

百里藍得意地下降,收了通天毯,淡淡道:「洛千花,如果你乖乖當我爐鼎,便饒你一命,否則,定教生不如死。」

洛千花完全鎮定下來,冷笑道:「大不了一死。」

百里藍邪邪一笑:「死,其實是很困難的。」

洛千花大喝一聲,對著百里藍疾衝過去,施展出「千寒落英劍法」。

這種劍法全力施為,「劍芒」便像一片片落英,像隕石一般,射向對手,而且,每一片「落英」一沾到對方,就會將對方冰凍。

漫天的「千寒落英」閃電般撲向百里藍。

百里藍不躲不閃,只是運起厚實的「靈圓盾」,罩住自己。

洛千花大喜,喝道:「找死!」

「千寒落英」射到「靈圓盾」上。

「靈圓盾」與百里藍一起,變成冰雕。

四處的樹木花草,也變成冰雕。

洛千花狂喜:「百里藍,太小看我的異能,千寒靈氣無物不冰,這麼多片『千寒落英』,你不可能活。」

突然,只見冰雕瞬間化為靈氣,被百里藍吸收。

「哈哈哈,雕蟲小技,能奈我何。」

洛千花大驚,大喝一聲:「千寒爆球!」

她將劍一收,雙掌對準百里藍,掌心噴射出七十二顆「冰球」,罩向百里藍。

百里藍仍然一動不動,仍然是調出「靈圓盾」。

洛千花喝道:「給我爆,讓他粉碎!」

七十二顆「冰球」射在「靈圓盾」,劇烈爆炸,一顆爆炸已經極其爆炸,七十二顆共爆,形成「共爆」,威力增加數十倍。

每顆「冰球」炸成千百顆銳利至極的冰彈!

七十二顆齊爆,至少一萬塊冰彈!

「轟……」

「靈圓盾」受不了,被射成千孔百孔,劇烈爆炸,化為粉末。

洛千花狂喜,大笑道:「哈哈哈,讓你託大,託大,粉碎了吧,死了吧。」

突然,百里藍出現在她身後,一掌印下!

洛千花狂喜之下,精神分散,猝不及防,被打中后心,痛入心扉,還沒有反應,就被百里藍連續拍擊,靈路與穴位被封,無法動彈。

「無恥混蛋,你,你……」

「哈哈,洛千花,你忘了,我有一樣異能,叫『化影為實』。剛才留在靈圓盾中的,是我的影子,它像真正的人,對不?」

百里藍無比得意。

「洛千花,乖乖當我爐鼎,留你一條殘命,否則,將你碎屍萬段。」

「無恥混蛋,就是死也不會當爐鼎。」

百里藍張開雙手,撕扯洛千花的衣服。

洛千花絕望地大叫:「救命,救命,救命啊!」

洛千花要咬舌自盡,卻發現用不上力量,原來臉上的穴位被封,說話可以,咬東西不行。

「想自盡,做夢。你根本沒有任何機會,為了今天,我足足準備三年,一切細節都想到了!」

「永遠都會有意外!」

一道懶洋洋的聲音響起。

「誰?」

百里藍猛地轉身,一看,頓時驚訝地叫起來。

「垃圾,是你?」

「可不就是我?」蓋元浩淡淡道。

洛千花又驚又喜,大叫:「醜八怪,你沒死?快跑,你打不過他。回去舉報,快跑呀!」

百里藍笑道:「他既然回來,肯定是想英雄救美!他,是不會跑的。因為,天底下總有一些自認為聰明的傻瓜。」

蓋元浩嘿嘿一笑:「別自作聰明,傻瓜才不跑。」

他轉身就跑,瞬間就在百米之外。

百里藍暗中出發的掌氣打了個空,蓋元浩剛才所站之處被轟出一個巨坑,碎屑四飛。

洛千花愕然:「跑得比兔子還快!」

百里藍哈哈大笑:「真的跑了,跑得了嗎?」

蓋元浩邊跑邊叫:「百里藍,我回去告訴宗主,你違反擎天大陸『陸規』,把女人當爐鼎。宗主視規則如生命,看不把你凌遲。」

「報信,做夢吧。」

百里藍信步向前追去,可以看得出,他走比蓋元浩跑更快。

洛千花失望恐懼:「醜八怪,懦夫……算了,跑吧,能活一個是一個……你不應該來送死。」

突然,蓋元浩猛地轉身,將三顆圓形東西向百里藍擲過來,成品字形,疾如閃電。

這次投擲,蓋元浩用盡所有力量,靈將一重天的力量全部用出。

而且方式非常巧妙,是「品」字形,而且三顆之間的距離安排得非常精巧,對方反擊的話,只有瞬間打中兩顆。

「暗器,笑話!」